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抓屡遭暴虐毒打 三年劳役落后遗症

2020年6月25日

蒋桂霞(化名),女,生于1968年,家住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3月,蒋桂霞因信全能神被警察抓捕带到国保大队审讯,之后4次遭受警方的暴虐毒打,被打得遍体鳞伤,留下数条重重叠叠的棍痕,还被关进禁闭室。

2013年3月12日晚上,国保大队的6个便衣警察以“查户口”为由敲开了蒋桂霞的家门,进屋后便翻箱倒柜地搜查,将各个房间都翻得乱七八糟,搜走一本信神的书及两台MP5播放器等,随即将蒋桂霞强行押上警车带到国保大队。整个抓捕过程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在审讯室,警察逼蒋桂霞交代教会的信息,见蒋桂霞不从,狠扇她30多个耳光,审讯无果,将其关进看守所。

3月14日,警察针对同样的问题提审蒋桂霞,见问不出什么,就上前打蒋桂霞的脸,边打边逼问。接着把蒋桂霞的手脚反铐在铁椅上,像扎马步一样处于半蹲状态。蒋桂霞的腿被折磨得酸软无力,蹲了下去。一警察随即拿来一根如胳膊粗的木棒,使劲暴打蒋桂霞的屁股,每打一棍逼问一次,不知打了多少棍,蒋桂霞被打得浑身疼痛、瘫软无力,眼前发黑,看不清东西,晚上睡觉时屁股疼得不能翻身。第二天起床时,她看到自己的身体被打得又黑又紫,留下一条条重叠的棍痕。

18日,警察继续对蒋桂霞刑讯逼供,轮流打她的脸。

25日前后,警察把蒋桂霞带到一个养警犬的大院里,恐吓她说:“再不老实说,就把你扔到狗圈里,让狗吃掉你!”随后把她带进一个房间,威胁她说:“再不说把你的脚给打肿!”见蒋桂霞仍不说,警察又打她的脸,打累后就拿一根大拇指粗的竹棍打蒋桂霞的手指头,边打边问教会的情况,蒋桂霞的手被打得又青又肿。

2014年4月9日,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蒋桂霞有期徒刑3年,后将她押送到某女子监狱服刑。服刑期间,监区长让蒋桂霞在一个冷风机口跟前工作,她两只胳膊被吹得又凉又痛,从此落下后遗症,至今每逢天冷时,她浑身就像被泼了冷水一样,胳膊又凉又痛。她的眼睛也被警察打得视网膜上出现一个小黑点儿,经常感觉眼前像有只蚊子在飞,模糊不清。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两次被抓捕 遭酷刑折磨致骨折

陈永梅(化名),女,1948年出生于辽宁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2年,陈永梅因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审讯时警察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用带刺的木棒在她身上使劲抽打,导致其左胳膊骨折,落下终身残疾。 2002年11月6日晚上,派出所3个警察闯进陈永梅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其…

七旬基督徒被警察打聋

吴玉(化名),女,1940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时年72岁的吴玉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又猛扇耳光,致其左耳当场被打聋。 2012年12月18日,吴玉在传福音时被5个警察强行抓捕带到派出所。为逼吴玉交代教会信息,警察拽住…

安徽省两名基督徒惨遭警察暴打 其中一人被毁容

近日,在安徽省境内发生多名基督徒传福音被抓事件,仅2012年12月16日、17日两天时间,就有20名基督徒被抓(仅了解到的),其中2人被罚款,12人被拘留,6人遭酷刑毒打,4人情况不详。其中一人遭受酷刑,一人的脸部被毁容。 基督徒张亮被抓遭受警察酷刑折磨 2012年12月17日晚…

基督徒两次被抓遭暴虐摧残 致右胳膊丧失劳动能力

郑光明(化名),男,生于1973年,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2013年,郑光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两次抓捕。警察对其暴力刑讯,扇耳光、警棍暴打、薅头发、烟头烫、“烤全羊”、打斜背铐吊打等,导致他右肩严重受伤,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7日,郑光明在传福音时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