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服刑期间遭洗脑毒打虐待 身心受伤害

2020年1月14日

在中共2019年4月下发的名为《关于加强和改进监狱工作的意见》秘密文件中,把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列为洗脑转化的重点对象。各地监狱用尽多种令人发指的手段折磨基督徒,逼其写“三书”放弃信仰。浙江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芳仅因信神被抓判刑,入狱后因拒写“三书”遭受了长达10个月的洗脑、毒打、虐待,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2017年7月2日下午,李芳(化名,时年59岁)与两名基督徒正在一出租房里整理教会资料,10多个警察突然破门而入将她们控制。之后警察大肆搜查,搜走700元现金及4台笔记本电脑等,随后将李芳等三人押到当地派出所。当晚,警察审问李芳无果,第二天将其押送到当地看守所。

2019年1月,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李芳有期徒刑2年3个月,处罚金10,000元,后将她押至监狱服刑。

一进监狱,狱警指派了两个重刑犯对李芳进行转化,她们威胁道:“不转化休想走出去!”两个犯人逼李芳练坐姿,即长时间端坐在20厘米高的小凳子上不许动,腰背挺直,双膝并拢,五指伸直放在膝盖上。李芳患有坐骨神经痛和腰间盘突出,没坐多久腰部就十分酸痛。狱警和两个犯人见她还不写保证书,恐吓说:“信全能神就是犯法,不写让你活着比死还难受。”

4月左右,见转化李芳无果,狱警又增加两个重刑犯整治李芳。她们让李芳站直,将两本3公分厚的书夹在两边腋下,手贴裤缝,只要书掉到地上,她们就给其灌水。次日,她们换了两本约6公分厚的硬皮书,继续逼李芳夹书,因书掉在地上,李芳被强灌了一杯水,晚饭的食物也被克扣。

之后,恶犯又逼李芳写亵渎神的话,李芳握紧拳头坚决不写,三个恶犯同时抓住她,使劲掰她的手指头,用笔尖乱扎她的手,李芳的右手被扎得鲜血直流,恶犯还抓住她的手朝桌上猛打,致其手背肿胀,青一块紫一块(伤痕至今还在)。李芳痛得倒在桌子底下,但仍不写亵渎神的话,恶犯气得大吼,抓住她的手在纸上乱写一通,还辱骂她,猛扇她耳光。

当天晚上,两个恶犯又用被子盖住监控,将李芳按倒在被子上,用脚踩碾她肋骨下的气腔,李芳感到剧烈疼痛,拼命挣扎,忍不住大声哭喊,之后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吸口气都疼,感到生不如死。

除了体罚,李芳还被逼看诋毁、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资料、视频,看完写感想,还要写歌颂中共的答题。狱警还威胁她不准将被体罚的事告诉任何人,不准与任何人说话接触。期间,李芳还被强制劳动,狱警让她熨衣服,李芳一拿熨斗就感到胸腔裂开一样疼。两个月后,她的胸腔才稍稍好转。

6月的一天,恶犯要求李芳在监狱的活动上读揭批材料,被李芳拒绝。

2019年10月,李芳刑满释放,但仍被严密监视。两年多的牢狱生活给她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据了解,早在2004年,李芳就曾因信神被抓捕,遭“老鹰飞”(将人悬吊在空中)等酷刑折磨,被判劳动教养2年6个月。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济宁市两名基督徒无故被中共警方抓捕

2018年6月28日晚上7点多,山东省济宁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宝亮(化名,男,56岁)正在地里干活,警察突然赶至,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把在地里干活的王宝亮抓捕。警察押着王宝亮回家搜家,搜出了信神书籍并没收带走。随后,警察将王宝亮连夜押至公安局。 当天同一时间,与王宝亮同一乡镇的另一…

承德市两名基督徒遭警察上门查问、拍照

进入5月以来,中共当局为全面控制宗教信仰,监控信神的人,各省市公安局联合乡镇派出所、村委会等部门,对以往被抓捕过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展开大规模的上门查问、拍照并强行登记手机号。以下是河北省承德市基督徒遭查问的事实报道: 案例1: 2018年5月30日下午2点多,河北省承德市基督徒…

济源市一六旬基督徒无故被抓捕 拘留

2018年5月19日上午9点,河南省济源市三名警察突然闯进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严(化名,男,63岁)家。警察进屋眼睛四处打量,看见王严卧室小柜上的MP3播放器,便盘问MP3播放器哪儿来的?王严如实说买来的。警察仍要求王严去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强行将王严带上警车。 途中,警察又去了…

六安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抓捕拘留 遭不公平待遇

2018年3月15日,安徽省六安市一民兵营长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静(化名,女,66岁)家,告知她:“你家虽然从2013年就挂了贫困户的名,因你信全能神,就把你家的补助金给了别人!”陈静听后又气愤又无奈。 据陈静讲,2016年9月13日上午八点多,以派出所所长为首的七八名警察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