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却跟随人的反思

2023年5月6日

中国河南 小路

在我的经历中,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一年,上层带领李娟来我们教会指导工作。当时,教会中有个人散布对带领工人的成见,还拉帮结伙搅扰教会,我们跟他交通多次他也没有悔改。我们对这个人该不该定性为敌基督有些拿不准,就向李娟寻求。李娟结合分辨敌基督方面的真理给我们交通该怎么分辨、定性,我们听了很有路途。交谈中我还得知,李娟刚做带领的时候,别人两个月都解决不了的教会混乱问题她半个月就平息了,现在做了上层带领后,又多处指导工作,解决了教会中的不少问题。我心里不知不觉就开始高看她。之后,我和配搭的姊妹工作中遇到问题看不透时,就巴望着李娟能过来给我们指导指导。终于一个月后,李娟又来我们教会指导工作,我就赶紧把工作中遇到的问题、难处提出来,她很快又给解决了。几次接触后,我很崇拜李娟,觉得她不愧是上层带领,就是明白真理有分辨,我怎么琢磨都解决不了的难题她很轻松就解决了,我就盼着李娟能多来指导我们的工作。可没想到,两个月后李娟因为狂妄自是,尽本分独断专行,给工作带来打岔搅扰,还不接受修理对付,被撤换了。我感到不可思议,但又想到临到撤换对她来说也是好事,如果她能认识自己有变化了,还会担当重要工作的。就这样,虽然李娟被撤换了,但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几个月后,教会安排李娟和我配搭负责清理工作。我特别高兴,觉得可得把握住这次机会多向李娟学习。之后我们一起讨论问题时,李娟都能找到相应的原则交通、解决,她也经常谈她信神不久就做了带领,还说经过她的努力工作是怎么比之前有果效的,撤换后又是怎么认识自己的,现在教会又安排她作这么重要的工作。我听后心里就更加高看她了,有什么问题我都会问她,她总是有问必答。慢慢地,我尽本分也不注重祷告寻求神了,有什么事都依赖李娟解决,认为她说得都对。那个时候,我把李娟看得太高了,盲目地崇拜她,还差点儿随从她作了大恶。

一天,我得知张平以前做带领的时候因着对配搭的姊妹有成见,就在家人面前说了些论断姊妹的话,之后张平的家人又在小组聚会时说了这事。教会带领就根据这一件事定性张平是敌基督。张平的家人觉得这么处理不合乎原则,就写信反映了这事。没想到,教会带领又定性张平一家人为敌基督团伙,还隔离了他们。我看了张平的开除资料,发现她只是活在败坏性情中说了些论断姊妹的话,不能定性为敌基督。张平的家人写检举信只是为了反映问题,并没有拉帮结伙搅扰教会工作,不应该定性为敌基督团伙。另外,我几年前接触过张平,看她人性还可以,不像恶人,带领把她定性为敌基督开除,是不是开除错了?这可不是小问题呀,我得让李娟再帮着衡量衡量。没想到,李娟很肯定地说:“张平论断姊妹,这就是恶行。她家人还替她说话、写检举信,他们一家就是敌基督团伙。可以再了解一下他们还有没有其他恶行。”当时,我觉得她这么定性不合适,但转念又一想:“李娟说得这么肯定,想必是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她做过上层带领,经历的事多,也有分辨能力,肯定比我明白真理能看透事。”于是,我就改口说:“这几年,我也没和张平接触过,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其他恶行,那就了解以后再确定吧。”不久,我们收到了张平的核实情况,发现她并没有其他恶行,而且在论断姊妹后她也能反省认识自己。她的家人也没有拉拢弟兄姊妹为张平打抱不平,按着他们的表现不应该定性为敌基督团伙开除。我就把情况反映给了李娟。可李娟很不屑,认为定性张平是敌基督没有错,还说:“如果咱们把敌基督留在教会,他们再作恶搅扰,咱们就在他们的恶上有份了!”另一个姊妹不赞同李娟的说法,她也说张平他们不是敌基督团伙,那些表现属于败坏流露,得赶紧接纳回教会。李娟依然肯定地说:“张平即便不是敌基督,也是恶人,她在家人面前论断同工,她家人又在聚会中散布,还写检举信,这不是搅扰教会吗?不能接纳!还得再了解他们作恶的表现。”听了李娟的话后,我又有些犹豫了:“李娟这么肯定地认为张平该开除,难道是我看问题太片面?张平真是恶人?李娟毕竟做带领时间长,看问题肯定比我们全面,可能是我没分辨吧。要不就再了解了解张平的表现?”就这样,虽然我心里还有些不踏实,但还是硬着头皮又让弟兄姊妹去核实张平的情况。安排完后,我感到很不安,心里特别黑暗,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能在这事上认识自己,能行在神的心意上。祷告后,我看到一段神的话:“神对每一处教会、每一个人都在察看,不管教会有多少人尽本分、有多少人跟随神,一旦偏离了神的话,一旦失去圣灵作工,就不是在经历神作工了,那这些人与他们所尽的本分就与神的作工无关无份了,这个教会就成宗教团体了。你们说,一旦成宗教团体后果是什么?这伙人是不是就很危险了?他们临到任何事都不寻求真理,也不按着真理原则行事,而是受人的摆布、受人的操纵,甚至有很多人尽本分从来不祷告,从来不寻求真理原则,只问人,只听人的,只看人的脸色行事,人指挥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他觉得有事祷告神、寻求真理渺茫、很难,他就找个简单易行的办法,感觉听人的、依靠人最现实,又容易,那就干脆听人的,事事都问人,事事都听人的。结果他信神多年从来没有在哪一件事临到的时候来到神的面前祷告,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达到明白真理按着神的心意去做、去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样的人是不是在信神?《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敬畏神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神的话揭示人心里没有神的地位,做事不寻求真理原则,凡事都听从人的,受人的摆布,这就不是在信神,神不承认这样的信。我的情形不也是这样吗?在处理张平一家的事上,李娟说他们肯定是敌基督团伙,我虽然觉得她说的不符合事实,可心里太高看她,就不寻求真理原则,她让怎么做我都照办。核实的结果出来后,我意识到定性得不合适,但看李娟这么坚持,我就把自己的看法全否了,哪怕心里感觉不踏实,也不寻求真理原则,还硬着头皮按李娟说的做,心里完全没了神的地位,我这哪是在信神啊!我越想心里越难受,一直以为自己是真心信神的人,没想到我竟然能崇拜人、随从人。我心里不平安,这是已经让神厌弃了,再不悔改就真的要被淘汰了。想到这儿,我有些害怕,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能扭转自己的情形,寻求真理达到按原则对待张平一家人。

之后,我就针对张平的问题寻求相关的真理原则,我明白了敌基督和普通有败坏性情之人的区别。敌基督的主要特征是视权如命,总想控制神选民,为了掌权能整人治人,作恶多端,严重搅扰教会工作。另外,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实质就是恶人,丝毫没有良心理智,无论作了多少恶也没有懊悔,更不可能悔改。而普通有败坏性情的人也会身不由己地为名利地位说话做事,但他能接受真理、反省自己,他走错路之后,能认识自己,能有悔改的表现。正如神的话说:“不管哪个人,无论作多少恶、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都是根据他能否接受真理、能否接受修理对付、有无真实懊悔来确定他到底是属于敌基督还是属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如果他能接受真理,能接受修理对付,有真实的懊悔,甘心愿意为神效力终生,这还真有点悔改的意思,这样的人就不能被定性为敌基督了。《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三)》我心里完全确定了,张平不是敌基督,我不能再左右摇摆盲目听从人的了。

我又继续寻求:为什么我对李娟的观点有不同的看法也不寻求原则,还盲目听从她的呢?这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我想到了神的话:“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显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爱基督的可爱、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欢那些与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荡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无枕头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猎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愿意与基督同受苦难,而是愿意投入那些任意妄为的敌基督的怀中,尽管他们供应你的只是肉体,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现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们,向着他们的名誉,向着他们的地位,向着他们的势力,对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难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态度。这样我才说你并没有承认基督的‘信’。《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你真是信神的人吗?》看了神的话,我明白自己崇拜人、随从人就是因为我信神不是尊基督为大,而是崇拜地位权势。因着李娟做过上层带领,指导工作有些路途,我就认为她明白真理有分辨,就高看、崇拜她,所以和她配搭时,我没有自己的思想、主见,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完全把她的话当成真理去对待,就连衡量定性张平一家是不是该开除这么大的事我都盲目地随从她,导致张平一家迟迟不能被接纳回教会,耽误了他们的生命进入。神对每一个人的生命都特别爱惜,这些被假带领打压的弟兄姊妹长期过不上教会生活,活在黑暗中特别痛苦、无助,可我不体贴神的心意,对弟兄姊妹的生命不负责任,在这件事上一直左右摇摆,听人的,我真是糊涂透顶啊!要不是心灵里黑暗痛苦,我不会醒悟,还会一直错下去。我就向神祷告悔改:“神啊!我不愿再崇拜人、随从人了,我愿尊神为高,按真理原则办事。”之后,我向李娟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李娟听后敷衍地说“我们再商量商量”,就把话题岔开了。我看她还是持守自己的观点,根本不把弟兄姊妹的生命当回事,我心里很气愤,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这次我一定要把张平一家的情况反映给带领。几天后,带领来落实工作,揭露了李娟在清理工作上独断专行,不根据原则乱给人定性,严重搅扰了教会工作,把她撤换了。我还得知,在张平的事上,李娟明知道自己错了就是不愿意承认,又自己安排人去调查了解张平,想抓张平的把柄,非要把张平一家定为敌基督团伙开除不可。我当时特别气愤,她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丝毫不考虑弟兄姊妹的死活,的确太恶毒了。想到跟李娟接触那段时间常听她讲劳苦作工的经历,我就把她当成是追求真理的人,而不根据真理分辨她做事的存心、实质。其实,真实的谈经历是谈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对自己有哪些认识,明白了哪些真理,又是怎么实行真理达到满足神的,而她丝毫谈不出真实的认识。她谈的那些受苦的经历都是在高举见证自己,让人高看她,她走的就是敌基督道路。这时,我对李娟有了一些分辨,心里更加痛恨自己信神多年却不根据神的话看人看事,光看人外表的恩赐、素质,我崇尚地位权势,差点儿就随从人作恶,错误地开除人,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我真是太瞎眼愚昧了!想到这儿,我感到有些后怕。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一个人被弟兄姊妹选为带领或者被神家提拔作某一项工作、尽某一项本分,并不意味着他的地位身份就特殊了,也不意味着他所明白的真理比别人多、比别人深,更不意味着他能顺服神不会背叛神了,当然也不意味着他就认识神了,是敬畏神的人了,事实上这些都还没有达到。这只是简单意义上的提拔与培养,不等于就是神命定好的、神验中的。这个提拔培养只是提拔起来有待培养,至于培养的最终结果如何就在于这个人是否追求真理,能否选择走追求真理的道路。所以,一个人在教会中被提拔培养做带领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提拔与培养,并不代表这个人已经是合格的称职的带领了,已经是可以担当带领工作、可以作实际工作的人了,并不是这样。多数人都看不透这些事,就凭想象高看这些被提拔的人,这是错误的。被提拔的人不管信神几年,他真具备真理实际吗?不一定。这个人会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吗?不见得。这个人有责任心吗?有忠心吗?能顺服吗?临到事能寻求真理吗?这些都是未知数。这个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敬畏神的心有多大啊?他做事能不能凭己意?能不能寻求神?在作带领工作期间能不能常常地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能不能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啊?这些眼前肯定达不到,因为人没经过训练经历太少,还达不到这些。所以说,提拔培养一个人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是明白真理的人了,也并不等于这个人已经能够合格地尽本分了。……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告诉所有的人要正确对待神家提拔培养的各类人才,不要对这些人有苛刻的要求,当然也不要对这些人有不符合实际的看法。过分地高看仰望他们,这是人的愚蠢;过分地对他们有苛刻要求,这也是不人道、不合实际的。那怎么对待他们是最合理的呢?把他们当成普通人,有问题需要寻求的时候跟他们交通,互相取长补短。《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五)》神的话说得很清楚,一个人被选为带领工人不代表他就明白真理能达到合格尽本分了。他们也有败坏性情,尽本分也会凭己意、凭经验,也会违背原则做事,这就需要根据真理原则分辨人,不能盲目地随从人。再一方面,即使带领工人交通真理有亮光,那也是圣灵的开启带领,应该从神领受,不应该盲目地崇拜人、随从人。如果带领工人作工作有偏差、漏洞,或者违背真理原则做事,应正确对待,可以凭爱心指点、帮助,以便他们能扭转,达到按原则办事。可我因着崇尚地位权势,错谬地认为李娟做过上层带领就肯定比我们明白真理,我的观点真是太偏谬了!虽然李娟做带领多年,有一些作工经验,能谈一些道理、解决一些问题,这并不代表她就明白真理了。她平时交通、认识得挺好,说看不透的事要寻求真理原则,别持守自己,可临到事她却一味地持守自己,根本不接受别人的建议,没有一点儿寻求的心,看到她谈的都是道理,没有一点儿实际,而且她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也没有一点儿反省认识,甚至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还能随意地开除人。对照李娟的流露、活出,她就是假带领、敌基督一类的人。

随后,张平一家人被接纳回了教会。想到张平一家两个多月没有过上教会生活,心灵里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受,痛恨自己不寻求真理一味听人的,我要是一开始就寻求真理原则把他们接纳回教会,他们的生命进入不至于被耽误这么久。这个时候我才感受到,盲目地崇拜人太容易随从人作恶抵挡神了!我也痛恨自己糊涂瞎眼,竟随从人作了这么大的恶。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信神最简单的说法就是相信有神,在相信有神的基础上跟随神、顺服神,接受神的主宰、摆布、安排,听从神的话,按神的话活着,按神的话做一切的事,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才是真实的信神,这就是跟随神。《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信教搞宗教仪式不能蒙拯救》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信神敬畏神,尊神为大,遇事能寻求真理原则,这是最基本该持守的。无论是谁,说出的话只要符合真理原则就顺服,出于人的观念想象就坚决拒绝,一切应根据神的话,这才是真实的信神、跟随神。感谢神!我对以后该怎么走跟随神的路心里亮堂了。

一天,我和带领明义姊妹商量教会培养人的事,明义提到赵寻真姊妹临到事比较注重认识自己,交通真理也比较实际,可以培养做浇灌工作的负责人。我和赵寻真接触后,却发现她素质差,领受真理不纯正,尽本分还特别被动,连续几个月都没有果效,不适合培养。可我想到她是明义推荐的,难道是我看得不准确?明义做带领多年,应该比我会分辨人,要不就按明义的来吧。我这么想的时候心里又受责备,意识到我看重的还是明义的地位和她做带领多年的资本,我这不又是在崇拜地位权势随从人吗?想到在张平一家的事上因我崇尚权势不坚持原则带来的后果,我心里就隐隐作痛,今天又临到这样的事,这有神的心意,我如果再不坚持原则,提拔一个不合适的人做负责人,那会耽误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啊。明义虽然是带领,但并不代表她就明白真理,看人绝对准确了,她的建议我只能作参考,至于赵寻真能不能培养,我应该根据原则来衡量。后来,我了解打听了赵寻真的评价,确定她素质差,作不了实际工作,不适合培养。我就把自己的观点跟明义说了,她也表示赞同。我从心里感受到不盲目地跟从人,按真理原则实行才平安、踏实。

张平一家的事就像烙印一样刻在我心上,这刻骨铭心的教训使我看到信神崇拜人、跟随人的后果,也体会到了人信神只有寻求真理,根据真理行事,才是在跟随神,才能得到神的称许。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的狂妄性情是怎么解决的

缅甸 启辰2019年6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年后,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很感谢神恩待我,给我这个操练的机会,高兴地投入到了尽本分中,实际地跟进、了解工作,聚会交通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难处。一段时间后,不正常聚会的新人多数都能正常聚会了,而且都在积极传福音尽本分,其他工作也…

病痛把我显明了

中国河南 顾芳 2018年春天,我经常头晕,还发高烧。我就到医院去做了一下检查,医生说:“你得这病啊,我们这儿确诊不了,到省医院再检查检查吧!”当时,我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不会得什么严重的病吧?到省医院检查后,我怎么也没想到,确诊我得的是宫颈癌。听到这个结果,我一下子就瘫了,只感觉…

信仰≠真正的信神(上)

美国 洁净 说起我来到神面前这事,还真是神奇妙的安排。2013年6月份我来到美国,找了好几份工作都是照顾老人的,而且我工作过的这几家人都是信主耶稣的。后来因为要办一些事情,我就去了教堂,牧师为我祷告,还教我怎么祷告,我看到信主的这些人都挺好,挺有爱心,我心里就有了想信主耶稣的念头…

我能坦然面对自己的缺陷了

中国安徽 赵辰 从记事的时候起我说话就口吃,平时还好,就是人一多就开始紧张,说话就口吃了。家人看到我说话语句不流畅时就说:“你就不能慢点说?又没人跟你抢话。”我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就不想多讲话了。上学后也是这样,当老师提问让我回答时,因着紧张本来能回答的问题也说不出来,口吃更严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