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待父母的养育之恩

2024年5月26日

日本 小心

2012年,我们一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从神的话中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信神,也明白了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有使命的,人活着就得追求真理,尽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于是,我主动放下了工作到教会尽本分。

那时我每天出去传福音,只是偶尔回家见过父亲几次,看到父亲身体虚弱的样子,我知道是他多年的哮喘病发作了。之前父亲每次吃点药、输输液也就好了,我以为这次他也会像往常一样顺利渡过,可没多久我就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弟弟在电话里说“父亲没了”,听到这几个字我的心都要碎了,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流。回到家,姑姑责备我:“你是学医的,知道你爸哮喘为什么不给他弄个氧气瓶?这样也许他就不会这么早离开。”听到这话,我的心就像被撕碎了一样,内心满了对父亲的亏欠,“如果我能在父亲身上多花一点心思,是不是他真的不会这么早离开?”姑姑握着我的手说:“兄弟姐妹中,你爸妈在你身上付的代价最多。你爸走了,你没机会孝顺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妈呀!”我默默地点点头。想想父母把我养大,供我读书,本想着我是他们的骄傲,可我还没为他们做什么父亲就不在了,我得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不能让她受委屈。之后虽然我每天尽着本分,但一有空就琢磨:“如果我不去上班挣钱,母亲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如果没能照顾好母亲,再留下遗憾我得后悔一辈子。”于是,我每天尽完本分就开始找工作。

2013年3月份,我联系好工作,决定收拾东西去省城上班,当我离开接待家的那一刻心里特别难过,一首诗歌等候神佳音》不停地在我脑海里回荡:

罪恶中倒下,光明中奋起,

倍受你的高抬,不知如何感激。

道成肉身受苦难,何况我这败坏人,

屈服黑暗权势,如何见神。

每逢想起你的话,生发对你的思念,

每当见到你的面,内疚中带着敬意。

怎能忍心背弃你,寻求所谓的自由,

…………

——《跟随羔羊唱新歌》

默唱着这首诗歌,我心里难过极了,尤其唱到“怎能忍心背弃你,寻求所谓的自由”,我已经泪流满面。想想以往我活在虚空痛苦中,没有人生方向,也没有生存目标,是神从茫茫人海中拣选了我,让我有幸听到神的话语,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这是神对我的恩待。可这么快我就放弃本分去上班挣钱,我心里很亏欠神。我流着泪向神呼求:“神哪,我太软弱,背叛不了自己,求你拦阻我的脚步。”正在这时,我远远看到沙尘暴从我的正前方刮来,不一会儿我就走进了沙尘暴里,没法呼吸,也看不到任何东西。我又听到路边有呼啦呼啦的响声,像有东西要被吸飞的声音。当时我心里面就有个意念——赶紧跑!我立马扔下电动车向前跑了。就在我跑出几米远之后,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我蒙着眼睛什么都不敢看,只能一个劲儿在心里祷告,求神保守我。过了一会儿,沙尘暴小了,我才看到电动车躺在不远处,路边的水泥电线杆已经被吹起来的彩钢房顶打断,飞出去十几米远,电线也都断了。如果不是刚才一个意念赶紧跑,也许我已被砸死了。这时一句神的话在我心里回荡着:“我将天上的火焰显给你们看却并不忍心烧着你们,……《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你们的人格太卑贱!》我知道是神保守了我,也是神在借此向我说话,让我知道他的心意。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我不去挣钱了,我不离开你了。”可第二天醒来我又摇摆不定,想到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我不去工作,母亲以后的生活怎么办?父母把我养大,我就应该为他们养老。可要放下本分去上班挣钱我又很难过,也知道医院的工作非常忙,如果我去工作了,可能连聚会都难了。后来我去了外地尽本分,但心里还是会时不时地惦记母亲,虽然知道有哥哥弟弟在,母亲的生活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但我心里还是常常为自己不能照顾母亲感到遗憾亏欠。

转眼十年过去了。一次,一个特殊背景下我想起父亲离世后母亲一个人生活的一幕幕,我心痛得难以自抑,一切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想想父亲离开十年了,可我对父母的亏欠依然埋藏在心底。我想从这种情形中彻底走出来,才来到神面前寻求:到底是什么导致我一直活在对父母的亏欠中?我看了一些神的话,对自己的问题有了点认识。全能神说:“外邦世界有一个什么说法,‘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还有什么‘人若不孝,禽兽不如’,这套说法说得多么高大上!其实,他们说的‘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这些现象还真有,是事实,但仅仅是生物界中的现象而已,是神给各种生物所制定的一种规律而已,各种生物包括人都在遵循这种规律。各种生物都在遵循着这种规律,更证实了各种生物是由神造的,这个规律没有任何生物能打破,没有任何生物能超越。你看,狮子、老虎都是比较凶残的肉食动物,但是在幼崽没有成年之前,它们也在抚养,也不会咬,这就是动物的本能。不管是哪类动物,不管是凶残的还是善良温柔的,都有这个本能,各种生物只有遵循了这样一种本能、这样一种规律才能繁衍生息下去,包括人类。如果各种生物不遵循这个规律,或者没有这个规律、没有这个本能的话,那各种生物就不会繁衍生息下去,生物链就不存在了,这个世界也就不存在了。是不是这样?(是。)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这恰恰证实了生物界在遵循着这样一种规律,各种生物都有这种本能,在生养下一代之后,在幼崽未成年之前都是在雌性或者雄性的呵护、抚养之下长大。各种生物都能对自己的下一代尽责任、尽义务,尽心尽责地抚养自己的下一代,更何况人了,人被人类称为是高级动物,如果都不能遵循这种规律,如果都没有这种本能的话,那人类还不如动物呢。所以,父母不管在养育你期间给了你多少的抚养,尽了多少的责任,他们只是在做一个受造人类能力范围内该做的一件事,这是他们的本能。……各种生物或者动物都有这些本能、规律,它们遵循得特别好,实行得特别到位,没有人能打破。还有一些特殊的动物,像老虎、狮子,它们到成年的时候就和父母分开了,甚至有的雄性之间就成为对手了,该咬就咬,该争就争,该斗就斗,很正常,这是规律。它们不讲情感,也不像人类那样活在情感里,‘得报恩啊,得偿还啊,得听父母的呀,不孝顺父母别人会谴责、会骂,戳脊梁骨,我可受不了这个!’动物界就没有这些说法。为什么人能有这些说法?因为在社会上、人群中有各种各样错误的思想、舆论,人受了这些错误思想、舆论的影响、侵蚀、腐蚀之后,人就对儿女与父母这层关系有了不同的解读、不同的处理,最后就把父母当成了自己的债主,一辈子怎么还也还不完。甚至有的人父母死了,他因为一件事做得没让父母高兴、如愿,一生都觉得愧疚,觉得愧对父母的恩情。你说这多不多余啊?人活在情感里,只能被来自情感的各种思想所侵扰。《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七)》不管怎么说,父母养育你这是尽责任、尽义务,他们把你养大成人,这是他们的义务与责任,这不算什么恩情。如果不算什么恩情,那能不能说这是你应该享受的?(可以。)这是你应该享受的一种权利,你就应该被抚养,因为你在未成年期间,你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被抚养的角色。所以,你只是接受了父母对你尽的一种责任,但并不是接受了父母的恩惠与恩情。任何一种生物,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抚养后代都是一种责任,比如小鸟、牛、羊,甚至老虎,繁衍了后代之后都要抚养,没有一种生物是不抚养后代的,也可能有例外,但很少,这是生物生存的一种自然现象,是生物的一种本能,它归结不到恩情这里面去,这只是在遵循造物主给动物、给人类制定的一种规律。所以,父母抚养你这并不是一种恩情。从这一点上可以说,父母并不是你的债主,他们对你尽了责任,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钱,不应该让你偿还,因为这是他们作为父母的责任。既然是责任、义务,那就应该是免费的,不应该来索取报酬。父母抚养你只是在尽责任、尽义务,应该是无偿的,不应该是一场交易,所以你不必用偿还的思想来对待父母,来处理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如果用偿还的思想来对待父母、还报父母,来处理与父母之间的这层关系,这反倒是不人道的,同时也让人很容易被肉体的情感所限制,被肉体的情感捆住手脚,很难从肉体的情感纠葛里走出来,甚至会迷失方向。《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七)》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父母养育儿女不是一种恩情,而是神为万物命定的一种本能和规律。就像各种动物,不管是温和的还是凶残的动物,都是根据环境条件尽其所能地养育自己的下一代,这是责任、义务,也是神赋予它们的本能,也只有遵循这一本能和规律各种生物才能繁衍生息存活下去。人也是如此,父母养育儿女是他们的责任、义务,也是神赋予他们的天性,是人的本能所能做到的。想到父母养育我们兄弟姐妹,弟弟喜欢学手艺,母亲就让弟弟学厨,我比较喜欢读书,学习成绩一直也很好,父母就在这方面培养我,所以为我花费的精力、钱财就比较多。母亲也说过,谁愿意学就培养谁,这是父母正常地尽养育子女的责任,不能成为交易。父母一直支持我信神尽本分,即使父亲去世,母亲也没有要求我来照顾她,只是希望我能好好地信神尽本分。可我一直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来看待我与父母的关系,像“百善孝为先”“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若不孝,禽兽不如”等等这些思想从小就灌输在我的心里,认为父母之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只有好好孝顺他们,在物质和精神上报答他们才是孝子、好人。尤其父亲的突然离世更让我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那种无法弥补的内疚,所以父亲去世后我就想上班挣钱好好养活母亲,在她面前尽孝,即便我明知不能撂下本分背叛神,但我还是挣脱不了这些思想的束缚,若不是神借着沙尘暴警示我,可能我已经丢下本分远离神了。这些传统文化思想看似很高尚,但实质却是撒但戴在人身上无形的枷锁,它扭曲了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让人把父母养育儿女的责任当作恩情来报答,如果无法报答或者没有条件报答,就会觉得自己是不孝子,是没有良心的人,甚至得亏欠自责一辈子。看到撒但就是借着这些传统思想来毒害人、捆绑人,让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它残害人的目的。借着神把父母与儿女之间的关系揭示出来,我的心才渐渐清醒,父母对我的付出不是我需要背负的包袱,我不应该根据撒但的传统文化来看待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把他们对我的爱和照顾当作恩情来报答,这是不合真理的。认识到这些,我心里轻松释放了很多。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与父母这一层关系是人在情感上最难处理的一层关系,其实也不是处理不了,人只有在明白真理的基础上才能正确地、理性地对待这个事,别从情感的角度出发,也别从世人的眼光与角度出发,而是根据神的话正确地对待父母。父母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儿女对于父母来说究竟是什么,儿女对待父母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父母与儿女之间的这层关系人应该怎样处理、怎样解决,人不应该根据情感,也不应该受任何错误的思想或者任何社会舆论的影响,而应该根据神的话正确地对待。如果在神命定的环境中你对父母尽不上任何的责任,或者在他们的生活中你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这是不是不孝?你的良心会不会有控告?你周围的邻居、同学还有亲戚都在背后骂你、戳你脊梁骨,说你是个不孝子,说:‘从小父母在你身上付了多少代价、花了多少心血,为你做了多少事,你这个不孝子,一去无踪影,连个平安都不报,过年不但不回来,连个电话都不打,也不问候问候父母。’每每听到这样的话,你的良心就在滴血滴泪,就受谴责,‘哎呀,人家说得对啊’,脸上就一阵阵地发烫,内心就一阵阵地颤抖,像被针戳了一样。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之前有。)邻居、亲戚说你不孝这话对不对?(不对,不是不孝。)说说理由。……首先,多数人选择离开家尽本分,一方面是因为客观大环境的原因人必须离开父母,不能守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陪伴他们,这不是人愿意选择离开父母,这是一方面客观原因;另一方面,主观上来说,你出来尽本分不是因为想离开父母逃避你的责任而出来的,而是因着神的呼召,你为了配合神的作工、为了接受神的呼召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得不远离父母,不能留在他们身边陪伴、照顾他们。你不是为了躲避责任才出来的,是吧?躲避责任出来与你接受神呼召必须离开他们出来尽本分,这是不是两种不同的性质?(是。)你内心对他们是有牵挂有思念的,你的情感不是空白的,如果客观环境许可,你能守在他们身边同时也能尽本分,你愿意陪伴在他们身边时常照顾他们的生活,尽你的责任,但是因为客观环境的原因你必须远离他们,不能守在他们身边,不是你不愿意尽儿女的责任,而是你达不到。这是不是性质不一样?(是。)如果说你离开家是为了逃避对他们尽孝道、尽责任,这是不孝,没人性。父母把你养大了,你恨不得翅膀硬了赶紧出去单过,不想看到父母,听到父母有什么难处都不想搭理,有条件管也不管,就假装没听到,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就是不想尽责任,这是不孝。但现在是这样吗?(不是。)很多人因为尽本分离开了本县、本市、本省甚至本国,已经远离家乡了,而且因为种种原因不方便与家里联络,偶尔从家乡来的人口中打听到父母现在的情况,知道他们还健康,生活得还好,也就安心了。其实你不是不孝,不是到了没人性的程度连父母都不想管,不想尽责任,而是因为种种客观原因你必须选择这样做,这不是不孝。《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六)》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这些年我一直活在对父母的亏欠中就是因我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和毒害,觉得自己没有做到“乌鸦反哺”“知恩图报”就是个不孝子,良心觉得亏欠,就忍不住流泪。从神的话中我才认识到,衡量一个人是不是有良心、有人性并不是根据人的外表行为,而是根据人做事的实质。就像这些年,我心里一直牵挂着母亲,也想在她面前尽孝,只是因我信神尽本分没办法常常陪伴在母亲身边,再加上中共政府的追捕迫害,我不得不逃到外地,没有机会孝敬父母。我不是不想孝顺父母,也不是想逃避责任,这与有条件不孝顺父母是两种性质的问题,我不该混淆。我得根据神的话正确看待自己,这样我才能摆脱撒但的愚弄苦害。

之后我又读了一些神的话,对怎样正确对待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看得更清楚一些了。全能神说:“对待父母,你是否尽儿女的义务照顾他们,这一切得根据你个人的条件,根据神的摆布。这是不是说到家了?有些人离开父母时就觉得自己挺亏欠父母,没为父母做什么,结果他跟父母住在一起时一点儿也不孝顺父母,任何义务都不尽,这是真孝顺的人吗?这是说嘴。无论你怎么做,或者你怎么想、怎么打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明白、能不能真实地相信无论任何的受造之物都在神的手中。有的父母就有那个福、有那个命,能享受到儿孙满堂、天伦之乐,这就是神的主宰,神给他的福。有的父母就没这个命,神就没给他安排,他没有这个福享受儿女在跟前守着,合家欢乐,这是神的摆布,人强求不来。不管怎么样,归根结底,在孝顺父母这事上,人起码得有一个顺服的心态。如果环境许可,你也有条件做到,那就可以孝敬,如果环境不许可、没条件,也不强求,这叫什么?(顺服。)这就叫顺服。这个顺服是怎么来的?顺服的根据是什么?是根据这一切都有神安排,都有神主宰。人想选择不行,人没有权利选择,人就应该顺服。当你感觉到人应该顺服,这一切都是神的摆布时,你心里是不是就坦然多了?(是。)那你的良心还会不会受责备啊?就不会总受责备了,认为自己没孝顺父母的这个想法就不占主导了,偶尔可能会想一想,人性里有一些正常的思想或者本能,这个谁也回避不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在造物主的面前,你是一个受造之物,你这一生应该做的不是只对父母尽责任,而是应该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责任、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你对父母尽责任也只能是在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原则的基础上,而不是根据你的情感需要或者良心需要来对他们做任何的事情。《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六)》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就是在神所命定的环境中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条件来互相尽责任。至于人的命运,人一生要受多少苦、享多少福都是神命定好的,父母不能决定子女以后要走什么道路,儿女也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父母的命运。有的人有那个福,有的人就没那个福,这些都不会因着人的意志和情感发生改变。就像父母培养我学医,虽然花了不少钱,但最终我没有从事这个行业;我想孝顺父亲,父亲却早早离世了,想孝顺母亲却始终没能陪伴在她身边。以往我怕母亲受苦,就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母亲的下半生过得幸福,说白了,就是想靠着自己的一己之力去改变母亲的命运,为母亲创造幸福。事实上,我连自己的命运是怎样的,我这一生要做什么、能否过得幸福我都掌握不了,又怎么能改变母亲的命运呢?看到我真是太愚蠢、太狂妄了!我也知道了对待母亲我只需要顺其自然,根据自己的条件尽责任:如果我生活在母亲身边有条件照顾她,那我可以尽其所能地孝顺她;如果我不能呆在她身边,那我也不需要为此感到亏欠,因我是受造之物,我只需要在神为我安排的环境中尽好自己的本分,这才是最关键的。

前不久,我联系到了母亲。母亲告诉我,她这一生最大的福气就是被神拣选听到了神的声音,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尽好本分,不辜负神的拯救。她还嘱咐我要好好尽本分。看完母亲的信,我哭了,我所认为的孝顺母亲让母亲过上优越的物质生活并不一定真的能让母亲幸福,其实母亲对物质生活没有过高的要求,她只希望我能好好地跟随神,追求真理尽好自己的本分,这才是母亲最大的心愿。以往我觉得我最应该担起孝顺母亲的责任,因为他们在我身上付出的代价最多,可总是事与愿违。后来我觉得虽然我不能在母亲身边但哥哥很孝顺,时常会照顾母亲的生活,但没想到哥哥也没能留在母亲身边。弟弟平时攒不住钱,我原以为他挣的钱够自己花就不错了,但现在却是弟弟在照顾母亲的生活。神的主宰安排确实是人无法想象也无法预料得到的,但神却实实在在地在主宰安排着每一个人的命运,没有人能选择和改变。现在我不再因着母亲所经历的这些看似苦难的环境而难过,也不再为母亲的以后担心什么了,我知道我们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管是好的环境还是苦难的环境每一个人都要经历,包括我自己,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和改变的。我能做的就是把母亲交在神的手中,求神带领我们都能在神所摆设的环境里好好追求真理,尽好各自的本分,还报神的爱。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怎么对待妈妈的爱

中国四川 陈诺 2013年,我因尽本分被中共抓捕,经审讯无果警察就把我释放了,回家后我一直被软禁。后来我想办法从家里逃了出来,一直在外尽本分。2018年,我在尽本分中再次被中共抓捕,判刑两年半。2021年4月份,我刑满释放回家。 回家的当天下午,我去了我妈家。看到我妈行动缓慢地从…

我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中国山东 重生 我从小就特别爱看偶像剧,很羡慕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所以我觉得有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丈夫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我十七岁的时候遇到我丈夫,丈夫的长相也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也比较老实,接触中看到丈夫对我也比较体贴照顾,我们就结婚了。婚后,丈夫对我也很好,很迁就我,家…

得知母亲瘫痪后

中国山东 纯真 2023年8月18日 星期五 今晚,我收到负责人的来信,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当我打开信件才知道是我家里出事了:我母亲得了脑血栓,已经不能说话,就连最简单的家务活都不能干了,家人已经放弃给她治疗...没等看完信,我的眼泪唰地就掉下来了。母亲怎么会得这么重的病呢?她虽然患…

如何对待爸爸的呵护照顾

中国甘肃 顾念 2022年4月,沐希因传福音被中共抓捕两年半刑满释放。她走出车站口,看到爸爸身影萧瑟地站在路边焦急地望着出站口,沐希心里很激动,因她已经三年没见爸爸了。在狱中沐希得知爸爸的风湿病愈加严重了,不知现在身体好些了吗?沐希边想边加快脚步往爸爸身边走去。快到跟前看到爸爸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