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基督徒狱中遭残酷体罚落后遗症

2020年1月12日

中共为逼迫一老年基督徒出卖教会信息,连续数月对其体罚虐待,致其留下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等后遗症。

2017年7月2日,浙江杭州市某派出所六七个便衣警察突然闯入章义(化名,时年62岁)的店铺,抓捕了章义,警察声称早已知道他信全能神,跟踪他很长时间了。之后警察在章义的店里翻箱倒柜,四处搜查,将搜出的信神书籍没收。他们还蹲守抓捕了一名来店里的基督徒,随后强行将二人押至派出所,把他们关进铁笼子里,一整天不给饭吃。

次日早上,警察私闯章义家搜查,搜走两部手机、一个提包。当天,警察以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将章义押送当地看守所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里,警察多次提审章义,逼他出卖教会信息,指认其他基督徒,章义不从,也拒绝在他们出示的任何材料上签字。自此,警察开始加倍折磨他,强迫他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8点半坐在一只圆形的塑料凳子上,上面有24个凸起的塑料圆钉。章义必须腰挺直、双手放在膝盖上、抬头挺胸端正坐着,不能动,坐一天下来浑身酸痛。持续一个多月后,章义的臀部开始溃烂,凸起的塑料圆钉就像一把把小刀在戳他的肉,让他感到钻心的疼痛,有时痛得全身瑟瑟发抖,只能咬紧牙关强忍着眼泪,晚上趴在床上他的脚会不自觉地发抖,疼痛让他无法入睡。

2018年9月25日开庭时,警察再次要求章义在放弃信仰的资料上签字,他仍然拒签,警察恼羞成怒,多次将章义的手铐卡紧,疼得他晕了过去。同年11月,章义被带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警察威吓说:“你还要信的话,轻的判3至7年,重的判无期!”

2019年1月,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章义有期徒刑2年3个月,处罚金10,000元。

在狱中,狱警专门安排了一个凶狠的无期徒刑犯人看管章义,他再次被逼长时间坐有凸起塑料圆钉的凳子,还被强迫背监规。章义的脚肿得像馒头,鞋子都穿不进,脚关节、臀部都痛,狱警还让他早上参加走列队,他因身体疼痛走不好经常被踢。3个月后,章义的臀部再次大面积溃烂,他感到钻心的痛,上厕所时都很难下蹲,感到全身的骨头都在痛。

此外,每天晚上都会有人值班看守,寸步不离地监视章义,不允许他和其他犯人说话。被严格监管了6个多月,章义心里感到特别压抑、痛苦。

2019年10月初,章义被释放,临走前警察威吓他不准信神,再抓进去的话就折磨死他。

因在监狱遭受非人折磨,章义患上了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特别怕冷。获释后,他仍被村干部严密监视,村长和镇政府人员每隔三五天都会上门盘查,他根本无法和教会接触,心里十分压抑。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五旬基督徒被抓遭酷刑逼供致手臂骨折

徐州市一名五旬基督徒因信神被抓,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对其刑讯逼供,致其左手臂骨折。 2018年7月的一天,张雪英(化名)正在徐州市一基督徒家中,当地派出所4个警察突然闯入将他们抓捕。警察在房间里到处乱翻,搜走20多本信神书籍,200余册信神资料,还有1.7万元教会钱财,以及电脑、手…

一对基督徒夫妇遭警察恐吓:“你接待人就是窝藏罪!”

主耶稣曾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有人接待我所差遣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约13:20)接待基督徒是蒙神称许的善行义举。在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接待基督徒却被定罪是违法,实在匪夷所思。四川省一老年基督徒夫妇因接待基督徒遭到中共非法抓捕、恐吓,警察说:接待…

新疆省石河子市警方夜闯一基督徒家抄家并抓捕

2018年1月11日晚12时许,已入睡的王飞女士家里突然闯进六名警察,警察没有出示搜查证就开始翻箱倒柜地乱搜,之后将搜出的一本圣经、一部手机等物品没收,遂将王女士押上警车,带至石河子市147团国保大队,并强行抓住王女士的手在两张白纸上按十指印、掌纹。审讯室内,警察针对王女士的个人信息以及教会内部情况进行盘问,见她不语,又将她转至147团公安局,并针对几名基督徒的个人信息套问王女士,无果,警察便恐吓说:“如果你信神,就把你的退休工资停掉,看你和儿子怎么生活。”王女士仍坚持信神,警察无奈,于1月12日晚11时许,将扣留近两天的王女士放回。

上海警方坦言:要不给安个罪名怎么抓你们

2018年2月27日上午10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玲(化名,女,22岁)、赵丽(化名,女,32岁)、张涛(化名,男,41岁)正在刘诗诗(化名,女,24岁)的出租房内聚会,上海市青浦区警察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突然闯入,将4人强行抓捕并抄家,抄走他们的信神书籍和资料、TF卡、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