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两次被抓遭暴虐摧残 致右胳膊丧失劳动能力

2020年8月13日

郑光明(化名),男,生于1973年,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2013年,郑光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两次抓捕。警察对其暴力刑讯,扇耳光、警棍暴打、薅头发、烟头烫、“烤全羊”、打斜背铐吊打等,导致他右肩严重受伤,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7日,郑光明在传福音时被5个警察摁倒在地,警察将他强行拽上警车押至派出所。一警察朝其太阳穴处猛锤三四下,又狠劲抓其裤裆,郑光明疼得几乎昏过去。随后,警察将郑光明带到派出所的走廊里对其拳打脚踢,一脚踢在郑光明腿弯处,将其踢跪在地,用皮鞋踩他的头,郑光明被打得头嗡嗡直响,嘴不住地流血,足足打了将近40分钟。之后,警察把郑光明一脚踢进办公桌后面的夹缝中,郑光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下午,郑光明被带到刑警大队二中队。为逼郑光明说出教会信息,刑警队长等人强行扒掉他的衣服,给其戴上脚镣和手铐,用文件夹使劲抽他的脸,用警棍暴打其腹部和双腿,以致其双腿完全失去知觉,瘫倒在地。刑警队长喝令郑光明跪在地上,不停地打他的脸、太阳穴,直至眼、嘴、鼻都流血,致使其晕死过去。接着,警察又使劲揪住他的头发,将其拽起来转了两三圈,后又抓住其头发猛地向后拽了四五下,郑光明的头发被拽掉很多。之后,他们把郑光明掂起来摁跪在六棱铁棒上(郑光明当时只穿一条秋裤),左右各站一警察摁着郑光明的肩膀不让动,刑警队长和另一个警察站在两端踩住铁棍来回滚动,郑光明的腿顿时像被刀刮一样,疼得他大叫,他的腿变成乌紫色。刑警队长还把两个大拇指伸到郑光明的嘴里撕扯他的嘴,致使其牙根被抠破不停地往外流血,警察又用烟头烫他的脚趾头直至变成白色……

见郑光明还是不交代,警察用一根棍从郑光明的胳膊和腿弯处穿过,把他倒挂起来,将棍子的一端担在桌子上,另一端担在椅子上(此酷刑为“穿心杠”)。顿时,郑光明的血都涌到了头上,头憋得难受,心脏怦怦直跳。刑警队长还抓住郑光明的两只脚来回摇摆,往其鼻孔里吹烟,呛得郑光明头晕出不来气,头、耳朵像要爆炸了一样,痛苦得快要死了。之后,警察又给郑光明打上斜背铐,将他挂在窗户的铁钩上半个小时,使其脚刚挨地,然后一警察拉他的脚镣,使其全身倾斜,只有脚后跟挨地,他的肩关节、胳膊骨头像是错位了似的钻心地疼。期间,警察对郑光明多次拳打脚踢。

次日晚上,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郑光明押到看守所,将其关押了40天后释放。

2013年8月30日,郑光明在传福音时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遭到“穿心杠”等酷刑折磨,后被罚款2000元人民币,拘留10天后获释。

中共两次的迫害,导致郑光明的右胳膊不能下垂,一垂下就痛,吃饭连筷子都拿不了,尤其是天冷时胳膊还酸痛。不仅如此,中共政府还将郑光明夫妻俩的户口注销,使他们出门办事处处受限。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酷刑、洗脑、性虐 基督徒因信仰惨遭中共迫害

杨溢(化名),女,1960年出生,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7月,杨溢因信神遭到警察抓捕,后被判刑两年半。服刑期间,因她拒绝放弃信仰,遭到各种酷刑、凌辱,致身体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因信神被捕 2017年7月2日,浙江省当局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统一抓捕行动,近700人…

阜新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中共夹手指折磨

白思语(化名),女,时年37岁,是辽宁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9年1月17日,白思语在阜新市办证时被工作人员扣押,对方告知其已经被警方列为网上通缉犯,之后被3个便衣警察铐押至某派出所。 审讯室内,警察逼问白思语在教会的职务及其他基督徒的信息,并给其拍照、采集指纹,还将她手机里…

基督徒遭刑讯逼供 患高血压仍遭拘留

周瑞(化名),男,52岁,河北省人,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7年11月4日下午5点,周瑞和4名基督徒在一出租屋内聚会时被十几个警察围捕,随即被带到派出所。 下午6点,张某等3个警察审问周瑞的个人信息,周瑞担心说出真实姓名及地址会给教会的其他基督徒带来危险,便没有回答。张…

基督徒惨遭酷刑两次昏死 双臂严重受伤

董梅(化名),女,55岁,河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4月,董梅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拘捕,在被关押的40天内,警察给她戴手铐、脚镣,多次用麻绳将双臂捆到身后,并用力往上提,致使其双手严重受伤,一直颤抖,至今未好。 2004年4月20日晚上,董梅刚到一基督徒家门口,就被潜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