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我的狂妄是怎么脱去的

372

重 生

我是个特别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上学后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出人头地,高居人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与熏陶,使我变得更加目中无人,自命清高。因二姐从小体弱多病,父母经常带她去医院住院,而大姐结婚早,家中十岁的弟弟和五岁的妹妹就由我照顾看管,自然而然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我说了算。十三岁那年,我就成了家中的小主人。弟弟妹妹都怕我,都乖乖地听我的话,二姐虽大我三岁,也得听我的,谁不听话我就会大发雷霆,训斥一顿……父母知道我的性格、脾气,有时也顺着我,我认为对的事,谁也拦不住,在这种家庭环境里没人约束我,我越来越狂妄。中考时,我以艺体生考上了高中,父母引以为豪,邻居及亲朋好友也都对我赞不绝口。为此我更是心高气傲,高高在上,认为自己了不起。然而,当我上到高二时,由于家里贫穷,无奈只好退学,虽然退学了,但我的心仍不甘落后,就想在社会上干出一番事业。十九岁那年我进了水泥厂上班,车间最好的工作岗位是微机室,工资很高,还轻省。为了得着这个重要岗位,我拼命工作,任劳任怨地干活。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被评上了“先进个人”“先进个人模范”,之后被调入了微机室,老职工都夸奖我能干,年轻有为,对我刮目相看,这更助长了我的狂气,心想:“只要我想干的事,没有干不了的!”我觉得自己比谁都强,对谁都看不起,不放在眼里。

2000年1月份,蒙神的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当我看到神的话说:“现在你们开始接受神的托付,能够追求做国度子民,达到做国度子民的标准,这是起步的进入。要想达到完全通行神的旨意,就得接受这五个托付,这五个托付你若达到了,那你就合神心意了,必能被神大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为了追求被神大用,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尽本分中,积极迎合教会的各项工作,拼命地受苦付代价,因此一再被提拔。2004年,我被提拔尽中层负责人的本分,就更认为自己是实干家,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比谁都强,比谁都有工作能力,于是我更加卖力地花费,盼望再度被提拔。2011年春天,因着我的狂妄本性窃取了神的荣耀,各方面工作没有了果效,被调整尽小区负责人本分。虽然本分被调整了,可我还是没从地位上下来,总觉得自己还是比别人高,比别人强,心里暗立心志:等我作工有果效了,我还会尽中层负责人的本分,别人都不行。神的话说:“我是公义,我是信实,我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真是神在暗中鉴察着我的存心,神最知道我被败坏得有多深,不忍心看我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被淘汰,坠落阴间,神摆设人事物,试炼熬炼来拯救洁净我的败坏性情。

试炼熬炼,拯救洁净

2011年夏天,有一天上层带领来信通知我去聚会。到了约定时间,我骑车到了聚会的地方,另两名同工(以往的作工对象)也已到了。等了半天上层带领还没来,我不由自主地又站在地位上询问起她们的情形与工作情况,针对一些问题我还找了神的话语与她们交通,她们高兴地说问题解决了,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由得想:“上层带领忙,不能让我给她们聚会吗?我做了几年中层负责人,这些工作又不是没干过。”当我流露这样的想法时,第二天早上又来了一名同工姊妹(以往的作工对象),我便问她:“你也是来聚会的吗?带领没来,昨天我们三人一起交通了工作上的问题,今天带领再不来,我们就打算走了,回去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呢!”姊妹说:“带领不来了,今天咱们一起交通吧!”听了她的话,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噢,原来带领是叫她来和我们聚会的,带领安排了她浇灌我们啊!”我外表答应下来,但心里却七上八下的,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很是不服不满,心想:“叫她来浇灌我们,她能交通出什么?以往都是我给她聚会,对她我还不了解吗?素质差,道理多,自己都不进入,还来给我们聚会,带领真不会选人!唉!我这个人才带领怎么就看不见呢?我哪里不比她强……”我心里越想越苦。这时,姊妹已读完了神的话,对我说:“姊妹,你先交通吧!”我应付着说了几句,便低头不语了,坐在那里就如针扎一样难受,真想起身就走,但碍于脸面硬撑着。我发现姊妹好像受辖制似的,说话吞吞吐吐,没交通几句话,就问我们能不能听懂。此时,我心里更不服了:“还问我们能否听懂,又不是谈多么高深的真理,你读神的话我们还能听不懂吗?有你这样聚会的吗?来了也不问我们的情形与工作情况,不了解问题怎么交通真理呀……”这时,一个同工提出个问题,我看姊妹解决不了,便夸夸其谈地交通了起来,通过交通问题解决了。我瞟了姊妹一眼,看到她低着头坐在那里,我心想:“你还给我们聚会呢!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聚什么会呀!还是我能解决同工提出的问题吧!你不行,我做中层负责人还差不多!”看到姊妹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我心里暗自高兴。到了晚上,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想不通:带领怎么用她不用我呢……正想着,一个同工说:“我看来的这个姊妹也不能解决咱们的问题,还不如咱们几个人交通得好!”听到这话,我心中窃喜,但还假惺惺地说:“咱们明天和姊妹交通交通吧!”心想:“不光我不服,同工也不服,你带领不了我们,下次别来了!”第二天,我们便给姊妹提出聚会时要先了解人的情形与工作情况,再结合神的话交通解决。姊妹听了说:“好,我接受。”之后姊妹便又继续交通。我只是勉强坐在那儿,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心里抵触,根本不配合姊妹的工作,心想:听你交通还不如我回去自己看神的话呢!就盼着赶快结束聚会好回去……一天的聚会我心不在焉,最后,总算熬到了散会,我终于松了口气,骑上自行车飞快地回去约同工聚会。

晚上见了两个同工,我刚开始交通,突然就觉得身体不舒服,立时上吐下泻,半个小时后,两眼睁不开了,躺在床上,四肢无力,一动也不能动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同工担心地说:“你下午来时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得病了?”姊妹给我买来药,吃了药也不起作用。我心想:我也没吃什么东西呀?怎么会突然得了这么重的病呢?夜里我起来上厕所时走到院子里,立时心跳加速,四肢无力,一下瘫倒在地,像要断气似的,虽然我心里很清醒,可怎么也起不来。那一刻我心里很害怕,觉得要死了,痛哭流泪地向神默默地祷告:“神啊!我临到这么重的病,不知道哪里抵挡了你,求神开启我,让我认识到,我愿向你悔改……”祷告完,渐渐地不难受了,我又回到了床上躺下,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呼求,一时一刻也不敢离开神。之后,我上吐下泻的病慢慢好了,可刚硬麻木的我并没有在这事上真正寻求神学到功课。一天,上层带领又召集我们几个同工一起聚会,见面后带领就问我们:“上次姊妹来和你们聚会怎么样?”我一听这话,立刻表示对姊妹的不满,还没等我说几句,带领直接对付我:“你太狂妄自大了,不顺服神的作工,就是一个三岁小孩给你读神的话也得听呀,你不是听这个人的,是顺服神的话,姊妹给你们读的是神的话,就是交通不了什么,读神话也得听呀!你还争权夺利,不服气,排斥人,挑毛捡刺的,你这不是与神对抗吗?……”听了带领的这番话我心里很不服气,心想:“肯定是姊妹回去向带领告我的状,要不然带领怎么能知道呢?这次是完了,上层带领知道我狂妄,人性次,争权夺利,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看来我是没有被提拔的机会了,恐怕连小区负责人都保不住了,唉,都是这个姊妹给造成的!”我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对姊妹的成见越大……

向神祷告认罪

聚会回来后,我心里很痛苦,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此时我心里很痛苦,因着我瞧不起姊妹,不能顺服你的作工,不维护教会工作遭到了上层带领严厉的修理对付,我活在黑暗中怨人怨事,却不明白你的心意,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认识自己的败坏,能够学到我该学的功课。”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很少认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这样的试炼,而是认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说我总是对你挑毛拣刺。事到如今,你对我说的、对我作的到底有几分认识?别以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万丈,你并不比别人聪明,甚至可以说,你比任何一个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爱,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从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对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实,你根本不是什么有理智之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么,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么,所以我说你甚至比不上一个对人生毫不觉察但却仰赖上天的赐福而种地的老农。你对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顾,竟然不晓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神句句审判的话语如利剑刺在了我的心上,使我幡然醒悟。想想自己上次聚会的种种表现不就是在作恶吗?我却丝毫不认识自己。当病痛管教临到时,我没有真正去反省认识自己与神敌对的撒但本性,神又借着带领的对付修理来帮助我认识自己,可我不但不反省认识自己却将眼光盯在姊妹身上,认为是姊妹告我的状,完全活在了是非对错中,一点也不接受来自神的审判刑罚,我真是个善恶不分、糊涂透顶的浑人。反复揣摩着神的话语,不由得回想起上次聚会的情景,当我看到参加聚会的几个同工都是我以往的作工对象,并且带领没有去时,我狂妄自大、自高自傲的撒但性情就不由自己地膨胀起来,谁也没放在眼里,总觉得自己比她们都强、都高,便站在地位上作工讲道显露自己,厚颜无耻地给别人当起带领来。但当得知一姊妹是代替带领来聚会时,看到姊妹比自己地位高了,触及自己的地位之心,心里就嫉妒,不服气,有意排斥、辖制姊妹,嫌弃姊妹素质差,贬低她道理多,不会看人情形用真理解决问题等。当同工提出问题姊妹解决不了时,我更是幸灾乐祸,赶紧给同工解决问题以显示自己高明,让同工们看我比姊妹强,还是我有工作能力,从而对姊妹及上层安排姊妹给我们聚会有看法。看到我狂妄得已失去了理智,没有一点敬畏神之心,真是不知羞耻!姊妹读神的话时,我不但不配合交通,反而还拆台,拉帮结伙,让同工听我的,孤立姊妹。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虽然我已看出姊妹受我的辖制,却毫无一点自责、愧疚之感,还能变本加厉地打击姊妹,我这样与神作对,又怎能不让神愤恨!从我对待姊妹一言一行的表现中,更显明了我的卑鄙存心,人性的恶毒,对姊妹不能包容忍耐,没有爱心帮助,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不维护姊妹的工作,看到姊妹作工作不合自己的意就故意鸡蛋里挑骨头,打着帮助姊妹的幌子变相地排斥、打压她,我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这样没有人性地对待姊妹,竟然毫无一点良心知觉!反省我从小到大都是凭着撒但狂妄的本性活着,处处事事都想比别人高,比别人强,把自己看作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心中无神,目中无人,从没有自卑感,如同天使长一样,总想与神平起平坐,与神争夺地位,与神较量,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样式。神今天给我蒙拯救的机会,让我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脱离撒但的捆绑,活出人样,而我却狂妄自大,总是争名夺利,即使调整使用也不反省自己到底追求什么,走的是什么道路。我狂妄自大,自以为是,高举见证自己、显露自己,总想掌权自己说了算,站在地位上说话作工,把人带到了自己面前,到现在有的同工还仰望我,我凭“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出人头地,高居人上”等撒但毒素活着,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总给别人当老师,我的确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毫无理智地摆弄自己那些一文钱不值的臭道理到处演讲,真是不知羞耻!我所流露的正是受狂妄本性支配的败坏性情,完全凭着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活着,没有一点人的模样。我口口声声说听神的话,顺服神、满足神,就因有姊妹显不出我了,我就对姊妹抵触、不服,不接受姊妹所读的神的话语,这也正显明我的实质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我这哪是在信神啊?分明是有意抵挡神。此时,我心里懊悔不已,泪水止不住地流出来:“神啊!我真是该死!我不是个追求真理顺服神作工的人,平时喊的顺服你全是道理,对待你话的态度就是对待你的态度,对你没有一点敬畏之心,你道成肉身发表真理来拯救人,而我却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硬着颈项与你敌对,真是毫无一点理智良心。若不借着这次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我真不认识你的作工这么实际、全能、智慧!神啊!今后我愿顺服听从你话,接受真理,不再与你作对了。”神借着病痛来管教我,又借带领对付我,让我真实地体尝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人有悖逆败坏,对神不顺不服,就得受到神的审判刑罚。正如神的话所说:“人都因着他刑罚、审判的工作看见了他的性情,由此对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让人敬畏的,是让人顺服的,因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并非是与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于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让人敬畏、让人顺服的,人是没有资格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看了神的话,我从心里感谢神的刑罚审判、试炼熬炼的作工临到我,借着神的击打管教,使我对神的公义圣洁的性情有了些认识。当我悖逆抵挡神,嫉妒不服、看不起弟兄姊妹,与人争夺地位时,神的威严烈怒立时就临到了我,让我体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当我呼求神时,神的刑杖退去,但我仍不学功课,神又借带领严厉对付和神话语的开启,我才反省到自己的罪恶行径。从这次的审判刑罚中,我深深地体尝到了神的威严烈怒中还包含着慈母般深沉的爱,神恨恶我的败坏,又担谅着我的软弱,还在开启带领着我,让我明白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神这样试炼熬炼我,不是要显明淘汰我,而是要变化我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是要洁净我。当我走下坡路时,神精心地摆设环境来止住我作恶的脚步,不再沿着受惩罚的路走下去。此时,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愿意顺服在神面前,寻求自己该进入的真理。

相关内容

狂妄得医
101 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变化了狂妄的我
83 一个狂徒转变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