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遭酷刑致残 五年后又两次被抓

2019年3月23日

一名正值壮年、身体健硕的基督徒因信神遭警察酷刑折磨致残,还被勒索花去51万元人民币,以致倾家荡产、负债累累。时隔五年,该基督徒又先后两次被抓。

被抓后惨遭酷刑折磨

2013年10月6日傍晚,杭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周亚峰(化名,男,时年30多岁)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当地三个警察强行抓捕到派出所。

当晚7点开始审讯,警察用几百瓦的强光灯直照周亚峰的脸约20分钟,之后逼他交代信神情况,指认其他基督徒,未果。一警察用手肘压住他的脖子,将其连人带凳踹倒在地,周亚峰的头两次被撞在墙上,立时眼冒金星,头部肿胀。警察不停地猛扇他耳光,致其脸失去知觉,左耳一时听不到声音,牙齿被打掉一颗,嘴唇上都是血。警察又将他单手吊铐在铁窗上,一个多小时后,又将他拖进一个六七平方米的小房间,吊铐在铁架子上,周亚峰只能脚尖着地,手铐嵌进手腕,血流不止(释放后手腕处一直腐烂,半年后才有所好转)。期间,警察还用警棍猛抽他的前胸、后背、腿部等十几分钟,周亚峰被打得胸闷气短,脊背骨疼痛难忍,身体被打部位出现大块淤青、肿块。当晚,警察每隔两小时就审讯他一次,不许他睡觉。

次日晚,警察继续对其刑讯逼供,一警察猛扇他两个耳光,一脚踹在他小腹上,将其连人带凳踹出两米多远,周亚峰的后脑勺着地,被撞出血肿,左耳“嗡嗡”直响,当即听不到声音。警察又用警棍猛抽他的前胸,周亚峰被打得口吐鲜血,整个人晕沉沉。他的右大腿、腰部、后背也被警察电击四次,整个人颤抖不止,意识模糊,大小便失禁。

遭酷刑折磨致残,还被勒索花去51万元

此后,警察向周亚峰的哥哥勒索了43万元(人民币),外加周家人请客送礼,共计花去51万元,周亚峰才于10月8日上午被释放。故此,周亚峰积蓄全无,还欠下十几万元的债务。

周亚峰原本身体健壮,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后,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经医院诊断:他的颈椎第三四节外突,腰椎第四五节错位,严重压迫神经,长期酸麻胀痛,天气一变化,尤其换季时,他基本上都得躺在床上,靠药物度过。腰部因受到电击伤到肾,致其患上肾盂肾炎,身体经常出现低热,靠吃消炎药、输盐水来维持。左耳听力明显下降,医院诊断是轻微脑震荡,落下偏头痛病,且免疫力特别低下,天冷时,所有的关节都疼痛,不能干重活。

获释后仍被长期监视,时隔五年又两次被抓

周亚峰获释后,警察又几次上门盘查、抄家,并利用邻居长期监视他。他的电话也被监听、定位,警察不准他离开杭州市,每月必须到国保局报到。

2018年10月8日上午9点左右,周亚峰开车外出办事,被两辆警车拦截。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就一把将他从车上拉下来,将其连人带车铐押到派出所。两个警察对其进行审讯,给他扣上“反共”的罪名,逼其签“三书”亵渎神、否认神、放弃信仰,未果,就将其关进禁闭室整整三天。11日午前,周亚峰被朋友保释出来。

10月27日中午12点左右,周亚峰在自家公司门口,再次被当地派出所两个警察强行带走。约20分钟后,在熟人的协助下,周亚峰从派出所逃了出来。

为躲避警察抓捕,周亚峰被迫离家,至今在外过着逃亡的生活。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上海警方坦言:要不给安个罪名怎么抓你们

2018年2月27日上午10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玲(化名,女,22岁)、赵丽(化名,女,32岁)、张涛(化名,男,41岁)正在刘诗诗(化名,女,24岁)的出租房内聚会,上海市青浦区警察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突然闯入,将4人强行抓捕并抄家,抄走他们的信神书籍和资料、TF卡、M…

一幸福基督徒家庭被中共警察的非法抓捕打破

2018年3月24日下午1點半左右,山東省濰坊市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辛茹(化名,女,32歲)夫婦剛走出家門,對面就衝過來八九名便衣警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強行給辛茹的丈夫李濤(化名,男,32歲)戴上手銬,並強行搜走他們身上的錢包、手機。4名男警押著李濤去樓上搜家。辛茹一直被警察控制…

洛阳市宜阳县严禁未成年人进入宗教场所

中共自召开十九大会议,下发整顿宗教信仰的文件以来,在中华大陆发起一场更加疯狂的镇压宗教信仰行动,就是中、小学生也成了中共镇压、控制的对象。 2018年3月29日早上5点57分,洛阳市宜阳县某学校副校长在该学校工作群中发出这样一条信息:“接上级通知,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和《宗教事…

警察监控基督徒的方式之一

警察为了能随时掌握基督徒的活动情况,达到限制人的信仰自由,以提供基督徒在家里的现时照片来确定本人是在家里还是外出信神了。 在2018年1月22日与3月17日9点30分,浙江省绍兴市一妇女干部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吴小仙(化名,女,62岁)家,要求吴小仙站在家门口给她照张相,说是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