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为归宿考虑了

2022年12月31日

韩国 明智

我出演上一部电影的角色时,因我没有用心揣摩主人公的心理,也没有把握好主人公的性格、角色,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演,导演给我提建议我表面上接受,心里却持守自己,结果演得不像这个人物,拍出来的果效不好,带领调整了我的本分,让我去传福音。因着我狂妄自是持守自己,没尽好本分,还耽误了电影的拍摄进度,我心里很难受,就想着以后多传福音预备善行弥补过犯。之后,我就起早贪黑地传福音,想将功赎罪。后来得了不少人,这让我很开心,尽本分也更起劲了。

有一天,带领突然通知我试镜,看是否适合扮演一个电影的角色。当时,我心里很抵触,觉得我做不了演员,上次就失败了,这次再演​​可能还得失败,现在正是福音扩展的关键时期,我传福音果效还可以,这个时候来做演员就传不了福音了。再说,演的这个角色戏份挺多,要是演好了还行,如果演不好,再像上次那样半道失败,耽误了电影工作,我又增加了过犯不说,还耽误我传福音预备善行,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思前想后,我就告诉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去,还觉得这是不是带领凭己意选人呢。我就对带领说:“我根本演不了,还是找别人吧。”带领劝我先去试镜看看,我无奈地答应了,但心里定意,即使试了也选不上,我就走个过程,赶紧试完镜让带领、导演看到结果,他们也就死心了。到了拍摄现场,我就跟导演说:“上次的失败你们不都看到了吗?为什么还来找我呢?”导演说:“目前这几个人试镜都不太适合这个角色,我们和带领商量后,综合考虑才找你出演。这部电影挺重要,而且这个角色你相对比较适合,希望你从整体工作考虑,安下心来试镜。”导演越说这部电影重要,我越不想演,也不敢演,毕竟上次失败过,万一再把握不好角色,再演不好怎么办?无论他们怎么说,我就一再强调我演不了,只想草草地试一下镜,让导演看到事实,觉得我不能演,我就可以回去继续传福音了。这样定意后,我心里感觉不平安,而且有些惧怕,万一这是出于神的,我没有顺服,那可是得罪神哪!于是,我跟神作了一个祷告:“神哪,求你引导我能明白你的心意,能顺服下来,不悖逆你。”

第二天聚会时,带领读的神的话让我很受触动。神的话说:“顺服的功课最难但是也最容易,说难是难在哪儿呢?(人有自己的想法。)人有想法这不是难处,人谁没有想法?人都有心、有头脑,都有各自的想法。有想法这不是难处,那难处在哪儿呢?难处是人的败坏性情,如果没有败坏性情,再有想法你也能顺服,那就不是难处了。人如果具备这个理智,说‘凡事我都得顺服神,我不讲理由,不持守自己的想法,我不定规这事’,这是不是就容易顺服了?不定规,这是人不自是的表现;不持守,这是人有理智的表现;再能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如果临到什么事你总要自己作决断,总要讲理,总要持守自己的意思,这就要麻烦。因为你持守的这几样东西都不是正面的东西,都属于败坏性情里的东西,每样东西都是败坏性情的流露,这种情况你即使想寻求真理也实行不出来,想祷告神也是走过程。如果有人真给你交通真理,把你的存心掺杂给揭露出来了,你怎么选择?你容易顺服真理吗?那时你顺服起来就很吃力,你顺服不下来,你就该悖逆、该讲理了,说‘我的定规也是为神家呀,也没有错呀,为什么还要求我顺服呢?’你看你顺服不下来吧?你除了顺服不下来,你还会对抗,这是明知故犯哪!这不是麻烦大了吗?在有人跟你交通真理的情况下,你都接受不了真理,还能明知故犯地悖逆神、抵挡神,这问题就严重了,恐怕要被神显明淘汰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怎么解决败坏性情?第一关就是看你能不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能不能顺服神给你摆设的各样环境。”(《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听完神话,我一下子像从梦中惊醒一样,神的话说的不就是我的情形吗?这次来做演员,我心里抵触,不愿意顺服,一个劲儿给自己讲理,我上次已经失败了,我根本演不好,现在我传福音果效还可以,为什么非让我来拍电影呢?就觉得这是带领凭己意安排的,心里抵触,不想顺服,就活在败坏性情中。那一刻我意识到,外表是人来找我拍电影,其实这是出于神的摆布安排,如果我还硬着颈项持守自己,就太悖逆了!认识到这些,我心态有了一些扭转,不管结果怎么样,我得顺服下来,认真对待这个本分,用心试镜出演的角色。没想到试镜完,我被选上了。

灵修时,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对顺服这方面的真理该怎么领受、该怎么认识?多数人就认为,顺服就是听话,临到事别反抗、别流露悖逆,这就是顺服了。神为什么让人顺服,顺服的意义是什么、原则是什么,该怎么顺服,实行顺服的时候人里面有哪些败坏需要解决,对这些细节的事人都不明白,就只守规条,认为‘顺服就是让去做饭别去扫地,让去扫地别去擦玻璃,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这么简单,至于心里怎么想不用管,神不看这些’。其实,神就是借着让人在顺服神的同时解决人的悖逆与败坏,来达到真实顺服神,这是顺服的真理。最终,让人明白、认识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神无论要求人怎么做都是应该的,这里都有神的心意,人应该无条件地顺服。人如果能认识到这个程度,就是明白顺服的真理了,就能实行顺服神、满足神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能明白真理才是通灵的人》)揣摩着神的话,我反省自己,虽然来拍电影了,外表看着有了一些顺服,但是对照神的话,这并不是真实的顺服,我还得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达到按原则尽本分。我就琢磨:这次来拍电影,我这么被动,抵触的心这么强烈,到底是受什么败坏性情支配呢?

一天,我看了一些神的话,对自己的问题有了些认识。全能神说:“敌基督从来就不会顺服神家的安排,他把自己的本分、名利地位始终与得福的希望、以后的归宿紧紧联系在一起,好像他的名誉地位一失去,得福、得赏赐的希望就没有了,就等于要了他的命了。所以,他就防备神家的带领工人,别坏他得福的梦,必须得保住名誉地位,这样才有得福的希望。敌基督把得福看得比天大、比命大,比追求真理、比性情变化都重要,比人蒙拯救重要,比尽好本分、做合格的受造之物更重要。他认为做合格的受造之物、尽好本分、蒙拯救那都是小事,不值得一提,不足挂齿,唯独得福这是一生永远都不能忘记的事,无论临到什么大事小情,都与得福挂钩,都要小心谨慎为自己留后路。”(《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十二条 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那些总怀疑神、总研究神的人,总想跟神搞交易的人,是不是心灵诚实的人?(不是。)这样的人心里存着什么?存着诡诈、邪恶,他就总研究。他都研究什么呢?(研究神对待人的态度。)人总研究神对待人的态度,这是什么问题?人为什么研究这个?因为这涉及到人的切身利益了,他心里就琢磨,‘神给我摆设这个环境,让我临到这事,神为什么这么作呢?别人没临到这事,为什么偏偏让我临到了?临到这事后果会怎么样呢?’他就研究这些事,研究个人的得失、祸福。他研究这些还能不能实行真理了?能不能顺服神了?那就不能了。……人若只考虑自己的利益,结果会怎样?只为自己做事就不容易顺服神了,想顺服也顺服不了。凡是总动头脑琢磨个人利益的人,最后研究的结果是什么?只能是悖逆神、抵挡神。即使还能坚持尽本分,也是带着消极情绪应付糊弄,心里还一个劲儿地琢磨怎么做能占便宜、不吃亏,带着这样的存心尽本分,这就是跟神搞交易。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诡诈,这就是邪恶的性情,这不是一般的败坏性情了,已经上升到邪恶了。心里存有这种邪恶的性情,这就是在跟神斗啊!应该看透这个问题。人总研究神,总凭交易的心来尽本分,能不能尽好本分?绝对不能。”(《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神揭示敌基督从来不会顺服神家的安排,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想借着外表的付出、花费换取美好的归宿,一旦得不着名利地位,得不着福气,就能应付糊弄,消极怠工,拒绝本分。想到我的情形就是神揭示的这样,这次让我来做演员,我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前途后路,觉得我传福音还有果效,如果一直尽下去就能多预备善行将功补过,前途归宿就有了保障。而做演员,上次就失败了,这次再演成败未知,如果演不好耽误了电影工作,不但为自己增加了过犯,还耽误传福音预备善行,这太不划算了。我就找借口、理由推辞,还拿以往失败的例子为借口推托本分,后来勉强去试镜,也是想走个过程给糊弄过去。其实,导演都明说了,目前我是相对合适的人选,可我根本不考虑教会工作的需要,心里尽琢磨尽哪个本分对自己更有利,最后算来算去,怎么都觉得做演员不如传福音对自己的归宿更有保障,所以心里就一直抵触,拒绝拍电影,看见自己尽本分奉行的就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原则。本来教会安排我尽什么本分都是根据工作的需要,我应该顺服,但我就像个商人一样,衡量去拍电影对自己有没有利,还找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卑鄙存心,我流露的性情不只是诡诈,还带有邪恶,这是在跟神搞交易、耍心眼儿啊!以前我以为自己传福音是为了体贴神的心意,现在才看到我想传福音多得人是为了将功折罪,弥补以往我拍电影留下的过犯,换取美好的归宿,我这是在利用尽本分达到自己得福的目的。想到保罗在大马色路上被大光击杀后,就想借着传福音多得人将功折罪来换取公义的冠冕,我尽本分的存心、观点这跟保罗有啥区别?看到自己太没理智了,走的就是保罗抵挡神的道路啊!认识到这儿,我就觉得自己挺卑鄙的,就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哭着向神祷告:“神哪,我看到自己尽本分尽跟你搞交易,实在诡诈、邪恶!我信你多年,跟你的关系竟然到了跟你耍心眼儿的地步,我被撒但败坏得没有一点儿人样,求你拯救我。”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归宿、命运对你们来说都很重要,而且关系重大,你们认为若是不谨小慎微地做事那就等于没有了归宿,等于毁掉了自己的命运。但你们可曾想过,若是为了归宿而付出的人仍是徒劳,这样的付出不会是真情,只有假象与欺骗,若是这样,那为了归宿而付出的人将迎来最后一次失败,因为人信神的失败都是由欺骗而造成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谈归宿》)“人最终能否蒙拯救不是根据人尽什么本分,而是根据人是否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最终能否绝对顺服神、任神摆布,再不考虑自己的前途命运了,能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神是公义、圣洁的神,神就用这条标准来衡量所有的人,这条标准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你得记住。这条标准得牢牢地记在心里,到任何时候你别想另找途径追求别的不现实的东西,神对蒙拯救之人的要求标准是永不改变的,不管是谁都一样。”(《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如果只是为了得着好的归宿付出花费,那这样的尽本分里面充满了掺杂,是带着存心、带着交易,根本不可能对神有真心、有顺服,更没有性情变化,不能蒙神称许啊!我静下心来回想自己的经历,从拍电影失败后,我觉得自己没尽好本分,还耽误了工作,留下了过犯,就担心自己没有好的归宿,就一头扎在传福音上想多得人将功折罪。后来,传福音得了一些人,我就觉得自己对神有些忠心了,得着好的归宿有希望了,对于自己之前拍电影为什么失败,我也不去寻求真理,不反省总结。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流露了哪些败坏,做哪些事违背原则,有哪些不对的观点,也不去反省,只是满足于每天多作工、多传福音,败坏性情没有什么变化,还因着传福音有果效沾沾自喜,性情越来越狂妄,得福的欲望越来越大。我又想到保罗传福音得人很多,但他传福音期间从来不见证耶稣,不见证神的话,总是高举显露自己,性情越来越狂妄,而且他对自己抵挡神的本性实质丝毫没有认识,最后还以自己作工受苦多、传福音得人多为资本,公开向神索取公义的冠冕,甚至到最后还见证自己活着就是基督,最终遭到神的惩罚、咒诅。看到自己现在走的就是保罗失败的路,真是太危险了!这一次又让我来拍电影,是神给我一次机会,而且借着这个环境使我对自己错误的追求观点有一些反省认识,这个环境临到是对我的拯救啊!但我却不理解,反而觉得来拍电影耽误我传福音预备善行,我真是不知好歹,太瞎眼愚昧了!认识到这儿,我心里很懊悔,也对神满了感激,向神作了一个感恩的祷告。

灵修时,我又看到几段神的话,明白了神的心意,也有了一些实行的路途。全能神说:“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实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变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确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体的福气,实行的是自己的观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对肉身中的神没有丝毫的顺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规将你带入地狱,因为你走的路是失败的路。你是被成全还是被淘汰都在乎你个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无论人尽什么本分,都有神的主宰安排,无论尽什么本分都是人该尽的一份责任,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做到的,这与得福受祸没有关系。不管教会安排我尽什么本分,哪怕是我不擅长的,或者是曾经失败过的,我都应该先接受顺服下来,然后寻求该怎么尽好这个本分,该掌握哪些原则,尽上全力用心去做好,做不到的祷告神,跟弟兄姊妹寻求交通,这才是我该有的理智啊!对待本分,我不应该根据个人的利益选择,更不应该跟得福联系起来,就像儿女孝顺父母一样,这是义务、是责任。我在教会工作需要人配合时却拒绝本分,不能尽上自己的责任,这是悖逆神哪!一直以来,我都活在自己的观念想象中,以为多传福音多得人将功折罪就是在实行真理,得人越多,过犯遮盖越多。其实,我不明白神的心意,神是希望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能够追求真理,不管以往有什么过犯或流露什么败坏性情,能反省自己,悔改变化,能敬畏神、顺服神,按真理原则做事,这样尽本分才合神心意。如果只想用将功折罪来换取神的祝福,那这样的付出花费没有真心,是欺骗神,不蒙神称许。我接触一些传福音的弟兄姊妹,听他们谈经历,以往尽本分也失败跌倒过,甚至被撤换,但他们过后能借着读神的话,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和失败的根源有些认识,能反省总结,确定实行原则,之后再临到类似的事能有些转变,有实行真理的见证。而我呢,虽然每天忙于传福音,但只是为了将功折罪,换取好的归宿,这里只有交易、换取,对神没有顺服,更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我感到很蒙羞。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一个人的结局归宿不是根据人的意愿决定的,也不是根据人的喜好与想象决定的,最终这事的决定权在造物主那儿,在神那儿。在这事上,人应该配合的是什么?人只有一条路可以选,寻求真理,明白真理,听神的话,达到顺服神,达到蒙拯救了,最终人才有好的结果,才有好的命运。与之相反的,那人的前途命运会怎样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在这事上,你不要看神给了人什么应许,神对人类的结局是怎么说的,神给人类预备了什么,这些跟你无关,那是神的事,你抢不来,你要不来,你也换不来。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你该做的是什么?尽上你的本分,全心、全意、全力做你该做的,剩下的关于前途命运的事、以后人类归宿的事,那不是你能决定的,这事在神的手中掌握,这一切都由造物主来主宰、来安排,跟任何一个受造之物都没有关系。”(《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九)》)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要想有好的命运归宿,唯一一条路就是在尽本分中能够追求真理,能听神的话,按神的话实行,尽心尽意尽好自己的本分。上次拍摄失败是因为我没揣摩清楚人物的心理,还狂妄自是,不寻求原则,别人给提建议我也不愿意接受,还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演。我这么狂妄自是怎么能尽好本分呢?我就寻求实行的路途,看到神的话说:“做什么事都要与人商量,先听听大家的意见。如果多数人的想法是对的,是合乎真理的,你就应该接受、顺服,千万别起高调,在任何一个人群里起高调都不是什么好事。……你应该常常与人交通,提出自己的建议,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你的本分,也是你的自由,但是最终决策时你一个人拍板定案,让大家都听你的,按你的意思来,这就违背原则了,你应该根据多数人的意思作出正确的选择,然后再作出决断。如果多数人的建议也不合乎真理原则,你就应该坚持真理了,这样才合乎真理原则。”(《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我应该按照神的话去实行,放下自己,多跟弟兄姊妹商量,多听取别人的建议,谁说得合乎真理原则、对教会的工作有利就应该按照谁的来,这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认识到这儿,我心里释放了不少,也有了路途。接下来在每一场拍摄前,我都注重揣摩角色的心理和情绪,跟导演一起商量。有时听到别人的建议不合乎自己的意思,还想持守自己,就有意识地安静下来祷告神,放下自己,跟带领、导演一起寻求原则,过后发现别人提的建议是对的。这样实行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缺少挺多的,也不那么狂妄了。有时也会持守自己,但是我学会否认自己了,采纳别人建议的时候多了。当我把心投入到本分中时,我用心琢磨怎么能演好这个角色,也不再担心演错了担责任,心态端正了一些,觉得把本分尽好是最重要的,这样对待本分心里很踏实。在每一场的表演当中,我都尽全力演好。有时一镜要拍好几遍,即使导演通过了,我觉得还可以演得更好一点,就尽全力再演一次,觉得这样才是尽力了,每一场拍摄都不留遗憾。这样实行,我逐渐找到了该怎么演这个角色,一些以往比较难演的情感戏也相对容易地演出来了,我心里知道,这都是神的带领。每拍完一场,我都向神祷告,从心里赞美神,感谢神的带领。

经历这个环境我认识到,不管临到的事合不合乎自己的观念都是出于神的主宰安排,再不合乎自己的观念,也应该先接受过来,寻求神的心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

下一篇: 自作聪明坑自己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神的保守:被判“死刑”的儿子奇妙转危为安

从这次儿子受重伤中,墨莲感受到了神独一无二的权柄和能力,认识到医生不能决定人的生死,先进的科学设备更不能延长人的寿命,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由神摆布和安排。此时,她对神的信心加增了不少,这次经历将成为她信神路上宝贵的财富。

浅谈世界黑暗邪恶的根源

感谢神话语的开启使我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恶的根源,心里对撒但产生了真实的恨恶,也明白了只有基督才能带领人脱离黑暗之地,进入光明之中,人只有跟随基督、敬拜基督才能脱离撒但的苦害。今后,我愿好好追求真理,顺服基督的带领,接受神的话作我的生命,除去我身上的一切大红龙毒素,摆脱撒但黑暗权势的控制,彻底背叛撒但。

面临百万家产 我该如何选择(有声读物)

回想着这几次的经历,心里很感恩,在撒但的试探中,因我身量太小不明白真理,看不透它的诡计,一次次活在煎熬中受它愚弄、苦害,是神话语的带领与引导使我胜过了撒但的试探,也看清了钱财不能给人生命,只有追求真理才能得着永远的生命。感谢神!我愿以后好好追求真理,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

古稀老人身患肝腹水 依靠神奇妙康复

疾病临到时,我们往往会对神产生这样的怨言……文中的古稀老人也不例外,当病情恶化时,她因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对神生发了怨言,但当她真心向神祷告,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坦然面对生死时,她的病竟然奇妙康复了。你想知道她是怎么经历的吗?请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