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宣俊玲被中共警察持续恐吓致死案例

2016年6月16日

宣俊玲,女,1951年5月28日生,家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1994年信主,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5年9月22日晚上9点40分,宣俊玲和丈夫正在家看孙子,以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西泉派出所张广城为首的六名警察闯进屋,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二人控制在屋内,在房间里搜出信神书籍后将二人押往该所。

到派出所,警察将宣俊玲和丈夫分开关押。第二天上午10点,警察就信神事宜和书籍的由来分别审问二人,因审讯无果,警察于当晚11点,以“信邪教”为罪名,将宣俊玲和丈夫押送至临潼区看守所拘留一个月。

10月23日宣俊玲和丈夫拘留期满却未获释,当天中午12点,警察将二人转押至陕西省西安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对其强行洗脑23天,每天强行灌输无神论思想,逼迫他们放弃信仰,直到11月16日才将他们释放。

据宣俊玲的丈夫回忆:他们在洗脑基地被24小时零距离监控,没有机会祷告,每天被强迫学习无神论资料等,感到精神压力特别大,导致宣俊玲回家后经常脸色煞白。被释放后没几天,宣俊玲的血压高达200毫米汞柱。

但中共政府并未放松对他们的监控。回家一周后,当地警察指派该村村长和村里的亲戚、邻居等四五人,对他们进行严密监视,他们上街也有人跟踪监视。

2016年1月23日下午、3月14日、5月10日下午,西泉派出所的警察三次去宣俊玲家中录像,盘问他们还信不信神,还与谁接触过,这给宣俊玲造成更大的精神压力。期间,与宣俊玲同教会的基督徒雪利(化名)见到她时,发现她脸色煞白,太阳穴底下肤色特别黄,精神压力特别大,明显是受惊了。

2016年6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西泉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再次到宣俊玲家,强令宣俊玲夫妇去派出所填表格。中午11点,宣俊玲和丈夫到派出所后,警察强行捏着他们的手指在填好的表格上滚动着按指印(每个手指都按,表格是警察填好的)、采血,后又勒令他们站在一台机器上测身高、称体重、照相。当时宣俊玲的双腿打颤,站立不稳,脸色苍白,精神状态很不好,在丈夫的搀扶下才站到机器上。

6月17日清早6点,宣俊玲感觉头晕难受,坐在沙发上连鞋都换不上了,家人赶紧把她送到临潼区人民医院,经抢救才恢复意识。医生问宣俊玲的家人最近她有没有受刺激,家人告诉医生昨天刚从派出所回来,医生说:“这与去派出所有关系,可能是惊恐症。”

6月18日中午12点左右,宣俊玲病情恶化,后转至西安市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救治,医院做完造影后,确诊为大脑主干堵塞。当晚7点宣俊玲因医治无效去世。

据家人和教会同工说,宣俊玲被抓捕前身体健康,血压正常(保持在90-120毫米汞柱),精神很好,平时处理教会工作没有出现过头晕的症状。中共警察长时间的折磨、迫害使她精神紧张,血压升高,导致突发大脑主干堵塞去世。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蒋春娣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

蒋春娣,女,时年63岁,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永平村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是全能神教会一名普通基督徒。以下是蒋春娣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的过程。 据知情人反映,蒋春娣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村妇女,和女儿张群(40岁)相依为命,忙完自家的农活后常常到附近村庄去传福音。 2012年1…

基督徒余福廷被中共政府劳教致死案例

余福廷,男,重庆市长寿区龙河镇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9年9月10日上午,余福廷到一基督徒刘某家聚会。上午11点多,合兴派出所所长张彪、长寿区渡舟镇派出所警察等四人协七名村干部冲进刘某家。随意搜家后,警察非法抓捕了余福廷和刘某,带到长寿区渡舟镇派出所。 下午4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蒋桂芹被中共迫害自尽身亡案例

蒋桂芹(化名:范颖),女,时年54岁,辽宁省锦州市人,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2月,体弱多病的蒋桂芹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刑讯逼供,获释后,家人受中共指使也开始反对、逼迫她信神,致使她走投无路服药自尽,含恨离世。 2018年12月21日上午10点多,辽宁省锦州市…

基督徒刘纪霞被强迫高强度劳动致死案例

基督徒刘纪霞,女,1965年5月19日生,山东省聊城地区临清市戴湾乡戴湾北村人。刘为人忠厚老实,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教会带领。2007年,刘纪霞在山东省聊城市冠县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判刑,服刑期间患上了肾炎,狱方不但未给予任何治疗,还强迫刘高强度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