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人之心不可无”这话对吗

2024年3月16日

中国安徽 程诺

小时候我妈就常对我说:“跟人相处得多长点心眼儿,不能傻乎乎的啥都说,这样容易被人坑、被人骗。”当时听这话我没有什么体会,只是点点头应一声。后来在社会上与人接触时,看到身边的人为了利益勾心斗角、互相坑害,说不定哪句话没说好就会被人陷害。我心想:“人心难测呀!以后跟谁相处都得留个心眼儿,只要我没有害人之心就行了,防人之心真得有,不然就容易吃亏上当。”所以不管是跟朋友还是邻居相处我都带着防备的心,有什么真话都不敢说,很怕自己哪句话没说好得罪了人给自己带来麻烦。我在外打工多年,几乎没有什么知心朋友。信神后跟弟兄姊妹接触,看到大家聚会交通谈经历认识都能单纯敞开说心里话,不藏着掖着,特别释放自由。慢慢地,我也学着跟他们敞开心交通,心里也没有什么顾虑,我感觉信神真好。可是当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时,我又不由自主地凭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处世法则活着。

那是2023年3月份,因着我们教会文字工作果效不好,带领多次来信询问果效不好的原因、接下来该怎么扭转,配搭的姊妹心静心里就很抵触,当着我和组长林萧的面说:“我们每天忙得没有一点儿空闲时间,带领又监督跟进得这么紧,尽这个本分压力太大了!”当时我认为心静是情形不好,谁没有消极流露败坏的时候呢?再说她这些情形我也有,只是我没说出来而已,所以心静说的那些话我也没往心里去。组长就给心静指点交通,“对于带领的监督我们为什么那么抵触呢?根源就是尽本分贪享肉体安逸,不想受苦付代价。”组长还交通了带领监督工作的意义。听了组长的交通,心静也认识到自己惰性大,若是没有带领的跟进监督,自己对待本分态度很轻慢,的确会耽误工作。可是过后心静在聚会、学习时对带领监督工作还会说些抵触的话。我心想:“她可能是这段时间工作没果效情形受影响才说这些话,过后借着聚会交通可能就扭转了。”所以我也没放在心上。

5月份的一天,带领来给我们聚会,说有人反映心静好释放消极,对带领监督工作很抵触,并找神的话交通解剖心静说话做事的性质、后果。突然临到这个事,我有些发蒙,我猜测是不是组长林萧反映的,因为心静说的话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我没说,那肯定是林萧反映的。想到这儿,我心里闪过一个意念:以后说话还真得小心点儿,这哪句话说得不好还真容易惹祸上身呢。但有这个意念我也没留意,就让它过去了。十多天后,带领看心静对待本分的态度没转变就把她撤换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一惊,“聚会谈个情形就说是释放消极,还把人撤换了,下次聚会我说话可得小心点儿,别哪句话说得不对把我也撤换了。”后来林萧告诉我是她反映心静的问题,我心里就翻腾开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外表上看着挺好的,背后却反映人的问题,以后在你面前我可得提防着点,不能傻乎乎的啥都说。”后来,林萧了解我这段时间工作果效差的原因以及在培养人方面的计划时,我知道这些工作我都没有作好,可我怕说出来她背后向带领参我一本,带领再把我撤换了,那就太丢脸了。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言多必失”,我就只把工作情况简单地说一下,其他的就不谈了。因着我对林萧的态度很冷漠,她很受我辖制,不敢抠问我的工作。我心里也很痛苦,就想跟她敞开唠唠情形。可是想到前段时间心静就是谈情形时什么都说,林萧一声不吭就反映给带领了,结果心静被撤换了,“要是我跟她说我的情形不好,再把跟她之间的隔阂说出来,她要反映给带领,再把我撤换了咋办?不行!不行!我不能让她知道我的真实情形,我说话还是得小心点儿,不能傻乎乎的啥都说。”那段时间我俩相处得很尴尬,就如陌生人一般。林萧也受我辖制,不敢跟进我的工作。

一天带领来了解工作情况,并询问我这段时间的情形。我心想:“心静被撤换了,文字工作一下子都压在我身上,感觉压力很大,跟林萧之间的隔阂也没解决,这些事都压得我喘不过来气。”我很想跟带领敞开谈谈,可是想想,“她是带领啊,我要是把这些事都说出来,她知道我的真实情形,会不会说我不是个追求真理的人,临到事不学功课?再把我撤换了咋整?还是算了吧。”因着我对人防备不敢说真心话,加上本分压力大,我就想逃避这个环境,不想尽这个本分。面对工作的难处还有与人之间的隔阂,我心里很痛苦煎熬,活在压抑的情绪里。

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我才对自己的情形有些认识。全能神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是父母灌输给你的一个最基本的处世原则,也是灌输给你的一个最基本的防备人或者看待人的准则。从父母的出发点来说是为了保护你,为了让你防身,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这些话、这些思想观点让你更加觉得这个人世间的险恶、人的不可信赖,让你的内心深处对人没有任何的好感。但是,究竟怎样分辨人、怎样看待一个人,哪些人可以相处,人与人之间应该有怎样正当的关系,应该怎样按原则与人相处,怎样达到与人公平相处、和睦相处,对这些事父母都一概不知。他们只知道用诡计、用手段,用种种游戏规则、处世手段来防备人,来利用人、控制人,达到保护自己不被别人坑害的目的,哪怕别人被自己坑害多苦都无所谓。父母在教导子女这些思想观点的同时,他们所灌输的东西只是教会了你一些处世手段,仅仅是手段而已。这个手段包括什么呢?各种诡计,各种游戏规则,怎么讨好人,怎么保护自己的利益,怎样获得自己的利益更大化。这些原则是不是真理?(不是。)是不是人该走的正道呢?(不是。)没有一样是正道。那父母所灌输给你的这些思想的实质是什么?它不合乎真理,不是正道,也不是正面事物,那它到底是什么?(都是败坏我们的撒但哲学。)从结果上来看它是败坏人的,那这些思想的实质是什么?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不是与人相处的正确原则?(不是,都是一些反面的东西,都是从撒但来的。)反面的,从撒但来的,那它的实质、性质是什么?是不是诡计?是不是手段?是不是攻心术?(是。)不是进入真理的实行原则,不是神教导给人的正面的做人的原则、方向,它是一种处世手段,是诡计。《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四)》揣摩着神揭示人的情形我才认识到,自己一直凭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些撒但法则活着,认为想要保护自己不受害、不受欺,对任何人都得小心提防。所以不管是跟谁接触,说话做事我都特别小心谨慎,一般不先向人交实底,多数时候都是保持沉默,这样既不会给自己带来亏损,也不得罪人。特别是这次林萧反映心静的问题,心静没有悔改被撤换了,我就活在防备中了,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情形谈出来,也怕自己哪天被撤换,我跟带领、组长说话就特别小心谨慎,不敢敞开心,多数时候只是简单说两句搪塞过去。我被撒但毒素捆绑得结结实实,连找人寻求交通都顾虑重重没有敞开亮相的勇气,活在痛苦煎熬中。这些撒但的法则看似能保护人的利益,但是它教导人跟谁相处都得防备,不能说真话,对任何人都要留一手,这样人与人相处都是你防备我、我猜测你,谁都不相信谁,都是互相算计、敌视,伪装虚假地做人,使人变得越来越诡诈、越来越没有人性。此时我才看清“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根本不是做人该有的原则,完全就是撒但苦害人、捉弄人的诡计,更是撒但败坏人的手段,凭它活着只能让人失去正常人性。

后来我又继续往下看神的话。全能神说:“家庭的熏陶中涉及到为人处世的游戏规则应该还有不少,像父母常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傻乎乎的,就是个实心眼儿。’……他们灌输给你的这些思想就是人处世的原则与根据,当你交往同学、同事的时候,交往工作搭档、上司的时候,交往社会各阶层、各类人的时候,父母所灌输的保护你的这些思想,无形中在你处理人际关系这些事的时候成了你最基本的一个护身符、一个原则。什么原则呢?就是我不害你,但是我得处处提防你,以免你骗我、坑我,以免我惹上麻烦、惹上官司,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或者锒铛入狱。你在这样一种思想观点的支配下,以这样的处世态度生活在这个人群中,你只能变得更压抑、更疲累,身心俱疲,然后对这个世界、对这个人类更加抵触、反感,也更加地厌憎。厌憎他人的同时也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活得不像人,活得很累、很压抑。为了不被人害,处处都得提防人,处处都得做违心的事、说违心的话;为了达到保护自己的利益、自己的人身安全,处处戴着假面具伪装自己,从来不敢说一句真实的话。在这种情况之下,在这样的生存现状之下,你的内心是不得释放、不得自由的,你常常需要一个对你没有任何害处的、永远不会损害你利益的人,向他倾诉你的心里话,发泄你内心中的不满,发泄完之后你也不用负任何责任,也不会招致讽刺、挖苦、嘲笑,不用承担任何的后果。在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种思想观点为处世原则的情况下,你的内心是恐惧的,是不安的,当然也是压抑、不得释放的,你需要人来安慰,需要倾诉对象。所以从这些方面来看,父母告诉你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条处世原则,虽然说能保护到你,但它却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你的肉体利益、人身安全,但同时又让你感觉压抑、痛苦,不得释放,甚至让你更加厌烦这个世界、厌烦这个人类,同时你内心深处也隐隐地厌烦自己为什么生在这样一个邪恶的时代,为什么生在这样一个邪恶的人群中。你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活着?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人活着为什么要戴假面具?为什么要处处伪装自己?为什么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要处处防备人?自己想说实话也不能说,因为说了会有后果,自己也想做一回真正的人,光明磊落地说话、做人,不做卑鄙小人,不在背后做龌龊的事、见不得人的事,不是尽在阴暗里活着,但是却做不到。《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四)》神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回想这二十几年来,我一直都是凭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言多必失”这些撒但毒素活着,变得圆滑诡诈,对任何人都防备,跟谁都留心眼儿,从来不向人说真心话,致使自己在外打工多年身边没有知心朋友,感到特别的孤独。信神后我依然凭着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林萧反映心静的问题其实是事实,是为了维护教会工作,是合神心意的,但是我却认为这是背后告状,害怕今后她也会在带领面前告我的状把我撤换了,因此对她防备。过后良心虽有不安可我也不敢敞开,生怕哪句话没说好或者把真实情形说出来后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活得痛苦煎熬。反省自己能活得这么苦这么累,就是从小受社会环境的熏陶和父母的说教导致的,这些撒但的毒素使我变得圆滑诡诈,与人不能正常相处。要是我早点解决自己的问题,也不会给教会工作带来损害,给姊妹带来辖制了。我心里很懊悔自己,想着接下来尽本分得跟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做个单纯敞开的人。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有的人就不相信神家能公平对待人,就不相信神家是神掌权、是真理掌权,他认为不管人尽什么本分,只要出现问题,神家立马就会处理,就会取缔人尽本分的资格,就会把人打发走,甚至清除出教会。事实真是这样吗?绝对不是。神家是根据真理原则对待每一个人,神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义,神不是只看人在一件事上的表现,神是看人的本性实质、看人的存心、看人的态度,尤其是看人犯错误的时候能不能反省、有没有懊悔,能不能根据神的话看透问题的实质,达到明白真理、恨恶自己,有真实悔改。……你们说,人犯了错误,如果能有真实认识,愿意悔改,神家能不给机会吗?在神六千年经营计划要结束的时候,需要人尽的本分太多了,就怕人没有良心理智,不务正业,得着尽本分的机会不知道珍惜,丝毫不追求真理,把最好的光阴给错过了,这就把你给显明了。你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临到修理对付一点儿顺服都没有,那神家还能用你尽本分吗?在神家是真理掌权,不是撒但掌权,一切都是神说了算,这是神在作工拯救人,是神在主宰一切,不用你分析对错,你只管听话顺服。临到修理对付,你得接受真理,能改正错误,神家就不会取缔你尽本分的资格了。如果你总怕被淘汰,总讲自己的理,总为自己诡辩,这就有问题了,让人看见你丝毫不接受真理、看见你不可理喻,这就麻烦了,教会非处理你不可。你尽本分丝毫不接受真理,总怕被显明淘汰,你这个怕里面就有人意掺杂,就有撒但败坏性情,就有猜忌、防备、误解,这些都是人不该有的态度。《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自己害怕被撤换是因着我对神的公义性情不认识,不明白神家撤换人的原则。其实,神家撤换淘汰哪个人都不是根据人一时的表现或者做错一件事就随便把人撤换淘汰的,而是最大限度地给人悔改的机会,若是人始终不扭转,给工作造成损害了,才会将其撤换。而有的人也流露了一些败坏,但是借着弟兄姊妹交通帮助,能向神悔改,扭转偏差,这样的人也不会撤换淘汰的。想想心静贪享肉体安逸对本分没有负担,带领监督检查工作她还抵触,甚至在聚会中散布消极,林萧多次指点帮助,可是心静一点儿悔改表现也没有,林萧这才反映心静的问题。心静被撤换这符合原则,也是神的公义。可是我对心静没分辨,对神的公义性情不认识,活在防备误解中,认为自己对待带领的监督也有抵触的情形,就担心我把自己的真实情形说出来再把我给撤换了,我就很怕林萧和带领了解我的情形。其实神的话多次说过,神拯救的就是败坏的人类,人流露败坏、工作有偏差这都是正常的,就看人能不能反省,向神悔改。就像神话说的:“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另外,林萧发现心静的问题多次交通帮助,心静还不扭转,那根据原则就得及时向上反映,这是每个神选民该尽的责任,是为了维护教会的工作。可我还埋怨林萧不吭声就把人的问题反映给带领了,对她防备误解,这个时候我才看到自己不光性情诡诈,领受还很偏谬。

心静被撤换时我还有一个错谬的观点,认为在聚会时谈自己的真实情形就可能被定性是释放消极,所以心里有什么事就不敢说了。我从一篇经历见证文章中看到一段神的话,才认识到自己的观点不合真理。全能神说:“释放消极之人的种种情形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些,当他们的地位、名誉、利益以及欲望、喜好等等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当神所作的不符合他们的观念想象、触及到他们利益的时候,他们就陷入了不服不满的情绪中。有了这些不服不满的情绪,他们心里就产生了一些理由借口、表白辩解等等这些埋怨的想法,这时候他们对神不是赞美、不是顺服,更不是寻求真理认识自己,而是用自己的观念想象、思想观点或者人的血气来与神对抗。怎么对抗呢?就是散布他们不服不满的情绪,借此向神表明他们的思想观点,企图让神按照他们的意愿、要求行事,来满足他们的心愿,这样他们的情绪才能得到平息。尤其是神发表许多真理来审判人、刑罚人,来洁净人的败坏性情,拯救人脱离撒但权势,这些真理不知打断了多少人得福的美梦,他们日夜盼望被提进天国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他们也想竭力地扭转这个局面,但都无能为力,只能带着消极怨恨落入灾难之中。他们不服神所安排的这一切,因为神作的不符合他们的观念,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也不符合他们的心思。尤其是教会作清理工作淘汰了许多人,这些人就认为神不拯救他们了、神厌弃他们了,这对他们不公平,他们就要联合起来反抗,就要否定神是真理,否定神的身份、神的实质,否定神的公义性情,当然也否定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他们用什么来否定呢?反抗、抵触,意思是‘神所作的不合我的观念,我就不顺服,就不认为你是真理,我就要跟你叫嚣,我就要在教会中、在人群中散布这些事!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不管造成什么后果,言论自由,你不能封我的嘴,我就要说,你能怎么样!’他非要释放他这些错误的思想观点,这是谈认识吗?这是交通真理吗?这绝对不是,这是在散布消极、释放邪说谬论。他不是在认识、揭露自己的败坏,不是在揭露自己做的不合真理的地方,也不是揭露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而是为自己的错误竭力地表白辩解,来证实自己是对的,同时还要做一个谬妄的定论,释放一些负面的偏谬的观点、一些歪理邪说。这对教会神选民形成的都是迷惑搅扰,甚至会让一部分人陷入消极、陷入浑浊状态,这些都是人释放消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与搅扰。《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十七)》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释放消极的人就是临到不如他意的事涉及到他的名誉地位或者是肉体利益时,他不是寻求真理揣摩神的心意,而是带着不服、不满、抵触的情绪散布他们的观念想象或错谬观点,这是释放消极。一个真正信神的人临到不合己意的事时虽然也有败坏流露,有观念、有误解,但是他有敬畏神的心,在不明白的事上能寻求真理,不乱说话,就是跟弟兄姊妹敞开谈情形目的也是想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达到有真实的悔改变化。而释放消极、散布观念的人外表上看也是在跟人敞开谈情形,但是他不是为了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借着谈情形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服不满。如果不了解实情或者不明白真理的人就很容易受迷惑,站在他的一边对神或对神家工作产生观念误解。心静看到带领跟进工作紧,肉体得受苦付代价,她就不愿意了,在聚会时多次散布观念发泄不满情绪,林萧多次交通帮助她,她始终不扭转,她的敞开谈情形不是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就是发泄对带领工人的不满。从这些表现上看,心静就属于是在释放消极。而我之前误认为在聚会中谈败坏情形就是释放消极,所以心里有事都不敢说,看到我的领受真的太偏谬了。认识到这儿,我向神作了悔改的祷告:“神啊,我信神这么多年,临到事不寻求真理,而是活在诡诈、猜疑、防备的情形中,神啊,愿你带领我找到正确的实行路途,从不对的观点中走出来。”

过后,我就寻求该怎么解决自身的问题。我看到神的话说:“家庭常常告诉你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其实,放下这个思想实行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按照神告诉给人的原则去做。‘神告诉给人的原则’,这句话很笼统,具体怎么实行呢?不需要你解剖自己有没有害人的心,也不需要你有防人的心,那应该怎么做呢?一方面能够正当地与人和睦相处,另一方面,对待各类人应该以神的话语为根据、以真理为准则来分辨他是哪类人,是哪类人就按哪类人的原则去对待,就这么简单。他是弟兄姊妹,就按弟兄姊妹对待他;他比较追求,有撇弃花费,就按真心尽本分的弟兄姊妹对待;他是不信派,他不甘心尽本分,就想过日子,那你就不应该把他当成弟兄姊妹,应该把他当成外邦人对待。看人得看他是哪类人,他的性情、人性怎么样,他对待神、对待真理的态度怎么样。如果他能接受真理,愿意实行真理,那就当真正的弟兄姊妹、当亲人对待;如果他人性不好,光嘴说愿意实行真理,能讲道理却从来不实行真理,那就当效力者对待,不能当亲人对待。这些原则告诉你什么?就是告诉你对待各类人应该有怎样的原则,这个原则就是咱们常常讲的对待人要有智慧。智慧这是个笼统的说法,具体就是对待各类人有对待各类人的方式、原则,一切以真理为根据,不根据情感,不根据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眼光,也不根据他对你的利弊,不根据他的年龄大小,就根据神的话。所以,在对待人这事上,既不需要你省察自己有没有害人的心,也不需要你有防人的心,你用神告诉给你的原则、方式对待人,所有的试探全免,你不会陷入任何的试探,也不会陷入任何的人与人之间的纠纷,就这么简单。《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四)》从神的话中我找到了实行路途,应该先根据真理原则分辨各类人。如果是真心信神、喜爱真理的人就当弟兄姊妹对待,能向他们单纯敞开。就像带领与林萧他们都是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是负责我们工作的,要是工作中有什么问题或是遇到什么难处了,或是与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就应该向他们单纯敞开寻求交通,这样一方面他们能掌握我的情形及时帮助解决,这对我的生命进入有益,同时对教会工作也有利。相反,自己有情形总不跟他们敞开一直活在不对的情形中,不但自己生命受亏损,还会耽误工作。明白了神的心意与要求,接下来与弟兄姊妹相处时我得做个诚实单纯敞开的人。

后来,苏睿姊妹负责我们的工作。当时我工作果效不好,情形有些消极。苏睿来给我们聚会时问我这段时间的情形与工作情况。我心想:“我的情形还没有完全扭转,工作上还存在一些偏差,我要是把自己的真实情形说出来,苏睿会不会向带领反映我的问题把我撤换了呀?”我就不想把自己的真实情形说出来。但是又想到不说出来这个问题也得不到解决,心里就很纠结。这时苏睿问和我配搭的姊妹这段时间的情形时,姊妹能单纯地把自己的情形都说出来,我就挺羡慕她的。我就寻思,自己怎么就不敢敞开呢?过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不管哪种思想,如果它是错误的,是违背真理的,那你唯一应该选择的正确路途就是放下它。放下的准确实行法就是:你看待这件事、做这件事、处理这件事的准则、根据,不再是家庭灌输给你的错误的思想,而是根据神的话。虽然这个过程需要你付出一些代价,让你觉得很违心,让你觉得颜面扫地,甚至让你的肉体利益受到了亏损,但无论临到什么事,你都应该坚持按着神的话、按着神告诉你的原则去实行,不应该放弃。这个转变的过程肯定有难度,不会一帆风顺。为什么不会一帆风顺?它是一种反面事物与正面事物的较量,是来自撒但的邪恶思想与真理的较量,也是你接受真理、接受正面事物的心志、意愿与你内心错误思想观点的一种较量。既然有较量,那人就会受苦,就应该付出代价,这是你必须做的。《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四)》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真理的勇气,要想放下这些错谬的思想观点就得背叛肉体舍弃自己的利益,按照真理原则实行。想着苏睿是负责我工作的,我应该把自己的真实情形与工作中的偏差跟她敞开,如果我还耍诡诈搞欺骗对她防备,那样我自己的问题不能尽快解决,工作中的偏差也不能及时得到扭转,于是我就把自己的情形与工作上的偏差都说了出来。姊妹找了神的话给我交通,我的情形也得到了一些扭转。经历过来我体会到:凭着撒但的错谬思想观点活着不但不能给自己带来益处,只能让我活得没有正常人性,只有根据神的话看人看事、做人做事心里才踏实、释放。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检举假带领学到的功课

美国 细丹2021年6月份,我们教会的两个带领都因不作实际工作被撤换了。在交通解剖他们的表现时,一个姊妹提到一个问题:“撤换这两个假带领之前,大家对他们身上的问题多少都有些知觉,再加上近段时间教会也一直在交通分辨假带领的真理,对假带领的表现大家也能明白一些,那为什么在撤换他们之前…

为什么总怕别人超过我

中国河南 杨佩琪 2017年毕业后,我就在教会尽本分。在接触的弟兄姊妹中,我的年龄是最小的,信神和尽本分的时间也是最短的,但却总是被提拔,我就总有一种优越感。12月份,我被提拔负责几个组的浇灌工作。带领就来找我交通,还鼓励我好好尽本分,我受宠若惊:“带领平时工作很忙,这次专门给我…

一次传福音的经历

韩国 复苏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我就开始操练传福音,我暗立心志:不管遇到什么难处,一定要把本分尽好,使神的羊听见神的声音都归回到神面前。 2018年2月份,我在网上遇到了菲律宾的梅尔弟兄,他是个神学生,一开始我们交流了很多,像什么是聪明的童女,什么是被提,等等,当谈到什么人能…

放下地位不容易

中国河南 李正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失去父母,和哥哥相依为命。因为家里穷,人都瞧不起,我就想:我一定得好好上学,到有一天能出人头地,做人上人,可我读到高二,就因为家里没钱被迫退学了。我出人头地的梦就这样破灭了,心里特别痛苦。1990年,我信了主耶稣,听传道的人讲,我们信主不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