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二)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条——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上次针对藐视真理这方面作了一部分具体的交通,先回顾一下。“藐视”上次你们是怎么解释的?(我们解释的是不放在眼里,小瞧,看不起,还有轻慢,对真理不屑一顾。)对于这个词,你们用实际的话把它的实质解释清楚了吗?(我们解释的只是藐视的同义词,是表皮上的,并没有把藐视真理的细节和我们对待真理的态度、表现说清楚,没有解释到实质那一面。)你们这样解释属于什么性质?属于哪个范畴里的?(字句道理。)还有吗?是不是属于知识啊?(是。)这个知识是怎么得来的?从学校、从老师那里,还有从字典上、书本上得来的。那我解释的跟你们解释的有什么区别?(神交通的是每一个人对待真理的态度,就是人从内心深处抵触、反感、厌憎、不接受,甚至加以定罪,还有恶意的论断与诽谤,神是从人对待真理的态度这个实质里解释的。)从各种实质性的行为、作法、态度、观点的角度来解释“藐视”这个词的实质。到底哪种解释是真理呢?(神解释的是真理。)那你们解释的差在哪儿了?你们是通过所掌握的知识、所学到的字面意思理解了这个词,但是并不知道这个词跟人的本性实质、跟人的性情有什么关联,这就是知识、道理与真理的区别。你们平时是不是也是用这种方式、这种角度看神的话、交通真理的?(是。)这就难怪多数人怎么读、怎么看都不明白神话里所说的真理到底是什么。所以,很多人信神多年不明白真理实际,也进入不了真理实际。这就是为什么总说人不明白真理,不具备领受真理的能力这话的意思。

接着交通敌基督的第十条表现——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上次聚会把藐视真理划分了三条,都是哪三条?(第一条,藐视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第二条,藐视神所道成的肉身;第三条,藐视神的话。)从这三条来解剖敌基督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这个话题。第一条上次基本上交通得差不多了,后面关于神的实质方面的圣洁、独一无二没有太具体交通,就是给你们留一点揣摩的空间,让你们根据我所交通的神的公义、神的全能这两项内容再作具体交通。今天交通第二条,敌基督是怎样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来解剖敌基督是怎么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这一主题的。

2.藐视神所道成的肉身

敌基督对于道成肉身的神,就是对于基督,他的看法、观点以至于他与道成肉身的神之间的关系,也是有一些具体表现、具体的实质性流露的。如果平面直铺交通人的一些具体表现,或者是某些人的具体做法,你们听着也可能在线条上不太清晰,咱们还是分几条,从这几条上来认识敌基督对于基督,对于神所道成的肉身他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来证实、解剖敌基督是怎么藐视真理的。第一条,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第二条,研究、分析加好奇;第三条,怎样对待基督凭心情;第四条,对基督所说的话只听不服也不顺。你们从每一条的说法还有字面意思所能理解到的观点与表现来看,每一条是否是正面的?有没有一条是比较积极、正面的?这个积极、正面指什么?最起码是有人性、有理智。这都不用上升到有顺服、有受造之物该有的态度与立场这个高度,就用有人性、有理智来衡量,哪一条能够得上?

先看第一条,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这三个词在人类的语言当中算不算褒义的、正面的、积极的词语?(不算。)通常这三个词是描述哪一类人的言语行为的?(诡诈人、汉奸、小人、溜须拍马的人。)汉奸、小人还有叛徒,是与奸、卑鄙、诡诈、坏、邪挂钩的这一类人。这一类人所做的事在人的眼中看多数是行为龌龊、卑鄙,对人不真诚,心地不善良,常常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讨好、巴结权贵、有地位的人。这一类人在人的眼中被藐视,通常被看为反面人物。

再看第二条,研究、分析加好奇。这几个词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如果没有背景的话,这几个词是中性的,谈不上褒义,也谈不上贬义。好比说,研究一项科研项目,分析一个问题的实质,对有些事情很好奇,等等这几样表现基本谈不上是正面还是反面,比较中性。但是这里有一个背景,人所研究、分析还有好奇的对象不是人该研究的一个话题,而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很显然,如果加注这个背景的话,根据这一类人所做的这几样事以及他们的表现、行为,这几个词在这里就变成贬义了。通常哪类人研究、分析神所道成的肉身?是追求真理的人,还是不追求真理的人?是真正从心里相信基督的人,还是对基督持有怀疑态度的人?很明显是持怀疑态度的人,他对基督没有真实的信,除了研究、分析之外,心里还特别好奇。他究竟怎么好奇呢?一会儿咱们就具体交通这些表现与实质的细节。

接下来看第三条,怎样对待基督凭心情。这里面没有具体的词,不需要分析它是褒义还是贬义。那这类人这方面的表现、具体的做法说明了一个什么事实?做这类事、有这类表现的人是什么样的性情?首先他对待人公不公正?(不公正。)从哪个字眼上看出来的?(凭心情。)就是这一类人做事、对人对事没有原则,没有底线,更没有什么良心理智,完全是凭心情。如果一个人凭心情对待一个普通的人,也可能问题不大,不会触犯行政,也不会触犯神的性情,仅仅说这个人很任性,不追求真理,做事没有原则,只是凭心情,做事为所欲为,只考虑自己的肉体欲望、感受,不考虑他人的感受,对人没有尊重。这是从对待一个普通的人来解释这个意思,但是这里所说的对待的对象是谁?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基督。你对待基督凭心情,这里面的问题就严重了,严重到什么程度先不说。

再看第四条,对基督所说的话只听不服也不顺。这里面没有太具体的词语来定性这到底是什么,就是一种表现,是人对待事物的一个常态,一个具体的态度,但这里面涉及到人的性情了。这类人的性情是什么?只听不服也不顺,外表还能听,但是外表表现的跟心里想的,跟心里真正的态度是不是一样的?(不是。)外表很老实,看上去也听了,但他心里可不是这样的,心里有不服的情绪、不服的态度,同时也有抵触的情绪、抵触的态度。他心想,“我心里不服你,我怎么能让你看出不服呢?你说的话我光装进耳朵里,根本不往心里去,也不给你落实,就跟你作对,就跟你对抗”,这就是不服也不顺。这类人如果跟普通人接触、交往,对待普通人所说的话是一种这样的情形、观点与态度,不管表现得是否明显,能不能让人看出来,这类人的性情是什么?是不是人所说的好人,有人性、有理性的人?是不是被定为正面人物?很显然不是。就从只听、不服、不顺这几个词来看,这类人是狂徒一个。狂到什么程度了?狂得没边了,失去理性,疯狂至极了,谁也不服,谁也不放在眼里。他们与人接触时的态度是:“我可以跟你说话,可以跟你相处,但是谁说的话也不能入我的心,谁说的话也不能当成我行事的原则与指导。”他心里只有自己的想法,只听从自己心里的声音,任何对的、积极的、正面的说法、原则他都不听、不接受,反而在心里抵触。在日常生活当中是不是有这类人?这类人在一个人群里是被定为有理性的人还是没理性的人?是被定为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反面人物。)那通常这一类人在人群当中多数人怎么看,怎么对待他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多数人愿不愿意跟这样的人接触、交往?(不愿意。)在教会当中多数人与这样的人合不来,这是什么原因?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都反感这样的人?有两句话可以解释这个问题。第一句,这一类人跟谁也不配搭,他就要自己说了算,谁也不听,你让他听别人的一句话特别费劲,让他咨询一下别人的意见、想法,听听别人说的,那是不可能的。第二句,他跟谁也配搭不来。这两句话是不是这一类人最具体的表现?是不是他的实质?(是。)首先,从他的性情上来看,他谁也不听,谁也不服,他就要自己说了算,不想听别人的,不跟别人配搭,他心里没有别人,也没有真理,没有教会原则,这是这类人的敌基督性情。另外,他跟谁也配搭不来,跟谁也合不来。即使他愿意跟别人配搭的时候,勉勉强强要跟别人配搭的时候也配搭不来,这是怎么回事?这里面是不是有一种情形?他瞧不上别人,不听别人的,别人说的再合乎原则他也不接受,他要跟别人配搭的时候,那只能是听他的。这是和谐配搭吗?这就不是配搭了,这是独断专行,一个人说了算。这类人与人交往就是这样的一种性情,那他对待基督的方式同样如此,这值不值得解剖?这里的问题严重,值得解剖啊!接下来,咱们说说每一条里敌基督都有哪些具体表现、具体做法,从他们这些具体做法、表现上来认识敌基督的实质——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先从第一条开始解剖。

(1) 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

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从字面上来看,每一个人应该都知道是什么意思,脑海里也应该有做这类事、有这类表现的人的一些画面。讨好人,巴结人,顺情说好话,这是为了得着一些好处、讨到一些好处给人假象蒙蔽人、欺骗人,从中捞着自己所要的东西。那一个人在神所道成的肉身面前也有同样的表现、作法,难道也是为了得着一些好处吗?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人讨好、巴结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在人心里对待基督到底是怎样的观点、怎样的想法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行为?这样的行为通常是人对待人时所产生的,人如果对道成肉身的神也有这些作法,无形中就说明一个问题:他把道成肉身的神,把基督当成败坏人类中间的一个普通的人了。从外表来看,基督有骨有肉,是人的长相,这就给人一个错觉,人认为基督就是人,人就可以明目张胆地按照对待人的逻辑、思维去对待基督。按对待人的逻辑、思维方式,通常对待有地位、有名望的人,为了在这个人面前留有好的印象,以便顺利地得着好处或以后能够被提拔,最好的一个办法就是话语上得说得好听、婉转,让人听着顺耳、心情好,面部表情得温柔,不能面露狰狞相,在语言上不能有任何激烈的、恶意的、难听的、伤人自尊的话语,有了这些表现、有了这些话语才能在这个人面前留有好的印象,不被他恶心。似乎说好听的,说带有巴结、溜须拍马的话才是对人真正的尊重。同样,人认为要想对基督尊重,不伤和气,人就得极力地表现,话语当中不能带有任何伤害性的语言和内容,更不能带有任何冒犯的内容。人认为这样就是与基督相处、对话的最好的方式。他把神所道成的肉身当成了一个有正常败坏性情的最普通的人,他认为如果不这样做,也没有更好的方式去表现,去对待了。所以,当敌基督来到基督面前的时候,他心里所存的不是敬畏,不是尊重,不是真心实意,而是想方设法用好听的语言、委婉动听的语言,甚至用一些假象来公开地讨好、巴结神所道成的肉身。他认为人都吃这一套,神所道成的肉身也是人,是人就吃这一套,是人就喜欢这一套。所以对待基督,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敌基督在心里不是接受基督有神的实质这一事实,而是用一些人的手段、人的处世哲学,人惯用的对待人、玩弄人的一些伎俩来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些行为实质的背后,能不能说明敌基督藐视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一事实呢?(能。)

敌基督用对待败坏人类的方式来对待基督,见到基督只会一味地说讨好的话、巴结的话,然后就察言观色,想投其所好。有的人一见到基督就说:“我老远就看到你了,你在人群里就是不一般,看其他人头上都没有光环,就你头上顶着光环,我就知道你保证不是一般人。神家还有谁不是一般人啊,不就是基督嘛,我一看你就是,一点也不假。神所道成的肉身就是与其他人不一样。”这是不是胡说八道呀?我长相一般,普通,在哪个人群里我要是不作事、不说话,也可能一两年都没有人能看出我是谁,在哪个人群里都是普通的一员,没有人能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在我是在教会中作工作,因着神的见证,我在你们中间说话你们能听,但是如果没有神的见证,我说话能有多少人听,能有多少人搭理,这恐怕就是问号了,就是个未知数。有些人说:“我一看他就像神,我一直就觉得他与众不同,与其他人不一样。”怎么就不一样呢?我有三头六臂啊?你怎么就能看出不一样呢?神说过一句话,我故意不让人看出在我身上有一点神的味道。神都没作这个事,你怎么就能看出来呢?他这话是不是有问题?这分明就是一些溜须拍马、说话一丁点儿分量都没有的卑鄙小人的胡说八道。道成肉身外表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人的肉眼怎能看出基督的神性呢?如果不是基督作工、说话,没有人能认得他,也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身份实质,这是事实。那有些人说的“我一眼就看出你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一眼就看出你与众不同”,“我一看你就能作大事”,这些是什么话?这是胡说八道啊。神没见证的时候你看了多少眼怎么就没看出来呢?神见证之后,我开始作工作,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呢?这分明是骗人的话,是疯话。

有些人跟我见面接触的时候就想表现自己,他心想:“好不容易见着道成肉身的神了,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得好好表现,把自己信神这些年的成果,还有接受神这步作工之后自己的一些好的业绩都要传讲一番,让神知道。”他让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也可能能有机会被提拔,如果是在教会里的话,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出头露面的机会,没有被提拔的机会,没有人选举他。他认为这下机会来了,就琢磨怎么说话既不能让人看漏,又不能让人听出来,那就得婉转一点,技巧一点,玩点阴谋诡计,耍点小聪明,他说:“神啊,我们信你这些年可没少得好处啊!我们全家人都信,都撇下一切为神花费,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的话说得太好了,你作的工作太多了,我们都愿意尽上本分为神花费。”我说:“这也没得什么好处啊。”“得了,神给的恩典可多了,我们在神话上得了很多新的亮光、看见、认识,弟兄姊妹都可有劲了,都愿意为神花费。”“有没有软弱消极的?有没有打岔搅扰的?”“没有,我们的教会生活可好了,弟兄姊妹都追求爱神哪,都撇下一切去传福音。神说的话都好,我们都受激励啊,不能再像以前求恩典、求饼得饱那么信了,得为神撇弃一切,为神献上,为神花费。”“那你们这几年在神话上有没有认识啊?”“有认识啊,神的话说得太好了,句句打中我们的要害,句句揭露我们的本性实质啊,我们在认识自己上,在神话上得着大亮光了。神啊,你可是我们全家人、全教会的救命恩人啊,要不是你,我们早就不知死在哪儿了,要不是你,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走下去了。我们全教会的人都巴望见到你,天天都祷告能在梦里与你相遇,盼望与你天天在一起呢!”这些话里有没有一句实质性的交心的、真实的话?(没有。)这些都是什么话?虚伪,空洞,没用的话。你让他谈认识自己,他说:“自从接受了神的作工之后,我觉得自己就是魔鬼撒但,没人性。”“怎么没人性的呢?”“做事没原则呗。”“做哪些事没原则了?”“不会与人和谐配搭,接触人也没原则,与人交往也没原则,我就是魔鬼撒但,就是从撒但来的,被撒但败坏太深啊,处处抵挡神,处处与神作对、对抗。”这些话外表听着不错。你再问他:“你们教会的某某现在怎么样了?”他说:“现在可好了,以前做教会带领被撤了,后来悔改了,弟兄姊妹又把他选上了。”“那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啊?”“神说他是追求真理的那他就是追求真理的,神说他不是那他就不是。”“这人外表看挺热心,但是素质是不是挺差啊?”“差吗?那是差点儿,要不然上次为什么弟兄姊妹把他撤了呢?”“那要是素质差的话,他能不能作具体工作?能不能胜任教会带领这一职务啊?”他听我这话的意思是说素质差的不能胜任,就说:“那他不能胜任,弟兄姊妹选他也是矬子里拔大个,没有太好的就把他选上了。弟兄姊妹都说他素质一般,但是还能带领我们,如果他素质差的话,我看下次弟兄姊妹可能就不选他了。神,要不要让我做做弟兄姊妹的工作啊?”“这事就得看当地教会弟兄姊妹的身量。弟兄姊妹看谁不错,根据原则选举,这个程序是对的,不过有些人愚昧,看不透人也看不透事,也有选错人的时候。”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仅仅就是说一个实情,并不是有意要撤换这个人。但敌基督听完之后怎么领会这事?他嘴上不说,心里就琢磨,“这是神示意要撤换这个人呢。那好,我再探探神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撤换了这个人,谁还能当教会带领,谁能作这个工作”。敌基督用对待人的方式与基督接触,说话、行事处处看眼色,说话听音、听口风,没有一句实情的话,没有一句真心话,就知道讲空话、讲道理,欺骗、蒙蔽在他眼中的这个普通的人。他说话的方式就跟蛇行走的方式一样,路线是曲折的,不是直接的。他说话的方式、方向又像瓜藤一样,顺着杆往上爬。你说这个人素质不错,可以提拔,他赶紧说这个人如何如何好,有哪些表现,有哪些流露;你要是说这个人不好,他赶紧就说这个人怎么坏、怎么恶,怎么在教会当中搅扰打岔。当你问一些实情的时候,他就没话了,就支支吾吾,等你下定论,听你的口风,探你的意思。他说的这些话里面,除了好听的话、巴结的话、顺杆爬的话以外,你从他嘴里听不到一句真心话。

有些人跟我接触,他不知道我喜欢听什么话,喜欢听哪些事,但是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也有办法,他就找一些话题说给我听,他认为“这些话题可能你感兴趣,可能是你心里想知道、想听的,但你不好意思问,那我主动跟你说”。等见面了,他就说:“这段时间我们那儿下暴雨,把整个城市都淹了。现在治安也不好,小偷可多了,出门就有被偷、被抢劫的危险,听说还有的地方不少儿童都被拐走了,人心惶惶的。外邦人都说这个社会太乱了,都不正常了。宗教里的人到现在还拿着圣经传福音呢,说末世了,神要降临了,大灾大难要降临了。”还有的人一见面就说:“前些日子有个地方出现三个月亮,不少人都拍照了,有些民间术士说天上要出现大异象了,真主出现了。”等等类似这一类的社会乱象、灾难,还有一些异样的事情发生了,不同的天象发生了,他都特别感兴趣,搜集这些信息,到见面的时候就成为与我聊天说话拉近关系的一项内容。有的人认为:“神道成肉身是一个普通的人,他与其他普通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作神的工作,他代表神。所以,多数人希望世界和平,人能和睦同居、安居乐业,唯独这个道成肉身的基督跟正常人不一样,他希望天下大乱,出现异象,大灾大难降临,神的大功赶紧告成,神的经营工作赶紧结束,好应验他所说的话,这是他所关心的、所感兴趣的话题。所以一见面就跟他说这些,他就会特别高兴。这一高兴,或许我就能被提拔,就有可能在他身边多呆些日子。”有没有这样的人?你们说,灾难、异象、天灾人祸这些事是不是我关心、我愿意听的话题?(不是。)这些事要是打发时间听听也行,但你要是认为我很喜欢听这些,那你就错了,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我不稀罕听这些事。有的人说:“那有人说这些事你听不听?”我不反对听,但这不等于我喜欢听,不等于我愿意搜集这些信息、这些故事。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我内心深处对这些事没有丝毫的好奇,没有丝毫的兴趣。甚至有的人还在想,“你心里是不是特别恨大红龙?你要是恨大红龙,我给你说一个大红龙遭惩罚的事,你高不高兴啊?”你们听到这事高不高兴?你们要是高兴那就高兴,要是不爱听那就不听,跟我没有关系。总之对于这些事,说哪个国家有瘟疫了,这个瘟疫是怎么来的,死了多少人,哪个国家出现大灾难了,哪个国家政权怎样了,哪个国家上层内斗得如何残酷,社会上有什么暴动,这些事我要是听着了也就听听,但是我不会因着不知道这些事的具体细节就下功夫去查信息,听新闻,读报纸,在网上搜索与这些事有关的内容,我绝对不会,我也从来不作这样的事,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有些人说:“这一切都在你手的掌握中,这都是你作的,所以你不感兴趣。”这话对不对?道理上对,实质上不是这么回事。神主宰人类的命运,主宰每一个种族、每一个人群、每一个时代,哪一个时代都有一些灾祸,还有异样的事情发生,这是很正常的,这一切都在神手中。不管哪一个时代,有无大事小事发生,这个时代需要变迁的时候,即便没有一草一木的变化,这个时代也要过去,这是神主宰的事。这个时代如果不该结束,即使整个天象或者是地上的万物有任何大的变化,它也不该结束,这一切都是神的事,人插不上手,帮不上忙。人最该做的不是去关心这些事,不是去搜集这些事的证据、信息满足你的好奇心。神作的这些事你能认识多少就认识多少,认识不了的也不要强求。在败坏人类中间,这些事都是太正常不过的了,太常见了。这一切的事,改变时代,改变世界格局,改变一个种族的命运,改变一个政权的统治方式、一个政权的地位等等,这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都是神的主宰,人只管相信、接受、顺服就足够了。人不要存着能多明白奥秘这样的心,认为多明白点奥秘就好像有多时髦似的,就好像你信神多有身量、多属灵似的,存着这样的心你信神的观点就错了。这些事都不是什么大事。真正的大事,人最应该关心的是神经营计划的核心——拯救人类,让人类能在神的经营计划工作当中得以蒙拯救,这是最大的事、最核心的事。你把这个事所涉及的真理、异象弄明白了,然后接受神在你身上所作的,供应给你的真理,作在你身上的每一次的对付修理、审判刑罚,这些你都接受过来了,这比你研究天象、研究奥秘、研究灾难、研究政治都有价值。

有些人学点历史,懂点政治,一方面喜欢卖弄,另一方面,他觉得“道成肉身的神有神的实质,有真理,他清楚神主宰万物这一切的事实,懂这里面的细节,那我懂政治、懂历史是不是能迎合他的需要呢?是不是能迎合他对这一切事情的好奇心呢?”我告诉你,你错了。我第一最反感政治,第二最反感历史。你要是讲历史,讲点幽默的、带点剧情的,或者聊点闲话打发时间还可以,如果你把这些话、这些事当成正事来跟我说,来讨好、拉关系,那你就错了,我根本就不愿意听这些事。有些人误以为:“你交通真理,你给人聚会,这是不得已,其实你内心深处最喜欢的是天下大乱,你唯恐天下不乱啊,哪儿一有灾难,你在背后说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呢,说不定要放鞭炮庆贺呢。”我告诉你,没有的事,就是大红龙灭亡、垮台了,我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有的人说:“大红龙垮台了你不高兴吗?大红龙灭亡了,遭惩罚了,你是不是得放鞭炮啊?是不是得熬上三天三夜,大摆宴席,跟神选民一起庆贺呢?”你们说该不该这么做?这么做是对还是错?这么做合不合乎真理?有些人说:“大红龙那么迫害神的选民,那么给神造谣,毁谤神的名,亵渎神、论断神,它遭报应的时候咱们不应该庆贺一下吗?”你们如果庆贺,我许可,因为你们有你们的心情。你们高兴,三天三夜不睡觉,大家在一起读神话、唱诗歌、跳舞赞美神的公义,神终于把大红龙这个仇敌给灭了,踩在脚底下了,神选民再也不受它的迫害与酷刑折磨了,再也不用有家难归了,终于能回家与亲人相聚了,大家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你们要是想这样庆贺、放松,我同意,但是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作这些事。有的人说:“你怎么这个态度呢?这不是冷了人的心吗?你怎么没点血性呢?到最关键的时候你不在场,我们怎么庆贺啊?”庆贺这事不算错,但是有一个事咱们得交通明白。大红龙遭惩罚了,神把它取缔了,这个曾经为成全神选民而效力的魔王被灭了,被铲除了,那神选民的身量怎么样了呢?明白多少真理了?如果你们都能合格地尽本分,都是合格的受造之物,能敬畏神远离恶,每一个人都有约伯、彼得的身量了,都是已经蒙拯救的人了,这还真是可喜可贺的时刻,值得庆贺。但是,如果有一天大红龙垮台了,你们的身量达不到忠心尽本分,对神还是没有敬畏,不能远离恶,比约伯、彼得的身量还差十万八千里,对神的主宰还不能有真实的顺服,谈不上是合格的受造之物,那你们还高兴什么?这是不是在穷欢乐呢?这庆贺就没意义,没价值。有些人说:“大红龙那么迫害我们,我们恨它总行吧?我们认识它的实质总行吧?它那么迫害我们,它被取缔了,我们高兴怎么就不行啊?”高兴可以,心情可以表达。但是,如果说大红龙灭亡了,你就认为神的经营计划结束了,人已经蒙拯救了,大红龙灭亡之时就等于神的经营计划结束之时,也等于你蒙拯救被成全之时,这个认识法是不是错误的?(是。)那现在你们认识到什么了?对于神的仇敌——大红龙,它何去何从,它怎么样,那是神的事,跟你追求性情变化、追求蒙拯救没有丝毫关系,它就是个效力品、衬托物,它是受神摆布的,它怎么做,神怎么利用它效力那是神的事,跟人没有关系。所以说,它的命运如何如果会牵引你的心,这就麻烦了,这就有问题了。神主宰万物,也包括大红龙、一切魔鬼撒但,所以魔鬼撒但做哪些事,它们怎么样,跟你的生命进入、性情变化没有丝毫关系。跟你有关系的是什么?它抵挡神的这个邪恶、凶恶的实质是你需要认识的,它与神敌对、它是神的仇敌这个实质是你需要认识的,剩下的神给它降哪些灾,神怎么摆布它的命运跟你没关系,你知道也没用。为什么没用呢?你知道你也认识不到神为什么这么作,你看见了你也不知道神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作,这里面的真理是什么你也看不透。这个话题就简单说到这儿。

敌基督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的这些表现,普通败坏的人身上当然也流露,但敌基督与普通败坏的人所不同的是什么呢?他的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里没有尊重,没有真心,而是想玩弄、想试探、想利用道成肉身的神,因而产生了这些作法,他是有自己的目的的。他想借用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来玩弄眼前他所看到的这个普通的人,来蒙蔽基督,让基督看不透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怎样的败坏性情,有什么样的人格,有什么样的实质,他是哪类人。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这里面有没有一句真心话?没有一句。敌基督的存心目的就是想欺骗,想蒙蔽,想玩弄。这几样作法是不是就是敌基督藐视真理的一个实质呢?(是。)他认为普通的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都喜欢人巴结,喜欢人到自己跟前低三下四,这样自己就有存在感,自己的地位就显得比一般人尊贵、高大。恰恰相反,人如果在基督面前表现得特别低三下四,没有人格、没有尊严,说话躲躲闪闪,总想欺骗,总想掩盖事实,以伪装、虚假的面目来对待基督,基督不但不买你的账,相反,他会在心里厌烦你。厌烦到什么程度?神会说这个人太恶心,没有一句实话,就琢磨怎么溜须拍马,这不是个好东西,不是正面人物,这样的人不可靠,不值得信赖。不可靠,不值得信赖,是给这样的人下的定义。外表上看是这两句话,实际上就是这样的人不喜爱真理,得不着真理,很难蒙拯救。一个得不着真理很难蒙拯救的人,他信神的意义、价值在哪儿?如果他不打岔、不搅扰,在神家中也只能如大红龙一样,充当衬托物、效力品。充当是什么意思?就是暂时的,能走到哪儿算哪儿,像拉车的一样,只要不翻车就继续拉。为什么让他充当呢?因为这类人不追求真理,他在心里如此藐视、蔑视真理,如此戏弄、玩弄真理,那他最后的下场保证就跟保罗一样,走不到最终。所以,这一类人在神家中也只能充当临时的效力者,一方面让真正追求真理的人长分辨、有认识,另一方面,让他在神家中做点力所能及的活儿,能效力到哪儿就算哪儿,因为这一类人是走不到路终的。

很多人吃喝神的话,他认为这些话只与天上的神有关,只与神的灵有关,只与人所看不见摸不着的那一位神有关。因为那一位神很遥远,所以他所说的话才够深奥,才能被称为真理。而眼前的这一位普通的人,这个让人能看得见、能听得见说话声音的一个人,与真理、与神、与神的实质没有太大关联。因为他能让人看得见,他离人太近了,对人的心灵、对人的肉眼产生不了任何的冲击,给人带不来任何神秘莫测的好奇感。人觉得这个有形有像、能发声说话的普通人让人太容易琢磨、太容易测透了,甚至人认为一眼就能看穿他,就能看透他,所以人就很不自觉地用对待人的方式,用对待任何一个有地位、有权势的人的方式来对待基督。这符合真理原则吗?基督怎能与有地位、有权势的败坏人类相提并论呢?人讨好、巴结有地位、有权势的败坏的人会得着好处,会得着人的赏识,败坏的人都喜欢这一套,都愿意得着别人的讨好、巴结、溜须拍马,这样显得自己身份高贵,高人一等,更能显出自己地位、权势的存在,而有神实质的基督却恰恰相反。人有地位、有名望不是因为人有高贵的实质,有高贵的性情,在人中间应该被人尊重,所以必须通过人的讨好、巴结来显出自己的地位。而具备神实质的基督,他本身就具有神的身份与地位,是高于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实质与地位,他的身份与实质是客观存在的,不需要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吹捧来证实,更不需要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来讨好、巴结以显出他的身份与实质,还有他尊贵的地位。因为基督有神的实质这一事实是与生俱来的,不是任何一个人加给的,更不是在人类中间经历了多少年之后挣来的。就是说,没有所有的受造之物,神的身份实质依然是神的身份实质,没有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敬拜神、跟随神,神的实质依然是神的实质,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敌基督错误地认为,基督要说什么、要作什么,人一定得顺情说好话,得捧场、得跟风、得讨好,来迎合他的喜好,不要违背他的意思,这样可能基督心里就会觉得自己身份、地位的存在,这就大错特错了。任何一个在败坏人类中间有名望、有权势、有地位的人,他的名望、权势是怎么挣来的?(靠讨好、溜须拍马。)这是一方面。另外,主要是靠着他在人中间的争取、努力甚至运作,还有通过一些手段挣来的、夺来的。那仅仅只是个名望,只是在人群当中的一个高的地位、高的排序。这个高的名望、高的排序、高的地位让他在人群当中成为佼佼者,成为领导者,成为有决策权的决策者。但这个有地位、有名望,在人中间能高高在上的人,他的实质是什么?与其他的人有什么不同吗?他的身份、他的实质与任何一个普通的败坏人类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在撒但权下被撒但败坏的一个普通的受造之物,都能背叛真理、背叛正面事物,能颠倒黑白、违背事实真相,能作恶,能抵挡神,能违背上天、咒骂上天。他真正的身份与实质就是被撒但败坏的人,是能抵挡神的人,所以他的名望、地位就是个空衔。那些够毒辣、够凶残、够恶毒的人,为了地位、名望能杀人、能害人的人,就得着了高的地位;会运作、有手段、会玩阴谋的人,就成了领导别人的人。这些人比普通败坏的人更恶毒、更凶残、更邪恶,他们喜欢人对待他们的方式不外乎就是顺情说好话,溜须拍马,讨好、巴结,你如果对他说了真话,那你就有丧命的危险。而敌基督把在人世间的这个游戏规则、这个处世哲学带到了神家,把它运用在与基督相处这件事上,认为基督如果想站稳脚跟,那肯定也是喜欢人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这无形中把神所道成的肉身变成败坏人类中的一员了,这就是敌基督做的事。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在这件事情上所表现出来的性情无疑就是邪恶的。他们性情邪恶,喜欢揣测、琢磨人的心思,喜欢察言观色,喜欢用一些手段、用一些世人所用的游戏规则来对待基督,来对待与基督相处这件事。他们犯下的一个最严重的错误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做?根源在哪儿?神说道成肉身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敌基督说:“那好,我就把你当普通人。”神说神所道成的肉身有神的实质,敌基督说:“有神的实质?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在哪儿啊?怎么表现的?什么样的流露能证明有神的实质啊?我就知道谁有地位我讨好谁、我巴结谁。讨好人、巴结人这总没错,到什么时候都站得住脚,总比我说真心话强。”这就是敌基督的邪恶。敌基督就是这样不相信真理,也不接受真理,就凭撒但哲学活着。

有些人说:“你不喜欢人讨好、巴结,那你到底喜欢什么?你喜欢人与你怎样相处?”你们知不知道?人与基督相处该有怎样的原则?针对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这一条,人应该遵守的原则是什么?坦诚相待,别惦记讨好、巴结,不需要巴结,坦诚相待就行。坦诚相待是什么意思?这方面的具体实行是什么?坦诚相待,首先你心里得先放下个人的意愿,别管神怎么对待你,你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说了之后有什么后果你不用想,也不用考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别带存心,别为达到什么目的说话。人的己意太多,总在说话上动小心眼,“我要说这个事,不说那个事,我挑着说,我要达到什么目的”,这是不是有存心了?话没说之前在心里已经绕过十八个弯了,已经加工过好几遍了,在脑子里已经滤过多少遍了,话一出口就带着撒但的诡计。就是你说出的话已经带着存心、带有个人的目的了,那这话就不是实话,不是口对着心说的,这就不是坦诚相待。这叫什么?说话居心不良。另外,说话总看脸色,总看眼神,看脸色好就接着说,脸色要是不好就憋回去不说,一看别人不喜欢听这样的话就不说,一看眼色对你不感兴趣,不想搭理你,你心里就想,“那我说点什么让你感兴趣,让你搭理我,让你觉得我不错,对我有好感,改变你对我的印象呢?我怎么说能让你高兴,能让你不对付我,能让你不知道实情,能绕开你不喜欢听的那个话题,那我就怎么说”,这是不是坦诚相待?(不是。)有的人想:“这个事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先不反映,等有人反映了,我再跟着大家一起说。一方面让你知道我反映事实,另一方面,我要是提前说了,兴许就得挨对付,枪打出头鸟,我不当那个出头鸟,不管什么事我肯定不第一个出头。”这是不是坦诚相待?如果你了解到一个人的实情,这个实情只有你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还认为他是个好人,如果基督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你会不会如实地把这个事反映给基督呢?如果你包着、掖着,从来不说、不露,等这个人露馅了、被撤职了或者被神家清除了你才站出来说,这是不是坦诚相待?每次无论揭露谁的问题,无论反映什么问题,你都是最后一个出来反映,这是不是坦诚相待?如果你看谁不顺眼,或者谁与你有私仇,这个人也不见得是恶人,也没作过什么恶,你恨他,想扳倒他,想让他出丑,你就想办法、找机会说点他的坏话,虽然你只是说事,没有给这个人下定义,但是你的存心在你叙述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中已经很明显了,你是要借着上面的手来处理他。从外表看你是把事说了,你反映实情了,但这里面是有掺杂的,是有你个人存心的,这就不是坦诚相待。

神不喜欢人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神喜欢人坦诚相待,不需要你察言观色,不需要你顺杆爬,就需要你坦诚相待,心是诚的,心里没有掩盖、没有包裹、没有伪装,外表跟心里是一样的。你对待基督,与基督相处的时候,不需要下任何的功夫、做任何的功课,不需要提前预备好什么、提前做什么。好比说,我到一个地方,做饭的人问:“你吃饭有什么忌口的?哪些东西吃,哪些东西不吃?需要我做什么?”我说:“就几样,不要太咸,油别太大,另外,别做辣的。再一个,不要炸的和煎的。主食上,米饭、面食都可以。”这几句话深不深奥?(不深奥。)只要会做饭的人一听就明白,不需要揣测、琢磨,也不需要做具体的辅导、具体的解释,你就根据做饭的经验去做就行,挺简单的一个事。但最简单的事对人来说都做不到,因为人有败坏性情,人也有私心。我说油别太大,结果到做饭的时候,他用一大勺油炒一小盘菜,菜几乎是炸出来的,一吃就很腻。说不要太咸,他就放一丁点儿盐,几乎没咸味。油那么大,味道还淡,人还能有食欲吗?他连这点事都做不好,还说“神的心意不好摸呀,神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理,人不好实行啊”。什么叫不好实行?不是不好实行,是你不实行,你私心太大,总有个人的意思,总有个人的掺杂,你总要凭己意做事,什么都按自己的口味来做。这是什么人?有没有好心眼儿?有的人喜欢吃肉,我说:“你喜欢吃肉,就做一个肉多的自己吃,给我炒的你就少放一点肉,或者干脆就炒青菜。”他答应得挺好,到做的时候手就不听使唤了,大块大块的肉往锅里放,还要放辣椒,肉本来就挺油腻了,还要炸,尽做自己喜欢吃的,口味重的。你不让他这样做还不行,他还说,“你也太难伺候了,这多好吃啊,别人都吃,你怎么就不吃呢?我这样做不就是为了你吗?你多吃点对身体好,还有劲。你身体好了,不就能多讲点道吗?我一方面是为你考虑,一方面是为教会里的弟兄姊妹考虑”。这人是不是很麻烦?在什么事上欲望都挺大,什么事都有自己的主张,都有自己的想法,别说有没有真理了,连最起码的人性都没有。这是不是以诚相待?(不是。)这个人开始问我的时候,感觉他好像对人不错,要是让他做饭应该能行,等把饭一端上来你就知道了,他说得挺好听,似乎是对你很好,事实上就是个自私卑鄙的家伙。

我常见到这样的人,天生就心眼儿多,脑瓜灵光。你无论是出门还是进屋,你穿衣服、穿鞋、戴帽子,总有比你手快的。你们说我心里是什么滋味?我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厌烦哪?(厌烦。)有的人做完这一套心里还挺高兴、挺得意,说:“我上班的时候我们领导就喜欢我,我到哪儿人都喜欢我,因为我脑袋灵活。”言外之意就是他会溜须拍马,会讨好、巴结,不木、不呆、不傻,手脚灵活,脑袋灵光,所以到哪儿人都喜欢。他说他到哪儿人都喜欢,意思是我也喜欢。我喜欢吗?我都烦透了,看着这样的人我就躲。还有一些人,看到世界上黑社会老大、大魔头上车的时候,他们的警卫、手下那些溜须拍马的给开门,还用手给遮一下头顶,他也跟我来这套,还没等我上车就伸手去开门,开完门之后还用手给遮着,像外邦人对待首长一样,我反感这些人。这些丝毫不追求真理的人,人性自私、卑鄙、龌龊,还没有廉耻。你跟人相处,对有地位、有名望的人讨好、巴结,一个劲儿地溜须拍马,有些正直的人也反感,对这样的人也鄙视,你跟我来这一套我就更反感了。你千万别来这一套,我不需要,我恶心。我需要的不是你这些讨好巴结、溜须拍马的做法,我需要的是你能坦诚相待,见面能说点知心话,说说自己的认识、经历和缺少,说说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流露的败坏,在经历中认为自己够不上的一些事情,这些都可以寻求、交通,也可以探讨。无论交通什么话题,聊什么话题,得坦诚相待,得有这样的心、这样的态度。你别想借着讨好、溜须拍马、巴结、献媚来获得好感,这一丁点儿用都没有。相反,你那么做不但不能得着什么好处,也可能让你丢大人现大眼。

人对待基督都不能坦诚相待,这是什么人?你对待人坦诚相待,你怕人知道你的实底害你,怕人坑你、骗你,怕人利用你,或者嗤笑你、藐视你,那你与基督坦诚相待你怕什么?如果你心里有怕,这就是问题。如果你做不到坦诚相待,这也是你的问题,这是你该追求真理、应该变化的地方。如果你心里能相信、承认你眼前的这个人是你所相信的神,是你所跟随的神,那你最好不要用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的方式与他相处,而要坦诚相待,说心里话,说实情,不要说伪装的话,不要说欺骗的话、隐瞒的话,不要玩手段、玩阴谋,这是与基督最好的相处方式。你们能不能做到?坦诚相待与讨好、巴结哪个是正面的?(坦诚相待。)坦诚相待这是正面事物,而讨好、巴结是反面事物。如果坦诚相待这样的正面事物人做不到,这说明人有问题,人有败坏性情。我这个要求过不过分?如果你们觉得过分,觉得我不配拥有这样的待遇,不配让你们用坦诚相待这样的方式和态度来相处,那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更好的方式吗?(没有。)没有那就按这个实行吧。这一条就交通到这儿。

(2) 研究、分析加好奇

接着交通第二条——研究、分析加好奇。这条是不是容易理解?对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事、所说的话,还有他的一言一行所流露出来的性格也好,性情也好,或者他的喜好也好,正常的人都应该正确对待。真正跟随神的人,追求真理的人,他们对于基督外表的这些流露都当成肉身正常的一面,对于基督所说的话都能够以对待真理的态度去听、去领会,从中明白神的心意,明白实行的原则,得着实行的路途,等等多方面。但是敌基督就不一样了,他看基督说话、作事的时候,他心里存的不是接受、顺服,而是在研究,“这话是从哪儿来的呢?是怎么说出来的?这一句接一句的,是在心里想好的,还是圣灵指示的呢?这些话是学来的,还是提前准备好的?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有些话听起来好像挺平常,都是大白话,这看起来也不像神啊,神说话能这么正常、这么普通吗?研究不明白,那观察观察他背后都作什么。他看不看报纸?读没读什么名著啊?学不学语法?平时都跟哪些人接触啊?”他不是存着顺服、接受真理的态度,俨然就是以一副学者研究科学、研究学问的态度来研究基督,研究基督说话的内容、说话的方式,研究基督说话的对象,研究基督每次说话的态度、目的。每次基督说话、作事,只要达到他耳中的,只要他眼睛能看得见的,只要他听说、得知的,那都是他研究的对象。他研究基督所说的一字一句,所作的每一件事,处理的每一个人,基督对待人的方式,言谈举止,眼色,面部的表情,甚至生活习惯,生活规律,待人接物的方式、态度,这些他都研究。通过研究,他得出结论:基督怎么看都是正常人性,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能发表真理,难道这就是道成肉身?他怎么研究也研究不出一个准确的结论,怎么研究也确定不了基督是他心里认定的神。他是研究基督的,他不是经历神作工的人,怎么能达到认识神呢?

敌基督在基督身上研究来研究去,看不到神高大的那一面,看不到神公义、全能、具有权柄的那一面,他怎么研究也研究不出基督有神的实质这个结论,他看不透,不明白。有的人说:“凡是在你看不透、不明白的事上就有真理可寻求。”敌基督说:“我看没有真理可寻求,这里面有可疑点,值得人去深刻地研究。”加以研究、分析后他得出结论:这个基督只能说些话,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与常人不同的,他没有特殊的恩赐,没有特别的功能,甚至连耶稣显神迹奇事的超然能力都不具备,说的都是凡人的话,那他到底是不是基督,这个结果有待分析,有待研究。他怎么看都看不出基督里面有神的实质,怎么研究都得不出基督有神的身份这一结论。在敌基督来看,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就应该有超常的能力,有特殊的恩赐,能显异能,有显示、执行神权柄这样的实质、这样的本领,但是眼前这一位普通的人丝毫不具备这些,而且他说话不能出口成章,甚至在描述很多事情的时候,还用了一些不合人观念的土语,连大学教授的水平都达不到。敌基督怎么研究这些话,怎么研究基督所作的事还有基督作事的态度、方式,都不能看出基督——这个普通的人具备神的实质。所以在敌基督心里,这个普通的人最值得他跟随的地方,就是有很多他看不透的事、看不透的话、看不透的现象值得他研究、分析,这是他跟随这个人最大的动力。值得他研究、分析的内容、项目是什么?就是基督说的这些生命进入的话,一般人还真说不了,一般人还真没有,这在人类中间还真没有第二个,这些话不知怎么来的。他研究来研究去,怎么也得不出结论。比如,我说一个人怎么样,这个人的实质是什么,这个人的性情是什么,普通的人就会细节地去对号入座,去证实这件事情。敌基督听完这话,他不是以接受的态度去对号,去认识这个事,而是去分析。分析什么呢?“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事呢?你怎么知道他有那样的性情?你根据什么定性的?你跟他没怎么接触,怎么就了解他呢?我们跟他接触那么长时间,怎么就看不透、不了解呢?我得观察观察,不能听你一面之词,你说的话不一定都准确,不一定都对。”有些人在跟我接触的过程当中,我指导他做一项工作或业务,指导的方式方法如果与他所掌握的业务知识相符,令他满意了他能勉强去执行,令他不满意他心里就抵触,就琢磨,“你为什么这么作?这不是跟业务相悖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说的不对我就不能听你的,我就得按着自己的来。你要是对的,我得知道你这个怎么对,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学了吗?你没学怎么就知道了呢?你没学你应该不懂,你懂这就不正常。你是怎么懂的?是谁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偷着学的?”他在心里研究。我说的每句话,处理的每件事,在敌基督那儿都要过滤,都要经过他的审核,审核合格了他才接受,如果不合格,他就批判,产生论断,产生抵触。

神所道成的肉身对于所有的人来说是最大的奥秘,没有人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能够认识到神的实质是怎么实化在这个肉身中的,神怎么就成了一个人,这个人怎么就能说出神口中所说的话,怎么就能作神的工作,神的灵到底是怎么引导、怎么支配这个人的。这一切一切的工作人既没有看见大的异象,也没有看见这个肉身有什么大的动静,没什么特殊的,一切正常,神就不知不觉把在以色列的荣耀带到了东方,借着这个人的说话、作工,新的时代就这样开始了,旧的时代就这样结束了,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真心信神的人,单纯敞开的人,有人性、有理智的人,他不去研究这些事。他不研究那他做什么呢?光是被动地等吗?不是,他看到了这些话是真理,相信这一切话的源头是神,就承认这个普通的人是基督这一事实,就接受这个人作他的主、作他的神,不再考虑其他的了。而敌基督则不然,他不但不能看见所有的这些话与作工是从神来的,这一切说话与作工的源头是神,因而接纳这个普通的人作他的主、作他的神,反而变本加厉地在研究,在心里抵触。抵触什么呢?“不管你说多少话,不管你作多大工作,不管你的源头是谁,只要你是普通的人,只要你的说话方式不合我的观念,只要你的外表不够高大,不能入我的眼,不能让我瞧得起,我就要研究你,就要分析你,你就是我研究的对象,我就不能接纳你作我的主,作我的神。”敌基督在研究、分析的过程当中,不但不能解决他的观念、悖逆与他的败坏性情,反而他的观念是与日俱增,越来越严重了。比如说,一处教会的带领被显明是敌基督,他对此处教会形成了搅扰、拆毁,发生了这样的事,敌基督的第一反应就问:“基督知道这事吗?这个教会带领是谁安排的?基督对这事是什么反应?是怎么处理的呀?这个人基督认不认识?基督之前有没有说过这个人就是敌基督,有没有预言过这事?现在这个教会出这么大的事,基督是不是第一个知道的呀?”我说我不知道,我也是刚刚知道的。“那就不对了,你是神,是基督啊,你为什么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啊。”就因为我是基督,我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就可以不用知道。教会有教会的行政,有处理人的原则,出现了敌基督,按照教会的原则开除、清除就可以了,这叫神掌权,我没必要都知道。如果教会不能按照教会的行政与处理人的原则处理,那我就要插手了。但是弟兄姊妹如果都明白神家开除、清除人的原则,我就不用管了,有真理掌权的地方我就不用管。这是不是很正常的事?(是。)但是敌基督在这事上就能做文章,就能产生观念,甚至因为产生的观念就能定罪基督有神的实质这一事实,这就是敌基督。因为一件事不合他的观念、想象,出乎他的预料,他就能否认基督的实质。他研究基督方方面面的结果就是:在基督身上看不见神的实质,所以不能定义这个人有神的实质、有神的身份。这就导致不出什么事便罢,一出事敌基督就会第一个跳出来否认基督的身份,定罪基督。那敌基督的研究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研究、分析并不是为了更好地明白真理,而是想找证据、抓把柄,否认神道成肉身这一事实,否认神所道成的肉身是基督、是神这一事实。这就是敌基督研究、分析基督这件事情背后的存心目的。

敌基督在跟随基督,做所谓的基督的跟随者的同时,他们带着研究、分析的态度,最终也不能明白真理,也不能确定基督是主、是神这一事实。但是,他们为什么还这么勉强、这么不甘心地跟着,寄身于神家呢?有一点咱们之前说过了,他们抱着得福的存心,他们是有野心的。另外一点,敌基督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好奇心。什么好奇心呢?就是他们喜欢奇闻怪事。世间一切的奇闻怪谈,超乎自然规律的事,敌基督都特别好奇,对很多事他们都有一种欲望,想探个究竟。探究竟的这个实质是什么?就是太狂妄了,什么事都想弄明白,什么事都想知道实底,否则就显得他很无能。不管什么事他都想知道得最早,最明白,最知道实底,他想成为那个“最”的人,所以对于神道成肉身这事他也不落下,也不错过。他说:“道成肉身这个事是人世间最大的奥秘,这个最大的奥秘、最奇妙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既然这个事出乎常人的预料,这个肉身与常人不一样,那不一样在哪儿呀?我得见识见识。”见识见识是什么意思?就是“世界各国我都走过了,什么名山古迹我都游览过,什么名人、高人我都访谈过了,都是俗人一个,唯独这个基督我没见过,没有领教过,这个基督到底是什么实质呢?我得见识见识”。他到底想见识什么呢?“听说神能显神迹奇事,那说耶稣是主、是基督,他行了哪些神迹奇事能满足人的好奇心呢?记得有一个事,主耶稣咒诅完无花果树之后那树就死了。那现在这个基督能不能作这事啊?得见识见识,有机会跟他叫叫号,看他能不能作。据说道成肉身的神有神的权柄,让瘫子能行走,瞎子能看见,聋子能听见,人有病能得医治,这是神奇的事、新鲜的事,这在人世间那是特异功能啊,一般人没有,这得去看看。”另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事,是他心里挂记着的,他说:“人世间的前世今生,轮回转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事一般人说不明白,既然神道成肉身了,神掌管这一切,那这事基督是不是知道啊?有工夫得问问他,打听打听这事,看看我这个长相命好不好,我前世是什么,是动物还是人。他要是知道这些那还差不多,这是超人,不是一般人,可能是基督。还有,说天上有神的宝座,有神的居所,那这个道成肉身知不知道神的居所在哪儿,天国在哪儿啊?据说天国是黄金铺地,金碧辉煌,这个道成肉身如果能带咱们去兜一圈,咱们这一辈子不就值了嘛,没白信哪。再有,咱们不用种地,等饿的时候基督一句话就把石头变成食物了,五饼二鱼就能喂饱五千人,咱们不就占大便宜了吗?还有,基督说话的时候是什么样啊?说有活水供应,活水在哪儿啊?怎么供应、怎么流动啊?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事,每一样事都挺新鲜,如果亲眼目睹了其中一样,那我这辈子就成了有见识的人了,就不是一般人了。”这是不是好奇心作祟?

有些人来信神,来接受基督、追随基督,不是要来得真理,而是有其他的想法。有些人跟我一见面就问:“你说《启示录》里的七灾、七碗是什么意思啊?那个白马是什么意思?三年半那个灾难现在到没到啊?”我说:“你问的是什么?《启示录》是什么啊?”他说:“你连《启示录》都不知道啊?都说你是神,我看不一定。”还有的人问:“我们在传福音的过程当中遇到人问一些涉及奥秘的事,你看怎么办?”我不等他说完,就说:“凡是总问奥秘不寻求真理的,都不是接受真理的人,以后不能蒙拯救。总找奥秘的人都不是好东西,这样的人别传。”我为什么这么说?问问题的人到底是谁呀?不是别人,就是他本人,他想问这些问题,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他还以为我不知道是谁问的,以为我看不出来呢。我这么说完,他一听,“说我不是好东西,那我不问了”。我这招怎么样?是不是把他堵住了?我要是给他解答是不是正中他的诡计了?他就得寸进尺问起没完了。我有那个义务给他解释这些事吗?你知道能怎么样?我知道我也不告诉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解经的吗?你上神学来了?你来研究我,我就敞开心让你研究,这合适吗?你来试探我,我还让你试探,这合适吗?你不是来接受真理,你是带着敌视、怀疑、质问这样的态度来问,我是不可能给你解答的。有的人说,“那不是有问必答吗?”那分什么事,涉及真理、涉及教会工作的我还得看情况,我如果早就跟你说过了,你还假装不知道,假装谦虚地来询问,那我就不答对你了,我就对付你一顿,对付你一顿你就明白了。从敌基督研究、分析基督,还有他对基督、对神的实质的好奇心来看,敌基督研究的到底是什么?他是在研究真理,他把神所作的一切的事情都当成他研究、分析的对象,以此来打发时间。他跟随神就像是一个学者在学一项业务、一项知识一样,就像是一个不信派在上神学一样,这样的人能不能得着神的开启?能不能得着亮光?能不能明白真理?(不能。)

教会中有一些工作是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还有一些涉及专业的工作,我辅导这些工作的时候,有些人是认真、虚心地听,从中能够掌握到尽这项本分该遵守的原则,该实行、该进入的真理实际。而有些人则是绞尽脑汁地在心里研究。他说:“这些业务你也没学过,另外,这么多业务你能学过来吗?谁能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啊?你凭什么就辅导我们啊?我们凭什么就得听你的啊?虽然你辅导时说的话有时候还真在点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我要是不学我就不知道。我得琢磨琢磨,争取多学、多看、多听,争取不让你辅导我自己就会。看你好像也是边看边学,一点一点会的。”他就看外表现象。他就不看看,一方面这个人无论作任何事、说任何话,都是在原则里说话、作事,不管辅导哪项工作,遵守的是一个原则,这个原则跟人的现实需要还有现实这项工作所要达到的果效是有关的。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这个人是什么也没学,他的知识、文化、见识、阅历并不突出,但是有一点人不要忘了,不管他的见识、知识、阅历、经验是否丰富,是不是值得一提,现在作工作的源头不是外表这个肉身,而是这个肉身的实质——神自己。所以,如果你从这个肉身的外表,个头、长相,说话的声调、语气,还有说话的方式来看的话,你就解释不通,你就测不透他为什么能担任、能胜任这些工作,你没法测透。没法测透这事就无解了吗?不,这事能解决,你不需要测透,你只要知道、记住、承认一件事情:基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人对待基督该有的原则、立场、态度不是研究、分析或满足好奇心,而是承认、接受、听话、顺服就够了。如果你研究、分析,最终的结果你能不能看见神的实质?你看不见。神不让任何一个人分析、研究他,你越研究、越分析,神就越向你隐藏。神隐藏的时候人所感受到的是什么?就是你心里对神的概念是模糊的,对真理的概念是模糊的,对你所该走的路这一切都是模糊的。你前面像挡了一堵墙一样,你看不见前面的方向,蒙眬了。神在哪儿?神是谁?到底有没有神?这些问题就像一面黑色的墙一样挡在你面前,这就是神向你掩面了,你看不见了。这些异象对你来说都模糊了,都失去了,你心里就黑暗了。你心里黑暗了,那你前方还有路途吗?你还知道怎么做吗?就不知道了。不管你原来的方向、目标多清晰,在你研究、分析神的时候,它都会变成模糊的、黑暗的。当人陷入这样一种状态、这样一种情形的时候,人就危险了,注重研究神的人都是这个结果。敌基督始终就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之下,前面是漆黑一片,分辨不清楚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真理。神无论怎么作,他都确定不了这就是神,就是神自己,他怎么看道成肉身就是一个人,因为他一直在研究、分析,所以神也就一直蒙蔽住他的双眼。你看他睁着两只眼睛,眼睛虽然挺亮、挺大,但他该瞎还是瞎。神一向人掩面,人就像油蒙了心一样,漆黑一片,看见的只是这些外表的现象,而看不见这里的路途,看不明白这里的真理,更看不见神的实质,看不见神的性情。

对待神的显现作工,靠分析、研究是不会有结果的,千万别陷在分析、研究的情形里,这是消极的路途。那积极的路途是什么?就是你既然认定这是神的作工,这个普通的人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他有神的实质,那你就应该无条件地接受、无条件地顺服。在人感觉这个肉身有很多不近人意的地方,还有不合人观念想象的地方,那是人的问题,神就这么作。需要改变的是人的观念,是人的败坏性情,是人对待神的态度,而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人需要在这里寻求真理,寻求神的心意,站对自己的角度与地位,而不是你承认他是神了,还要研究他一番,还要对他所作的、所说的加以分析、加以探讨,这就出大问题了。当你的位置、当你接受真理的角度站错了的时候,你看待一切事情的结果也都会发生变化,这会影响你追求的路途与方向。神所作的、神所说的无论合不合乎人的观念,那只是当下的问题,神所作的这一切,对人类的贡献与价值,对人类生命所产生的价值,这是要到永远的,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学术,任何一种说法与论调,任何一个潮流都不能改变的,这就是真理的价值。也可能在眼下,这个普通的人所说的、所作的还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心,不能满足你的虚荣心,不能完全让你折服,让你心服口服,但是他今天所说的这一切话,他在这个时代、在这个期间所作的这一切工作,对整个人类、整个时代,对神的整个经营计划的贡献,那是到永远都不能改变的,这是事实。所以,到有一天你就会发现,“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我对这个普通的人所说的某一句话产生了研究,产生了歧义,产生了抵触,甚至论断与定罪,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再翻开那一句话看的时候,心里满了亏欠、自责”。败坏的人在神面前是卑贱的,是渺小的,永远是婴孩,不值得一提,不管作多少工作,与神在任何时期、任何背景说一句话对整个人类的贡献来对比的话,那都是天壤之别啊。所以你要明白,神不是让人研究、分析、疑惑的对象,神作工作,神所道成的肉身,不是来满足人的好奇心的,他作这一切工作不是来打发时间的,不是来消磨时间的,他要拯救的是一个时代的人类,是整个人类,而他所要作成的这个工作的成果是要存到永远的。敌基督把这样一个普通的人拿来研究、分析,来满足他的好奇心,这是什么性质?是不是可以理解、可以饶恕的?这是千古罪人哪,是可咒可诅的,永远都不可饶恕!如果一个人有人性,明白真理,有真理实际,你研究他,这都挺恶心。你把基督当成一个普通的人,也在心里研究,对他所作的一切事都是存有敌意的,都是诋毁的,对他所说的话你只是满足好奇心,甚至有的人一见我面就说,“再交通点真理呗,再交通点三层天的语言呗,再说点我们不知道的呗”。你把这个人当什么了?当成给你解闷的了?这对神来说,神怎么定性这个事?这是不是亵渎?要是针对人的话,这叫奚落、戏弄,要是针对神的话,这就叫亵渎。

在这一项内容里,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所流露出来的就是邪恶、厌烦真理。对于任何的正面事物,他都不予理睬,而是藐视,用轻蔑的态度去对待,就连神所道成的肉身他都不放过,什么事都要满足他的好奇心,什么事他都要研究研究,都想得出个结论,都想弄个究竟,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显得他多么有知识、有头脑。这就是人的败坏性情,研究什么都研究惯了,现在研究到神的头上来了。这给他带来的是什么?是成全?是拯救吗?不是,带来的是沉沦,是灭亡。这就是对敌基督这一类人的定性,敌基督是可咒可诅的!他们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从来不站在跟随者、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去接受、看待,而是站在一个学者,一个明白人,一个充满了好奇心的,一个不能领受真理、藐视正面事物的狂徒的角度上、立场上去看待、去对待,很显然,这样的人是不能蒙拯救的。

二〇二〇年六月六日

上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一)

下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路…… 八

神来在地上与人接触、与人一同生活也不止一日两日了,或许这么长时间以来,人对神认识得差不多了;或许这么长时间以来,人对于事奉方面的事也长了不少的见识,信神也信得很老练。总之不管怎么样,神的性情人也了解得差不多了,人的各种各样的性情表现得也很丰富。在我看,就人的各种表现足够神拿来作标…

关于彼得的人生

彼得,是神为人介绍的标杆,是众所周知的一个新闻人物,为什么就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被神立为标杆而且被后人称颂呢?当然不用说,这与他爱神的表现、爱神的心志是离不开的。那么彼得这个人爱神的心到底表现在什么地方,他一生的经历到底如何,这得回到恩典时代来重新看看那时的风土人情,看看那个时代的…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五

神的圣洁(二)今天弟兄姊妹唱首歌吧,找一首你们喜欢唱的、平时常唱的歌。(我们唱神话语诗歌《纯真无瑕的爱》。)1 “爱”是指纯真无瑕的感情,用心来爱,用心去感觉、去体贴;“爱”里没有条件,没有隔阂,没有距离;“爱”里没有猜疑,没有欺骗,没有狡诈;“爱”里没有交易,没有任何掺杂。你有…

作工与进入 十

人类发展到今天已是空前盛况之景,神的作工与人的进入齐头并进,所以神的作工也随之达到空前盛况,人类的进入截至目前为止,已是人所未能想到的奇景。神的作工达到顶峰,而人的“进入”①随之达到顶峰,神已降卑到底,从未向人类、从未向宇宙万物提出抗议,而人已站在神的头顶之上将神欺压到顶峰,一切…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