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假冒太痛苦

2022年3月5日

中国广西 苏晚

2020年8月份,我因着追求名誉地位,尽本分应付糊弄,不作实际工作,被撤换了教会带领的本分。撤换之后,我心里挺难受也挺懊悔的,愿意真实悔改,以后好好尽本分。

后来,我和几个姊妹一起尽制作视频的本分。有一天,我和杨姊妹谈起了撤换之后的一些反省认识,她听了很受感动。从那以后,她对我的态度就不一样了。聚会的时候,我谈自己的经历,她听得很认真,还频频点头,我发表的观点多数她都会赞同,而且在生活上她对我也比较关心、照顾。我心想:“看来杨姊妹对我有些高看啊,我反省认识也谈了,还表态要有真实的悔改,那我得拿出实际行动啊。如果姊妹看不到我的转变,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光说不做、不实行真理的人?那我在她们心目中的好形象不就没了吗?”当我有这些担忧、顾虑时,我的心就不再只是单纯地想尽好本分了。有时我制作视频坐久了,后背很酸,想放松一下,但又担心姊妹看到了会觉得我是在偷懒,心想:“我都说了要好好尽本分,改掉懒散的态度,得让姊妹看到我的实际行动啊。”所以,我累了也不敢休息,就怕姊妹说我体贴肉体,对本分没有负担。晚上困了我也不敢早睡,就算手上的工作忙完了,也要耗到十一点半或者十二点才关电脑休息。有时我熬夜早上起不来,但是看到姊妹早起,我也不敢多睡,就怕弟兄姊妹对我印象不好。还有一次,我看到杨姊妹要做两个视频,本来我是不打算帮她做的,因为那个视频不太好做,还要琢磨思路,我不想花那个心思,但是又一想,我现在手上也没什么工作,要是看见活儿不主动去做,姊妹肯定会觉得我光说不做,尽讲字句道理,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想到这些,我就主动去帮杨姊妹做视频。

那段时间,虽然外表看我也在积极尽本分,但我心里能意识到我这样做都是为了维护脸面地位,心里很不平安,很想跟姊妹敞开谈谈自己的情形,但是又怕我一敞开,姊妹就会知道我积极尽本分都是有存心的,肯定会觉得我没有真实悔改,不是实行真理的人,可能还会觉得我是一个假冒为善的诡诈人,甚至我撤换之后所谈的那些认识也会被否掉。一想到这些,我就不想跟大家敞开了。聚会的时候,我也只是交通一些大家都经常流露的败坏,谈一些正面的经历认识,把我内心深处那些最龌龊的想法包裹得死死的。因着我交通的都是正面的经历,姊妹就更高看我了。有一次聚会,杨姊妹夸我会实行真理,交通真理思路比较清晰。后来,我还听说另外两个姊妹也都评价我是追求真理的人,流露败坏了都能单纯敞开,尽本分也比较积极。我心里有一丝喜悦,但是更多的是蒙羞和不安,因为我知道“单纯敞开、积极尽本分”这些评价跟我压根就不沾边。我一点都不单纯,我内心深处那些丑陋不堪的败坏没有敞开,我能积极尽本分都是有存心目的的。我心想:这下完了!弟兄姊妹都被我外表的假象给迷惑了,这可怎么办呢?我良心很受控告,很想跟姊妹敞开亮相,不想再蒙骗她们了,但一想到如果敞开了,那我里面这些邪恶龌龊的存心、想法就被人知道了,姊妹肯定会觉得我是一个很诡诈邪恶的人,那我的好形象就全没了,再也得不到别人的高看了。一想到这些,我就没有勇气去跟大家敞开亮相了。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你们知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法利赛人?你们身边有没有法利赛人?这些人为什么被称为‘法利赛人’呢?对‘法利赛人’这个称呼的定义是什么?它的定语是什么?(假冒为善。)就是假冒为善,事事都假冒,事事都伪装。伪装什么?伪装好的、善的、正面的。事实上,他是这样的吗?(不是。)说到假冒,那就是所有的表现、流露全都是假的,都是伪装出来的,都不是真实的那一面。真实的那一面在哪儿呢?是不是藏在心里不露?(是。)外表都是伪装出来的,全是假的。人如果不追求真理,就不会真实实行经历神的话,就不能真实明白真理。有些人只注重明白道理、空讲道理,谁讲的道高他就模仿,结果没几年他就会讲许多字句道理,并且越讲越高,得到了许多人的崇拜、佩服,然后他就开始包装自己,特别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表现得特别敬虔、属灵。人用这些所谓的属灵理论来包装自己,到哪儿讲的、说的、外表的行为都是人看为对的、好的,都是合人观念、合人口味的东西。在人看,这人敬虔、谦卑,其实是假的;这人能包容忍耐,对人有爱,是装出来的;他说爱神,也是伪装出来的;人称赞他圣洁,也是假的,在人哪有真正圣洁的,全是假的,全是伪装、包装出来的。他外表对神有忠心,其实是表演给人看的,背后一点儿忠心都没有,尽应付糊弄了。表面是为神花费,撇家舍业,背后干什么呢?搞个人的经营,吃教,偷吃祭物。他们所有的这些表现、行为全是假的!这叫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生命长进的六个指标》揣摩着神的话,我想到当初的法利赛人外表敬虔、谦卑,有爱心,他们常常站在十字路口祷告,常常在教堂里讲解圣经知识,但是他们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在遵行神的话,而是用外表的好行为来包装自己、粉饰自己,用一些方式、手段来欺骗人,给人假象,让人都崇拜、高看他们。对照自己的表现,我不是跟这些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一样吗?我为了让姊妹看到我有真实的悔改,不是个光说不做的人,为了维护在姊妹心中的好形象,就处处包装自己、伪装自己。尽本分累了不敢休息,晚上困了不敢睡,早上睡不够还要强撑着起床,明明不愿帮姊妹分担视频任务,但为了得到姊妹的好评,还违心地去帮忙,其实我对待本分并没有真实的负担,但外表还假装得很积极、很主动,甚至明明知道自己尽本分的存心不对,是在欺骗神、欺骗弟兄姊妹,应该敞开亮相,但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一直把这些卑鄙的存心都埋在心里,从不与人敞开,导致姊妹都高看我,我这不是在欺骗人、迷惑人吗?我真是太诡诈了,走的就是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的道路啊!我这样处处伪装自己、包装自己,不仅活得很累,心里也很受控告,更让神厌憎、恨恶。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聚会时,我就鼓起勇气跟姊妹敞开了我这段时间做事的存心,还有假冒为善的表现。敞开之后,我心里释放了一些,情形也有所好转,但是我觉得摆对存心尽本分对我来说真的挺难实行的,我就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我解决这个问题,能以一颗单纯诚实的心去尽本分。

一天,我在看一个经历视频时看到了一句神的话:“神不成全诡诈人,你的心若不诚实,你不做诚实人,神就不能得着你,你也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神。《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生命长进的六个指标》这句话使我有些扎心难受。我就是个诡诈人,心里黑暗、邪恶的东西太多了,满脑子都是鬼道道,我想的不是怎么实行真理尽好本分,而是怎么得到别人的高看,怎么树立在人心中的好形象,就连什么时候睡觉我都能在心里顾虑、盘算很久。神喜欢的是单纯诚实的人,诚实的人才能得到神的称许,才有资格蒙神拯救,而我做事的存心、出发点是诡诈、邪恶的,就算我把自己粉饰得再好,再得到别人的高看、称赞,我也无法得到神的称许,最终只能和那些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一样被神恨恶、咒诅。想到这儿,我心里很失落,看到自己信神这么多年了,就连最基本的做诚实人的真理实际都还没有进入,诡诈的性情一点都没有脱去,看到自己离神的要求差得太远了!

接着,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话:“不管什么事向神都是赤露敞开的,都是坦诚的,这是人在神面前唯一应该保持的状态与情形,就算你不敞开,其实你在神面前也是敞开的。在神那儿,无论你是否敞开神都知道,如果看不透这一点,这是不是愚蠢?(是。)那怎么做聪明人?(向神敞开。)既然知道神鉴察一切,神什么都知道,那就别以为神不一定知道;既然能确定神在暗中察看人心,聪明人就应该坦诚一点、单纯一点,做诚实人,这是明智之举。(揭示敌基督·第八条 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是啊,神鉴察人心肺腑,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做事是什么样的存心,在神那儿看得一清二楚,就算我把自己包裹得再严,不跟任何人敞开我的败坏,神也全都知道。我是一个信神的人,却不能接受神的鉴察,这不是不信派吗?我真是太愚蠢、太可悲了,为了把自己伪装、包装成一个追求真理、有真实悔改的人,让人高看、称赞,可把自己折腾得够呛。其实困了、累了休息一下,只要不是偷奸耍滑、体贴肉体,这是正常的,可我就连人的作息规律都违背了,做什么事心里都想着怎么能让人高看,我活得真是太累了。神说聪明人要学会坦诚相待,接受神的鉴察,做一个单纯诚实的人,这样活着才释放自由。认识到这些,我从心里不愿再伪装了。尽本分累了我就休息一下,晚上工作完困了就睡觉,聚会的时候也敞开交通自己真实的情形。尽本分中,我积极主动尽上自己的责任,需要受苦的时候,我会想这是我的本分,我不需要做给谁看。有的时候我还想伪装自己,但想到神的话说:“能够实行真理的人,做事就能接受神的鉴察,你接受神的鉴察,你的心就摆正了。《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想到神的话,我心里就能单纯一些,愿意接受神的鉴察。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陈姊妹在教杨姊妹一项业务技术的时候有些嫌弃、不耐烦,杨姊妹受辖制不愿意学,对陈姊妹也产生了成见。我心想:要不我去教杨姊妹,让姊妹看看我是个有爱心、有耐心的人,对我能有个好印象。于是,我主动去教杨姊妹了。刚开始我还能耐心地教她,但看她操作了好几次还是不停地出错,我血气就出来了,有些嫌弃、瞧不起她,我怕姊妹说我没爱心,就强忍着火气教她。我知道自己流露血气了,但聚会时我很少敞开内心的真实想法,担心说出来了,姊妹会觉得我像陈姊妹一样不能公平对待人,对人没有爱心、耐心,那我的好形象不就被破坏了吗?还有,平时看到姊妹流露败坏,或者活在消极软弱当中,我心里就有些嫌弃,不想搭理她们,但外表还假装特别关心、理解她们。这些败坏流露我从来都不打算敞开,就怕姊妹说我没有爱心,与人不好相处。

11月的一天,带领安排我去其他地方尽本分,姊妹说很舍不得我走。李姊妹说我交通真理能让她得造就、益处,还说我对待人公平公正,不会瞧不起人,还说明白真理、追求真理的人到哪儿都受欢迎。听到李姊妹对我评价这么高,我心里有些不安,就劝她不要夸人、崇拜人,这对人没造就。杨姊妹虽然没有明着夸我,但是我能听出她也认同李姊妹对我的评价。当时,我心里有些沉重,心想:她们是不是被我迷惑了?是不是我有问题啊?但转念一想,虽然我有败坏性情,但我也注重反省自己,平时遇到问题也能寻求真理解决,也许我的确比她们好一点,所以她们才这样评价我的。想到这儿,我心里的顾虑就打消了,没有再想这个事了。

后来,我看了一个经历视频《一个假冒为善之人的忏悔》,姊妹说自己在聚会的时候总是交通一些正面的经历,弟兄姊妹就特别高看她,她被撤换后,再选负责人时弟兄姊妹还继续选她,而且还是全票通过,弟兄姊妹觉得没有她不行,高看、崇拜她,有的人甚至都快把她当成神对待了。看到这儿,我震惊了,这性质可太严重了!想到这段时间姊妹对我也挺高看的,也夸赞我,我是不是像这个姊妹一样也总是谈一些正面的进入?我是不是得反省反省自己了?后来,我看了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敌基督在人面前伪装得特别能包容人、能忍耐,谦卑、和善,对任何人他都显得那么宽大,都是那么能包容,在处理问题时,只要他有权力,处处显得他能宽大处理,不与人斤斤计较,让人看见他是多么的高大。敌基督真具备这些实质吗?他与人为善,能包容人、能处处帮助人,背后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为了笼络人心、收买人心,他能不能这样做?敌基督背后的嘴脸真是这样吗?真是如他外表谦卑忍耐,能包容人、能有真实的爱心帮助人这样的实质、这样的性情或者这样的人性吗?一点儿都没有。为了吸引更多人的注意,收买更多人的心,让更多人的心里对他有好感,有事第一个能想到他,能寻求他的帮助,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敌基督处心积虑地在人前表现,说对的话、做对的事,话出口之前在心里、在脑子里不知要滤多少遍,不知要加工多少遍,在措辞上、在说法上、在语调上、在声音上,甚至在一个眼神上、口气上,他都要处心积虑、绞尽脑汁地琢磨,琢磨说话的对象是谁,年龄大小,比他地位高低,对他是否高看,与他是否有私人恩怨,是否能与他性格相合,这人在神家、在弟兄姊妹心中的位置是怎样的,尽什么本分,这些他都要细细观察,用心琢磨,琢磨过后就产生了对待各种人的方式。不管他对待人的方式是怎样的,总之,无论对待哪些人、哪种人,他要达到的目的无非就是让人高看,让人对他能够从俯视到平视然后到仰视,达到当他说话的时候能有更多的人竖起耳朵听,给他留有说话时间、留有说话余地,能够达到当他做事的时候有更多的人为他开绿灯,当他做错事的时候能有更多的人为他开脱,当他被分辨出来,被神家弃绝、清除的时候能有更多的人为他打抱不平,为他说话,为他起来与神讲理、对抗。这样看来,他处心积虑在教会中经营的地位与权势的确扎根不浅,在他垮台的时候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赞助、声援与维护,可见,他的苦心没有白费。(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十〕)从神揭示敌基督的话中看到,敌基督为了得到人的高看、崇拜,伪装得特别谦卑、忍耐、有爱心,以此来迷惑人,收买人心。我和敌基督的表现是一样的。在教杨姊妹学业务的时候,即便我心里嫌弃她,但为了得到人的高看,我外表还装出一副很有耐心的模样。平时看到姊妹流露败坏,我心里嫌弃、不想搭理,但外表还假装关心、理解她们,而且从不与人敞开亮相,就怕说出来我的好形象就全毁了,我把姊妹都蒙蔽欺骗了,让她们都高看我,一个劲儿地夸我好。我看到自己真是太诡诈了!

后来,我就琢磨,为什么我总是身不由己地伪装自己,这是什么性情呢?我看了一段神的话:“诡诈通常从外表就能看出来,说这个人说话太圆滑、太狡猾,这就是诡诈,而邪恶主要的特征是什么?就是他说的话特别好听,外表看都对,挑不出毛病,各方面看都挺好,但做事特别邪恶,而且很隐秘,人不容易分辨。他往往用一些对的话、好听的说辞,用合乎人情的一些道理、说法或者做法来掩人耳目,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是邪恶。一般人都认为这可能是诡诈,对于邪恶,人认识得比较少,解剖得也比较少,其实邪恶比诡诈更难分辨,因为它更有隐秘性,而且手段、做法也比较高明。人里面有诡诈的性情,一般别人和他接触两三天就能看出来他诡诈,或者看出他做事、说话流露的是诡诈的性情,但若说这个人邪恶,那就不是一两天能分辨出来的,因为在短时间之内,如果不发生什么大事或者具体的事,你单听他说话很不容易分辨。他说的都是对的话,做的是对的事,道理说得一套一套的,两三天接触下来,你觉得这人挺好,能撇弃、花费,还通灵,有爱神的心,做事有良心、有理智,但是你托付他办事,几件事办下来就发现这人不是诚实人,他比诡诈人更阴险,这是个邪恶的东西。常常用对的话,用合乎真理、合乎人情、合乎人性、好听的话,用能够迷惑别人的话来与人交往,一方面树立自己,另一方面迷惑别人,达到在人中间有威望、有地位,这对那些愚昧的、明白真理浅的、不通灵的还有信神没有根基的人极具迷惑性,这就是性情邪恶的人做的事。(揭示敌基督·第五条 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伪装的背后是受邪恶性情支配的,邪恶比诡诈更难分辨,有邪恶性情的人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做一些人看着是好的、外表看合乎真理的事来迷惑人、笼络人,人不知不觉就被迷惑了。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知道弟兄姊妹都喜欢追求真理、有爱心的人,这些人在神家受人拥护、被人高看,所以我就伪装成这样的人。外表上我也能受苦付代价,积极尽本分,对人也有爱心,我做着外表合乎真理、合乎人情的事,但是我的存心却不是为了实行真理,而是为了得到别人的高看,想树立在人心中的好形象,笼络人的心,我真是太邪恶卑鄙了!要不是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我还认为包裹、伪装自己只是有点诡诈,认识不到这是受邪恶性情支配的,这样迷惑人、笼络人心,走的就是抵挡神的道路啊。我一个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却总想被人高看,总想在别人心里有地位,这不是太不知羞耻了吗?人类是神造的,应该敬拜的是神,也只有神配受人敬拜。可我呢,总想占有人的心,总想与神争夺在人心中的地位,我这不是跟天使长一样吗?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我要是再不悔改,迟早会跟法利赛人一样被神恨恶、咒诅。想到这儿,我心里很害怕,觉得如果再这么走下去,后果可真是太严重了。我暗立心志,要背叛肉体,做一个单纯的诚实人。

后来,我就有意识地背叛自己,跟弟兄姊妹敞开亮相。有一次,我尽本分不求真,导致做的视频存在很多问题,来回地返工,耽误了工作进度。姊妹说我尽本分不负责任,不值得信赖,我心里就不服、抵触、讲理。后来,在一次聚会中,带领问我的情形,我心想:“要是把我的想法都说出来,弟兄姊妹会不会觉得我一点都不接受真理,还一个劲儿地讲理?那对我不就没什么好印象了吗?还是别说了。”这时,我清楚地意识到我又想要伪装了,就向神祷告。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说:“每做一件事之后,你认为对的也不一定合真理,也应该拿出来解剖,根据神的话来核实,是对是错就准确了,你认为错的更要拿出来解剖,这就需要弟兄姊妹在一起多交通、多寻求、多帮助,越有交通心里就越透亮,神就会在每一件事上都开启我们。如果谁也不说,都包着裹着,都想在别人心中留个好印象,都想让别人高看自己,不藐视自己,那就不会有真实的长进。你总包裹自己,丝毫不敞开交通,就永远活在黑暗里,你就变化不了。你要想变化,就得付点代价,就得敞开自己与人交心,这样对己对人都有益处。《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我应该接受神的鉴察,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都得实行真理敞开亮相,只有这样,我的问题才能得到解决。认识到这儿,我就鼓起勇气跟弟兄姊妹敞开了我的情形,也揭露了我的败坏。敞开之后,我感觉心里释放了很多。通过和弟兄姊妹交通,我也认识到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

借着这段时间的显明,我看到自己的性情诡诈邪恶,为了得到别人的高看、崇拜,常常伪装、包裹自己,要不是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我根本不会认识自己,在这方面也不会有变化。我也明白了做事的存心、出发点很重要,学会接受神的鉴察,摆对存心尽本分,单纯敞开做一个诚实人,这样才能得到神的称许,蒙神喜悦。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以神的话为“镜”

神的话说:“神让所有的人都记住:无论你的生命有多大,无论你的经历有多深,无论你的信心有多大,无论你生在何处或走向何方,你背叛神的本性会随时随地地发泄出来。神是想告诉每一个人:背叛神是每一个人的天性。”

公报私仇的实质

“做带领的人怎样对待不合己意的弟兄姊妹、怎样对待反对自己、完全和自己意见相反的人,这实在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应该谨慎对待。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没有真理进入的话,遇到这类事肯定会实行排斥打击,这种作法正是大红龙抵挡神、背叛神的本性流露。如果做带领的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具备良心理智的话,他会寻求真理,正确对待这事……

不敢敞开亮相的背后

缅甸 叶欣草 2020年3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很快我就尽上了本分。不久后,我被选为福音执事,我心里很激动,心想:“比我尽本分时间长的弟兄姊妹都没被选上,我却被选上了,看来我在弟兄姊妹眼里是个有素质、追求真理的人。我得好好尽本分,让弟兄姊妹看到没有选错人。”之后,我积极跟…

失败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错谬的追求观点

“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