走出儿子离世的阴霾

2024年5月19日

中国江苏 李兰

信神这些年,我虽然道理上也明白人的命运、人的生与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但实际上我对神没有真实的认识,当神摆设环境不合我的观念我儿子突然发生车祸时,我流露的全是埋怨、误解、讲理,把我显明得淋漓尽致,我这才看清自己的真实身量,同时对自己信神得福的错误观点有了些认识。

2017年7月份,我和丈夫因信神在当地比较出名,警察多次到我家去调查,我们不得不放下儿子离开家尽本分。后来警察一直打听我们的情况,我和丈夫一直没有回过家,至今已经7年了。有时听别人家的儿子喊妈,我就揪心般的难受,就想着有一天能回家看儿子一眼,但迫于环境又不敢回家,只能向本村的弟兄姊妹打听儿子的情况。得知儿子没病没灾时,我很感谢神的看顾保守,心也能踏实下来尽本分了。

2023年8月的一天下午,我收到负责人来信,说王凯的儿子骑摩托车出车祸死了。“王凯是我丈夫啊,我儿子出车祸死了?不可能,可能是负责人搞错了。”我不敢相信我儿子真的死了。我揉揉眼睛又仔细把信看了一遍,信上写得很清楚。我瘫倒在地,控制不住失声痛哭。这样的事怎么会临到我们家呢?我恨不得长上翅膀飞回家看儿子最后一眼,但我和丈夫都是警察抓捕的对象,现在回家太危险了。想到儿子死了我们都不能回家,我的心就像刀绞一样的疼,心里对神有了误解埋怨:“神哪!你怎么不保守我儿子呢?从信神起我们夫妻俩就一直尽本分,临到大红龙的逼迫追捕我们又撇下家庭、儿子尽本分至今,不管教会安排尽什么本分我们从来都没有推托。现在儿子才三十多岁,这么年轻就走了,我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哪!儿子是我们夫妻俩唯一的希望,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连儿子最后一眼都没看到,还不如和儿子一起走去陪儿子算了。”我意识到这样的想法不对,是在埋怨神、误解神,就赶紧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听到儿子出车祸死了我一时接受不了,但我不应该埋怨你、误解你。神啊!愿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静在你面前。”我一遍一遍向神祷告呼求,心里平静了一些。但想到儿子死了,我永远也见不到他了,心里还是很痛苦软弱。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彻夜未眠,想着儿子生前的样子,在心里喊着儿子的名字,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那几天我活在思念儿子的痛苦中,什么也不想做,对福音工作也没心思跟进,拖延了福音工作的进展。想到我负责福音工作,总活在这样的情形中也不行,儿子死了我还得好好活着尽本分哪!我擦擦眼泪跪下向神祷告:“神啊!我不想这样消沉下去,愿你带领我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学功课,从痛苦中走出来。”祷告后,我看到带领给我发来的神的话:“有些愚昧的父母看不透人生,看不透命运,不认识神的主宰,在对待子女的事上就容易做愚昧事。比如,子女独立之后,遇到了一些特殊的事情,临到一些苦难或者是一些重大的事故,有的是病痛,有的是官司,有的是离异,有的是上当受骗,还有的是被绑架,被人害了,毒打了,面临死亡,甚至还有一些子女吸毒,等等。临到这些特殊的重大事件时,父母应该怎么办?多数父母的表现是什么?是不是做了有父母身份的受造之物该做的?很少有父母听到这些事之后像听外人的事情一样,多数父母都是一夜熬白了头,一宿一宿睡不着觉,白天吃不下饭,绞尽脑汁地想,甚至还有的痛哭流泪,眼睛也哭红了,眼泪也流干了,就一个劲儿地祷告神,让神看在他信神的份上能够保守他的子女,恩待、祝福他的子女,网开一面,留儿女一命。作为父母,在这种情况下,人性的软弱、脆弱,还有对子女的情感都暴露出来了,同时暴露的是什么?对神的悖逆。他祈求神,祷告神,让神保守自己的子女不出什么灾祸,即使临到灾祸也能不死,能够从危险中脱离出来,不被恶人害,病情不会加重,会好起来,等等这些。他是在求什么?(神,他这样祷告是在要求神,还带着埋怨。)一方面是对子女临到这些事极其不满,埋怨神不该让他的孩子临到这类事,不满里就带有埋怨,然后求神改变主意,别这样作,让自己的子女脱离险境,能够平安,得病的能痊愈,摊上官司的能摆脱官司,面临祸端的能够免去祸端,等等,就是一切平顺。他这样祷告一方面是埋怨神,另一方面还对神提出了要求,这是不是悖逆的表现?(是。)言外之意是,神这样作不对、不好,不该这么作。因为他是你的子女,你信神了,神就不应该让他临到这些事,他与其他人的子女不一样,他应该偏得神的祝福,看在你信神的份上,神应该祝福他,神要是不祝福他,你就难过,你就哭,你就闹,你就不想跟随神了,他要是死了,你也活不成了。是不是这个意思?(是的。)这是不是跟神抗议呢?(是。)这就是在跟神抗议。《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九)》神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当我得知儿子出车祸去世的消息,我就不吃不喝,还撒泼打滚跟神讲理对抗,埋怨误解神。因我信神有一个错误的观点,我和丈夫撇家舍业尽本分,从来没有喊难叫苦过,就是亲戚朋友邻居嘲笑、警察抓捕逼迫我们都坚持尽本分。我认为只要能撇弃花费,尽本分多受苦付代价,神肯定会保守我儿子没病没灾健康地活着。当得知儿子出车祸死亡的消息,我就跟神讲理对抗,以自己的撇弃花费为资本跟神讲理,埋怨神为什么不保守我儿子,还想着儿子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去陪儿子算了!反省自己的表现,就是对神摆设的环境不满抵触,这个性质就是与神叫嚣对抗,是在抵挡神哪!儿子的死把我的真实身量全显明了,我才看清自己信神多年撇家舍业、受苦付代价就是为了跟神换取恩典祝福。想到约伯临到那么大的试炼,所有的财产被夺走、儿女都死了,自己还浑身长毒疮,但约伯能无条件地顺服神,还称颂神的名,为神站住了见证。对比自己的表现我就感觉到惭愧啊,我不能再埋怨神了,我得依靠神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接着我继续看神的话,对自己信神的错误观点有了些认识。全能神说:“‘一人信主,全家蒙福’这个时代是不是早就过去了?(是。)那为什么还这么禁食祷告呢,还这么死皮赖脸地求神保守、祝福你的儿女呢?还敢跟神抗议、较劲,‘你不这么作,我就一直祷告,我就禁食!’禁食的意思是什么?绝食,绝食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耍无赖,就是撒泼打滚。人跟人耍无赖,就是在地上蹬脚后跟,说‘哎呀,我的孩子没了,我不想活了,我活不下去了!’跟神虽然没那么做,人说话还挺文雅,‘神哪,求你保守我的孩子,让他的病得医治吧。神哪,你是救人的大医生,你无所不能,求你看顾他、保守他。你的灵无所不在,你是公义的,你是怜悯人的神,你牵挂人,你爱惜人。’什么意思?这话说得都没错,但不是在这个时候说的。你的意思是,神要是不救你的孩子、不保守他,不如你的愿,那神就不是爱人的神,神就没有爱,神就不是怜悯人的神,神就不是神。是不是这么回事?这是不是耍无赖呢?(是。)耍无赖的人是不是尊神为大呢?有没有敬畏神的心啊?(没有。)耍无赖的人就是臭无赖,没有敬畏神的心。《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九)》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附篇三 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揣摩着神话我明白了,神说“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时代早已过去了,可我还一直持守着这个观点信神。反省自己信神多年,外表看撇家舍业尽本分,其实就是想从神那儿得恩典。当得知儿子过得好,没病没灾平安健康,不管神家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都能头拱地地去做。当得知儿子出车祸的噩耗时,我就跟神讲理对抗,无心尽本分,甚至想寻死去陪儿子,对神满了误解埋怨。对照神的话,我就是那个跟神撒泼打滚的无赖。信神这么多年,吃喝这么多神话,心里没有一点儿顺服神、敬畏神的心。看到我这些年受苦花费都是为了得福,是在跟神搞交易,根本不是为了尽好本分满足神,一旦得不到神的恩典祝福就跟神讲理叫嚣,真是一点儿人性理智都没有啊!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错误观点又有了点认识。神说:“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归宿,这归宿都是根据其本身的实质而定的,与别人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儿女的恶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儿女的义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恶行不能加在儿女的身上,父母的义儿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担当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谁也不能代替谁,这是公义。《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是根据人的实质和一贯表现来定规人的结局。我信神尽本分是我应尽的责任,和儿子的命运归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不会因着我信神就改变儿子的命运。不管信还是不信神的人,命运都是神在主宰,神无论怎么安排都是公义的,我应该顺服,这才是有理智。而我凭着“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这个错误观点认为自己撇弃花费尽本分神就应该看顾保守我儿子,这是我的观念想象,根本就不符合真理。

通过吃喝神的话,我对自己信神得福的错误观点有了点认识,以为自己对儿子的死放下了,没想到当神再次摆设环境,我得知儿子死亡的原因时我的怨言又出来了。8月14号那天,我见到信神的小姑子,她告诉我其实我儿子出车祸时问题不大,当时到医院去拍了片子,医生让我儿子回家休养。回家后儿子感觉呼吸困难就再次住进医院治疗,但是不见好转还更厉害了,儿子就要求转院,医生却不同意。后来看到我儿子呼吸很困难快不行了,医生才开转院通知。我儿子在转院的路上停止了呼吸。法医剖尸检查后才知道儿子当时肋骨断了戳到肺部发炎了,如果及时开刀手术,我儿子可能就不会死了,是医院误诊造成我儿子死亡的。听到这个消息,我脑袋“嗡”的一下差点儿栽倒,当时我的心就像刀绞一样的疼。我抱着小姑子失声痛哭,心想:“要是当时我和孩子他爸在家,及时给儿子转院治疗,儿子就不会死了。”小姑子一边安慰我一边说:“临到这事有神的心意,要从神领受啊。”小姑子的话使我突然意识到我又发怨言了。我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我想到前两天看到的神的话:“神怎么主宰有神的命定、有神的计划,你想改变能行吗?(不行。)你想改变不行。所以,人别做愚昧的事,别做没理智的事。《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九)》我揣摩着神的话,认识到人的生死都是神命定好的,就是我们在家让医生及时给儿子开刀动手术,他寿数到了该死也会死,谁也改变不了。我对神发怨言实在是太没理智了。想到这儿,我的心平静了许多,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心尽好自己的本分。

后来我在视频里看到一段神的话,对信神追求得福的错误观点看透了一些。全能神说:“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尽本分和得福受祸没有任何关系,本分是神给人的托付,更是人义不容辞的责任,是人天经地义得完成的。我是一个受造之物,我这口气息是神给的,应该尽上自己的本分,不应该把自己的撇弃花费当作资本跟神搞交易索要恩典福气。无论是信神的人还是不信神的人,人的命运都是神在主宰安排,人有生老病死这是很正常的事,我应该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我接着看到神的话:“你爱护自己的子女,你对自己的子女有情感,放不下,就不许神作任何的事情,这话说得通吗?这是合乎真理,还是合乎道德、合乎人性?哪一方面都不合乎,连道德都不合乎,是吧。你这不是爱惜儿女,你是护犊子,你是情感作用。你还说你的孩子死了你就不活了,你既然对自己的生命这么不负责任,不珍惜神给你的生命,你要为自己的子女活着,那你就和儿女一起死去吧,他得什么病,你也赶紧染上那个病一起死,或者找根麻绳勒死算了,这还不容易吗?你看你死了以后,你跟你的子女是不是一类?是不是还有那层肉体关系?是不是还有情感?……他死了以后上哪儿去了?他一死,肉体一咽气,灵魂一走,跟你就彻底拜拜了,不认识你了,一秒都不停留,就回到另外一个世界了。他回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你自己还哭,怀念他,心里难受、煎熬,‘哎呀,我的孩子没了,再也看不着了!’死的那个人有没有知觉啊?对你没有任何的知觉,一丁点儿念想都没有。他一离开那个肉体,马上就成为第三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怎么看你?‘那个老太太,那个老头,在那儿哭谁呢?哦,哭那个肉体呢。我好像刚刚从那个肉体中脱离出来,现在没那么沉了,也没有肉体的病痛了,摆脱了。’就这么个感觉。他死了以后从肉体里出来,就到了另一个世界继续生存,以另一种方式出现,跟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在这儿哭号,在这儿想念他,为他受苦,他没有丝毫的感觉,也不知道。若干年后,因缘巧合,他或者成为你的同事,或者成为你的同乡,或者离你很遥远,虽然同处一个世界,却是两个不相干的人,即便有的人在一种特殊情况下或者因为一种特殊的说法认出来了,他是前世的谁谁谁,但是你看他,他看你,都无感。即便他上一世是你的子女,你对他也无感,你想的只是你死去的那个孩子,他对你也无感,他有了另外的父母、家庭,有了另外的姓氏,跟你没关系。你还在那儿想呢,想什么啊?就想曾经与你有血缘关系的那个肉体、那个名,那只是在你头脑中或者心思里停留的一个画面、一个影子,没有实际存在的价值。他转世投胎,或变成人,或变成任何的生物,都与你没有关系。所以,有些父母说,‘我孩子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这就太愚昧了!他寿数到了,你凭什么不活呀?你说话怎么那么不负责任呢?他寿数到了,神把他取缔了,他有另外的任务,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有另外的任务,神也把你取缔,但是你没有,那你就得活着,神让你活你就死不了。无论是对父母,还是对子女,或者身边任何的亲人、有血缘关系的人,对于情感,人应该有这样的一种看法或者认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如果说有血缘瓜葛的话,那也只是尽尽责任就行了,除了尽责任以外,人没有任何的义务,也没有任何的能力去改变什么。所以,父母所说的‘子女要是不在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了,那父母也不活了’,这是不负责任的话。如果子女真的被白发人送走了,只能说他在人世间的日子就是这么长,他该走了。那父母没走,就应该好好活着。当然,出于人性,想一想子女是正常的,但是不应该把余下来的光阴都挥霍在思念逝去的子女身上,这是愚蠢的。所以,对待这件事,人一方面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另一方面要看透亲情关系。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关系不是肉体血缘上的关系,而是神所造的一个生灵与另外一个生灵之间的一种关系,这种关系没有肉体瓜葛,也没有血缘瓜葛,只是两个独立的生命体。如果站在这个角度上来想,作为父母,如果子女不幸临到了病痛,或者是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父母应该正确面对这些事情,不应该因为子女的不幸或者逝去而放弃自己余下来的生存光阴,放弃自己该走的道路或者该完成的责任与义务,应该正确面对这个事。你有正确的思想观点,能看透这些事,你会很快地从绝望、悲痛、思念中走出来。如果你看不透呢?这件事可能会缠绕你后半生,直到死。《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九)》读完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儿子活着时我们是母子,有血缘关系,我生下他把他抚养成人我的责任也就尽到了。至于他一生的命运如何,什么时候死、怎么死,最后是什么结局归宿,都有神的主宰安排。现在他的寿数到了,神把他的气息收走了,他一死灵魂离开了这个肉体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毫不相干,谁也不认识谁。想到自己信神这么多年读了不少神的话,也尽过不少本分,是神的带领我才走上人生正道,有了得真理蒙拯救的机会。而我临到儿子的死还想陪儿子一起死,放弃本分,放弃蒙拯救的机会,看到我一点儿良心理智都没有。我应该从儿子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振作起来,在余下的光阴中好好尽本分,传扬神的国度福音,把更多真心信神的人带到神的面前。

后来,有时我还会想儿子,就祷告神,唱神话语诗歌如何才能被成全》:“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够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的时候,你能有信心跟从神,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的肉体也不埋怨神,临到试炼时宁肯忍痛割爱、流泪痛哭也得满足神,这才是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唱着神话语诗歌我心里很受触动,神的心意是让我在试炼中刚强起来,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守住自己的本分,这才是对神真实的爱。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流下了自责亏欠的泪水,我不愿意再活在儿子去世的痛苦中,我失去了儿子还有神,神是我最大的依靠。

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我虽然受了些苦,但我对神的主宰有了些认识,对自己信神错误的观点也有了些认识,如果没有事实显明,我还认识不到自己的真实身量和败坏掺杂。我有这样的收获这是神话语的带领,我从心里感谢神!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女儿被抓捕把我显明了

中国江苏 林智 2023年10月14号傍晚,张姊妹对我说新光教会的带领被警察抓捕了。我听后一惊:“啊!不会是我女儿吧!”我急忙打开信,看到“闵静被抓了...”我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心想:“我女儿真的被抓了,那些警察那么邪恶卑鄙,对信神的人不择手段地残酷迫害,女儿怎么受得了啊?”…

得知父母病逝后

中国广东 许贞 从小到大我父母都很疼我,为了供我和弟弟读书就去做苦工。看到他们起早贪黑地工作很辛苦,我就想长大后要多挣钱让父母过上好的生活。打工后,我就把挣来的钱都寄给父母,想让他们生活得好一点。后来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就把福音传给了我父母,我爸怕大红龙逼迫后来就不信了,我妈一…

走出母亲离世的阴霾

中国安徽 程新 2012年,我因尽本分被警察抓捕判刑五年。当时我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了,得过半身不遂,还来监狱看我。看到母亲行动不便,站都站不稳,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母亲养我这么大,没享上我的福不说,这么大岁数还为我操心。出狱后,得知我坐监期间警察来我家调查我,给我母亲录像,还说一…

怎样对待母亲的恩情

中国江苏 徐娟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家里条件很不好。我爸在我五岁的时候又重新组合了家庭,抛弃了我们。我妈一个人带着我和哥哥、弟弟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艰苦。那时候我们兄妹几个人身体都不好,动不动就生病,尤其是我,从小体质最差,一受点凉就感冒咳嗽、发高烧,我妈就常背着我出去看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