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如贤被中共政府常年骚扰恐吓致死案例

2019年4月30日

刘如贤,女,生于1944年4月11日,家住陕西省汉中市,1986年信主耶稣,2003年8月加入全能神教会。刘如贤生前务农,年近七旬仍身体健康,手脚麻利。2012年12月6日,刘如贤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关押期间遭到警察的威胁、恐吓。获释后,刘如贤又常年遭警察上门盘问、恐吓、监视,致其精神长期严重受刺激,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2017年1月9日离世。

2012年12月6日晚上7点,刘如贤和几名基督徒在洋县县城武昌路尚都大厦门前传福音,洋县国保大队的警察何江和巡逻警察大队的三名警察赶至现场,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把刘如贤等人押至洋州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就“带领是谁”等问题审问刘如贤,刘没有回答。

12月7日早8点,何江等四名警察将刘如贤押回家中,在各个房间大肆搜查,最后只搜出一张写有信神笔记的纸条,警察边喝问边强拉刘如贤的手指着纸条照相。刘如贤受惊吓脸色苍白,随后被推上车押回派出所。

12月8日下午4点,警察将刘如贤的两个儿子叫到派出所,还让村支书和村长劝她交代教会的情况,刘如贤仍然没有交代。

12月9日上午9点,洋县巡逻警察大队的四名警察开着警车来到刘家,勒令刘如贤的丈夫杨建军(化名)带2,400元人民币到公安局去赎人。杨建军凑齐钱到洋县公安局,看到妻子刘如贤脸色苍白,没有精神。杨建军交钱后(未开收据)才带着被关押了三天三夜的妻子回了家。

回家后,刘如贤一进屋就要喝水,吃饭时,端碗的手都有些发抖,腿也发抖,吃不下饭。丈夫问及警察是怎么折磨她的,刘如贤怕他听后难过,始终不说。

12月12日晚18点,刘如贤到基督徒赵霞(化名)家聚会,被赵霞的丈夫打电话报警。随后便赶来四名警察(还是第一次抓捕刘如贤的四人),他们威胁刘如贤:“你再继续信神,你两个儿子的工作就保不住了!”刘如贤在赵霞家被警察训斥、恐吓整整8个小时,回家后,她的头就开始左右摆,两腿也发软、发痛,整天都没有精神,难受得只是哭。

此后,警察每周到刘如贤家盘问她是否还在信神,持续一个月。

2013年2月24日早上,两名警察又上门找刘如贤,他们支开杨建军,单独盘问刘如贤半个小时。警察走后,刘如贤面色苍白,表情很惶恐,浑身发抖,头不自觉摇动。

此后,警察每月不定日、不定时地到刘如贤家,盘问她是否还在信神。每次警察走后,刘如贤都脸色煞白,惶恐不安,吃不下饭,精神状况下降。警察还在村口安装摄像头监控刘如贤的行踪,有时就在刘家附近转一圈。只要看见警车或警察,刘如贤就吓得双手发抖,精神和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因常常被警察恐吓,2013年下半年,刘如贤出现尿频、尿失禁。

2014年、2015年两年间,警察都是每月不定时地上门盘问刘如贤。原本身体健康、料理家务利索的刘如贤变得沉默寡言,精神严重受刺激,记忆力严重减退,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生活不能自理。直到2016年上半年,警察照例上门盘问刘如贤,见她躺在床上已经精神恍惚,肢体无力,不能动弹,从此才不再上门找她。

2017年1月9日,刘如贤离开人世,终年73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陈艳玲在押期间被警察故意延误治疗导致死亡案例

陈艳玲,女,1972年生,家住吉林省松原市乾安县严字乡,1997年信主耶稣,2000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3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松原市乾安县政保科获悉陈艳玲信全能神后,立即出动六七名警察闯入陈艳玲家中,强行将陈艳玲带走,关进乾安县看守所。关押期间陈艳玲被提审一次,警察威逼她签…

教会带领马锁萍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马锁萍(灵名有灵),女,时年40岁,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双鹤乡双凤淹村人,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被害前是中国大陆全能神教会主要带领。 2009年7月17日下午2点左右,二十多名便衣警察手持警棍、木棒,带着警犬闯进河北省唐山市滦县基督徒刘某家里,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苗增花被中共当局刑讯逼供致死案例

苗增花(化名:小草),女,生于1968年11月26日,吉林省敦化市人,1993年信主耶稣,2007年7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9月,苗增花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刑讯逼供致死。 苗增花在2012年至2015年3月期间担任教会中层带领。2018年7月,据一名被释放的基督徒说,…

基督徒张建设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死案例

张建设,男,出生于1966年,家住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崆峒镇天门村,1995年1月信主耶稣,2004年8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08年,张建设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并施以酷刑折磨,从脚腕到胸口被两名警察用铁棒擀,胸口被警察拳击,导致内脏被打坏,胸腔疼痛。被释放后,张建设胸腔疼痛日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