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警察暴力洗脑:基督徒遭烟烧、性虐、沸水烫

2005年3月24日

赵亮(化名),男,时年20岁,山西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5月,赵亮去一聚会所时被中共警察围捕,之后被带到某教育转化基地秘密审讯。为获取教会信息和个人信息,国保大队队长程飞用火红的烟头烫其食指、乳头和下体;用滚烫的开水浇其下体及全身,一连浇了4壶开水,赵亮下体的肉皮全部被烫掉,浑身被烫出大大小小的血泡,之后被医院鉴定为中度烫伤。

以下是赵亮被中共警察迫害的详细经过:

2014年5月26日上午8点,赵亮刚走进一聚会所,就被国保大队中队长王某和刑警队、分局国保队及当地派出所等的8个警察围捕,警察以赵亮没有身份证为由,强行将其带至当地派出所。当日下午4点多,赵亮又被转押至某教育转化基地。

刑警队大队长、副队长和两个陪教审问赵亮的个人信息及信神情况,并颠倒黑白地释放许多邪说谬论想给其洗脑,一连灌输了3天。

5月29日中午,山西省运城市国保大队队长程飞审讯赵亮,程飞拿出纸、笔让赵亮写出家庭地址和姓名,赵亮怕给教会其他基督徒带来麻烦不愿写。程飞令赵亮伸出手,将烟灰弹到他的手心,又用火红的烟头烫其食指的最底端,并来回转动烟头,疼得赵亮冒出一身冷汗,食指下边被烫出一个血泡,直到逼得赵亮报出家庭地址才停止折磨。

5月30日中午,程飞给赵亮播放诋毁全能神教会的视频,看完后逼其写感想。当晚9点多,程飞看到赵亮写的感想全是见证神的内容,当即兽性大发,狠扇赵亮几耳光,将其提起来摔打几次,又勒令其脱光衣服,将一杯开水顺着赵亮的肚子往下倒,一连倒了两杯,但程飞仍不解气,又令陪教去烧一壶开水。程飞阴笑着对赵亮恐吓道:“这下,哼!让你尝尝被100℃开水浇的滋味!”在开水还未烧开之前,他命两个陪教将赵亮摁到床上,用火红的烟头烫赵亮的乳头,烫得直冒青烟,烫完乳头又烫其下体,边烫边逼其交代教会信息,疼得赵亮浑身发抖,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陪教把开水拿来后,程飞令赵亮站在床边,他端起热水壶口紧贴着赵亮的身体,见赵亮不肯交代,便抓住赵亮的下体,一连浇了3杯滚烫的开水。赵亮顿觉无数根钢针扎进肉里疼痛难忍,失声惨叫,下体的肉皮全部被烫掉,不停地往下滴油,他整个身体不停地抽搐、颤抖。程飞无视这一切,更加疯狂地往赵亮身上一杯一杯地浇开水,水用完了就命陪教去烧,一连浇了4壶开水。赵亮浑身被烫得都是大大小小的血泡,大的足有苹果大小,小的也有鸡蛋那么大,惨状不忍目睹,就连旁边的两个陪教都不敢直视。最终赵亮什么都没说。

5月31日早上,防范办的科长看赵亮的伤势严重,怕出人命担责任,不得已将赵亮带到医院治疗,并威胁赵亮:“如果医生问起烫伤的原因,你就说是暖瓶破了烫成这样的,如果你说错话,后果你应该知道!”经检查,医生说赵亮的伤情被定为中度烫伤,需要住院治疗,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中共警方唯恐赵亮与他人接触,将他们的恶行暴露出去,拒不同意赵亮住院,答应每天带其到医院换药。

半个月后,赵亮的伤势还未完全好转,警察又安排心理学研究生、大学唯物论教授、宗教牧师、大学教师等8人相继给赵亮洗脑,强行灌输无神论、唯物论等思想,逼其观看诋毁全能神教会的视频,说亵渎神的话,软硬兼施长达两个月之久。最终洗脑以失败告终。

2014年8月1日,赵亮获释。

据悉,赵亮回家后仍被中共警方监视,没有自由。每星期赵亮都得去派出所作思想汇报,并且随叫随到。一个月后,村书记还到赵亮家警告、威胁,不许他再信全能神。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双臂致残丧失劳动能力

马辛熟(化名),女,生于1979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9月,她被中共警察抓捕惨遭刑讯折磨,双臂致残丧失劳动能力。 2014年9月17日夜里12点左右,一阵急促的撬门开锁声将睡梦中的马辛熟和其姐姐惊醒,半小时后便没了动静。次日凌晨5点左右,房门的锁突然被撬开,七…

内蒙古一基督徒眼睛被打残

郑健(化名),男,生于1967年,内蒙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4月,郑健因参加聚会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用湿毛巾猛烈抽打他头部,致使他左眼当场看不见东西。 2013年4月14日下午1点多,郑健和两名基督徒正在聚会,突然两个警察闯进家中将郑健等人强行抓到派出…

基督徒遭暴打致11颗牙齿脱落

李平(化名),男,时年38岁,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平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逼其出卖教会信息,拳击腹部,猛扇耳光,打开门窗冷冻2小时,致其上颚多数牙齿松动,掉了11颗,至今浑身没劲,不能干重活。 2012年12月9日,李平和五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

河南一基督徒服刑3年半落后遗症

陈旭东(化名),男,1965年出生,河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陈旭东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在监狱里,狱警为了逼陈旭东写放弃信仰的“五书”,勒令其站军姿、蹲马步,多次唆使犯人对其进行殴打。陈旭东被折磨得实在承受不了,撞墙想以死解脱,不料腰椎被撞断,落下终身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