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对待神该有的态度

人信神有没有真实的信心,最主要得看人对待神的态度如何。对待神有敬畏之心、有顺服神之心的,他对神就有真实的信心;对待神没有敬畏、没有顺服的人,那他就没有真实的信心。人对待神该有的态度是什么?就是敬畏神、顺服神。能敬畏神的人就能寻求真理、接受真理,能顺服神的人就能体贴神的心意,就能追求凡事满足神,凡是追求真理的人都具备这两条。没有敬畏神之心、没有顺服神之心的人绝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

追求真理到底该怎么实行呢?你们每天尽本分是不是在经历神的作工?临到问题有没有祷告神,能不能寻求真理解决?这关系到生命进入的问题。你们在尽本分中流露败坏时,能不能反省自己,根据神的话解决败坏性情问题?如果不能这样实行经历,那就跟信神没有关系了。无论尽什么本分、办什么事,你得揣摩你做这件事涉及到哪方面的神话,自己有哪些想法、观点或者不对的存心,这些都是人的情形里所包括的。人的情形里包括什么?人的立场、态度、存心、观点,还有一些撒但的哲学、逻辑以及知识的东西,总之,这些都跟人平时的做事和对待人的方式方法有关。临到事首先得省察自己的观点是什么,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该省察这个观点是否正确。那观点是否正确该怎么衡量?一方面是用神的话衡量,另一方面是根据做这类事的原则衡量。比如,神家的工作安排、神家的利益、神家的规定,还有神明确的话语,用这些来衡量这个观点是否正确,这就是衡量的标准。你们临到事会不会省察自己的观点?不管能不能省察出来,第一步你必须得这么实行。人不管做什么事都有一个观点,这个观点是怎么产生的?就是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是根据什么看的,你打算怎么处理,你这个处理法是根据什么,这就是观点。比如,你怎么看人类的败坏,你根据什么看,你怎么对待,这就涉及到人的看事观点了。对一件事情的看法也是这样,不管是什么情况,人对每件事的态度与处理方法都有一个观点,这个观点会引导、支配他去做事,而这个观点产生的源头是根据什么,就决定了这个观点的对错。比如,你的观点是根据撒但的哲学、逻辑产生的,你说话的存心是为了自己出名、有脸面,让更多的人知道你、了解你,能记住你、赞成你,这就是你做这事的出发点。你里面有这样一个不对的存心,那产生出来的观点、做法肯定就不对,肯定是不合真理的。当产生错误的观点、态度和做法时,你能不能省察出来?如果能衡量出它的对错,这就具备能达到满足神心意的一个基本条件了,但这还不是绝对的条件。绝对的条件是什么?在你衡量出自己的观点是错误的情况下,当你有不正确的存心和个人的打算、欲望时,你怎么才能不按照错误的观点去做?这就得放下自己不对的存心、观点,同时寻求真理。你明知自己的观点不对,不合真理,不合神心意,是神所厌憎的,你就应该背叛。背叛肉体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按照神的心意去做,做出合乎真理的事,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但是,你如果背叛不了你的错误观点,你就实行不出真理来,就活不出真理实际来,那你明白的东西就是道理了。你所讲的东西约束不了你的行为,指导不了你的行为,也纠正不了你的错误观点,这更能证明是道理了。所以说,第一步是省察自己的观点,第二步是衡量自己观点的对错,错误的需要背叛、放弃,对的需要坚持、持守。你们现在难在哪儿?一方面是很少省察,没有这个习惯;另外就是省察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心、观点对不对,好像对又好像不对,最后蒙了,糊涂了,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了,这种情况也有。还有哪种情况?(还有的时候是省察出来了也想背叛,但胜不过自己的败坏性情就会妥协,找个理由、借口迁就自己,当时没实行出来,过后又后悔。)这是顺服真理、喜爱真理的心太小啊。人如果喜爱真理的心大,很多时候对自己错误的存心、观点就能胜过一些,就能背叛。当然,临到一些特殊的环境,一般人都不容易胜过去,你也没胜过去,这正常,如果一般人都能胜过去,你很难胜过去,这就证明什么?你喜爱真理的心不大,实行真理对你来说不是那么重要。对你来说重要的是什么?坚持自己的观点,让自己心里舒坦,满足自己的私欲,这个很重要,满足神的要求、实行真理,满足神的心、顺服神在你心里不重要,这就把你里面的存心、你追求的观点显明了。

人的情形主要包括什么?(包括存心、立场、观点。)情形主要包括这些。在人的情形里最常见的是什么?就是人临到事心里常常出现的,也是人思想里能意识到的东西,你们说是什么?(存心。)对了,存心在人的情形里是明显的一项,是最常见的,几乎在多数事上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存心。这些想法、存心产生出来,人还觉得很正当,但多数时候都是为自己,为了自己的脸面、自己的利益,或者是为了掩盖什么、为满足自己什么,这时你就得省察这个存心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存心。比如,神家安排你作清理教会的工作,有个人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藏奸耍滑,按原则应该清理,但他跟你关系不错,你会产生哪些思想与存心?你会怎么实行?(凭着喜好去做。)这喜好是怎么产生的?因为他对你很好或者给你办过事,你就对他产生好感了,你就想在这个时候保护他,要为他辩护,这是不是情感作用?你对他有情感,你就采取“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来个两面手法:一方面,你会跟那个人说,“你做事得用点心啊,不能再应付糊弄了,应该受点苦,这是咱们的本分”;另一方面,你会应对上面,说“那个人变好了,尽本分也比以前有果效了”,其实你心里想,“这是我给他做工作了,要不然他还是那样”。你心里总想着,“他对我挺好的,不能清除啊!”你的存心里有这些东西,这是什么情形?这是维护个人情感关系来损害教会工作。这样做符不符合真理原则?这样做有没有顺服?(没有。)没有顺服,心里就是抵触。对自己临到的事或者该作的工作,你自己的想法有主观的判断,这里就掺杂了情感的因素。你是在凭情感做事,还认为自己这样做事公正,是给人悔改机会,是凭爱心帮助人,所以你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不按照神说的去做,这样作工作就打折扣了,影响了工作的果效,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损害,这就是凭情感做事的结果。你要是不省察,能不能发现这里的问题?永远不能。也可能你知道这么做不对,这是没有顺服,但是琢磨琢磨,“得凭爱心帮助,帮助之后他变好了就不用清除了。神不是给人留有悔改机会吗?神爱人,那我也得凭爱心帮助人,也得按神要求的去做”,这么想之后你就按着自己的方式做了,做完之后还心安理得,觉得自己是在实行真理。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凭着真理去实行的,还是凭着个人的喜好、存心去做的?你完全是凭着个人喜好、存心做的。整个过程,你用自己所谓的好心、爱心,还有情感、处世哲学来和稀泥,走中庸之道,表面上你在凭爱心帮助人,其实心里是受情感辖制,又怕上面知道,就采取折中的方式把人心收买了,谁也没得罪,工作也作了,这就是外邦人的中庸之道。事实上,在神那儿是怎么评判这事的?神会定义你这个人不是顺服真理的人,对真理、对神的要求常常存着研究、分析的态度。采用这样的方式对待真理、对待神的要求,用这样的态度来尽本分,那你的存心在这里起到什么作用了?起到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自己的脸面与人际关系的作用,而对神的要求却不搭理,对自己的本分、对教会工作却没有起到好的作用。这样的人完全是凭处世哲学活着,他说话做事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情感与人际关系,但对真理、对神却没有真实的顺服,也不作任何的表示、交代,心里没有一点儿责备,丝毫意识不到这是什么问题。人没有敬畏神的心,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无论尽什么本分、处理什么问题都不会按原则办事,人活在存心、私欲里就没法进入真理实际。所以,如果人临到事不省察自己的存心,不能认识自己存心的错误,而是用各种理由为自己编织谎言、编织借口,最后会怎么样?人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和人际关系维护得挺好,却失去了与神的正常关系。有些人信神很长时间,让他交通点个人经历,他就总没话,谈不出自己性情变化的经历见证,原因在哪儿?就是人很少省察自己,很少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都是偏行己路,活在败坏性情里,带着自己的存心、观点、欲望、打算行事,而且不知道悔改。人信的是神,听的是神的话,接受的是真理,交通的、传讲的也是真理,而行出来的是什么?都是根据自己的存心、想象实行的,并不是按着神的要求实行。那人对待神话的态度是什么?人又是怎样对待神的要求的?经历神作工最该在什么地方求真?该怎样经历神的话、怎样实行真理,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听见了神的话,也听完了道,却不去实行,这是信神吗?这是经历神作工吗?人在该求真的地方为什么不能求真?为什么该实行真理的时候还能质疑神、质疑神的话?“神为什么这么要求呢?这么要求跟神的话相符吗?这么要求那神还是爱吗?这么要求好像不是神作的吧?我接受不了,神这么要求有点不近人意,太不合人的观念想象了。”你们说,人这么衡量能不能接受真理?(不能。)这就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用这样的态度、存心去衡量、对待神的要求,人的心对神是打开的还是关闭的?(关闭的。)这不是接受的态度,而是抵触的态度。对待神的要求,他先研究,甚至有的人还耻笑:“神跟教会中的弟兄姊妹接触得少,教会里的事不知道,神家这么处理是不是有点武断哪?我们可不这么做事,我们做事是根据弟兄姊妹的情况,给人留机会。另外,神道成肉身应该体谅人的软弱呀!神不体谅我们体谅,有些事神照顾不到我们照顾。”他采取的是一种什么态度?是抵触、论断、定罪的态度。他研究完就该论断了,怎么论断呢?他说:“反正神是公义的,我信的是神不是人,神鉴察人心肺腑。”这话是什么意思?(否认道成肉身的神。)对了,他心里否认基督,意思是基督说的话不一定代表神。基督所作的、所说的一旦跟他的利益、存心、观点相抵触、相悖,他就否认神了。“反正我信的是神,反正神是公义的,神鉴察人心肺腑”,这是什么话?这是不是论断的话?这话是什么性质?(亵渎。)背后议论人是论断,背后议论神就不单纯是论断了,而是亵渎。能亵渎神的人是真心信神的人吗?是有良心理智的人吗?是神拯救的人吗?这样的人纯粹是撒但的差役,是恶人,应该弃绝、淘汰。

在教会中,议论神、论断神的作工这种表现有没有?虽然不多,但肯定有,因为不管哪处教会都有一些不信派、恶人的存在。那真心信神的人在特殊背景之下心里能否产生这类情形?如果有类似论断、抵触、亵渎这些东西产生的时候,你们心里有什么反应?能不能意识到这是性质严重的问题?比如,你没结过婚,在一个合适的环境,你遇到一个不错的对象想交往,虽然以往跟神起过誓,要把一辈子都献给神,不找对象,可心里总觉得对方不错,还是选择交往了。交往后发现有许多拦阻,你就意识到这么做不合适,神不许可,但想放还放不下,就祷告神咒诅自己、背叛自己,最终两人分开了。分开后,你心里特别痛苦难受,这也正常,这是人性正常的软弱,但你不能埋怨神。多数人遇到这类事能不能做到不埋怨神?人做不到,这就是人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在这事上人能埋怨神,那人里面都有哪些错误的想法?(我要是不信神就能找对象了。)这种想法算不算大问题?有点不想信了,想放弃了,就琢磨:“当时为什么就选择信神这条道路了呢?如果不信神该多好,我就能随心所欲了。现在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合适的对象,要是错过了,过两年我岁数大了也没人要了,以后就不找了?这辈子真就这样了?”消极、后悔的想法都冒出来了,甚至不想信了,这就是悖逆神,也是背叛神的表现。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哪些想法比这个还严重?你们有没有经历过这类事?(没经历过。)没经历过还真有危险,经历过来的人都能看透一些事了,相对安全一些,但也不是绝对的保险,没经历过的人的确试探不小,需要谨慎,稍有不慎就会陷入试探!有些人就琢磨:“能降生在末世蒙神拣选这是好事,而且我现在年轻,没有家庭缠累,能尽上本分,这是神恩待。可惜有一点不理想,就是真遇到合适的对象还不能找,不能结婚。为什么就不能找呢?难道结婚就犯罪了?弟兄姊妹当中结婚生子的不有的是吗?他们不也一样信神吗?凭什么我就不能找呢?神不公义!”对神的论断、不满就出来了。他心里认定这一切都是神作的,是出于神的,所以他就对神不满,他就要大发怨言,“神对我太不公平了,神太不近人意了!别人能结婚,为什么我不能呢?别人能生儿养女,为什么我不能呢?能给别人这个机会,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机会呢?”埋怨、论断出来了。这是什么情形?(抵触、对抗。)抵触、不满,不甘心,对神这么作一点儿接受、顺服的意思都没有,就是希望神不要这么作,但是自己还不甘心选择结婚,担心万一真结了婚,有缠累,不这么自由,不能好好尽本分了,以后不能蒙拯救进天国,再后悔怎么办。其实,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神给人自由意志,你可以选择,是找对象结婚还是追求真理、追求蒙拯救,完全在于个人的选择,不管你选择对错都与神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能埋怨神呢?你为什么埋怨神不公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抱怨呢?(因为没满足自己的利益。)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了,心里不愿意了,觉得吃亏了就埋怨神,还想找理由发泄,这是什么性情?(凶恶。)这就是凶恶。凡是自己的利益不能得到满足的时候就抱怨神,埋怨神不公义,埋怨神安排得不合适,这就是性情凶恶、刚硬,不喜爱真理。人的这些情形、想法都是怎么产生的?如果没有这事,这些东西会产生、会流露出来吗?(不会。)没临到这事的时候,你这方面的利益跟神的要求不会形成冲突,你的利益也不会受到任何的损失,你觉得你对神的爱、对神的追求比别人都好、比别人都强,当这事临到时,涉及到你的利益了,你放不下利益,你就埋怨神了。从这事上看见什么了?人常常因为什么埋怨神、论断神?(自己的利益得不到满足的时候。)触及到自己的利益了,自己的存心、欲望、打算不能得到满足的时候,人就会对神产生抵触、论断、抱怨,甚至还有亵渎。其实,论断本身就是一种抵触的情形,亵渎就更严重了。利益受到损失,他就越想越来气,越想越觉得不甘心,越想越觉得自己冤屈,就开始抵触了,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就发出怨言,开始论断了,这就是抵挡神的表现。

人对神抵触都有哪些具体表现?(尽本分不用心,应付糊弄。)这是一方面,以前尽本分用七八分劲,做什么事也能尽心去做,现在对神有想法了,觉得尽本分没得到神的祝福、恩典,除了论断神不公义,还心有不甘,尽本分就用一两分劲,全是应付糊弄,这是悖逆情形带来的一种抵触行为。还有什么?(破罐子破摔。)怎么破罐子破摔的?比如,有的人做组长时,以前上午八点聚会,他五点就起来祷告、灵修、装备,然后再把聚会要交通的内容作个记录,这是尽本分认真的态度,尽全力了。自从经过一次修理对付后,他就琢磨,“起早有什么用啊?神也看不见,人也没夸奖,没有一个人说我尽本分有忠心,另外还总挨对付,真是出力不讨好,在神那儿也没得着称许,看来以后得赏赐也危险”,下次聚会他也不提前装备,也不积极交通,也不作记录了。这是什么态度?(不负责任。)不负责任,应付糊弄,不想尽心尽力了。为什么会这样?他里面有一种东西在作怪,他跟神抵触、较劲了,意思是:“你修理对付我,我心里不舒服,我就用那种方式对待你。我以前尽心尽意地做,神也不称许,神对人不公平,以后我也不好好尽本分了!”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兽性出来了,在他心里否认神的公义,否认神鉴察人心肺腑,否认神真实爱人,否认神的实质,尽凭观念来对待神。他用这种方式对待神产生出来的做法是什么?应付,破罐子破摔,不负责任,还有埋怨、误解,还会散布观念,煽动别人,“信神的人也不见得都能得福,得什么福?谁看见了?咱们都是走保罗道路的人,有几个是彼得呀?想被神成全哪有那么容易?”他散布的是什么?是对神的论断、观念、不满,这个做法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对抗?(是。)他为什么能这么对抗呢?因为他里面的观点不对,他对神对待人的态度、要求、作法本身就有误解,就不认识。当神作工在人身上的时候,他不能接受、顺服,不能寻求真理,最后产生的东西是什么?就是抵触、论断、定罪、亵渎。人有败坏性情,自然就有这些表现,只是轻重程度不同,绝对不是只有恶人才有这样的表现,你们说是不是这样?(是,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有这样的表现。)对了,不追求真理的人、人性恶毒的人都不同程度地有这些表现、流露。比较追求的人临到不合己意的事也会产生不正常的情形,但借着祷告、对照神的话省察自己,寻求真理,然后就扭转了,扭转之后就有悔改,对神不误解了,能产生一些顺服。虽然这个顺服有时候有一些掺杂,有一些勉强,有一些够不上标准,但只要人的态度是愿意顺服的,能实行出一点真理,那以后对各方面真理就能逐渐地越来越透亮。如果你根本就不想顺服,省察出来知道是问题也不寻求真理、不接受真理,更不接受神对待你的方式,那就麻烦了,会产生什么后果呢?你会发怨言、随意论断,口无遮拦,没有任何敬畏神之心,轻则在家里发怨言,摔盘打碗来撒气,心里跟神有隔阂,不愿意来到神面前祷告了,严重的,看见弟兄姊妹还能散布消极、散布观念,这就形成打岔搅扰了,如果再不悔改,就容易激起民愤,被教会清除、开除了。

在临到各类事的时候,人都有各种不同的表现,从这里就能看出人性好坏的区别。那衡量人性的标准是什么?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该怎么衡量?就是看人是否喜爱真理,能否接受真理、实行真理。人里面都有观念、悖逆,都有败坏性情,所以都会临到自己的利益与神的要求相冲突面临选择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常常经历到这些事,没有人能避开。另外,每个人也都会对神有误解、有观念,或者有埋怨、抵触、悖逆的时候,但因人对待真理的态度不同,所采取的对待方式也就不同了。有的人有观念从来不说出来,他自己寻求真理解决。他为什么不说出来?(他有敬畏神的心。)对了,他有敬畏神的心,怕说出来产生负面作用,自己在心里解决就完事了,不影响别人,遇到别人有类似情形的时候,他就会用自己的经历帮助别人,这是心地善良。心地善良的人对人就有爱心,就愿意帮助别人解决难处,他做事、帮助别人都是有原则的,他帮助人解决问题是为了让人得益处,对人没有益处的话丝毫不说,这就是爱心,这样的人有敬畏神的心,办事有原则、有智慧。这是衡量人性好坏的一个标准。他知道消极的东西对人没有益处,如果说出去会影响到别人,所以他就选择自己在心里向神祷告,寻求真理解决。他不管产生什么样的观念,都能存顺服神的心去对待、解决,然后达到明白真理,能绝对顺服神,这样观念就越来越少了。但有的人就没有理智,他有观念总爱跟这个交通跟那个交通,但没有解决问题,还使别人产生了观念,这是不是坑害了别人哪?有的人有观念跟弟兄姊妹不说,怕人分辨出来当话柄,但跟家里人随便说,怎么说都行,他把家里不信的人当弟兄姊妹对待了,这样做会造成什么后果他丝毫不考虑,他这样做合乎原则吗?比如,他的亲戚中有信的,有不信的,还有半信半疑的,他有观念了就跟家里人散布,结果就把这些人都拉下水了,都对神产生观念、误解了。观念、误解这些东西本身就是瘟疫,一旦散布出去,那些不会分辨的人都会被坑害,尤其浑人听了就变得更浑了,只有那些明白真理有分辨的人能拒绝这些属于观念、消极、误解的反面东西,得蒙神的保守。多数人根本就没这个身量,有的人能感觉到不对,有这么点知觉就不错了,根本分辨不出来。所以说,如果有人常常散布观念、消极,那多数人都要受到这些反面东西的搅扰,产生软弱消极,这是肯定的。这些消极、反面的东西对初信的人迷惑力、杀伤力是极大的,对有根基的人影响就不大了,过一段时间明白真理的时候就转过来了,但初信没有根基的人,一旦听见这些反面的东西就容易消极软弱,不喜爱真理的人还能退去不信,如果是恶人,可能还会散布观念,搅扰教会工作。能肆无忌惮地散布消极、散布观念的人都是什么人?都是恶人,都是魔鬼,都是被显明淘汰的对象。有的人说:“我也没跟外人散布,我就在家里说说。”不管在家里说还是在外面说,性质都一样,你能在家里说就说明你对神有观念、有误解,你能说出来就证明你不寻求真理、不喜爱真理,你没寻求真理解决观念,也没打算放弃这些观念,你跟谁说性质都是一样的。还有些人有观念就到处散布,见人就说。比如,有的人因为尽本分打岔搅扰被打发回家了,别人问他因为什么被打发回来了,他说:“我这人天生耿直,有啥说啥,一不小心把以前做过的一些坏事说出来了,带领工人知道后就把我定性为恶人打发回家了。你们得长教训哪,在神家不能乱说话,神说让做诚实人那也得分对谁,对家人诚实点行,对外人诚实那就得吃亏,我这不就吃亏了吗?这就是教训。”有的人听完,琢磨琢磨,“神家还有这事?看来咱们以后说话都得小心点儿!”这是不是浑人?神说那么多话,他听了十来年都记不住一句,恶人说一句话,他就牢牢记住了,种在心里了,从此以后他说话、做事就开始防备人了,这就是受迷惑,中毒了。他为什么能中毒呢?一方面是素质差,太浑,对人所说的话、做的事没有分辨,自己没有立场,不明白真理,也不能坚持真理;另一方面,他对神也没有信心,神怎么对待人他根本不明白,所以他就能受人迷惑,他肯定也不是好人,魔鬼说的话他也能接受。魔鬼散布观念有什么存心目的?就是让大家都同情他,大家若是埋怨神他就高兴了,这是不是打岔搅扰的人?是不是瞎起哄的人?这样的人该怎么处理?这还用说吗?赶紧清理出教会,不允许他在教会存留一天。这样的恶人留在神家只能是祸害、是隐患、是定时炸弹,把他清理出去是最好的办法,他在外面愿意怎么信就怎么信,跟神家无关,这样的人是最阴险的,不可救药了。你们说,在神家哪个人被打发是因为一时不慎说错了话?哪个人被打发是因为做诚实人敞开认识自己?神家一直在作清理教会的工作,被清理的都是什么人?都是一贯不好好尽本分甚至还能作恶搅扰的恶人、敌基督、不信派,没有一个人是因为一时的过犯或一时的败坏流露就被处理的,更没有人是因为实行真理做诚实人被清理了,这都是公认的事实。有的人说:“教会里追求真理的人是少数,不追求真理的人占多数,如果多数人都清除了,谁效力啊?如果多数人都清除了,还有几个能蒙拯救的?”这么想就不对了,以前早就说过“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就是因为人类败坏太深了,喜爱真理的人太少了,神要的不是人数的多,而是人员的精。在神家留下的人都是能听话顺服的人,是能维护神家工作的人,多数都是能接受真理的人。有些人即使素质差,不能明白真理,但能做到听话顺服,不干坏事,这样的人就可以留下来效力。效力者中能剩存下来的都是有忠心的,无论怎样效力都没有怨言,这就是听话顺服的人。那些不听话、不顺服的人,留下来不尽是搅扰吗?即使他效点力还总得有人看着,一时看不住就能干坏事,就能惹麻烦,这样的人效力得不偿失,这类的效力者必须得清除出去,不清出去神选民就受搅扰,教会生活就受搅扰。不把恶人清除出教会,那神选民真就被恶人坑害了,断送了,所以,只有清除恶人,才能保证神选民过教会生活没有搅扰,才能保证神选民进入信神正轨,能达到蒙拯救。清除恶人完全合乎神的心意。

有一类人不管对什么人都有爱心、宽容,都能帮助,唯独对真理不感兴趣,对神总是抵触,总与神势不两立,是神的死对头,这是什么人?这就是不信派,是魔鬼。魔鬼是最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只要涉及到真理,涉及到神所说的、神所要求的,他不但不接受,还能质疑、抵触,散布观念,而且还能做出很多不利于教会工作的事,甚至当他个人利益受损的时候,他就能起来公开与神叫嚣,这样的人就是魔鬼,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人。人的本性里都有仇恨真理的性情,所以都有仇恨神的实质,只是轻重程度不同而已,有的人能作出恶来抵挡神,有的人只是流露败坏性情或者消极情绪而已。那有些人为什么能仇恨神呢?他充当的是什么角色?就是因为他有仇恨真理的性情,他就能仇恨神,他有仇恨真理的性情,他就是魔鬼,就是神的仇敌。什么是魔鬼?仇恨真理、仇恨神的都是魔鬼。魔鬼能不能蒙拯救?绝对不能。在神拯救人期间,有很多人起来抵挡神,搅扰神家工作,这样的人就是魔鬼,也可以说是活鬼。在各处教会中,凡是搅扰教会工作的人都属于魔鬼,都是活鬼;凡是在教会中横行霸道的、丝毫不接受真理的都是活鬼。所以,你们如果认准了哪些人是活鬼,就得赶紧把他们清除出去。如果有的人平时表现得挺好,只是一时情形不太好,或者是身量太小不明白真理,做出点打岔搅扰的事,但不是一贯的,他的本性不是这样的人,这就可以留用。有的人人性不太好,谁若得罪他他就跟谁没完没了,一个劲儿地讲理,得理不饶人,但他也有一方面优点,愿意效力,也肯吃苦,这样的人可以暂时留用。如果这个人还能常常作恶搅扰工作,是属魔鬼撒但的,那他绝对不能蒙拯救,这是百分之百的,这类人就必须得清除出教会了,绝不能留在教会。为什么得清除?清除的根据是什么?有些人被清除是给他一次悔改机会,给个教训;有些人被清除就是看透他的本性了,他不能蒙拯救。你看,人跟人就是不一样。有些人被清除了虽然特别消极,心里黑暗,但是本分他没有撂下,他还继续尽着本分,这样的人跟被清除之后完全不尽本分的人里面是两种情形,走的道路是不一样的。被清除后能尽本分的这类人,他里面是什么情形?他的追求是什么?这与不尽本分的人是有区别的,你们如果不会分辨,就是素质太差、不通灵的人,没法作教会工作,如果能看出这种区别,就会区别对待了。这两种人的区别在什么地方?他们所走的道路有什么区别?他们尽本分的态度有什么区别?你们能不能分辨出来?(有的人被清除后还能尽点本分,说明他还有点良心。或许他也觉得自己不能蒙拯救了,但他认为,“我信神了,我定真这位神就是造物主,虽然教会把我清除了,但我还得信神,我还是个受造之物,我还承认造物的主”,他里面还有这点良心作用。如果被清除后连本分都不尽了,连神都不信了,这就是不信派显形了。)谁接着说?(有的人被清除后还能尽本分,可能是他心里已经认识到自己曾经做的事亏欠神了,想去弥补。但如果被清除后就不尽本分了,说明他以前尽本分就不是为了满足神,而是带着得福的心跟神搞交易,如果断定自己得不着福分了,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尽本分了,所以他就不效力了。)这两种人哪种有点良心?(被清除后还能尽本分的人。)能尽本分的人还有点良心,有做人的底线。作为一个人,不管神怎么对待、神要不要他,他还是神的受造之物,逃不出神的手,走到哪儿也是受造之物,所以还得尽点本分,这就是有良心,做人有底线。另外,不管他走到哪儿,起码他能承认自己是信神的、承认神的存在,心里有这个信才能尽本分,这样的人还真有点信心,也许能够悔改。那些被清除后就不尽本分的人,他的意思是,“神不要我了,那我也不信神了,我信也没用了”,他就不信了,否认神的存在了,连自己做人的底线都不要了,连自己以前做的也都否了,这样的人没有良心理智。这两种人的区别就在这儿。你们说,神知不知道这些?神太知道了,神造万物,他就能鉴察万物、主宰万物。那些没有良心的不信派就认为,“神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呢?被教会清除怎么了?到哪儿我都照样活,难道我离了你还活不了了?不尽本分我更自由!”他是这种态度,这就是不信派显形了,这就证明清除对了,对这样的不信派就应该清除,清得好。对神有信心的人若被清除以后就不一样了。比如,有的人被清除之后说,“不尽本分我活不了,不信神我活不了,我没有神不行,不管走到哪儿,人都在神手中”,他就接着尽本分。他作出这样的选择不是迷信也不是傻,是有这些想法支配他,所以他才能这么尽本分。他也有委屈,也有观念,也有一些埋怨,但是他为什么还能尽本分?就是他人性里还有些良心作用。没有良心作用的人就能不尽本分,还能不信。这就是区别。人与人就是有区别,任何人之间都有区别,关键的时候,人有无良心理智就能决定、影响到很多事。

刚才交通了情形里的存心这一项,下面接着交通立场、态度。无论是一方面术语或者是一方面真理,这里面都有很多细节,都不是表面那两个字或者那几句话那么简单。如果你只理解成一个词、一种概念或者几句话字面的意思,那它永远就是一种道理;但是,如果你把这些字面上的词语或者那几句话与实际情形,与实际生活中人所流露出来的想法、观点或者做法相结合,对号入座,你就能发现自己的很多问题。有些问题是违背真理的,有些问题似乎是与道理相合的,合乎规条,合乎人的想法、做法,但事实上是不合乎真理、不合神心意的。比如,有些人的观点、立场只合乎人的观念想象,却不合乎真理原则,如果不根据神的话来衡量分辨,在人那儿都能通得过,如果跟神的话一对照,人的思想观点就成了错谬的东西了,成了反面的事物了。你们还发现哪些问题了?(神,我想到像“孝顺父母”“做贤妻良母”这些传统文化的思想观点在人看都是对的,是正确的,但从真理的角度上看就不合乎真理了。)不合乎真理,就是跟神的意思相违背了。像有的人能孝敬父母、做贤妻良母,从行为表现上看没什么问题,但是他能顺服神吗?他能接受真理吗?光外表这两方面表现不算是问题,但从本性实质上来衡量,他对待神有没有顺服?他能不能接受真理?如果这两方面有问题,那他能达到蒙拯救吗?肯定不能。那这两方面表现即使是优点也不能代表他的实质了。人外表再孝敬父母,再是贤妻良母,也不代表是顺服神的人,更不代表他是脱离撒但权势的人,他的这两条优点与真理没有丝毫关系,所以,他具备这两条优点绝对不是神所称许的人,远远够不上义人的标准。败坏人类心里充满了撒但哲学,都喜欢得到人的夸奖、赞成,都喜欢维护与人的关系来保护自己,都喜欢出人头地、显露自己让人高看,凭这些撒但哲学活着都有一个出发点,这个出发点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让人都夸赞他是好人,说他有爱心,会体谅人,能够拥护他、赞成他。)凭撒但哲学活着都有一种观念想象,“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到底什么是“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谁也说不清楚,反倒看见好人不长寿、坏人活不够,谁也看不透这事的根源。但是人都能公认有一条规律是不变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神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这是神命定好的,没有人能改变,但是也没有多少人能认识到。那人凭撒但哲学活着容不容易变化?(不容易。)为什么不容易变化呢?(这些都成了人生存的法则了,不寻求真理,对这些观念没有分辨就不容易变化。)不是这么简单。其实临到事有这个存心、做法的时候,如果说你一点感觉没有那不对,外邦人没什么感觉正常,因为他全凭这些撒但的哲学法则活着,他觉得这些东西是宝贝,不觉得这些东西是错的。那现在你们信神这么长时间,听了这么多道,对这些东西在内心深处应该有一个评价,这些东西到底是对还是错?应该能认识到这些东西是错误的,态度应该是否定的,不应该是肯定的。那为什么明知道不对还放不下呢?问题出在哪儿啊?(太自私卑鄙,不愿意背叛肉体,就是临到事不想着去满足神,考虑神家利益太少,就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背叛不了自己里面的存心。)不愿意背叛肉体,这也是一方面。涉及到大的利益的时候,你难受、痛苦,放不下,那平时日常生活中为人处世不涉及大的利益的时候,这些撒但的哲学法则你们有没有省察?有没有寻求真理解决?有没有变化?(有些事会省察,认识到的能去变,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不当回事,不去省察。)那就不容易变化。你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一个眼色全是败坏性情流露,全是败坏性情支配的,还不寻求真理解决,这就不容易蒙拯救。你觉得背叛肉体特别吃力,特别费劲,好像人格分裂了似的,那你就麻烦了,不容易变化。如果从日常生活中做起,从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尤其对涉及到名利地位这些事的时候,能省察自己、寻求真理,做到背叛自己的肉体,就能有一些变化。你们现在觉得放下撒但这些哲学法则有难处,那日常生活中你们这些不合真理的观点或者行为、做法有没有真实改变?(有时候说话做事认识到自己有不对的存心,也想去扭转,祷告完后明白神心意了也能实行出来,但是实行出来之后,发现自己做事背后的那个存心并没有解决,只是在外表做法上变化了。比如,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说谎了,意识到以后就赶紧背叛肉体敞开亮相,说“我刚才说话时的存心不对,我耍诡诈了”,但是下次再临到事时,那个存心还会支配自己想去维护自己的利益,想去说谎,那个存心好像根深蒂固,在心里面反复流露。)那想满足自己利益的那个存心是怎么来的?是败坏性情产生出来的。各种败坏性情产生出来的存心性质也不一样,有的性质是邪恶的,有的是凶恶,有的是荒唐,有的是谬妄,有的是刚硬,它有一个性质。所以说,在不同的场合产生一样的存心,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你里面的败坏性情没变化。如果说就这一种性情在不同的场合产生不同的存心,那人得多麻烦,心里得多乱哪!就产生一种存心人都解决不了,得需要很长时间的变化,如果一种性情产生很多种存心那更不好变了。你就在这一种存心上不断地下功夫,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事物中处理、解决这一方面存心,这就是在跟一方面败坏性情争战。有些人争战几次失败了,心里就着急,甚至定规自己变化不了了。你着急也没用,败坏性情不是马上就能变的。你觉得好像背叛肉体一次两次就应该有变化了,过后败坏性情还总是流露出来,你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就说明你对性情变化的过程没有认识。性情变化不是简单事,明白真理太浅不行,等你真认识败坏性情的实质了,你就能彻底背叛它了。你现在这样实行,临到事虽然还会流露败坏性情,但不可否认的是你已经有变化了,起码败坏性情流露得少了,你的存心、掺杂也少多了,你现在说话没有那么多虚伪不实的话,总说心里话、实在话,这说明你已经有变化了。如果你认为,“只是在实行上、做法上有变化,存心还总不变,这也没变化啊,这是不是不可救药了?”这想法对不对?(不对。)这是偏谬的想法。性情变化得经历许多过程,实行上、做法上先有变化是对的,人里面的存心还得寻求真理解决才会得着变化。能在实行上、做法上有变化,这就证明人在开始转变了。如果你坚持寻求真理解决人的存心、掺杂,那败坏性情流露得就越来越少了,如果你对神有认识了,有敬畏神的心了,能顺服神了,那就证明你的生命性情已经发生变化了,这么看事就对了。如果你有了正确的实行法,能够实行真理了,办事有点原则了,这就是已经有变化了,不能因为有时还有败坏流露就认为自己一点变化没有,这是错误的。如果你说,“那为什么还能流露败坏老病重犯呢?这就证明没有变化”,这么看事就错了,流露败坏的问题不是经历几年就可以彻底解决的,得需要长期地坚持实行真理,败坏流露才能彻底解决。你的败坏流露越来越少了,就足以证明是有变化的,如果说一点变化没有,这不合乎实情。这事你们心里得清楚,不能有偏谬的领受。一个人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蒙拯救是长期的事,绝对不是短短几年就能达到的,你得有这个认识。

刚才咱们交通了立场、存心、态度。立场是不是决定态度?立场、观点就决定了人的态度。同样,你对临到的一个环境、一个事件的观点是什么,那就看你的立场是什么。如果你的立场不是站在神一边,而是站在人一边,维护与人的关系,那你的观点、做法肯定就是维护、保全你自己的利益、脸面,给自己留后路;如果你的立场是维护神家利益,想尽好本分,尽上你的忠心,那你的态度就是凡事按照真理去实行,把本分尽好,尽上忠心,完成神的托付,这是相一致的。什么时候你们在一起交通时不是交通彼此都听到了哪些道理、记住了哪些道理,或者是掌握了哪些属灵理论,而是能交通这一段时间自己的情形,自己对什么事的观点、立场有了什么样的改变,有了什么样的新发现、新认识,有哪些东西是与神的要求、与真理相违背的,能交通这些你们就有身量了。你们如果对自己的各方面观点、立场、存心、想法从来都没有省察过,或者省察之后也不知道对错,就是一笔糊涂账,那如果让你们做教会带领,你们浇灌别人的都是什么?(字句道理。)我看不仅仅是字句道理、属灵理论、神学知识,可能浇灌给人的是你们偏谬的观点与你们个人对神的观念、论断,也可能更多的浇灌给人的是你们对神一厢情愿的观点、认识,根本就不符合神的话,也不符合神的要求,结果带领出来的人都变成什么样了?只会讲字句道理,如果神在人身上要作点试炼、洁净的工作,人不抵触就不错了,根本就不会正确对待,更谈不上真实的顺服了。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你们灌输给人的就是一些观念想象。人没有因为你们的浇灌、带领增加了对神的认识、减少了对神的误解,那你们的本分尽得怎么样?合不合格呢?(不合格。)现在你们会不会衡量,你们作了哪些工作、交通了哪些真理对人有真实的帮助,让人得到了益处,不但解决了人的消极、人对神的观念误解,还使人对神有了真实的认识,与神的关系正常了?如果你们作工作能达到这样的果效,你们就能作实际工作了,尽本分就合格了。如果你们作不了这些工作,那你们在教会里究竟做了些什么呢?你们能不能衡量出来你们作哪些工作、说哪些话对神选民真有益处、有造就?你们作的那些工作、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就跟保罗做的一模一样,尽讲属灵理论,见证、显露自己,甚至比保罗说的那些话还明显、还恶心?你们能不能衡量出来?如果真能衡量出来,那你们就真有长进了。比如,有的人刚信神一两年,对神有观念、误解影响尽本分了,你就一个劲儿地讲,“你得爱神哪,没有爱神的心不行,你得学会顺服神,不能有个人的要求、欲望啊”,其实人家不是这方面问题,而是因为有一个人信神多年被开除了,他没看透那个人的实质,所以对神家这么处理心里有想法了。他有想法你就得解决他的想法,人家不是不想尽本分,偷懒或是吃不了苦,你却总讲“年轻人得能吃苦耐劳,得有毅力啊”,这些话都对,但是跟他的情形对不上号,所以他听完之后还是没劲。解决人对神的误解不是讲讲道理就能解决的,必须得了解真相,弄清楚根源,这叫刨根问底,弄清楚真相再寻求真理解决,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你如果抠问,“怎么误解的?都有哪些误解啊?神对你多好、多照顾啊,你还误解神,没良心!”这解决不了问题,这是劝勉人、教训人,这不是交通真理。那要是交通真理的话应该怎么说?(让他相信神是公义的,说:“你对被开除的人即使看不透,也应该存着顺服的心,等你明白真理了,对被开除那个人自然就看透了。”)这个方式挺好,这是最简单的方式,即使说不透也能解决一部分问题。你们说,人产生误解时心里一般会怎么想?为什么他会难受呢?因为涉及到他的利益了,他会设身处地联想到自己,“人家信了那么多年还能被开除,我信的年头还没有人家多,神会不会也不要我了?”他产生这个误解了,这是对神的公义性情有误解,对神对待人的方式有误解。对神有这两方面误解应该怎么解决?人对神产生误解了,这个误解的性质是什么?是对神作工的一种肯定还是一种质疑?(质疑。)这个质疑是对还是错?首先,这是错误的。那你的理性能不能让你认识到现在你对神产生误解了,你的这种做法、态度或者情形是错误的?你如果有这个理性,你就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错的、神肯定是对的,有了这个基础,那接下来交通什么真理你都容易接受。如果你在潜意识里就认为“神作的也不见得都对,神也有让人能抓着把柄的地方,神也能作错事,神对待人也不公平,神的不近人意就是不公平”,你能产生这些想法,在你的潜意识里对神所作的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否定的。)对神所作的是否定的。那在你的潜意识里,你认为自己对神的误解是对还是错?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对的,这就麻烦了,再交通哪方面真理都没有用。这两种观点、两种潜意识,哪一种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承认造物主就是造物主,人就是人,神就是神?(第一种。)那第二种呢?有这样观点的人接不接受神是造物主这个事实?(不接受。)怎么看出来的?通过什么事看出来的?他对神不是存着相信、顺服、接受的态度,而是存着时时观察、研究、分析、解剖这样的态度,他是站在与神平等的地位上来对待神所作的一切。所以说,当他突然发现神作一件事不合他的观念想象时,他就敢抓神的把柄,论断神、定罪神,这是不是没有把神当神对待而是当人对待了?还敢抓把柄、挑毛刺论断神,这是不是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说话啊?(不是。)当人对神有误解时,应该明白神所作的事人是测不透的,人是受造之物,没有理由、没有资格指责神、论断神。临到这事,你们该怎么交通啊?你得这么说:“你对神有误解这本身就不对,无论神作了什么不合你观念的事,人都应该存有敬畏神的心,看不明白的事别盲目地论断、定罪,应该祷告神寻求真理。因为咱们是人,是败坏的人,永远变不成神,就是把神发表的所有真理都接受过来,都明白了,咱们也是个败坏的人,神永远是神。即使咱们得着真理了,被神成全了,神若是不喜欢咱们,把咱们灭了,咱们也不应该发怨言,这是受造之物应该顺服的。就这么点事就能让咱们对神有观念,还能论断神,就证明咱们这人有多败坏、多狂妄、多邪恶、多没理智。首先,咱们一直没把自己放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来对待造物的主,这是第一个错误;第二个错误,总盯着神,琢磨抓神的把柄,然后观察、研究、分析,这就更不对了。不但不相信神,不能接受真理、顺服真理,反而站在撒但一边做撒但的帮凶,跟撒但联手一起与神叫嚣,与神较量、对抗,这不是受造之物该做的事。现在神作的这事,无论在人看是对是错,无论合乎哪方面的真理,无论与神的公义性情怎么对号,都与咱们无关。咱们是受造之物,咱们的责任、义务、本分应该是什么?就是责无旁贷地顺服、接受。咱们如果认为自己是个受造之物,神无论怎么作都对,无论让咱们感觉到的是益处也好,是剥夺也好,是伤害、痛苦也好,咱们都得接受,这叫顺服,这叫有敬畏神的心,这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咱们比亚伯拉罕怎么样?比约伯怎么样?比彼得怎么样?差太远了。如果论资格的话,咱们都没资格跟神对话,没资格对神有误解,没资格对神所作的任何一件事作出评价、评判。”说人没资格,当然这么说话人不爱听,但跟败坏的人类就得这么说,因为他不可理喻啊,还敢跟造物的主讲资格、讲理由,这不就是狂妄自是、不可理喻吗?所以就得这么直说人才能明白,这样交通就能解决一些问题。

真正顺服神的人、真正接受真理的人不应该对神产生误解,不应该对神所作的任何事加以评价、论断。律法时代,神说要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儿子,亚伯拉罕当时说什么了?他什么也没说,他相信神所说的,这就是亚伯拉罕的态度。他论断了吗?他嗤笑了吗?他背后做任何事了吗?没有,他没有任何小动作,这就叫顺服,这就叫守住本位、守住本分。他妻子撒拉呢,跟亚伯拉罕是不是不一样?她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质疑、嗤笑,不相信,还评判,还有小动作,将她的使女给了亚伯拉罕作妾,做出这么荒唐的事,这就是出于人意。撒拉就没有守住自己的本位,她对神的话产生质疑,不相信神的全能。她的不相信是因为什么?有两方面原因、背景,一方面是亚伯拉罕的岁数已经很大了,另外,她自己的年龄也很大,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所以她就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神怎么成就这事?这不是荒唐吗?这不是骗小孩玩的吗?”她没把神说的话当成真理来接受、相信,而是当成一句玩笑的话,认为神是跟人开玩笑,这个态度对不对?(不对。)这是不是对待造物主该有的态度?(不是。)那她守没守住自己的本位?(没有。)她没守住。就因为她把神的话当成戏言,没有当成真理,她不相信神所说的,也不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所以她就做出了荒唐的事,产生了一系列的后果,都是出于人意的。她的意思是:“这事神能作成吗?神要是作不成,我得做点什么,好成就神这句话。”她里面有误解、有评判、有揣测、有质疑,统统综合起来就是一个有败坏性情的人对神的悖逆行为。亚伯拉罕做不做这些事?他没做这些事,所以这个祝福是神赐给亚伯拉罕的。神看到亚伯拉罕对待神的态度,看到他有敬畏神的心、有忠心、有真实的顺服,神要赐给他一个儿子,让他成为多国之父,这是给亚伯拉罕的应许,撒拉就是偏得。所以说,顺服很重要。顺服里面有没有质疑?(没有。)如果有质疑,算不算真实的顺服?(不算。)如果有分析、有评判呢?(不算。)如果想抓把柄呢?就更不算了。那顺服里面有哪些表现、行为、流露能完全说明是真实的顺服呢?(相信。)真实的相信,这是一项。对神所说的、所作的得有一个正确的领受,肯定神所作的一切是对的,是真理,不用质疑,不用再问旁人,也不用自己在心里盘算、分析,这是顺服的一方面内容,相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如果是人做的,可以看看是哪个人做的,这个人的背景怎么样,做过什么坏事没有,人品怎么样,得分析分析;如果是从神来的,是神作的,就得赶紧捂口,不能有二心了,别质疑,别画问号,全部接受过来。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这里面涉及一些真理,人都不明白,对神不认识,虽然相信是神作的,也能顺服下来,但不是真正明白真理,他所明白的还带点道理的性质,心里不踏实,这时就该寻求了,“这里面有什么真理呢?我的想法错在哪儿?跟神之间的距离是怎么产生的?我的哪些观点跟神所说的有冲突?”接下来就该寻求这些事了,这就是顺服的一种态度与实行。有些人嘴上说顺服,过后临到事就琢磨,“谁知道神怎么作呀?咱一个受造之物也干涉不着,神爱怎么作就怎么作吧!”这是不是顺服?(不是。)这是什么态度?不想尽责任,对神所作的漠不关心、爱搭不理。亚伯拉罕能顺服是因为他守住了原则,他心里坚信神所说的必定成就、必定应验,这两个“必定”在他那儿是肯定的,是百分之百的,所以他就不质疑,不作任何的评价,也不做任何的小动作,这就是亚伯拉罕顺服的表现。

亚伯拉罕从神那儿得着的是一个祝福,他没有任何的质疑,也没有任何掺杂人意的做法,而约伯临到的事跟亚伯拉罕是截然不同的。有什么不同呢?亚伯拉罕临到的是赐福,是好事,他快一百岁了还没有儿子,正盼着有一个,神应许赐给他一个儿子,他能不高兴吗?他肯定愿意顺服啊。但约伯临到的是祸,他为什么还能顺服呢?(他从心里相信这一切都是神作的。)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很多时候人不受太大痛苦时能顺服,神赐福时人能顺服,神收取时人就不好顺服了,那约伯有怎样的观点,具备怎样的理性,明白什么真理,或者对神有哪方面的认识,他才能接受顺服这个祸呢?(他相信神作的都是好的,能从心里相信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不是自己劳碌得来的,神剥夺也是神的权柄。他有这样的理性,所以他能够接受、顺服。)相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好的,人能顺服,这个容易,看到神所作的一切对人都是祸,人也能顺服,这容易吗?哪个更有真实的顺服?(看到神所作的对人都是祸也能顺服。)那约伯具备怎样的理性与真理才能接受这个祸?(约伯真正把神当神对待了。他理解的是,不是赐给人祝福、恩典的才是神,就是收取也是神,就是祸患临到也是神许可的,不管神怎么作,神都是神,都是人该敬拜的。)主要是约伯对神有一些认识,他的地位站准了。他认识到:神的实质不会因为外界人事物的变化而变化,神的实质永远是神的实质,不会变,不是说赐给人祝福了他是神,赐给人的都是祸,让人受苦、受惩罚了或者是毁灭人了神的实质就变了,就不是神了,神的实质永远不变。而人的实质也不变,就是人是受造之物这个地位、实质永远不变,你能敬畏神、认识神了你也是受造之物,实质不变。神给约伯那么大的试炼,约伯都能顺服,不发怨言,除了他对神有一些认识之外,能支配他顺服、不发怨言的最大的一个力量是什么?就是他知道人永远是人,神怎么对待都没错,说白了就是神怎么对待你都应该。这话是不是说到家了?你别要求神应该怎么对待你、应该给你什么祝福,或者给你什么试炼、在你身上作工应该有什么样的意义,不能要求这些,要求这些是没理智。有些人平安无事的时候说神怎么作都好,结果临到一件事不合自己的观念就接受不了了,这就得用真理解决。这个真理是什么?就是站好自己的位置,神怎么对待你都应该,都没错,神怎么对待你他都是神,人不应该对神有要求。你别评价神的对错,别评价神作什么事是什么理由、什么目的、什么意义,这不用你评价,你的责任、你的本分就是应该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让神任意摆布,这就对了。这话好说却不容易实行,但这个真理人必须得明白,你明白真理了,在临到事的时候才能有真实的顺服。

有的人信神听道到现在,他就认为,“约伯能顺服神给的试炼,是因为约伯知道这一切都是出自于神的手,有多少牛羊、多少家产、多少财富、多少儿女都是神赐给的,由不得人,人在神面前就像奴隶似的,神怎么对待人都得忍受着”,他是以这样一种消极的态度来认识神的,这样认识对不对?肯定不对。那人应该怎么认识是准确的?(人就是受造之物,神永远都是神,不管神怎么作,人只管任神摆布。)对了,你别要求神应该怎么作,别要求神给交通出一二三来,不交通明白你就跟神较劲,还觉得自己有理由了,这就不对了,这太狂妄自是了,这太没有良心理智了,这就不是受造之物该说的话。撒但对待神都不敢这样歇斯底里地说话,你是一个败坏人类,怎么比撒但还狂妄呢?人跟神说话到底该站什么地位呢?人应该怎么认识这事呢?其实,约伯说的“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句话已经把他为什么能顺服神的原因说清楚了,这里面有真理可寻求。他口里说出这句话有没有埋怨?有没有抱怨?(没有。)这句话里有没有歧义?有没有反面的意思?(没有。)肯定没有。约伯经历到最后认识到:造物主怎么对待人由不得人的选择。这话听起来好像有点不是滋味,但事实就是这么回事,人一生的命运神都给安排好了,不管你接不接受都是事实,你改变不了你的命运,神是造物的主,你就应该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他怎么作都对,因为他是真理,他是万物的主宰,人就应该顺服神。这个万物包括你,也包括所有的受造之物,那你总想反抗,这是谁的错?(人自己的错。)是人有问题。你总想找理由、抓把柄,这对不对?你总想从神那儿得福、得好处,这对不对?这都不对,这些观点是对神的错误认识与理解。正因为你信神的观点不对,所以临到什么事你肯定会跟神抵触、较劲、对抗,总觉得“神这么作不对,这么作我领受不了,那么作大家都抗议,那么作不像神哪!”这不是像不像的事,神怎么作他都是神。你如果没有这个理智、没有这个认识,在每天临到的事上总研究、推断,结果只会使你处处跟神较劲、跟神对抗,你摆脱不了这样的情形。但是,如果你有这个认识,你能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临到事你就对照这方面真理,实行、进入这方面真理,那你里面对神就越来越有敬畏,不知不觉你会感受到,“原来神作的没错,神作的都好,人不用研究分析,把自己交出来任神摆布吧!”当自己不能顺服神、不能接受神摆布的时候,心里就受责备,“我也没做好受造之物啊,怎么就顺服不下来呢?这不是惹造物主伤心吗?”你越想做好受造之物,对这方面真理你就越明白、越透亮。你越觉得自己是个人物,认为神不应该这么对待你,神不应该用那种方式说你,不应该用那种方式修理对付你、摆布你,那你就要麻烦。你心里对神有很多要求,对神所作的你感觉有很多的不应该,你就要走歪路,观念、论断、亵渎这些东西都出来了,这就离作恶不远了。不喜爱真理的人听见神的话就开始分析、研究,慢慢就产生质疑、嗤笑,接着就开始论断、否认、定罪,这就是结果,这样对待神的人太多了,都是败坏性情导致的。

有些人总认为,“我是个人,神是造物主不假,但是得尊重我,得理解我,得爱护我。”这种观点对不对?神怎么爱人神说了算,神是造物主,怎么对待受造之物这是神的事,神有他的原则,神有他的性情,人有要求也没有用,人应该学会理解神、学会顺服神,这是人该有的理智。有些人说:“神对人太不客气了,神这样作也不爱人哪,神也不尊重人哪,没拿人当人待呀!”有些人不是人,是魔鬼,怎么对待他都行,他该受咒诅,他不配尊重。有些人说:“我这人挺好的,也没做什么抵挡神的事,为神还受了很多苦,神怎么还这么修理对付我呢?神怎么总冷落我呢?神怎么总不搭理我、总不高抬我呢?”还有些人说:“我这人老实憨厚,在娘胎里就信神了,一直信到现在,我多单纯哪!我撇家舍业地为神花费,心里还想着神多么爱我,现在看来神也不是那么爱人哪,我感觉自己被冷落了,我对神灰心失望了。”这是不是麻烦了?这些人犯什么错误了?没守住自己的本位,不知道自己是谁,总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应该被神尊重、高抬或者宝爱、珍惜。人总有这些错觉、这些偏谬无理的要求,这是很危险的,起码被神厌憎、恨恶,如果不悔改就有被淘汰的危险了。那人应该怎么做,应该怎么认识自己、怎样对待自己才合乎神的要求,才能解决这些难处,放下对神的这些要求?有的人神家安排他做带领,他就特别有劲,作了一段时间工作之后,发现他作点外面的事务工作还可以,但处理问题就不行了,不会交通真理,解决不了问题,就把他的教会带领职务撤换了,这是不是很正当啊?但他就开始讲理、发怨言了,说,“那些假带领、敌基督没有作好本职工作,尽做打岔搅扰的事,是应该被撤换、被淘汰,但我也没做坏事,怎么也被撤换了呢?”他就有点不是滋味。这是因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没做坏事就应该做带领,不应该被撤换,他觉得神家对他太不公平了,他心里就满了怨言、抵触,对神就产生观念了,心里就不平衡了,“不是说选带领、淘汰带领都有原则吗?我看这事就没有原则,这事神作得就不对!”总之,只要神作损害他利益、伤他心的事他就挑毛病,这是不是问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你得认识自己的身份,你得知道自己是谁,无论你有什么样的恩赐、特长,有多大的能耐、多大的本事,甚至在神家立过多大的功劳、跑过多少路,或者有什么资本,这些在神那儿都不算什么,如果在你这儿你觉得很重要,那你跟神之间是不是又产生误解、矛盾了?这事应该怎么解决?要缩短你与神之间的距离,解决这些矛盾该怎么做?就得否认你自己认为对的、自己持守的那些东西,这样你跟神之间的距离就没有了,你的位置就站准了,你也能顺服了,也能认识到神作的都对,也能否认自己、放下自己了,不把自己的功劳当成一种资本了,不跟神讲条件、提要求、讨赏赐了,这时你就没有难处了。人对神所有的误解都是怎么产生的?就是人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准确地说,人不知道自己在神眼中是个什么东西,过高地评价自己,过高地估计自己在神眼中的地位,把自己认为的身价、资本当成真理,当成神衡量人是否蒙拯救的标准,这就错了。你得知道你在神心中是个什么位置,神怎么对待你都是合适的,你得知道这个原则,这就合乎真理了,跟神的观点就相合了。你得有这个理智,能顺服神,不管神怎么对待你都能顺服,那你跟神之间就没有什么矛盾了,当神再用神的方式对待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就能顺服了?你还能与神较劲、对抗吗?就不能了,即便你心里有一些不舒服,或者是觉得不如意、不理解,但是因为你已经明白一些真理了,具备一些实际了,你能站好自己的地位了,你就不会与神对抗了,就是能导致你灭亡的那些行为、做法没有了。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就安全了?你安全了心里就踏实了,这就走上彼得的路了。你看彼得信神那么多年,摸索那么多年,受了那么多苦,最后在经历许多试炼的时候,他里面才明白一些真理,具备一些真理实际。你们现在呢,我说了这么多话,什么事都说得明明白白,是不是等于吃现成的了?一点弯路没走,就得着这么多,都占大便宜了,怎么还觉得不知足呢?不应该有额外要求了。

今天咱们主要交通了什么?一方面是平时注重省察自己各方面的情形,然后分析,知道它的对错,另一方面是解决人对神产生的各种误解。人对神产生误解的时候,里面有一些刚硬、偏执的东西会拦阻你寻求真理,你对神的误解消除了,你就能寻求真理,误解不消除心里就有隔阂,你祷告也是走过程,都是欺骗神,神根本就不听。如果你对神有误解,跟神产生距离、隔阂,你的心向神是关闭的,你就不想听神的话,也不想寻求真理,你不管怎么做都是走过程,都是伪装、欺骗。人对神的误解解决了,迈过了这道坎,人就会用真心去对待神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要求,真实地来到神面前,带着诚实的心来到神面前。如果人跟神之间有矛盾、有距离、有误解,那人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就是撒但的角色,跟神是敌对的。跟神敌对产生的后果是什么?人能不能顺服神?能不能接受真理?就不能了。这些都做不到,人就什么都没有了,人的性情变化就停滞不前了。所以说,省察自己各种情形的时候,一方面是认识自己,另一方面得注重省察人对神有哪些误解。误解包括哪些?观念、想象、定规、质疑、研究、猜测,主要就是这些东西。人里面有这些东西,对神就有误解了。当你陷在这些情形里的时候,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有问题了,就得赶紧寻求真理解决,不解决不行。有些人认为,“对神产生误解了,那本分就不能尽了,得先解决误解神的问题”,这行不行?这不行,你别耽误本分,一边尽着本分一边解决着,尽本分的同时你对神的误解不知不觉就出现转机了,你就会发现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儿,有多么严重。什么时候你们能认识到“人是受造之物,造物主永远是我的主,这个实质不变,人的地位不变,神的地位也不变。神无论怎么作,即使在全人类来看是错的,我都不能否认神所作的,不能否认神是真理,神是最高真理永远没错。人应该守住人的本位,不要研究神,应当接受神的摆布、接受神的一切话语,神所说所作的都是对的,人不应该对神产生各种要求,受造之物没有这个资格。神就是拿我当玩物,我也应该顺服,顺服不下来是我的问题,不是神的问题”,对这方面真理你有经历、有认识了,你对神的顺服就有真实的进入了,就没有大的难处了,不管你是尽本分还是实行各方面的真理,很多难处就都解决了。顺服神是最大的真理,是最深的真理。很多时候人临到各种难处,有各种拦阻,或者遇到什么事通不过,都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地位站得不对。)人的地位站错了,人对神有误解了,人想研究神,不想把神当神对待了,想否认神的正确性,想否认神是真理,言外之意就是人不想当受造之物,想跟神平起平坐,对神评头论足,这就要麻烦了。你能尽好自己的本分,守住受造之物的位置,你对神所作的基本上就不会产生抵触了,误解可能会有,观念可能会有,但是起码你的态度是愿意接受神摆布的,你的出发点是愿意顺服神的,这样,你对神就不会产生抵触了。

约伯虽然有信心,但当神的试炼临到约伯的时候,约伯在第一时间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人没有直穿灵界的功能,对于灵界发生的事约伯一无所知,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当神的试炼临到他时,他肯定是蒙的,“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啊?一切都平平安安的,怎么突然临到这事了呢?这些牲畜、所有家产怎么突然就没有了?”第一时间他是蒙的,蒙不等于对神有误解,蒙不等于对神所作这些就不能理解,只是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没有任何的预知,也没有人提前通知他,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但是这不代表他会作出错误的选择、走错误的道路,或者不能顺服。那接下来约伯是怎么做的?他肯定是静下心来,认真地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向神祷告,经过几天的寻求,他得出一个结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他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了他的观点,也代表他所走的道路。刚临到试炼时,约伯虽然有点蒙,但他知道这是神作的,不是出于人意的,没有神的许可,神赐给人的东西没人能动,就是撒但也不能动。从外表来看,约伯似乎对神作的有点误会,他不知道这事为什么会临到他,神作的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完全明白,但不是对神作的否认或者是质疑的一种误会,他的这种误会在神那儿是许可的。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耶和华神要收取他的一切,神作的都对,他就赶紧跪下来接受。一般人能不能达到?达不到。不管约伯当时多蒙,也不管他多长时间能够跪下来接受临到他的这一切,他的态度始终是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临到这事他没有说,“我富甲一方,有这么多仆人,这些东西怎么能随便让人夺走呢?得赶紧告诉仆人去抢回来”。他这么做了吗?他没有这么做,他心里清楚这是神作的,人不能出头,人出头就代表对抗神所作的,对抗临到自己的这一切。他当时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不评判这事,也不伸手去挽回这一切,他就是等待,静观其变,看看神怎么作。从头到尾,约伯所做的守住了他的本位,就是守住了受造之物的本位,这就是他的表现。临到这事约伯虽然有点蒙,但他能寻求,能承认造物主作的都对,然后顺服,他没采用人的办法解决。强盗来了要夺就夺,他没凭血气跟强盗争,他心里想:“神不许可的话他们也夺不走,现在都夺走了,这分明是神许可的,人伸手也没有用,人不能凭血气,不能伸手。”不伸手不是忍让这些强盗,这不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不是害怕强盗,而是他惧怕神的手,有敬畏神的心。他说,“夺去就夺去吧,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神给的”,这是不是受造之物应该说的话?(是。)他没有怨言,也没有派人去争、去抢、去维护,这是不是顺服神的真实表现?(是。)他是对神的主宰有真实认识才这么做的。如果没有认识,他就会用人的办法去争、去抢,那在神那儿会怎么看?这不是顺服神的摆布,对神手所作的事没有认识,信神这些年白信了。神赐给的时候高兴,神要剥夺的时候就恼怒了,就不愿意了,就硬夺,不满意神这么作,不想失去这些,只能让神赏赐,不能让神夺取,不想顺服神手的摆布,这是不是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做事了?(不是。)这是悖逆,这是对抗。人是不是常常有这些行为?(是。)这就跟约伯做的完全相反了。约伯能站在受造之物的本位上敬畏耶和华,能顺服神的试炼、接受神的试炼,接受神所赐给的一切,他是怎么表现的?他哭闹了吗?他埋怨了吗?他用人的各种手段、方法去挽回这一切了吗?没有,他就让神任意地剥夺。这是不是有信心?他有真实的信,有真实的认识,还有真实的顺服,哪一样都不简单,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经历、寻求、接受,对造物主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他才能有这些表现。最后约伯说什么?(“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而约伯的妻子说了一句什么话?“你弃掉神,死了吧!”(伯2:9)意思是,“你别信了,你信的要真是神,你怎么还受祸了呢?这不是遭报应了吗?你也没做错什么事,怎么临到这事呢?你是不是信错了?”约伯怎么对他妻子说的?他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伯2:10)约伯说他的妻子愚顽,对神没有真实的信、没有真实的认识,所以才说出抵挡神的话来。约伯的妻子不认识神,这么大的事临到了,一看就是神作的,她居然认识不到,还劝约伯,说“你走错路了,别信了,弃掉你的神吧”,这话多可气呀!她为什么劝约伯弃掉神呢?因为她的家产没了,享受不上了,富翁变成穷光蛋了,一无所有了,她就不满神对她的剥夺,所以就告诉约伯别信了,意思是,“我不信了,你也别信了,好端端一个家都给剥夺了,什么也没有了,眨眼间就变成一无所有了,富豪变成穷光蛋了,这神信得有什么意思啊?别信了!”这是不是愚顽的话?她就这么表现的。约伯有没有听她的?约伯没有听她的,没有受她迷惑、搅扰,也没有接受她的观点。因为什么呢?约伯持守一句话,“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10)他觉得,“这一切太正常了,神怎么作都对,人就应该接受这些。人信神不应该只求得福,享受神那么多年的赐福也没有为神做什么,现在该是为神作见证的时候了,神剥夺的是属神的东西,什么时候剥夺都行,人不应该有要求,人就应该接受、顺服。”那你信神就应该得福啊?这是应该的事吗?人把这事看透了就有信心了。

造物主无论怎么作都对,都是真理,无论怎么作,他的身份、地位不变,人都应该敬拜他,他是人类永远的主、永远的神,这个事实是永远不能改变的。人不能因为得到神的赏赐就承认他是神、神若剥夺就不承认他是神了,这是人的错误观点,不是神作错了。人如果明白真理就能看透这事了,心里真能接受这是真理了人与神的关系就越来越正常了。如果你只是口头上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但临到事实你却不理解神,还能发怨言,也没有真实的顺服,那口头承认神的话是真理就没有意义了,最关键的是心里能接受真理,不管临到什么事都能看见神作得对、神公义,这才是对神有认识的人。有许多人信神只注重明白道理、承认属灵理论,临到事却不接受真理,没有顺服,这是假冒为善的人。平时口里讲的都很对,但临到事不合自己观念你就不能接受,还跟神讲理,觉得神不应该这么作、不应该那么作,你不能顺服神的作工,还不寻求真理反省自己的悖逆,这就是对神没有顺服了。你总爱讲理,总觉得你的理由比真理还高,能拿到台面上去讲,很多人都得拥护你,即使有很多人拥护你,那也都是败坏的人类,拥护的和被拥护的不都是败坏的人类吗?不都是没有真理吗?就是全人类都赞成你,都跟神对抗,神也没错,错的还是人类,是人类在悖逆神、抵挡神。这只是一种说法吗?不是,这是事实真相,这是真理。人得常常揣摩这方面真理,得经历这方面真理。神作了三步工作,哪一步工作当时都有不少人反对,就像主耶稣来作救赎工作的时候,整个以色列的人都起来反对,但是到现在,整个人类有多少亿人都承认主耶稣是救世主,信主耶稣的人遍布世界各地,主耶稣已救赎了整个人类,这是事实,无论哪个国家的人想否认主耶稣的救赎都没有用。无论败坏人类怎样评论神的作工,神的作工、神发表的真理永远都是对的,都是正确的;不管全人类有多少人起来反对神也没有用,神所作的都是正确的,没有丝毫错误。因为败坏人类没有真理,丝毫看不透神作工的意义与实质,所以败坏人类所说的话都不合真理,就是把全人类的理论都归纳出来也不是真理,也抵不过神的一句话、一句真理,这是事实,人不明白就得慢慢经历。经历的前提是什么?你得先承认、接受神的话是真理,然后再去实行经历,不知不觉你会发现神的话就是真理,一点不差,这时你就开始宝爱神的话了,你就注重追求真理了,你就能把真理接受到心里作你的生命了。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日

上一篇: 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下一篇: 尽好本分必须有和谐配搭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七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我…

第四十三篇

不是提醒过吗?不要顾虑重重,就是不听,粗心的人哪!什么时候能摸着我的心?天天有新开启,日日有新亮光,能有几次是你们自己摸着的?还不是我亲口告诉你们的?还是那样被动,像虫子,捅几下动几下,不能自己积极主动地与我配合、贴着我的负担,我想看看你们那活泼可爱的笑脸、看看我儿那活蹦乱跳的样…

第七十八篇

我说过,作工的是我,不是任何一个人,在我一切都是轻松加愉快,而在你们却大不相同了,做什么都是难上加难。我验中了的事我就一定要作成,我验中了的人我就要成全,人,休要插手我的工作!你们只管随着我的引领行事,做我喜爱作的事,弃绝一切我所恨恶的,从罪中拔出脚来,投身于我爱的怀抱之中。不是…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我们今天交通一个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从神的作工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谈的一个话题,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也就是说,这个话题是每个人在信神的过程当中都能接触到的问题,也是必须接触到的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不可避免的也是人离不开的问题。说到重要,对于每一个信神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些人认…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