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两次被抓遭暴虐摧残 致右胳膊丧失劳动能力

2020年8月13日

郑光明(化名),男,生于1973年,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2013年,郑光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两次抓捕。警察对其暴力刑讯,扇耳光、警棍暴打、薅头发、烟头烫、“烤全羊”、打斜背铐吊打等,导致他右肩严重受伤,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7日,郑光明在传福音时被5个警察摁倒在地,警察将他强行拽上警车押至派出所。一警察朝其太阳穴处猛锤三四下,又狠劲抓其裤裆,郑光明疼得几乎昏过去。随后,警察将郑光明带到派出所的走廊里对其拳打脚踢,一脚踢在郑光明腿弯处,将其踢跪在地,用皮鞋踩他的头,郑光明被打得头嗡嗡直响,嘴不住地流血,足足打了将近40分钟。之后,警察把郑光明一脚踢进办公桌后面的夹缝中,郑光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下午,郑光明被带到刑警大队二中队。为逼郑光明说出教会信息,刑警队长等人强行扒掉他的衣服,给其戴上脚镣和手铐,用文件夹使劲抽他的脸,用警棍暴打其腹部和双腿,以致其双腿完全失去知觉,瘫倒在地。刑警队长喝令郑光明跪在地上,不停地打他的脸、太阳穴,直至眼、嘴、鼻都流血,致使其晕死过去。接着,警察又使劲揪住他的头发,将其拽起来转了两三圈,后又抓住其头发猛地向后拽了四五下,郑光明的头发被拽掉很多。之后,他们把郑光明掂起来摁跪在六棱铁棒上(郑光明当时只穿一条秋裤),左右各站一警察摁着郑光明的肩膀不让动,刑警队长和另一个警察站在两端踩住铁棍来回滚动,郑光明的腿顿时像被刀刮一样,疼得他大叫,他的腿变成乌紫色。刑警队长还把两个大拇指伸到郑光明的嘴里撕扯他的嘴,致使其牙根被抠破不停地往外流血,警察又用烟头烫他的脚趾头直至变成白色……

见郑光明还是不交代,警察用一根棍从郑光明的胳膊和腿弯处穿过,把他倒挂起来,将棍子的一端担在桌子上,另一端担在椅子上(此酷刑为“穿心杠”)。顿时,郑光明的血都涌到了头上,头憋得难受,心脏怦怦直跳。刑警队长还抓住郑光明的两只脚来回摇摆,往其鼻孔里吹烟,呛得郑光明头晕出不来气,头、耳朵像要爆炸了一样,痛苦得快要死了。之后,警察又给郑光明打上斜背铐,将他挂在窗户的铁钩上半个小时,使其脚刚挨地,然后一警察拉他的脚镣,使其全身倾斜,只有脚后跟挨地,他的肩关节、胳膊骨头像是错位了似的钻心地疼。期间,警察对郑光明多次拳打脚踢。

次日晚上,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郑光明押到看守所,将其关押了40天后释放。

2013年8月30日,郑光明在传福音时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遭到“穿心杠”等酷刑折磨,后被罚款2000元人民币,拘留10天后获释。

中共两次的迫害,导致郑光明的右胳膊不能下垂,一垂下就痛,吃饭连筷子都拿不了,尤其是天冷时胳膊还酸痛。不仅如此,中共政府还将郑光明夫妻俩的户口注销,使他们出门办事处处受限。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警察暴打致左耳失聪

黄欣(化名),女,1963年出生于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6年,黄欣被中共当局抓捕,遭到揪头发、扇耳光、踢腿、跺脚、重拳击后背等酷刑折磨,致左耳失聪。 2016年3月30日上午,黄欣在去一基督徒家的路上,被恶人看到后强行拉到派出所。女警冯某审问黄欣教会信息,因对其回答不…

基督徒被注射不明药物致头痛频发

殷霞(化名),女,生于1969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9月,殷霞因信神被中共警察传唤到派出所,警察以“搞实验”为由强行给其注射不明针剂,致使其变得呆傻,记忆力严重下降,而且头痛欲裂,隔三岔五就发作,至今无法治愈。 2014年7月左右,曾有两个晚上,殷霞发现派出所…

基督徒被四五十个特警围捕 遭四个警察群殴致骨折

李明,男,生于1976年,江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年底,李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到四个警察群殴一小时左右,致左股骨中段骨折,导致其不能干重活,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2012年12月13日上午,李明等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四五十个特警围困在小区内。警察将李明面朝地…

新沂市一基督徒遭中共剥夺睡眠十天之久

杨璇,女,33岁,江苏省新沂市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7月被警察抓捕后,遭“熬鹰”“劈胯”等酷刑折磨22天。2018年7月26日零点30分,杨璇正在徐州市一基督徒家中,当地派出所的7个警察突然撬门闯入并将其抓捕。下午5点,警察将杨璇押至徐州市一酒店审讯,逼她说出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