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一)

今天聚会前先听一段对话。有两人在聊天,甲说:“我要是挨对付了,弟兄姊妹就都不想尽本分了。”乙说:“不想尽本分那算什么大事啊,我要是被撤换了,弟兄姊妹都能消极、软弱。”甲一看乙比过他了,说:“我要是不信了,我们那儿的弟兄姊妹都得跟我走。”乙一听,“那你比我厉害。不过,我要是被清除了,我们教会的很多人就能不信。怎么样?是不是比你厉害?”对话的内容听明白了吧?甲跟乙这两人在比什么呢?(比谁能笼络人心,谁能搞独立王国,谁的道行更高一些。)比谁的道行高,谁本事大,谁能耐,还有谁笼络的人多。他们是不是比谁有真理呢?(不是。)是比谁有实际吗?是比谁有人性吗?是比谁明白真理吗?(不是。是比谁被撤换或者被清除了以后有多少人为他打抱不平。)这是比哪方面的能耐?他们是比控制人、牢笼人、迷惑人的本事。你们猜一猜甲跟乙是什么人?(两个敌基督。)这两人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一对恶人、恶霸?(是。)这明摆着就是一对恶人,在比谁做坏事的本事大,明目张胆地比谁能迷惑人,谁更能控制人,谁更能笼络人心,谁更能与神争夺选民,与神争夺选民谁的本事更大,他们在比这个。你们说敌基督有没有这么比的?(有。)他们是公开这么比还是在暗地里较量?(暗地里较量。)那这个故事,这两人对话的内容存不存在,真不真实?(真实,存在。)他们暗地里较量,会明目张胆地这么说吗?绝大多数的敌基督狡猾、邪恶,他不公开、不直接这么说,不让人抓住把柄,但是他暗地里却是这么想的,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他无论怎么掩盖、怎么隐藏、怎么伪装自己,他的敌基督本性、恶毒的本性是不会一丁点儿不暴露的。虽然他话没说出来,没有明确的语言让人听得见,但是他做事可一丁点儿也不隐藏、不含糊、不藏着掖着,也不背着人,更不打折扣。他牢笼人、迷惑人、控制人搞独立王国的行为、作法一丁点儿都不含糊、不马虎,明目张胆地与神对抗,明目张胆地牢笼人、迷惑人。他就巴望着如果他挨对付了,有很多弟兄姊妹为他打抱不平,能与神对抗,与神家对抗,消极怠工,不尽本分,这样他就乐了,他就心满意足了。如果他被撤换了,他巴不得很多人能消极,背后为他说话,为他打抱不平,为他表白辩解,数算他的功德,维护他的正确性,甚至能论断、定罪神家的安排,心里暗暗与神较劲,否认神的公义,否认神作事的正确性。他要是不信了,他巴不得所有的人都跟着他走,做他的跟随者,否认神,相信他有真理,他做的一切都对,他能改变人,能拯救人。他如果因作恶被教会清除或开除,他就巴不得很多人能否认神的存在,回到世界中成为不信的人,这样他就乐了,他心里就平衡了,就解气了。这些撒但性情的流露,这些表现,这些实质,以至于这些细微的想法、思想,这代表谁啊?这些人是不是真正的弟兄姊妹?他们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对神有没有真实的顺服?对神有没有一丁点儿的敬畏?(没有。)从这点上就看见敌基督的实质是与神为敌的,就是神的仇敌,这话准不准确?是不是真理?(准确,是真理。)百分之百就这么回事。这话就是真理,一点儿都不差,因为这是事实,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事实。敌基督是这么想的,他也是这么做的。他的所做所行都是受他个人的野心欲望支配,也是受敌基督本性支配、唆使。那敌基督这一类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他处处与神为敌,处处与真理为敌,在他的眼里,不管是谁伤到了他的利益,不管是谁损害了他的名誉,剥夺了他的欲望与野心,剥夺了他得福的愿望,他都会起来反抗,都会与之为敌,不管你做的是对还是错。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所以,敌基督这一类人无论做什么错事、恶事,违背神家原则、违背神家工作安排的事,他都不许人处理、揭露他,也不许人对付修理他。一旦这些事临到了,他不但不能顺服、接受,不能承认自己所做的恶行,反而还要倒打一耙,想方设法挽回自己的面子,想方设法把这个罪、把这些错事都归结到其他人的头上,自己不担任何责任。更甚至,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人能受蛊惑,受迷惑,为他的恶行开脱、辩解,能有更多的人站起来为他说话,这是他最想看到的。

故事就讲到这儿,你们都猜对了,这两人是敌基督不假,只有敌基督能有这样的对话,能说出这样的话,也能有这样的愿望。正常的败坏的人偶尔会有些这样的想法,但是真临到事,他会回到神的面前寻求、祷告,一点一点地顺服下来。但凡真信的人,但凡有人性的人,临到对付修理,临到撤换,都能有点敬畏神的心,有点顺服的态度、顺服的意愿,不想站在神的对立面与神为敌,这是普通的有败坏性情的人应该有的表现。但是敌基督却丝毫不具备,他不管听多少道,心里的欲望不会放下,控制人、笼络人、迷惑人这样的野心不会放下,而且丝毫不会减少,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各种情况的变化,他的野心与欲望会越来越严重,越来越膨胀。这就是敌基督在本性实质上与普通的败坏的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已经交通完了,这次交通第十条——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这几条不管哪一条都够严重的,都不是一般的败坏性情的流露。无论从哪一条来看,这里面所概括的敌基督这一类人的实质都带着凶恶、邪恶,这两条是明显的、严重的。这里如果用狂妄、刚硬、诡诈能不能说明敌基督的实质?(不能。)这些已经很难说透敌基督这方面的实质了,只能用凶恶、邪恶这两种性情来概括敌基督的实质。

咱们一条一条地说。藐视真理,“藐视”是什么意思?(不放在眼里。)(小瞧,看不起,轻视。)(不屑一顾。)你们说的这些词都差不多。藐视的意思就是不放在心上,不放在眼里,轻视、小瞧、看不起,总体来说就是从内心深处抵触、反感、厌憎,不接受,甚至加以定罪,还有恶意的论断与毁谤。这比你们说的那个程度怎么样?(有细节,具体了。)比你们说的具体、实际了。你们说的大多数是藐视的同义词,我说的这些是对“藐视”这个动作、行为的实质加以细化,是对藐视真理这一行为与实质的具体细节的描述。就是说,一个人能藐视真理,他都做哪些事,他在日常生活当中是怎么对待真理的,对涉及真理、涉及正面事物的事他心里存在怎样的态度,从中让人看见这就是他对真理的态度——不接受、抵触、厌烦,甚至论断、定罪、毁谤。所有这些都是藐视真理这一说法的具体表现与流露,具体到他对真理的态度、作法的方方面面,就是他对真理、对神话、对正面事物是反感的,从内心深处抵触,不接受。你说这是神话,这是真理,他是什么态度?“什么神话、真理啊?什么都用神话、用真理来代替,咱们人活着除了神话不是还有别的吗?咱们读那么多书,学那么多文化,都白学了?人有脑子,有思维,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什么都根据神话、根据真理,这是不是太教条了?”临到事你说得祷告神、寻求神、读神话,他是什么态度啊?“读什么神话!临到事这是咱们自己的问题,人的问题跟神有什么关系?跟真理有什么关系?你以为神话里什么都有,是百科全书啊?神话不见得什么都能说到。人的问题人自己处理,具体问题具体解决,不行的话上网查查资料,咨询咨询有关专家。咱们教会不是还有教授嘛,弟兄姊妹中也有不少大学生,咱们这些人加起来还抵不过真理?”你一说寻求神、寻求真理,一说要读神话,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你,不愿意这么实行,他觉得这么实行太掉价,丢人,显得人无能。这是不是一种藐视?这是藐视真理的一种实际的表现、实际的行为。这样的人不占少数。虽然他们能常常听道,手里也拥有神话书籍,也在神家尽本分,但是对于临到事说寻求真理、读神的话,他们心里感觉可笑,感觉厌烦,不能接受,甚至反感。所以临到事的时候,他们用人的办法去解决,主张“具体事具体解决,人的事人自己解决,不用找神,神不用什么都管。再说有些事神也管不着,这是我们自己的私事,跟神没有关系,跟真理也没有关系,神不应该干涉我们的人身自由,不应该干涉我们的私生活,我们有选择的权利,也有选择如何活着、如何做人、如何说话的权利。真理、神话那就是必要的时候、关键的时候、最需要的时候,人临到难处解决不了了,一点招都没有的时候,再拿来读一读解心宽的,给人以精神上的慰藉就足矣”。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明显就是不接受真理能作人的生命,不接受神的话所说的与人现实生活当中所临到的一切事都有关系,更不相信人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这样一个事实。

藐视真理,真理的涵盖面广一些,那敌基督藐视真理到底藐视什么,藐视哪些,这个范围是什么,咱们分三条来解剖,这样你们能听得明白一些。首先,藐视神的身份实质。神的身份实质代不代表真理?(代表。)其次,藐视神所道成的肉身。神所道成的肉身,神所作的这个工作是不是真理?(是。)另外一个就是藐视神的话。第一条是藐视神的身份实质,第二条也可以简称为藐视基督,第三条是藐视神的话,接下来咱们就分别来解剖这几条。

1.藐视神的身份实质

首先,敌基督对于神的身份实质是什么样的态度,能证实他在这方面是藐视真理的。对于神的身份、神的实质,敌基督的态度是什么?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是怎么定义的,怎么看待这个事的?神的实质这里面包括什么?神的公义性情,神的全能,神的圣洁,还有神的独一无二。对于神自己的身份就是造物主,神主宰全人类的命运这一事实,敌基督承不承认?(不承认。)他不承认的具体表现是什么?敌基督口里也承认“人是神造的,人应该顺服在神的权下,人的命都是神掌握”,但临到事他是这么接受的吗?他嘴上说得挺好听、挺对,临到事可不是这么实行的。临到事,他的作法、他对待事的态度就显明了他所说的话是口号,不是真实的认识。他临到事有怎样的观点,有哪些想法、哪些说法、哪些态度证实了他就是有敌基督的实质?敌基督在临到事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无论是好是坏,是对自己有利还是没利,都能够冷静下来顺服在神面前,接受神给摆设的环境,他有没有这样的态度?很显然他没有这样的态度。一临到事,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地位怎么样,然后想方设法摆脱,找出路,逃避,不想担责任,想把责任推在其他人头上,而且还从侧面找原因、找借口,用人的办法去解决,用头脑去分析、去对待这个事,甚至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埋怨这个人不对、那个人不听话,甚至后悔自己当初不小心,当初疏忽了,当初怎样怎样。他对所临到的环境,对神所摆布的环境俨然就是一副要抵触、要逃避、拒绝、不接受的态度。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抗拒这个环境的临到,第二反应就是想用人的办法把它摆平了,用人的办法渡过难关,甚至想用人的办法掩盖这个事实,掩盖这个事实背后给神家或者给弟兄姊妹带来的物质上或者生命进入上的亏损、损失。更甚至,他绞尽脑汁地用人的办法掩盖、包庇自己的恶行,不承认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犯了什么错,而且还嘱咐身边的人,“谁也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咱们都不说,就谁也不知道”。他不但不能顺服,不能接受,还要倒打一耙,想欺骗,想隐瞒,想掩盖事实真相,试图将所发生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让上面带领知道,不让神知道。对待临到的事敌基督就这样处理。他能这样处理与他所喊的口号一不一致?他喊的口号与他临到事的态度到底哪个是他真实的态度?哪个是他实质的流露?(临到事的态度。)那他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有没有顺服的态度?有没有虚心接受神的管教、修理对付这样的态度?有没有顺服神主宰这样的意愿?有没有临到什么事都真实相信神是主宰人类一切的那一位这样的态度、这样真实的表现呢?(没有。)丝毫没有。那他的态度是什么?他的态度很明显,就是要拒绝,要掩盖,要欺骗,要对抗到底,不让神作,不让神主宰,他认为自己有能耐、有本事摆平这一切,在他的地盘,他的工作谁也不能插手,谁也管不着,他最大。那他信的神在此时此刻还存在吗?不存在了,就成空壳了。那此时此刻他的信是什么?是渺茫的、空洞的,是带着欺骗的,他没有真实的信。

任何事没临到的时候,敌基督也装样子听道、读神话、学诗歌,参加教会生活,积极参加教会中的各项工作,口里常常说“我们信神就得相信神的主宰,顺服神的主宰,一切都在神手中,神作的都好”,而且常常教导别人,“人不应该强出头,临到什么事应该祷告,因为一切都在神手中”。这口号喊得倒是挺高,态度看起来挺坚定、挺绝对,但不近人意的是,临到事的时候,事实的真相、他所有真实的流露就彻彻底底地把他的真实身量、把他的实质显明出来了。显明出他不相信造物主的身份实质这一事实,不相信神主宰一切这一事实,更不承认、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更严重的是,他不但不承认、不接受,还要顽固地对抗到底。临到事他不是埋怨这个就是埋怨那个,他不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神的心意,不是老老实实地来到神面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接受神的摆布、神的主宰,不是老老实实地接受神的管教,而是想用人的手段、阴谋,用人的办法把这事摆平,把事压下来,蒙蔽人,蒙蔽神。他认为把事摆平了,这事就算是平息了,把事摆平了,他的过错、他的败坏性情得以掩盖了,没有人知道了,谁也看不漏他了,没有人再追究了,他就大功告成了,他也就踏实了。从敌基督临到事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还有他的行为表现的实质上来看,他对于神的主宰是负隅顽抗,顽固地要对抗到底,无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都不允许神对付修理,摆设环境给以管教,更不允许神显明、揭露。一旦揭露了,一旦事情败露了,他就慌了,就气急败坏,甚至还要恶人先告状,说神没保守他、没祝福他,说神不公平,同样临到事为什么不显明别人而要显明他,同样临到事为什么不管教别人而要管教他,还说,“既然神不公义,那我就得用人的办法,用我自己的办法来保护自己”。他认为他做错事了神不能管教、不能显明,而是要包庇他,处处为他开绿灯,开方便之门,纵容他做任何的错事,这才是神。如果显明他,临到事不给他特殊的恩待,不给他特殊的异象或者带领,他就觉得这样的神不可爱,不配主宰他的命运。所以临到事的时候,他不是想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来顺服神,来接受从神来的一切,而是想让神服务于他,处处给他好处,甚至对他所犯下的过犯,所流露的败坏、悖逆或抵挡都不要加以斥责、管教。从敌基督的种种行为表现上来看,他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他那个所谓的真实的信就是想捞好处,想占便宜,他不是顺服神的摆布,而是想摆布神,想利用神为他作一切,为他开绿灯。他不是作为一个败坏的受造之物来接受神的主宰安排,接受神的拯救,而是觉得自己能够信神这对神是天大的恩德,神应该纪念,应该保守他,应该无条件地祝福他,无论他做什么坏事。敌基督这一类人可真是恶人,一点儿廉耻都没有,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所以临到事的时候,他们就不加掩饰地找理由、找借口,表白辩解,推卸责任,掩盖事实,与神对抗到底,生怕被显明,被别人看漏,没有地位了,名望不高了。他们对神的信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没有任何的付出,没有真实的顺服,更谈不上什么接受。所以,对于神的身份这一事实,从他们的实质上来看,他们从内心深处是抵触的,他不愿意让神主宰他的命运,摆布他的一切。他不想让神主宰,他想让谁主宰?他想自己说了算。言外之意,就是让撒但摆布,让败坏性情、让撒但的败坏实质作生命,在他心里作王掌权,就是这么回事。对于神的实质这方面,敌基督又是怎么对待的呢?对于神的实质所包括的这几方面,敌基督在心里是存有怀疑的,他们不相信,怀疑,甚至处处有观念,还加以定罪,有时候还用想象,用人的知识、头脑去分析、去解读这几方面。有一些愚蠢的人还认为自己解读得很好,很属灵,很正当,很实际,这就更恶心了。

(1) 藐视神的公义

敌基督这一类人对于神的公义这方面,他们是怎么对待的呢?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说:“神是公义的这个不好说,这个世界上真有公义吗?我活这么大岁数还未曾发现,也未曾见过。人都做不到公义,神能作到吗?或许有公义,神能作到,但是那一位神在哪儿?看不见摸不着,到底存不存在呢?没有人见过,没有一个证人来证实这个事,那就暂先当他存在吧。”他是这么琢磨的。这一路走来,他不是在相信神是公义的基础上来接受神的一切作工,接受神的一切说话,接受神的一切摆布,而是在一路观察一路怀疑,一路论断一路定罪,一直充满观念,始终不寻求真理解决,他们信神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这里面有没有真实的相信?(没有。)对于神的公义,敌基督就是这样的一种信法。当然,对于神的其他几方面的所有所是他也是这样的看法、观点,一路走一路怀疑着,他不相信,他要找事实。这样一个不通灵的货,一个不追求真理的货,他能看见这个事实的存在吗?从敌基督的实质上来看,他没法看见,他看不见,因为他不追求真理。一个不接受真理、不追求真理、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什么事都用人的眼光去看,他能不能发现真理的存在?能不能发现神主宰人类这一事实?不能,而且很难。因为他带着观察的眼光、带着猜疑的眼光、存着怀疑的态度观望,甚至抵触,所以在这些事上,敌基督从主观上是不接受的。在神家中,在信神的人中,敌基督有哪些表现让人看见他不接受这些事实,不承认神的实质的存在这一事实呢?有很多具体的表现。比如,临到一个事的时候,不管这个事的责任大小,责任在谁,过程怎么样,后果怎么样,他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把自己撇清,推卸责任,掩盖事实,不想担责任,甚至给人一些假象,说一些对的话、好听的话,做一些表面的文章。没事的时候你看不出来,一有事的时候,他就像刺猬一样把所有的刺都竖起来了,极力地保护自己,不想担任何责任。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不是不相信神是公义的?他不相信神鉴察一切,不相信神是公义的。他想用自己的办法来保护自己,他认为,“如果我不保护自己,没有人能保护我,包括神。说神公义,那临到这事神真能公平对待吗?不可能。人不会这么做,神也不会这么作”。越临到事的时候他越觉得自己很无助,神到底在哪儿?看不见摸不着,没有人能帮他,没有人能为他伸张正义,主持公道。他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自己的办法来保护自己,否则的话自己就要吃亏,就要受欺负,在神家也不例外。在没临到事的时候,敌基督已经为自己想好了一切,他极力地包裹自己、伪装自己,让自己变得很强大、很强势,没人敢碰,没人敢惹,没人敢欺负。一方面他让自己变得很强大,从来不向任何人示弱。另一方面,他奉行的原则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左右逢源,八面见光,逢场作戏,好人一生平安。就是跟谁也别说真话,见谁都一个劲儿地说好听的,说奉承、巴结的话,不伤人的话,谁也别得罪,因为不一定什么时候用着谁,不一定什么时候落在谁手里。他为自己的后路作打算,为自己在人群当中的地位、在人群当中能够生存做事、说话,极力地包裹自己,保护自己,谁做什么坏事损害了神家利益,他也不举报,也不说,就当没看见。从他的处事原则上来看,从他对待身边所发生的这些事上来看,他对神的公义性情有没有一丁点儿的认识?有没有一丁点儿的相信?一丁点儿都没有。这个“没有”不是说他没有认识到,而是他从内心深处怀疑、论断、亵渎、定罪。

当你说神家是公义掌权,神有公义性情,神对待任何一个人的原则就是广施怜悯、深发怒气,人的恶行都会暴露在光中,追求真理的人才能蒙神祝福,敌基督相不相信这一事实?(不相信。)他说:“哪有那样的事,我怎么没看见呢?你说追求真理的人能得着神祝福,我们那儿的某某可追求了,为神花费,尽本分可有忠心了,最后怎么样?被大红龙追捕得连家都没了,跟孩子也逃散了,家人也见不着了,难道这是神的公义?还有某某因为信神被抓坐监,被酷刑折磨得就剩半条命了,那时候神的公义性情在哪儿?人家站住见证了,没当犹大,神怎么不祝福,怎么不保守他呢?怎么还让他挨打呢?怎么还让他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呢?再有,我们那儿的一个带领为教会工作撇家舍业,尽本分没日没夜的,辛辛苦苦地做了多少年,最后选举的时候还是被淘汰了,后来又因为一些小事被定罪、被清除了。还有些弟兄姊妹年纪轻轻就在神家尽本分,吃苦耐劳,还常常挨对付,挨对付的时候哭得那么伤心也没有人哄,也没有人同情,我怎么看不见这里面有神的公义呢?在这些事上神的公义性情到底是怎么表现的?比如说我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是有点应付糊弄,有时候流露点败坏性情,但我还是有才干的,神家怎么就不提拔我呢?”等等这些事,这些表面的现象,敌基督都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内心深处满了顾虑、疑惑,满了想法、观念,有千千万万个解不开的疙瘩在心里翻腾着。每当想到这些事的时候,他心里满了埋怨,满了对神公义性情的定罪、亵渎。他心里憋屈,说:“神你公义为什么还对付老实人呢?你公义,人流露点儿败坏你怎么不担待呢?你公义,为什么有些人信神吃苦耐劳,受那么多苦,你随随便便就把他撤换了呢?你公义,为什么我们这些爱神的人、死心塌地跟随神的人还能受迫害,受酷刑,还能被判刑、坐监,甚至有些人还被打死了呢?”敌基督对于这一切现象都不能解释清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不清楚、不明白。他常常在心里问自己:“我信的神到底是不是公义的?这一位公义的神到底存不存在?他在哪儿?当我们临到难处的时候,当我们受迫害的时候,他在干什么?他到底能不能救我们?他公义,为什么不灭撒但?为什么不灭大红龙?为什么不惩罚这个邪恶的人类?为什么不为我们这些信神的人,这些苦难深重的人伸张正义、主持公道?为什么就不替我们出一口气?我们恨哪,神为什么就不能恨我们所恨呢?”这一个个的“为什么”在敌基督的心里像机关枪开火一样一个劲儿往外迸发,控制都控制不住。控制不住的时候,你倒是来到神面前祷告、读神话,找弟兄姊妹交通啊,这些问题不就逐一解决了吗?你存着顺服真理、顺服神、接受真理的态度,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可惜有一点敌基督是做不到的,他不承认真理,不能顺服神的一切主宰安排,更不能从神领受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所以,在他心里对神的公义充满了疑问。当临到试探的时候,他心里所充满的就要爆发出来,他在心里就要质问神,说:“你公义,为什么让我们受这么多苦?你公义,为什么不怜悯我们这些为你受苦的人?你公义,为什么不大大地祝福我们这些为你花费毕生的人?你公义,为什么还让有些人死了?”他就跟神叫嚣起来了,“如果你公义,就不应该让我们受这么多苦;如果你公义,就不应该这么无缘无故地管教、显明我们;如果你公义,你就应该包容我们所做的一切恶行,应该担待我们一切的软弱,迁就我们一切的败坏。如果这些你作不到,你就不是神,你不配称为神!”他心里充满的这些到有一天必然会爆发出来。

敌基督因为不承认真理,不接受真理,更不承认神是造物的主这一事实,所以对于神的公义性情,在他的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一件件事情的发生,随着各类事情的不断出现,他的问号越来越大,逐渐地变成了叉号。这个叉号是什么意思?就是他心里彻底否认神是公义的这一事实。当这个叉号产生的时候,当敌基督否认神是公义的时候,他的一切幻想、愿望就化为泡影了。你们细琢磨琢磨,酿成这样的后果是从什么事上开始的?(敌基督觉得信神就应该得福,就应该蒙神保守,当神作的一些工作不合他观念想象的时候,他就觉得神不公义,不能从神领受。另外,他对神产生这些观念后也不祷告寻求真理,不能及时解决,就这样慢慢地越积越多,最后就酿成了这样的后果。)你们说的是表面现象,没说到根源上。为什么这么说呢?敌基督能有这样的表现、这样的观点,能怀疑神,这是有根源的,当然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这是根源就不说了,那这个根源主要就是指敌基督从起初就不接受真理。这里也有一个根源,他不承认神就是真理,神话就是真理,他不承认他就接受不了。他不接受真理,那他能用真理的眼光去看待任何的问题吗?(不能。)他不能用真理的眼光去看待这些问题,那后果是什么?不管临到什么事,身边发生的大事小事,还有人说的话,他都看不透,他看不透人,看不透事,什么也看不透。外表看有些事是他说的那回事,但实质上不是,这就与真理有关了。你不明白真理,也不接受真理,那这里面涉及到的真理你还能懂吗?你不懂,你就只能用人的眼光、人的知识、人的头脑去分析、去研究。研究出来的结果是什么?与真理能相合吗?与神的要求、意思能相合吗?永远不能。就如约伯的故事,信神的人都知道。承认真理、接受真理,能够相信、顺服神的人心里都称赞、佩服约伯,都想做约伯一样的人,而且对约伯在试炼当中对神发出的赞美与对神的认识,人心里都赞成,都佩服,对约伯临到的各种患难、痛苦,人从心里能领受到这是神作的。整体上,对约伯这个人,追求真理的人都是向往的,想效法、想做这样的人。那这样一个正面的果效是怎么达到的?基础是什么?就是心里相信、承认这是真理,这一切都是神作的,是在这个基础上一步一步达到想做约伯这样的人,想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他心里对这一切是相信、承认,到最终达到向往,然后在生活当中去追求。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最基础的东西就是人在心里得承认、相信这一切。那敌基督有这个承认与相信吗?他没有。对于约伯所经历的这一切,敌基督是怎么看的?他认为神所作的这一切有意义吗?他能看见这一切都是神主宰的吗?他看不见这一切都是神主宰的,也看不见神所作的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在这件事情上他看见什么了?约伯拥有万贯家产、满山的牛羊和全地最漂亮的儿女,他看见这个了。后来约伯受那么多苦,神又祝福约伯,他又看见什么了?他说:“那是人换来的,人挣来的,神赐给是应该的。”从整件事情上来看,敌基督是不是站在接受真理、顺服神这样一个角度上看的?(不是。)那他是站在一个什么角度上看的?敌基督所站的角度只有一个,那就是以不信派的角度来看待整件事情。不信派就是看得没得利,占没占便宜,吃没吃亏,怎么做能占着便宜,怎么做占不着便宜,怎么做吃亏、受苦,怎么做不值,怎么做值,不信派就是这个观点。不信派看事情、对待事情、做事情都是这样一个做派,这样一个性质。这是敌基督对神的公义性情的态度。

(2) 藐视神的全能

对于神的全能,敌基督又是怎么看的呢?“全能”这个词对于敌基督来说,可以说是很有感觉的一个词,是很能刺激到他野心与欲望的一个词。因为敌基督很想做这样的人,全能,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什么都能,什么都会,什么都可以。如果人得着了这样的能耐,人具有这样的本事,那就什么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用怕,具有最高的权威,具有最高的地位,能够辖管人,拥有绝对的权力可以控制人、摆布人,这是敌基督望尘莫及的,也暴露了敌基督的野心、欲望和他的真实面目。一方面,他们对于神的全能这个词充满了各种想象、好奇和观念。另一方面,他们又想通过信神能够见识到神的全能,让自己大开眼界,长见识,满足好奇心。再一方面,他们自己也在追求做一个无所不能的人,让万人崇拜,让更多的人能够膜拜,在心里能有他的地位。那对于神的全能这方面,敌基督有真实的认识吗?有真实的相信吗?同样,与对神的公义性情这方面是一样的,敌基督对于神的全能不但充满了观念,充满了渺茫不符合事实的一些空洞的想象,而且他对神的全能也产生了深深的质疑,他是疑惑的,他不相信,“全能?这个世界上哪有全能的人?哪有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人?没有。世界上的伟人、名人多了,有特异功能的人也不少,比如预言家,各种会看星相、会解预言的人,他们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对于神的全能这事还得画个问号,好好研究研究”。所以在敌基督眼中,神的全能这一实质也是不存在的,因为他认为,“我想象不出来神是怎样全能的,我理解不到神是怎样全能的,那这个全能可能就不存在,这个全能可能就与这个词不太相符。神的能耐、神的本事到底多大呢?人谁也没看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敌基督心里一直在疑惑、打鼓。所以在教会当中,在弟兄姊妹身上所发生的事就成了他研究的对象与范围。他研究什么呢?研究每临到事的时候,一件事情发生在一个人或一群人身上的时候,神作了什么,神怎么作,这里面有没有神迹奇事,有没有人意想不到的、人达不到、够不上的一些新鲜奇特的事。另外,在弟兄姊妹的经历当中,有没有听谁说神在他们身上作过什么出乎人预料的事。比如说,在最饥饿的时候,有一个田螺姑娘给他做了一顿美餐;在他缺钱的时候,家里突然出现了一些金子;在临到被追捕的时候,追他的人眼睛突然瞎了,什么也看不见了,有天使降下来对他说“孩子,不要怕,我来帮助你”;在弟兄姊妹被严刑拷打受酷刑的时候,神的大光降下来,把那些施暴的人的眼睛都刺瞎了,那些人满地打滚,连连求饶,他们就再也不敢打了,神为弟兄姊妹出了气;在读神话的时候怎么也看不懂,都快要睡着了,在蒙眬中看见一个身影对他说“不要睡,清醒点,我的话是这个意思”;在临到事要犯错的时候,里面有强烈的责备与管教让他清醒地意识到这么做不对,那样做才是对的。等等这一切常人所经历不到也做不到的一些事,如果是发生在教会,发生在神家,发生在任何一个跟随神的人身上,这就足以证明神是全能的。如果这些事根本没有,甚至很少发生,即便发生了也是道听途说,真实度、可信度都大打折扣,那神的全能到底是不是事实呢?神到底具不具备全能这一实质呢?在敌基督的心里就画上了问号。

敌基督在神作工、说话期间,在神拯救人期间,不断地在追求这些神迹奇事、特异功能,追求一些不符合现实、不符合事实的事。他们所追求的这些与神拯救人的工作没有丝毫关系,与真理没有丝毫关系,与人的性情变化没有丝毫关系,但是他们还在一味地追求着。他们心里对神的全能充满了好奇,常常在祷告中要求神,“神啊,能不能将你的全能显给我看?神啊,你不是全能的吗?你如果是全能的,求你帮我摆平这件事情。神啊,如果你是全能的,你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求你帮帮我,我现在临到难处了。神啊,如果你是全能的,求你将我身体的病痛挪去,将我所临到的环境挪走,让我化险为夷。神啊,如果你是全能的,求你让我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一夜之间能变得聪明、伶俐,有才干、有恩赐,不用学业务就能掌握,就能精通,就能高居人上。神啊,如果你是全能的,求你让那些毁谤、讥笑我信神的人都遭到惩罚、报应,让他们眼瞎、耳聋,头上生疮,脚底流脓,让他们不得好死。神啊,如果你是全能的,求你让我看见你的全能吧。”神说了很多话,作了很多工,敌基督就是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从来不把神的话放在心上,也从来不把神的作工、神拯救人的每一步重要的工作放在心上,当成一回事,而是在神的作工当中一味地求神迹奇事,求神显异能,求神作一些特殊的事情开阔他的眼界,满足他的好奇心,来证实神的存在,来证实神是全能的。更好笑的是,敌基督还祈求神:“神啊,我看不见你,我的信心就小,求你把你的真体显给我看,哪怕是在梦中,求你把你的全能显给我看,让我能够对你有信心,能够踏实地相信你的存在,否则的话我信你就总有疑惑。”他们在神的作工、说话当中看不见神的存在,认识不到神的实质、神的性情,反而让神额外地再作一些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坚固他,为他建立信心。神说了很多话、作了很多工,无论说多么实际的话,无论说多么对人有造就的、人急需明白的真理,敌基督都不感兴趣,不放在心上,而且神越是说话,越是作具体的工作,他心里越是反感,越是急躁,越是抵触,更甚至产生了对神的定罪、亵渎,与神叫嚣,“你的全能就是在这些话中吗?你就会发表话语吗?你不说话你就不全能吗?如果你是全能的你就别说话,别通过说话,别通过交通真理、供应人真理来让我们得生命,得着性情变化。如果你让我们一夜之间都变成天使,都变成你的使者,那你才是全能的呢。”敌基督在神说话作工的过程当中,他们的敌基督本性一点一点地、毫不掩饰地在流露着,在被显明着,而且他们厌烦真理、抵触真理的实质也暴露无遗。他们藐视神的身份、藐视神的实质这样的敌基督性情、敌基督实质,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神作工不断地往前推进,在一点一点地被显明、被暴露出来。在敌基督追求渺茫、追求异能、追求神迹奇事的这些不切合实际的欲望与野心之下,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暴露在光中了。相反,那些真正追求实际、追求真理,相信、喜爱正面事物的人,在神作工说话的过程当中看见了神的全能,而这些人所能看到的、所能得到的、所能认识到的,恰恰是敌基督永远永远也认识不到也得不着的。敌基督认为人要想从神得着生命,那就得有神迹奇事,而神的话、真理能让人得生命,让人达到性情变化蒙拯救,这是不可能的,在敌基督那儿这事永远不可能,是不成立的。所以他们不厌其烦地在心里等待、祈求,巴望神显神迹奇事、显异能给他们,不然的话神的全能就不存在。言外之意,神的全能不存在,那神就更不存在了。这是敌基督的逻辑。他们定罪神的公义,定罪神的全能。

在神拯救人期间,敌基督对神的话,对神对于人类的各种要求、神的心意,他们丝毫不感兴趣,从内心深处抵触、厌烦。他们感兴趣的不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不是人通过追求真理、通过顺服神的摆布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们感兴趣的是什么?是神能显神迹奇事、能显异能给他们看,通过显神迹奇事、显异能让他们长见识,让他们变成不平凡的人,变成超人,变成有异能的人,变成非凡的人。他们想通过神的全能摆脱凡人、俗人、败坏的人这样的称呼、这样的身份与地位。所以,他们在神的作工过程当中不但不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不但不能得到性情变化,反而因着神所作的一切都不能与他们的观念相符,在他们眼中,神所作的这一切实实际际的工作都是他们不承认的,是被他们定罪的。最终,因着他们的这些看法,因着他们对神的这些定义而导致他们在心里彻彻底底地否认神的实质的存在,更彻彻底底地定罪、污蔑、亵渎神的实质的存在。因为他们相信神的基本条件、基础是相信神是全能的,神能为他们伸冤,神能为他们报仇,神能为他们打败一切他们所恨的、所看不上的那些人,神能让他们的欲望、野心得到满足,他们是在这个基础上信神的。但是走到今天一看,这样的神不存在,神不可能为他们这些恶人作任何的事,这个形势在他们来看对他们很不利,对他们来说很不妙。所以当他们经历了很多事之后,他们对神的质疑、对神的怀疑越来越严重,一直达到他们下定决心离开神、离开神家,追求世界,随从邪恶潮流,投入撒但的怀抱,这就是这些人的结果。从敌基督对神的公义性情还有神的全能这两方面的态度上来看,敌基督就是着着实实的不信派,他们对神没有一丁点儿的信,对神所作的没有一丁点儿的顺服与接受,他们对于正面事物、对于真理是反感的,是抵触的。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敌基督不信派的这个实质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别人强加给他的,也不是上纲上线,这个实质是在他临到的所有事情中所暴露出来的一切观点与作法的基础上来定义的。

敌基督信神多年看不见神主宰人类命运这一事实,认识不到这一事实。摆在眼前的事实他却认识不到,这是不是瞎眼?神的公义性情、神的全能在教会的工作上、在神选民身上以及临到的各种事上都常常显明出来,处处都能让人看见,可是敌基督却瞎眼看不到。敌基督跟随神多年之后说出一句名言,“我信神这么多年,我得着什么了?”看来他真的没得着什么。神把生命都倾倒给人了,而他却什么也没得着,这是不是可怜?这就太可怜了!敌基督的这一句话太能说明问题了。每一个听见神说话、经历神作工的人,能够接受神话作生命的人都会说:“我们信神这么多年,从神得的太多了,不但是恩典祝福、神的保守、神的怜悯,更重要的是我们从神明白、得着了太多的真理,活得有人样、有尊严了,知道怎么做人了。我们亏欠神太多,比起神所付的代价,比起神为我们作的,我们受那点苦简直不值得一提,人应该还报神爱。”而敌基督却恰恰相反,他说:“神作这些年工作,我怎么什么也没得着呢?你们都说得着这个、得着那个了,都有这样的经历、那样的经历,但那些经历能当饭吃吗?那些经历算什么呀?比起得福、享受恩典,比起看见神迹奇事,那不是太不值得一提了吗?所以我觉得信神这么多年我没得着什么。比起我所受的苦,我为神撇弃、花费的,我得的这些东西太不值了!真理不就是一些说法、论调吗?不就是一些道理吗?听了这些话,听了这些真理,我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呀。第一,我想事的时候思维也不那么敏捷。另外,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了,身体也没比以前越来越好啊,我头发也白了,脸上皱纹也多了,甚至有些牙都掉了,也没有长出新牙啊。神说蒙拯救的人是新鲜活泼小孩子的样式,我这都一把老骨头了,就是一个老人相,也没变成小孩啊。如果按神的话,那白发老人都能变成乌发少年,我怎么就没变呢?神说让人脱胎换骨,我也没脱胎换骨,也没变成另外的人啊,我还是我,临到什么事还得自己想办法,肉体的难处也越来越多,常常软弱、消极,再说这两年记性还不好,我那么读神话,神也没使我的记忆力增强啊。神能不能给一点特殊的功能,让人的身体不老化啊?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让人真的脱胎换骨,我看真理是解决不了这问题了。如果神能说一句话,让人真的变成另外一个人,长得像光明使者,能脱离肉体,隔着墙就能出去,有迫害、危险临到的时候,一念咒人就消失了,让他们永远抓不着。如果常常读神话,头发也不变白,脸上也不生皱纹,掉了的牙还能重新长出来,那该多好啊,那才叫脱胎换骨呢。神如果能作这些事,那我就不折不扣地相信他就是神。如果神还是接着说话,接着讲真理,那我的信心就快熬没了,快信不下去了,我这本分可能也要尽不下去了,不想尽了。”敌基督在跟随神期间,常常在心里对神产生这样那样的要求,在他们的观念里也常常滋生出各种各样的疑问与苛求,也在随着环境与自身的欲望产生出各种各样的奇怪的想法。唯独有一点,他们听不懂神所说的话,看不见神作工作拯救人这一事实,更认识不到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人,都是为了让人达到性情变化。所以他信着信着就没劲了,信着信着在心里就产生了消极、消沉的情绪,产生了要退去、要放弃这样的情绪与想法。对于神的实质,别说他能相信、能承认、能接受了,他信着信着都懒得搭理这事了。所以,当你交通说这是神的公义、这是神的全能主宰,人应该顺服,人应该认识,他表面上不吱声,不发表任何观点,内心却产生了反感,不想听,不愿意听,有的站起来就走。在听道的时候,在其他人交通神话的时候,在弟兄姊妹热火朝天地交通自己的经历见证的时候,他在干什么?喝茶水,看杂志,玩手机,聊闲话。他在用这些无声的行动来抗议、抵触,试图用自己的这些行为来证实神所作的这一切都没用,“你们只是自圆其说,只是自己骗自己,神、真理根本不存在,人类蒙神拯救根本就不可能”。在他眼中,相信真理、能顺服神、相信神能拯救人这一事实的这些人都是傻子,都没头脑,都上当受骗了。他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能靠别人摆布,人不是木偶,人有思想,人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掌握,那这个人就是废物,就是下等人。所以无论如何他的命运不可能让神掌握,他也不愿意交在神手里。这是敌基督对于神所作一切事情的态度。他从始到终就是一个旁观者、不信派,充当了撒但的差役,是一个搅局的,混饭吃的,是混进来的恶者。

(3) 藐视神的圣洁与独一无二

敌基督对于神实质里面的公义、全能一丁点儿都不承认也不相信,更谈不上什么认识,当然对于神的圣洁与独一无二他就更难相信、承认与认识了。所以,当神提出让人做诚实人,做一个脚踏实地、能守住本位的受造之物的时候,他心里产生了想法,也有一种态度、一种情绪。他说:“神不是高大吗?神不是至高无上吗?那对人提出的要求应该是高大上啊,我还以为神有多神秘呢,没想到对人就提出这么点要求,这谈得上是真理吗?还配说这是真理吗?这要求也太简单了吧!神的要求应该拔高才对呀。人应该做超人、做伟人、做能人啊,这才是神应该要求人做的。神让人做诚实人,这到底是不是神的作工啊?这是不是冒充的啊?”敌基督在内心深处不但抵触真理,同时还产生了亵渎。这是不是藐视真理?他对神提出的要求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以一种轻慢、无视、讽刺、嘲笑的态度来定义、来对待,可见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是丑恶的,他对于真实的、美的、实际的事物或者说法是不能接受的。神的实质是真实的,是实际的,神对人提出的要求是符合人需要的。敌基督所提出的高大上是什么?是假、大、空。它是败坏人的,是迷惑人,是让人堕落远离神的。而神所发表的真理、神的生命是信实的,是可爱的,是实际的。当人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当人体验了一段时间神话之后,人发现了:只有神的生命是最可爱的,只有神的话能改变人,能作人的生命,是人的所需,而撒但、敌基督所提出的高大上的那些论调与说法却恰恰与神的真实、实际是相违背的。所以,基于敌基督这样的实质,他对神的圣洁、对神的独一无二是绝对接受不了的,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对于神所揭露的人的败坏与败坏实质的各方面性情,人的刚硬、狂妄,人的诡诈、邪恶、厌烦真理还有凶恶的性情,敌基督是丝毫不接受。对于神对人的审判,对人的严厉斥责,敌基督不但不能从中认识到神的圣洁、神的可爱,反倒从心里厌烦、抵触神所说的这些话。每当他看到神刑罚审判、揭露人败坏性情的这些话,他心里就恨,就想骂。谁如果说他是狂妄的人,说他是刚硬的人,说他是厌烦真理、邪恶的人,他就要跟人争吵,骂人祖宗;谁如果揭露他的败坏实质,定罪他,就像要他的命一样。正因为敌基督有这样的实质、这样的流露,他在神家、在教会不知不觉被分辨出来,不知不觉被孤立、被显明。他的野心欲望常常得不到满足,他在心里就更加恨恶神所说的话,更加恨恶神的存在,也更恨恶神家是真理掌权这一句话。你要是说这一句话,他就想跟你拼命,就想整死你、治死你。从这一点上来看,能不能说明敌基督就是与神为敌的?太能了!

有人说:“神是独一无二的,除了神以外,人不能崇拜其他的人,也不能拜其他的偶像。”敌基督愿不愿意听这话?(不愿意。)为什么不愿意?这话是不是把他定罪了?是不是剥夺了他要当神的权利了?他连当神的权利都没有了,这个希望破灭了,他心里能高兴吗?(不能。)所以说,你要是揭露他,让他身败名裂,没有人崇拜了,让他不能笼络人了,没地位了,他恶毒的魔爪就要伸向你,就要整你治你了。当教会里发生一些事的时候,有人要向上面反映,带领要是敌基督的话,他能不能让反映?他这一关你就过不去。他说:“你要反映的话,出了事后果自负。上面要是把咱们教会的人清除了,对付咱们,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让大家都弃绝你,那时就让你尝尝被清除的滋味。”要反映的人是不是就受到恐吓威胁了?敌基督说:“神不是独一无二的吗?好,我也来个独一无二,在咱们教会我就说了算,你想干什么都得通过我,你越不过我这一关。你想越过我,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我们教会就是我掌权,就是我说了算,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不是魔鬼显形了?这就是魔鬼显形了,鬼相露出来了,这鬼话也说出来了。

敌基督在对待神的实质这一事上,他们从不信、疑惑到观望甚至试探,最终到论断、亵渎,这一步一步地让他们陷入了困境,陷入了无底的深渊,也让他们走向抵挡神与神为敌、与神势不两立、与神叫嚣到底的一条不归路。他们不但不承认神的实质的存在,反而对神的实质的方方面面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观点与想象,他们用他们的观点与想象迷惑身边的人,迷惑与他们接触的人,目的就是想让更多的人与他们一样,怀疑神的存在,怀疑神的实质的存在。他死还拉个垫背的,自己做坏事还不够,还想找一些人陪着他,跟他一起做坏事,一起抵挡神搅扰神家工作,一起怀疑神、否认神。对于神的实质的每一方面,他都充满了观念想象,不但不能从神所作的每一样事上来认识神的实质,而且还要严加分析、论断、研究、试探,甚至暗地里与神较劲,说:“你不是独一无二的神吗?你不是主宰人类命运的神吗?你怎么能让信你的人临到这样的事呢?如果你是独一无二的神,你就不应该让任何的敌势力来侵扰你的工作场地。”这是什么话?每当教会发生任何事情的时候,敌基督会第一个站起来说拆台的话,说消极、论断的话,第一个站出来与神讲理、抗争,要求神这样作那样作。尤其是当神家临到一些难处或者棘手的事时,敌基督就高兴坏了,这是他最高兴、最愉悦的时候,也是他蹦得最欢的时候。他不但不能维护神家的利益,反而还要站在旁边观望、看笑话,巴不得在神家中、在弟兄姊妹身上有不好的事发生,巴不得这些人被遣散,神家的工作进行不下去,那他就高兴得像过大年一样。每次神家发生的事得以平息、得以解决,弟兄姊妹从中学到功课的时候,就是敌基督被“判刑”的时候,也是敌基督最瘪、最消沉、最难过、最失落的时候。他看不得弟兄姊妹好,看不得跟随神的人有信心,能信心百倍地跟随神,看不得弟兄姊妹在神话语的带领之下性情有变化,尽本分有忠心,工作越作越好。他看不得教会兴旺,看不得神的经营计划逐步地向好的方向发展。他更恨恶人张口闭口传讲神的话,见证神,赞美神的可爱,赞美神的公义性情。他更厌憎人不管在什么事上都寻求神、祷告神、寻求神话,顺服神让神摆布。敌基督吃着神家的饭,享受着神的说话,享受着神家的一切福利,却常常想看神家笑话,巴不得这些信神的人都散伙,神的工作进行不下去。所以,当神家临到什么事的时候,他不是维护,不是想办法解决,不是极力地保护弟兄姊妹,不是与大家同心合意地把事情办好,共同来到神面前让神主宰,而是站在旁边看笑话,出馊主意,拆毁、搅扰,甚至在关键的时候胳膊肘往外拐,充当撒但差役,故意搅扰破坏。这是不是神的仇敌啊?越到关键的时候,他的鬼相越显明出来;越到关键的时候,越到有事的时候,他的鬼相越显明得淋漓尽致;越到关键的时候,他的胳膊肘越往外拐。这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人是不是弟兄姊妹?这是行毁坏可憎之事的人,是神的仇敌,是恶人,是魔鬼,是撒但,是敌基督,不是弟兄姊妹,不是神拯救的对象。如果真是弟兄姊妹,是神家的人,神家出了任何问题,他会与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共同面对、共同处理,不会当旁观者,更不会看笑话,只有敌基督这一类人能当旁观者,能看笑话,巴不得神家不好。

敌基督的实质在每一件事情上都能被显明出来,是毫无掩盖的,他们无论做什么事,无论在哪件事上,他们所流露出来的观点、性情都让人厌憎、让神厌憎。他们不但在临到的各种事上拆毁、打岔、搅扰、看笑话,还常常站在神的对立面试探神。试探神是什么意思?(他从心里不相信神,还用一些话或者用一些手段来探神的意思,一探究竟。)这事常见。在约伯的事上撒但是怎么试探神的?(第一次撒但说如果神把约伯的家产都剥夺了,他就该不敬拜神了,第二次撒但又说如果伤约伯的骨头和肉,他就该否认神了。撒但是想试探神,让一些灾祸临到约伯。)这是试探吗?这样定义准不准确?(不准确。)这一段严格地说是控告,撒但说这话的意思是:你不是说约伯是完全人吗?你给他那么多好东西,他能不敬拜你吗?你如果把这些东西剥夺了,你看他还能敬拜你吗?这叫控告。那什么样的事是试探呢?撒但让强盗掠夺、抢劫约伯的财产,这对约伯来说是试探。为什么叫试探呢?就是“你不是信神吗?我把你这些东西剥夺了,看你还信不信神”。而约伯是怎么领受的?他认为这是神的试炼,他不去争,也不去抢,也没有说什么,就是顺服,从神领受。还有主耶稣所临到的那几件事,撒但让他把石头变成食物,把世上的荣华富贵显给他看,让主耶稣俯伏拜它,这些事是试探。那敌基督试探神有哪些事?(敌基督没有敬畏神的心,明知道是恶还去作,他就是想试探神,看看神的惩罚能不能临到。)这是试探,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看看神到底会怎么作,“神不是威严烈怒吗?那我在教会当中这么横行霸道,背着神、背着人做了很多坏事,神到底知不知道?我里面如果没有难过,肉体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证明神不知道”。他做一些事小试身手,测试神到底是不是全能的,神是不是察看人心肺腑的,这就叫试探。他想验证这个事的真实性,想测试神到底会不会作事,神到底存不存在,这叫试探。

之前在大陆有个敌基督,他迷惑了一帮人。他看神家在海外搞合唱团,唱诗歌,觉得“你们在海外能搞合唱团,我们也能搞”,他就在各处召集了一些人搞合唱团唱歌,还找了很多观众,场面挺大。他为什么这么做呢?一方面他是搞独立王国,这就不用说了。另一方面,他的意思是“我们信的神是真神,我们有圣灵作工,虽然现在环境恶劣,大红龙迫害,看得紧、看得严,但是我们就让人看看,神到底保不保守,这些人到底能不能出事,能不能被抓”。这是什么心态?这就叫试探。他打着相信神是全能的、相信神无所不在这样的旗号、这样的口号,来试验神到底怎么作,跟神打赌,跟神较量,这叫试探。有的人人家对他说“这东西你不能吃,吃了坏肚子”,他说:“我就不相信,我就要吃,我看看神到底让我坏不坏肚子。”结果吃完真坏肚子了。他心里想,“神怎么不保守我呢?别人吃了坏肚子,那是因为他不信神,我信神为什么还能跟别人一样坏肚子呢?”他这个行为是什么?(试探。)这是因为人不认识神。而敌基督又多加了一样——根本就不承认神的实质的存在,所以他即便是凭着一己之力,凭着自己的想象去做什么事,他也不是凭着信心,而是在试探神。他是在用他的行为,用他一时的想法、冲动来测验神存不存在,神的全能是不是真实的,神到底能不能保守他。他的试验如果成功了,那他的信就要在这个基础上继续下去。如果他的试验没有成功,神令他失望了,他会怎么做?他说:“我再也不相信神了,神也不顾念人,都说神是人的避难所,我看也不见得是这么回事。对待这话人以后得留点后手了,不能那么犯傻了,人自己的事得自己解决,不能什么事都靠神。”他试探出这么个结果。这个结果怎么样?人如果追求真理会不会得着这样的结果?(不会。)为什么?人追求真理,最终会有一个好的、正面的成果、收获。就是人做什么事,神怎么作、怎么对待,神有神的方式与原则,人有人该尽的义务,人有人的本能,神赐给人本能,神已经给人原则了,人在神话的带领之下就该按着原则去做。有些事在外表来看,神应该保守人,那这个“应该”是从人来的还是从神来的?(从人来的。)这是从人的想象、从人的头脑里来的,这个应该不是真理,不是神的责任。那神到底要怎么作呢?神有神的作法,神有神的原则,神有些时候就借着不保守你来显明你,看你选择什么道路,有些时候就要借着一个恶劣的环境来成全你一方面的认识,让你得一方面真理,有一方面变化,让你刚强,让你成长。总之,不管神怎么作,神有神作事的原则与道理,有神作事的目标、宗旨。你如果把“神应该保守我,神就应该怎么作”当成真理来守,来要求神,那当神不那么作的时候,你跟神就产生矛盾了。你跟神产生矛盾的时候,那错不在神,在哪儿?(在人。)首先是人的观点产生问题了,人的立场、人所站的地位错了。当你要求神怎么作的时候,你很有理,但是退一步来说,你能顺服、能接受的时候,你就觉得你的理由不成立,那是败坏性情,那是无理要求。你能接受的时候,神会赐给你该得的那一份真理,那一份认识。在神来看,你现在最该得的是这一方面真理,而不是一个小小的恩典、祝福,什么对你最重要只有神知道,神会按时分量地赐给你。而敌基督不承认神,不承认真理,这些事他不但不会接受,反而还会反感、抵触。这就是敌基督与普通败坏的人的区别。

对于敌基督否认神独一无二的实质,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问题?(神,我有个问题。以往我在传福音时遇到很多信主的人,他们都抱着保罗的观点,“我们活着就是基督”,觉得好像只要达到了圣经里所说的一些标准就可以成为神了,像这样的人是不是也是敌基督的表现,也是在否认神独一无二的实质?)差不多。敌基督否认神的独一无二,主要是他自己也想当神,他特别接受保罗的那些说法,“活着就是基督,活着就是神了,有神的生命那就成神了”。他觉得这个观点要是成立的话,他们就有希望能成为神,能作王掌权、能控制人了,如果不成立,那他们作王掌权、成为神的这个希望就破灭了。总之,撒但总想与神平起平坐,敌基督也一样,也具备了这样的实质。比如说,在跟随神的人中间,人常常高举神、见证神,见证神的作工、见证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人赞美神拯救人的这一切作工,也赞美神所付的代价,而敌基督是不是也想享受这一切啊?他想享受人对他的拥戴、吹捧、高举甚至赞美,更甚至他还产生什么可耻的想法呢?他想让人都相信他,什么事都依赖他,人如果依赖神也行,但是依赖神的同时,更现实的、更真实的是能依赖他,他心里就美了。如果你赞美神的同时,数算神恩典的同时,也数算他的功劳,也在弟兄姊妹中间传扬他的美名,传扬他所做的这一切事情,他心里就美了,就知足了。所以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来说,你说神有权柄,神公义,神能拯救人,只有神具备这样的实质,只有神能作这样的工作,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人能代替神,能代表神做这些事,也没有任何人能具备这个实质做这些事,他心里对这话是不接受的,是不承认的。为什么不接受呢?因为他有野心,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不相信也不承认道成肉身就是神。谁一说神是独一无二的,只有神是公义的,他心里就反感,就抵触,“那不对,我也公义呀!”你说只有神是圣洁的,他说:“那不对,我也圣洁呀!”就像保罗,人传扬主耶稣基督的话,说主耶稣基督为人类献出了宝血,作了赎罪祭,拯救了全人类,把全人类从罪中赎出来了,保罗听了什么滋味?他承认这一切是神作的吗?他承认能作这一切的是基督,只有基督才能作这一切吗?他承认只有能作这一切的才能代表神吗?他不承认,他说:“耶稣能钉十字架,那人也能钉啊,他能献宝血,人也能啊,我还能传道呢,我还比他有知识,我还能受苦呢!你说他是基督,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称为基督啊?你传扬他的圣名,那是不是应该也有我的一份啊?他配称为基督,他能代表神,他是神的儿子,那我们不也是吗?我们这些能受苦付代价、能为神劳苦作工的人,不也能成为基督吗?不也能得着神的称许被称为基督吗?这与基督有什么两样啊?”总之,他对神的独一无二这方面是看不透的,他不明白神的独一无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认为:基督,神,那是人凭本事、能耐熬出来的,就像人坐江山那是打拼出来的,你当基督那也不是有神的实质才称为基督的,那得靠人打拼、靠人的能耐,谁本事大、谁能耐大谁就当大官,谁就说了算。他是这个逻辑。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对神话中所说的神的实质、神的性情这些事他听不明白,他就是个门外汉,就是个外行,他不懂,所以他尽说外行话,尽说不通灵的话。如果作了几年工,他觉得自己能受苦付代价了,能夸夸其谈地讲道理了,会假冒为善了,能迷惑人了,得到一些人的赞成了,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能变成基督,变成神了。

你们还有没有问题?(神,您能再给我们交通交通什么叫试探神吗?在人身上有哪些表现是试探神?)试探神就是人不知道神怎么作,也不认识神、不了解神,常常对神产生一些无理的要求。比如说,人有病了祷告神让神医治,“这病我不治,我看神到底给不给治”,结果祷告了半天神也没作,他说,“神没作,那我去吃药,看看神拦不拦阻,要是吃药的时候卡住嗓子了,或者是水洒了,这可能是神拦阻,不让我吃”,这叫试探。再比如,让你去传福音,按照正常情况,人的本分需要做什么,人该做什么,大家交通、商议决定了,该做的时候就去做,如果中间发生什么事那是神主宰,神如果拦阻你,神主动就会作。但是人如果祷告说,“神哪,我今天出去传福音,我出门合不合你的心意?今天这个福音对象能不能接受,你到底怎么主宰我不知道,求你安排,求你带领,求你显给我看”,祷告完就坐在那儿不动了,说“神怎么没给话呢?可能是我看神话太少,神没法显给我看,那我赶紧出门,如果出门栽个跟头,那可能是神不让我去,如果出门一切顺利,神没有拦阻,那可能就是神让我去”,这就叫试探。为什么说是试探呢?神作工是实际的,人该尽的本分,人自己一天的生活该怎么安排,正常人性的生活按照原则去做就可以了,用不着测试神到底要怎么作,神到底怎么带领。你该做的你只管去做,不要总额外地想,“神到底让不让做啊?如果我做了神会怎么处理我呀?这事我这么做对不对?”明摆着是对的事你只管去做,不要想东想西。祷告当然可以,祷告神求神带领,带领这一天的生活,带领今天所尽的本分,人存着顺服的心、顺服的态度就可以了。比如,你知道如果用手去触电会被电击,有可能会丧命,但你琢磨琢磨,“没事,神保守,我偏去试试,看看神能不能保守,看看神保守是什么滋味”,然后你就用手去碰,结果触电了,这就叫试探。明知有些事不对,不该做,你还要去做,看神到底有什么反应,这就是试探。有些人说,“神不喜欢人打扮妖艳、浓妆艳抹,那我就这么打扮,看看神在我里面责备是什么滋味”,结果打扮完之后一照镜子,“哎呀,真像活鬼,可我光是感觉有点恶心,瞧不上镜子里的自己,但也没有额外的感觉,没感觉到神厌憎,神话马上临到,击杀、审判哪”。这是什么行为?(试探。)有时候你尽本分应付糊弄,自己心里明明知道是应付糊弄了,你悔改扭转就行了,但你总祷告,“神啊,我应付糊弄了,求你管教我吧!”你的良心是做什么的?你就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应该收敛,不用祷告神,这一祷告就变成试探了。把很严肃的一件事情变成一个玩笑了,变成试探了,神厌憎。

人临到一些事的时候,在心里跟神默祷、寻求,还有在对待神的一些态度、要求、作法上,常常会产生一些试探,这些试探主要指什么?就是你想看看神到底怎么作,或者想看看神到底能不能这么作,你想测验神,你想用这个事证实神就是怎么样的,用这个事证实神所说过的哪句话是对的,是准的,是能应验的,是神能成就的,这些都是试探。这些事是不是经常发生?比如,有一个事你不知道做得对不对,是不是符合真理原则,这里有两种作法能证实你在这个事上所做的是试探还是正面的。一种作法是,你抱着谦卑寻求真理的心,说“临到这事我是这么处理、这么看的,结果现在就处理成这样了,我也拿不准到底该不该这么做”,这个态度怎么样?这就是寻求真理的态度,这里面没有试探。你如果说“这事是我们大家交通完之后决定的”,人问:“这事到底是谁主持的?谁是主要决定这个事的人?”你说:“我们大家。”你的存心是,“如果他说这事这么处理合乎原则,我再说这是我做的,如果说不合乎原则,我先不让人知道这事是谁做的、是谁决定的,这样即使追究责任也不会追究到我,丢人也不会只丢我一个人的”,你要是抱着这样的存心去说,这就是试探。有人说,“神厌憎人随从世俗,厌憎人类的纪念日、节期这些事”,你知道了,在环境许可的情况下你尽量避免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故意在一个节期上随从世俗做一些事,做事的时候抱着这样的存心,“我就看看我这么做神管不管教我,神理不理我,我就看看临到这类事神到底是什么态度,到底厌憎到什么程度。说神厌憎,说神是圣洁的、忌邪的,我看看神到底怎么忌邪,到底怎么管教我。如果神在我做事的时候让我上吐下泻、头晕目眩,让我起不了床,那看来神真的是厌憎这些事,神不是光说说,是有事实临及了”,你总想看到这样一种场面,这是什么行为、什么存心?这就是试探。人永远不要试探神,当你试探神的时候,神就向你隐藏,向你掩面了,你祷告也没用。有人说:“我心诚还不行吗?”心诚也不行。神不让人试探,神是忌邪的。你产生这些邪恶的意念、想法的时候,神就向你隐藏了,不开启你了,那些蠢事你就会一个接一个地做,这就是人试探神带来的后果。

(神,我有一个问题。我是尽管理影视器材本分的,在这个本分上我总有一种轻慢、大大乎乎的态度。弟兄姊妹提点、对付我,也交通神之前举的偷喝止咳糖浆液的那个老兄的例子,神在他身上没有管教,也不责备,偷喝完之后就把他淘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这我也知道,可是自己有一种观点,觉得神是怜悯慈爱的,神应该不会像对待那个老兄一样对待我。所以,我心里还是不怕。结合今天神的交通,我觉得自己对神的公义性情也有怀疑的态度,也有敌基督试探神这方面的表现,总是不怕神。)

神对待人的态度不是根据人怕不怕,也不是根据人对待某一件事一时的态度如何。对于人在生活琐事上所表现、流露出来的一些不好的习惯、不负责任的作法,神并不当成是很严重的问题,你只要在自己所尽的关键的本分上能够下功夫、负到责任就可以了。如果你觉得对于这些器材方面的管理总是不能负上责任,不能尽上全力去做好,那就证明什么呢?一方面是你不善于管理,另外你不太适合作这项工作。如果你觉得自己在这项工作上可能有一天能酿成大祸,那你不如推荐一个人选,或者让教会中适合担当这项工作的人来代替你,然后你去作一些你擅长的、感兴趣的工作,在你感兴趣的、擅长的本分上能够尽上忠心。另外,人如果真喜爱真理,真想达到敬畏神远离恶,活得有尊严,不被人厌憎,能够被人尊重,人就应该有决心把每件事情都做好。同时人也应该在神面前有这样的心志,说如果做不好求神管教,让神来作。人管人管不好,人教育一个人充其量也就是让人能成为一方面的人才,但是对于人所走的道路、人的人生观、人一生当中所选择的目标以及做怎样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帮助到人,只有神的话、只有神能改变人。这话怎么落实呢?就是人自己也没办法了,只有让神来作。那人具备怎样的条件才能够达到让神作,神才愿意作呢?首先,人得有心志,有这个愿望,说:“我知道这个事我总也没做好,弟兄姊妹不满意,我自己都不满意,但我想把它做好,怎么办呢?我来到神面前祷告,让神在我里面作工。”要想让神在你里面作工,首先一点,你得能受苦,当神管教你的时候,当神责备你的时候,你得能接受。人心里有顺服、有接受,这是做好任何事情的开端。

可以说,每一个人在达到完全蒙拯救之前,对神的公义与全能都会有怀疑,不同的是,普通败坏的人只是怀疑,但是还能正常尽本分,能追求真理,达到一点点地认识神,他心里的主观意愿是积极的,是正面的。而敌基督恰恰相反,他主观的意愿不是接受顺服,不是承认,而是抵触,他不接受。那普通的败坏的人好在哪儿呢?他从内心深处接受正面事物,喜爱正面事物,只不过因为有败坏性情,有时身不由己,做不好,达不到,够不上,心里就常常消极软弱,感觉神不要了,感觉神厌憎。这个感觉好不好?有这个感觉是好的,你就有蒙拯救的机会,也是你能蒙拯救的一个标志。人如果连这点感觉都没有,那你得真理蒙拯救的希望是很渺茫的。正因为你能有这个感觉,说明你还有良心、有尊严、有人格,还有理性存在,如果连这些都没有了,那你可就真是敌基督、不信派了。现在你只有不信派的表现,不信派的一些流露、性情,但你不是不信派。在神那儿,神看你是相信他的,是他的跟随者,尽管人在信神的道路上、追求上、观点上,在个人生活的各方面上,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与毛病。那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呢?好解决。只要你具备追求真理、喜爱正面事物、有良心理智这些基本条件,这些问题都能解决,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只要你能接受真理,能接受从神来的责打管教,第一关你就过了。第二关,你读神话,听交通,听弟兄姊妹的经历见证,你也学着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解决自己在临到的每一件事情上所产生的各种情形,学会用神话来解决问题,常常能够来到神面前,把自己的光景、自己的情形,还有自己所面临的问题告诉给神,敞开心跟神说,真心接受神的对付修理、管教责打,甚至神对你的显明与亮相,你的心是打开的,不是向神封闭的。只要你的心是打开的,你的良心理智就能起作用,真理就能进到你里面,让你产生变化。这些问题都能解决,不是解决不了的,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人尽本分应付糊弄那是常事,这是整个败坏人类最常见的一个状态。一个是满嘴谎话,一个是做什么事都吊儿郎当、应付糊弄、不负责任,带着混的情形,带着混的状态。这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常态。这些比起人抵挡神、拒绝接受真理程度轻多了,神都不看人这些。神如果跟人斤斤计较,人说一句错的话神也不要了,人曾经犯过一个小错神也不要了,人年轻气盛,做事浮躁,神也不喜欢了,也是神弃绝、淘汰的对象,如果那样的话,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有人说:“你不是说神是通过人的行为来定人的罪,来定规人的结局吗?”那是又一码事。在人追求真理达到性情变化蒙拯救的路途当中,人的这些常态在神眼中那是最常见、最普通平常不过的了,神都不看。神看什么呢?神看你有没有正面的追求,你对真理是什么态度,对正面事物是什么态度,对追求性情变化是什么态度,你心里有没有这样的意愿,是不是往上够。当神看到你具备了这些,做错事你良心有责备,知道恨恶,知道悔改,知道来到神面前祷告向神认罪,神说你是有希望的,你不会被淘汰。你以为神的公义性情、神的怜悯慈爱都是一句空话呀?正是神有这样的实质,神对待各类人都会有态度,这个态度是最实际的,一点儿也不空洞。

这段时间所讲的敌基督的实质是讲给所有人听的,一方面让人了解、分辨,能够定性敌基督,能够弃绝他。另一方面,也让所有人知道每一个人都与敌基督一样有敌基督性情,只有真正的敌基督是被淘汰、被弃绝的对象,而有敌基督性情的普通人都是神要拯救的对象,并不是要淘汰的对象。与人交通敌基督的实质、敌基督方方面面的性情,并不是要定罪人,而是要拯救人,给人路途,让人看清自己到底有哪些败坏性情,神所说的人类是神的仇敌到底是指什么说的,神为什么这么说,人到底有哪些性情,有哪些表现、流露让神如此说,如此定罪。正是因为神要拯救人,神不放弃人类,不放弃跟随他的人,不放弃神已经拣选的人,神才不厌其烦地这么说、这么作。这么说、这么作并不是仅仅让人了解神多么可爱,了解神对人多么苦口婆心,神下了多大功夫。了解这些有什么用啊?了解这些人只不过心里对神有点感恩,但败坏性情一点儿也没解决。神这么苦口婆心地说,是要让人类看见,神要拯救人类是下了功夫、下了决心的,不是与人开玩笑,神要拯救人类那是定意要拯救的。这是怎么看见的呢?无论哪方面真理,神都不是站在一方面、一个角度上说,也不是用一种方式说,而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语言,不同程度地告诉给人,让人认识人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从而明白人该有的路途,人该追求的方向,让人知道人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放弃、改变撒但的败坏性情,放下撒但败坏人的那些处世哲学、生存之道以及人活着的方式方法,按神所指明给人、告诉给人的方式方法、方向目标活着。神作这一切并不是让人买账,让人看见神的良苦用心,看见神作这一切多不容易,你不用认识这个。你只管从神所说的话中找着自己该实行的,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进入真理实际,按真理原则活着,按真理原则做人做事,完成神给的托付,达到蒙拯救,这样神也就满意了,人蒙拯救这个事就彻底大功告成了,人就受益了。至于有些时候人说话还是道理多,做事太肤浅,总应付糊弄,痞性太严重,尤其年轻人不好守规矩,有时候睡个懒觉,有些生活习惯有点不太合理,有点不造就人,这些事不要强求,慢慢来。只要你愿意追求真理,在神话上能多下功夫,能常常来到神面前,把心向神打开,神会作的。凭人的力量,凭人的作法,没有一个人能改变人,包括你的父母也改变不了你。

你今天能来到神家,这是神作的,你在这个时代、在这个邪恶的潮流当中还能踏踏实实地在这儿听道,一分钱不挣来尽本分,这是神作的。神为什么作这事?神看中你什么了?你有那么点正义感,你还有良心,你厌烦邪恶潮流,你还喜欢正面事物,你也盼望神的国降临,盼望基督、神掌权,真理掌权,你有这些愿望,神看中你这些了,才把你带到神家。你以为神没看见你那些毛病啊?你那些毛病神看在眼里,神都知道。神知道怎么不管呢?很多时候,这些事在人心里感觉矛盾,说:“像我这样的人,神能拯救我吗?我这样的人能达到蒙拯救吗?我这么邪恶、这么败坏,我这么不服管教、这么悖逆,还抵挡神、怀疑神,神怎么还拣选我呢?”你着什么急啊?只有神能拯救你,你得相信神能作,你只管听神的话、接受神的话就够了,别被这些事困住,别总因为这些事消极,没人抓你的小辫子,没人抓你的把柄,这些神都不看。如果因为这些枝梢末节的生活琐事产生出来的一些坏习惯、坏毛病或者痞性搅扰你追求正确的路途,搅扰你追求真理,这是不是损失?这是不是不值啊?(是。)现在应该有不少人就陷在这个情形里。有人说自己性格太急躁,做什么事太毛躁,不爱学习,还有坏习惯,早晨不爱起床,晚上不爱睡觉,还爱打游戏,有时爱传个闲话,有时爱讲个笑话,神能拯救吗?你对你自己有那么多观念想象,这是不是问题啊?你怎么不问问神呢?神到底是什么观点,神话到底是怎么说的,神话里提到这些是问题了吗?有人说他喜欢打扮,总得克制,还有人说他爱吃肉,口欲太大。这些都是小问题,这些毛病、性格或者生活的习惯充其量就算是人性的毛病,算不上是败坏性情,人真正要解决的是败坏性情,不要顾此失彼。当你发现你有败坏性情,你开始在败坏性情上注意了,下功夫了,你开始恨恶自己的败坏性情了,你的这些小毛病慢慢就改了,就不是问题了。有些年轻人贪玩,你把本职工作作好了,玩一会儿也可以。有些年轻女性爱美,好打扮,打扮、化妆也可以,只要不那么严重,不穿奇装异服,都可以,没人限制你,这些都不是问题。这些生活习惯,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还有性格上的一些小问题,这些不能让你抵挡神,也不能让你违背真理。真正让你抵挡神、拦阻你来到神面前的,让你悖逆神的是你的败坏性情。当人的败坏性情能够被人发现、认识、恨恶,人有了按照真理原则实行这样的主观愿望的时候,这些小毛病都能解决。你的败坏性情解决了,你抵挡神这个最大的问题都能解决了,你的这些小毛病还算毛病吗?到那时候你怎么做人、怎么生活,吃什么、喝什么,怎么休息,怎么尽本分,怎么与人相处,这些小事就一点一点都有原则了。到那时候你才发现,原来解决败坏性情这是人一生中的大事,败坏性情解决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你解决了悖逆神的问题,你活得才有人样,才有尊严。现在你有些小毛病是不犯了,人能夸赞你了,说你是个好青年,说你信神有真心,像个信神的,但是神说你还能悖逆神,那你外表行为再好也没用,根本问题没解决,你还能悖逆神,你离蒙拯救远着呢!你光有好行为有什么用?那不是骗自己吗?

现在你们当务之急该解决什么问题?(败坏性情。)有些人说:“我就喜欢穿鲜艳的衣服,神家不喜欢这些,那我就背叛。”你不用背叛,想穿就穿。有人说:“我就喜欢搽脂抹粉,每天漂漂亮亮的见人那多好啊。”只要你有工夫,这可以。有人说:“我就喜欢吃美味,喜欢吃辣的、酸的。”只要你有条件、有机会、有空闲时间,这些你都可以满足。即使这些东西你不满足,你克制,你背叛它,你的败坏性情也得不到解决。你克制能怎么样?你的肉体是受挺大苦了,但你心里还觉得挺委屈,那额外给你带来一个什么负面后果呢?你觉得你为神受了很大的苦,你觉得你有真理了,其实你什么也没有,你什么也不是。你是穿得文雅了,端庄了,素净了,像弟兄姊妹了,也规矩了,但是让你尽本分你还能打岔搅扰,让你尽本分你连原则都找不着,根本问题解决了吗?(没有。)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明白神话、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解决败坏性情,这才是根本。别在一些小问题、外表行为上下功夫,纠缠着不放,自己心里总是觉得内疚、亏欠,总把这些事当成是大事去解决,结果败坏性情总也得不到解决。你自己是什么人,有什么败坏性情,你自己都不知道,一丁点儿都不了解,这不是耽误事了吗?等到你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的时候,你的这些小问题就不是问题了,自然而然地,随着你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能够按真理原则去做,这些小问题逐渐就都没有了。像性格急躁或者是慢性子,爱说话或者不爱说话,这都不是问题,这就是性格的问题。有些人口齿清晰,有些人口齿不清晰,有些人胆大点,在人多的时候敢说话,有些人胆小一点,在人多的时候不敢说话,有些人性格外向,有些人性格内向,这都不是问题。什么是问题?抵挡神的敌基督性情这是问题,这是最大的问题,这是人一切败坏的根源。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二〇二〇年五月三十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十)

下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权柄(一)上几次交通了关于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的话题,听了交通之后你们是不是觉得对神的性情有所了解有所认识了呢?这些了解与认识有多少呢?在你们心里有没有数?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你们对神的了解是不是加深了呢?那这些了解能不能说成是你们对神真实的认识呢?你们对神有了这些认识与了…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神的灵来在地上寻寻觅觅作工多少年,历世历代神借用多少人来作他的工作,但是神的灵始终没有合适的安息之地,就这样神在不同的人身上转来转去作着他的工作,总的来说都是借着人来作的。就是说,这么多年来,神的工作始终没有停止,一直在人身上开展,一直作工到如今,神说了这么多话,作了这么多工,人…

作工与进入 二

在你们的身上作工与进入都相当差劲,人对该怎样作工并不注重,对生命进入更是稀里糊涂,并不把这些当作人该进入的功课,所以在你们的经历中,人所看见的几乎是空中楼阁。对于作工方面对你们要求得并不是很高,但作为每一个被神成全的人都应学习为神作工的功课,使你们能早日合神的心意。历代以来称作工…

第十二篇

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也正是我开始发声说话之时,当闪电发出之时,整个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众星都发生变化。全人类犹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这道来自东方的光柱照得原形毕露,两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盖自己丑恶的嘴脸,又犹如动物一样从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难,但不曾有一物能从我…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