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假带领打压时学到的功课

2022年1月27日

荷兰 张洁

我在教会是尽接待和浇灌新人的本分,接待的人里面张某是教会带领,我心里挺高兴的,心想带领一般都比较追求真理,以后我生命进入上遇到什么难处,找带领交通就方便了。可实际接触时,我看到张某很少交通真理,还经常和身边的姊妹谈论吃啊,喝啊,这些外面的事。记得有一次吃饭时,张某说以往弟兄姊妹接待她,都会把最好的饭菜留给她吃,还说弟兄姊妹怎么高看、重视她,心里怎么有她的地位。我觉得张某这么说是在显露自己,说这些话对人也没什么造就,想到神交通过,弟兄姊妹在一起应该多交通神的话,我就提醒她说:“咱们可以多交通神话,帮助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上的难处,这样才能给人带来益处。”谁知我刚说完,张某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直到吃完饭都没再说一句话,当时整个气氛很尴尬。过后我想,是不是我没顾及张某的面子,当着几个弟兄姊妹的面说她,让她下不来台?但想到张某是带领,临到事应该会寻求真理正面进入吧,我就没再多想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张某不再搭理我了。有时从我面前走过也不正眼看我,把我当空气一样,有时她和其他弟兄姊妹在那儿说笑,见到我了就立马黑着脸。看到张某这样对我,我有种被孤立的感觉,我很清楚是因着上次我给她提点问题,她还在生我的气。我心想:等过段时间她情形扭转了,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应该会改变对我的态度吧。后来,我又发现张某有几次在网上聚会,刚一交通完就开始打瞌睡,甚至有时一觉睡到聚会结束。我心想:“她对待聚会都是这样的态度,怎么能作好教会工作呢?这能有圣灵作工吗?能把我们带到正道上吗?”可我又琢磨着,这几天她挺忙的,可能也累,等过几天应该就会调整过来吧。可后来我发现她连听讲道交通都开始打瞌睡,有时瞌睡得不行,就直接睡觉去了。看到张某作为带领,连聚会、听讲道交通都不重视,她不喜爱真理,自身没有生命进入,又怎么会带领弟兄姊妹明白真理进入神话实际呢?这样下去,教会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都会受亏损啊!当时,我把这些问题都给她点出来了,并说了这种情形不扭转的后果,还举例说了之前一个带领不追求真理,失去圣灵作工聚会经常瞌睡,最后被撤换了。她听后一声不吭,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我心想:她意识到自己的情形很危险,应该会寻求真理解决吧。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没有扭转,反而对我更加排斥。

有一次,我到一个小组聚会,一个姊妹很消极,活在对神的误解中,有些自暴自弃,我就给她读了几段神的话,也结合自己的情形交通了一些经历认识。没想到聚完会,张某就带着训斥的口气说:“你跟她交通是什么存心,她不追求真理,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为什么给她交通?”被她一顿莫名的训斥,我有些发蒙,半天没反应过来。聚会就是吃喝神的话,交通个人对神话的领受认识,我也没交通其他的呀,为什么张某这样说我呢?之后再到小组聚会,我就有些受辖制,生怕哪里做得不合她的意,又遭到她的训斥。还有一次,我帮着弟兄姊妹扫描一些文件,被张某看到了,她一脸严肃地说:“你帮弟兄姊妹扫描文件是什么存心,是不是想让弟兄姊妹觉得你好啊?你这人太诡诈了,你好好反省反省……”再次临到突如其来的指责,我更加受辖制了,心里还有些消极,在张某眼里我做什么事都有存心,做什么事都不对,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扣上了“罪人”的帽子,心里特别受压。后来,我看到张某的问题就不敢再提了,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再多说,恐怕本分都保不住了。

一次,张某要给我们交通落实一项工作,那天我刚好答应要给几个新人聚会,我就想浇灌新人也很重要,等聚完会再找张某给我交通一下,这样两不耽误。可我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张某就训斥我:“谁给你单独交通啊!今天的会你必须得参加,过后没人再跟你交通。”听张某这样说,我就感觉她特别的强势,好像一切事情都由她说了算,不能有自己的选择,没有商量的余地。最后没办法,我只好找唐姊妹帮忙浇灌新人,结果张某歪曲事实,当着弟兄姊妹的面严厉地对付我:“你这人真诡诈,你是怎么跟唐姊妹说我的?你都说了些什么,让她来教训我?”听张某这样说,我心里特别委屈,也很气愤,心想:“我只是说要聚会调整不了时间,让唐姊妹帮我浇灌新人,其他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随便给我扣帽子呢?”我看出张某性情狂妄,辖制人、控制人,我就想站起来揭露她,但又受地位权势的辖制,担心说出来会被她撤换或被清理出教会,这样我信神蒙拯救的机会就没有了。

没过几天,在吃饭的时候,张某突然提到我以前凭己意做过的一件事情,问我:“当时你做事的时候有没有和人商量?有没有人把关?谁把的关?”那种感觉就像审犯人似的,好像我犯了很严重的罪。接着,她又问我:“在这件事上对自己有哪些认识?”我说:“我还没认识太深,可能认识得也不准确……”我话音刚落,张某就说:“有的弟兄姊妹犯错了自责亏欠,死的心都有了,你连点懊悔的心都没有吗?”听张某说话的口气,我感觉她已经恨我到一个地步,甚至想把我置于死地,我觉得特别地受压,心里很痛苦。几次我都想找弟兄姊妹交通解决自己的情形,但因着跟张某住在一起,我担心张某听到又说我带着存心说话,说我是诡诈人。她现在是带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而且之前尽本分还随从己意,留下了过犯,我要是把张某的事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他们会不会说我是在为自己讲理辩解呢?那段时间,我消极到了一个地步,不知道该怎么经历这样的环境。有一天聚会,刚好张某出门办事没参加,我犹豫再三,最后鼓足勇气说出了受张某辖制的情形,可还没等我说完,就被另一个带领程姊妹打住了。过后,程姊妹跟我说:“张某还在尽教会带领的本分,你当着弟兄姊妹的面这样说她,这让她以后还怎么作工作?你这是在散布对带领工人的不满,是在释放消极。”听程姊妹说我是在释放消极,还会影响张某作教会工作,我心里就很害怕,“本来张某对我态度就不好,程姊妹也说我打岔搅扰教会生活,她们会不会说我人不对,把我撤换了,再把我清理出教会?”越想我心里越受压。后来,聚会我也不想参加了,有时候参加也不敢交通自己的真实情形,就感觉特别地痛苦无助,也不知道该怎么寻求神的心意。在那个家里,我感觉喘不过气来,就想趁着外出买菜,在外面多呆一会儿,不想回家,不想看张某的脸色,也不想面对张某的训斥。因着消极情形一直得不到解决,我尽本分越来越没有果效,没几天被撤换了。失去本分后,我每天都过得很煎熬,感觉像是被神遗弃了似的,更觉得自己前途渺茫。那段时间,我晚上常常钻到被窝里偷偷地哭,白天一个人坐在靠墙的角落一声不吭,我觉得自己好像很快就会被开除出教会。痛苦中,我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心里很痛苦,临到这个环境我不知道该如何经历,愿你带领引导我。”

几天后,教会排查清理敌基督、恶人、不信派等几类人。我看到张某的表现跟恶人、敌基督能对上号,看到神的话说:“敌基督有凶恶的本性,这是哪类人具备的主要性情?(恶人。)对了,恶人主要的一方面性情就是凶恶。凶恶的人对待任何善意的劝勉、指责、教诲或帮助,他的态度不是感谢,不是谦卑地接受,而是恼羞成怒,极端地仇视、恨恶,甚至还能产生报复。有人对付一个敌基督,说:‘你这段时间尽显露自己,尽的本分一塌糊涂,你对得起神吗?你尽本分期间任意妄为,不按原则办事,你为什么不寻求真理?为什么不按原则办事?弟兄姊妹跟你交通你为什么不搭理?为什么还按自己的意思做?’就这几个‘为什么’,就这几句最平常的话,也是揭露他败坏流露实质的话就惹恼他了。他心想,‘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对付我,你算老几啊?’他嘴上虽然没有公开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报复、仇视的怒火,‘你凭什么对付我?你根据什么说我任意妄为?我就任意妄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呢!就凭你也想教训我?’这就产生仇恨了。产生仇恨之后,就敌基督凶恶的性情来看,他能不能到此为止?绝对不能。紧接着,他在心里就会盘算:‘对付我的这个人在教会中有没有势力?我要是报复他,能不能有人为他说话?我要是整治他,教会能不能处理我?有办法了,我不报复他本人,我要做一件人不知鬼不觉的事,在他家人身上下手,让他痛苦难堪,我才能出这口恶气。我信神不是来受气的,不是来让人随便欺负的,我是来得福的,是为了进天国。人活脸面树活皮,不蒸馒头争口气,你欺负我,不拿我当人物对待,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看谁厉害,看谁能斗过谁!’几句简单的真话、实话就激怒了敌基督,就能让他产生这么大的仇恨、产生这么大的怨恨,就能让他如此大动干戈地下功夫去报复一个人。当然,他不是只选择一种人来报复,而是谁对他有威胁,谁能看透他,谁明白真理能揭露他的实质、能对付修理他,谁正直能说实情、能揭他的老底,他就恨谁。甚至有的敌基督说,‘谁对付我,我就要跟谁过不去,谁对付修理我,谁揭我的老底,让我在得福的事上没份,让我被神家开除,那我就跟谁没完。我在世上就是这样,没人敢惹我,到现在敢惹我的人还没出生呢!’他们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就放出这样的狠话。他们放出狠话并不是在吓唬人,也并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说说而已,而是真要做事。”(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八〕)从神的话中看到,敌基督这类人实质属于恶人,他们性情凶恶,谁揭露他们的问题,对付修理他们,他们就仇视谁、打击报复谁。对照神的话,我更加看清了张某的真实面目,对这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看清楚一些了。张某在弟兄姊妹中间高举、显露自己,我给她提点出来,她不但不接受反省认识自己,反而对我产生成见,有意孤立我;她聚会走过程,老打瞌睡,我提点帮助她,她更是把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处处事事针对我,言辞犀利地攻击、定罪我,甚至拿我以前尽本分留下的过犯来打击、报复我。看到张某性情凶恶,她把别人对她的帮助、指点当作是对她的威胁,谁能够看透她,对她有分辨,能揭露她,她就恨谁,就排斥、打击谁。在教会中她成了天皇老子,碰不得、伤不得,一旦谁触及到她的利益就能攻击、报复,恨不得给她提意见的人全部消失。看到张某实属恶人。当时我就想检举揭露她,可一想到张某的配搭程姊妹对她没什么分辨,说话还挺维护她,到时程姊妹会不会说我是在攻击带领工人,搅扰教会工作?要是被张某知道了,我会不会被开除啊?想到这些我就感到害怕,喉咙像是被掐住了一样,心里想说的话说不出来。我哭着向神祷告:“神啊,我担心揭露张某的问题会被开除出教会,就不敢站起来揭发检举她。神啊,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勇气,能够背叛肉体实行真理。”祷告后,我感觉心里释放了一些。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现在不能只满足于当如何被征服,还得考虑你以后的路当怎么走,你得有心志、有勇气被成全,不要总是认为自己不行,真理还能偏待人吗?真理还能有意与人作对吗?你追求真理,真理还能把你压倒吗?你为正义而站立,正义还会把你打倒吗?你真有心志追求生命,生命还能回避你吗?你没有真理,并不是真理不搭理你,而是你远离真理;你不能为正义而站立,并不是正义出了差,而是你认为正义歪曲了事实;你追求多年没得着生命,并不是生命对你不讲良心,而是你对生命不讲良心,是你驱逐生命;你活在光中没能得着光,并不是光没能将你照亮,而是你根本没留意光的存在,光便悄悄地离开了。你不追求只能说你是个不值钱的贱货,是你没有生活的勇气,你没有反抗黑暗势力的精神,你太懦弱!《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要从积极方面进入,主动不能被动,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动,不能被任何人的话左右,要有一个稳定的性情,无论谁说什么,你知道是真理就该立即实行。不看任何人,总有我话在里面运行,能站住我的见证,贴着我的负担去行。随帮唱柳没主意糊涂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来拒绝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对,也不作声,你还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对,把话题扭转过来,又被撒但把路拦住,有其言无其效,不能坚持始终,你心里还有‘怕’字,还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二篇》读着神的话,我有了信心、力量,尤其是神说的“你追求真理,真理还能把你压倒吗?你为正义而站立,正义还会把你打倒吗?”是啊,哪有一个真正追求真理的人被神撇弃了?哪有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的人遭到神的惩罚了?没有。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神喜悦的是追求真理、向往正义的人,是敢于向黑暗势力说“不”的人,神不喜欢懦夫,不喜欢随从恶人的小苍蝇、不信派,更厌憎那些不实行真理、不维护神家利益的诡诈人。从神的话中,我也找到了实行路途,神希望我能不受人事物的辖制,能坚持实行真理,不向撒但势力屈服,不论别人说什么,只要符合真理就应该坚持实行。我对张某有了分辨,确定她的实质属于恶人,本应该站起来揭发检举,可我怕被打压、被开除,顾虑自己的前途命运不敢揭发检举她,就委曲求全、苟且偷生,活得没有一点儿人格尊严,我真的是太无能、太懦弱了!我不能再惧怕恶人,不能受黑暗权势的辖制了。我要是不站起来揭露检举张某,那就是在包庇恶人作恶,这是在抵挡神啊!另外,我如果不把张某的恶行检举揭发出来,她还会继续作恶整治好人,那得有多少弟兄姊妹跟着遭殃受害啊。想到这儿,我有了检举张某的勇气。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写了检举信,转交给了上层带领,这样实行后,我心里挺踏实、平安的。过后我就琢磨:为什么我不敢起来揭发检举张某,这是什么导致的呢?反省中我认识到,我有一个错误观点,我觉得县官不如现管,张某是教会带领,有一定的权力,我一旦得罪了她,就会被撤换或者被开除出教会,失去蒙拯救的机会。其实,就算我受敌基督、恶人的打压、整治,一时被开除出教会,但不代表我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神是公义的,事实迟早会浮出水面,恶人、敌基督终究会被显明淘汰。相反,如果我明明看见假带领、敌基督作恶搅扰神家工作,却为了保全自己睁只眼闭只眼,不检举揭发,苟且偷生,哪怕是留在教会没被开除,但在神眼里也是不实行真理的人,让神厌憎、恨恶,若一直不悔改就会失去蒙拯救的机会,被神淘汰。我这么长时间活在消极、防备的情形中,就是因为我信神却不认识神,心里没有神的地位,不相信神家是公义掌权、真理掌权,更不相信我的命运在神的手中,特别地可怜、瞎眼。认识到这儿,我的消极情形得到了一些扭转。

后来,因弟兄姊妹对张某没有分辨,最终张某还是继续留任尽带领本分。上层带领把检举信的事告诉给了张某,让她反省认识自己。张某找到我,哭着说,她打压我,使我没法正常尽本分,她作了恶,为此给我道歉。她还说,从小到大,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亲戚朋友圈里,所有人都是围着她转,没有一个人敢说她的不是,说我是第一个指点她问题的人,所以才那样对待我。听到张某的这一番话,我感到很惊讶,临到这么大的事,她不但不反省自己,不感觉内疚,还在为自己狡辩,只说些外表的理由,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没有丝毫认识。看到张某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不管临到多大的对付修理,不管别人交通得多么合乎真理,只要涉及到她的利益,她都不接受,还打压、排斥。想到敌基督、恶人临到修理对付与普通败坏的人的最大区别就是:普通败坏的人临到修理对付,可能一时接受不过来,但过后能从神领受,借着不断地寻求、反省,从修理对付中学到功课,认识到自己的败坏,达到有真实的悔改变化。而敌基督、恶人不管临到多少修理对付,都不会反省认识自己,他们对待修理对付完全就是抵触、仇恨的态度。想到从我第一次给张某提缺欠到最后检举张某,这期间丝毫看不到张某反省、悔改的表现,这足以看到,张某仇恨真理,实质就是敌基督一类的恶人。

后来,张某以清理教会为由要整理我的材料把我清理出教会,还有几个不听她指派、不为她做事的弟兄姊妹,也被她列在清理的名单中。带领找张某核实被清理人员的表现,她一句也说不上来,这才发现张某说的话不符合事实,我们几个才没被清除。随后,带领收集了张某的评价,并召集弟兄姊妹聚会交通对张某的分辨。通过聚会,弟兄姊妹对张某的恶人实质与所作所为有了分辨,最后集体投票罢免了她。张某被撤换后,不但不反省认识自己,还挑拨离间,排斥、攻击她看不起的弟兄姊妹,导致有的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不能正常尽本分。教会根据张某的一贯表现,将她清理出了教会。

之后,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明白了神为什么许可教会有假带领、敌基督、恶人存在,这里有神的心意。神的话说:“有的教会出现敌基督、恶人搅扰,把有些人迷惑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这是神的爱呢,还是神在捉弄人、显明人呢?(爱人。)这话说得真不真实?有没有底气?看不透了吧?神利用万事万物来效力,来成全、拯救他要拯救的人,真正寻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最终得着的就是真理,而有些不寻求真理的人就埋怨,‘神这样的作工方式也不合适啊,让我遭多大罪啊!我差点就跟敌基督跑了。如果真是神作的,怎么还能让人跟敌基督跑呢?’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没跑证明神对你是拯救,跑了还不回头的人就是神不要的。那这些敌基督、恶人在教会里搅扰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些人被显明出来,你长分辨了,他们也被清理出去了,你的身量也长了,以后再碰到这类人,还没等他显形你就弃绝他了。这件事让你学到了功课,得到了益处,这是不是好事啊?神作工的各种方式不同寻常,超乎常人的想象,为什么用这两个词定义神的作工呢?就是败坏人类不懂这些事,对真理、对神的作工方式、对神与撒但争战时的智慧这些都不懂,整个人类在这方面是空白的。《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一)》经历了假带领的打压,我虽然受了些苦,但我学会了分辨假带领、分辨恶人,看到恶人本性凶恶、仇恨真理,恶人在教会掌权只能搅扰、坑害教会工作,给神选民带来灾难、痛苦。同时,我也看到神家就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任何的恶人、敌基督都会被神显明淘汰。我也真实地体会到,明白分辨方面的真理实在太关键了,只有明白真理,对各种人有分辨,才能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

上一篇: 神的审判拯救了我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说谎之后

《说谎之后》是基督徒经历神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主人公通过读神的话知道神喜欢诚实人、恨恶诡诈人,只有做诚实人才能蒙拯救进天国,就开始追求做诚实人。可现实生活中临到涉及自己名誉地位的事,她还是身不由己地说谎欺骗,有时说完谎还得想办法圆谎,她感到良心不平安,活得很苦、很累。

争名夺利以后的反省

科特迪瓦 马西亚尔(Martial) 今年5月份,我尽上了浇灌组长的本分。我很高兴,因为通过浇灌弟兄姊妹我能得到很多开启,经历会更丰富,而且如果能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中的问题,那弟兄姊妹肯定会说我好,是个明白真理的人,我将会成为神家中的柱子。于是,我便积极投入到本分中,常常给弟兄…

明白真理才能真正认识自己

神的话说:“你的双唇比鸽子还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阴险,甚至你的双唇犹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样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丽,你的心太诡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