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失败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错谬的追求观点

251

秋 月

2006年的夏天,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通过读全能神的话语和弟兄姊妹一起过教会生活,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宇宙万物是神造的,是神主宰掌管着万物的变化规律与运行轨迹,是神赐给人类阳光、空气、水等各种生存所需的条件,人类就应该敬拜神;也知道现在是末世了,人类已经被撒但败坏得丧失了良心、理智,丧失了人性,到了让神不堪入目的地步,神这次道成肉身来在地上是用话语来审判洁净人,最终得着一班对神有认识,能顺服神、见证神的人。为此,我感慨万千,觉得自己能赶上这样的好时机,真是太有福了!于是,我热心追求,常常读神的话语,参加教会生活,一有空就给自己的亲戚朋友传福音。弟兄姊妹看我热心追求,就选举我尽教会负责人的本分。

接受这个本分后,我更有劲了,心想:“神这样高抬我,弟兄姊妹这样信任我,我一定要把这个本分尽好,还报神的爱。”于是,我起早贪黑地下小组聚会,扶持软弱的弟兄姊妹,料理教会的各样事务,每天乐此不疲地奔跑花费着。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弟兄姊妹都夸我有负担,有责任心,上层负责人对我的工作也很认可。因和我一起尽本分的王姊妹家庭缠累比较大,不能把心更多的用在教会工作上,这样教会的各项工作几乎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弟兄姊妹有什么事都找我。我便沾沾自喜地活在自我欣赏中,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

后来,王姊妹因无法胜任教会负责人的本分,上层带领就安排一个信神一年多的付姊妹和我一起尽本分。付姊妹虽然信神时间短,但追求真理,注重自己的生命进入,平时聚会能单纯敞开和弟兄姊妹交心,了解弟兄姊妹生命进入和尽本分中的难处,然后再找相应的神的话交通解决,大家都愿意和她一起聚会听她交通。经常有弟兄姊妹对我说付姊妹虽然交通得浅,可挺有路途的。刚开始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心里挺高兴的,觉得姊妹交通真理有路途,弟兄姊妹就可以跟着沾光了,若是再能担事,那我就轻省一些了。可后来不断地听到弟兄姊妹夸奖付姊妹,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了,心想:“弟兄姊妹说付姊妹交通真理透亮,就是修理对付他们也愿意接受,那言外之意就是我说话不好听,交通真理也不透亮,我修理对付弟兄姊妹,他们根本就接受不了了?付姊妹信神时间短,刚尽负责人的本分就得到弟兄姊妹的拥护、称赞,照这样下去,很快就取代了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位置,那我还能在这里呆下去吗?”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了一种危机感,不行!我也得说话柔和一点,学着像付姊妹一样和弟兄姊妹交心,这样才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称赞。于是,我努力地模仿付姊妹,说话口气柔和了许多,聚会时先听大家有什么问题,再找神的话交通解决。这样实行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自己比之前变化了不少,想着这下弟兄姊妹应该夸赞我了吧!可听到的还是对付姊妹的夸赞声。有时我和付姊妹一起下组聚会,付姊妹交通时,大家就附和着点头、接话;而我交通时,尽管我很卖力,但大家就没有那样附和我。我感到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一点地位也没有了,就对付姊妹的嫉妒越来越大,以至于听到有人提起她的名字我都生气、上火。一次,我去一个姊妹家了解她所传福音对象的情况,姊妹说她还没去看那个福音对象,因为付姊妹说要和她一起去,她正等着付姊妹来找她呢。我一听这么长时间都没去看这个福音对象,还要等付姊妹一起去,心里的一股无名火“噌噌”往上冒,生气地对姊妹说:“咱们尽本分得依靠神,不能光依靠人。”没想到姊妹不接受,我更生气了,就对付了她一顿,直到她答应去看福音对象为止。

秋风落叶,枫树

还有一次,我去一个小组聚会,本来那天应该是付姊妹去的,可她有事去不了,我就去了那儿。刚一进屋,有个姊妹就问我:“付姊妹怎么没来?我还有个问题要问她呢!”听了姊妹的问话,我有些尴尬,心想:“你太不给我面子了,难道就付姊妹能给你解决问题,我就不能了?我一定要好好交通,让你们看看我并不比付姊妹差。”于是聚会时我就有意问大家有什么难处,然后针对她们提的问题祷告神用心揣摩该怎么交通,用哪些神的话解决。一个聚会下来,大家的问题借着交通神的话语都得到了解决,可我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总觉得是付姊妹抢了我的位置,要不然我怎么会落得这么尴尬的地步,聚个会还这么费劲呢!我对付姊妹的嫉妒、怨恨又多了一层,便在心里暗暗使劲:“以后我得多装备真理,不能让付姊妹压过我。”之后,一有时间我就赶紧读神的话,听讲道交通,以便发现弟兄姊妹的问题能给他们解决,这样弟兄姊妹有问题就会来找我了。一次,上层负责人来信约我们聚会,说一个人去就行了。我心想:“若是让付姊妹去,她听得多了,那回来聚会交通的不就更好了吗?弟兄姊妹不得更喜欢她,那不就显得我更逊色了吗?不行!我得去,这样我就可以从上层负责人的交通中多明白点,回来给弟兄姊妹交通就比付姊妹好了,到时候弟兄姊妹就会高看我的。”想到这儿,我就对付姊妹说:“上层带领要了解教会的一些情况,你还不太了解,这次我去吧。”姊妹听我这么说就答应了。就这样,每次上层带领约我们其中一个人去聚会时,我就找各种理由说让我去,结果每次都是我去。就在我追逐名利和姊妹明争暗斗、比试高低时,神严厉的审判临到了我。

一天,我听说几个姊妹给上层负责人去信检举我,说我讲字句道理,不能用实际经历解决问题,有时还站地位教训人,不适合再尽教会负责人的本分。这个消息就像当头一棒,把我打蒙了,我的情形消极到一个地步,一想到自己在教会里起早贪黑地尽本分,不仅没有得到弟兄姊妹的认可,反而还被检举说我不适合尽负责人的本分,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难受。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不知道这是神严厉的审判刑罚临到了,而是一头钻到这个事里,心里对检举我的几个姊妹有了看法,每次见到她们,我就心跳加快、血气上升,好几次都想问问她们,但又觉得那样做他们会觉得我不是个追求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在弟兄姊妹面前就更没有好的形象了,就又忍了下来。可我内心还是很痛苦,不知怎么做才能从这种情形中走出来,下小组聚会也没有往日的劲头了。在矛盾与痛苦中,我只能不断地向神哭诉自己的不解和委屈。一天晚上,我难受得又一次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现在心里好难受,面对被几个姊妹检举这件事,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觉着很委屈,对姊妹们还产生了恨意,我也知道不应该这样,可我控制不住自己,面对这样的环境我不知该学什么功课,求您开启带领我从这里走出来吧。”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当怎样追求才是最合适的?你当把自己看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来追求?你当知道,你该怎么对待今天这所临到你的一切,或试炼或苦难,或无情的刑罚或咒诅,临到这一切,你都应当作慎重的考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神审判的话语使我委屈的心平静了下来,揣摩着神的话语,我不禁扪心自问:是啊,我寻求过怎么追求才是神所喜悦的吗?我把自己看为什么样的人物来追求呢?这些问题我都没有揣摩过,只知道每天起早贪黑地跑,就想着怎么压过付姊妹,怎么让弟兄姊妹说我好,处处显露自己、见证自己。主耶稣曾经说过:“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路5:31)而我却把自己置于神的话以外,装备神的话都是针对别人的情形,是给别人解决问题,好像自己不是败坏的人,不需要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这不就是讲字句道理吗?姊妹们检举的一点也没错呀,可我不但不反省还觉得自己委屈,我真是太狂妄了!神的话说:“你并不把这一次一次的击打、管教视为最好的保护,而是将其看作苍天的无理取闹或是对你的合适的报应,你,太无知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仔细想想,临到这样的审判刑罚不是无缘无故的,是神针对我的败坏、悖逆摆设的,可我没有慎重对待来认识自己,只把眼光盯在别人身上,认为是姊妹们跟我过不去,还对姊妹们产生恨意,并没认识到临到这样令我难堪、丢面子的事是出于神的,我这不是太无知了吗!当我认识到这儿的时候,心里平静了许多,也不再把眼光盯在姊妹们身上了。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作为每个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维护教会的利益,不为个人利益着想,不能搞独来独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这样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这种人性情太坏,没有一点人性,纯属撒但!是畜类!……这样的性情怎能事奉神呢?这样的作工弟兄姊妹怎么能得供应呢?你不仅不能把人带入生命的正道上,反而把败坏的性情注射给弟兄姊妹,你不是坑人吗?你的良心太坏了,简直是坏透了!你不进入实际,不实行真理,而且还不知羞耻地在别人面前暴露你的鬼性,你太没脸皮了!把弟兄姊妹交给你带,都让你给带到地狱里了,你不是坏了良心的人吗?也太不知羞耻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应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神严厉的审判之语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把我的丑陋面目揭示得淋漓尽致,使我不由得想到这一段时间自己的流露。想想自从付姊妹调上来后,我看见付姊妹生命进入快,交通真理比较透亮,弟兄姊妹都喜欢她时,我心里就不舒服,生怕姊妹抢走我的风头,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就处心积虑、绞尽脑汁地想法要压过她;当上层带领要我们其中一个人去聚会时,我唯恐姊妹超过我,就想方设法不让姊妹去,自己却借用聚会听来的亮光显露自己,迷惑弟兄姊妹,想让弟兄姊妹都拥护、高看我;当付姊妹交通时,我巴不得姊妹交通不出来,恨不得让弟兄姊妹都听我的,都说我好,因着自己的脸面地位得不到满足,还打着让姊妹赶快扶持福音对象的旗号冲姊妹发火,教训姊妹,简直失去了人性;当神兴起几个姊妹检举我时,我不但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反省自己,反而还为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痛苦、难受,对弟兄姊妹产生恨意。我哪是在追求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啊?完全是为名誉地位作工。神安排姊妹和我一起配搭,是希望我能和姊妹取长补短,同心合意维护神家利益,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得着神的拯救。姊妹交通的有亮光,有路途,能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大家愿意听,我该支持、配合才是维护神的作工,体贴神的心意,才是有良心、有理智的表现。可我弃神的心意而不顾,整天嫉贤妒能、争名夺利,没有一点正常人该有的良心与理智。现在想想就是弟兄姊妹都说我好,我的自私、狂妄性情一点没有变化,不还是个败坏的人吗?不还是粪土中的蛆虫吗?人的心是神的殿,人心里只应该有神的地位,只应该敬拜神,可我总想把人都带到我面前,让人高看、仰望我,这不是抵挡神、背叛神吗?我这样事奉神,不但坑了自己,也坑了弟兄姊妹呀!我真是被撒但弄瞎了心眼,悖逆神、抵挡神还没有知觉,还恬不知耻地为自己喊冤叫屈。这时我才明白,若不是临到被联名检举这样令我难堪、痛苦的事,我还会继续和姊妹明争暗斗、比试高低,到头来作出什么恶来都不好说,今天临到这样的审判刑罚,确实是神对我的保护呀!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充满了对神的感恩,不由得向神献上感谢赞美:“神啊!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知道了姊妹们联名检举我是出于你的摆布安排,都是为了洁净、变化我,把我从争夺名利的捆绑中拯救出来,使我能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不误入歧途。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了您不管怎么作,对我都是拯救,都是爱。神啊!我不学无术,不在本分上下功夫,总是和配搭姊妹争名夺利,总想让弟兄姊妹高看、仰望我,又自私、又狂妄、又恶毒,真是不配你来拯救。但你没有放弃我,还用这种方式审判刑罚我,使我醒悟,你的爱太实际了。今后我一定追求真理好好做人,和姊妹和谐配搭尽好本分,不辜负你的良苦用心。”

风雨中的小草

接下来,我就有意识地操练放下自己,不再为了让人说好去表现自己了。当再下小组听到谁说付姊妹好时,虽然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但马上意识到这是地位心在作祟,就在心里祷告,求神保守我不凭败坏性情做事。一次,一姊妹对我说:“付姊妹安排我尽本分,都是先交通神的心意来高举神、见证神,虽然我知道无论安排什么本分都要顺服,可付姊妹这么一说,觉得更好接受,尽本分更有劲了。”我听后有些不自在,但我知道这确实是姊妹的长处,是我不具备的,神安排姊妹和我一起尽本分,就是借着姊妹补足我的缺少,这是神的爱,我应该吸取过来,当这样想的时候,心里能正确去面对了。之后在商量教会工作或是给弟兄姊妹安排本分时,我就有意识地先祷告神,让神保守自己能存着一颗敬畏神的心,多交通神的心意,高举神、见证神,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带;和付姊妹一起聚会时,我认真地听姊妹交通,听到有亮光的地方,就赶紧记下来;临到我交通时,也不再为了让人高看有意识地多说想压过姊妹了,而是领受多少就交通多少,大家在一起取长补短。当我这样实行后,感觉心里踏实、亮堂,释放了许多。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比以前低调一点了,对弟兄姊妹也能包容、忍耐、循循善诱了,凡事和姊妹商量达成共识,作工果效也提高了,我知道这都是神的祝福,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恩!可是神深知我被撒但败坏得有多深,名利地位心有多重,不是在一时一事上有了进入就能脱去的,神为了让我脱去这些败坏性情,又摆上新的环境来洁净拯救我。

相关内容

经历审判的转变(有声读物)
在经历中你对神的拯救有多少实际的体会(有声读物)...
基督教会诗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神最大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