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看见真实的自己

2020年10月30日

意大利 沈心畏

2018年,我在教会尽翻译文稿的本分,和张姊妹、刘姊妹一起配搭,我们相处得挺融洽的。一段时间后,一次聚会交通分辨假带领,听到刘姊妹对假带领的评价中说:“带领调整人不按原则,把张姊妹给调整了,反而留下组里的另外一个姊妹,这个姊妹尽本分还不如张姊妹细心、肯吃苦付代价。”当时,另外一个带领当着弟兄姊妹的面念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感觉刘姊妹说的这番话异常的刺耳,表面上我强装镇定,但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这组里总共就三个人,这一听肯定就是我了。这下全教会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尽本分不用心、不能受苦了,以后我在弟兄姊妹面前还能抬得起头吗?从那时起,我就对刘姊妹产生了成见,和她之间的关系也有点疏远了。

没过多久,刘姊妹被选上了组长。她对工作很认真负责,检查我翻译的文稿时也非常仔细,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从正面去领受,但时间长了,我心里就很抵触,觉得我尽这个本分都这么长时间了,姊妹对我还这么不放心,好像我的业务能力多差一样。平时姊妹还总是时不时地给我提建议,我就觉得姊妹看不起我,处处跟我过不去。尤其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商量工作时,刘姊妹当着负责人的面总结我尽本分当中的一些偏差与缺少,我心想:你这不是有意让我难堪,让我在负责人面前颜面扫地吗?我对姊妹的怨气越积越深,成见也越来越大。之后,我在配搭的过程当中就总看她不顺眼,心里对她不服,她跟进我的工作我就抵触,给我的本分提建议我就给她甩脸色看。有时我还会琢磨怎么能够让她难堪,挫挫她的锐气,看到刘姊妹在本分当中的一些缺少,我也不愿意帮助她,反而在心里瞧不起她,还盼着她在本分上多碰碰壁,多长长教训。一次聚会的时候,刘姊妹敞开心交通说,和我配搭挺受我辖制的,还说我血气比较大,不知道该怎么和我配搭。我一听她说的话,血气“蹭”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心想:你这不是明摆着借着敞开的名义在弟兄姊妹面前揭露我吗?大家都知道我血气大到让你受辖制了,该怎么看我啊?我越想就越生气,觉得刘姊妹是有意让我难堪,我对姊妹的成见更深了,一整场聚会下来我都拉着脸不说话。聚会结束后,刘姊妹看我脸色不太对,就走过来低声地跟我说:“看你脸色不太好,聚会也不怎么说话,你要是有啥想法,可以敞开心跟我聊一聊,我有什么缺少,你也可以给我点一点。”可我连看都不想看她,心里满了抵触: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谁临到你这么“敞开”心里能好受啊?紧接着,姊妹就坐到了我旁边,我抬头瞥了她一眼,心里满了嫌弃,一想到她刚才当众这样说我,让我脸面受损,我就压抑不住心中的火气,把我看到的她所有的缺少与败坏流露都给她解剖了一遍,说她没智慧,故意给人难堪,站地位辖制人,还特别狂妄自大,等等。说完看着姊妹低着头一脸沮丧的样子,我心里就很解气,可算把这段时间憋在心里的闷气都发泄出来了。接着姊妹就对我说:“没想到我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我向你道歉。”看着姊妹背过身偷偷地抹泪,我心里闪过一丝内疚,我是不是话说得太过分了?姊妹会不会因此而消极呢?但转念又想,我说的这也是实话呀,我这么说是为了让她认识自己。就这样,我那点内疚也烟消云散了。过后姊妹就更受我辖制了,也不敢再细跟进我的工作,更别说给我提建议了。

几天后,带领让弟兄姊妹给组长写评价,要根据原则衡量各组组长能不能胜任本分。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一阵窃喜:我得把刘姊妹这段时间的败坏流露都揭露出来,好让大家对她都有分辨,降低降低她的威信。这时我心里就隐隐掠过一丝不安,意识到这个意念不对,评价人要客观公正,得接受神的鉴察。写评价的时候,我本想写得客观公正,但一想起平日里刘姊妹总让我下不来台,我心里的怨恨就止不住地往外冒,最后我还是把对她所有的偏见一股脑儿都写了出来,希望带领能好好对付对付她,最好能把她调走,只要别和我一个组就行。没过多久,刘姊妹就被撤换了。我听后心里有些不安:难道她被撤换跟我写的评价有关系?我只是写了她的一些败坏流露,应该不至于因为这些事被撤换吧?看着姊妹因被撤换本分情形有些消极,我心里就有些莫名的愧疚、自责,尽本分也提不起劲来了。

过了两天,我跟带领说了自己的情形,带领说撤换刘姊妹主要是因着姊妹素质有限,胜任不了组长的本分,跟我写的评价没有关系,但带领解剖我这样做事的性质属于整人治人,流露的是凶恶的性情。我听后心里咯噔一下:“整人治人”“凶恶的性情”,这不是指恶人说的吗?那几天一想到带领说的话,我就感觉一阵阵钻心的难受,难道我真是心地恶毒的人吗?痛苦中,我就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姊妹点出我流露的是凶恶的性情,现在我还认识不到,求你开启光照我,使我能对自己有一些真实的认识。”

祷告后,我就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你们看谁不顺眼、跟你合不来,能不能想方设法地治他?你们做没做过这类事?做过多少啊?是不是总旁敲侧击地贬低、挖苦、讽刺啊?(是。)那你们做这事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情形?当时觉得解气了,痛快了,占上风了,过后琢磨琢磨,‘做这事卑鄙,没有敬畏神的心,这样对待人不公平’,心里有没有责备?(有。)你们虽然没有敬畏神的心,但你们还有点良心知觉。那以后还能不能做这类事了?能不能因为恨恶谁,跟谁合不来,或者谁不听你的、不顺着你,你就琢磨打击、报复他,给他小鞋穿,或者给他点颜色瞧瞧,说‘你要是不听我的,我找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你治了,别人谁都发现不了,还得让你服我,让你看见我的厉害,以后看谁敢惹我!’你们说做这类事的人是什么人性?人性上是恶毒,用真理衡量就是没有敬畏神的心。(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审判揭示的话,我感到特别的扎心难受,神话揭露的不正是我的真实情形吗?回想刚开始和刘姊妹在一起时还能正常相处,就因姊妹对别人的评价中涉及到我,当众伤及了我的脸面,我就对姊妹产生了成见。她做组长后,常提点我在本分当中的一些缺少,让我感到脸面无光,甚至下不来台,我就对她反感、抵触,总想看她笑话,让她出丑;姊妹敞开自己的情形想寻求解决,我却认为她是当众揭我的短,羞辱我,有损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对姊妹的成见就更深了,借着给姊妹提缺欠上纲上线地揭露她,泄私愤打击她,让她消极;给姊妹写评价的时候,我又趁机报复,把我看到的她所有的缺少与败坏流露都写了出来,优点、长处一句也没提,目的就是为了让带领分辨她、揭露她,最好把她调走……回想自己流露出来的这些表现,我心里像被针扎一样痛苦难受,只是因着刘姊妹说话做事触及到了我的脸面地位,我就怀恨在心,把姊妹当成异己来排斥打击,自己心里怎么痛快就怎么做,看到我丝毫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我的本性实在太凶恶了!以前我以为自己和弟兄姊妹能和睦相处,看谁有难处我也尽量帮助,有点外表的好行为就觉得自己是好人了,但现在来看,那是因为别人没有触及到我的利益,真涉及到我切身利益的时候,我的撒但性情就会暴露出来,就会身不由己地打击人、报复人。看到我这种性情不解决随时随地就能作恶,实在太危险了!

过后,我就反省自己,我能作出这种恶来,到底是受什么思想支配的呢?我就看到神的话说:“人抵挡神、悖逆神的根源都是因着人被撒但败坏了,因着撒但的败坏,人的良心麻木,道德败坏,思想腐朽,精神面貌落后。未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是顺服神的,本是听见神话就顺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当人经撒但败坏之后,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坏了,这样人对神的顺服、对神的爱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变成了畜生一样的性情,对神的悖逆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但人还不知道也不认识,只是在一味地抵挡、一味地悖逆。人性情的流露就是人的理智、见识、良心的发表,因着人的理智、见识都不健全,良心已麻木到了极处,因此人的性情也都是悖逆神的性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人里面有一种思想:‘你不仁,我不义,你对我都不客气,我跟你客气什么?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是不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在外邦人中间都是站得住的理,完全合人的观念。但是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作为一个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人来看,这些话对不对?该怎样分辨?这些东西来自哪儿?来自撒但的恶毒本性,这里面带着毒,带着撒但的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个本性实质。带着这种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表现出来的作法,这些东西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属撒但的?属撒但的这些东西合不合乎人性?合不合乎真理?合不合乎真理实际?是不是跟随神的人该有的作法、该有的思想观点?(不是。)”(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才能摆脱负面情形》)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人类这么败坏、邪恶完全是因着撒但的败坏。撒但魔王借着学校的教育、社会的熏陶,把各种撒但毒素灌输到人的心里,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等,不知不觉人把这些东西就当成了生存法则,变得越来越狂妄、诡诈、自私、恶毒,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正的关心、照顾、体谅,没有真正的爱,一旦涉及到自身利益就能对人产生成见、隔阂,甚至还能反目成仇,打击报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生疏、冷漠,完全丧失了正常人性。我从小接受这些思想的灌输,凭着这些东西活着,当别人说话做事触及到我的利益时,我就能身不由己地记恨人、报复人。和刘姊妹在一起时,姊妹说话做事让我的颜面受损,我就怀恨在心,找机会整治、报复她,想让她见识到我的厉害,以后不敢再得罪我,甚至还想把她整走。我的所做所行与教会那些被开除的敌基督、恶人有什么区别呢?敌基督、恶人只许人说好听的话,奉承他、吹捧他,不许人说真话,指点、揭露他的败坏,谁要是说话做事得罪他们,他们就打击排斥,整人治人,最后因作恶太多触犯了神的性情,激起民愤,被开除出教会,永远失去了蒙神拯救的机会。而我就因刘姊妹说话做事伤及我的脸面,就打击排斥姊妹,给姊妹带来的全是伤害、痛苦,我这是在作恶啊!看到我的人性太坏了,本性实质和敌基督、恶人一样的邪恶,太让神厌憎、痛恨了,不赶紧悔改只能作恶越来越多,最终和敌基督、恶人一样遭到神公义的惩罚啊!我越想越害怕,就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太没有人性了,活在败坏性情中打击、报复姊妹,活得没有一点人样,若不是你兴起环境对付我,我不会反省自己,还能继续作恶伤害姊妹。神啊,我愿意悔改,不想凭着撒但毒素活着了,求你带领我做一个有良心理智、有人性的人。”

过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有爱有恨,这是正常人性里该有的东西,但必须得爱憎分明,心里能爱神、爱真理、爱正面事物、爱弟兄姊妹,该恨的是撒但魔鬼,是反面事物,是敌基督,是恶人。如果对弟兄姊妹有恨就容易打压人、报复人,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有恨的思想、恶念,过一段时间跟人合不来就远离,但是不影响自己尽本分,不影响正常的人际关系,因为他心里有神,有敬畏神的心,不愿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虽然心里有点看法,但是从来不做事,连一句过格的话都不说,不在这事上得罪神。这是什么表现?为人处事有原则,公事公办。你虽然跟他性格合不来,不喜欢这个人,但是在一起做事能公事公办,不拿本分出气,不牺牲本分,不拿神家的利益出气,能按原则办事,这就有基本的敬畏神之心了。再好一点的人,看他有什么毛病、弱点,虽然他得罪过你或者伤害过你的利益,但是你还能帮助他,这就更好了,这就是有人性、有真理实际的人,有敬畏神之心。(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能够按照真理原则对待人,即使有时候对弟兄姊妹有点想法或者成见,但也不凭己意对待人,不做得罪神、伤害人的事;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就能随从恶念做事,那就是在作恶,会被神定罪的。想想刘姊妹说话做事比较直,说我的那些话也只是实话实说,并不是有意要针对我,而且姊妹尽本分有负担、有责任心,提的建议多数都是对工作有益处的,我不应该再钻人钻事跟姊妹过不去。过后,我跟姊妹敞开了自己的败坏,并跟姊妹道了歉,姊妹并没有跟我计较,还交通真理来帮助我。我感到很蒙羞,更恨恶自己,不愿再凭着败坏性情活着了。从那以后,姊妹再给我提建议或者说话做事伤到了我的脸面,我也能正确对待了,能注重寻求真理反省自己,跟姊妹也能和谐配搭了,我心里感到特别的释放。感谢神的审判刑罚,使我有了一点变化!

上一篇: 放下嫉妒真轻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顺服圣灵作工太重要了

圣灵不仅在某些神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更在教会中作工,说不定在谁身上作,这一段在你身上作,你经历了,下一段时间在他身上作,你赶紧跟随,越跟随现时的亮光,生命越能长大。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圣灵作的,你都跟随,从你经历中去实际体验他的经历,你又得着更高的东西,这样实行长进更快,这是成全人的路,是生命长进的一个途径。

体尝神特别的爱

”你爱让我无法再选择别的什么,我不该再让你再让你为我操心。败坏不堪的人享受你的爱太多太大,你是我心中唯一可爱的,唯一可恋慕、仰望、依靠的。失去了你的爱我只有痛苦无法活下去,认识你我的一生何等幸福快乐,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要追随你的脚踪,陪伴你给你安慰。受尽痛苦也要站住见证满足你。”

我享受到了丰盛的筵席

神的话说:“神的实质是善的,他是一切美与善的发表,也是所有爱的发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他咒诅你是为让你爱他,是为了让你认识肉体的本质;他刑罚你,是为了让你醒悟,认识自己里面的不足,认识到人的不堪不配。所以说神的咒诅,神的审判,神的威严、烈怒,都是为了成全人。神现在所作的,在你们身上所显明的公义性情,都是为了成全人,这就是神的爱。”

我实行的“高举神、见证神”太偏谬

感谢神的开启使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高举神、见证神,也认识到自己对什么是“高举神、见证神”领受得太偏谬,看到自己所谓的高举神、见证神实质就是在严重地抵挡神,若一直这样下去,最终只能因着事奉神却抵挡神而被神淘汰、惩罚。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