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被抓遭暴力逼供、高强度劳役

2020年1月13日

一名基督徒因信神被抓遭暴力逼供,羁押期间,狱警唆使犯人对其毒打、虐待,并强迫其从事高强度劳役,致其备受折磨。

被抓遭暴力逼供

2019年8月的一天早晨,几个便衣警察闯入山东省全能神教会李枫(化名,时年53岁)家中将李枫抓捕,随后将搜出的几本信神书籍、800元现金及两张5000元存单掳走,将李枫转押至当地公安局刑警队。

警察反复审问李枫,“带领是谁?谁给你传的福音?信神书籍从哪儿来的?”李枫未作回答。警察气急败坏地亵渎神,还逼李枫亵渎神。李枫不从,警察猛地一记耳光将他打倒在地,李枫当即感到眼冒金星,耳内和头嗡嗡作响。警察大吼道:“今天不老实交代就打死你!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你信神,共产党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你,快说,钱是哪里来的?”李枫多次回答钱是自己挣的,警察仍继续逼问,最终审讯无果。

次日提审李枫时,警察给他戴上手铐,勒令他坐在地上伸直两腿,两手臂平举。没多久,李枫的手臂就又酸又痛,支撑不住稍一下沉,警察就用脚狠踢他的手。因对李枫的回答不满,一个警察将其踹倒在地,又抓住头发把他拽起来,狠踢他的肋部,李枫被踢倒在地,脑袋重重撞在地上,头和耳朵立刻“嗡嗡”地响,听不清声音。警察又一连猛踹他几脚,李枫痛苦地趴在地上。之后,警察又勒令李枫平举手,还在他手上放了一根铁条,李枫顿时被压得心口一阵刺痛,更加痛苦。

最终审讯无果,警察将李枫关进拘留所,半个月后转押至看守所。

看守所遭毒打虐待、高强度劳役

在看守所,因李枫是信全能神的,所长唆使牢头虐待他,让他睡在靠厕所的大通铺下面,还不给他被子。李枫的生活用品常被同监室的人占用,狱霸还让他拿自己的牙刷刷厕所。每天放风的时候,狱霸还逼李枫用手清理铁栏杆上的垃圾,因长时间抓垃圾,他的两手发痒、脱皮,起了许多白泡。

每天李枫还得完成装橡皮泥的任务。牢头威胁说装不到1000个,就要整死他。在检验李枫装的橡皮泥时,牢头挨个捏,稍不合意就使劲把橡皮泥扔到他头上。李枫只能更用力捣橡皮泥,一天下来每个手指头都痛,后来指甲盖都变色、脱落。

牢头还经常找茬殴打李枫。一次午饭后,牢头以李枫没铺菜垫子为由,猛地一脚踢向他的胸肋,李枫被踢倒,头重重撞到床上,被震得嗡嗡直响,肚子也剧烈疼痛。几天后,李枫被踢的肋部也没有好转,还被逼不断干活。

2019年10月初,李枫被取保候审释放,警察还警告他一年之内不能出本县。

据了解,早在2017年,警察曾两次抓捕李枫未遂,搜走部分信神书籍和财物,并将其妻儿抓捕,他的儿子当天释放,妻子被拘留7天后才获释。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石河子市一名基督徒因信神受中共迫害导致离婚

2018年1月17日下午3点左右,新疆石河子市的三名警察闯进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岳娜(化名,女,46岁)的家中,再次追查2012年其传福音被抓的事,并追问:“你现在是不是还在信全能神?国家不叫信你就不要信。” 1月18日下午3点多,岳娜在聚会时被抓,一起被抓的还有两名基督徒。警察到岳…

大冶市一基督徒因信神判刑三年 释放后仍被中共严密监视

李小敏(化名),女,44岁,湖北省大冶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警察跟踪、监视,于2014年10月21日遭到警察抓捕,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三年。刑满释放后,人身自由仍被限制,并遭受警察、村干部无休止的上门、打电话等骚扰。 2018年4月19日上午8…

一年近花甲基督徒遭中共迫害无安身之处

2018年1月29日晚上6点30分,福建省三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林玲(化名,女,58岁)儿子打电话对林玲说:“刚才在110上班的亲戚打电话给我,说你已经被警察监控了,你的真名字、真地址、车牌号、门牌号、车子经常停靠的地方等,警察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今晚你一定不能回到租的地方住,警察…

六旬基督徒不堪中共长期骚扰 抑郁成疾跳楼身亡

安徽阜阳一名六旬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遭中共长期骚扰,精神极度受压患上重度抑郁症,因不堪忍受中共迫害,于2019年10月在镇派出所三楼跳楼自杀。 2017年3月,刘俊侠(女)在一基督徒家拷贝信神资料时被警察抓捕,拘留5天。8月10日,她因信神再次遭到抓捕,被扣以“扰乱社会治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