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警察电线抽打遍体鳞伤 剥夺睡眠7天7夜

2020年6月25日

李智(化名),男,42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10月,他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方在网上通缉,后被警方抓捕并遭到酷刑折磨。

2017年11月26日,李智在火车站过安检时被警察抓捕,后被铐押至火车站派出所,警察对其搜身、查问个人信息,并调出国保大队在网上对其发布的通缉令。接着警察又调出3个全能神教会带领的照片以及他们的个人信息,审问李智是否知道,李智否认后遭到警察暴打。

当天中午,李智被关进看守所。在监室内,监室长喝令李智拖地、擦厕所,并强逼他脱光衣服蹲在厕所里,胁迫他双手抱头,然后用一盆一盆的冷水从李智的头上往下浇。数九寒天,李智冻得浑身发抖,头疼得厉害,监室长却不允许他说冷,直到李智被迫说不冷了监室长才作罢。

11月27日下午4点多,刑警队队长率人将李智押到派出所审讯。审讯期间,警察将李智铐在老虎凳上,不许他睡觉,每天由4人轮班看守。警察为了诱迫李智交代教会情况、上层带领以及被通缉的另3个基督徒的信息,恐吓说如果不交代就无限期地关押,还要判他坐牢。见他不说,国保大队队长拿来一根电线,拧成手指粗的电绳,和刑警队队长等3人轮流朝其背部、腿上、前胸狠劲地抽打,后又换成细的铜电线抽打,李智被铐在老虎凳上毫无躲闪的机会,只能任由他们毒打。后来,他们又抽打李智的双手,脱掉李智的鞋子狠抽其脚面、脚底板,痛得李智失声惨叫,双手都被打肿了。见李智始终不说,国保队队长和刑警队队长将他交给4个年轻警察继续整治。警察将李智从老虎凳上放下来,给他灌芥末油,让他蹲马步,每蹲20分钟休息10分钟,如此动作连续做5次。蹲到第2次李智因体力不支倒了两次,到第3次他双腿发抖,警察又将他铐在老虎凳上。

次日,警察将李智转押到另一看守所。在看守所脱衣检查时,透过镜子李智看到自己的背上全是伤,腿上都是青的,脚肿得穿不上鞋子。

12月11日,李智又被转押至一宾馆秘密审讯。在宾馆内,警察将李智铐在老虎凳上,7天7夜不让他睡觉,只要见他一瞌睡,警察就打开窗户故意冻他,并用浸满冷水的毛巾在他头上、脸上、脖子上乱擦,致使只穿一件薄棉T恤、一条薄秋裤的李智冻得浑身发抖。期间,李智还被洗脑,强迫他放弃信仰。

12月18日凌晨,李智趁看守的警察睡着之际,逃离了宾馆。为躲避中共警察再次抓捕,李智至今仍在逃亡。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中共刑讯逼供落多处后遗症

肖平(化名),女,1959年出生,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3月,肖平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猛踢其尾椎处,给其打背铐,又让其坐在寒冷的室外受冻,致其右胳膊风湿病加重,右手大拇指捏不住筷子,右半边身体麻木转不了身,还引起动脉硬化导致右腿疼痛,走路跛脚,尾椎疼得坐不住…

青岛市一基督徒无故被中共抓捕遭化学药物折磨致中毒

2012年12月31日晚上7点30分左右,青岛市城阳区的基督徒李强(女,41岁)正在家里,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开门后,村委一个民兵领着青岛市城阳区某派出所的警察,以及社区保安共约七八个人(都身穿制服)闯入李强家。过后一高个男警张口就审问李强:“有人举报你到处传福音,你传福音的资料是…

基督徒两次被抓判刑3年 酷刑逼供致左耳失聪

赵桂红(化名),女,生于1956年,家住黑龙江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3年,赵桂红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拘留15天;2014年,她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3年,审讯期间遭到警方毒打,致使左耳失聪。 2014年8月23日早晨6点多,公安局刑警队五六个警察闯进赵桂红的家中,…

基督徒夫妇遭警察下药、毒打 妻子耻骨骨折丈夫肋骨被打断

杨军(化名),男,生于1969年,妻子李梅(化名),生于1969年,江苏人。杨军夫妇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6年10月24日,国保大队数个警察闯进杨军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搜查,搜走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平板电脑和两部手机。随即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杨军夫妇带到派出所,之后又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