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摆脱了压抑的情绪

2024年5月1日

中国安徽 心意

去年1月份,带领安排我和李欣共同负责教会的文字工作。因我刚操练,李欣给我安排的工作量不大,遇到难处和问题李欣都会结合原则和我交通,不用我太操心,工作压力也没有那么大。到了3月份,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感到肩上的担子重了,尽带领的本分要负责教会的整体工作,还要解决处理各种问题,心里总感觉有压力。刚开始我经常收到上层带领落实工作的信件,像浇灌工作、福音工作,还有清开工作、文字工作、培养人等等,每项工作是怎么计划安排的,存在哪些偏差问题,接下来准备怎么解决等等都要细节回复。因负责的工作多,有时刚落实完一项工作又得去教会落实其他工作,每天都有很多工作等着处理。这样忙了一段时间后,我就想停下来休息休息,看看经历见证视频、听听诗歌轻松轻松。可想到还有很多工作急等着落实,心里就感到很委屈,觉得尽这个本分一点儿都不自由。一次,上层带领看到教会清理工作进展缓慢,几份清除资料一直搜集不上来,就对付我对待本分没有负担。当时我很想讲理,但也知道带领对付得对,我应该接受顺服。之后我就到教会搜集评价,连续忙了几个星期才将几份清除资料整理好。紧接着,其他几项工作又得赶紧跟进落实。那段时间我经常是起早贪黑地奔波忙碌,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感到很疲惫,就想什么时候才能好好歇歇,每天都这样忙碌真的感觉很压抑。想到之前尽文字本分没那么大的工作量,身边还有李欣帮我分担,我没感到有什么压力,就特别怀念那段时光。自从尽上带领本分,每天都是忙忙碌碌,我就感到压抑,不想尽带领本分了。但又觉得这样想挺没理智的,弟兄姊妹肯定会认为我没有承受力吃不了苦,没办法,还得继续配合。

后来教会临到中共的抓捕,需要处理一些善后工作,我和配搭的姊妹忙前忙后,我负责的浇灌工作就没有兼顾到,心想我得抽空问问浇灌人员的情况,但又想到这段时间处理善后工作这么忙,浇灌工作的果效也不是一下子能抓起来的,我手头上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还是等忙完再跟进浇灌工作吧。上层带领也来信提醒我不能因着处理善后工作把其他工作落下,还针对浇灌工作制定了具体的计划。我心里不由得抵触,“本来我负责的工作就挺多了,还制定这么多要求,我哪能忙得过来啊!你们怎么一点儿都不体谅我的难处?我也没有三头六臂,哪能同时作好这么多工作呢?”我心里就有些烦躁、压抑,甚至都不想看到带领的来信。可是这些工作不作还不行,要是新人因着没有及时浇灌退去了,被对付是小事,那是留下过犯,说不定还得被撤换啊。于是我就去了解浇灌工作的进度和新人的问题,但因我没有积极主动的心,跟进工作也是应付糊弄走过程,完成任务好向带领交差。那段时间,外表看我每天都在不停地忙着,但只是无奈地被各项工作牵着走,落实工作时不是漏了这就是少了那,还得返工。我每天都很消沉、很疲惫,工作果效也越来越下滑。配搭的姊妹说我没负担,我心里还委屈,“自己负责这么多工作,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怎么还说我没负担、没用心?这对我要求也太高了吧!”我越想越觉得憋屈,实在尽不了这个本分了,与其这么痛苦那还不如引咎辞职尽个轻省点的本分,这样我就不用那么压抑了。我消极得超了负荷。晚上,我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哪,我心里很痛苦,感觉快支撑不下去了,我不知道该学哪方面功课,求你开启带领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不能随心所欲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能任由自己所思所想的意愿去做。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想怎样做就怎样做,这是自己对于工作与生活的要求。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或者是法律,或者是生活环境,或者是某种团体的规章、制度、规定、纪律,等等原因,使自己不能按着自己的意愿、想象去做,所以内心深处感觉压抑。这个压抑说白了就是人感觉憋屈,甚至还有些人感觉委屈。不能随心所欲,说白了就是不能任由人的性子去做,就是因为种种原因、种种客观环境与条件的制约,让人不能任性,不能自由放荡。好比说,有些人尽本分总是应付糊弄、偷奸耍滑,有时教会工作需要赶工,可他总想随心所欲,觉得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或者心情不好、情绪不高,就不愿意受苦付代价作教会的工作,他特别懒惰、贪享安逸。他心里没劲,身体就懒洋洋的,不想动,但是还怕带领对付,怕弟兄姊妹说自己懒惰,所以没办法,很勉强地随着大家一起做,但心里是十二分的不愿意、不甘心、不情愿,觉得委屈、憋屈、窝囊,活得累。想由着性子做,但是还不敢挣脱、不敢违背神家的要求、规定,这样一来二去就产生了一种情绪——压抑。这压抑的情绪在里面一生根,久而久之,人的外表就显得很颓废、很无力,像一部机器一样,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清楚了,反正每天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虽然外表在做着,没有停手,也没有停步,没有离开尽本分的环境,但是心里却感觉压抑,感觉活得累、活得憋屈。《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五)》看到神话的揭示我明白了,原来我尽本分总感到压抑痛苦主要是我不想受约束总想随心所欲导致的。一旦临到不合我意的环境,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处处受到制约时,我就产生了压抑的情绪。想到我刚尽文字本分时带领对我要求不高,学习业务也有李欣指导我,临到难处时李欣也能及时地交通帮助,再加上工作相对比较轻松没什么压力,我就觉得那样尽本分合自己的意。可自从尽上带领本分后,负责的工作多了,教会里各项工作都得操心、过问,每个问题都要实际地参与解决。后来教会又临到抓捕,需要处理善后工作,我就更忙了,为了给自己减轻一些压力我就想把浇灌工作往后放,但上层带领丝毫没有放松对浇灌工作的监督,这打破了我的计划,肉体需要多受苦,我就顺服不下来。可不作又怕别人说我不能受苦,更怕新人浇灌不好担责任,才勉强顺服下来,但我心里觉得压抑,做什么事心不在焉,尽本分也是应付糊弄、按部就班地走过程,结果给工作带来打岔搅扰。配搭的姊妹说我两句我更是讲理耍蛮,甚至想引咎辞职不干了。我简直是不可理喻!过后,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很严重,不敢再这么刚硬下去了。

接下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社会上那些不务正业的人都是什么人?二流子、二杆子、半吊子、地痞、流氓、混混,都是那些人。他们不想学技术、学本事,不想做正经职业,找一份糊口的饭碗,这就是社会上的二流子、混混这类人。他们混进教会里还想不劳而获,得到福分,属于投机分子。这些投机分子从来不甘心尽本分,有一点不遂心就感觉压抑,总想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什么活儿都不想做,还要吃得好、穿得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什么时候睡觉就睡觉,那日子该多好。他一点儿苦都不想受,就想过吃喝玩乐的日子,这样的人活着都感觉累,是被负面情绪捆绑的人。他们常常因为不能随心所欲而感到疲惫、困惑,他们不想务正业,不想做正事,不想守着一项工作从始至终地一直做,把它当成自己的本职工作、本分,当成自己的义务、责任,把它做好、做出成果,把它做到最好,他从来不这么想。他就想应付糊弄,借着尽本分混口饭吃,稍微有点压力、受点管制,对他稍微严格一点,让他担点责任,他心里就不舒服了,就感觉压抑,这种负面情绪就产生了,就感觉活得很累,就感觉痛苦。他们感觉活得很累,根本的一条原因就是因为这类人太没有理智,是理智不健全的人,整天想入非非,活在梦里、云雾里,总是异想天开,所以他们的压抑就很难解决。他们对真理不感兴趣,他们属于不信派,那只能让他们离开神家,回世界找自己的安乐窝吧。《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五)》这段神的话让我很受触动。神揭示人压抑的根源就是人总想放纵肉体,不想受一点儿约束、受一点儿苦,一旦肉体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了就感到压抑痛苦,他们从来不想着怎么务正业尽好自己的本分,总想在教会里享清闲。真正追求真理务正业的人他把本分当成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为了尽好本分肉体受点苦承担一些压力他觉得都不算什么,他知道只有把本分尽好活着才有价值、有意义,因着他有正面的追求他就不会感觉到压抑痛苦,神也喜欢、祝福这样的人。我明知道尽带领本分是神对我特别的恩待,但因负责的工作多需要多操心,上层带领还跟进、监督,这样贪享安逸的机会就少了,我就觉得尽这个本分太苦太压抑了,就想每天都轻轻松松的没有什么压力。想到社会上那些地痞、流氓、二流子、混混,他们整天不琢磨正事,到处骗吃骗喝混日子,干点活儿就偷懒,这样的人活得没有人格尊严,到哪儿人都瞧不起,是最低贱的人。而我尽本分总想追求肉体的安逸不思进取,不想受一点儿苦,实质上就是不务正业在神家混饭吃的人。做带领虽然是累点,但这个本分每天接触的人事物多,得着操练的机会也多。就像教会的清理工作,需要装备分辨人方面的真理;还有浇灌工作,新人根基还没扎稳,就需要装备异象真理浇灌扶持新人;还有,落实其他工作都涉及到相关的真理原则,这是尽单项本分所收获不到的。但我不宝爱神给我这些得真理的机会,总认为尽带领本分太忙太累不能随心所欲地活着,上层带领监督我的工作,我心里就抵触,落实工作就应付糊弄,拖慢了工作进度,我不反省自己,还活在压抑情绪中撂下本分,实在太没有良心理智了!看到神说,“他们对真理不感兴趣,他们属于不信派,那只能让他们离开神家,回世界找自己的安乐窝吧”,我感到扎心、难受,好像神在面对面地揭示我,神定性这类人就是不信派,神恨恶厌憎这类人。我尽本分的态度如果再不扭转,早晚也得被神显明淘汰。认识到这些,我有些害怕,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神哪,我不想再这样混下去了,我想做一个有正常人性、理智健全、能务正业的人,求你带领我能更深地认识自己。”

寻求中,我看到神的话说:“那人的这个压抑是怎么造成的?肯定不是因为肉体疲劳造成的,那是怎么造成的?如果人总寻找肉体的安逸、快乐,总追求肉体的快乐、安逸,不想受苦,那他肉体稍稍受一点苦,或者比别人多受点苦,或者比平时多劳累点儿,他就会感觉压抑,这是造成压抑的一种原因。如果人觉得肉体受点苦不算什么,不追求肉体安逸,他追求真理,追求尽好本分满足神,那肉体受的苦他常常是感觉不到的。即使有时候感觉忙碌点儿、累点儿、疲乏点儿,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好了接着忙,他的心在本分上、在工作上,肉体累点儿他觉得不算什么。但是,人的思想一旦出了问题,总想追求肉体安逸,那肉体稍受一点委屈,不能得到满足,一些负面情绪就产生了。……他常常为这些事感觉压抑,不想接受弟兄姊妹的帮助,也不想接受带领的监督,做错事还不许人对付修理,就是不想受任何的约束。他认为,‘我信神就是寻找快乐来了,为什么那么难为自己?为什么活得那么累?人活着就应该快乐,不应该讲究这些规定、那些制度,总守那些有什么用?现在,当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不应该有任何的说法。’这类人特别地任性、放荡,不受约束,在任何的工作环境中都不想受任何的约束,神家的规定、原则不想遵守,做人该守的原则也不愿意接受,起码凭良心理智该做的也不想遵守,就想随心所欲,怎么高兴怎么来,自己怎么得利、怎么舒坦怎么来。他认为,受这些约束那是违心地活着,那是虐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人不应该那么活着,人活着就应该自由、释放,就应该尽情地放纵自己的肉体、欲望,放纵自己的理想、愿望,放纵自己心里所想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用考虑后果,也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更不用考虑自己的责任与义务,也不用考虑信神该尽的本分,或者该遵守、该活出的真理实际,该走的人生道路。这一类人在社会上、在人群中总想随心所欲,可是不管到哪儿都不能如愿以偿,他认为神家讲人权,给人充分的自由,神家讲人性,讲忍耐、讲包容人,来到神家就能尽情地放纵肉体、欲望,但是因着神家有行政、有规定,他依然不能随心所欲,所以他的这种压抑的负面情绪来到神家后依然不能解决掉。他们活着不是为了尽任何的责任、完成任何的使命,不是为了做一个真正的人,信神也不是为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完成使命,达到蒙拯救。他们不管在什么人群中,不管在什么环境中,也不管从事什么职业,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寻找自我、满足自己,做事的宗旨就是围绕这一条,满足自己是他们一生的愿望,也是他们追求的目标。《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五)》之前我总认为我的压抑情绪是因做带领本分太忙、压力难处大导致的,通过神话的揭示我才看到导致我压抑的根源是我追求的思想观点出了问题。我尽本分总想随心所欲,临到一点儿压力难处肉体得不到满足就活在压抑情绪中,完全是受撒但灌输的“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等毒素的影响,我觉得人活着就应该善待自己。想到以前上学时,临近中考学校放了几天假让我们温习功课,同学们都觉得时间不够,想最后努力冲刺一把,但我觉得那样太紧绷了,考好考不好也不是那么重要,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累,我就和几个闺蜜到处玩去了,完全没有考前的紧张感;参加工作后我也会根据肉体的喜好来选择,若看到公司制度对员工要求比较严格我就觉得压抑受约束,甚至辞职走人:我觉得人生就要这样活着才洒脱。信神后我还是这样的追求观点,想尽点轻松没有压力的本分,一旦本分忙点、压力大点就会产生压抑的情绪,心里抵触,尽本分应付糊弄走过程,没有一点儿人性。我明知道现在中共在疯狂抓捕逼迫神选民,上层带领考虑到新人的身量幼小需要加紧浇灌扶持,使他们能尽快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带领对浇灌工作跟进、监督得紧一些,这完全是对新人的生命负责,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也是带领的本职工作。但就因着肉体要多受苦、多付代价,我就抵触发怨言,对浇灌工作不当回事,导致有的新人因得不到及时的浇灌生命受了亏损。喜爱真理有责任心的人对待从神来的托付,他首先考虑的是怎么体贴神的心意,往神的要求上够,不管临到多大的难处压力,他都能积极地面对,认真负责地落实每一项工作。对比自己,我担着带领的本分可对工作一点儿不负责任,落实工作只是走个过程,我这样对待本分不值得信赖,把自己的人格尊严都玩没了,如果我再不向神悔改,肯定会严重耽误教会工作被神定罪淘汰啊!如果没有这样的显明,我认识不到自己这么多年来错误的追求观点,还认为这样追求很洒脱,真是太愚蠢荒唐了!

后来,我从神的话中找到了实行的路途。全能神说:“真心信神的人都是务正业的人,都是甘心尽本分的人,都能担得起一项工作,根据自己的素质、按照神家的规定把它作好。当然,刚开始适应这样的生活也可能有点难度,你可能感觉肉体很累,心也很累,但是如果你真有配合的心志,真有意愿想做正常人、想做好人、想蒙拯救,那你就得付点代价,让神管教,想任性的时候就得背叛、放下,让自己的任性、让自己的私欲逐步地减少。在关键的事上、关键的时候、关键的工作中还得求神帮助,如果你有心志的话,就应该求神责打你、管教你,求神开启你让你明白真理,这样果效就会好一些。你真有心志,你在神面前向神祷告,祈求神,神会作,神会改变你的情形、改变你的思想。圣灵稍稍作点工,给你点感动,给你点开启,你的内心就不一样了,你的情形就会有转变。有转变的时候,你感觉这么活着好像不压抑了,压抑的情形、情绪有所改变、有所缓解,跟以前不一样了,觉得这样活着不累了,在神家尽本分有享受,这么活着、这么做人、这么尽本分,吃苦付代价、守规矩、按原则做事,觉得这样好,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生活,凭真理活着、尽好本分,心里踏实、平安,活着有意义。《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五)》从神的话中看到神喜欢真心信神务正业的人,不管在本分上临到什么样的难处、压力,他们能担起一个成年人的责任、义务,接受顺服下来,不逃避,按着神家的原则和要求做事,当做不到的时候他们会祷告依靠神,让神开辟出路。因着他们的追求和所付的代价,神也会与他们同在,加给他们更多的负担,这样的人活得才有价值。对比自己尽本分的表现,稍有点难处、压力我就活在压抑的情绪中,也不寻求神的心意是什么,还想逃避本分,根本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想到之前尽单项本分对我的要求不高,那是因为我的身量太小刚操练,现在我尽带领的本分身上的担子重了,对我的要求自然也就高了。就像一个家庭里的孩子,到了能干活、能担当家务的年龄父母对他的要求肯定会高,如果他怕吃苦不务正业,这样的人就没有人性,父母肯定也不喜欢。想想神恩待我尽这么重要的本分,把更多的担子加在我身上,神的心意是让我明白更多的真理,生命长进更快,能像成年人一样担起自己的责任,做一个有良心有理智的人。明白了神的心意后我心里释放了许多,我不能再辜负神的良苦用心了,虽然现在的工作项目多压力大,但我得摆正自己对待本分的态度,在真理原则上下功夫,不明白的多向配搭的姊妹或上层带领寻求,慢慢地补足自己的缺少往神的要求上够。

9月份,因着中共抓捕得越来越厉害,我们只能幕后作工作。虽然是幕后,但每天都会收到弟兄姊妹寻求、反映的各类问题,还有上层带领紧急落实的工作。因受环境的限制,我们落实各项工作、处理解决问题都会受到一些影响,每天都要为这些事操心劳神,精神特别紧绷,上层带领也会及时来信跟进各项工作的进度,我心里就又开始抵触起来。我心想:“这样监督工作也太具体、太频繁了吧!本以为作幕后工作能歇一歇,没想到工作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一点儿放纵肉体的机会都没有了,以后要是一直这样尽本分得多压抑!”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又不对了,赶紧来到神面前向神呼求,求神保守我的心。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作为一个成年人也必须担负起这些事情来,不要抱怨,也不要反抗,更不要逃避、拒绝。……无论你是在社会还是在神家,每一个人都一样,这是你应该担负的责任,这是一个成年人应该担得起的重担,应该担负起的东西,你不应该逃避。如果你总想逃避、摆脱这一切,那你的压抑情绪就会随之而来,而且会一直缠绕着你;如果你能正确地领会、接受这一切,把它当成你生活、人生该有的一部分,那这些问题对你来说不应该是你产生负面情绪的一个理由。《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五)》看了神的话,我知道做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人不是简单容易的事,如果我总想逃避这样的环境那压抑的情绪就会一直缠绕着我。带领监督工作也是为了让我把本分尽好,因我有败坏性情,尽本分常常应付糊弄,借着带领的监督才不敢再凭着败坏性情随心所欲,这样有助于我尽好本分。我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活在压抑情绪中了,我得摆正自己的态度,正确面对带领的监督。当这样想时我的情形渐渐扭转了,之后我就正常地配合各项工作,把自己能想到的、能做到的都尽力地配合,自己达不到的就及时地给带领写信寻求解决的路途。虽然现在工作上的难处压力还是有很多,但我不再感到压抑痛苦了,反而多了一份责任感。是神话语的带领使我摆脱了压抑的情绪,像成年人一样承担起了自己的责任,感谢神!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尽本分为什么不愿接受监督

中国江苏 米静 今年7月份,上层带领来信说我们教会福音工作进展缓慢,问我卡在哪儿、又是怎么解决的,让我把这些情况向他们反映一下,看看偏差在哪里好及时解决扭转。带领还提醒我:“咱们不能口号喊得响但不做实事。”我看后心里有些发虚,福音工作我确实没有具体跟进,果效不好存在什么问题我也不…

神的保守:被判“死刑”的儿子奇妙转危为安

四川 小涂 清晨,刚下过雨,薄薄的雾气笼罩着山脚下的村庄,村庄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宛如人间仙境。一个普通而又温馨的农家小院里,墨莲提着一把沾了些泥土的锄头走向大门口,嘴里还催促着屋内的儿媳:“晓晴,你快点,这雨露春耕时分种下玉米,苗儿长起来肯定好!” “哎,来了!” 婆媳二人踩…

我不再嫉贤妒能

缅甸 木兰 信神后不久,我就开始操练做教会带领,主要负责教会的福音工作。那时,我尽本分比较积极,弟兄姊妹情形不好或者传福音遇到什么难处时,我就及时地交通神话解决,弟兄姊妹的情形恢复正常了,传福音的果效也好多了。后来,叶馨姊妹被选为福音执事,和我一起配搭。姊妹尽本分很积极,安排给她…

争强好胜的他 变了(有声读物)

高 强 高强是一名基督徒,接受神末世作工有五年了,自从上大学后,他就和学校里的几名基督徒一起聚会,并负责浇灌他们。高强有素质、有领受能力,口才也好,时间长了,他便为自己既是学长又是浇灌组长而感到自豪。 刚进入大二的第一学期,教会又安排三个弟兄姊妹和高强一同尽浇灌组长的本分。高强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