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基督徒狱中遭残酷体罚落后遗症

2020年1月12日

中共为逼迫一老年基督徒出卖教会信息,连续数月对其体罚虐待,致其留下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等后遗症。

2017年7月2日,浙江杭州市某派出所六七个便衣警察突然闯入章义(化名,时年62岁)的店铺,抓捕了章义,警察声称早已知道他信全能神,跟踪他很长时间了。之后警察在章义的店里翻箱倒柜,四处搜查,将搜出的信神书籍没收。他们还蹲守抓捕了一名来店里的基督徒,随后强行将二人押至派出所,把他们关进铁笼子里,一整天不给饭吃。

次日早上,警察私闯章义家搜查,搜走两部手机、一个提包。当天,警察以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将章义押送当地看守所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里,警察多次提审章义,逼他出卖教会信息,指认其他基督徒,章义不从,也拒绝在他们出示的任何材料上签字。自此,警察开始加倍折磨他,强迫他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8点半坐在一只圆形的塑料凳子上,上面有24个凸起的塑料圆钉。章义必须腰挺直、双手放在膝盖上、抬头挺胸端正坐着,不能动,坐一天下来浑身酸痛。持续一个多月后,章义的臀部开始溃烂,凸起的塑料圆钉就像一把把小刀在戳他的肉,让他感到钻心的疼痛,有时痛得全身瑟瑟发抖,只能咬紧牙关强忍着眼泪,晚上趴在床上他的脚会不自觉地发抖,疼痛让他无法入睡。

2018年9月25日开庭时,警察再次要求章义在放弃信仰的资料上签字,他仍然拒签,警察恼羞成怒,多次将章义的手铐卡紧,疼得他晕了过去。同年11月,章义被带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警察威吓说:“你还要信的话,轻的判3至7年,重的判无期!”

2019年1月,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章义有期徒刑2年3个月,处罚金10,000元。

在狱中,狱警专门安排了一个凶狠的无期徒刑犯人看管章义,他再次被逼长时间坐有凸起塑料圆钉的凳子,还被强迫背监规。章义的脚肿得像馒头,鞋子都穿不进,脚关节、臀部都痛,狱警还让他早上参加走列队,他因身体疼痛走不好经常被踢。3个月后,章义的臀部再次大面积溃烂,他感到钻心的痛,上厕所时都很难下蹲,感到全身的骨头都在痛。

此外,每天晚上都会有人值班看守,寸步不离地监视章义,不允许他和其他犯人说话。被严格监管了6个多月,章义心里感到特别压抑、痛苦。

2019年10月初,章义被释放,临走前警察威吓他不准信神,再抓进去的话就折磨死他。

因在监狱遭受非人折磨,章义患上了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特别怕冷。获释后,他仍被村干部严密监视,村长和镇政府人员每隔三五天都会上门盘查,他根本无法和教会接触,心里十分压抑。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江西省两名基督徒因信神遭重判关押

去年6月,江西省两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遭当局抓捕。今年5月,两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七年。 2018年6月29日,4名警察联合村长突然闯入甘翠花(女,化名,38岁)的母亲家,警察将甘翠花团团围住,并逼问她的母亲是否知道甘翠花信神的情况,无果。随后警察在家中随意翻查,搜走4…

被抓获释 基督徒仍身处无形监狱中

基督徒一次被抓,即便获释也会被中共当局长期监视、骚扰,失去自由,犹如身处无形监狱之中。 2018年4月28日,山东省滨州市某县国保大队警察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芳(化名)家,将其非法抓捕。4月29日,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张芳转押至滨州市看守所,关押30天。 5月…

一基督徒被抓遭毒打 判刑三年获释后仍被监视

河南省一基督徒五年前因信神被中共抓捕,遭警察毒打折磨,后被判刑三年,释放至今仍遭中共监视、骚扰,人身自由被剥夺。 2018年12月的一天,李志强(化名,男,现年44岁)去外地出差准备乘火车返回,在火车站被两名保安拦截并强行带到警务室。两名警察早已在此等候,他们肆意翻查李志强的行李…

吉安市一退休村干部因信神被中共取消低保资格 致生活无保障

江西省吉安市基督徒曾冬根(化名,男,75岁)是一名老党员,在村子里当了多年的村干部,退休后,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成了一名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按照国家政策,他家是纯女户,再说他当村干部多年退休并没有退休金,理应享受国家的低保照顾,可中共政府却因他信神取消他享受低保的资格,致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