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对待妈妈的爱

2024年6月11日

中国四川 陈诺

2013年,我因尽本分被中共抓捕,经审讯无果警察就把我释放了,回家后我一直被软禁。后来我想办法从家里逃了出来,一直在外尽本分。2018年,我在尽本分中再次被中共抓捕,判刑两年半。2021年4月份,我刑满释放回家。

回家的当天下午,我去了我妈家。看到我妈行动缓慢地从屋里走出来,我激动地上前一把就抱住她,没想到我妈没认出我,还问我“你是哪个?”愣得我好一会儿都没说出话,还以为我妈老糊涂了。我哽咽着说:“妈!我是你家老二呀,你咋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妈瞅着我,揉揉眼睛,伤感地说:“都变了。”我感到心都碎了,看着我妈额前的白发与苍老的面容,“这才几年不见啊,我妈咋变成这样了?以前我妈传福音时精明干练,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苍老健忘啊?”想到我妈把福音传给我后,我爸、我哥还有我弟都指责她,我哥还把她的电动车给砸了,气得我妈哭了整整一夜。又想到我离家尽本分后我丈夫带着我儿子到娘家找我,见我妈就像见仇人似的,连我儿子都不叫她外婆。我离家后还不知道这一大家人怎么怪罪她呢!想到我妈一个人面对家人的围攻逼迫我就揪心般地难受,若不是因着我她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也许就不会老得那么快,我越想心里就越难受,觉得对不起我妈。我哥跟我弟回来看见我就骂我:“爸妈白养你这个女儿了,咱妈住院动手术,你跑哪儿去了?咱爸得胃癌,到死都见不到你一面,你还是不是人啊?……”听着他们没完没了地训斥,我才知道我爸已经死了,我妈还住院动过手术,我心里就更难受,更觉得对不起父母。想到我们小时候家里很穷,爸妈为了我们三兄妹能吃上饭,农活忙完了就出去做生意,每天起早贪黑、走街串巷。我小时候身体可不好了,经常生病,我妈更是到处求医问药没少为我操心。爸妈辛苦了一辈子,他们老了,在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能守在他们身边尽点自己的义务,我实在是对不起他们,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也肯定会说我忤逆不孝,说我忘恩负义没人性。想到这一幕幕,我心里感到愧疚自责,任由他们训斥责骂。回来后因着中共一直对我实施监控,我尽不上本分就去打工了。想着我爸已经死了,只有我妈了,以前我不在家没能尽孝,现在我得好好地补偿我妈,让她高高兴兴地过个晚年。每月拿到工资我就买点我妈喜欢吃的穿的。只要我妈说哪儿疼,我就赶紧到药店去买药,休假日常常回家陪我妈读神的话,陪她散步、聊天,尽量多陪她让她开心,我觉得只有这样做良心才能踏实一些。

2023年3月份,弟兄姊妹联系到了我,问我能不能离家尽本分,我很高兴,想到自己从被抓到现在已经四年半没聚会、尽本分了,心里就渴望能再次尽上本分,现在终于等到机会了,我心里很感谢神。可想到“如果我出去尽本分,我妈咋办哪?我妈不但生我养我,还把福音传给我,为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我亏欠我妈太多了。现在她老了,身体也不如前些年,还有坐骨神经痛、腿抽筋、高血压,我这次一旦离开家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上次离家几年,我爸死了都没见上一面,现在我妈已经七十多岁了,等我再回来,我妈还能不能健在都不好说。如果我妈知道我又要走,她会不会难过呀?我哥我弟知道了会不会又骂我没人性啊?”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尽本分呢?要不就再缓缓,跟弟兄姊妹说警察还在找我,还不能外出尽本分。”可这么想又觉得不合神心意,现在正是福音扩展之际,弟兄姊妹都在积极尽本分,我信神十多年了,享受了神那么多真理的浇灌供应,我应该尽本分还报神的爱啊。我又想到这一年多在外打工,天天跟外邦人接触,耳濡目染的都是各种邪恶黑暗的东西,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人为了生存不得不忍气吞声苟活在撒但邪恶的漩涡中,痛苦地过着每一天,这样的日子太难熬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很危险。如果这次不出去尽本分,错过这个机会以后肯定会后悔。徘徊中,我想到神的话:“神已忍受了所有人所没有忍受的痛苦,神早已替人受了更多的屈辱,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还有什么能比神的心意更重要?还有什么能高于神的爱?《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神的话触动着我的心,回想这两年我不仅遭到中共无休止的骚扰、监视,还遭受不信的亲人的各种讥讽和嘲笑,丈夫与我离了婚,儿子也怕我连累他跟我断绝了母子关系,这些让我感觉身心疲惫、度日如年,如果不是神话语的带领,我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只有来到神的面前我的心灵才能得到安慰。神对我的爱太大了,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当晚我就跟弟兄姊妹写信,并说了辞职、离家的时间。

决定后我不敢马上跟我妈说,我害怕看见我妈伤心的样子。想到再过半个月就要离开,不能陪伴她照顾她了,我心里就有点难受。每次下班我就尽量回去帮她多干家务,陪她聊天,陪她读神的话。辞职报告批下来后我才告诉她我要出去尽本分。当时我妈哽咽着说不出来话,转身干活去了。看着我妈难受的样子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更害怕我哥跟我弟知道我又要走还不知道会怎么怪她,以后她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我这一走就再也照顾不了她了,心里就满了对她的亏欠。那几晚我都失眠了。我知道我的情形不对,就向神祷告:“神啊,我想离开家尽本分,但我放不下我妈,愿你开启带领我能明白你的心意不受情感的辖制。”寻求后,我想到神揭示传统文化这方面的话语,就找出来看。全能神说:“孝顺父母这是不是真理?(不是。)孝顺父母这是对的,是正面事物,但为什么说不是真理呢?(因为人孝顺父母没有原则,也不会分辨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该怎么对待父母,这就涉及到真理了。如果父母是信神的,对你也好,你孝不孝顺?(孝顺。)怎么孝顺呢?跟弟兄姊妹区别对待,对父母唯命是从,父母要是老了,得在身边照顾,不能出去尽本分,这对不对?(不对。)这时候该怎么办?这就得根据情况。如果你在家附近尽本分,能照顾到,父母也不反对你信神,你就尽上儿女的责任,帮父母做点活儿;如果父母有病,你照顾照顾,父母有什么难心事,你宽慰宽慰他们;如果自己有经济条件,给他们适当地买点营养品。但是,如果你本分忙,父母没人管,他们还都是信神的,这个时候你该怎么选择?你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既然孝顺父母不是真理,它只是人的责任、义务,那你的义务与本分发生冲突了怎么办?(以本分为主,把本分放在第一位。)义务不一定是本分,选择尽本分这是实行真理,尽义务那不是实行真理。如果你有这个条件,你可以尽这个责任、尽这个义务,但是现在环境不允许,那你该怎么做?你说,‘我得去尽本分,这是实行真理,孝顺父母是凭良心活着,够不上实行真理’,你就应该以本分为主,守住本分。如果你现在没有本分,也不在外地工作,就在父母身边,那就想办法照顾他们,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生活得好点儿,少受点苦,但还得根据父母是什么人。如果父母的人性不好,总拦阻你信神,总拖累你信神、尽本分,你该怎么办?你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弃绝。)这个时候就得弃绝了,你的义务尽完了,他们不信神,你没有任何的义务孝敬他们。他们要是信神,这就是一家人,是你的父母;他们要是不信神,那你们走的就不是一条路,他们信奉撒但、供奉魔王,走撒但的道路,跟信神的人是两路人,不是一家人了,他们把信神的人当成对头、仇敌了,那你就没有义务照顾他们了,就得彻底断绝了。孝顺父母和尽本分哪个是真理?当然尽本分这是真理。在神家尽本分可不是简单地尽点义务、做点自己该做的事,那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里有神的托付,这是你的义务,这是你的责任,这个责任是真正的责任,是在造物主面前尽你的责任、义务,这是造物主对人的要求,这是人生大事。而孝敬父母这只是儿女的责任、义务,绝对不是神的托付,更不符合神的要求。所以,孝敬父母与尽本分这两件事,毫无疑问的,只有尽本分才是实行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真理,这是天职。孝敬父母这是在孝顺人,不属于尽本分,也不属于实行真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原来我所持守遵循的传统文化“孝顺父母”不是实行真理,只有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实行真理。想到我从小到大都把孝顺父母当成真理,觉得父母养我小我就得养父母的老,父母老了,有什么难处或者有什么三病两痛,儿女就得在父母床前照顾伺候,养老送终,这才是孝顺的儿女,才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若是不照顾,就是忤逆,就是没有人性,这样的儿女就该遭世人的唾弃和谴责。虽然我信神了,但这些从小种在我里面的思想观点一直没变,觉得自己离家几年没照顾父母是自己没有尽到责任,看见我妈苍老憔悴的面孔我心里就难过,感到亏欠内疚。听我哥说我爸死了,连我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我妈住院动手术我也不在身边,我心里更是难受自责,觉得自己不孝,所以我哥他们怎么教训指责我都默认了。后来,我一心想孝敬我妈弥补自己的亏欠,让我哥跟我弟他们看看我不是他们认为的没有人性。当弟兄姊妹问我是否愿意出去尽本分时,虽然我知道人是神造的,尽本分天经地义,但我心里还认为孝顺父母也是天经地义,就活在两难的选择中,担心我再出去尽本分,我妈像我爸一样突然死了我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想到这些我就想拒绝本分。这让我看到孝顺父母不是真理,它只能成为我实行真理尽本分的拦路虎、绊脚石,让我活在肉体情感的捆绑中悖逆神、抵挡神。虽然孝顺父母是我的责任、义务,在不涉及我的本分时我可以省吃俭用尽上自己做女儿的义务,但当本分临到时我就应该分清尽本分与尽子女义务的区别,以本分为第一,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才是真正有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就如主耶稣说的:“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爱我胜过爱,原文作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门徒。(路加福音14:26)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就有了力量,也能坦然出去尽本分了,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都无所谓,只要能尽上自己的本分满足神就好。当我明白神的心意后,离家的日子也近了。我妈跟我说:“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知道你出去尽本分是合神心意的,我不应该拉你后腿,只是刚听说你走的那两天我都不敢说话,怕说些不合神心意的话影响你情形。”听了我妈的话,我知道我妈和我一样都活在情感的捆绑中,于是我们就一起祷告读神的话,交通尽本分方面的真理,互相鼓励着。我们看了几段神的话:“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作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员,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完成神的托付而献上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的全人都是从神而来,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们的身心不是为了神的托付,不是为了人类正义的事业,那我们的灵魂将愧对于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对于供应我们全部的神。《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附篇二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那本分是怎么产生的?从大的方面说,是因着神拯救人类的经营工作而产生的;从小的方面说,就是神的经营工作在人中间开展的同时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工作,这些工作需要人来配合,需要人来完成,这样就产生了人的责任、人的使命,这个责任与使命就是神赐给人的本分。在神家,需要人配合的各种工作就是人该尽的本分。……人类的本分、受造之物的本分与神拯救人类的经营工作有直接的关系。可以说,没有神拯救人类,没有神道成肉身在人类中间开展的经营工作,人就没有本分可言,本分就是从神的作工产生的,就是神对人的要求。从这一点来看,本分对于每一个跟随神的人来说是不是很重要?太重要了。从大的方面说,你是在配合神经营计划的工作;从小的方面说,你是在配合神在不同时期、不同人群中间各种工作的需要。不管你尽的是哪方面本分,这都是神给你的使命,也可能有时候需要你照看或者保管一个重要的东西,这事可能小点儿,只能说是你的一个责任,但这是神给你的,你是从神领受的,你是从神手里接受的,这就是你的本分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当时我们各自交通着对神话语的认识。从神的话中我和我妈都感受到我们母女今天能信神跟随神太幸运了,我们能够听神的话,能明白人生的真理、人活着的价值这是神的恩待,如果不是神道成肉身,我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就得不着真理,仍像世人一样随从世界、随从邪恶的潮流活在撒但的苦害中。尤其看到我身边的同事,还有我哥我弟他们常常为生意、为钱财、为家庭一点小事就吵闹,活得很痛苦,我们信神蒙了神极大的保守和拯救,这是神的爱,我们应该力所能及地尽到自己的本分,这是我们该有的良心理智。神为拯救人类道成肉身受尽痛苦屈辱,神拯救每一个人都付出了很多心血代价,如果我满足肉体情感不尽本分那才是没人性。我想到了历代圣徒,他们也有家庭、有父母儿女,他们为传扬神的福音撇下家庭、肉体亲人,甚至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辞,他们所做的是蒙神称许纪念的善行义举,是最正义的事,我得效法他们。尽本分是我的使命,我若因维护肉体关系、维护母女情感拒绝本分,这不合神心意。我妈也明白了神的心意,并鼓励我说:“我年龄大尽不上本分,你出去了就好好尽本分,我会照顾自己,你不用管我,我在家会多吃喝神的话。”我妈的话让我很受感动。

离家尽本分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时不时就会想起我妈行动迟缓在家打理家务的样子,就想:我如果在家还可以帮她喂喂鸡鸭鹅狗,还可以帮她打扫卫生,她也不用那么的劳累;我哥跟我弟常常凶她吼她,我嫂子更是不搭理她,我在家她难受伤心的时候还能跟我说说心里话,我还能站在她一边帮她说说话,交通交通神的心意,她就不会那么的痛苦难受了。我也时常想起我妈这一辈子养我们三个孩子受了那么多苦,我却没怎么照顾过她,我哥跟我弟对她也不好,现在老了我又不在她身边照顾,就觉得亏欠她太多,尽本分也不上心了,工作上遇到难处也不愿意往上够了。

后来,我看到两段神的话,对该怎么看待儿女与父母这层关系明白了一些,情形才有些扭转。全能神说:“不管怎么说,父母养育你这是尽责任、尽义务,他们把你养大成人,这是他们的义务与责任,这不算什么恩情。如果不算什么恩情,那能不能说这是你应该享受的?(可以。)这是你应该享受的一种权利,你就应该被抚养,因为你在未成年期间,你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被抚养的角色。所以,你只是接受了父母对你尽的一种责任,但并不是接受了父母的恩惠与恩情。任何一种生物,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抚养后代都是一种责任,比如小鸟、牛、羊,甚至老虎,繁衍了后代之后都要抚养,没有一种生物是不抚养后代的,也可能有例外,但很少,这是生物生存的一种自然现象,是生物的一种本能,它归结不到恩情这里面去,这只是在遵循造物主给动物、给人类制定的一种规律。所以,父母抚养你这并不是一种恩情。从这一点上可以说,父母并不是你的债主,他们对你尽了责任,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钱,不应该让你偿还,因为这是他们作为父母的责任。既然是责任、义务,那就应该是免费的,不应该来索取报酬。父母抚养你只是在尽责任、尽义务,应该是无偿的,不应该是一场交易,所以你不必用偿还的思想来对待父母,来处理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如果用偿还的思想来对待父母、还报父母,来处理与父母之间的这层关系,这反倒是不人道的,同时也让人很容易被肉体的情感所限制,被肉体的情感捆住手脚,很难从肉体的情感纠葛里走出来,甚至会迷失方向。《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七)》还有一些特殊的动物,像老虎、狮子,它们到成年的时候就和父母分开了,甚至有的雄性之间就成为对手了,该咬就咬,该争就争,该斗就斗,很正常,这是规律。它们不讲情感,也不像人类那样活在情感里,‘得报恩啊,得偿还啊,得听父母的呀,不孝顺父母别人会谴责、会骂,戳脊梁骨,我可受不了这个!’动物界就没有这些说法。为什么人能有这些说法?因为在社会上、人群中有各种各样错误的思想、舆论,人受了这些错误思想、舆论的影响、侵蚀、腐蚀之后,人就对儿女与父母这层关系有了不同的解读、不同的处理,最后就把父母当成了自己的债主,一辈子怎么还也还不完。甚至有的人父母死了,他因为一件事做得没让父母高兴、如愿,一生都觉得愧疚,觉得愧对父母的恩情。你说这多不多余啊?人活在情感里,只能被来自情感的各种思想所侵扰。人活在败坏人类思想渲染的环境之下,人会被各种错谬的思想所侵扰,所以人就活得很累,不像其他生物那么简单。但是,今天因着神作工,神发表真理让人知道这一切事实的真相,让人明白真理,当人明白了真理之后,这些错谬的思想观点就不再成为你的包袱,也不再让你以错谬的思想观点为指导来处理与父母的这一层关系,那你就活得轻松了。《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七)》神的话扭转了我对父母错误的认知。以往我认为父母生我养我,父母是世上最疼我爱我、最关心我的人。父母抚养拉扯我长大的一幕幕我是看在眼里刻在心上,不知不觉把父母就当成了我今生的恩人、今世的债主,若不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就是没有良心、没人性的人。现在我明白了,父母生我养我这是神的主宰命定,也是做父母的责任与义务,不属于恩情,也无需愧疚还报。父母养育儿女是神赐给的一种本能,也就是责任。神造万物就给一切生物制定了生存规律,给了繁衍后代、抚养后代的本能,这种本能是父母的责任也是义务,不属于什么恩情,飞禽走兽都具备这种本能,更何况人呢?可人被撒但败坏后,不明白神造万物的奥秘,更不明白万物生存的规律,许多伟人名人就把人繁衍后代、养育后代的这种该有的责任倡导为各种传统美德,什么“百善孝为先”“人若不孝,禽兽都不如”等等,这些都来源于人类流传的思想观念熏陶着一代又一代的人,直到今天。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父母既不是我的恩人,也不是我的债主,我与父母都是神权柄命定之下的受造之物,是在神命定的生存规律中尽各自的义务与责任,并不存在什么养育之恩与百善尽孝的说法,若神不赐给我父母抚养后代的能力,父母也生养不了我。我在七十年代降生,那时候物资缺乏,生活也很困难,我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如果没有神的看顾保守,父母受苦再多也不能把我养活。可我不明白真理,一想到父母把我养大受了那么多苦,我没尽到孝道还报他们就觉得亏欠父母的养育之恩,尤其我妈,不但生我养我,还把福音传给我,还受我丈夫、儿子和家人的逼迫,我就更觉得亏欠我妈。其实,这都是因着我对神的主宰命定不认识,我真正应该感恩的是神啊。认识到这儿,我就向神作了个悔改的祷告:“神啊,我不亏欠任何人,我只亏欠你,我愿顺服你的主宰安排,尽好本分还报你的爱。”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父母临到病痛或者病情加重,都是因为子女离开父母造成的吗?不是这回事吧,那就是命该如此。只不过作为儿女,因为你与父母有这层血缘关系,别人听了无感,你听了就难受,这很正常,但是你没必要因为父母临到了这样的大难,你就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怎么摆脱、怎么解决。父母都是成年人了,他们在社会上经历这些事不是一两件了,如果神安排环境让他们摆脱这些事的话,那这些事早晚会烟消云散;如果这件事是他们一生中的一个坎,他们必须经历,那该经历多长时间都是神说了算,是他们必须经历的,他们躲不过。你想凭一己之力去解决这个事,去分析、研究这个事的源头、前因后果,那是愚蠢的想法,没用,多余。你不应该这么做,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联系同学、朋友帮忙,给父母联系医院,联系最好的医生,安排最好的病床,没必要绞尽脑汁地做这一切事。你如果真有多余的精力,应该把你现在该尽的本分尽好,父母有他们自己的命运,到什么年龄该死,谁也逃不掉。父母不是你命运的主人,同样你也不是父母命运的主人,如果他们命该如此,你又能做什么呢?你着急、你想办法能起到任何的作用吗?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你得看神的意思。如果神要挪去他们,让你能安安静静地尽本分,那你还能干涉吗?你还能跟神讲条件吗?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又研究,又分析,又把责任往自己头上揽,觉得愧对父母,这些是不是人不应该有的想法与举动?这都是不顺服神、不顺服真理的表现,是不理性、不明智的,是悖逆神的,人不应该有这些表现。《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七)》如果有人想逃避神的主宰,那更是不可能的!因为神是人唯一的主,神是人命运唯一的主宰者,所以人自己不可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人也不可能超越人的命运。无论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大,都不可能影响更不可能摆布、安排、左右与改变他人的命运,只有独一无二的神自己才能主宰人的一切。因为只有独一无二的神自己拥有主宰人类命运的独一无二的权柄,所以只有造物主是人类独一无二的主宰者。神的权柄不仅主宰受造的人类,而且也主宰着任何人看不见的非受造之物与宇宙星空,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个事实是真实存在的,没有一人一物能改变。《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人一生该有什么样的命运,该有哪些病痛、该受哪些苦,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这是神给人命定好的,任何人都违背不了也改变不了。父母掌管不了儿女的命运,儿女也改变不了父母的人生,这都在神的主宰之中啊。我对神的主宰没有认识,看见我妈老了病了就认为是自己不在家没照顾好她造成的。我现在认识到了,神主宰一切,掌管一切,我妈如果到了该死的时候儿女再孝顺也得死,不该死儿女对她再不好也死不了,这是神的命定,儿女的孝顺对于父母的寿命丝毫不起作用。就如我爸的死,他并没有因着他两个儿子守在身边而多活一分一秒,我妈身体的病痛也并没有因着我这一年多在她身边尽心尽孝而减少或者挪走,她该痛的时候还是痛,该病的时候还是病,我在身边看着也无能为力。我不需要为我妈所受的苦买单,因这都是神的命定,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说:“个人该受多少苦、该走多少路都是神命定好的,谁也不能帮助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路…… 六》现在我妈七十多岁了,虽然有点这病那病,但头脑清醒,生活能自理,还能在家做家务,这已经是神的恩待了。如果我妈以后真临到什么事或真的死了,我应该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现在我能做的就是为我妈祷告,愿神保守她能凡事依靠神、仰望神,临到事多吃喝神的话,不误解埋怨神,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得把精力投入到本分中,抓紧时间学习业务,尽好自己的本分才是最关键、最重要的。

现在我不再背负孝顺父母、报恩还债的思想包袱了,知道我该感恩的是神,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才是我的责任与使命!感谢神!

下一篇: 得知父母病逝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中国山东 重生 我从小就特别爱看偶像剧,很羡慕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所以我觉得有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丈夫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我十七岁的时候遇到我丈夫,丈夫的长相也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也比较老实,接触中看到丈夫对我也比较体贴照顾,我们就结婚了。婚后,丈夫对我也很好,很迁就我,家…

如何对待爸爸的呵护照顾

中国甘肃 顾念 2022年4月,沐希因传福音被中共抓捕两年半刑满释放。她走出车站口,看到爸爸身影萧瑟地站在路边焦急地望着出站口,沐希心里很激动,因她已经三年没见爸爸了。在狱中沐希得知爸爸的风湿病愈加严重了,不知现在身体好些了吗?沐希边想边加快脚步往爸爸身边走去。快到跟前看到爸爸的…

我是如何从母亲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的

中国河南 紫涵 2019年6月,我去外地尽本分,一年多没回家。我不信的丈夫把我和母亲给举报了,怕警察抓捕,从此我就不敢回家了,也不敢去看望母亲。我心里经常挂念她,“母亲年龄大了,父亲离世得又早,身边也没有亲人照顾她,再加上她被我丈夫举报,也不敢跟弟兄姊妹接触,不知道她现在情形好不…

走出母亲离世的阴霾

中国安徽 程新 2012年,我因尽本分被警察抓捕判刑五年。当时我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了,得过半身不遂,还来监狱看我。看到母亲行动不便,站都站不稳,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母亲养我这么大,没享上我的福不说,这么大岁数还为我操心。出狱后,得知我坐监期间警察来我家调查我,给我母亲录像,还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