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警察下药、毒打 多根肋骨骨折

2020年7月10日

杨丽(化名),女,生于1963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一名带领。2016年10月的一天,杨丽在去往一基督徒家的路上,遭中共当局抓捕。为逼杨出卖其他基督徒,中共警察对其下迷魂药并酷刑审讯,将杨的3根肋骨打骨折,致使杨丽生活不能自理。

2016年10月25日下午6时许,杨丽去一基督徒家途中被市公安局警察围捕。警察把杨的双手反铐,给其头上套黑色塑料袋,将其押到一宾馆地下室审讯。

在地下室内,警察令杨丽脸贴墙站着不许动,她稍微一动就遭到警察扇耳光、拳打脚踢,长时间的站立使杨的双脚肿得像馒头。接下来的几天里,国保大队警察一日三餐给杨丽送饭吃。杨丽吃完那些饭后头脑昏沉,迷迷糊糊,后来分不清白天晚上,脑海里出现很多幻觉:所有住房被查封,儿媳、孙子、婆婆等有的被推土机压死,有的被枪打死……警察在杨丽迷糊时,趁机逼问她其他基督徒的信息。不仅如此,杨丽还听见好多汽车警报器在响,有人叫她往外跑,再不跑马上就被送走,等等。这些幻觉促使杨丽一个劲儿地往外跑,警察见状使劲扇她耳光,杨丽的脸被打得红肿,嘴角出血。一警察又猛地将杨丽踹倒,双膝顶住其腰部打背铐(将她一只手从肩往下拉,另一手从后背往上拉),之后将其拽起摁住她的头使劲往墙上撞。身体虚弱的杨丽被折磨得头脑胀痛,喘不过气,只能强忍着两腿跪在地上。由于杨丽迷迷糊糊,出现幻觉,接下来受到了怎样的摧残折磨,她无法说清楚。

11月9日,国保大队的一女警再次审问杨丽,此时的杨丽已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警察害怕杨丽死在宾馆给他们添麻烦,才将她送进医院。经医生检查,杨丽的左侧第6-8肋错位性骨折,右侧第4肋及左侧第5肋不全性骨折,胃部有聚液。住院期间,国保大队警察又采用软招诱骗杨丽说出其他基督徒的信神情况,还让她在不信神的保证书上签字,杨未随从。警察强行抓住杨的手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之后又让杨丽的丈夫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次日将杨丽释放。

杨丽出院后生活无法自理,需要家人照顾。国保大队警察以“探望”为名,在杨的儿媳跟前挑拨说杨信神会影响孙子上大学、参军,还欺骗杨的丈夫说杨的伤是自己跌撞的,导致杨的家人开始反对杨信神,对杨说一些讥笑、嘲讽的话,使杨丽身心受创。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中共毒打、作假证 基督徒被致残、判刑

于慧(化名),女,1963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于慧因传福音被中共抓捕,遭拳打脚踢、头撞地,导致她右脑麻木,右眼视力下降,记忆力严重衰退,落下终身残疾。 2012年12月14日上午,于慧在菜市场传福音时,被派出所所长等4个警察抓捕并没收传福音资料,…

基督徒遭中共刑讯逼供落多处后遗症

肖平(化名),女,1959年出生,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3月,肖平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猛踢其尾椎处,给其打背铐,又让其坐在寒冷的室外受冻,致其右胳膊风湿病加重,右手大拇指捏不住筷子,右半边身体麻木转不了身,还引起动脉硬化导致右腿疼痛,走路跛脚,尾椎疼得坐不住…

基督徒因信神惨遭警察毒打、折磨 致其患多发性脑梗死

刘勇(化名),男,生于1957年,重庆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至2014年,刘勇先后被中共当局关押、劳改,期间多次被酷刑折磨得昏倒在地,患上多发性脑梗死,致使原本头脑特别灵活的刘勇变得痴呆,记忆力严重衰退。 2013年1月11日下午,以国保大队队长为首的10多个警察闯进刘…

基督徒被抓期间遭暴打落后遗症

马强(化名),男,1956年出生,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5月,马强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刑讯10天,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对其扇耳光、踢下身、用拳头捣肚子,还将其双臂呈大字型铐在钢窗上。马强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最后趁看守的警察沉睡之机冒险逃脱。 2018年5月7日下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