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写评价的反思

2023年2月4日

中国湖北 甜甜

去年4月,我在教会负责文字工作。一天,我收到上层带领来信,让我写教会带领刘丽的评价,三天内写好转过去。我心里忍不住猜测:“带领要我写刘丽的评价,难道是她作不了实际工作打算撤换她?还是说她素质好,有培养价值,打算提拔她去尽其他本分?”想想刘丽平时对工作有负担,发现哪方面工作果效不好就能及时交通解决,就是工作能力差一些,事情一多就有些扒拉不开,不会分轻重缓急。我在心里不断地揣测,“要是带领打算提拔培养她,我评价她太多缺点,带领会不会说我分辨能力太差,不能公平对待人?以后该怎么看我呀?可如果带领是要撤换刘丽的话,我把她的优点写多了,带领又会不会觉得我素质太差,连评价个人都评价不准,怎么还能负责文字工作呢?估计对我也没啥好印象了。”想到这儿,我就不敢轻易动笔。

第二天,刘丽的配搭王洁姊妹来跟我们聚会。我灵机一动,想从她那里探探口风,就试探性地问王洁:“这段时间都是你跟我们聚会,咋没见刘丽呢?她很忙吧?”王洁说:“她在忙别的工作。”看到王洁回答的声音很低,我就在心里猜测:“是不是刘丽要被撤换了,王洁没有帮助过她,心里感到内疚,所以才这么小声?”可心里还不能肯定,于是我又继续追问:“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人负责工作,你们忙得过来吗?”说完,我就关注姊妹的眼神、说话的神态,想从她身上找蛛丝马迹,可最终也没得到确切的消息。我心里很着急,眼看着交评价的日期就要到了,我还迟迟下不了笔,不知道怎么写评价。后来,我索性就不写了,这样带领就看不透我有没有分辨了。要是带领问我为什么没写,我就说这几天太忙了,没时间写。就这样,我没有写评价,逃避了这个环境。后来每当想起这件事,心里就很受责备,“带领让我写刘丽的评价,主要是想了解她能否作实际工作,能不能培养,这直接关乎到教会的工作。我了解多少就写多少,很简单的一个事,怎么就迟迟不愿动笔写呢?我到底是受什么辖制?”这时,我就向神祷告:“神啊!在写评价这件事上,我瞻前顾后,心里有很多顾虑,不愿意配合,愿你开启带领我认识自己存在的问题。”

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敌基督目中无神,心里也没有神的地位,他与基督接触就像对待普通人一样,说话处处看眼色、听口风,随机应变,没有一句实情话,没有一句真心话,就知道说空话、讲道理,还想欺骗、蒙蔽眼前站立的实际的神,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他跟神都不能说一句心里话、一句实在话,他说话的方式就跟蛇行走的方式一样,路线是曲折的,不是直接的,他说话的方式、方向又像瓜藤一样,顺着杆往上爬。比如,你说这个人素质不错,可以提拔,他赶紧说这个人如何如何好,有哪些表现,有哪些流露;你如果说这个人不好,他赶紧就说这个人怎么坏、怎么恶,怎么在教会中搅扰打岔。当你问一些实情的时候,他就没话了,就支支吾吾,等你下定论,听你的口风,好随着你的意思说。他说的这些话里面除了好听的话、巴结的话、顺杆爬的话以外,你从他嘴里听不到一句真心话。他就这样与人交往,对待神也是这样,他就这么诡诈,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十条(二)》神的话揭示敌基督与基督接触处处耍诡诈,讨好巴结,阿谀奉承,看眼色行事,在基督面前不说实话,特别善于伪装、欺骗,这样的人太诡诈、邪恶,让神厌憎。想想我虽然不是跟基督接触,但我的所作所为、所流露出来的性情和敌基督一样。因着教会工作的需要,带领让我写刘丽的评价,本来不是件多复杂的事,我了解多少就写多少,实话实说,把我了解到的都公正客观地写出来就可以了,可我心思却很复杂,猜测带领的意思,害怕评价写得不好带领会认为我没有分辨,对我没好印象。我为了维护在带领心中的形象与地位就打探带领的意思,假借关心的名义探带领的口风。如果是想提拔刘丽,我就顺杆说好话,多写些刘丽的优点;如果是想撤换她,那我就多写点她的缺点,以便得到带领的高看。我评价人不是根据事实,不根据原则衡量,而是看带领的眼色,揣测带领的意思。我流露的性情跟敌基督一样,太圆滑诡诈了!为了从带领口中打探消息,我拐弯抹角地说话,挖空心思打听情况,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没有一点儿人格尊严。其实,每个人都有优缺点,都需要根据事实公正、客观、如实地写评价。如果这个人不好,我把他评价得很好,导致带领误用了不对的人作工作,那是直接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是作恶抵挡神;如果这个人是个追求真理的人,我却评价得很不好,那对人也不公平,严重了还会伤害人。要是因着我评价不准确导致姊妹被调整撤换了本分,那我就作恶了,这更是得罪神的事。我想到神的话说:“所谓诚实就是能把心交给神,凡事都不对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开,不隐瞒事实,不做欺上瞒下的人,不做仅仅是讨好神的事。总之,诚实就是做事、说话不掺水分,不欺骗神,不欺骗人。《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告诫三则》神对人的要求不高,就是希望我们说话做事能一是一、二是二,实事求是,做个光明正大,不搞欺骗隐瞒的诚实人。写评价时了解多少就写多少,实话实说,能够公平对待人就行。可我连这都做不到,带领想从我这里了解一个人的评价,连我句真心话都听不到,总想弄虚作假搞欺骗,哪有一点儿诚实人的样式呀!认识到这儿,我有些厌憎自己。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什么是敬畏神远离恶?比如,你怎么评价一个人,这就涉及到敬畏神远离恶了。你怎么评价?(做诚实人,公正、公平,不凭情感说话。)你怎么想就怎么说,看到什么就说什么,这是做诚实人。首先,做诚实人这个实行就符合遵行神的道,这是神教导人的,这就是神的道。神的道是什么?敬畏神远离恶。做诚实人是不是敬畏神远离恶其中的一条?是不是在遵行神的道?(是。)你如果不做诚实人,你嘴说的跟你看到的、心里想的就不一样了。人问:‘你对那个人怎么看?他对教会工作负不负责任哪?’你说:‘挺好,比我负责任,素质也比我好,人性也好,成熟稳重。’但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吗?其实,你能看出那个人虽然有素质但不可靠,比较诡诈,心眼儿多,这才是你的心里话,但你要说的时候意识到‘不能说真话,别得罪人’,话锋一转,就挑好听的说了,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是心里话,全是假话、虚伪的话。这表现出来的是不是在遵行神的道?不是,你行的是撒但的道,是鬼道。神的道是什么?是真理,是做人的根据,是敬畏神远离恶的道。你说话虽然是说给人听的,其实神也在听,神是在看你的心,是在鉴察你的心。人是听你说出来的话,但神在鉴察你的心。人能鉴察人心吗?人顶多能看透你说的话不是实话,能看到表面,但是唯独神能看透你的内心深处,你怎么想、怎么打算,你心里有哪些小心眼儿、鬼道道,有哪些活思想,唯独神能看到。神看到你说出来的话不是实话,在神那儿对你的看法、给你的评价是什么?就是你在这事上没有遵行神的道,因为你没说实话。《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写评价需要有敬畏神的心,能接受神的鉴察,这样在评价一个人的时候,心里能小心谨慎,能面向神,唯恐自己有不对的存心目的,导致评价写得不准确、不客观,在这事上得罪神。另外,在写评价的时候,人心里能祷告神,注重寻求真理原则,实事求是地把对一个人的了解、看法客观地说出来,没有个人的存心,是什么就说什么,不掺水分,这是有敬畏神之心的表现。而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说话做事随心所欲,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甚至还能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话,这样的人性情太诡诈,所做所行跟外邦人一样,不值得人信赖。借着写评价这件事把我显明了,看到我信神几年,在写评价上还能动歪心思,想见风使舵,怎么说对自己有利就怎么说,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性情太诡诈,太让神厌憎了。认识到这儿,我感到这样下去真是太危险了,就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开启带领我能好好反省认识自己。

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真正的邪恶是什么?哪些情形表现出来的是邪恶?用一种冠冕堂皇的说法来掩盖自己内心深处那个邪恶的、见不得人的存心,然后让人看着那个说法很好、很光明正大、很正当,最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不是邪恶性情?为什么叫邪恶不叫诡诈呢?诡诈在性情上、实质上相对轻一些,而邪恶比诡诈更严重,是比诡诈更阴险、更恶劣的一种表现,一般人不容易识透。比如,蛇引诱夏娃的话是什么话?似是而非的话,让你听着似乎是对的,好像是为你着想,你也感觉不到有什么错误或者有什么恶意,同时对撒但的提议还放不下,这就是受到试探了。你受到这个试探,听了这类话之后就会经不住引诱,就容易陷进去,这就达到它的目的了,这就叫邪恶。蛇就是用这种方式引诱夏娃的。这是不是一种性情?(是。)那这种性情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从蛇来的,从撒但来的,人的本性里就有这种邪恶性情。《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才有利于追求真理》神揭示人说话冠冕堂皇,心里却带着诡计,用好听的话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不仅仅是诡诈,还带着邪恶性情,神最厌憎、恨恶这样的人。想想在写评价这件事上,我为了得到带领的认同、高看,我总揣测带领的意思,想顺着带领的意思写,还故意说些关心的话探带领的口风,问刘丽工作忙不忙呀,好长时间没见着她了,两个人能不能忙得过来呀,等等这些话,就是想从王洁嘴里探个实底,套出刘丽的去留。表面上,我是在关心别人,为别人着想,但话里话外全带着自己的诡计,对待人没有一点真诚,我真是太诡诈、太邪恶了。就像当初蛇引诱夏娃吃善恶树的果子一样,外表说的话好听,但拐弯抹角地就把人迷惑、引诱了。我说话的性质跟蛇一样,说话做事带着诡计,这就是在欺骗人、玩弄人,活出的真是鬼性。这种性情不变化太容易以口犯罪得罪神,触犯神的性情。认识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想要悔改变化,不想再凭邪恶性情活着了。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有了实行路途。全能神说:“我的国度都是要那些诚实、不虚伪、不诡诈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实忠厚的吃不开吗?我正和他们相反,诚实人到我这里来就行,我就喜悦这样的人,我也需要这样的人,这正是我的公义。《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三十三篇》做诚实人是神对人的要求,是人必须实行的真理。那人与神相处该遵守哪些原则呢?坦诚相待,这是人与神相处应该遵守的原则,别奉行外邦人讨好、巴结的做法,神不需要人巴结、讨好,坦诚相待就行。坦诚相待是什么意思?该怎么实行?(向神单纯敞开,不包着裹着、不藏着掖着,能够以诚实的心去跟神接触,心怀坦荡,没有歪心眼儿和鬼道道。)这话说得对。要做到坦诚相待,首先你心里得放下个人的意愿,别管神怎么对待你,你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说完之后有什么后果你不用想,也不用考虑,怎么想就怎么说,别带存心,别为达到什么目的说话。人的己意、掺杂太多,总在说话上动小心眼儿,总琢磨‘哪件事该说、哪件事不该说,我得挑着说,怎么说对我有利,能掩盖我的缺少,还能让神对我有好印象,那我就怎么说’,这是不是有存心了?说话之前心里想的都是歪歪道,想说的话已经加工好几遍了,话一出口就不那么单纯,一点儿都不真实,带着个人的存心,又带着撒但的诡计,这就不是坦诚相待了,这是心怀叵测、居心不良。另外,说话总看脸色、总看眼神,脸色好就接着说,脸色若是不好就忍住不说,看眼神不对,好像不喜欢听这话,就琢磨,‘那我说点你感兴趣的,能让你高兴、喜欢的话,还能让你对我有好感’,这是不是坦诚相待?这就不是了。《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十条(二)》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神喜欢诚实人,诚实人说话单纯敞开,对神、对人都能坦诚相待,没有欺骗伪装,说话一是一、二是二,直接明了,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样式。看到身边有不少弟兄姊妹都在操练做诚实人,他们看到谁做事违背真理原则,都会交通帮助或者当面修理对付。他们心里坦诚,互相扶持帮助,聚会交通时也能单纯敞开,特别释放自由,我就很羡慕,也愿意往神要求的做诚实人上去够。虽然有些事我看不透,发表的观点不一定那么准确,但起码心里没有诡诈,心是对的,这个很关键、很重要。明白这些后,我心里亮堂多了,对实行的路途也清楚了。

不久,我又写另一带领陈晓姊妹的评价,心想:“我对她了解不多,要是评价写得不清楚的话,带领会不会说我没分辨而小瞧我呢?要不我就多写点她的优点?”这样想时,我意识到自己又想耍诡诈了,而且写评价不是小事,是涉及到选拔、撤换一个人,在这事上撒谎会得罪神的,我不能根据自己的利益来写,就赶紧祷告神背叛自己。我看到神的话说:“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维护自己的脸面,说话绕了多少弯,费了多少心思,活得多累啊!这样做人神喜悦吗?神最厌憎的就是诡诈人。要想脱离撒但的权势达到蒙拯救,你就得接受真理,就得首先从做诚实人开始,说真话、说实话,不受情感辖制,脱去伪装欺骗,达到说话有原则、办事有原则,这样活得就轻松快乐了,你就能活在神面前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的捆绑》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路途,我不能为了自己的脸面、地位包裹自己,这不是真正人的样式,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不考虑自己的脸面、地位,实事求是,我知道多少就写多少,不清楚的我就不写,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于是,我就根据事实把自己对陈晓姊妹的了解都客观公正地写出来发给了带领。这样实行后,心里很踏实平安。感谢神的带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作工不辞劳苦就能获得神称许吗(下)

撒但性情 再次流露 最近组里又增加了新成员,延庆也被大家推选为小组长,她深知这是神的恩待,愿意尽全力把本分尽好来还报神的爱。一天,负责人对延庆说:“小赵姊妹刚来,对尽这项本分的相关原则还不太掌握,你得多帮助扶持,尽快把新组员培养起来...”延庆心想:“嗯,我得多用点心,争取尽快把组…

在撒但施行诡计时你是怎么追求真理为神站住见证的(有声读物)

伊 诺 神话说:“彼得在我面前尽忠多少年,不曾发过怨言,不曾有过埋怨的心,就是约伯也不及他,而且历代圣徒都远远落后于他,他不仅追求认识我,而且是在撒但施行诡计之时来认识我。这样,导致多少年的事奉都是合我心意的,因而不曾被撒但利用。他吸取约伯的信心,但看清了他的短处,约伯信心虽大,…

我找准自己的位置了

韩国 司凡信神后,我一直热心追求,无论教会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都顺服,尽本分中遇到什么问题、难处,我也能受苦付代价去寻求解决,没有怨言。没多久,我就开始操练浇灌新人,后来又一直被提拔。我就觉得自己是人才,是教会培养的对象,也觉得自己比其他人追求,只要我在本分上多下功夫,可能还会被提…

传福音是我的责任绝不能放弃

中国江苏 李慧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兄弟姐妹八个,我妈身体不好不能干活,我爸不顾家也不挣钱,我们只能靠做农活维持生活。周围人都嘲笑我爸妈没本事,亲戚也看不起我们,不愿与我们家来往。长期下来我就觉得自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社会地位低下,低人一等,平时走在路上我都不敢跟人搭话。结婚后,丈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