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摧残:基督徒被强制洗脑内幕

2019年1月14日

“看守所折磨的是人的身体,而洗脑班摧残的是人的精神与意志。”一位曾经被强制洗脑的基督徒这样描述在洗脑班的日子。

2018年9月11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简英玖(化名,女)被中共抓捕,后被扣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拘留。9月20日,简英玖被押送到浙江省杭州市某山庄一“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进行洗脑改造。

全封闭24小时监控

据简英玖回忆称,她被押送到洗脑班的时候,山庄门口站满了警察、保安,还有穿制服、胸前挂着工作牌的工作人员。走进洗脑班,走廊两边、房间内贴的全是宣扬共产党政策以及诋毁宗教信仰的标语。

洗脑班里,每个房间都关满了人,他们都是因为信仰而被抓捕的。每个房间都是铁门、铁锁,如同监狱一般,楼梯口都有保安把守,进出门需要证件。

简英玖说她被三个“陪教”带到四楼一个房间,房间只有一个小天窗,两个陪教24小时轮流看管她,另有一社区工作人员负责“帮教”。她的床铺被安排在两个陪教的中间,有监控直接对准其床铺,全程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进行洗脑教育的会议室里有两个监控摄像头对准我们,上课过程也要全程监控。”简英玖还说,“不仅如此,哪怕是夜间休息也不放松。一天晚上,我去卫生间时间稍微有点长,一男保安马上冲进来,看到我在洗手,瞪了我一眼又出去了。”警方24小时人机无缝隙监控,令简英玖感到十分压抑。

被强制洗脑,精神备受折磨

令简英玖感到尤为痛苦的是上午、下午各两个半小时的强制洗脑课程。

一开始,工作人员强制给被关押人员播放宣传共产党的视频,下课时要求他们唱感谢共产党的歌。

三天后开始播放关于“邪教”的视频,“当然,这些都是中共自己定的罪名。”简英玖说,她所看到的内容跟全能神教会真实的教义完全不同,其内容都是断章取义、刻意栽赃,一些所谓的“案例”在她看来漏洞百出、不堪一击,“对于不了解全能神教会的人来说,这些内容具有很大的迷惑性。”

每天下课后,陪教会要求并“陪伴”简英玖“做作业”,这些“作业”有5至7个题目,其中有2至3道题要求写亵渎神的话,如果不写,陪教就不允许其睡觉,写的不能让陪教满意就得重新写。

简英玖表示,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抵挡神、亵渎神,这是心灵难以接受也是极其痛苦的事,甚至比酷刑更令人难以承受。每次“做作业”就像“上战场”一样,令她感到备受煎熬。

一次,陪教再次强迫简英玖说亵渎神的话,简拒绝并气愤地质问:“国家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信仰自由,你们为什么折磨、逼迫基督徒?”陪教呵斥道:“信仰自由是对谁说的?你生在中国就得听共产党的,共产党最恨信神的,你信神就触犯了国家刑法,想自由除非你到国外去。”

警察还威逼、诱劝简英玖写亵渎神的话和放弃信仰的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均遭其拒绝。因拒绝签字,两个陪教轮流监视不让她睡觉,备受精神折磨的她因此而日渐消瘦。

即便获释,仍无自由

10月12日,简英玖获释,但中共警察并未罢休,一再教唆她的丈夫阻止其信神,还威胁她若再信神就没收其公租房。

简英玖还发现她家附近经常有戴写有“特勤”字样红袖章的人跟踪、监视她,一内部人员向她透露,有“特勤”在严密监视她的行踪。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被抓获释 基督徒仍身处无形监狱中

基督徒一次被抓,即便获释也会被中共当局长期监视、骚扰,失去自由,犹如身处无形监狱之中。 2018年4月28日,山东省滨州市某县国保大队警察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芳(化名)家,将其非法抓捕。4月29日,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张芳转押至滨州市看守所,关押30天。 5月…

一老基督徒因信神遭六名警察上门威胁

2018年3月10日晚,6名警察突然来到浙江省台州市基督徒仙夫(化名,男,67岁)家,盘问仙夫:“你老婆、女儿呢?信神传福音,抓住就是死罪!”盘问无果后,警察离开。 据了解:2017年7月6日7点左右,当地公安局的7名警察突然来到仙夫上班的地方,三名警察带着摄像仪,他们未出示证件…

承德市两名基督徒遭非法抓捕 一人被拘留

2018年5月3日上午11点左右,河北省承德市基督徒耿立新(化名,女,54岁)、杨玉芳(化名,女)去看望一老年基督徒时,被恶人举报。傍晚6点左右,当地派出所所长带两名警察赶来,将耿立新、杨玉芳抓捕到该派出所并分开审讯。 两名警察审问耿立新的个人信息及家庭情况后,盘问她信的什么神,…

唐山市一老年基督徒无故被警察抓捕

2018年4月28日上午10点多,河北省唐山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付立新(化名,女,52岁)去给邻村一基督徒李风(化名,女)送信神物品,被李风不信神的婆婆举报给村干部。村干部强行给付立新拍了照并报警。不多时,警察赶来强行将付立新带到当地派出所。 派出所内,警察搜走付立新的钥匙及个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