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受中共暴虐摧残长达20多个小时

2020年6月25日

陈辉(化名),男,生于1979年,河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4年9月4日下午,陈辉在一聚会所聚完会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被蹲守在附近的四五个便衣警察抓捕。警察连推带拉将其带入车内,逼问其在几楼几室聚会,见其不说,朝胸口猛捶两拳,并吼道:“我们对你监视很久了,你每天做什么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中,你以为你不交代就行了!”一番威胁后,将其押至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审问陈辉个人信息及聚会所的具体地址,见陈辉不说,就用一只胳膊猛劲勒住其脖子吼道:“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你整死?”片刻后,陈辉被勒得满脸通红,差点上不来气。

当天晚上,3个警察逼陈辉在否认神的材料上签字,陈辉拒绝后,警察气急败坏地将他带到一间没有摄像头的屋子,冲他大声吼道:“你到底想好了没有?签不签?如果不签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见陈辉不从,警察让他背对桌子站着,将他的双手反铐在背后,胳膊放在桌子上(陈辉当时穿的是短袖),一警察在后面拉紧手铐。另一警察用电话线捆住其双脚后将双脚架在椅子的靠背上,使其双腿和身子都悬空吊着,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两只胳膊上,顿时他感到胳膊像断了一样疼痛难忍。陈辉为减轻疼痛,扭动着身体,警察见状不停地拉紧手铐将其身体往上拖,不准他身子挨地。陈辉的胳膊被桌子棱磨得疼痛难忍,他忍不住喊了一声:“胳膊断了!”警察趁机逼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今天上午去哪儿聚会了?你们的教会带领是谁?”陈辉没有回答,警察又左右摇摆他的双腿让其“荡秋千”,并且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致使陈辉的两只胳膊疼痛加剧。一直摇摆了20多分钟,陈辉强忍着剧痛,坚持不出卖教会信息。警察并未善罢甘休,将一电脑主机箱平放在陈辉的胸口,然后用单脚踩压在主机箱上并不停地晃动,边晃边逼问:“你他妈的到底说不说?不说今天老子就治死你!”此时陈辉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胸口撕裂般地痛,五脏六腑挤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两只胳膊已失去了知觉。警察对陈辉刑讯逼供30多分钟,直到其头耷拉着奄奄一息、意识模糊才作罢。陈辉被放下来后,浑身无力随即瘫倒在地,两只胳膊布满血丝。警察强拉他的手在文件上摁了手印。

午夜12点左右,警察将陈辉带回审讯室,将他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并将其胳膊抬得很高,致使其身体不能直立,头向前勾着,一直铐了20多个小时,陈辉的胳膊、脖子像断了一样钻心地疼。最终审讯无果而终,陈辉被押送到看守所拘留25天,于9月29日获释。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蚌埠市警察殴打一基督徒并用化学药水损伤其面部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秦客(化名,男,时年43 岁),是安徽省蚌埠市人。 2012年12月12日上午9时许,秦客和20多名基督徒一起去蚌埠市某村传福音,被警察抓捕。警察从秦客身上的搜出一本信神书籍、一部手机后,就开始围着他疯狂暴打。秦客挣扎着与警察理论:“我们信神又没违法,你们凭什么这…

基督徒遭中共围捕 被逼跳楼摔骨折

周辉(化名),男,1983年出生,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5年10月30日晚上,周辉和3名基督徒在聚会时被警察围捕,情急之下,周辉从卫生间4米高的窗台上跳下,右脚腕部的骨头不慎被摔断裂错位,骨头断裂撑开皮肤,当场鼓出一个大包。周辉强忍剧痛瘸着一只脚跑了大概10米左右,…

13个警察群殴六旬基督徒

王胜(化名),男,1951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8月,王胜因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警察用双股皮线使劲抽打他的手和脚,又狠扇他耳光,致其耳朵听力下降,眼睛长期流泪,看东西模糊。 2013年8月7日早上,王胜在传福音时被3个警察抓捕,押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审讯…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致面肌痉挛

林芳(化名:柯梅),女,时年45岁,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4日,林芳与5名基督徒正在传福音,8个便衣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他们围捕并押至当地派出所。 派出所所长审讯道:“教会带领是谁?教会的钱款在哪儿?你们有多少接待家庭?”见林芳没有回答,一把抓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