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学会寻求真理、顺服真理,不管是哪个人提出的建议,只要合乎真理原则,哪怕是一个小孩子提出来的也要接受顺服,不管人有什么问题,只要他说的话、他提的建议完全合乎真理原则就应该接受顺服,这样做事的结果就是好的,就是合神心意的。关键是看你的出发点是什么,你处理事的原则、方法是什么。如果你处理事的原则、方法是出于人意,出于人的思想观念、出于撒但哲学,那你这个原则、方法就不实用,肯定果效不好,因为你的原则、方法源头不对,不符合真理原则。如果你的观点是根据真理原则,是按着真理原则去处理的,那你处理得肯定就是对的,即使当时有人接受不了,或有观念、或有抵触,但过一段时间会有印证。合乎真理原则的事果效就越来越好,不合乎真理原则的事即使当时合人观念但后果越来越不好,人都会有印证的。做什么事不能受人辖制,也别有自己的定规,应该先祷告神、寻求真理,然后大家在一起摸索、交通。交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准确地按神的心意去做,行在神的心意上。这话可能有点大,人够不上,说得具体点儿,就是能够准确地按着真理原则去办事,这就更现实一些,达到这个标准就是实行真理了,就是遵行神的旨意了,就是有真理实际了,谁也没有异议了。

临到什么事别争执,先放下自己的观念、想象、定规,这是人该有的理性。假如有件事我不明白,是外行,知道谁熟悉这类事,我就向谁咨询,咨询完我就有个基本的概念了,但是这事怎么处理我得寻求,我不完全听人的,也不完全按自己的想象去对待,我得寻求怎样作对教会工作有利,怎样作合乎真理原则。这是不是理性地对待?是不是正常人该具备的理智?这么寻求、这么咨询是对的。如果你是内行,我咨询你,咨询完之后你要求我听你的,必须按你的办法去行,这是什么性情?这是狂妄性情。那怎么做才是有理智呢?你应该说,“我只是明白点业务知识,不涉及真理,我跟你说的这些只是参考,具体怎么做还是得多寻求神的心意。”如果我咨询你,你就真以为自己懂了,就觉得自己了不起,这就是狂妄性情。狂妄本性能导致你有这样的反应和表现,临到有人咨询你,你马上就失去理性了,失去正常人的理智了,没有正确的判断了。败坏性情流露出来的时候,人的理智都是不正常的。所以,无论临到什么事,即使别人咨询你,你也不能张狂,你的理智得正常。怎样做才是正常的呢?这时候,你就得琢磨,“这事我虽然明白,但我也不能张狂,我得按正常人性的理智来对待这事”,回到神面前,你就有正常人性的理智。虽然有时候流露点沾沾自喜,但你心里有约束,败坏性情的流露就减半了,对别人造成的坏的影响就少多了。但是,你如果凭着狂妄性情做事,总认为自己对,就强制别人听你的,这就太没有理智了。你给人指的路是对的还好,要是错的那就坑人了。如果人向你询问个人的事,你给人指错路了,这只坑害一个人;如果是涉及教会工作的大事,你给指错路了,就把教会工作坑害了,那神家的利益就受损害了,如果问题性质严重,属于触犯了神的性情,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管在什么事上,一旦产生了败坏的心思意念,流露出败坏性情,这都不是小事。如果不寻求真理解决,这些败坏就没法得洁净;如果能理性地寻求真理,根据神的话来分辨败坏流露的根源,就容易解决败坏性情的问题了。你越会回到灵里等候、寻求,就越容易找到相应的神话来分辨问题的实质,这样,你的败坏流露就越来越少,你就能够顺服神了,就不会再凭着观念想象说话做事了,你的人性就越来越正常。什么叫人性正常呢?就是说话做事符合正常人性的标准,符合良心理智,符合真理原则,符合神所要求的标准,这就是正常人性的表现。所以,不管临到什么事,你先冷静下来,安静在神面前,向神祷告寻求这事该怎么做才合神心意。正常人性就具备这样的理性,自己就能约束住,就能做到,就看你愿不愿意这么实行。你如果总想显露自己,总想标榜自己,总想站高位,总想树立自己成为人心中的偶像,那你就已经远离神了,你没法回到神面前,你的心已经跟神敌对了。你总想凭自己做,做完之后总觉得自己做了大事、搞了大事业,自己有本事了,不是一般人了,就想做超人、伟人,这就麻烦了,这就不走正道了。不追求真理的人就是这样,一点正常人性没有,充满了鬼性。真心信神的人都能接受真理,都愿意往真理上够,都喜欢活出正常人的样式,这就必须得在真理上下功夫,必须得常常读神的话,多多读神的话,把神的话吃到心里,达到明白真理。你的心得时时刻刻安静下来,临到事不急躁、不偏执、不激进、不做作、不伪装,达到做事有理智,这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表现。

现在多数人都达不到有理性,别人夸两句就美起来了,就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人了,这流露出来的是什么性情?是不是狂妄的性情?如果有人对付修理你两句,你心里就不舒服,就想讲理辩驳,这流露的是什么性情?也是狂妄的性情。如果这段时间你做什么都挺顺,还有人夸奖你,说你表现不错,人都投来赞赏的目光,你就觉得自己什么都行了,比别人都强,心里美滋滋的,走路都像坐轿一样,如果做事受挫折了,心情就不好,跟谁说话也提不起劲来,这样的人太任性、太不成熟,没有正常人性。正常人性有什么表现呢?就是临到事受了挫折、挨了对付也不消极,也不影响尽本分,即使尽本分受多大苦,有多少成果,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夸的,也没觉得该得什么赏赐,或者要求人怎么高看,没有这些感觉,他能正确对待这些事,具备正常人的理智了,这就是有正常人性了。人凭败坏性情活着,有时就能狂妄自大、得意忘形,失败跌倒了就自暴自弃,理智都不太正常,只有明白真理,脱去败坏性情,生命长大了,人性就成熟了。人明白真理,办事有原则,这就是人性成熟必须具备的条件。如果不明白真理,办事没有原则,就容易忽冷忽热,不是极左就是极右,临到人夸奖就能狂起来,临到对付修理就能消极,这就是人性不成熟的表现。你们是不是这种情形?总是忽冷忽热,一点儿都不稳定,情形总也不能保持正常,心情好、高兴的时候热血沸腾,为神舍命也愿意;受挫折、失败的时候,或者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立刻又消极了,就能自暴自弃,觉得自己彻底完了,没有蒙拯救的希望了,你的良心、理智与你的判断力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人没有真理就是这样,只能凭撒但性情活着,都是身不由己地活在罪中,凭知识、凭头脑救不了自己,人没有真理就没有生命,就像没有灵魂一样。所以说,得着真理太关键了。现在让你们临到撒但的试探,临到失败挫折,临到患难,你们应该学什么功课?神的心意是什么?要让你明白什么?就是让你们明白真理,得着生命,这样就从根本上解决一切的问题了。现在你们明白真理太浅,身量太小,所以情形总是不正常,性情也不稳定,情形好的时候能前进一步、长进一步,情形不好的时候还能倒退两步,消极几天,都是这种情形,所以就长进得慢。常常软弱消极,这是生命进入的最大拦阻,这个问题必须得解决,生命才能有长进。有的人尽本分有点果效就沾沾自喜,得到人夸奖就狂妄起来了,瞧不起别人,这是最没有理智的人,一点儿真理实际都没有。有的人能作点工作就开始享受地位之福,不管做什么事,总想得到别人的夸赞,如果没有人夸赞,尽本分就没有劲,总受这些东西辖制,总想出人头地,活在人的夸赞中,心里才觉得美滋滋的。如果有一件事情没做好,失败跌倒了,又觉得自己太败坏了,不可救药了,总在极端里活着。不管你们尽什么本分、临到什么事都能学到功课,都会寻求真理找到实行的原则,能实行出真理,你们就长大了,不用人领着走、牵着走了。通过吃喝神的话、交通真理,通过经历一些事和神所摆设的环境,你能看到神的手到底要把你往哪儿领,神在这些事、这些环境中要让你明白什么,要让你长哪方面的分辨、得哪方面的见识,每次经历你都能有一些收获,你就长大了。总需要别人扶持、帮助才能往前走,如果没有人督促、指导、扶持就瘫倒,就停滞不前,要不就偏左偏右,不知什么时候就栽倒爬不起来了,这都是身量幼小的表现。身量幼小的人不会自己吃喝神的话,听道、听交通也不能明白真理,总是注重守规条,能守住规条就以为不错了,总得有人在前面引路,凡事指导,手把手地教、手把手地带才能跟随,离开人的帮助、扶持就瘫倒了,就消极软弱,这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早晚是死货,是废物一个,这类人没法蒙神拯救。有人问:“我身量太小有没有办法解决?”有办法解决。不管临到什么事,是大事还是小事,或者尽本分,有一点要记住:别凭肉体情感,别凭观念想象,别凭血气,赶紧寻求真理,看看神是怎么要求人的,只要明白神的心意就有路了。

凭情感行事都有哪些表现?最常见的就是,谁对你有恩,或者你跟谁关系好,就总为人家说话、辩护。比如,你的朋友做了一件坏事被人揭露了,你就为他辩护说:“他才不做那事呢,他可是好人,这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这话公正不公正?(不公正。)这就是凭情感说话做事。比如,你和别人闹点矛盾,你心里就不喜欢他,但是有件事他说得对,说得合乎原则,你却不想听,这是什么表现?(不接受真理。)为什么你不能接受呢?你心里知道他说得对,但就是因为对他有成见,明知道对也不想听,这是什么问题?(受情感支配。)这就是带有情感色彩。有的人总凭喜好、意气用事,谁若跟他合不来,不管说得多好、多对他也不听,谁若跟他合得来,不管说话对错,也不管是否合乎真理,他都听,这是不是凭喜好、意气用事啊?人有这种性情,他说话做事能有理性吗?他能接受真理、顺服真理吗?(不能。)就因为受情感辖制,凭意气用事,就能影响他按真理原则行事,就能影响他接受真理、顺服真理,那他不能实行真理、顺服真理是受什么影响了?是受什么辖制了?就是情感、意气,这些东西把他辖制了,把他捆绑了。你没把真理放在第一位,你把个人的关系、个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了,情感就成为你接受真理的阻碍了。所以说,你别凭情感说话做事,不管你俩关系是好还是不好,也别管人说话是温柔还是严厉,只要他说的合乎真理,你就应该听、应该接受,这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如果你说,“他交通的话挺合乎真理,他也有经历,就是太张扬、太狂妄,让人看着不顺眼、不舒服,那他说得对我也不接受”,这是什么性情?具体地说,这也是情感。你凭自己的喜好、意气对待人、对待事,这都是情感,都列在情感里。情感的东西属于败坏性情,败坏人类都有情感,都能不同程度地受情感的辖制,如果人不能接受真理,情感的问题是很难得到解决的。有些人袒护假带领,包庇敌基督,为恶人说话辩护,这里面都有情感的因素,当然有些是本性太恶的关系,这些问题必须常常交通才能透亮。有些人说:“我只是对家人、对朋友有点情感,对其他人没有。”这话不准确,如果其他人给你点小恩小惠你也会产生情感的,只不过是有远近、轻重的区别,但都是情感。情感不解决,人很难实行真理;情感不解决,人很难达到顺服神。

再说说观念想象。有些观念想象是从家庭教育来的,有些是因社会熏陶而来的,有些是从学校里学来的。凭观念想象待人处事有哪些表现?我举个例子。有的人信神多年能撇弃,热心尽本分,后来被选为带领,他有了地位尽本分就更有劲了,常常给人聚会交通真理,弟兄姊妹有问题他也及时去解决,大家对他印象不错。但做了一段时间带领以后,他就开始为维护自己的地位、权势作工作,到处炫耀自己、显露自己,最严重的是还提拔、培养恶人做带领工人,最可恨的是还打压、排斥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最后因作恶多端搅扰教会工作被定性为敌基督开除了。有的人听见这个消息后,张口就说,“不可能!以前我跟他关系挺好,我们还在一起传福音,得了不少人,他怎么能成为敌基督呢?”他对神家的处理就有观念了,他认为神家冤枉好人了。你们说,他能为这个敌基督辩护、喊冤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俩以前认识,曾经在一起配搭传过福音,但他想不到的是这个人做了带领以后原形毕露了,作了许多恶,成为敌基督了,他想不到的事他就接受不了。那你们说,他是不是凭观念想象看人?他凭自己以前的一点印象就断定这个人不可能成为敌基督,这个观点对不对?为什么他心里能这么想、这么断定?为什么他在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就能信口雌黄、胡乱定规?这就是一种性情。那人凭想象对待人事物、处理人事物,这是什么性情啊?有狂妄的一面,也有刚硬的一面。在日常生活中你所流露的,无论是你所思所想的,还是你做出来的事、你对待人的原则,这都是从败坏性情里来的,你得用真理来对号。如果让你对号你就蒙了,这就不行,这就是对真理没有认识。真理能起的作用是什么?(解决人的败坏性情。)怎么解决呢?就得跟日常生活中你的所思所想、所说所做的实情对号,对上号之后你就能发现问题了。如果你发现不了问题或者不接受神的话、不接受真理,还能凭想象观念信口雌黄,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狂妄,没有理性,这就涉及到败坏性情了。你自己不了解事实,就凭想象乱说话,还认为“你们不了解他,我了解,我知道”,言外之意,你比谁都看得透、看得准,这是不是狂妄?这是不是自以为是?有这种性情在你里面深藏着,你说话做事就总凭观念想象。比如,教会要办一件事,向你咨询,问你办这事得花多少钱,你根本就没了解实际情况,张口就说“那得十多万哪!”结果把人吓了一大跳,人都感觉不可能是这个价钱,这说法太夸张了。你这种随意说话、信口雌黄的性情会给教会工作带来什么后果?其实办这事应该花很少的钱,但你却说得十多万,这是不是信口雌黄?这是不是坑害教会呀?你这样说话办事可不可靠啊?太不可靠了。神家绝对不能用这样的人办事。那人应不应该在这事上学点功课呀?要学会做诚实人,说真话,这是尽好本分的关键。人如果不诚实,说话信口雌黄,就不适合尽本分了,也不配在神家尽本分。所以说,尽好本分要学会做诚实人,说每一句话都要负责任,不能凭想象信口开河乱说话,说话必须得准确,得符合事实,这是做诚实人的一方面实际。

你们有没有发现自己有狂妄性情?(有。有时就能说夸大的话、没有理智的话,觉得自己很狂妄,是本性实质里的东西。)你认识到了自己有狂妄性情,那该怎么解决呢?不是认识到了,承认自己有狂妄性情就能解决的,要解决狂妄性情必须得先接受真理,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按照神话的揭示认识狂妄性情的种种表现,到底是哪些撒但毒素导致的,是受哪些鬼话的迷惑产生的狂妄性情,这是必须得认识到的。解决狂妄性情得一步步来,流露什么就先解决什么,这样狂妄性情就逐步得到解决了。人活在狂妄性情里最常见的情形就是尽凭想象说话,尽说夸大的话,先解决说大话的情形,狂妄性情也就随之减轻一些了。那怎么解决凭想象说大话的问题呢?首先得分辨清楚什么是凭想象说大话,先确定“想象是怎么产生的?人为什么总有想象?人都是根据什么想象的?想象能代表实际吗?想象符合真理吗?”然后再把说大话的问题分辨清楚,为什么能说大话,说大话是站什么地位,存心是要达到什么目的,把这几个问题先揣摩透,根据真理解决,凭想象说大话这个情形就能解决一些。比如,带领安排你了解一件事,你因为忙其他事就把这事忘了,一直没去了解,过后带领问起,你怕挨对付就凭想象乱说一气,这流露的是什么性情?这里面有两种情形:凭想象乱说话,这是一种情形;如果什么也说不上来,怕挨对付,就编一个说法,这又是一种情形。不是乱说就是说谎,不是狂妄自大就是耍诡诈,这都麻烦,这都得省察。在说话做事的时候,一旦省察到有败坏性情要流露就得约束自己,心里向神祷告。那怎么做合乎真理原则?这涉及到实行了。(实话实说,知道多少就说多少。)这就对了。你不知道就应该说,“这事我不知道,还没去了解。”如果你琢磨,“要是带领问我怎么还没了解,对付我怎么办?”你们说这时候该怎么实行?(没了解就说自己没了解,不能因为怕挨对付就说谎。)对了。怕挨对付就想说谎话,就想欺骗人,就想违背事实说话,这就得祷告神,反省自己,实行做诚实人,这样,凭想象说话的问题就能逐渐减轻了。但是,只解决凭想象说话的问题还不够,还要更深地认识自己,不单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还要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认识狂妄的根源,如果达到这个果效,狂妄的性情就解决一多半了,至少狂不起来了,做事能低调了。如果再进一步解决说谎欺骗的问题,能根据真理、根据事实说话,能做诚实人说心里话,这就基本活出人样了,起码说话做事比较理性了。这就证明,只要人追求真理,能顺服神的作工,能祷告神、依靠神,是完全能够脱去败坏性情的。人有狂妄性情都能常常说大话,总觉得自己比别人都高,就把自己看得很高大,目中无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为了达到目的还能不择手段,常常说谎欺骗,那这样的人就不仅仅是狂妄自大了,还有诡诈的性情。解决狂妄自大的性情主要靠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能看见自己败坏太深,活着就是魔鬼撒但,所以导致狂妄自大,把这事看透了,人就觉得越狂妄的人越是撒但,或者在经历中失败几次、跌倒几次,人就老实多了。狂妄性情与诡诈性情哪个更容易解决?其实都不容易解决,相对比较还是狂妄容易解决一些,要解决诡诈性情可就难多了。因为诡诈的人鬼心眼儿太多,良心理智都约束不住了,这是本性实质的问题。但不管有多难,要解决诡诈的性情就必须从实行做诚实人来着手解决。实行做诚实人归根结底最简单的一条就是,一是一、二是二,实话实说,根据事实说话,就像主耶稣所说的“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太5:37)。做诚实人就应该按照这个原则实行,操练几年必然能达到果效。现在你们操练做诚实人都是怎么实行的?(说话不掺水分,不搞欺骗。)不掺水分指什么?就是所说的话里没有谎言,没有个人的存心目的。心里若有欺骗或存心目的,谎言自然就流露出来了;心里如果没有欺骗或存心目的,口里所说的话就没有水分掺杂,也没有一句谎话,这就达到了“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心里先得洁净最关键,心里洁净了,狂妄、诡诈就都解决了。做诚实人就是要解决心里的这些掺杂,把这些掺杂解决了,做诚实人就容易了。做诚实人复杂吗?不复杂。无论你里面是什么情形、有哪些败坏性情,你就实行做诚实人的真理,先解决说谎的问题最重要。首先,在说话上实行说心里话、说真话,该一是一,该二是二,一句谎话都不说,就是掺水分的话也不说,能保证你每一天当中所说的都是真话、都是实话,这就是实行真理做诚实人了。如果发现谎话、掺水分的话流露出来,就赶紧反省自己,解剖认识,到底是因为什么说谎,说谎是受什么支配的,然后就根据神话解剖这个根源、实质的问题,把这个说谎的根源看透了,再说话做事就能背叛这种撒但性情,再临到这类事就不会说谎话了,就能根据事实说话了,也不再花说柳说了,这样心灵就得着自由释放了,就能活在神面前了。你能凭神的话活着,就是活在光明中了。如果你总耍诡诈、玩诡计、搞阴谋,总像做贼似的躲在阴暗角落里,做事偷偷摸摸的,你就不敢活在神面前。因为你心里有鬼,总想欺骗人达到自己的目的,心里见不得人的东西太多了,就总想藏着掖着,总想包裹、伪装,但纸是包不住火的,早晚得露馅儿。心里有鬼的人没法活在光明中,如果不实行反省、不实行解剖亮相,就没法脱离败坏性情的辖制、捆绑,就只能活在罪中不能自拔。归根结底,无论什么情况你都不能说谎。如果你明明知道说谎不对,不合乎真理,却还要坚持说谎、搞欺骗,然后还要编谎掩盖事实真相来误导人,这就是明知故犯了,这样的人没法蒙神拯救。神把真理赐给人,人能不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这就是人自己的事了,能接受真理的人就能蒙神拯救,不能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的人就没法蒙神拯救。有许多人也知道自己活在败坏性情里,也看见人凭撒但性情活着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都没有活出正常人的样式,自己也愿意实行真理,但就是实行不出来,实在是无能为力,这种情况只能祷告神、依靠神,如果人一点儿配合都没有,那神也不会作工的。如果真是喜爱真理的人,肯定会恨恶诡诈性情,恨恶各种存心,恨恶说谎欺骗,宁可说实话吃亏也不说谎,宁可说真话被论断、定罪也不说谎苟且偷生,能这样恨恶撒但性情,自然就能背叛肉体,就能实行出真理,做诚实人就能成功。

现在,你们做诚实人经历得怎么样了?有没有点成果?(有时候会实行,有时候又忘了。)实行真理还会忘记吗?如果能忘记,说明什么问题呢?你们到底喜不喜爱真理啊?如果不喜爱真理,这就不容易进入真理实际啊。你们得把实行真理、实行做诚实人当作一回事,对到底怎样做诚实人、该具备哪些理智这事应该常常揣摩。神要求人做诚实人,应该把做诚实人当作头等大事来追求,把人该具备哪些真理、该进入哪些实际才是诚实人、才能活出彼得的形象都要弄清楚、弄明白,达到有路途,才有希望成为诚实人,成为神所喜爱的人。你如果鄙视诚实人、说老实话的人,尤其是能接受真理、追求真理的人,你如果总鄙视这样的人,那你就不是正面人物了,就属于邪恶之徒了。能鄙视忠心尽本分的人、肯为实行真理付代价的人,那你就成了反面人物了,你肯定不是正面人物。人是不是正面人物这涉及到能不能蒙拯救的问题,是不是正面人物关键得看人心里向往什么、喜好什么。你对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必须得分清楚,能划清界限,能站对立场,能站在神一边、站在真理一边,那你的心态就完全正常了,你就是有良心理智的人。如果你总鄙视追求真理、肯付代价、真心为神花费的人,你就是站在撒但一边的人了,你就是反面人物了。有些人对诚实人总是看不惯、瞧不起,总高看那些能说会道的、会玩手段的、会花言巧语骗人的、会站在高位上讲高道的人,那你就不会做诚实人了,你会效法那些法利赛人,那你就不可能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了,而是属于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人喜好什么、向往什么,人就追求什么。你们现在心里向往什么?恐怕你们自己也不太清楚。你们的爱憎都不太分明,不知在什么事上就站在撒但一边了,有时嘴说的还合乎真理,但一做事就偏离真理了,这就是没有真理站立不住,总是时常摇晃,一时偏左一时偏右。刚听完道,好像明白真理了,就愿意走正道,过一段时间里面黑暗了,就又走偏路了,这样的人能选择正确道路吗?即使能选择正路也走不上去,因为他的情形不正常,他一点儿真理都不明白,是一个糊涂人,整天迷迷糊糊的,嘴说喜欢好人,临到事时又鄙视好人,嘴说喜欢做诚实人,临到事的时候又做了诡诈人。有好人带就跟随好人,有恶人带就随从恶人,这样的人神能成全吗?肯定不成全,太不够条件了。凡是鄙视好人、鄙视诚实人、鄙视尽本分殷勤的人、鄙视追求真理肯付代价受苦的人,这样的人都不是好人,丝毫没有良心理智,都没法达到蒙拯救。心地善良的人、喜爱真理的人心里喜爱正面事物,喜欢跟正面人物接触,就能得着许多益处;如果不喜爱正面事物,也不喜爱正面人物,这样的人即使信神也不会得着真理,因为他心里不喜爱真理,也不会追求真理,即使想得也得不着。

刚才交通了情感和观念想象这两方面,还有一方面是血气,这也是败坏性情的一方面表现。败坏人类都是属血气的。哪些表现是血气?血气里面有没有情感的成分、意气的成分?有没有狂妄自是的成分?这些都有,这是性情方面。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是不是血气?“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不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不是血气?(是。)还有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些都是血气。血气不是光气愤的时候才有,就是没有气愤的时候也会常常出现,就像人凭撒但性情活着,看见谁说的话不中听、做的事不如他意就想教训人,或者是人对他不利就想报复人,这是不是血气?(是。)还有什么是血气?(站地位说话、教训人。)借着地位这个有利条件做自己喜好做的事,或者教训别人解气,这也是血气。其实,人很多时候都流露血气,凡是人的言语行为不合乎真理的,多数时候都是出于人的私心、欲望、怨气、仇恨、愤怒,这都是出于血气的。流露血气不只是出于仇恨、愤怒、报复,这个涉及的面很广,咱们就不细说了。败坏人类都有血气,血气是来源于撒但的性情,它不符合正常人性的理智,更不符合真理,所以凭败坏性情行事都是血气。以怨报怨是不是血气?(是。)以怨报德呢?也是。那怒发冲冠呢?这也是血气。就是临到事没有理性,“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发泄一下私愤,不管后果怎么样,不管原则是什么,不管他是谁,我先解气再说”,这叫血气。血气归根结底是什么?就是败坏性情,就是撒但性情,它丝毫没有理性。血气就是一种野性,实质就是兽性发作,没有一点儿正常人性的理智。没有理性的表现就是神经失常了、失态了,自己约束不住爆发了,自己都控制不住了。这就是血气。

性情变化最基础的就是你能根据神的话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主要有几种表现,流露出败坏性情的时候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的情形是怎样的。很多时候人的每一种情形都是出于一种败坏性情,有时候一种败坏性情在各种背景之下就能产生很多情形,你都得会分辨。分辨完之后,你只有点认识这不行,你还得会解剖,知道病根在什么地方,在什么背景下流露出来的,是属于哪方面的问题,认识清楚后就知道怎么实行合适了。明白该怎么实行了,能不能达到实行出来呢?(不能。)这是因为什么?这是因为有败坏性情。如果有败坏性情拦阻人实行真理了,就得寻求真理,接受神的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把败坏性情解决了,就容易实行真理了。能实行出真理就代表人有变化了吗?这不能代表。因为在一个事上解决败坏性情,不代表这种败坏性情就不会出现了,这些东西还会出来搅扰、拦阻人实行真理,在这种情况下还得需要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在这个事情上解决败坏性情了,但过了一个阶段,说不定在哪件事上,不同的败坏性情又产生了,还会拦阻人实行真理,这是什么问题?说明败坏性情是根深蒂固的,还得靠人寻求真理,在神的话里找到问题的答案。这样多次的解决败坏性情,才能使败坏性情越来越少。解决任何败坏性情不是一次就能搞定的,不是这回事,必须得明白真理,你还得学会分辨,“这种情形不对,那不对的情形是怎么产生的?我心里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形?这种情形神的话是怎么揭示的?是哪方面败坏性情导致的?”都得反省认识,分辨清楚。对败坏性情有认识了,就能背叛它,这样实行真理的拦阻就逐渐地解决了,就容易实行出真理来。走追求真理的路就是这样不断地解决败坏性情,实行真理的路就越来越宽,拦阻越来越少,能实行出各方面的真理,流露的败坏性情越来越少,但也不代表败坏性情彻底、完全地脱去了,说不定在哪件特殊的事上还会流露点败坏性情,但是它已经拦阻不了人实行真理了,这是往好的方面转变。生命进入的路是漫长的,也就是说追求真理的路是漫长的。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都能看见,一方面败坏性情在不同背景下能产生多种情形,外表看不管这些情形是对是错,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消极的,这些情形都能控制人一段时间,能影响到人的说话做事,还能影响到人的看事观点、如何对待人。那这些情形是怎么产生的?其实都是由人的撒但本性、人的败坏性情产生的。外表是情形影响到人,实质是败坏性情控制着人,所以人都是凭自己里面的撒但本性活着、凭败坏性情活着,导致人违背真理抵挡神。如果不用真理解决你的败坏性情来扭转你不对的情形,你就没法脱离撒但性情的辖制、捆绑。比如,你是带领,教会有个人适合尽一方面本分,但因为你瞧不上他就不想用他,你也知道这样对待人不公平,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你就得揣摩,“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对他不公平?是受什么东西支配的?”这里是不是有细节?你不想公平对待他这是什么问题?是因为你的成见,是因为你的喜好,是因为你的不喜欢,人有狂妄性情就能产生这几样东西,所以说这就是狂妄性情导致的,一点儿都不错。狂妄性情使你里面产生了这些情形,你从心里看不起他,不想说他的好,不想公正地评价他,有适合他的本分也不想选他去尽,这就是狂妄性情带来的后果。人有狂妄性情,心也黑了,眼睛也斜了,看问题也偏了,这就必须得通过反省自己、认识自己来解决。你对自己的败坏情形和败坏性情如果看清楚了、掌握了,然后能寻求真理解决,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人,就能扭转对人的成见、不正确的看法,就能公平地对待人。那怎么扭转呢?就应该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寻求真理,把问题的实质看透,达到明白神的心意。你自己得有配合的心、有背叛自己的心,说,“我以后不那样做了,他是素质差点儿,但是我该怎么对待他就怎么对待,他适合尽这方面本分我就安排他尽,别人跟我关系不错但不适合尽这个本分我也不用,我就用他”,这个情形是不是扭转了?这是不是一方面实行?这是一方面实行。那你能实行出来是怎么做到的?你如果不配合,根本就不背叛自己的主观意愿,能不能出现这个结果?绝对达不到。所以,人的配合很关键,你得真实地配合,就是往真理上够,往神的要求上够,如果你没有选择,不往真理上够就是没有配合了。真实的配合就是能绝对地顺服真理,有顺服真理的态度与决心,你才能背叛你个人的存心、个人的喜好、个人的理由,这样你的错误情形就得到扭转了。不管别人什么情况,只要他说的对、合乎真理,你就能够接受顺服了,这就是公平地对待人了。你如果对人总有成见,总看不起人,虽然用他了,也不想跟他多说话,心里还是看不起他,情形还没有完全扭转,这就是败坏性情的劣根还在。一个小小的情形就能让你受这么多苦,这是不是性情的问题?这就是人本性实质的问题。你应该扭转这种不对的情形,不能发现人的缺点就把人定规了,他肯定还有优点、有长处,你应多跟他交通,多了解他。当你看到他的长处,发现他确实适合尽这方面本分,你就逐步认识到自己的卑鄙、可耻,也逐步认识到你这么给他安排本分、这么对待这个人是公正的,是合乎真理的,你心里就踏实了。什么时候提到这个人你的良心是平安的,你觉得对得起神,你实行真理了,时间长了你对他的看法就变了。这是怎么达到的?是神作的,真理在你里面一点一点地起作用了,就改变、扭转你的情形了。但这只不过是开头,再临到同样的事,你未必能用同样的办法像对待这个人一样对待,可能还有别的不同的情形,或者还有不同的环境、人事物来考验你对真理的喜爱程度,考验你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背叛自己的意愿的决心,这就是神的试炼。什么时候你无论对待什么人,跟你关系好的还是不好的,靠近你的或者远离你的,会溜须你的、不会溜须你的,无论他是什么素质,你都能公平、正确对待了,你这个情形就彻底改变了。你不凭自己的想象、不凭自己的情感,也不凭血气对待人了,这方面真理你就得着了。现在还不行,你里面的各种败坏性情还在控制着你的行为,控制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这些东西在你里面已经成了你的本性在控制着你,真理还没有成为你的生命,你只不过是有些好的行为,但是好的行为背后你所流露的、你心里所存有的各种情形、心思全是你的败坏性情产生的,不合乎真理。什么时候你的这些情形、你所有的心思都理性了,合乎原则、合乎真理了,败坏性情不能控制你的心思,也不能控制你的行为了,那你的性情就真变化了。你不用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不用克制自己,直接就能按真理原则办事,觉得自己就应该这么做,实行真理一点儿也不费劲,这就是真理成为你的生命了。你们现在还不行,还得追求一段时间,只明白点道理、只有点热心不行,还是身量太小,必须得会经历神的话,得会实行真理、会谈经历见证、会谈真实的认识,这就有实际了,这才是真实的身量。现在多数人不会作见证,经历还太浅,必须得多读神的话、多听讲道、多学诗歌,经历了许多事之后就真正明白神的话了,就能感觉神说的话太实际了,太能作人的生命了,完全能使人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能应对各种撒但试探了,这才是有身量的人,才真正成为神的子民了。有许多人不会交通真理,不会谈经历见证,这就是真理还没有成为人的生命,所以人活得很累、很可怜,活得丑态百出,很悲哀。败坏性情给人带来的是什么?是痛苦、仇恨、怨气、消极,还有狂妄、自是、说谎、欺骗、诡诈、不可一世,有时还自暴自弃、讲歪理、对抗,有时还觉得自己可怜,无依无靠的,显出一副可怜相。信神多年还不明白真理,尽说糊涂话,还说自己无依无靠,神是真理,是人的依靠,人不依靠神还远离神,追随撒但,凭撒但的哲学活着,这样的人是不是太浑了?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是这样。明白真理的人跟神的关系就越来越近,你一点真理不明白,一点真理没得着,那你离神就很远,甚至跟神都没有正常关系。你明白真理了,也能实行出真理,真理在你里面作生命了,那神就在你心里;你没明白真理,也没得着真理,你也行不出真理,那神就不是你的神,神没住在你心里面。真理不能作你的主,不能掌管你的一切,那就等于神没掌管你的一切,你没把自己交给神,你还是自己说了算。自己说了算是谁说了算呢?就是败坏性情说了算,就不是真理掌权。什么时候你的言行举止、为人处事,你的尽本分、对待人,甚至你每天的生活,吃什么穿什么,所有这一切事你都不用绞尽脑汁地琢磨,而是能够按照神的话、按照真理原则办事,那你就活出真正的人样了,你就得着真理了。

现在,实行真理是头等大事,谁不实行真理就是愚昧无知的人。不会实行真理的人都是不会经历神作工的人,这些人认为只要信神就能得福,用不着实行真理付代价,宗教里这样的人特别多。在神家,多数人都知道神怎样作工拯救人,都明白神对人的心意、神的要求,不实行真理的人越来越少。现在,你们道理上都知道只有追求真理、能够实行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达到蒙拯救,就是对怎么实行真理、怎么能进入真理实际这个路途还不太清晰,这样生命进入就会缓慢。实行真理是进入真理实际的关键,不会实行真理这是大问题。你们现在讲不讲字句道理啊?(讲。)那你们讲完字句道理会不会实行啊?如果不会实行,就证明你们还不明白真理,只明白道理,还没有真理实际。有些人知道该做诚实人,但就摆脱不了谎言欺骗的辖制;有些人嘴说愿意顺服神,但临到修理对付就顺服不下来了;有些人你听他讲道理都对,好像有实际,但他对自己却没有真实认识;有些人会讲属灵理论就以为自己很属灵,但不能真实认识自己,不管尽本分还是做事都没有真实的顺服: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就是因为不能接受真理。信神如果不能接受真理,那还是信神吗?不能接受真理,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只有接受真理的人才能实行真理,只有接受真理的人才能认识自己。不管人会讲多少字句道理,关键是能实行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能实行出来的真理才是实际,实行不出真理就没有实际。有些人讲字句道理讲得很明白,其实心里对很多真理并不透亮,有些事还不会分辨,还看不透,能实行出来的真理还很有限,所以写经历见证就感觉很难,只会写一些字句道理,也没有生活语言、实际经历。那讲字句道理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你们现在有路途吗?要解决讲字句道理的问题就得实行真理,你越实行真理,越在真理上下功夫,越在实行上下功夫,你就有实行经历的话了,你实行经历的话多了,你的字句道理就越来越少了。实际是怎么产生的?就是人在实行真理的过程中有了一些经历、体验,也流露了败坏性情,产生了各种情形,然后寻求真理,解剖各种败坏情形,找到实行的原则与路途,人能够明白真理了,能实行出真理了,这就是真实的生命经历。如果你不追求真理、不想实行真理,就没有这个过程,没有这个过程那就没有生命进入了。这个过程如果经历多了,人对真理就能明白透亮了,对败坏性情也能分辨清楚了,实行真理的路途也越来越透亮。如果没有这样的实行、经历过程,只是在神话的字面上、道理上明白了、理解了,那讲出来的就全是道理了,因为你在字面上理解到的与你切身体会到的是有区别的。道理是怎么产生的?就是没有实行神的话,没有生命经历,只在神话的字面上加以理解、分析、解释,再加以传讲,就产生道理了。道理能不能变成实际呢?对真理你如果不实行、经历,你就永远没法明白真理,只从字句上来解释就永远是道理;你如果实行出真理了,你就能感受到、体验到自己脱去一些败坏了,就向蒙拯救迈进了一步,离神的要求更近了,然后产生出来的认识或者心思、想法、感觉等等这些才是实际。实际是怎么产生的?是实行真理经历出来的,不实行真理永远不会有实际。或许有人会说,“我不实行真理也会讲实际的道”,你讲的可能别人当时听了觉得也对、也挺实际,但过后还是没有实行路途,这就证明你所明白的还是道理。你对神的话没有实行,对真理没有实际的经历认识,别人产生一种你没想到的情形你就不知道怎么解决了。人在真理上实行得少就不可能真正明白真理,只有实行真理多了才能真正明白真理,这样才能掌握实行真理的原则。你若对真理没有经历,那你自然就只会讲道理,你怎样守规条也告诉别人怎样守规条,没有真实的生命经历,永远也讲不出真理的实际。实行真理跟读书不一样,读书就总在字句上下功夫,记、背、分析、研究就行了,实行真理正好相反,得靠实际经历才能达到明白真理按原则办事的果效。凡是明白真理就肯实行的人,就能脱去败坏性情,实行真理越多脱去败坏性情越多;明白真理却不实行真理的人,败坏性情永远也脱不去。所以,寻求真理、明白真理、实行真理就是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上一篇: 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下一篇: 信教搞宗教仪式不能蒙拯救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你们都很愿意在神面前得到点赏赐,都很愿意被神看在眼中,这是每一个人信神之后的愿望,因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东西,没有一个人愿意落在别人的后面,这是人之常情。正因为这个,你们中间的许多人才一味地讨好天上的神,但事实上你们对神的忠心与坦诚远远不及对你们自己的忠心与坦诚。为什么这样说呢?…

第一百一十七篇

你是展开那书卷的,你是那揭开七印的,因一切的奥秘都从你而出,一切的福分被你揭示,我必爱你到永远,我必让万民敬拜你,因你本是我的本体,本是我的全备、完满彰显的一部分,是我身体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我必须特殊见证。除了我的本体中的,又有谁是合我心意的呢?本不是你自己见证自己,而是我…

实行 二

以往人操练的“与神同在,每时每刻活在灵中”,与现在的实行相比,是属于简单的操练灵,这是人没进入生命正轨以前最浅、最简单的一种实行法,是人信神初级阶段的实行。人若总凭这个活着,人的感觉就多了,就容易出现偏差,就不能进入真实的生命经历,只能达到操练灵,保持人的心能正常亲近神,总觉得神…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我在人间作了许多工作,在作工期间我也发表了许多言语,这些言语都是让人蒙拯救的言语,都是使人达到与我相合而发表出来的言语。但我在地上得到的与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说人都并不宝爱我的言语,因为人都不是与我相合的。这样,我所作的工就不仅仅是为了让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让人能与我相合。…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