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敢说真话

2022年2月28日

广东省 素颜

去年2月份,我在教会尽绘画的本分,负责几个弟兄姊妹的工作。当时,带领跟我交通,发现弟兄姊妹有不对的情形或者尽本分中存在什么问题,得及时交通帮助,这样有利于他们的生命长进,也能提高工作效率。交通后,我明白了做组长得根据真理原则监督、检查弟兄姊妹的工作,还得有正义感,看见问题敢于提点、揭露,这样才能带领弟兄姊妹尽好本分,维护好神家工作。之后,我就有意识地往这方面实行,看到弟兄姊妹有什么问题能根据原则揭露、指点,过后弟兄姊妹也能有一些扭转变化,我就认为自己有正义感、能实行真理,但神知道我在做诚实人上还没有多少进入,就继续摆设环境带领我经历。

一天聚会时,何姊妹敞开交通,说有一次我点她尽本分没负担,拖拖拉拉,影响了工作,听到我说话的口气不太好,她有些难受,觉得我性情狂妄,不体谅人。听后,我心想:“看来何姊妹对我有看法了,早知道我就委婉点儿,不直接说她了。”当时何姊妹也结合神的话认识自己,还说其实我揭露她,话虽说得有点重,但这不是狂妄,这是点出问题的性质,让她反省自己,是对工作负责。可我还是不由得想:“其他姊妹是不是也这么看我,觉得我太狂妄了?这次何姊妹能正确对待我了,可我们配搭的日子还长,以后我还是注意点说话口气、方式,别太直接,不然时间长了弟兄姊妹都讨厌我,那大家还怎么相处、尽本分啊。”没过多久,陈姊妹跟我们一起配搭尽本分,刚开始我看到她绘画中的问题还能指出来,可慢慢地,我心里就有些顾虑:我总说她的问题,她会不会不好接受,觉得我老是否认她的想法,到时候会不会说我太狂妄啊?想到这里,我再检查陈姊妹的画时就没那么求真了,有些地方感觉有点问题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还安慰自己,觉得这个问题不大,不修改应该也没事吧。不久后,我发现陈姊妹尽本分没负担,一段时间也没什么长进,给她提点过的问题,总是反复出现。我意识到这是个问题,这样下去会耽误整体工作进度,应该给她提提。可在一次聚会中,我听到陈姊妹说,她看到我对她的画提了好多建议,而且我在提建议时语气很肯定,好像我说的就是对的,就觉得我是不是太狂妄自是了。听陈姊妹也说我狂妄,当时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提点她的话全憋了回去,陈姊妹接下来交通什么我也听不进去了。过后,我心里不由得想:“尽组长本分要负责监督弟兄姊妹,还要把关检查他们的工作,我总提点问题也容易得罪人,以后说话还是注意点吧。”过后再检查陈姊妹的画时,提点问题我就尽量委婉点儿,看透的问题也睁一眼闭一眼,假装看不透,说完之后还总琢磨我刚刚说话口气是不是太生硬,如果感觉哪句话说得不合适,就赶紧给姊妹解释解释,尽量避免让姊妹对我产生想法。那段时间,我尽本分挺累的,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不久,教会带领指出我们的一张画存在严重问题,我一看是陈姊妹之前画的,也是我检查把关的,有些问题我当时也看出来了,但我没给陈姊妹点出来,现在还得返工,想到这儿心里挺难受的,但我也没有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只是想着以后我检查把关时严格点就是了。

后来再发现弟兄姊妹的问题时,我就总考虑该不该说、要怎么说才好。那段时间,我心里很压抑,渐渐地,我尽本分也感受不到神的带领,心里很黑暗、痛苦,我才不得不安静下来反省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形。想到前不久,我看到刘姊妹尽本分没有负担,特别体贴肉体,工作效率很低,我意识到她的问题挺严重,应该给她提点出来,可我担心要是直接提点、对付她,她会不会对我有想法?所以我就哄着她说,“咱们得凭良心尽本分,不能体贴肉体,只要多用点心,神会带领祝福的……”想到这些,我突然觉得自己说的话特别恶心、肉麻,没有一句实情话,都是虚伪的话,这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性情捆绑得结结实实,想实行真理也实行不出来,没尽到自己的责任,现在工作没果效,也是神对我的责罚管教。我越想心里越受责备,就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我能认识自己。

之后,我就琢磨,我为什么看到问题却不敢直接说呢?我看到神的话说:“有的教会带领看到弟兄姊妹尽本分应付糊弄,该责备他也不责备,明明看见神家利益受损失,他也不管不问,丝毫不得罪人,其实他的存心目的不是体贴人的软弱,他心里清楚,‘我只要这样做,谁也不得罪,人就会认为我是好带领,就会对我有好的、高的评价,就会赞成我、喜欢我’。他不管神家利益受多少损害,也不管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受多大亏损、教会生活受多大搅扰,他就坚持撒但哲学不得罪人,心里从来没有责备,顶多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说就完事了,也不交通真理,也不给人点出问题的实质,更不解剖人的情形,不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从来不交通神的心意是什么、人常做哪些错事、流露什么样的败坏性情。他不解决这些实际问题,而是一味地纵容人的软弱、消极甚至人的应付糊弄,一贯地让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得不到任何的定性,反倒经由他这么一做,多数人都认为:‘我们的带领就像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带领比神还体谅我们的软弱,我们身量小够不上神的要求,只要够得上带领的要求就足够了,我们顺服带领就是在顺服神。如果有一天上面撤换我们的带领,那我们就要发出我们的心声,为保住我们的带领不被撤换与上面交涉,迫使上面答应我们的要求,这样我们就对得起带领了。’人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与带领建立了一种依赖的关系,内心对带领产生了这样的依赖、羡慕、尊敬、崇拜,带领几乎取代了神在人心中的位置,如果那个带领愿意维护这种关系,心里还感觉挺有享受,认为神选民应该这样对待他,那他跟保罗就没什么区别了,已经走上了敌基督道路。他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没有真实的负担,他绝对不会带领神选民进入真理实际的。教会带领的实质性工作他没有作好,反而为名誉、地位作工,已经达到了让人崇拜、仰望的后果,那这个带领心里的感觉应该是怎样的?他如果心里有责备,不平安,觉得亏欠神,应该赶紧悬崖勒马、向神悔改,不应该注重在人心里的地位与形象,应该见证神、高举神,让神在人心里有地位,让人尊神为大,这样心里才会有真实的平安,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是敌基督就不可能有真实的悔改,他会坚持到底,享受神选民的崇拜、仰望,借着这种方式,使人都偏离真道、背叛真理、远离神,而崇拜他、跟随他。只要人能听他的话、能顺服他,不管尽本分怎样应付糊弄、不负责任,他都置之不理,甚至对崇拜、仰望他的人还要加以保护,谁也动不得。敌基督不作实际工作,不交通真理解决问题,不带领人吃喝神话进入真理实际,只为地位名利作工,只顾树立自己,维护他在人心中的地位,让人一直崇拜他、仰望他、跟随他,这就达到他的目的了。敌基督这样笼络人心、控制神选民,这种作工方式邪不邪恶、恶不恶心?太恶心了!(揭示敌基督·第一条 笼络人心)神话揭示得一点不差,都是我的真实情形。我看到问题不敢点,就是怕得罪人,尤其听到几个姊妹说我狂妄,我就担心总是提点弟兄姊妹的问题,说话不留余地,时间长了大家都说我狂妄、没有爱心,不体谅人,以后肯定都反感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形象,我看到弟兄姊妹尽本分没有负担,疲沓松懈,这样会影响工作,却不敢提点出来,也不解剖问题的实质,而是轻描淡写、不痛不痒地交通几句,导致弟兄姊妹认识不到自己的问题,败坏性情得不到解决,尽本分也没有长进,耽误了工作进度。想到神高抬我尽组长本分,我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还用一些好听、委婉的话来劝勉、哄着人,让人对我有好印象,对我产生好感,我用这种方式来讨好人、笼络人心,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丝毫不顾神家的利益,真是太卑鄙邪恶了!想想敌基督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讨好人、笼络人心,让人都觉得他好,崇拜仰望他,最后把人带到自己面前,我做事的方式不也和敌基督一样吗?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什么是败坏性情?败坏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人凭败坏性情活着就是活撒但。说话总带试探,拐弯抹角,就不直说,甚至打死都说不出实话来,这就是败坏性情太严重了,完全丧失人性了,已经成魔鬼了。你们多数人都是宁可得罪神、欺骗神也要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护自己在人中间的地位、名誉,这是喜爱真理吗?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这是瞪着眼睛欺骗神,没有丝毫的敬畏神之心。胆敢欺骗神,这野心、悖逆也太大了!平时还觉得自己挺爱神,是敬畏神的人,嘴里还常说,‘每逢想到神就觉得神高大、神伟大,神深不可测啊!神爱人啊,神的爱太真、太实了!’嘴上说得好听,但看见恶人搅扰你不揭露,做老好人,只维护自己的名利地位却不维护神家利益,就不说实话,总拐弯抹角。让你说句实话就特别费劲,你为了逃避说真话多说了多少废话啊!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维护自己的脸面绕了多少弯,费了多少心思,活得多累啊!(《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的捆绑》)你们说,不负责任是什么性情?就是狡猾。人的处世哲学里最突出的一条就是狡猾,人认为不狡猾容易得罪人,不狡猾不能保护自己,非得足够狡猾,谁也别得罪、谁也别伤着,这样就能保护自己,就能保住饭碗了,就能在人群里站稳脚跟了。在外邦世界中人这么做,现在在神家你们怎么还这么做呢?看到损害神家利益的事也不说,意思是‘谁愿意说谁说,反正我不说,我不得罪人,我也不当出头鸟’,这就是不负责任、狡猾,这样的人不值得信任。有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名誉、人格、尊严能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能舍身取义、两肋插刀,能不惜一切代价,但是需要维护神家利益、维护真理、维护正义的时候,他的好心都没了,一点儿都看不见了,该实行真理的时候却一点儿不实行,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了维护自己尊严、脸面的时候能不惜一切代价,受什么苦都行,但当作实际工作的时候、维护正面事物的时候、供应神选民的时候,他“不惜一切代价、受什么苦都行”的这股劲怎么就没了呢?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这里有一种性情,就是厌烦真理。为什么说是厌烦真理呢?就是因为只要涉及到见证神、涉及到实行真理、涉及到供应神选民、涉及到回击撒但诡计的时候,他就逃避、躲开了,一点儿正事都不办。他的英雄气概、受苦精神到底哪里去了?都用在什么地方了?这是一目了然的事。即使有人责备他,说他不应该这样,他也满不在乎,心里还说,‘我才不做那些事呢,那些事与我无关,对我的名利地位有什么益处?’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只喜欢追求名利地位,根本不作神所托付的工作,所以在教会工作需要他的时候只会选择逃避。这就是心里不喜爱正面事物,对真理不感兴趣,这是明显的厌烦真理的表现。(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明明看到陈姊妹和刘姊妹尽本分没有负担,已经影响了工作进度,我知道应该及时给她们提点、帮助,可我担心问题指点多了,她们会说我狂妄,对我没有好印象,所以看见问题也不敢直说,总是拐弯抹角地、委婉地说,甚至还哄着来,讲究用什么方式说话委婉不伤人,本来没必要委婉的话我也得加工加工,不管这么说能否达到果效,只要能保住我在人心中的地位形象就行。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处处凭着撒但哲学活着,把“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当成自己的生存法则,变得特别圆滑诡诈,心思太复杂,说句实话、发表个观点都是小心翼翼、瞻前顾后,绕好多弯子,心里想的都是如何维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对本分一点儿都不负责任。我不就是神所说的狡猾的人吗?本来弟兄姊妹在一起配搭,看到问题就得互相帮助提点,让对方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及时寻求真理解决,这样对弟兄姊妹、对神家工作都有利,并且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临到提点都能接受,反省认识自己,即使当时不好接受,但过后也会寻求真理进入。可我总担心提点、揭露弟兄姊妹的问题会得罪人,说话总是先揣测别人的心思,说一句实话都特别地费劲,我被撒但性情控制得死死的,没有一点正义感,活出来的也都是厌烦真理、诡诈邪恶的性情,这样活着实在太痛苦了!想想我平时还祷告要尽好组长的本分,还报神的爱,可实际临到事的时候,我却不实行真理,处处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为自己的脸面地位说话,我这不是瞪着眼睛说谎欺骗神吗?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很受责备,明白了这段时间我灵里黑暗、尽本分也没有果效的原因,就是我不寻求真理、凭败坏性情活着导致的,如果我不回转,肯定会被神厌弃、淘汰。

我继续寻求,看到神的话说:“临到事你凭处世哲学活着,不实行真理,总怕得罪人,就不怕得罪神,甚至有时还能牺牲神家利益来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是什么性情?与人之间的关系你维护得挺好,但是你把神得罪了,神厌弃你,神向你发怒,哪头轻哪头重?你如果感觉不到,那你就浑到家了,证明你丝毫不明白真理,你这样下去如果一直没有醒悟就太危险了,最后得不着真理,受亏损的是你自己。你在这事上没寻求真理失败了,以后能不能寻求真理?如果还不能寻求真理,那就不是受亏损的问题了,最后是被淘汰。你有老好人的存心、观点,你在任何事上都不会实行真理坚持原则,你就总会失败、跌倒,你如果没有醒悟,不寻求真理,就会一直失败、失败、失败下去……那你应该怎么办?临到这类事的时候,你得祷告神向神呼求,求神拯救,让神加给你信心、力量,让你坚持原则,做你该做的,按原则办事,站住自己该站的立场,别让神家工作受亏损。如果你能达到背叛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背叛老好人的观点,用诚实、单一的心做你该做的,这就胜过撒但了,就得着这方面真理了。如果你一味地坚持凭撒但哲学活着,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总也不能实行出真理,不敢坚持原则,那你在其他的事上就能实行真理吗?还是没信心、没力量。总也不能寻求真理、接受真理,这样信神能不能得着真理?得不着真理能不能蒙拯救呢?(不能。)不能蒙拯救。总凭撒但哲学活着,没有丝毫的真理实际,是绝对不能蒙拯救的。应该看清楚,得着真理是蒙拯救的必备条件,那怎么能得着真理呢?(实行真理才能得着真理。)就是你能实行真理了,你能凭真理活着了,真理成为你生存的根基了,你就得着真理有生命了,那你就是蒙拯救的人。”(末世基督座谈纪·第三部分)读了神的话我明白了,临到事得有意识地来到神面前省察自己,发现有老好人的存心时,得放下自己的利益,实行真理。虽然这么实行有难度,但只要真心依靠神,相信神会带领我。我也认识到,我凭撒但哲学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即使外表不得罪人,跟人的关系处得挺好,可神鉴察人心肺腑,神知道我不是凭真理活着,而是靠着处世哲学来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甚至以出卖神家利益为代价来保全自己的利益,神会说我是个背叛神、抵挡神的人,神也不会认可我,那我把人的关系维护得再好又有什么用?最终肯定被神惩罚!一个信神的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信神到最终却成了抵挡神、被神厌弃的人,不能蒙拯救。我凭撒但哲学活着,实在太愚蠢了。想到这些,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特别自私诡诈,没有一点正义感。神啊,我不愿再这样活着了,我愿按你的话实行,做一个诚实、有正义感的人,愿你带领我。”

过后,我想到自己说话不直白,老有保留,心里就很羡慕那些诚实、有正义感的弟兄姊妹,他们说话心直口快,敢于揭露事实、说真话,不怕得罪人。我还想到了约伯,他的妻子说了否认神的话,他听后就很气愤,直接斥责他妻子是愚顽的妇人,看到神交通约伯的事例说道:“在约伯与妻子的对话中约伯的另一方面的人性又呈现给大家:‘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9-10)约伯妻子看到约伯如此受痛苦,便试图劝说约伯,以便帮助约伯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但妻子的‘好意’并没有得到约伯的赞许,反而惹怒了约伯,因为她否认约伯对耶和华神的信与顺服,同时也否认了耶和华神的存在,这在约伯是不能容忍的,因为他从来就不容许自己做出抵挡神的事,也不容许自己做出伤神心的事,更何况是他人呢?他怎么能眼看着别人说出亵渎神、对神污辱的话而无动于衷呢?所以,他才称妻子为‘愚顽的妇人’。约伯对待妻子的态度带着怒气、恨恶,也带着责备、训斥,这正是他爱憎分明的人性的自然流露,也是他正直人性的真实表现。约伯是有正义感的人,他的正义感让他能恨恶邪恶的风气、潮流,恨恶、定罪、弃绝谬理邪说、奇谈怪论或荒诞之说,也让他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能依然坚守自己的正确原则与立场。(《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从神的话中看到,约伯听到他妻子否认耶和华神的存在、说亵渎神的话,就对他妻子发怒、斥责,这是约伯爱憎分明、诚实正直的表现。因为约伯心里敬畏神,他不容许自己做出抵挡神、伤神心的事,更不允许别人说亵渎神的话抵挡神,谁说了得罪神的话,约伯都不能容忍,他心里恨恶、定罪这样的人,也敢于揭露、指责这样的人,对他妻子也毫不客气。神也希望我们能效仿约伯,做一个诚实正直、有正义感的人,临到事能爱憎分明,对反面事物,对损害神家利益的事,能敢于揭露,不凭情感做老好人。而我却认为对弟兄姊妹不能揭露,更不能带着训斥的口气说话,不管什么情况都得包容忍耐,即使弟兄姊妹明知故犯损害到神家利益了,也得和风细雨、心平气和地说,否则就是狂妄、没有爱心。所以,当我提点、揭露弟兄姊妹的问题时,他们说我说话口气不好,流露狂妄性情,我就受辖制,分辨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狂妄,有些该对付、揭露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其实,正义感与狂妄有着实质性区别,有正义感的人即使说话语气肯定,好像挺自是,有时还会发火指责、对付修理,但说话没有个人存心目的,他是在坚持真理原则,是为了维护神家工作,说的话都客观、实际,这就不是狂妄,不是凭血气,这是人看到反面事物出现时,正常人性里的一种自然流露。而狂妄是撒但性情的流露,临到事不寻求真理,还自以为是,不符合真理原则也要持守自己,谁也不服,没有一点儿理智,甚至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站地位发火、教训人。这与坚持真理、有正义感是格格不入的。认识到这些,我心里亮堂多了,有了实行的路途,看见弟兄姊妹的问题就应该寻求真理原则,该提点的提点、该揭露的揭露,不凭情感包庇、纵容,也不说虚伪、好听的话讨好人,这样实行才是对弟兄姊妹有爱心、对神家工作有利。要是看到问题都和风细雨、讲究方式,以说话考虑人的感受、不伤人为原则,该严厉也不严厉,该揭露指责的也不揭露,这样不但不能让人及时地认识自己的问题,还会纵容人一直走错误的道路,最终坑害了弟兄姊妹,也损害了神家的利益,这样做人是没有原则的老好人,神不喜欢。于是,我就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能在做诚实人上有真实的进入。

一天聚会时,陈姊妹谈到弟兄姊妹点她临到事不注重寻求真理,也不反省认识自己,她听弟兄姊妹这么说,有些扎心、难受,后来通过看神的话,对自己的问题才有了点意识。听着姊妹的交通,我心想:“她平时只满足于跟神的话对对号,对自己没有真实的认识,现在还是这样,这也不会有转变进入啊。”我就想再给她提提这方面的问题,但心里又有些顾虑,弟兄姊妹刚给她提过这方面问题,她心里本来就很难过,我又直接提点她,这不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她会不会觉得我不近人意?要不我别说了,还是先交通神的心意安慰安慰她吧,等她情形好了再说。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不对,我发现姊妹的问题不给她提出来,光安慰鼓励,这不痛不痒的,她什么时候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呢?我不该有什么顾虑,如果提点出来她能进入,这是件好事啊。于是,我就把这个问题给点了出来,还把这段时间看到的其他问题都给她说了,也结合自己的经历引导她认识自己。姊妹听后也愿意接受过来,还说自己需要别人的帮助提点。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挺高兴。后来,她也针对这些问题反省进入,一段时间后也有了一些扭转变化。

经历过来我真实地感受到,对待弟兄姊妹要根据原则,该交通的交通、该揭露的揭露,不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这样实行对弟兄姊妹生命有利,对神家工作也有益处,心里感觉轻松释放。我能有这点收获,都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感谢神!

上一篇: 信神崇拜人的后果
下一篇: 神的审判拯救了我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活在神面前

很多人信神只注重祷告、聚会读神的话,现实生活却与神的话脱节,流失了很多得真理的机会。本片的主人公注重活在神面前,在神的话里省察自己的心思意念、所作所行,流露败坏时能寻求真理解决,当她这样实行的时候,哪怕是在生活中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上,她都有了些认识、收获。那她是怎么把神话带入现实生活的呢?

年少的我不再轻狂

主人公从小学习古筝,也是音乐学院的毕业生,在与弟兄姊妹配搭尽本分时,她常常以自己懂专业自居,高高在上教导别人,看谁没做好就嫌弃、小瞧,给人带来辖制、伤害。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她对自己的狂妄性情有了哪些认识,又是如何背叛肉体实行神话的?

我怎样摆脱对母亲的情感辖制

中国湖北 李意 去年11月份,我接到带领的来信,说我妈信神多年聚会一直不正常,一心忙着挣钱,偶尔去聚会还总打瞌睡,平时不读神的话、不听讲道,看事观点跟外邦人一样,不信派的表现比较明显,教会正在了解她的情况,看她是否属于被清除的对象,让我写一下对她的评价。当时我就有些傻眼了,心想:…

我被检举之后

韩国 心睿 2016年的一天,我突然收到一封检举我的信件,是我之前撤换过的两个姊妹写的,检举我在她们那里尽本分期间,独断专行、任意妄为,提拔选用了两个假带领,其中一个假带领张某还是个恶人,此人在教会里搅扰、打岔,导致整个教会的工作几乎陷入瘫痪。信里还说,当时我要是多听听她们的建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