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福梦醒了

2024年5月23日

中国黑龙江 安静

1994年,我母亲信了主耶稣,三个月后母亲严重的冠心病好了,这让我看到了神的大能和祝福,觉得只要好好信神神就会保守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没病没灾的。就这样,我随母亲一起信了主。从那之后,我积极参加聚会,做生意的时候也看到了主的祝福,我心里特别地感恩。

2002年6月1日,我听到了主耶稣再来的福音,知道了神这次重返肉身作最后一次拯救人的工作,我觉得自己太有福了,我得把握住这最后的机会好好尽本分。11月份,我就放下木材生意全时间投入到了尽本分当中,我心想只要我好好信神,为神跑路花费,神会祝福我一切平安顺利的,因此我乐此不疲、起早贪黑地在教会里忙碌着。2012年,我把儿子也带到了神家,之后儿子和我一起在教会尽上了本分。我心想这些年我和儿子撇下一切全时间为神花费,肯定能得到神保守和祝福。可正当我为得着更大的福气而热心花费时,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打破了我的得福梦。

2020年10月17日晚上六点多钟,我接到儿子的电话,儿子声音低沉地说:“妈,我生病了,你快来吧!”当时我还不太相信,我说:“中午见你还好好的,这才几个小时,咋就生病了呢?”儿子急切地说:“妈,我病得挺严重,你赶紧过来吧!”我赶紧打车到了儿子那儿。一进屋,儿子就说:“妈,我站不起来了,我的下半身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了。”我看到不能动弹的儿子,一下子蒙了。一旁的小弟兄连忙说:“赶紧去医院吧!”我这才回过神儿来,和小弟兄架着儿子准备下楼,可儿子的腿就像面条一样软,一步也挪不动,没办法只好叫来120去了医院。大夫说:“这症状好像是‘格林-巴利综合征’,但这种病不好治,前段时间我们本院一个护士得的就是这个病,花了六七万也没治好,还是死了。”听到这话简直是晴天霹雳,我腿一下子就软了,心里也特别紧张,“儿子咋突然得了这要命的病呢?我和儿子离开家到这儿来尽本分,怎么会临到这事呢?神咋就没保守我们呢?”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医生让我们赶快去省城医院,到那儿治愈的希望大一些,我心里燃起了一线希望。可回到病房后看到儿子躺在那儿,我心又揪起来了,现在手里就两万,也不够治病啊!我不禁又有些埋怨:“我离家尽本分这么多年了,教会安排我啥本分我从来没有说个‘不’字,自己这样付出花费,神怎么还让我儿子临到这事呢?”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不停地在想:“神不会让我儿子死吧?没准是神在试炼我,检验我们的信心呢,或许天一亮儿子就好了。”就这样思来想去熬到了第二天,我简单交接完本分就把儿子送到了省城医院。值班的医生查看了我儿子的病情后对我说:“从表面症状上看好像是‘格林巴利’,但得等到明天确诊后才能针对性用药,今晚你要特别注意,如果他一口气上不来就容易过去。”听后我傻眼了,我儿子真就难逃一死了吗?我真害怕这一晚孩子都挺不过去。我越想越害怕,就赶紧向神默默地祷告:“神哪!求你救救我儿子,你是全能的,你要是搭手的话他就不会死。神哪,我不求别的,只求你保守他能活下来……”祷告后,我心里能稍稍平静一些。那一夜我不停地祷告神,眼睛一直盯着儿子,只要听到他喘粗气了,我就赶紧喊他醒过来,怕他憋过去。第三天早上,我儿子被确诊是急性横贯脊髓炎。主任说:“这病不死也很容易成高位截瘫或植物人。”听了大夫的话,我都要崩溃了,心想:“成瘫子或植物人,我儿子后半生不就完了吗?”这时主治医生告诉我,用激素药会有很多风险,让我在风险通知书上签字。当时我感觉我的手都在抖,“签吧,害怕用药后留下后遗症,儿子的后半生就完了;不签吧,就等于放弃治疗等死了”,我有些犹豫。这时,我脑海中想到“神是全能的,任何事都在神的手中,何况我儿子的病了,我还是安静下来把这一切都交托给神吧”,我就把字签了。用上激素后,第二天我儿子的腿脚就有点知觉了,第三天腿就能稍微动一点了,我特别地激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第四天的早晨,我把手机递给儿子,他的手突然无力,手机“咣当”掉床上了。看到这一幕,我一愣:“这是咋的啦?怎么突然就严重了呢?”我赶忙喊医生,医生说:“这种病毒侵入到哪儿哪儿就瘫,现在已经侵入到上肢了,再往上一点就侵入到脑袋了,照这样下去很可能成植物人,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啊!”听到这话我脑子“轰”了一下,心想:成植物人那不就完了吗?我心里特别地害怕,就赶紧向神默默地祷告:“神哪,我儿子还这么年轻,这些年一直在教会尽本分,愿你保守他,我把儿子交给你了,死活都是你说了算。”

后来,儿子脱离了生命危险,同时也控制住了病毒侵入大脑。这时我看到了希望,流着泪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就这样维持了半个月,医生建议我们接下来去康复医院恢复身体机能。到了康复医院,医生说:“这病康复的最佳时间就是前三个月,看你儿子病的程度站起来的几率不大。要是这三个月站不起来,以后就永远站不起来了。”一天,我陪儿子做完项目,看着儿子瘫痪躺在床上满脸愁容,我心里更是难受,心想:“我满心欢喜地信神,只希望神能保守我和儿子平平安安的,没想到儿子突然倒下了,不能动了,能不能站起来还不好说呢,这可啥时候是个头啊?”我想起一个姊妹提醒我的话,“你儿子突然临到这么重的病不是偶然的,有时神就是借着一个环境来洁净我们里面的败坏性情”,我就琢磨:神的心意到底是什么呢?我打开手机看到一段神的话:“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多少人信我是为了躲避地狱之苦,获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暂时的安逸,并不求来世得着什么。当我将愤怒赐给人的时候,将人原有的喜乐、平安夺走时,人就都疑惑了;当我将地狱之苦赐给人而将天堂之福夺回之时,人就恼羞成怒了;当人让我治病时,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对人感觉厌憎,人就离我远去,寻找污医邪术之道;当我将人向我索取的都夺走之时,人都不见踪影了。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论到“信”,你怎么认识》神话语的字字句句都敲打着我的心,神揭示人信神的观点不正,都有自己的存心和目的,就是为了从神得恩典、得好处,向神索取、向神讨求。想想自己正是这样的人,当初就是看到我妈信主之后严重的冠心病好了,我亲眼看到神的祝福,这才信神为神撇弃花费,也想让神保守我一切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不管是有病有灾还是遇到什么难事我都向神求救,我把神当成了避难所。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我就更愿意为神跑路花费,觉得自己这样追求一定会得到神更大的祝福。可当看到儿子得重病面临瘫痪甚至死亡时我就接受不了,就埋怨神,跟神讲理翻旧账,数算自己以往的付出花费,并以此为资本来要求神为我儿子治病,还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就像宗教人一样,把自己当成是神手中的小宝宝,把神当成了有求必应的只是赐给人恩典祝福的神,只要我向神提出要求神都会满足我。我虽然跟随全能神了,但我这样的信法不还是跟宗教人一样吗?就像恩典时代主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那五千人,这些人只想从神得到好处,他们不认识神,对神发表的真理、神的作工从来不感兴趣,神对这些人也不搭理,只是满足他们的肉体需求,不在他们身上作任何的拯救工作。末世神作的不是医病赶鬼的工作,而是发表真理来审判人、洁净人,使人脱去败坏达到蒙神拯救。可我信神多年都是为了得福得利,这样的追求与神的作工背道而驰,怎么能达到蒙拯救呢?我也明白了,孩子临到病痛有神的许可,有我该寻求进入的真理,可我对神的作工不认识,不寻求神的心意得真理,只想让神保守祝福我儿子的病尽快好起来,我和宗教里那些求饼得饱的人一样,实质就是不信派呀!我不能再无理智地向神提要求了,不管以后孩子的病情发展到什么程度,我都愿意顺服下来去经历神的作工。

接下来,儿子每天都要做六个项目的康复训练,每做完一个项目都累得大汗淋漓。大概半个月左右,儿子的上肢下肢都有点知觉了,我仿佛看到了希望,天天盼着奇迹出现,盼着哪一天儿子能站起来。可事实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一天,我陪儿子做项目,儿子就拉裤子里了。当时看到这场面,我心里特别难受:“儿子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每天提着尿袋,带着尿不湿,这样活着太痛苦了!我儿子才三十多岁,还这么年轻,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我的心又有一些消沉,我就来到神的面前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我儿子要是生活不能自理,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神哪,我相信你的大能,如果我儿子能重新站起来,我一定会更加努力好好尽本分。”我意识到自己这样祷告不合神心意,我也反省自己,我都说了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怎么又向神提要求了呢?这时,我想起神的话:“你们很想讨得神的喜悦,而你们自己却离神很远,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只接受他的说话,却并不接受他的对付修理,更不能接受他的每一样安排,更不能完全相信他,这又是怎么回事?说到底,你们的信都是一个空鸡蛋壳,永远都不可能有小鸡出现的。因为你们的信没有给你们带来真理、得来生命,而是给你们带来了一种梦幻一样的寄托与希望。你们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寄托与希望,而不是为了真理与生命,所以我说,你们信神的过程无非就是低三下四、不知廉耻地讨好神的过程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真信,这样的信怎么会有小鸡出现呢?也就是说,这样的信怎么会有成果呢?你们信神的目的就是在利用神达到你们的目的,这不更是触犯神性情的事实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读完神的话,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这话就好像神在当面审判我一样。回想大夫说儿子这病治好的几率不大,我就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神的身上,说好听的话讨好神、溜须神。当神保守我儿子脱离生命危险了,我满心欢喜地感谢神;儿子的命保住了,又面临瘫痪成植物人,我又要求神保守我儿子别成植物人,甚至还得寸进尺地要求神,只要让我儿子能生活自理,我一定会好好尽本分还报神的爱。看到自己不知廉耻地讨好神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我真是太卑鄙了!我把神想成和败坏的人一样也喜欢听讨好的话,只要我说点好话,神高兴了就能给我好处,就能医治好我儿子的病。神是圣洁、信实的,神要的是人能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神,能有一颗真心来对待神,可我为了个人的目的恭维神、讨好神,这是让神厌憎的呀!这时我体会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如果神不摆设这样的环境,我永远认识不到自己信神多年就是为了追求平安祝福,这样信神一辈子也得不着真理生命,这样的环境对我是极大的拯救和怜悯。认识到这儿,我流下亏欠自责的泪水,懊悔自己太悖逆神,讨好神、利用神,不把神当神对待,但神没有按我的所做所行来对待我,还用话语来带领我明白神的心意,此时我更愧对神对我的爱和拯救。我向神默默地祷告:“神哪,无论我儿子以后能不能生活自理,我都愿意顺服下来,从中寻求真理经历你的说话作工,在这个环境中学功课。”

一天,我陪儿子做完项目,不自觉地开始回忆起信主以来的一幕幕:从我妈严重的冠心病好了我就向主要祝福,做生意的时候也希望主保守我生意顺利,接受神的这步工作后我有点撇弃花费还是为了向神索要恩典祝福。这时,我想起一段神的话:“人的性情已恶毒到极处,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极处,人的良心已经全部被那恶者践踏,早已不是原来的良心了。人不仅不能感谢道成肉身的神赐给人类如此多的生命、如此多的恩典,反而因着神赐给人的真理而对神产生厌憎,因着人对真理并不感兴趣,所以人对神也产生了厌憎之感。人不仅不能为道成肉身的神舍命,反而从他身上‘挤油水’,向神索取高于人自己给神几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还不以为然,还认为自己为神花费得太多,而神赐给他的太少。有的人给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两碗牛奶的金币,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过这几倍的住宿费,就你们这样的人性、就你们这样的良心还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这样的人性、这样的良心才导致道成肉身的神各处飘零,无有寄居之处。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别说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作,就是他不作什么工作人也该敬拜他,也该一心一意地事奉他,这是理智健全的人该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数人事奉神还讲条件,他不管是神还是人,他只管讲自己的条件,只管追求满足自己的欲望。你们给我做饭要手工费,给我跑路要跑路费,为我作工要作工费,给我洗衣要洗衣费,供应教会要补身体的营养费,说话的要说话费,发书的要发书费,写字的要写字费,甚至我对付过的人还冲我要补偿费,打发回家的人还要名誉费,不结婚的人还冲我要嫁妆费、年轻费,杀鸡的要杀鸡费,炒菜的要炒菜费,烧汤的要烧汤费……这些就是你们高尚而又伟大的人性,是你们那温暖的良心支配你们做的事,你们的理智在哪里?你们的人性在哪里?告诉你们!若你们这样下去我是不会再作工在你们中间的,我是不会对着一班衣冠禽兽作工作的,我是不会就这样为着你们这样一班人面兽心的人而受苦的,我是不会为着这样一班毫无拯救余地的畜生而忍耐的。我向你们背转之日就是你们死亡之日,是黑暗临到你们之日,是光明弃绝你们之日,告诉你们!我是不会向你们这样一班连畜生都不如的人大发慈悲的,我说话作事有我的分寸,就你们如此的人性、就你们如此的良心我是不会作更多的工作的,因为你们太没有良心了,你们伤我心太多了,你们的卑鄙行为太让我恶心了!如此没有人性的人、如此没有良心的人是永远也没有蒙拯救的机会了,我是不会拯救这样的狼心狗肺的人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以前看这段神的话我从来不跟自己对号,甚至看不起这些人,觉得信神还向神索取、跟神算账那得多没人性啊!今天看到这话,我脸有些发烧,就像被打了一巴掌,特别蒙羞,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回想信神后我就认为神能保守我的一家人平平安安、没灾没祸,为了得到更大的祝福我撇下一切,无论尽什么本分我都能甘心,我就认为我付出花费了神就应该给我恩典祝福。就如同在世上为自己买了一份保险,我拿出本金投保了,我的人身利益就有了保障,就该得到我应得的那份红利。同样的,只要我为神付出花费神就得满足我的一切要求,我把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当成向神索取的资本,甚至要高出自己付出花费的几十倍的祝福。就如我儿子有病了,我就盘算着这些年的付出花费,认为神一定会给儿子医治的,又得寸进尺地要求神显神迹让儿子站起来,能生活自理。我认为只要我信神了神就得管我,就得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否则神就不公义。我就这样不知廉耻地要挟神,理直气壮地向神索取,真是没有一点儿人性理智!我想到恩典时代的保罗,他传福音受了许多苦,但他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变化,他把受苦付代价、劳苦作工当成进天国的条件、资本,向神索要公义的冠冕,说什么“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摩太后书4:7-8),保罗认为神不给冠冕神就不公义,这是在公开与神叫嚣,结果触犯神的性情受到神的惩罚。想想自己所走的路不正是和保罗一样的吗?信神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变化,只追求从神得恩典祝福。看到自己多年的撇弃花费、劳苦作工,还有儿子信神之后舍弃青春、婚姻尽本分,就以这些为资本来要挟神,神没满足我的欲望我就质问神,与神对抗叫嚣,我真是太无耻了!越反省越觉得自己的表现已经触犯神的性情,激起了神的怒气,我感到害怕,如果我再不悔改肯定和保罗一样遭神惩罚。我就赶紧向神祷告悔改:“神哪,这些年我没有用真心来敬拜你,一直把你当成利用的对象,让你满足我的得福欲望,我真是太卑鄙了!神哪!我愿意向你悔改,不管我儿子是死是活,还是瘫痪,我不再埋怨,我愿顺服你摆布的一切环境,做一个有理智、有人性的受造之物,来报答你的爱、安慰你的心!”

之后,我也跟儿子说:“咱把心态摆对,顺其自然吧,不能要求神给咱医治,咱俩就学顺服的功课,就是瘫了永远站不起来了,咱也别说埋怨的话。”儿子说:“是,人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都在神的手中,神早都命定好了,我愿意顺服神!”从那之后,我和儿子就不再那么痛苦了,我也不再要求神让儿子的病快点好,就顺其自然地经历。没想到没多长时间我儿子的病一天天好转了。有一天,我儿子和往常一样坐着轮椅在走廊里来回滑动着,当时我有点困,就进屋休息一会儿。我刚躺下,就听到走廊里有人大声喊着说:“快看哪,那个男孩站起来了!”我听见喊声推门一看,原来是我儿子站起来了,我就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我心里不住地说:“神哪!我感谢你!我赞美你!我儿子能站起来,这是你的大能,是你的作为呀!”渐渐地,我儿子大小便也都有知觉了,还可以自己坐轮椅去卫生间。一天,一个病人的家属羡慕地对我说:“我家孩子和你儿子是一样的病,都花一百多万了,到现在还没站起来呢!”我心想:“我儿子今天能站起来那是神的作为,只有神才有这样的大能!”还有的人说:“你家孩子这病能恢复到这种程度是万里挑一啊,你们真幸运!”我笑着点点头,心里不住地感谢神!几天后,我们就办理出院回家了。

我现在已经跟随全能神21年了,回想起这一步步都是神带我走过来的,只是自己太悖逆,总带着附加条件来信神,就是为得恩典、得祝福,跟神搞交易,若不是神借着儿子得病把我显明,打破我的得福梦,我还认识不到自己信神的错谬观点,看到自己信神的目的太丑陋、太卑鄙了!经历神这样的作工,让我感受到儿子的病对我和儿子都是一个极大的拯救,不仅恩典祝福是神的爱,疾病痛苦、刑罚审判、试炼熬炼更是神对我们真实的爱,都是为了洁净变化我,也让我体尝到了神公义美善的实质。现在我儿子身体恢复得很好,想想儿子是被医生判过死刑的人了,现在不仅能生活自理,还能帮我干点活儿,这是我都不敢想的事。看到万事万物都是神在主宰安排,人的生死大权都是在神的手中,是神在掌管着这一切。感谢神!

下一篇: 走出自卑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打开“情结”

意大利 翠柏神的话说:“为了你们的命运你们当做到被神认可。就是说,你们既然承认自己是神家中的一员,那你们就应当做到处处让神放心,事事让神满意,也就是办事有原则而且合乎真理。若你达不到这些,那你就是被神厌弃、被所有的人唾弃的对象,一旦你落入这样的境界,那你就不能说成是神家中的一员,…

临到修理对付后的一点收获

日本 小米2022年6月,我被选为教会带领。一想到做带领担当的工作多,经历的人事物也多,对我的生命长进有益处,我心里就挺高兴的,也很感谢神给我这个操练的机会。但因我刚操练做带领,很多原则不掌握,加上我遇到问题也不寻求原则,就凭己意闷着头瞎做,不久工作上就出现了问题,我选用的一个负…

糊涂爱太可怜

中国安徽 晓黎1998年,我们家姐妹四人一起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们常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话,唱诗歌赞美神,也互相鼓励要好好追求真理,追求蒙神拯救。后来,我们各自尽上了本分,偶尔见面就会一起聊聊各自的情形和尽本分的收获。可每次小妹除了说尽本分受了哪些苦之外,大多都是在谈论别人的问…

顺服的生命

刘德辉 我从小就特别爱慕虚荣,为了得到别人的夸奖、高看,受多少苦都行。记得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为了自己的虚荣脸面起早贪黑地读书...终于赢得了老师的好评被选为班长,同学们对我既羡慕又佩服,我心里非常高兴。成家后,为了让人高看,我又劳苦奔波,努力打拼,逐渐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村里人都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