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市四名基督徒被警方跟踪抓捕 一基督徒至今仍在关押中

2018年6月23日

2018年1月24日下午1点,甘肃省天水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博(化名,男,55岁)、陈亮(化名,男,49岁)到基督徒白建(化名,男,44岁)的租房聚会,听白建儿子白林一(化名,17岁)说他爸早上9点送他妈去车站,一直没回来。下午2点左右,三名警察押着白建在门外喊门,警察进门大声勒令他们都蹲下,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开始疯狂搜查,没收一台电脑和其他物品(警察装起来看不清楚),并给他们四人、房子、白建的小轿车拍摄。直到下午4点半左右,警察将白建、白林一、张博、陈亮四人带到当地派出所,四名基督徒被分开审讯。

陈亮被审讯间,警察查到其妻子曾因信神被抓过,便诱骗陈亮带他们去家里,被陈亮拒绝。后陈亮被扣以“因迷信活动危害社会,组织、教唆、胁迫、诱骗、煽动从事邪教”被拘留10天释放。

审讯张博时,警察亵渎神,他与警察反驳,被警察打了几拳,并警告他:“ 你们执意要信,那就给你判刑!”后因张博血压太高,以“非法聚会”罪名在看守所里关了15天释放。经了解,张博曾在2012年的一次传福音中被警察抓捕,以“扰乱社会治安,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关押了他40天。

白建的儿子白林一已被释放,而白建仍在关押中。

据白建妻子称,2018年1月24日上午9点多,白建送她到车站,她去一站点等另一基督徒,当她和另一基督徒碰面,往回走时,在50米远处看见白建被两名便衣警察带走。见状,她们两个迅速逃离车站,才免遭警察的抓捕。

在2012年12月15日凌晨4点,以国宝大队长为首的8名警察在一聚会处将白建等20余名基督徒抓捕,警察硬说他是负责人,被警察戴上手铐,一阵乱棍群殴,后押至张掖市刑警队,因抓捕的基督徒太多,又将他押送到派出所,国宝大队队长告知派出所警察:“回去好好教训这个家伙,他是个负责人!”后白建又被押送至看守所,该队长又对看守所管教吩咐:“把这人跟抽大烟的关到一起,让犯人好好收拾他!”犯人们在寒冬腊月天里扒光白建的衣服,从头上到脚浇了大约20桶冷水,导致白建感冒咳嗽了半个月,狱警根本不管不顾,连一片药都不给。号室里的几个狱霸常常找借口整治他,逼其放弃信全能神,每天都勒令他擦地和洗马桶长达三个月之久。后来,托人找关系交了3万元将其保释出来。2013年3月14日白建获释。出狱后,白建的行踪一直被警方监视,警察还勒令其每月去司法所报到一次,写思想汇报,24小时不能关手机,不能出本市,并且警察隔三岔五地到他们做生意的店里盘问有没有继续信神、有没有接触信神的人。为躲避警察的监视、骚扰,白建被迫于2014年7月带着妻儿背井离乡,逃亡到天水市,过着有家难归、颠沛流离的生活。几年来,他们各处租房住,因中共常常利用查户口、查身份证来排查信神的人,致使他们常常活在提心吊胆中,在这期间租房不敢出示身份证,他们儿子白林一也被迫辍学,他们不敢回家,也不敢给家里的老人打电话。2017年11月份,得知白建的老父亲得了癌症,他们心里难受但是也不敢回去看一眼。亲戚告诉他们,在他们离家的这些年,国保大队队长还去亲戚那里打探白建一家的下落。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乌海市一基督徒被警察非法拘留38天 释放后屡遭骚扰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谢英(化名,女,52岁,内蒙古乌海市人),因信神被警察非法抓捕、抄家并被无故拘留38天。释放后又被强行洗脑。如今该基督徒仍在警察的监控中。 2017年11月9日晚上8点多,六名警察突然闯入谢英家,未出示搜捕证便任意搜翻,没收了她的信神书籍、一台电脑,后将谢英押至派…

枝江市一基督徒遭到中共法院判刑、罚金

2018年3月17日上午10点,在湖北省宜昌市打工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梅(化名,女,56岁)被枝江市法院传召,审判员递给王梅判决书,上面写着“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审判员还威胁道:“你信的全能神是国家不…

吊铐、毒打 老年基督徒被抓遭酷刑逼供

一名年近七旬的老年基督徒因保管信神书籍被中共抓捕至宾馆审讯,遭吊铐、毒打、克扣食物等非人折磨,致其身体暴瘦十公斤,因惊吓过度患上心肌炎,至今未愈。 2019年4月的一天,江苏盐城市某公安局局长带着10个警察闯进基督徒冷梅(女,67岁)家肆意搜查,威逼冷梅交出保管的信神书籍,无果后…

菏泽市一青年基督徒遭中共当局抓捕拘留

菏泽市青年基督徒王哲(化名,男,21岁)的父亲,因受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栽赃、抹黑、谣言的迷惑,反对、拦阻儿子王哲信神。2018年5月11日早晨八点多钟,王哲拿身份证外出,他父亲以为他又去聚会,一气之下把他拉到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警察问明来意就把王哲用脚铐铐在椅子上,审问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