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监控四年 基督徒身患抑郁症欲跳楼

2019年1月14日

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全面升级,大批基督徒遭抓捕、监禁以及长期监控,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的权利均被剥夺,这给基督徒身心带来极大的摧残。安徽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雯雯就是受害者之一。

2018年3月,陈雯雯经历了中共长达四年的监控,精神受压导致身患抑郁症,欲跳楼结束年轻的生命,被家人及时拦住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因信仰被捕判刑

据知情人透露,2013年5月,陈雯雯因信神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关进看守所折磨、监禁16个月,后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陈雯雯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勒令其回家后到当地司法所报到,不许离开本地,否则还得被收监。

被严密监控失去自由

就在陈雯雯获释回家一个月后,当地司法所所长曹某找到陈雯雯,并要求她:“你每个月必须到司法所报到两次,每周发一次手机定位,定期电话汇报、参加社区学习(洗脑),手机24小时开机,如果三次不接电话你还得进监狱!一个阶段我们还要对你进行家访一次。”

此后,陈雯雯开始了被中共严密监控的生活。司法所人员定期给其灌输无神论思想,给其强制洗脑,还经常逼陈雯雯写一些歌颂及感谢共产党、反对宗教信仰的话。

身患抑郁症欲跳楼

随后,当局加大了对陈的监视力度,常常上门对其进行骚扰,并称:“啥事都没有信神的事罪大,国家最重视的就是这一块。”司法所的人还常在走访时,故意在门口大声打电话说“我现在正在走访一个犯人”,以这种方式惊动周围的邻居,致使陈雯雯常常受街坊邻居的歧视、非议,心里极度压抑、痛苦。

到2018年,陈雯雯已被严密监视四年。这四年的缓刑生活,让她饱受中共的骚扰、恐吓,婆家人也因此对她百般羞辱。她每天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精神极度受压,经常失眠。最终,她因此得了抑郁症。

一次,陈雯雯对家人说:“我有四个晚上没有睡觉了,耳朵里“嗡嗡”乱叫,乱杂杂的,咋这么难受呢?”还有一次,她非要去楼顶,被家人拦住,她痛苦地说:“你咋不让我去跳楼?”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此后她的家人只能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终身监控何时休

就在陈雯雯患病期间,中共也没有放松对她的监控。每个月她都被要求填写日程表,到社区接受两次洗脑教育。如果病得厉害实在不能去学习,她还要被逼着写请假条,并用手机拍下病历传给司法所。

如今,陈雯雯仍被中共监控,在家人的照顾下她的病渐渐有了好转,但这四年的严密监控给她的心灵造成的创伤却是永远无法愈合的。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因信神遭到中共警察抓捕、拘留

浙江省湖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范金爱(化名,女,52岁)曾因信神聚会,遭到中共警方的抓捕、拘留。拘留期间,警察多次以“信神这条路国家是不允许的!不交代就要被判刑,你信神就牵连到你们三代人!”等话恐吓威胁范金爱,逼其指认教会基督徒、出卖教会信息。范金爱获释后,警察仍对其采取监视手段…

河南新密展开抓捕行动 已有15名基督徒受迫害

中共政府对全能神教会的打压迫害不断升级,自今年5月中旬以来,中共在河南省新密市展开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统一抓捕行动。截至6月13日,已有15名基督徒遭当局抓捕。 5月28日中午11点,两名便衣警察伪装成卖保险的强行进入基督徒张兰英(女,58岁)家,二话不说就用手机在院中录像。十分…

中共警察对被抓基督徒吼道:你生在中国就要服共产党管,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2018年1月7日下午2点半,四川省峨眉山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明(化名,男,53岁)与妻子王兰(化名,女,53岁)到堂妹家传福音,被恶人举报。派出所5名男警开车赶到,没收了李明的电脑和硬盘,并给李明戴上手铐,将他们夫妻俩带到派出所。 警察把李明、王兰两人带到一房间搜身后,便分开…

基督徒痛述被抓非人遭遇:毒打折磨又注射不明药物

家住四川省达州市的基督徒王大平2012年在传福音时被抓。为逼王大平交代教会信息,警察对其狂搧耳光、拳打脚踢,并注射不明药物,致其身体留下严重后遗症,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他痛苦地叙述起那段地狱般的经历。 传福音被举报,遭抓捕酷刑 2012年12月10日上午,我(时年47岁)和弟兄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