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高大的我在磨炼中变得低调

243

林 静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生性懦弱的人,因此我家常常受到左邻右舍的欺负。在我八岁那年,我家房子每逢下雨就漏雨,总是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因此父母辛辛苦苦攒点积蓄准备建房。可邻居却霸占了我家预备建房用的一棵大榆树,父亲敢怒不敢言,母亲气不过就前去与他们理论,结果树没有要回来,还遭到他们一顿毒打。母亲咽不下这口恶气去找村长说理,却无人管问,母亲感到走投无路就悬梁自尽,正好被刚刚放学的我及时发现,吓得我哭着喊人才把母亲救了下来。母亲醒来后流着眼泪对我说:“闺女,你爸没本事,咱家常常受人欺负,常言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你要争口气好好读书,以后考上大学有了本事,人才瞧得起。”我使劲地点着头,牢记母亲的嘱托,并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为父母争口气,将来有本事了,让别人都瞧得起。之后,我又看到表哥以往家境贫寒,谁都瞧不起,通过发奋读书,最后考上大学,在城里分配到一份很体面的工作。每当表哥西装革履地从城里回来探家的时候,亲戚邻居一改往日瞧不起表哥的神态,都对表哥高接远送,亲热至极。看到这一切,更坚定了我追求出人头地的信念,于是我更加刻苦学习,为复习功课常常熬到半夜。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常常得到老师的夸奖、同学的羡慕。每次学期考试,我总要捧回家一张大奖状,父母也因此感到很欣慰。每当看着墙壁上贴满的奖状,我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心想:“只要我坚持不懈,将来定能考上大学,实现自己出人头地,做人上人的愿望。”可事与愿违,我在即将参加中考时脊背突然疼痛不止而瘫痪在床。父母不惜花掉家中所有的积蓄,带着我四处求医,但我的病情却不见好转。望着本不宽裕的家,因着给我治病变得更加穷困,我伤心极了:这病让我错过了考学的机会,这下不仅实现不了做人上人的愿望,还成了父母的累赘,我的人生目标还未实现,就被这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呢?在我极度痛苦迷茫之时,一个亲戚将主耶稣福音传给了我们。两个多月后,我蒙了主极大的恩典,病竟奇迹般地好了。尝够了病痛折磨的我,心里对主充满了感激之情,也深深觉得能健康地活着比什么都好。随后,我就留在教会里开始聚会传福音。因着我的热心追求,我成了年纪最小的同工,经常给弟兄姊妹读经,教诗歌,扶持帮助软弱的弟兄姊妹,得到了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

几年后,朋友把全能神的国度福音传给了我,想到我这个不起眼的人竟有机会迎接到主耶稣的再来,我激动不已。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我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语,逐渐明白了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是神作的三步工作,还有神道成肉身显现作工的奥秘、神末世道成肉身作审判工作的意义、如何脱去败坏性情活出正常人性等方面的真理,我被神的话深深地吸引着,干渴的心灵得到了神生命活水的供应和浇灌。为了还报神爱,我积极加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中,在教会中传福音、浇灌新人。借着我们的积极配合,宗派里许多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纷纷归回到神的家中,接受神话语的供应、喂养,神的福音工作在我们当地迅速扩展开来。后来,我被选为教会的中层带领,负责几个县城的工作。面对神这么大的托付,我心里高兴极了,心想:“在世上自己未能实现做人上人的愿望,这次我一定要把教会的工作干出个名堂来,相信照样也能实现自己的这一人生目标。”从此,我不畏严寒酷暑,干劲十足,浑身像上了发条的钟表一样,乐此不疲地穿梭在各教会之间,力争把教会的各项工作作好。因着我的努力配合,教会的各项工作也得到了神的祝福带领,弟兄姊妹看到我既能为神撇弃花费,还能交通真理解决他们的问题,都很高看我。老年的弟兄姊妹对我说:“像你们这些年轻人能撇下一切,担当神的托付,真是难能可贵啊!”我听后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就是教会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前途一片光明,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福音工作的扩展,南方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上层带领辛姊妹来信说南方地区需要几名带领过去浇灌新建立的教会。经过大家商量,弟兄姊妹举荐我过去配合工作。我感到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那些新教会的弟兄姊妹很多真理还不明白,我的职责和使命就是尽快带领弟兄姊妹明白真理进入实际,这是神给我的托付,我得尽上全力,一定不能辜负神对我的期望。同时我心里喜不自禁,觉得教会能差派我去南方尽本分,说明我在弟兄姊妹的心中还是有一定分量的,照这样追求下去,以后说不定还能被提拔,到时候就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和仰望,那多风光啊!我心志满满地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去了距家几千里的教会尽本分。到了之后,我马上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由于南北语言、生活的差异,跟当地的弟兄姊妹交流起来就有一些吃力,有时需要反复询问才能弄明白他们的意思,而且各个教会之间路途很远,有的地方要坐一天的车才能赶到……面对种种的难处,我丝毫没有畏缩不前,为了把工作作好,我把聚会时间排得满满的,白天给这处教会聚完会,晚上坐夜车赶到另一处教会,中间稍作休息就急忙给弟兄姊妹聚会解决问题、安排工作。为赶时间聚会,我甚至连吃饭都嫌浪费时间,经常带点东西在车上吃。经过一段时间的积极配合,我负责范围内的各项工作果效都有了明显提高,尤其是福音工作蒸蒸日上。新划分的一个范围里,新选的几名带领经过我一段时间的带培,都能独立担当工作了;上层带领要求提供各种人才来配合各项工作,我也积极迎合,选出了合适的人选。一次,我带着新选的教会带领去聚同工会,和我一起来南方尽本分的张姊妹羡慕地对我说:“我到这里尽本分这么长时间了,工作没有什么起色,还没有选出合适的人员担当工作,可你那边的新人都培养出来能作工作了。唉,我作工作真是太差劲了。”我嘴上安慰鼓励着张姊妹:“神的工作都是神自己在维护,咱们人只是与神配合配合,只要咱们尽上全力,各项工作都会好起来的。”可心里却偷着乐,觉得自己是一块金子,放在哪儿都会放出光彩。由于我的工作果效在同工中是最好的,上层带领几次来信说让我把工作经验写出来给其他同工借鉴,互相取长补短。我心里越发得意,觉得自己就是所有同工中的佼佼者,是这一带教会的顶梁柱。从此,我起初接受托付时那种诚惶诚恐的心态消失了,整天沉浸在洋洋得意之中。

聚会,交通,分享

不久,上层带领把我调到另一个城市尽本分,我除了负责自己范围内的工作之外,还要帮助上层带领落实一些工作,我更加沾沾自喜,心想:“看来我在同工中是主要培养的对象,要不然,带领怎么会把这么多重要的工作交给我呢?我可得好好努力,只要能让上层带领器重,再苦再累也值得。”随后,上层带领给我们聚会说因着教会工作的需要,让我们根据原则从同工中选出一名负责大范围工作的同工。我不禁有些激动,心想:“在这儿作工一年多,我的工作果效与其他同工相比是最优秀的,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这次选举上层同工,肯定是非我莫属。老家的弟兄姊妹要是知道我不仅在外地教会干出了一番工作,还被提拔了,他们肯定对我刮目相看,到时衣锦还乡,那该有多风光啊!”我越想心里越美。为了让带领和弟兄姊妹看出我作工的实力,能在选举时投我的票,我在聚会中表现得格外积极,带领安排我去配合一些工作,我也比以往的劲头更大了。半个月后,我们各自把选举意见交上去后,我天天都在期待着选举的结果。随后,辛姊妹来给我们聚会,我原以为自己十拿九稳会当选,可没想到的是,辛姊妹指着同工王丽对我们说:“这次按大多数同工的意见,选王丽姊妹负责上层同工的工作。”听到这个结果,我火热的心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窖里,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委屈、不服一起迸发出来:“为什么她能选上,却轮不到我?难道是我付的代价不够多?还是我尽本分不够积极?多少次我身体生病,为了把工作作好都是带病尽本分,从不休息;多少次为了解决教会的难处和问题,我熬到三更半夜寻找真理解决,我受了这么多的苦,到最后连个上层同工都选不上,以后还有啥发展前途?要是看我没有培养价值,为什么还把我放在工作中心地带……”我越想越委屈,觉得什么苦差事都让我做,好事却轮不到我,与其这样,以后尽本分我也多给自己留点空间,反正我付多少代价也没人能看见……我只顾发怨言,对带领所交通的,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散会后,辛姊妹看我情绪低落,就单独找我谈心:“林静,我看你情形不好,你向来聚会都积极交通,这次也不怎么说话了,心里有什么难处?”我怕说出来让她笑话,就勉强说:“没有什么难处。”辛姊妹耐心给我交通真理,最后我只好把自己的情形谈了出来。辛姊妹听后,带着爱心对我说:“其实,你作工的劲头弟兄姊妹都看在眼里,但大多数弟兄姊妹反映你最大的缺少就是不注重生命进入,临到事很少反省认识自己学功课,很多时候还高举自己、炫耀自己,这是咱身上的败坏与缺少。教会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弟兄姊妹没有选咱,这也是神的主宰安排,不管让咱尽什么本分,都得顺服神的摆布,注重在神摆设的环境中追求真理,进入真理实际,临到事情多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追求性情变化,把本分尽好,才合神的心意呀!”听了辛姊妹的一番话,我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仍赌气不能从正面领受,反而一个劲地流露:“我相信教会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我也承认自己进入真理差,认识自己差,但这能是大缺欠吗?总比那些光会认识自己,不积极配合工作的人强多了,我看你们就是瞧不上我,尽本分再多有什么用?”因我带着这种抵触心理,当辛姊妹再让我协助落实工作时,我就拣容易的、轻省的去做,对于不好办的、需要付代价的工作,我能推则推,不愿再受这份苦了,心想:“你看我不行,不适合被提拔,为什么还把我放在工作最繁重的地方?你看哪个同工比我好,可以把我调换走,省得我出力还不讨好。”看到辛姊妹工作中遇到难处,我反倒幸灾乐祸,心想:“你碰到难处工作落实不下去,就知道我的重要了。”新选的王丽姊妹过来给我聚会时,我心里也满了不服,心想:“你现在虽然是上层同工了,可你作的这些工作不是我常作的吗?你不就是岁数比我大一点,我看其他方面也不见得比我强。”甚至还谬妄地认为,是带领对我有偏见。因着我的消极对抗,一直对工作抱着应付糊弄的态度,给教会的工作带来很多的难处,但我麻木得没有一点自责。期间,带领也对付修理、提醒、帮助我,可我却充耳不闻。因着我的刚硬悖逆激起了神的怒气,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

击打,审判,刑罚

我渐渐地失去了圣灵作工,灵里越来越黑暗,平时聚会能解决的问题,也觉得特别难,每次聚会交通起来干干巴巴,不到散会的时间就想离开,好脱离尴尬的局面。我负责的范围有几个向来积极配合的教会带领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浇灌供应,情形越来越糟糕,教会工作果效直线下滑。福音人员也陷在难处中,工作几乎处于瘫痪状态。而我也遭到了病痛的管教。一天,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心跳加速,一下子晕了过去,接待的老姊妹吓得急忙把我送到医院,被检查出是患了心肌过缓症,但就是这样我还是硬着颈项不知反省悔改,最终因我彻底失去圣灵作工,作不了实际工作被撤换下来,教会决定让我回老家的教会灵修反省。辛姊妹过来给我交通神的心意,让我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回去后好好反省,不能让神多年的心血代价付之东流。听着辛姊妹安慰鼓励的话,我痛哭流泪,心里也知道自己活在黑暗中,给教会工作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不适合再担当工作,撤换下来是神的公义性情临到了我,可心里不免又为自己的脸面难受,想到和我一起来的同工都还留在这里担当重要工作,前途一片光明,而自己却被打发回家,家乡的弟兄姊妹知道我落到这样的境地,会怎么看我?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不是一落千丈了吗?回去后,见到弟兄姊妹我的脸往哪里放?我越想越痛苦。

背上行李,踏上回乡的列车,我浑身瘫软,哭了一路。因着前几年我被中共抓捕,回家不安全,教会把我安排到了一个偏远的山区教会。那天,教会带领带着我翻了几座山,把我带到一个曲径通幽的接待家。晚上,我躺在简陋的小木床上,想到当初我踌躇满志地去外地尽本分,一心想把教会工作作好,再次得到被提拔的机会,可现在我却因着打岔教会工作,失去圣灵作工被撤换,当地的弟兄姊妹若知道了会怎么看我啊?会不会说我不务正业,不追求真理被打发回来了?一想到失去地位,会被弟兄姊妹小看,我就心烦意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越想越痛苦,甚至连死的心都出来了。我第一次尝到了没有圣灵作工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痛苦无助中,我向神呼求:“神啊!此时我的心像掉进了无底深坑,痛苦不堪,我被撤去带领的职务就像要把我的命挪去一样!神啊!求你带领我,使我在你的审判刑罚中能认识自己,认识你的作工,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当怎样追求才是最合适的?你当把自己看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来追求?你当知道,你该怎么对待今天这所临到你的一切,或试炼或苦难,或无情的刑罚或咒诅,临到这一切,你都应当作慎重的考虑。……你不会适应环境,更不愿适应环境,因你并不愿意从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为残酷的刑罚中得着什么,你也不寻求也不摸索,只是听天由命——走到哪儿算哪儿,那些在你看为残酷的责打并没有将你的心改变,也并没有将你的心占有,而是将你的心刺伤。你只是将这‘残酷的刑罚’视为今生的仇敌,却并没有得着什么,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认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这样的试炼,而是认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说我总是对你挑毛拣刺。事到如今,你对我说的、对我作的到底有几分认识?别以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万丈,你并不比别人聪明,甚至可以说,你比任何一个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爱,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从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对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实,你根本不是什么有理智之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么,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么,所以我说你甚至比不上一个对人生毫不觉察但却仰赖上天的赐福而种地的老农。你对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顾,竟然不晓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别看你们现在跟随着,对这步工作有点认识,但就你们的那个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这个地位之福总挂心头。为什么多数人总消极起不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前途‘暗淡无光’吗?……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读神话,反省

神严厉的审判之语扎在我的心上,回顾自己信神所走的路,自从被教会选为带领后,作工有点果效,就把自己当作教会的顶梁柱,是走在前面的“领先人物”,是教会的“帅才”,同工中的“佼佼者”,常常觉得按着自己的才能,把我放在更高的位置上才合适,总在心里盘算着自己哪天有高升的机会,能带领更多的教会,也能得到更多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那才风光。当听说要选拔上层同工时,我便自信地认为自己就是最佳人选,为了得到名誉地位,我积极花费,不怕苦不怕难;可当落选时,我就怨气冲冲,不但不反省自己所走的道路是否合乎神的心意,反而把眼光盯在带领身上,当带领指点我的败坏与缺少时,我还认为是她对我有偏见,看不见我这个“人才”,把从神来的指点帮助当作仇敌的攻击,觉得自己是出力不讨好,随后就故意不配合带领的工作,尽本分应付糊弄,消极对抗,临到病痛的管教,我仍旧麻木不仁,为失去地位耿耿于怀,顽固对抗不知向神回转,还把眼光死死地盯在地位上。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我简直被地位野心冲昏了头脑,熏黑了良心,没有丝毫爱神、顺服神的心。仰赖上天种地的老农尚且知道“种地在人,收成在天”“知天命、顺天意”,可我却不自量力,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不能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本位上尽自己的本分,敬拜神,总想追求名誉地位,超越神给自己划定的范围,满足自己被提拔,被人高看的野心欲望,这不是野心通天的天使长吗?想到主耶稣在地作工时,从来不以自己的地位自居,与罪人同坐席,还俯下身来给门徒洗脚。今天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来到地上作工,从来没有说自己是神叫人敬拜,而是默默无闻地发表真理,供应人生命,使人在神的话里认出神的身份、地位。而我作点工作,有点果效就巴不得让所有的人都看见,不知羞耻地追求名誉地位,总想高居众人之上,得到众人的高看,遭到神的管教也不知悔改,甚至还能应付糊弄拿本分出气,我的所做所行就如一个没灵的畜生,不明事理,胡搅蛮缠,这不是和哪个人较劲,而是在直接抵挡神,早已触犯了神的公义性情。教会把我撤换,这是神对我公义的审判,就是为了对付我的地位之心,否则,我麻木的心灵根本不会被唤醒。想到这里,我对神产生了一点敬畏之心,又想到神的话说:“我要将所有的触及我忿怒的人都扔在我的惩罚之中,将我全部的忿怒都倾倒给这些曾想与我平起平坐但从未敬拜我、顺服我的兽身上,将我击打人的杖放在那些曾享受我口之言的奥秘、曾享受我看顾、曾与我争夺物质享受的畜类身上,我是不会饶恕任何一个争夺我地位的人的……当忿怒的日子来到之时你们就再也不会向我索取了,那时我让你们都尽情地‘享受’,我让你们都嘴巴啃泥,你们永世都不得翻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有的人能带几处教会就狂起来了,觉得神家没有他不行,他应该享受神的特殊待遇。其实人的地位越高,对神的要求也越高……地位越高,野心越大;明白道理越多,性情越狂妄。信神如果不追求真理而追求地位是很危险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神严厉的审判之语透射出神公义威严的性情,如两刃利剑一样扎在我的心上,让我感到恐惧战兢。神高抬我在教会尽本分,是为了让我能追求真理,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蒙神拯救,这是神对我极大的高抬和恩待,可我不思还报神恩,不务正业,一个劲地追求名利地位,有点果效就忘记自己的身份是谁,还野心勃勃想拥有更高的地位,管理更多的人,当我得不到地位时,我就与神消极对抗,甚至无心作工,我不就是与神争夺神选民的敌基督吗?当初犹太教的法利赛人、祭司长、文士,他们走遍洋海陆地传福音,但当主耶稣来作救赎工作时,他们不带领人认识神,而是竭力维护自己的地位,散布谣言让人定罪、弃绝主的作工,最终将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罪行,最终亡国,许许多多的犹太人流离失所被杀戮,遭到了神的惩罚与咒诅;还有律法时代的二百五十个首领,因着他们的狂妄本性,不听神所使用的摩西的带领,妄想取而代之,与摩西争夺带领以色列民的地位,最终遭神咒诅,被灭于地缝之中。而今天我这么痛苦,不都是因为自己落选,想被提拔的野心没有得逞才导致的吗?我走的也正是抵挡神的敌基督道路,是通向地狱的灭亡之路。想到这些,我不由得俯伏在地,痛哭流泪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被撒但败坏得泯灭了人性理智,不配活在你的面前,我享受了你太多的恩典与话语的供应,可我在作工中却不见证你、高举你,我吃苦耐劳付出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名利地位奋斗。神啊!我就是一个不走正道的邪恶之徒,是当代的法利赛人,按我的所做所行,真该遭受你的咒诅与惩罚,可你只是将天上的火焰显现给我看,并没有取缔我的性命,我的这口气息,是你的忍耐换来的,我不愿再硬着颈项与你为敌,也不愿再奢求得到什么地位,只愿在你的审判中来反省自己,无论给我安排什么样的环境,我只愿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顺服你。”

祷告,悔改

经历了神的审判之后,我的地位心渐渐放下一些了,开始力所能及地尽本分。接待家的老姊妹带着我给她的亲戚传福音,在传福音的过程中,福音对象问了很多问题,可我对所涉及的真理并不掌握,我看到自己缺少太多的真理,才发现自己以往做带领只有虚名并无实际,从心里感到神把我放在这里传福音带新人,是给我补了一课。想到神的良苦用心,我从心里愿意在这个环境里操练进入真理。老弟兄、老姊妹行动不便,空闲的时候,我就帮他们做饭,收拾家务;农忙的时候,帮他们下田干活,尽力解决他们生活上的一些难处,他们对我也像亲人一样。因着在接待家有了些正常人性的活出,老弟兄、老姊妹的孙子、儿媳见到我时,常说信神的人真好!后来借着寻求考察,也接受神的作工。以往这处教会的福音工作很薄弱,经过一段时间与神配合,我所带的几个新人也愿意传福音,随之福音工作渐渐有了起色。我天天和新人在一起读神的话,唱诗赞美神,有时新人农忙,我就和新人在田间边干活边交通神的话,以往死寂的山似乎也活跃了起来。借着传福音、浇灌新人,我也装备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心灵里感到很充实,很快乐,我从心里感谢神对我的恩待与怜悯!

一晃在山区快三年了,我整天传福音、带新人,还经常顶着烈日到田间帮助新人干农活,穿梭在布满荆棘的崎岖山路上,昔日细皮嫩肉的我被太阳晒得黑红发亮,一双手也磨出了茧子,但因着在农村受了一些苦,我也成熟老练了许多。在这个环境里,我以为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败坏性情已经变化了,可我太不认识自己,神针对我的情形把我内心里的隐情显明了出来,又让我学习新的功课。一天,我带完新人在回接待家的路上,突然遇到狂风夹杂着大雨。我艰难地推着自行车,行走在凸凹不平的山路上,雨水打得我眼睛都睁不开,心里不免有些消极,心想:“我在山区尽本分都快三年了,也学习了一些功课,怎么还不给我调本分呢?想想调到这里尽本分的一个弟兄,他已经调出去做了福音组长,可我现在连个小组长都不是。再想想以往被撤换的弟兄姊妹,他们反省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愿意向神悔改,好好追求真理之后,很多人很快又重新被选做带领,可我在这里历练将近三年了,对自己也有些真实认识了,以我现在对神作工的态度和所装备的真理,就是不能做上层带领,也能做个教会带领吧!教会里为什么不把我调出去尽本分呢?我还年纪轻轻,难道就一直让我在山沟里呆着传福音?”想到这儿,我心里感到一阵失落。回家后,我反省一路所想的,发现这又是自己的地位心在作祟,心里就切切地呼求神保守我的心活在神面前,不让地位控制我的心。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征服人务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贪心、把人那些最拦阻敬拜神的东西给对付掉,这就达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时务必得先将人的野心、将人最致命的东西给取缔,以此来发现人爱神的心,来改变人对人生的认识,改变人对神的看法,改变人生存的意义,这样,人爱神的心就纯洁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所以对于人来说,如果没有几年的熬炼,没有一定的苦难,人在思想上、在心灵里面摆脱不了肉体败坏的辖制。人在哪方面还受撒但的辖制,在哪方面还有自己的欲望,还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应该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难中能学到功课,就是能够得着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试炼中应该怎样满足神》)神循循善诱的话语感动得我泪流满面,从神的话里我明白了,我们人类被撒但败坏后都成了撒但的化身,都凭着撒但灌输的毒素活着,要想达到性情变化必须得经历更多的试炼熬炼。想想撒但灌输的法则“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人活脸面,树活皮”等等,已经深入我的骨髓,成了我的生命,我凭着这些撒但的毒素活着,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前途享受,以至于使我变得狂妄自大、野心通天、自私自利,没有一点正常人的模样。神要取缔我里面的野心欲望,把我从撒但的手里夺回来,借着苦难熬炼变化我的性情,改变我错谬的人生观,使我不再凭着撒但的毒素活着,恢复正常的良心理智,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能爱神、顺服神,这是神在我身上作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的工作的最终目的。回想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心灵里就被灌输了这些撒但毒素,看到父母受到别人的欺凌,我就发誓要好好学习,考上名牌大学,能出人头地,做人上人,让人瞧得起;信神后,我仍是凭着这些毒素追求做大带领,作大工作,实现自己做人上人的野心欲望。当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时,我作工作就劲头十足,得不着的时候,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无力,本分也不想尽了,甚至失去活着的动力,连死的心都出来了。因着追求地位名利,我变得狂妄自大、卑鄙恶毒,看到谁高过我,触及我的地位名利心就不服、嫉妒,看到谁不如自己,就贬低小瞧,凭着这些撒但毒素活着,使我的良心泯灭,人性扭曲,没有一点人该有的良心理智。甚至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对自己有一些认识之后,我还巴望着哪天能被调出去,不做大带领,做个教会带领也行,其实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东山再起,重振河山,从中看到这些撒但毒素在我里面扎根实在是太深了,不是经历一次审判刑罚就能达到果效的,得需要长时间的对付修理、苦难熬炼和事实的显明,才能看清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相,放下自己里面的卑鄙存心、野心欲望。今天我才明白,神把我放在环境艰苦一些的大山里,不给我出头露脸的机会,就是为了更深地显明对付我里面的野心,洁净我的撒但性情,巴望我能活出一个人样,使我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老老实实地尽受造之物本分,达到真实的敬拜神、顺服神、爱神。回顾自己这么多年只为地位名利奔波忙碌,从来没有在真理上下过功夫,也没有注重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最终什么也没有得着,再这样走下去,我这不是自我愚弄,白活一场吗?看到追求地位没有丝毫的意义与价值,若不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地位再高也作不了实际工作,也不代表性情变化,相反,地位越高只能使我越来越狂妄,身不由己地打岔搅扰神的作工,最终因作恶抵挡神而被神厌弃淘汰。从神的话和自己的经历中,使我感受到神就如慈母一样,在我灰心失望时,用话语来开启引导我,使我明白神的心意,有信心继续追求真理;又如严父在我刚硬悖逆、顽固不化时,击打管教我,使我反省自己,向神悔改,走人生正路。明白了神的心意与良苦用心,我心里对神满了感激,重新在神面前立下心志,好好追求真理,再也不追求一文钱不值的地位了。

转变

经过这次的审判刑罚,我感到自己的心灵像得到了一次洗礼,追求地位名利的野心欲望淡薄了许多。一段时间后,当看到我带的新人有的被教会选为浇灌执事,有的被选为教会带领,我不再自我欣赏,而是真实地体会到这些新人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在教会里担当托付,配合神的工作,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这是神打败撒但的见证,是神心最得安慰的事情,我的心里也觉得坦然、欣慰,从中也体会到了神得着人实在不易。当我在教会里传福音,看到新人带领遇到难处来找我解决时,我也不再因着自己没有被提拔而失落了,而是结合自己的经历认识给他们交通神的心意,耐心帮助他们,心里感到特别踏实平安。我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身量了,也能活出点人样了,但神知道我里面被撒但败坏的程度,为了更深地洁净变化我,又摆设更深的功课让我认识、进入。

因着工作的需要,教会安排我到上层福音组尽本分,我心里很高兴,觉得能到上层福音组传福音,这是极大的荣幸。然而,我里面出人头地的欲望也禁不住又开始蠢蠢欲动,心想:“不做带领也行,能到上层福音组传福音也是一件光彩的事,认识我的那些弟兄姊妹要是知道了应该也会认可我吧!”没想到刚到福音组,负责人就对我说:“林静,这次一起过来配合工作的弟兄姊妹比较多,事务方面的工作也很忙,你和老姊妹一起尽接待本分吧!不光做饭,还得负责整理一下房间。”我听后心里不由得起了抵触情绪:“接待本分让教会里任何一个弟兄姊妹都能尽,为什么选我来尽呢?好歹我以往也是走南闯北的带领,现在不让我做带领了,起码也得给我个像样的本分吧,没想到我在弟兄姊妹的心中没一点分量,竟然让我尽接待本分,做一个后勤打杂的,这不是大材小用吗?”想到这里,我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但有了之前所经历的刑罚管教,我还是“理智”地接受了过来,和老姊妹一起楼上楼下地打扫房间忙碌起来。但随后在与弟兄姊妹相处中,弟兄姊妹的言谈举止稍不合我的意思,还会触及我地位名利的心。弟兄姊妹来到后,我看到其中有好几个老家的弟兄姊妹,还有一个以往在教会里不起眼的小弟兄。看到老家的弟兄姊妹都在忙着传福音,我却系着围裙在做饭、擦地板,感到自己很没面子。一天,小弟兄见到我热情地对我说:“林静,你以前做中层带领的时候,还负责过我们教会的工作,那时我什么也不懂,可就喜欢聚会,你给我们聚会时,让我得着不少帮助啊!”小弟兄平常的一句话,让我听了却感到特别刺耳,觉得他就像是在嘲弄我现在落到这种境地,脸上不由得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又过了几天,组里的弟兄姊妹外出传福音一直到凌晨两点才回来,他们吃完饭后,桌子没来得及收拾就抓紧时间休息去了,负责人对我说:“林静,明天一早我们还得去传福音,你赶快加加班把厨房收拾一下,别影响了明天做早饭。”我听了心里很不舒服,心想:“你们劳累了就去休息,半夜三更的我还得加班给你们收拾卫生,唉!还是你们高贵啊!”由于心里抵触这个环境,不知不觉我灵里消沉了,看到劳累了一天的弟兄姊妹已经入睡,有的还打着呼噜,我却一个人在厨房里收拾,心里的委屈痛苦一并涌上心头,眼泪不停地往下流,觉得自己在这里就是弟兄姊妹使用的一个下人,没有一点尊严,与其这样还不如在山里,在那里虽不是带领,起码那些新人都挺喜欢听我交通,我的虚荣心还能得到点满足,可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因着我活在不对的情形中,做饭时头脑迷迷糊糊,不是把饭做得又苦又咸,就是把菜炒得没滋没味,弟兄姊妹没有说什么,还是把饭菜吃掉了。看到这些,我良心很受谴责,心想:“我怎么把饭做成这样?让弟兄姊妹怎么吃呀?本来弟兄姊妹在外面传福音已经很辛苦了,回来还吃不上可口的饭菜,我尽的本分也不合神心意啊!”此时,我灵里有一种无声的责备:“还不是地位心没满足,就应付糊弄,心不在焉!”我边琢磨边想:“是啊!我在这儿尽接待本分,每天做饭、打扫卫生,心里并不情愿,不就是觉得自己掉价、没有身份了吗?还不是不甘愿做没有地位的平凡人吗?”想到这儿,我对自己的情形看清了一些。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以往的彼得是为神倒钉十字架,但你应在最后满足神,为神耗尽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为神做什么呢?所以你应提前将自己摆上任神摆布,只要神高兴、乐意就任着他作,人有何资格发怨言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四十一篇说话的揭示》)“现在这样地审判你们,到最终你们会认识到什么程度呢?你们会说虽然你们的地位不高,但你们享受了神的高抬,没地位是因你们出生低贱,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赐给的。……而且你会祷告说: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这国家里面,命定我生在这邦族里,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无底深坑、硫磺火湖里面,我无非也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类当中的一个,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面,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话再次安抚了我的心,我揣摩着神的话,心里明朗起来,从神的话里明白了,彼得为了爱神能把自己交在神手中,追求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只要神满意,就任神摆布、任神使用,最后倒钉十字架,为神作了响亮的见证。神在我身上作了这么多审判刑罚的工作,神的心意就是让我能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尽上自己的本分,真实敬拜神。不管我是尽什么本分,我在神面前同样都是受造之物的身份。揣摩着神的心意,我明白了本分没有大小的区别,只是工作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负责人才让我尽接待本分,这是我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而我却看不上这个本分,觉得有失我的身份,看到我领受真理太谬妄了。我也明白了,今天神再次摆设环境试炼我,就是要彻底洁净我身上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性情,也是要检验我的工程,看我在试炼中能否真实地顺服神的主宰命定,在经历神多次的审判刑罚之后,看我交给神的答卷到底是什么,这里饱含着神的殷切期望。想到约伯在东方人中被尊为大,试炼临到时,他没有说一句埋怨神的话,更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是坐在炉灰中,手拿瓦片刮身上的毒疮,为神站住见证,羞辱了撒但。可我从带领的位置上撤下来,如今又在这里尽上接待的本分以后,不思还报神的爱与拯救,宝爱神给的再次尽本分的机会,仍顾及自己的地位名利,心里仍有痛苦和失落,还有不甘心的成分,我哪有一点良心理智呀!神心怎能得安慰,撒但怎能彻底蒙羞呢?想到这些,我悔恨不已,咒诅心里流露的这些与神不相合的败坏性情,愿意甘心顺服下来。我又想到组里的弟兄姊妹都在夜以继日地传福音见证神,把那些还活在黑暗中的人尽快地带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弟兄姊妹都在奉献着自己的一份,而我的本分就是及时把饭菜做好,让弟兄姊妹的身体得以补充营养,把房间整理好,让大家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休息,这些都是自己该尽到、尽好的。想到这些,我心里敞亮了,也有了实行的路途。做饭时,我看到老姊妹很劳累,就让她歇会儿,自己主动到厨房洗碗,切菜,边做饭边揣摩神的话,灵里满了喜乐平安;平时打扫卫生,心里也不觉得委屈了,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有时弟兄姊妹在一起商量工作,让我也加入,对于我说的比较合适的意见,他们也会采纳,还时常跟我分享他们在尽本分中的心得体会。我觉得和弟兄姊妹的关系很亲近,感到神也特别可爱,从心里感到这样活着才有点人样。

经历了神的一次次审判刑罚,我深深地体会到神的审判刑罚对我全是拯救,全是爱,如果没有神的审判刑罚,我仍活在撒但的黑暗权势下争名夺利,被撒但败坏玩弄,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痛苦不堪,最终还会被它吞吃。是神的审判刑罚扭转了我错谬的追求观点,使我追求名誉地位的撒但性情得到一些洁净,带领我走上了人生正道。今天我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完全是神审判刑罚的作工在我身上达到的果效。我从心里感谢全能神的拯救之恩!今后我愿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样式,尽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神的爱!阿们!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的神!

相关内容

卸下枷锁好轻松(有声读物)
经历审判的转变(有声读物)
心是神的殿 除掉心中人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