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很重要

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最重要的是怎样对待神话语的问题。神无论是以什么方式说话,无论说哪方面的话,或者这些话语说到什么程度,其实都是人类最需要的,是人类应该明白、应该具备的。另外,神所说的话都是人的心思、人的思想也就是人的本能完全能够达到的,是人能够听懂、能够明白的。神说任何的话、作任何的事,圣灵在人身上作工也好,或者神安排各种人事物、环境也好,都没有超乎人本能所能达到的范围,就是没有超乎人的思想境界,而是很具体、很真实,也很现实,人如果还明白不了,这就有问题了,说明人的素质太差了。不管怎么说,神说话的方式、语气,说话的出发点,还有神供应人的所有话语,都是信神之人必须明白的,都是人能听得懂的。因为神是对人说话,说的都是人类的语言,而且神在发表这些话语的同时,尽量地用人类能达到、能够得上的,通俗的、多方面的语言与词汇来表达、来供应人,让有不同思想角度的人,有不同文化程度的人,有不同社会教育背景、不同家庭背景的人都能听得懂,都能够得上。从神说的所有这些话当中,你应该明白一点,神的话没有太深奥的、抽象的东西,没有人看不懂的话语,只要人具备一定的素质,注重实行、经历神的话,都能达到明白真理,摸着神的心意。神所发表的这些真理都是从神来的,但发表这些真理的语言形式,具体到用词,都是人类的语言,不出人类语言的范围。不管神以哪种形式说话,说话的方式、语调怎么样,说话的用词无论是从西方还是东方来的,无论是人类的古语或者现代语言,有没有让人类觉得费解的或者是非人类的语言?(没有。)目前为止没有人发现。有些人说:“不对,我发现两个这样的词语——公义、威严。”“公义”“威严”是神性实质的一方面定义、说法,但是这两个词在人类中间有没有?(有。)无论你对这两个词理解到什么程度,起码从字典里你能查到这两个词最基本、最原始的解释,通过最原始的解释来对号神的实质、神的性情还有神的所有所是,这样结合起来,这两个词对人类来说就比较具体,不抽象了,再加上神的话中还有大篇幅的事实的讲解、注释、说明,这两个词对所有人来说是越来越具体,越来越有画面感,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接近人应该认识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所以说,涉及到神性情这样的词汇、说法对你们来说都不抽象、不深奥。那涉及到人平时的实行、涉及到人走的道路、涉及到真理原则的这些真理,你们说有抽象的吗?(没有。)同样也没有抽象的。

从我开始发表话语、讲道到现在,我就极力地用人类的语言,用人类所能听懂的、所能接触到的、所能理解到的语言来讲道,来交通真理、谈真理原则,达到让你们更明白真理,这是不是更接近人性的东西?这对你们来说好处是什么?能让你们更好地、更多地明白真理。我这样说话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让你们能够听到更丰富的、多样化的语言,然后通过这多样化的语言,让人在明白真理的时候不会很吃力,也不感觉单调。圣经中所记载的无论是旧约时代还是新约时代的各种语言都有一些范围,人一看这些话就知道是圣经的语言,是从圣经来的,这些话都有一些标志、符号。我作的就是争取让现在的这些语言的风格、用词没有标识性,让人看到这些语言是超出圣经范围的。虽然人能通过神说话的内容、语气看到这个源头好像跟圣经中神所说的话的源头是一,但是通过用词看到已经跳出圣经了,跳出圣经旧约,跳出圣经新约,甚至高过了这几千年来所有属灵人用过的那些属灵词汇。那现在神说的这些词汇包括什么?有的是人常常说的正面的、褒义的一些语言,还有一些能更贴切地揭露、表达人败坏性情的词汇、语言,还有一些专业性的东西,比如文学、音乐、舞蹈、翻译等各方面的。就是让不管尽哪方面本分的人、不管掌握哪方面专业常识的人都能感觉到我所说的真理与现实生活、与人所尽的本分是密切相关的,不管哪方面的真理,与人的现实生活、与人尽的本分都是不脱节的。那这些真理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很有帮助?(是。)如果我不关心这些事,涉及到翻译、影视、美术、写作或者音乐方面的我一概避而不闻,也从来不用这些词,故意避开这些词,那能不能作好工作?可能也能作一部分,但如果这样,与你们沟通起来就很吃力,所以我就努力地学习、掌握这些语言。一方面,在业务方面能够对你们有一些理论与原则上的帮助;另一方面,让你们在尽这些方面本分的时候更觉得尽本分涉及到的业务跟真理是不脱节的。不管你的专业是什么,你的强项是什么,你所学的业务是什么,都能读懂这些话,同样能让你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达到进入真理的目的,这是不是好事?(是。)这是好事。那怎么能达到这么好的结果呢?这就需要神在人性里具备一些东西。具备什么东西呢?就是道成的肉身所具备的正常人性也得明白一点各方面的专业知识,但不需要下功夫钻研精通,只是为了能在交通真理见证神的同时运用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能使各行各业的人对神家的见证与各种影视作品都能理解、领会,这对福音工作的扩展太有益处了。如果只会用神家的语言交通真理,没有社会各行各业的专业语言知识,果效就差多了。所以,要作好这些工作,我得达到什么?多少得懂一些专业知识,所以我有时也听听歌、看看新闻、看看杂志,偶尔看看报纸,还有些时候听一些外邦的事。外邦的事涉及许多方面,有一些语言是神家没有的,但这些语言如果用来作为讲道当中的语言,有时候会起到很好的效果,会帮助到你们,会让你们觉得信神的路途是很宽的,不是很单调、很无趣的,这对你们帮助很大,你们应该从中学点有用的东西。虽然多数人学不来,但素质够的还是能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这对尽本分有利。我没事的时候通过看新闻、听音乐不知不觉也学了一些东西,我不用下什么功夫,就是业余时间学一学、看一看、听一听,不知不觉有些东西就掌握了。掌握这些东西会不会影响工作?丝毫不会,而且很有必要,这对神家工作有益处,对福音扩展也有益处。跟你们交通这些问题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神所说的这些话,你们应该能够得上,都能听得懂,也容易实行。这些话起码是人性里应该具备的东西,一说是人性里应该具备的东西,那就是神要作这些工作、要发表这些话的时候,他已经通过人性加工了。“加工”是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就像是把带壳的麦子脱了皮,然后磨成面,又做成馒头、饼、面条,加工好后给你们了,最后你们享受的已经是成品、熟食了。你们该配合的是什么?就是把今天神全部的说话尽快地吃喝,多多地吃喝,多多地接受,一点一点地经历、消化、吸收,变成你们的生命,变成你们的身量,让神的话支配你每一天的生活与所尽的本分。神说的这些话都是人性的语言,虽然通俗易懂,但是话语里面的真理可不是容易明白进入的,语言虽然好懂,但进入真理就有许多过程了。神说了这么多的话,把人带到了现在,神所说的每一句话在你们身上一点一点兑现,他发表的这些真理,还有引导人进入真理、走上蒙拯救的路途的这个步骤,在你们身上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点一点地在落实、在兑现,在一点点地体现出这样的果效,这就不抽象了。那咱们就别管这些话是怎么通过人性加工出来的,这个过程就不用研究了,这里面有奥秘,人研究不透,只管接受真理,这是最明智的选择、最正确的态度,总想研究丝毫没有用处,白耽误工夫。真理不是研究出来的,更不是科学发现的,是神直接发表的,是借着经历才能明白、认识的,只有经历神作工才能得着真理,只靠头脑研究却不实行经历就得不着真理。对神的话除了不研究之外,积极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接受、配合,不折不扣地顺服。如果说谁最有研究资格,其实我最有资格,但是我从来不研究,说“这些话是从哪儿来的?谁告诉我的?我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别人知不知道啊?我说出去之后会不会有成果啊?结果是什么?带领这么多人,如果最终没达到预期的效果,没把这些人带到蒙拯救的路上,这可怎么办哪?”你们说,这是不是该研究的内容?(不是。)我从来不研究这些事。我要讲什么,我想告诉你们什么,我就直接告诉,不用通过头脑研究的过程,我只需要考虑到的是:我这么说你们能不能明白,还需不需要说得更具体,还需不需要举更多的例子、讲更多的故事,让你们从中得到更具体的内容、更具体的实行路途;你们是不是明白了我所说的话,我的用词,我说话的方式、语气,还有我说话的语法、措辞,有没有让你们误会、费解的地方,有没有让你们感觉抽象的、深奥的、空洞的东西。我只需要观察、考虑这些,其余的我不研究。我不研究这事正常,那你们不研究正不正常?你们研究很正常,不研究不正常,出于败坏人类的本能与本性驱使,你们肯定都会研究。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随着人与神之间逐渐地交往,人与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人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也摆对了神在人心里的位置,随着这个过程的进展越来越好,越来越向良性发展,人对神所作的认知、认识、肯定、接受的程度也会越来越深,随着这个程度的加深,人对道成肉身的定真、认知、认识、承认的程度肯定也会越来越加深,这些加深之后,你们对神的研究、疑惑就越来越少、越来越小了。

人为什么会研究神呢?就是因为人里面对神的观念想象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太多,疑惑太多,不明白的事太多,觉得费解的事太多、奥秘太多,所以想研究出个结果。你通过外表现象,通过你的专业知识、头脑判断,怎么研究也没研究明白,白费了许多功夫,还不明白神是怎么回事、真理是怎么回事,但那些追求真理的人,用不了多少年就有成果了,对神就有真实认识了,就产生了敬畏之心、顺服之心。有些人不相信神的话是实际的、是真实的,他就总想研究神、研究神的话,甚至研究道成的肉身,这生命的事、灵里的事是研究不通的。到有一天,你经历这些真理,把所有的心思、代价、重心都放在实行真理、尽本分上,你就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了,你就不再研究道成肉身的神了,就是说,他到底是人还是神,这个事已经有答案了。他无论人性怎么正常,怎么跟普通人一样,那都不算什么了,最主要的,他的神性实质你终于发现了,他发表的真理你终于承认了,你从内心深处已经接受这个人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一事实了。在你内心深处,因为一些事实,因为一些过程,因为一些经验,因为一些跌倒、失败的教训,你能够明白一些真理了,承认自己错了,你不再怀疑这个人、不再研究这个人了,你觉得这个人就是实际的神,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你本能地就接受了他是神道成的肉身,没有疑惑了。即便他的人性再正常,说话作事跟普通人一样,一点不超凡,一点不伟大,你也不怀疑,你心里没有鄙视。以前你认为道成肉身不合你的观念你会研究,你会鄙视、嘲笑,你会从内心不服,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他所说的话你在细细地品味、细细地听的同时,你会站在另外一个角度接受他所发表的一切。站在什么角度呢?“我是受造之物,基督虽然个头儿不高,说话声音不大,外表不起眼,但他的身份与我不同,他不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不是我们中间的一员,我们不能与他平起平坐、相提并论。”你站的角度跟之前有区别了。这个区别是怎么来的?你内心深处从刚开始的不接受、不由自主地研究,到接受他的话作生命、作你实行的路,到感觉他有真理,他是真理、道路、生命,似乎有神的影子、有神性情的流露,似乎有神的托付与工作在他身上,这时你对他就能完全承认、接受了。你对他任何的反应、任何的态度达到了受造之物应该有的本能、正确的反应了,这个时候你就能把道成肉身的人子当神对待了,就不再研究了,甚至让你研究你也不研究了,就像你不会研究你为什么是你爸妈生的、为什么长得像你爸妈一样。到了这个程度,你本能地就不研究这些事了,这些事不是你日常生活范围所涉及到的话题了,不再是问题了。你对这些事的态度从刚开始条件反射地研究到本能地不研究了,变成这种本能的时候,道成肉身这个人在你心中的地位与分量就越来越高了,没有人可以取代了,变成神自己,就是神的地位了,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完全正常了。因为什么呢?你看不到灵界,灵界的神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比较抽象的,神在哪儿,神是什么样的,神对人是什么态度,神与人说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这些人一概不知。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有形有像的人,他称为神。从你开始对他不了解,抵触、怀疑、猜测、误解甚至藐视,到你经历他的话语,然后接受他的话语为生命、为真理,作为你实行的原则、行路的方向目标,又到接受这个实实在在的人,似乎他就是你心中那位看不到的神实化的一个形像,当你感受到这一层的时候,那你与神的关系会不会很空洞?(不会。)就不会了。你把神从一个渺茫的、看不到的形像具体到他已经成为一个肉身了,成为一个在人中间人根本看不起的人的时候,你还能与他维持一个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那你与神的关系就太正常不过了。这时,无论你对他做什么,基本上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应该有的本能的反应了,让你去怀疑神你做不到,让你去研究你做不到,你不会去研究了,说“神为什么这么说话呢?为什么有那样的表情呢?为什么有那样的笑容、有那样的举止呢?”这些对你来说再正常不过了,“神就是这样的,神应该这样,没错!他无论怎么作,我与他的关系都是正常的,没有变化了”。

在整个人类的思想观念中,神道成肉身成为一个普通人,这是神最不应该取的一个形像,因为普通人是社会底层的人,是被人看不起的人,神那么高大,就不应该化身成为一个人看不起眼的人,这是最不合人观念的事。今天,神道成肉身成为人最看不起眼的一个人,你都能接受、承认他是你的神,就这一事实本身就是见证,那还有什么事能影响、破坏你与神的正常关系呢?就没有了。基于这一点,能承认基督就是你的神,这是衡量人与神之间关系的最重要的一个标准。有多少人信神却不承认神是真理,不承认神是真理的人能承认神是他的神吗?不承认神是真理的人,他与神的关系到底怎样呢?他能真实顺服神吗?他会不会抵挡神呢?这些事人都得看清楚。你与道成肉身的神虽然同样都有人的外表、有人的形象、有人的喜好,也有人的语言,同样活在一个世界中,但是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划分清楚你与神之间地位的区别,摆正你与神之间的关系,你不会超越这个关系,也不会僭越这个关系,你若达到这个身量,在神那儿就已经合格了,没有任何势力能破坏你与神之间的这层关系了,这层关系应该是最稳定的了,也达到标准了。如果你与这个肉身的关系达不到人与神之间的这层关系,不具备这层关系,那你说,“我跟天上的神关系很好,也很正常”,这话真实不真实?不真实。你说跟神的关系好,谁看见了?表现是什么?没有事实。因为人是活在肉体之中,不能直穿灵界,接触不到神,人怎么能跟神的灵相处呢?现在,你们与肉身中的神能不能达到人与神之间的正常关系?(达不到。)难处在哪儿?人对很多真理还都不明白。不明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败坏的人类与神所道成的肉身在很多方面的观点与看法不是相合的,处理事情的原则也不是相合的,甚至人对神还有许多的观念想象,这些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那这些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影响人与神之间关系的因素是什么?是人的败坏性情,就是人还站在撒但一边凭撒但的毒素活着,活出的是撒但的性情、撒但的实质。神的实质是真理,神的实质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人要达到与神相合,需要改变的那一方是谁?当然是人,这是绝对的。那人该怎么改变呢?就必须得顺服神的作工,接受真理,接受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这是人达到与神相合的唯一途径。走上这个路途之后,你才能逐渐地明白真理,脱去败坏性情,才能达到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看人看事,这样,你的行事原则,你的看事观点,你的人生观、价值观,这一切就与神相合了,你与神之间的隔阂就越来越少了,矛盾就没有了,你对神的研究也会越来越少,你的顺服自然就会越来越多,就能逐渐达到完全与神相合了。

你们是不是害怕与我相处啊?(不怕。)你们不怕,我怕。我怕什么?你们身量太小,很多真理不明白,我作有些事、说有些话还得考虑你们的身量能不能够得上,不能直接说、直接作,得给你们足够的空间,也给你们足够的时间,让你们去经历、去体会这些真理。然后,我就等着,等你们对这些真理明白了,逐渐地接受了,身量长大了,我再试着一点一点地靠近你们,然后观察你们,看看你们身量有没有长,要是长了就跟你们多说点话,要是身量还小就躲着点儿。为什么我得躲着你们呢?我要是太靠近你们,对你们要求太多、太急,容易拔苗助长。拔苗助长的后果是什么?可能就有危险了,你们承受不了。就现在这个情况来看,跟你们相处起来不但不能达到和谐、相合,连真正的融洽可能都达不到,要是勉强与你们频繁地接触或者生活在一起,对你们尽本分的事辅导得面面俱到,这对你们来说是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也觉得受苦。你们说,我是不是得忍着呀?那我忍着受不受苦?我也得受苦。如果受这苦对你们有益处,能使你们长进快,我受这点苦就无所谓了,就是多忍一忍,少说点话,多宽容点儿,多等待点儿,有点耐心,这不算什么。有些苦你们要是提早受了,能不能达到一定果效?也可能对于一部分特殊的人,就是能领受真理,有良心理智,又通情达理,再加上特别地喜爱真理,能执著地追求真理,内心深处对光明、对正面事物不打折扣地喜爱、追求,就像彼得这样的人,主动、积极地追求真理,具备这样的人性,具备这样的追求,还得具备这样的领受,才能提前受这样的苦。你们中间有没有人具备这样的条件?(没有。)那就对不起了,咱们就得保持距离,避免过早地让你们受这些苦。那这些苦什么时候受呢?等你们长到一定身量的时候,神自然会摆设环境、摆设人事物。就像约伯一样,当他身量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撒但到神面前控告他,然后神许可撒但试探约伯,让约伯临到试探,结果约伯一切的财产就这样被剥夺了。这事对你们来说远不远?有多远哪?一方面根据你们的追求,另一方面根据神作工的需要,根据神所定计划的那个节点。什么节点呢?就是到了一定的时间,这些真理人基本都装备了,都明白了。但是,如果有的人身量还不到,怎么办?时间已经到了,神就作事了。你以为你能躲得了呢?没有一个人能躲过这一关,这叫检验工程,任何一个人都得过这一关,没有人能提前,也没有人能推后。没有一个人会提前,就是说,这个人身量不到,没听到那么多真理,他向神要试炼,神不会作,任何人都不会例外。因为在神那儿看,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神给每一个人平等的机会,也对所有的人作一样的供应、一样的工作。那现在根据你们的情形与所具备的身量,我采取这样的态度对你们来说有没有益处?(有。)这对你们来说太合适了,就是你们现在需要的。一方面,你们都在正常地尽着各方面的本分;另一方面,你们所需要具备的、明白的真理也一点不耽误地供应给你们,让你们按时分量地得着供应、得着帮助。然后,你们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逐渐地消化、吸收、经历这些真理,找到真理的原则,找到实行的路途,一点点地摸着神的心意,从而摆正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就是站好自己的岗位,守住自己的本分。在这之后,可能有的人不知不觉就会经历到试炼、熬炼。那是什么时候呢?我告诉你们,有一句话可以形容:那个试炼会如期而至。虽然这话有点抽象,但是在神那儿就是这么回事,到了神该作的时候你躲也躲不掉。我现在要作的是什么?守好我的岗,站好我的位置,作好我的工作,我不保守,也不冒进,而是按部就班地作工。你们的蒙拯救之路都是开通的,我不会封死,更不会耽误你们。

有没有人担心,说“跟着你我们能不能得救啊?”有些人可能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没想过不等于是不怀疑,这怀疑可能是存在的。那我告诉你一句实话,你不要担心,在你担心之前应该我担心,最应该担心的人是我,但是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你担心的是不是多余?你担心这个就多余了,你没必要担心,我从来不担心这事,因为这事不用我负责。这是不是好事?那谁负责呀?有人说:“你说这话也太不负责任了,不用你负责那谁负责呀?”是不用我负责,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担心,我不用顾虑,不用研究这事。如果我担心的话,“哎呀!你们的结局、归宿我可负担不起呀!我每走一步、每说一句话得小心谨慎地研究好了、分析透了,看到结果了我再作”,那我就失职了。但是,我从来不担心,我不研究这个后果。因为什么?有人说:“你把这事看透了。”不是,“看透了”这话一般是经过研究、分析才能说,但我本能地不研究这事,就跟人从来没研究过自己为什么长得像父母一样,本能地不会研究这些事,就是思想里没有这些东西。不研究,这是很好的结果,那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学啊?有些人说:“你是本能地不研究,我们怎么学?我们学不来呀!”这里面有个事得交通一下。神道成肉身,实化在肉身中,神成为一个人,这个人到底是怎样来的,这个过程不用研究,总之,神成为一个人了。神在这个人身上作什么,有哪些表现,这里面是不是有奥秘?(是。)那这事值不值得研究啊?不值得研究,但是值得你们寻求真理。这里的真理是什么?你们能不能看透?一个人的实质、身份与他的使命是成为一体的,他的使命就是他的实质,就是他的本能,他所活出的、他所流露的、他所愿意做的、他充满的就是他的实质,也是他的本能、他的使命,这是可以合成一体的。这事说明什么?这里面有一个事实是你们应该能看得见的,就是神道成肉身这事是不可置疑的。神发表这么多真理,人会越看越明白,越看越觉得是真理,越经历、实行心里越亮堂,随之与神的关系也就越正常,这还用研究吗?你再研究也研究不明白真理是怎么回事。真理是靠经历明白的,经历多了自然就明白真理是怎么回事了,明白真理了自然对神就有认识了。所以说,认识神作工也是靠明白真理达到的。有些谬妄的人不喜爱真理,从来不实行真理,从信神以后就开始研究神,他再研究神能达到认识神吗?这是不可能的事。宗教界研究神几千年也没有一个人真正认识神的,他们信神多年,最后只能说“深信神的存在”,这是认识神的话吗?你现在还在研究神吗?研究几年了?有没有研究出什么成果?我告诉你,道成肉身的神从来不研究自己是谁,里面也没有不同的声音,只有一个声音,他所想的、他所活出的、他所作的在人看就是一个人在想、一个人在作,而且他自己也感觉是一个人在作、一个人在想,这是怎么回事?他里面只有一个生命,没有额外的生命。那这个生命的实质是什么?从外表来看人可能看不透,还认为他就是一个普通人的生命,但是通过他的使命、通过他所作的这些工作的实质来看,他怎么又有神的影子呢?这就值得人认识了。有神的影子、有神实质流露的这个肉身到底是谁,这值得人寻求,值得人深究。那这个肉身不知道他自己怎么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他自己的实质到底是谁,这正不正常?太正常了,不超然。有些人说:“不超然这也不像是神,神应该超然哪!”这个“应该”是从哪儿来的?是人的观念想象。事实上,人所得知的、人印象当中的神的第一个行为、动作是什么?起初,神造天地万物,到了第六日的时候,神抓起一把泥土造了一个人,起名叫亚当,然后让亚当睡着,从亚当的身上取出一根肋骨造了另外一个人,就是夏娃。从神所有的这一系列的动作、行为来看,是不是特别有画面感?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真实,与人想象观念中的神是不相符的,超乎人超然的想象。那现在当人接触到神的道成肉身,听到他所说的话,看到他所作的这一切,再与神起初造人时的实际行为、动作对号的时候,这里有没有出入?有没有差距?也可能有差距,因为那个动作你从来没有看到,但是从事实来看,起初神说话的源头与方式跟现在神所说的每一句话的源头、方式一对号,这里基本上没有差距。为什么说是基本上呢?这个“基本”是有说法的。“基本上”指什么?就是人所认为的神所作的实际的事,还有说话的方式,在人心里还有些超然的成分,而现在人所看到的、听到的神说话的方式、方法、语气是实实际际的,是摸得着看得到的,没有超然的成分,没有人想象的空间,这两者之间有距离了,这个距离最后在你们那儿看基本上是一致的。这个“基本”是这么来的。

今天,跟你们交通点最实底的话,有没有必要啊?(有。)为什么说这些话呢?就是很多人一直觉得神道成肉身这些事挺深奥,测不透,总想研究。你研究这些就影响到与神的关系了,你总研究神还能进入真理吗?你总研究神,你就不会把神的话当成真理,你与神的这层关系就很扭曲、很变态,很不正常。那怎么能达到把这层关系变得越来越正常呢?就是你正常地看待神所作的一切,包括这个肉身,你从心里一点一点地试图接受他,接受他的方方面面,说话方式、口气,甚至他的长相、外表的样式,你得接受。你要是不接受,总研究,你研究来研究去,最后吃亏的、受亏损的是你自己,神作成的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神开辟了一个时代,也要影响整个时代,带领整个时代,这个事实不会改变。那人在这事上应该作的选择是什么?别研究,应该接受、认识,然后不断地矫正与神之间的关系,时时提醒自己:“我是受造之物,我是败坏人类,神外表是普通人,但内里实质是神,他是神这个事实不可否认,无论他外表作了什么、他说了什么、他有怎样的表现,都不是我研究的范围,这是我应该有的理智,这是我应该站好的位置。”今天跟你们说了点关于我本人的事,让你们心里对这些事也明白透亮,不要总是云里雾里,好像我有什么藏着不让你们知道似的,其实没有什么不能告诉你们的秘密。我心里就这么想,我也是这么去作的,没有什么抽象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深奥的东西。你们看到的我是这样,背后你们看不到的我也是这样,这就是实情。但是,有一点需要你们明白:不管你眼前看到的事实是什么、表面现象是什么,你如果不明白真理,你就会把这个现象当成真理、当成事实,你如果明白真理,你就会通过现象、通过外表认识到实质与真理,那你与神的关系就会越来越正常。神的身份、地位与实质对你来说永远是不会变的,神是造物的主,是主宰一切的那一位,这是固定的。你是受造之物,你若总研究神肉身的外表,那就麻烦了,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没有了,也就是受造之物与造物主这一层关系没有了。这个后果就不用细说了,后果很不好,什么后果都有可能出现,都有可能发生。只要没有这一层关系,咱们之间就没有什么交道可言。这话是不是说白了?咱们之间要维持这个密切的关系,保持这个关系,那人的身份应该是什么?(受造之物。)永远是受造之物。这样,咱们之间才能有交往,有真正的关系存在。如果你不承认你是受造之物,那咱们之间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会与你打交道,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与我没有任何的瓜葛,我不干涉你,你愿意怎么活就怎么活,与我无关。你不用研究我,也不用定罪我,我的身份、地位与我所作的一切不是你一个普通的人就能定罪、就能下结论的,评判这一切的不是人,而是神。这话说白了吧?这是不是真理?(是。)那人在这里应该明白什么真理呢?人与神能有正常关系的基础、根基是什么?人得知道自己是受造之物。你承认自己是受造之物,有这个根基了,再往前发展,人在很多事上就不会走错路了。但是,如果你总想研究,你不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对待这层关系,这个后果是很麻烦的,也是不堪设想的。这事是不是明白了?

有的人说:“如果我不承认自己是受造之物,那咱们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咱们不是认识吗?没有这层关系,那是哥们儿、是朋友、是亲人行不行?”不行,我没有哥们儿,我也没有朋友,更没有这样的亲人。有人说:“那你真正的亲人是谁?是不是你的家人?”不是,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战友,没有下级,没有跟班的。对于造物主来说,与他有关系的只有受造之物。对于所有受造的人类——受造之物来说,神的身份只有一个——造物的主,只有这层关系。如果有人说,“咱俩关系不错,能不能交朋友?能不能成为哥们儿啊?”不行,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你是谁,凭什么跟你交朋友?没有这层关系。人说:“你说得也太绝对了吧?你是不是太冷血了?”就这么绝对,我不需要这样的关系。我所作的、我所说的供应给可供应的对象,这些对象是谁?是受造的人类,是喜爱真理的人类,是神要拯救的对象,只有这一层关系,除了这一层关系之外,没有任何一样关系是我认可的。明白了吧?(明白了。)有人说:“你这人不好交往啊!”不是不好交往,是这种关系没法存在。所以说,任何一个人不要说“我接触你多年,咱俩是不是朋友?”如果你承认自己是受造之物,那咱俩是最近的关系、最好的关系,是最正当、最纯洁的关系。有人说:“我事奉你这么多年,咱俩是不是比较相知?我是不是你的知己、贴心人啊?”不是,我没有贴心人。有人说:“你喜欢穿什么、你喜欢哪些人,你总跟我说,我也跟你说,无话不谈,那咱俩是不是朋友?”不是,我跟人不交朋友,我没有朋友。如果你是受造之物,那咱俩有话可谈,可以交往,可以建立关系,可以建立友谊。那建立友谊是不是朋友?不是,受造之物与造物主这层关系永远不会改变。有些人接待过我、掩护过我,他就以为自己有功了,就以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话不能这么说,一切都是神摆布的。如果他说,“你是不是忘恩负义呀?”这话怎么解释?人看不透的事不能乱套规条,这样容易产生论断。你如果知道你是受造之物,那该怎样对待这事呢?如果你拿这一层关系来要挟我,或者与我靠近、套近乎,那我告诉你,你错了,你别来这一套,你跟我套近乎,我恶心你。有人说:“你是不是不吃这一套啊?”不是,套近乎的方式不对,这不是正常关系。有些人说:“我岁数小,长得又好,又能说会道,神是不是喜欢我这样的?”话不能这么说,你有这想法可以在神的话里找答案,你可千万别恶心我。这话是不是说白了?说得再清楚不过了。那你们应该怎么领受呢?(人与神之间只有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对了。人得摆正自己的位置,到什么时候都别摆资格,别论资历,别耍小聪明,别用任何的处世哲学来试图改变自己的身份、改变与神之间的关系,千万别作这个尝试,这是自讨没趣。别作这样无谓的挣扎了,没用!为什么人总是老病重犯?今天说完,多数人应该不会再犯了吧?(是。)那我就省心多了,我不愿意纠缠这些事,心里痛苦啊!如果人有理智,对这些事都好理解,有那么多神话说到这些事,真有领受能力的人应该不难理解。凡是跟随神多年明白了一些真理的人,理解这些事就不是问题了,因为人从神得着太多了,对神的作工也就完全认识了。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

上一篇: 传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义不容辞的本分

下一篇: 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一百一十一篇

万国必因你而得福,万民必因你而对我欢呼、赞美,我的国必兴旺、发达,必永远存留,不得任何人践踏,不容任何不与我相合的东西存着,因我是威严不可触犯的神自己,不让任何人论断我,不让任何人与我不合,从此足见我的性情,足见我的威严。当有谁抵我时,我在我的时候来惩罚他,为什么现在仍未见我惩罚…

性情变化的人都是进入神话实际的人

圣灵在人身上第一步所走的路是先把人的心从一切人事物中吸引到神的话上,让人的心都相信神的话是确定无疑的,是千真万确的。你信神就得信神的话,如果信神多年不知圣灵所走的路是什么,这是信神的人吗?达到有正常人的生活,达到与神有正常关系的正常人的生活,首先得相信神的话。若圣灵在人身上第一步…

第二十三篇

凡听见我的声音的众弟兄姊妹,你们听到了我严厉审判的声音,都痛苦万分,但你们可知道,那厉害的声音中藏着我的心意啊!我管教你们,是为了拯救你们。你们可知道,凡是我的爱子,我必管教你们,修理你们,早日把你们作成。我的心多么急切,可你们却不知我的心,不按我的话去行。今天的话临到你们,使你…

第八十二篇

听了我话人人恐惧战兢,一个一个都害怕得了不得,怕什么?我也不杀你们!还是你们做贼心虚,在我后所做的太轻浮、太不值钱,叫我已恨恶到一个地步,恨不得当时就把那些我没预定拣选的扔在无底深坑粉身碎骨,但我有我的计划,我有我的打算,暂时先饶你一条小命,先让你为我效完力之后,我就把你一脚踹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