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说让我得到了什么

2022年9月14日

美国 秋果

前段时间,我看到神的话说:“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从字面上来看,每一个人应该都知道是什么意思,这类人也是常见的。讨好人、巴结人、顺情说好话,多数时候都是为了得到人的好感、称赞或者得着什么好处而采取的说话方式,这是溜须拍马的人最常见的说话方式。可以说,败坏人类多少都有这种表现,这属于撒但哲学的一种说话方式。《话·卷三·揭示敌基督·第十条(二)》当时,读到神揭示这类人的话,我根本就没跟自己对号,因为我很反感这样的人,也看不上、不愿意搭理这样的人,我认为我比这样的人好。没想到在事实的显明中,我看到自己也会为了利益讨好人、巴结人,顺情说好话,也很圆滑诡诈。

前些日子,我参加了一个小组聚会。聚完会,带领发消息问我:“张弟兄交通得怎么样?”看着消息,我有点紧张:“带领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呢?我该怎么回答呀?要是答错了,带领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连别人交通得怎么样都分辨不清,肯定素质太差,没什么实际经历?那我以后还能得到带领的信任和重用吗?搞不好连组长也做不长了。”为了维护在带领心中的形象地位,让他觉得我会分辨,我开始揣测带领的意思。他既然这样问,肯定是觉得张弟兄交通的有问题,我该怎么说才能得到带领的认同呢?其实,对于张弟兄的交通,我的真实看法是他谈的虽然有些是字句道理,但有些话还是比较实际的。可我担心自己看得不准,就没有把真实想法告诉带领,而是说:“张弟兄交通的道理性的东西比较多。”带领回复说:“他交通的字句道理是比较多,你过后多提醒帮助他吧。”看完带领的回复,我心想:“幸好我没把真实想法说出来,要是说出来,那不是露丑了吗?不就被带领看穿了吗?”

紧接着,我又参加了另一个小组的聚会。聚完会,带领又发消息问我:“你觉得姊妹交通得怎么样?”看着信息,我有点傻眼了,当时我走神了,根本没认真听姊妹的交通,我该怎么回答呀?要是说实话,带领会怎么想我?这时,我想到之前听带领说过,刘姊妹交通的字句道理比较多,那带领问我是不是想确认一下这个问题啊?上次带领就是觉得张弟兄讲的道理比较多,所以才那样问我,这次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吧。于是,我就回复说:“从姊妹的交通中,我没有听出她对自己有哪些认识或扭转了哪些不对的观点。”带领看完我的回复没再说什么。这下我心里不平静了,又开始揣测:“带领是对我的回答不满意吗?难道我回答错了?要是这样,带领会不会觉得我的素质太差了?”那几天,我的心时不时地就受这事搅扰。

没过几天,聚会时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让我感觉挺扎心的。神的话说:“那些当面做一套、在背后另搞一套的诡诈人,都是不愿被成全的人,都是沉沦之子、灭亡之子,是属于撒但的,不是属于神的,神拣选的不是这样的人!《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我不由得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当带领问我对弟兄姊妹的交通有什么看法时,我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观点,担心看得不准会影响在带领心中的形象和地位,就采取了诡诈的方式,揣测带领是怎么想、怎么看的,然后尽量迎合带领的意思说话,认为这样就不容易出错,带领也看不漏我,我的地位就稳固了。我以为自己很聪明,瞒过了带领,也隐藏了自己的想法,但神鉴察一切,我的这些诡诈存心、我耍的这些手段,神都看得清清楚楚,在神那儿都是被定罪的。我越揣摩神的话心里越害怕,觉得自己的所思所想怎么那么卑鄙呢?

我又想到神揭示敌基督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的表现,就找到神的话来看。神说:“敌基督目中无神,心里也没有神的地位,他与基督接触就像对待普通人一样,说话处处看眼色、听口风,随机应变,没有一句实情话,没有一句真心话,就知道说空话、讲道理,还想欺骗、蒙蔽眼前站立的实际的神,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他跟神都不能说一句心里话、一句实在话,他说话的方式就跟蛇行走的方式一样,路线是曲折的,不是直接的,他说话的方式、方向又像瓜藤一样,顺着杆往上爬。你说这个人素质不错,可以提拔,他赶紧说这个人如何如何好,有哪些表现,有哪些流露;你如果说这个人不好,他赶紧就说这个人怎么坏、怎么恶,怎么在教会中搅扰打岔。当你问一些实情的时候,他就没话了,就支支吾吾,等你下定论,听你的口风,好随着你的意思说。他说的这些话里面除了好听的话、巴结的话、顺杆爬的话以外,你从他嘴里听不到一句真心话。《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十条(二)》神喜欢诚实人,厌憎诡诈人、圆滑人,你做奸猾的人,耍滑头,神能不厌憎你吗?神家能放过你吗?早晚要追究你的责任。神喜欢诚实人,不喜欢奸猾的人,人都应该清楚,不要再犯糊涂做蠢事了。一时有点愚昧还情有可原,如果丝毫不接受真理就是顽固不化了。诚实人就能担责任,他不考虑自己的得失,只维护神家工作、神家的利益,他心地诚实、善良,就像一碗清水,一眼就能看到底,这样的人做事也有透明度。诡诈的人尽耍滑头,总搞伪装,遮着、盖着,把自己包裹得严严的,谁都看不透。人看不透你内心所想的,但神能鉴察你内心最深处的东西,神看到你不是诚实人,是个圆滑的东西,总也不接受真理,总跟神耍诡诈,不把心交出来,神就不喜欢你,厌憎你,就放弃你了。凡是在外邦中亨通的人,能说会道、头脑灵光的人,都是什么人?你们清不清楚?他们的实质是什么?可以说都是城府极深的人,都是极其诡诈、奸猾的人,都是地道的魔鬼撒但。神能拯救这样的人吗?神最厌憎的就是魔鬼,就是诡诈、奸猾的人,神绝对不拯救这类人,你们千万别做这样的人。说话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处事逢场作戏、八面见光,我告诉你,神最厌憎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就是不可救药的人。凡属于诡诈、奸猾的人,无论话说得多好听,都是骗人的鬼话,说话越是好听的人越是魔鬼撒但,神最厌憎的就是这样的人,丝毫不差。你们说,那些诡诈的人、好说谎话的人、能说会道的人,他们能获得圣灵的作工吗?能得着圣灵的开启光照吗?绝对不能。神对于诡诈、奸猾的人是什么态度呢?就是厌弃,就是搁置在一边不搭理他们,神把这类人看成是与动物同类的人。在神看,这类人就是披着人皮实质是魔鬼撒但一类的人,是行尸走肉,神绝对不会拯救。《话・卷四 带领工人的职责》

从神的话中看到,敌基督性情特别邪恶,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在基督面前见风使舵、讨好巴结,还认为基督看不透他们的诡计会被他们蒙蔽,所以就敢明目张胆地欺骗神,把神当人一样对待,这种对待神的态度让神极度地厌憎、恶心。我虽然不是直接接触基督,但我流露的性情和敌基督是一样的。带领问我对弟兄姊妹的交通有什么看法,本来是很普通的问话,怎么看的照实说就可以了,但我却想得很复杂,在心里绕了很多个弯,还揣测带领是不是在考验我的分辨能力,很怕说错了带领会轻看我,不再器重、培养我。为了维护在带领心中的形象、地位,我就掩盖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故意顺着带领的意思说。我的这些表现就像神话揭示的如同蛇行走、又像瓜藤顺着杆往上爬一样,都是弯曲的,用这种方式对待人、与人相处就是在欺骗人、玩弄人,特别的奸猾、鬼道。而且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是没有意识,我是经过思想、经过一番盘算才说出来的,是明知故犯。我还认为这么玩手段神不知道,所以就敢瞪着眼睛说谎欺骗,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我与人相处能这样欺骗,那我与基督接触、相处时肯定也会明目张胆地欺骗神,触犯神的性情。特别是看到神的话说,“在神看,这类人就是披着人皮实质是魔鬼撒但一类的人,是行尸走肉,神绝对不会拯救”,我顿时有些瘫软,这就是神对我本性的揭示,也是神对我所作所为的定性。回想平时与人相处,我常常带着存心,察言观色,尤其是对待带领工人,我更是揣测他们的心思,顺着他们的意思说好听的话,我还认为这么活着很高明,谁都看不漏我,其实神早把我给看透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神说神喜欢诚实人、厌憎诡诈人。因为诚实人的心是单纯的,如同清水一样清澈见底,对待人、对待神都能坦诚相待,不有意隐瞒自己的缺少,也不包裹伪装,这样的人活着不累,人都愿意跟他打交道,神也喜欢这样的人。而诡诈人的心思就特别复杂,在每一件事上都能耍心眼儿、动心思,很简单的事、简单的话到他那儿就变得很复杂,诡诈人说话做事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迷惑人、蒙蔽人,完全就是一副鬼样,神根本就不拯救这样的人。想到这儿,我心里有点害怕,看到自己的本性和撒但一样,都是诡诈、邪恶的,如果再不悔改,就是被神淘汰、惩罚的对象。神是圣洁、公义的,神的国中剩存下来的都是诚实人,是肯实行真理的人,诡诈人永远进不了神的国。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很懊悔,不愿再凭着诡诈邪恶的性情活着了,我向神祷告,愿意实行做诚实人,不管跟谁相处都敞开心说实话。之后,我就在聚会中敞开了自己在这两件事上的卑鄙存心和流露的败坏,心里感到很释放,也很踏实。

接着,我又琢磨:为什么我总是在乎带领对我的评价,而且为了得到带领的好评我还能撒谎欺骗呢?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话:“无论是哪一级带领工人,你们如果因他明白点真理还有点恩赐就崇拜他,就认为他有真理实际,能帮助你,凡事都仰望他、依赖他,想借此达到蒙拯救,这就是愚昧无知了,最终都得落空,因为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错误的。任何人不管明白多少真理,都不能代替基督,不管人有多少恩赐,都不代表他具备真理,所以,崇拜人、仰望人、跟随人的最终都得被淘汰、都得被定罪。信神只能仰望神、跟随神。无论哪一级带领工人都是普通人,你如果把他看成是你的顶头上司,觉得他应该比你高、比你有本事,应该领导你,应该处处高人一筹,那你就错了,那是你的错觉。……你信神跟随神,你得听神的话,哪个人说得对、做得对,合乎真理原则,你顺服真理不就完事了吗?你怎么那么贱,非得找个你崇拜的人跟着呢?你为什么喜欢做撒但的奴才呢?为什么不做真理的奴仆呢?人有没有理智、尊严从这儿就看出来了。你应该从自身做起,装备各方面的真理,达到对各类事、各类人的各种表现都有分辨,知道各类人的表现是什么性质、是什么性情的流露,达到会分辨各类人的实质,能看清楚身边都有哪几类人、自己是属于哪类人、自己的带领是哪类人,看清楚以后就能正确对待人了,就能按照真理原则对待了,是弟兄姊妹的凭爱心对待,不是弟兄姊妹的就远离、弃绝,对有真理实际的人,即使佩服也不能崇拜,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基督,唯有基督是实际的神。你能看透这些事,你就有身量了,你就不容易被敌基督迷惑了,也不用害怕被敌基督迷惑了。《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六条》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虽然信神多年,但心中并没有神的地位,我注重的是人的权势、地位,奉行的是“县官不如现管”的撒但哲学,在我的心里总觉得神的主宰对我来说有些遥远,眼前看到的是这个带领在决定着我的一切,我能不能被重视、能不能被培养、能不能尽本分都在乎带领的一句话,我这不是外邦人、不信派的观点吗?外邦人为了得到领导的赏识,保住自己的地位、饭碗,处处讨好巴结领导,左右逢源,像个哈巴狗一样没有人格、尊严,我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啊?我为了得到带领的赏识,保住自己的地位,总想讨好带领,揣测、迎合带领的意思,成了一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丧失了做人的尊严,没有一点儿人样。其实,教会选用人、培养人都是有原则的,跟外邦世界不一样。外邦世界奉行的是“不溜须拍马一事无成”,只要会溜须拍马,没有真才实学也能得到领导的赏识,升官发财;但在神家是真理掌权,选用人、培养人都是根据真理原则,只要人性好、能接受真理,心能向着神家,能维护教会工作,哪怕素质差一点也没关系,教会都会给人安排合适的本分。如果人品不好,不追求真理,只会动心眼儿、玩手段,即便讨好、巴结了带领也不可能得到重用,当被弟兄姊妹分辨、看透了,还会被厌憎、弃绝。即使有一些假带领、敌基督违背原则提拔了巴结、溜须他们的人,这些人也早晚会被显明出来,他们在教会根本就站立不住。明白这些之后,我心里就不再担心带领怎么看我了。人怎么看我不重要,我能否继续尽本分取决于自己是不是追求真理、能不能尽好本分,我现在应该注重的是把手中的本分尽好,在尽本分中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难处,这才是务正业。

之后,我就在神话中寻找实行的路途。我看到神的话说:“做诚实人是神对人的要求,是人必须实行的真理,那人与神相处该遵守哪些原则呢?坦诚相待,这是人与神相处应该遵守的原则,别奉行外邦人讨好、巴结的做法,神不需要人巴结、讨好,坦诚相待就行。坦诚相待是什么意思?该怎么实行?(向神单纯敞开,不包着裹着、不藏着掖着,能够以诚实的心去跟神接触,心怀坦荡,没有歪心眼儿和鬼道道。)这话说得对。要做到坦诚相待,首先你心里得放下个人的意愿,别管神怎么对待你,你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说完之后有什么后果你不用想,也不用考虑,怎么想就怎么说,别带存心,别为达到什么目的说话。人的己意、掺杂太多,总在说话上动小心眼儿,总琢磨‘哪件事该说、哪件事不该说,我得挑着说,怎么说对我有利,能掩盖我的缺少,还能让神对我有好印象,那我就怎么说’,这是不是有存心了?说话之前心里想的都是歪歪道,想说的话已经加工好几遍了,话一出口就不那么单纯,一点儿都不真实,带着个人的存心,又带着撒但的诡计,这就不是坦诚相待了,这是心怀叵测、居心不良。另外,说话总看脸色、总看眼神,脸色好就接着说,脸色若是不好就忍住不说,看眼神不对,好像不喜欢听这话,就琢磨,‘那我说点你感兴趣的,能让你高兴、喜欢的话,还能让你对我有好感’,这是不是坦诚相待?这就不是了。《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十条(二)》神不喜欢人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那神喜欢什么人?神喜欢人怎样跟神相处、交通?神喜欢诚实人,喜欢人坦诚相待,不需要你察言观色,不需要你顺杆爬,就需要你坦诚相待,心是诚的,心里没有掩盖、没有包裹、没有伪装,外表跟心里是一样的。《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十条(二)》神的话把实行的路途说得很清楚,无论对神还是对人都要坦诚相待,没有个人存心目的,能接受神的鉴察做诚实人。我想到神的话说:“当彼得说完‘你是永生神的儿子’之后,没过多长时间,耶稣就问他说:‘彼得!你爱过我吗?’彼得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说:‘主啊!我曾经爱过天上的父,但是我承认我没有爱过你。’《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彼得就是这样单纯、诚实,他没有想着怎样说能讨好主耶稣,而是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彼得的心是单纯、透明的,他对主耶稣能坦诚相待,得着了神的称许。明白这些后,我对实行的路途透亮一点了,就开始在生活中有意识地操练做诚实人。

一天聚完会,带领让我和两个组长谈谈对一个姊妹的评价。我一听心里有点紧张,又开始猜测:“带领了解姊妹的评价,是不是觉得姊妹有问题啊?那他问我们,是不是想考验我们的分辨能力?上次听带领说过这两个组长的素质还行,想培养他们,如果我看人看事不如这两个组长,那我以后还能被带领重视、培养吗?”这时,我意识到自己又开始耍诡诈揣测带领的意思了,我想到神的话说:“神不喜欢人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那神喜欢什么人?神喜欢人怎样跟神相处、交通?神喜欢诚实人,喜欢人坦诚相待,不需要你察言观色,不需要你顺杆爬,就需要你坦诚相待,心是诚的,心里没有掩盖、没有包裹、没有伪装,外表跟心里是一样的。《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十条(二)》神鉴察人心肺腑,我怎么想、怎么打算、怎么做神都鉴察,神要求人能做诚实人,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没有包装、没有掩盖,表里如一,我得按神的话去实行,与人坦诚相待。于是,我就把我的看法跟带领说了。说完的那一刻,我是轻松的,感觉实行做诚实人心里很坦然,也很踏实,这是我以前体会不到的,这才是做人该有的样式。感谢神!

上一篇: 乔伊的故事
下一篇: 被凌辱折磨的日子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心灵的苏醒

我为了保全自己,对孟姊妹的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过去了,虽然良心有些不平安,但我始终也没有反映孟姊妹的情况。我活在悖逆神、抵挡神的情形中,对自己的败坏本性没有丝毫的认识、反省,直到神再次摆上环境来显明我。

站地位教训人暴露了我的丑态

缅甸 艾梦 去年的10月份,我在教会负责福音工作。教会有几个新人是刚操练尽本分,我平时就和他们交通传福音的原则,带着他们一起传福音。一段时间后,弟兄姊妹有了一些长进,我也很高兴。为了让他们尽快独立尽本分,我就让他们自己操练传福音。一开始,弟兄姊妹遇到不会的问题,我还能凭爱心帮助他…

基督徒日记——神爱带我走出争名夺利的痛苦日子

一称为败坏性情那就是人的实质。实质怎么解释?实质就是人赖以生存的根基,赖以生存的东西,就是人凭借这个东西活着,无论你活出来的是什么,你的目标方向是什么,你的生存法则是什么,这些性情都是你生活的工具、你生存的工具。就是你依赖这些性情活着,无论是保护你自己也好,或者是你追随邪恶潮流也好,或者是在这个社会、在这个世界上适应也好,或者逆流而上也好,你都是凭着这些东西活着。

把心交给神

主人公参加一次教会合唱节目的排练,起初她满有热心地下功夫练习,可当被安排到后排不那么显眼时,她不知不觉开始应付糊弄,训练时心不在焉走过程,直到拍摄结束后才发现自己在生命进入上一无所获,她开始不安,反省自己。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她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了些认识,也为自己没有尽好本分而感到懊悔、亏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