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余福廷被中共政府劳教致死案例

2018年5月8日

余福廷,男,重庆市长寿区龙河镇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9年9月10日上午,余福廷到一基督徒刘某家聚会。上午11点多,合兴派出所所长张彪、长寿区渡舟镇派出所警察等四人协七名村干部冲进刘某家。随意搜家后,警察非法抓捕了余福廷和刘某,带到长寿区渡舟镇派出所。

下午4点,一便衣警察、统战部警察等人去余福廷家搜家,搜到了一张教会奉献款(16,000元)的收据。

据余福廷生前所写的文章,警察拿着在他家搜到的收据审问他和刘某,余福廷不说,警察用穿着皮鞋的脚踢他,还用电棒打他,并威胁说:“你不说,我们也要定你是信邪教,判你的刑!”

最后,警察以“参加邪教组织,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罪”判余福廷劳教一年。

2009年9月30日,余福廷被送到涪陵区江东劳教所。

余福廷生前回忆劳教所生活时写道:劳教所的生活极差,平时只吃点素菜,有时连素菜都没有,就是辣椒下饭(余福廷在家不吃辣椒),只有当官的来监狱检查的时候,才能吃点西红柿煮鸡蛋汤,这就是最好的生活。每天的菜饭打来后要把监规读完了才能吃,吃的时候饭菜已经凉了(四季如此)。

在劳教所里,警察指使犯人折磨他。正值严冬,只因为洗澡没请示,余福廷两次被犯人们惩罚,用盆子从头上往下倒凉水,然后用风扇对着他吹,从那以后余福廷就开始生病了(余福廷进去之前没有任何病,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由于没有钱治病,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余福廷的病情一天天加重,但警察并没有因为他有病而减轻对他的折磨。有一次,去劳动时余福廷走路走慢了,狱警用脚狠踢他,把他的屁股都踢青了,还用木棒打他,把他的腿打得起了青包,肿得很大,余福廷当时就哭了。后来,余福廷连楼梯都走不上去了,狱警也不给其看病。

2010年4月24日,警察看余福廷连路都走不动了,也不能干活了,觉得他没用了,就打电话给其妻叫家人来接。余福廷的女婿把他接回家时,他整个人都是肿大的,头特别肿,肚子也是很肿,还有硬块,被警察折磨得没有了人样。

一个多月后,余福廷被转到重庆西南医院治疗,检查结果是肝癌晚期。因医治无效,余福廷于2010年10月5日去世,时年63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洪丽服刑期间被迫高强度劳动致死案例

王洪丽,女,生于1975年12月18日,家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201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王洪丽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判刑五年,服刑期间常年被强迫从事高强度劳动,于2017年10月过度劳累致死,年仅42岁。 2014年8月20日上午8点左右,王洪丽在一基督徒…

基督徒韦秀云被中共警察折磨致死案例

被害人韦秀云,女,生于1952年6月8日,家住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店埠镇龙西村,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11月17日,韦秀云因信全能神被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公安局抓捕,被捕后第二天,韦秀云就被折磨成了一个重度昏迷的植物人。持续昏迷了6个月后,韦秀云于2015年5月18…

基督徒付丹患病仍遭抓捕 羁押期间被中共剥夺就医权致死

2019年9月,一名六旬基督徒身患重病仍遭中共当局抓捕,关押期间被强迫听高分贝噪音,被中共剥夺就医权导致病情恶化死亡。受害人付丹(化名),女,生于1957年,山西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9年9月的一天,付丹与两名基督徒正在一租住屋熟睡,派出所10多个警察翻墙入室,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