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宣俊玲被中共警察持续恐吓致死案例

2016年6月16日

宣俊玲,女,1951年5月28日生,家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1994年信主,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5年9月22日晚上9点40分,宣俊玲和丈夫正在家看孙子,以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西泉派出所张广城为首的六名警察闯进屋,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二人控制在屋内,在房间里搜出信神书籍后将二人押往该所。

到派出所,警察将宣俊玲和丈夫分开关押。第二天上午10点,警察就信神事宜和书籍的由来分别审问二人,因审讯无果,警察于当晚11点,以“信邪教”为罪名,将宣俊玲和丈夫押送至临潼区看守所拘留一个月。

10月23日宣俊玲和丈夫拘留期满却未获释,当天中午12点,警察将二人转押至陕西省西安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对其强行洗脑23天,每天强行灌输无神论思想,逼迫他们放弃信仰,直到11月16日才将他们释放。

据宣俊玲的丈夫回忆:他们在洗脑基地被24小时零距离监控,没有机会祷告,每天被强迫学习无神论资料等,感到精神压力特别大,导致宣俊玲回家后经常脸色煞白。被释放后没几天,宣俊玲的血压高达200毫米汞柱。

但中共政府并未放松对他们的监控。回家一周后,当地警察指派该村村长和村里的亲戚、邻居等四五人,对他们进行严密监视,他们上街也有人跟踪监视。

2016年1月23日下午、3月14日、5月10日下午,西泉派出所的警察三次去宣俊玲家中录像,盘问他们还信不信神,还与谁接触过,这给宣俊玲造成更大的精神压力。期间,与宣俊玲同教会的基督徒雪利(化名)见到她时,发现她脸色煞白,太阳穴底下肤色特别黄,精神压力特别大,明显是受惊了。

2016年6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西泉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再次到宣俊玲家,强令宣俊玲夫妇去派出所填表格。中午11点,宣俊玲和丈夫到派出所后,警察强行捏着他们的手指在填好的表格上滚动着按指印(每个手指都按,表格是警察填好的)、采血,后又勒令他们站在一台机器上测身高、称体重、照相。当时宣俊玲的双腿打颤,站立不稳,脸色苍白,精神状态很不好,在丈夫的搀扶下才站到机器上。

6月17日清早6点,宣俊玲感觉头晕难受,坐在沙发上连鞋都换不上了,家人赶紧把她送到临潼区人民医院,经抢救才恢复意识。医生问宣俊玲的家人最近她有没有受刺激,家人告诉医生昨天刚从派出所回来,医生说:“这与去派出所有关系,可能是惊恐症。”

6月18日中午12点左右,宣俊玲病情恶化,后转至西安市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救治,医院做完造影后,确诊为大脑主干堵塞。当晚7点宣俊玲因医治无效去世。

据家人和教会同工说,宣俊玲被抓捕前身体健康,血压正常(保持在90-120毫米汞柱),精神很好,平时处理教会工作没有出现过头晕的症状。中共警察长时间的折磨、迫害使她精神紧张,血压升高,导致突发大脑主干堵塞去世。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徐全友被中共迫害自杀身亡案例

徐全友(化名:李杰),男,生于1961年5月7日,安徽省亳州市人,2012年7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徐全友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留下案底,被释放后长年被警察追捕,导致他精神极度抑郁,于2018年7月6日投河自尽。 2012年12月11日,徐全友和九名基督徒在安徽省…

基督徒剪治香被中共警察强光灯照射审讯致死案例

剪治香(化名陈芳),女,出生于1953年2月4日,家住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仁和坪镇升子坪村,1996年信主耶稣,2005年9月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7年12月14日晚上约8点多,剪治香和丈夫正在家里包饺子,村主任郑礼彬带着该镇派出所所长叶斌及三名警察突然闯进剪治香家。叶…

基督徒苏素彬劳教期间患病 释放后不敢就医致病情恶化身亡

苏素彬,女,生于1972年11月13日,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观美镇岭脚村人,1994年信主耶稣,1995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04年8月22日,苏素彬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判处劳教3年零1个月,羁押期间遭受非人折磨患病,出狱后为躲避中共追捕,身患重病不敢住院治疗,导致病情急剧恶化,于2…

基督徒吴侠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

2009年8月23日,吴侠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在羁押期间遇害,时年57岁。吴侠家住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于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一向热心接待基督徒。据知情人说,吴侠生前为人忠厚老实,亲朋好友也很尊敬她。 因信神被捕后遇害 2009年8月中旬,当地两名基督徒被宿迁市沭阳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