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审判拯救了我

2022年2月28日

非洲 弗拉维扬(Flavien)

2019年9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聚会时,弟兄姊妹称赞我交通得好,领受快,素质好。后来,我被选为聚会小组的组长,没多久,我又被选为福音执事。我尽本分比之前更加积极了,传福音,主持聚会,每天都很忙碌。弟兄姊妹喜欢听我交通,教会带领也说我做得不错,我心里很高兴,觉得我的素质确实很好。为了得到更多人的高看,我就更多地读神的话,我看了很多神家的电影和神话语朗诵视频,但我只满足于明白字句道理来炫耀自己,而不注重明白神的心意、实行真理。聚会时,我尽量交通得面面俱到,让大家觉得我明白得多,即使不太明白的我也要交通,假装自己什么都知道。为了在带领心中有个好形象,我伪装得很刚强。比如,一开始我对神的作工有观念,我觉得如果说出来,带领会认为我不明白真理,于是我就故意隐藏自己的观念,不让带领知道。我就像是戴上了一张面具,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的都是假象。

几个月后,我被选为教会带领,主要负责福音工作。要担起这项工作需要有素质,也要有分辨能力和工作能力,我认为,教会中除了我没有人具备这样的条件,我能尽这个本分就是神命定好的。不断被提拔,让我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是教会里最追求的人,是神所喜爱、所看中的人,也是教会里的特殊人物,是不可或缺的。我甚至觉得自己负责福音工作,就好像是把守神家大门的守卫一样,可以决定哪些人能进入神家、哪些人不能。慢慢地,我越来越狂妄,觉得自己比其他人都高,我是发号施令的,弟兄姊妹是“执行者”,都该听我的。在教会工作上,我总是自己作决定,自己说了算,我觉得自己有工作能力、能掌握原则,所以不需要接受其他人的观点或建议。我还总是看不上弟兄姊妹。有个组长素质一般,我就看不起她,我不看她尽本分有没有果效,就想随意撤换她。我把弟兄姊妹都当成自己的手下,随意对付。有个姊妹尽本分有她自己的实行法,但我觉得她做得不对,我也不交通原则,就严厉地对付她,导致她消极得都不想跟我配搭了。后来一次聚会中,带领问大家有没有难处,她就直接说:“我觉得弗拉维扬弟兄有问题,他不交通真理,总对付人,他每次对付我都很严厉。”接着,好几个弟兄姊妹也都反映我随意对付人,并根据神的话揭露我狂妄的表现。

其实,关于我狂妄辖制人的问题,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有些弟兄姊妹看我抠问工作时太严厉,就给我发消息说:“弟兄,你这样说话不好,会让弟兄姊妹消极的。”弟兄姊妹还指出我说话站高位,不能把自己放在跟弟兄姊妹平等的地位上,有的人都不想跟我说话了,有的被我打击得都不想尽本分了。在弟兄姊妹多次指责对付之后,我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我原本觉得自己是神所喜爱的,是被神看中的,但看到大家都揭露我、弃绝我,我就很气馁、很消极,也失去了追求的动力,尽本分只是走形式,不跟进弟兄姊妹的工作,也不注重解决他们的难处、问题,根本不关心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后来,一个姊妹给我发了一段神的话,很针对我的情形。神说:“人类经过撒但败坏以后,人的本性就开始变质了,逐渐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不再是站在人的地位上做人,而是充满野心,超越了人的地位,还想超越得更高。更高是指什么?就是要超越神、超越天、超越一切。人能这样,根源是什么?归根结底就是人的本性太狂妄。‘狂妄’这是个贬义词,谁也不愿意把这个词安在自己头上,但事实上每个人都狂,败坏人类都有这个实质。有人说,‘我可一点儿也不狂,我从来没想当天使长,也没想超越神、超越一切,我从来都是特别老实、守本分的人’,这不见得,这话是错误的。人有了狂妄的本性、狂妄的实质,就能常常悖逆神、抵挡神,就能不听神的话,就能对神有观念,做出背叛神的事来,还能做出高举自己、见证自己的事来。你说你不狂,那假如把一处教会交给你,让你自己带领,我也不对付你,神家也没人修理你,你带一段时间就把人带到你的脚下了,就让人都顺服你了。为什么你能这样呢?这是本性决定的,这纯属自然流露。你不用特意学别人,也不用别人特意教你,也不用别人命令、辖制你去这样做,自然就形成一种局面,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让人顺服你,都是崇拜你,都是高举你、见证你,一切都听你的,让你做带领自然就带出这种局面,想改变都不行。这种局面是怎么形成的?就是人的狂妄本性决定的。狂妄的表现就是悖逆神、抵挡神,人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就能搞独立王国,就能搞自己的一套,就能把人都拉到自己手里,拉到自己怀里。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这种狂妄本性的实质就是撒但,就是天使长了。人狂妄自大到一定地步就成了天使长,该把神放在一边了,你有这个狂妄本性,心里就没有神的地位了。《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挡神的根源》读了神的话,我回想自己一路走来的表现。信神后,大家都欣赏我、鼓励我,说我素质好、会交通,加上几次被提拔,我就觉得我很特殊,比其他弟兄姊妹都强,有资格掌管别人。我狂妄自大的本性和追求地位的野心驱使我认为自己是神喜悦的,是被神看中的,我觉得自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就开始站地位教训人、辖制人,甚至想要掌控弟兄姊妹,让他们都听我的,这就是天使长的表现啊!我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直到被弟兄姊妹对付、弃绝后,我才察觉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完美,我认为自己多么高大、神多么看重我,这都是我自己的想象。

几天后,我又看到神揭示解剖敌基督的话语。神说:“敌基督为了地位,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达到自己控制教会、想当神的目的,他不惜任何代价,常常熬夜、闻鸡起舞,下了二五更的功夫,起早贪黑地操练讲道,就是为了装备道理能讲高道。他们天天琢磨选哪些神话有用,就背诵哪些神话,再琢磨如何解释神话能显出自己的高明、高见,就跟学生考大学一样下功夫。谁讲道讲得好,讲出什么亮光,讲出什么理论,他都要搜集、整理,变成他自己的讲道。敌基督什么功夫都能下,那他下这些功夫背后的存心、动机是什么?他有一个动力,就是能传讲这些话,能把这些话说得朗朗上口、运用自如,让人都看见他更属灵、更宝爱神的话、更爱神,这样他在人中间就能获得一部分人的崇拜。敌基督认为这么做是值得的,无论下什么功夫、付什么代价、受什么苦都值得。(揭示敌基督·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七〕)敌基督这类人做事的实质就是在不断地用各种手段、各种方式来达到他们占有地位的目的,达到他们笼络人让人跟随、让人崇拜的目的。也可能他们内心深处并不是有意与神争夺人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即便他们不与神争夺人类,他们也想在人中间拥有地位、拥有权势;即便有一天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在与神争夺地位而有所收敛,但他们会采用其他各种方式在教会中获得地位,只要能博得一些人的赞赏、服气就达到名正言顺了。总之,敌基督所做的一切,即便外表看是在忠心地尽本分,是在真实地做神的跟随者,但他们想控制人、想在人中间获取地位获取权力的野心是不会改变的。神无论说了什么话、作了什么事,无论对人有怎样的要求,他们都不会按神的话、按神的要求来做他们该做的,来尽他们的本分,他们也不会因为明白了神的话、明白了真理之后而放弃对权力、地位的追求,他们的野心始终占有着他们的全人,控制、主导着他们的行为、思想,也主导着他们所走的道路,这就是敌基督。(揭示敌基督·第五条 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神说敌基督为了得到别人的称赞、崇拜,用外表的受苦来给人假象迷惑人。我不就是这样吗?我一直追求名利地位,所做的都是为了让人高看。我花很多时间读神的话,甚至到半夜都不睡,目的就是为了多明白点道理,好显露自己,好得到别人的高看、欣赏。神话揭露的这些表现我都有,我觉得自己已经被神定罪,要被淘汰了,我心里充满焦虑。但我不敢跟弟兄姊妹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形,因为我怕被定为敌基督开除。我努力在大家面前掩饰我的焦虑,但我心里极度痛苦,感觉自己像被判了死刑一样。正好那段时间,一个敌基督被显明并被开除了。她表面奉献自己为神花费,还找神的话给弟兄姊妹交通,但是她自己不实行神话,当临到不合观念的事时,她就散布消极,甚至否认神的末世作工,搅扰考察真道的人。我发现自己有的表现跟她是一样的。比如,我也常常找神的话给弟兄姊妹交通,但我自己却不实行神的话;当遇到难处时,我都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去解决,却不注重寻求神的心意,实行真理。加上我也有神话揭示的敌基督的表现,我就很害怕自己也成为敌基督被开除,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本性不好,很容易迷惑、控制弟兄姊妹,有一天也会像那个敌基督一样打岔搅扰神家工作。一想到这些,我的恐惧就更加重了。我觉得自己得福的希望没了,就开始抱怨:“我不顾家人反对,坚持信神尽本分,我放弃了我的前途,离开家乡来到外地传福音,我付了这么多代价,结果还得下地狱受惩罚,要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我就不这么花费付出了,至少能在死之前先享受一点肉体的快乐。”那时候,我只考虑自己的归宿,却不注重寻求神的心意,我活在对神的防备、误解中,觉得如果我继续尽这么重要的本分,一定会被显明开除的,所以我辞去了带领本分。我怕弟兄姊妹知道我的真面目后会批评、对付我,和弟兄姊妹也不交心了,也不再跟人配搭,和弟兄姊妹的关系完全破裂了。后来,我以回家传福音为借口回到了我不信的家人中间,面对家人的逼迫、论断,我更消极了。虽然我仍然参加聚会,但只是走走形式,心里特别软弱,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最终,我决定离开神的家。

离开教会后,我心里很空虚,一天到晚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什么都不想做。虽然家人不逼迫我了,我肉体上也很安逸,但我心里充满了担忧,也很受控告,我一直担心自己因为背叛神而遭到惩罚。我害怕下地狱,害怕死亡,我试图克服这种焦虑,但无济于事。我看了很多社会科学方面的书,想寻找可以安慰我心灵的东西,但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摆脱心灵的煎熬,我好像只能被动地等待死亡。一天,我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走出困境。之后,我就开始听神话语诗歌,读神的话,神的话唤醒了我的良知,让我很受启发。神说:“有的人有一些敌基督的表现,有一些敌基督性情的流露,但他有流露的同时能接受真理、承认真理,也喜爱真理,这是可拯救的对象。(揭示敌基督·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许多人常常因为神的一句话就消极软弱了,认为神放弃自己了,就不想继续跟随神往前走了。其实,你都不明白什么是放弃,你对自己的放弃才是真正的放弃。有时候神对你定义的一句话只不过是一句气话,根本就不是定规,也不是定罪,与最终的归宿、最终的赏赐无关,更不是最终的惩罚,那仅仅是一句审判、对付的话,是一句恨铁不成钢的话,是一句点醒你、提示你的话,也是神的心里话。但是,有的人因为这一句审判的话就跌倒了,就弃绝神了。……有时候人认为神离弃自己了,其实神并没有离弃你,神只不过是把你撂在一边,神看你可恶不想搭理你了,但并不是真正的放弃你。有的人虽然在神家尽本分也出了力,但是因为他的实质和他的各种表现等原因,在神那儿神对这个人其实是放弃的,不是真实的拣选,他只不过是一个暂时效力的。而对有些人神是极力地管教、责打、审判,用各种不合人观念的方式对待。有些人不理解,就觉得神对他不好,伤他的心了,他在神面前活得没有尊严,也不愿再惹神伤心了,就主动离开神了。他还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有理智,就这样主动离开神了,其实神对他并没有放弃。这种人丝毫不理解神的心意,有点神经过敏,竟然能放弃神的拯救,这是真有良知吗?神对人有时远离,有时把人搁置一段时间让人反省,但神并没有真正放弃人,这都是在给人悔改机会,并不是真正的放弃,神对作恶多端的恶人、敌基督才是真正的放弃。有些人说:‘我感觉自己好像没有圣灵作工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圣灵开启了,是不是神放弃我了?’这是错觉。你说神放弃你了,神不拯救你了,那神定规你的结局了吗?你偶尔感觉不到圣灵作工,那神有没有剥夺你读神话的权利呀?你正常人性的思维还都具备,蒙拯救的路也没有堵死,那你还难过什么?人自己情形不好,不寻求真理解决,还总往神身上赖,说‘神你不要我了,那我也不要你了’,这就是在无理取闹。《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一)》神的话说中了我的内心,让我明白神没有抛弃我、定罪我,也没有定我的结局。其实,神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被撒但败坏到什么程度,在合适的时候,摆布安排弟兄姊妹揭露我,用神话真理揭示我的败坏性情和我所走的错误道路,只有这样,我才能对自己有认识,这是我转变的大好机会啊。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都不是要定罪、淘汰我,而是为了拯救我,神希望我能真正认识自己,有真实的悔改;但我却总用个人的偏见和观念来曲解神的心意,认为我身上有敌基督的表现,神肯定不要我了,我的命运注定与那些被灭亡的人一样。我认为我这样有敌基督性情的人留在神的家中,早晚会打岔搅扰神的作工,其实我所有的表现在神的眼中都是正常的,我有敌基督性情的表现、流露,但我还没有达到被确定为敌基督的地步。神淘汰、惩罚的是那些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他们是不会悔改的,因为他们的本性实质是邪恶的,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他们无论做什么坏事都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只会不择手段地维护自己的威望和地位,直到死亡。而我还能意识到自己败坏太深,知道自己错了,这就有悔改的机会啊,我只是有敌基督的性情,并不是不接受真理的敌基督。神没有根据我的败坏流露来定罪我,而是尽可能地拯救我,等待着我的悔改。而我却活在对神的观念和误解中,把神的审判刑罚视为不幸。我认为神要淘汰我,就辞掉本分,离开教会,担心留在神家会继续打岔神家工作,遭受更重的惩罚。我不明白神的心意,不认识神的爱和神的性情,还认为既然神不要我了,那我的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如果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享受一些肉体的快乐,那我就什么都没了。现在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感到很羞愧。我曾多次起誓要一生跟随神,可一临到审判、揭露,我就消极堕落,否认神的拯救,对神失去信心,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个人利益,回到世界中享受肉体,我哪有一点良心啊!我感到深深的懊悔。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好像又有了生的希望,感觉自己好像从死里复活一样。于是,我放下了所有的个人计划,包括学习和工作,开始认真揣摩神的话语,唱诗歌,听神话语朗诵,从神话中寻求神的心意,就好像从头再来走信神的路。慢慢地,我又得到了神的怜悯,感觉到了有神同在的喜乐,也找到了内心的平静和喜悦。我心里产生了重新回到教会的愿望,但我不知道教会是否会接纳我。于是,我就向神祈求祷告,求神怜悯我、拯救我。

几个星期后,我读到一段神的话,对神的心意更明白一些了。神说:“以前有个人因做了一些坏事被教会开除了,弟兄姊妹也弃绝他,没想到他流浪几年后又回来了,他的心并没有完全离开神,这是好事,这就有机会、有希望还能蒙神拯救。要是逃跑了,不信了,跟外邦人一样,那就彻底完了,能回头就有希望,这是难得的。不管神怎么作,不管神怎么对待人,恨人、厌憎人,到有一天人能回头,在我这儿就感觉特别得安慰,就是人的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神的地位,还没完全丧失人的理智、没完全丧失人性,还有点信神的意思,有点认祖归宗的意思。只要心里真有神的人,不管什么时候离开神家了,如果这个人还能回来,心里还有这个家,我都有点留恋,也得点安慰,但是若始终没回来我就觉得可惜,若能回来真心悔改,我心里就特别得享受、有安慰。你当时走时肯定很消极,情形不好,现在你能回来证明你对神还有信心,但你以后能不能走下去,还是个未知数,因为人变得太快了。在恩典时代,耶稣对人有怜悯、有恩典,说一百只羊丢了一只,他舍下九十九只去找那一只,这句话不是一种机械的作法,不是一种规条,乃是说明神拯救人类的迫切心意,说明神对人类爱得有多深,这不是一种作法,乃是他的一种性情、一种心理。所以说,有些人离开半年或者一年,或者是有多少软弱、有多少误解,之后能醒悟过来,能有认识回转过来,能迷途知返,我就特别得安慰,有一点享受的滋味。在现在这样一个花花世界,在这个邪恶的时代,人能站立住,能承认有神,能迷途知返,能回来,这就是让人挺得安慰的事,是激动人心的事。就像人养活儿女,不管他孝顺不孝顺,他不认你这个父母了,离开家不回来了,你心里是什么感觉?心里总也放不下他,总想着什么时候他能回来见上一面,总算还有这么个孩子,没白疼他一回,没白养他一回,总有这么个想法,总盼望那一天的到来,人都是这个心情。现在人身量小,总有一天会明白神心意的,除非人里面一点儿真信的意思没有,是个不信派,那就不用惦记了。(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的话感动着我的心,让我泪流满面。我感觉神好像在面对面地对我说话,就像母亲对她的孩子一样。神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拯救了我,使我认识到神的爱是多么的真实。我明白了,神不会任意地定罪或击杀人,神在末世道成肉身,就是为了拯救人类,神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真的离弃我了,而是因着我的败坏性情、我所走的错误道路而向我掩面,这是神的公义、圣洁,也是为了管教我、变化我。神在等待着我的悔改,而我却对神产生了很多观念、误解,我把神的管教与拯救当作是淘汰与惩罚,却不寻求神的心意,对神的审判刑罚也没有顺服。我总是站在个人的角度上,用我的观念代替神的心意,好像我明白真理似的。尽管我这样悖逆,但神了解我的弱点,知道我会在哪儿跌倒失败。神的爱超过我所知道的,神一步一步地引导我,直到我醒悟过来,恢复了理智。我体会到神拯救人的心是真诚的,只要人不否认神的名、不离开神的道,神总是向人伸出拯救之手,神对每个人的生命都负责任。但人必须积极主动地与神配合,履行受造之物的责任。神不喜欢像我这样的懦夫,神喜欢有心志的人,只要我真诚地悔改,努力追求真理改变自己,现在还不算太晚,我的败坏性情还有机会变化,我还有机会蒙拯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消极误解的情形得到了扭转。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让我对神的审判工作有了些认识。神说:“今天审判你们、刑罚你们,也定你们的罪,但你该知道定罪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定罪、咒诅、审判、刑罚都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这都是为了你的性情能变化,更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的身价,让你看见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义,都是按照他的性情来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计划去作工,他是爱人、拯救人,而且是审判、刑罚人的公义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这个人败坏、悖逆,却不知道神要借着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审判与刑罚来显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这些就没法经历,更没法走下去。神来了不是击杀,不是毁灭,而是审判、咒诅、刑罚与拯救。在六千年经营计划未结束以先,也就是在未显明各类人的结局以先,神来在地上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都是为了将爱他的人彻底作成,归服在他的权下。神无论怎么拯救人,都是借着让人脱离撒但的旧性,即让人追求生命来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该具备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爱,但神的爱就不能是刑罚、审判与咒诅,拯救务必得有怜悯、慈爱,更得有安慰之语,有神所赐的无穷的祝福。人都认为,神拯救人是借着神给人的祝福、给人的恩典来感动人,让人的心都给神,从而将人拯救出来,即感动人就是拯救人,这样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赐给人百倍,人才能归服在神的名下,从而为神争气、增光,这都不是神对全人类的心意。神来在地上作工作一点不假就是为了拯救败坏的人类,否则他决不会亲自来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尽他的怜悯慈爱,以至于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撒但来换取全人类,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们是末了各从其类的时候,拯救你们的方式不是怜悯慈爱,而是以刑罚、审判来更彻底地拯救人类。所以,你们接受的尽是刑罚、审判与无情的击打,但你们该知道,在这无情的击打里并没有一丝的惩罚,无论话语怎么严厉,临到你们的只是几句在你们来看没有一点人情味道的话语,无论我的怒气有多大,临到你们的仍是教训之语,并无一点意思要伤害你们,也并无意思要将你们治于死地,这不都是事实吗?你们知道,现在无论是公义的审判,还是无情的熬炼与刑罚,都是为了拯救,不管现在是要各从其类,还是要显明各类人,所有的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那些真心爱神的人。公义的审判是为了洁净人,无情的熬炼是为了洁净人,严厉之语或责打都是为了洁净,都是为了拯救。《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读了神的话,我才明白自己并不认识神的审判工作。我刚接受神作工的时候,更多的是享受神的爱和怜悯,享受圣灵的开启光照,我满足于享受神的恩典,认为自己是神手中的小宝宝、是神所喜爱的,是特殊并且完美的,不应该受到神这样严厉的审判。所以,当神严厉的审判刑罚临到,神话语揭露我的悖逆和抵挡、揭露我的敌基督性情的时候,我就觉得神是要淘汰我,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就选择离开教会。我得福的野心、奢侈欲望以及我的无知,促使我背叛了神。我的自私让我只看到神的恨和定罪,却不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在恩典时代,神赐给人无尽的怜悯和包容,将全人类从罪中赎出来,但人被撒但败坏太深了,只有神严厉的审判刑罚才能变化人的败坏性情,才能把人从撒但的权下完全拯救出来。我被撒但败坏至深,太狂妄自大,需要神用严厉的审判刑罚来唤醒我,只有这样的作工才能使我认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丑相,真实地恨恶自己,背叛撒但,否则我还认为自己是完美的、是神喜爱的,永远不会回头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只能一直走敌基督的错误道路,直到死亡。我信神不想受一点儿痛苦,只想被神宠爱,像小宝宝一样永远享受神的怜悯祝福,这样怎么能得着神的洁净呢?我的无知和自私让我误解神、远离神、背叛神,却无法看到神审判工作背后的爱与拯救,我为我的无知和自私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认识到神作审判刑罚工作的重大意义,我又有了信心跟随神、经历神的作工。因为我明白了,不管神的作工是不是合乎我的观念,都是为了洁净、变化我的败坏性情,把我从撒但的权下彻底拯救出来。

后来,我在神的话里反省自己,看到全能神的话说:“人有狂妄的本性就能悖逆神,就能抵挡神,就能做出论断神、背叛神的事,就能做出高举自己、搞独立王国的事。假如一个国家有几万人接受神的作工,神家安排你去那里做带领牧养神的选民,把权力交给你让你去作工,我不管你,过不了几个月,你在那里就作王掌权了,大权独揽,一个人说了算,所有神选民都会仰望你、崇拜你,顺服你像顺服神一样,甚至多数人还会给你下跪、给你俯伏,口口声声都说你好,说你讲得高,一个劲儿地说你所说的是他们的需要,说你能供应他们的所需,口里都没有‘神’的字眼了。这工作你是怎么作的?这些人能有这样的反应,就证明你所作的工作根本没有见证神,乃是见证你自己、显露你自己。为什么能达到这个果效呢?有些人说:‘我交通的是真理,我可没见证我自己呀!’你那个态度、那个架势都是站在神的地位上给人交通,并不是站在败坏人类的地位上,所说的话都是高谈阔论,都是要求别人的,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所以说达到的果效就是让人崇拜你、羡慕你、夸你,到最终让人对你有认识,都见证你、高举你,把你捧到天上去,那时你就完了,你就失败了!你们走的是不是这条路?如果让你带领几千人、几万人,你就感觉心里美滋滋的,就狂起来了,就站在神的地位上了,说话指手画脚,也不知穿什么、吃什么了,也不知怎么走路了,就贪享安逸、高高在上,一般弟兄姊妹都不愿意见了,彻底堕落下去,结果跟天使长一样被打下去了。你们是不是都能这样?《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挡神的根源》回想自己的表现,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为了在弟兄姊妹心中有地位,为了获得更高的声誉和更高的权力,我伪装出各种假象来赢得弟兄姊妹的高看。我觉得自己比弟兄姊妹都高,觉得我是神所喜爱的、是神预定好要管理别人的人。我变得非常狂妄自是,说话站高位,让弟兄姊妹都顺服我、都听我的,把弟兄姊妹带到了自己的面前。我让别人以我为榜样,按照我处理事的方式尽本分,却不注重引导弟兄姊妹寻求真理原则,也不询问弟兄姊妹的意见,因为我认为他们都不如我。聚会的时候,我当着大家的面随意批评指责弟兄姊妹,揭露他们尽本分中的偏差和错误,导致弟兄姊妹很消极,以至于都不想跟我配搭。没有神话语的揭示,我还不觉得自己狂妄,不认为自己追求地位的野心欲望很严重,也没有认识到自己已经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没有神的话揭露我的撒但嘴脸,我会顽固地走敌基督的道路,以至于作恶多端,最后被神毁灭。

之后,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作为受造人类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读了神的话,我反省自己。我自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特别是当了带领有了一点地位以后,我的撒但本性更是显露无疑。我狂妄自是,显露自己,想让弟兄姊妹崇拜我、顺服我。神给了我点恩赐、地位,我就想掌权,我真的很可耻、很无知。神希望我能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接受他的主宰供应,尽上自己的本分,能认识神、见证神。可我被撒但败坏太深,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我忘记了自己受造之物的身份,不想规规矩矩做一个普通的人,守住自己的本分,总要成为一个超人、伟人,让人高看、崇拜。其实,我和弟兄姊妹的地位是一样的,不管神给我什么特殊的恩赐、才能或者高抬我做带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地位比弟兄姊妹高,我还是受造之物,还是一个需要神拯救的败坏的人。这些恩赐、才能是神给的,我不应该夸耀自己,我应该注重的是,尽上自己的本分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的人。

认识到这些,我有了实行的路途,心里也轻松释放一些了,我就想赶紧回到教会继续尽本分。这次,我跟随神、尽本分的决心更坚定了,我删除了电脑和手机中与信神无关的东西,想放下一切跟随神。几天后,我回到了教会。不久,我又尽上了传福音的本分。我很感谢神,想重新开始。在尽本分中,我有意识地跟弟兄姊妹配搭。每次遇到问题,我都询问弟兄姊妹的观点和建议,让他们也参与进来,而不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我不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弟兄姊妹,而是和大家一起商量、探讨;我不想再显露自己让他们高看或者试图控制他们,也不愿再掌权,而是学着跟弟兄姊妹一起寻求真理原则。这样实行,我心里踏实多了,这是我以前没有体尝过的。现在,我跟弟兄姊妹相处轻松多了,弟兄姊妹也愿意跟我配搭。感谢神给我重新开始的机会,我感受到,只有神的话能洁净我的撒但性情,使我能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尽本分,活得像个人。

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我体尝到了神的爱,对自己的败坏性情也有了一些认识,对神的作工也有了些看见,对神更有信心了。我真实感受到神的审判刑罚不是要定罪、毁灭人,而是对我们最大的爱与拯救,正如神话所说的:“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我本性太狂妄,野心太大,撒但性情太严重,就需要神用这样的审判刑罚来洁净、变化我,使我走上正确的人生正道。感谢神对我的拯救!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防备误解坑害了我

人尽什么本分不能决定人最终是得福还是受祸,人得福受祸主要是根据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是否追求真理,最终有没有得着真理,生命性情有没有变化。

解决应付糊弄才能尽好本分

神的话说:“你尽本分要是不用心,稀里糊涂的,怎么容易就怎么做,这是什么心态?这就是应付糊弄,对待本分没有忠心,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每次尽本分都是用一半力,用一半心,不太用心,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就跟玩一样轻松,这是不是就麻烦了?最终人会说你这人尽本分不怎么样,就是走过程。”

神话语带领她胜过失去财产的试探(有声读物)

在约伯的心中深深地认为他的一切都来源于神的赐福,并不是他劳碌所得,所以,他并不以所得的赐福为资本,而是以尽心尽力地持守自己当守的道为生存的原则。他宝爱、感谢神的赐福,但他并不贪恋或索取更多的赐福,这是他对待家产的态度。

上好的福分(有声读物)

神看重的是人的心,人尽什么本分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尽本分中能追求爱神、顺服神,这才是最关键的。经历这些,使我明白了外表看是不顺心的事,对我的生命却是最有益处的,这真是神赐给我的上好的福分啊!想到这儿,我心里很甘甜,特别得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