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问题的顾虑

2024年5月1日

中国安徽 张毅

2023年4月份,我在教会做浇灌执事。就在当月,有很多尽本分的弟兄姊妹被中共抓捕,教会工作陷入了瘫痪。虽然我和几个弟兄姊妹也在配合后续的工作,但进展还是很缓慢。一段时间后,陈平姊妹被选为了教会带领,我心想:“这下好了,教会工作这么薄弱,有了带领工作进展得就会快了。”

一天,上层带领来信让我们写一下讲道员苏静姊妹的评价。因苏静是负责我们教会工作的,我们对她都比较了解,带领陈平却怎么也不愿写,还说对苏静不了解。我就纳闷了,“陈平这是怎么了?之前也没少接触苏静,可以根据接触中对她的了解作出客观的评价呀,她怎么不愿写呢?”几天后,我遇见陈平,她对我说:“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不愿写对苏静的评价吗?也不知带领是想让苏静尽什么本分,我觉得苏静不是一个对的人。”我就问她具体情况,陈平气愤地说:“你是不知道啊,2012年苏静就尽带领本分,她一贯不作实际工作。一次,我们辛辛苦苦整理了一份敌基督的材料,但苏静没说原因就让停止了。当时那个人把教会搞得乌烟瘴气,可苏静却不让整理他的材料,这不是在拦阻教会的清理工作吗?这不就是假带领吗?”陈平还怕我不信,还炫耀她之前作过清理工作,分辨人方面要好一些。但是根据我对苏静的了解,她不是这样的人哪。我隐约觉得陈平和苏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儿,不然成见怎么这么大呢?因之前的事我也不知道,我就没说什么。陈平接着又说:“最近这段时间,我给苏静反映教会的问题她都不给回复,她作为讲道员这也不解决实际问题呀!”听到这儿我有些诧异,觉得陈平的一些话不符合事实。我和苏静配搭过一年多,她虽然素质差点儿,但也能作些实际工作,而且最近发生的事我也在场,虽然当时苏静没有找到解决的路途,但过后她和大家一起商量这个事怎么解决,也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不是陈平说的不作实际工作。过了一会儿,陈平试探性地问我:“我看得不一定准,你和苏静接触的时间长,应该比较了解她,那你是怎么看的?”我就把苏静的优缺点都说了一下。当我说到苏静的缺点时,陈平就很高兴,但是当我说到苏静的优点时,陈平就拉着脸不想听。最后陈平勉强地说:“可能是我对苏静有偏见吧。”从那之后,陈平就不在我跟前提这事了。我感觉陈平对苏静有成见,她在我跟前说这些话好像是在背后论断人,还带点挑拨的意思。我心想:“要不要把这事反映上去,让上层带领帮着解决一下?不然她们没有和谐配搭也会影响工作呀。”我转念又一想,“这事我还没看透,我如果反映这事,万一让陈平给知道了,她会不会说我打小报告,给我穿小鞋啊?”想到这儿,我就没敢反映。

没过几天,陈平又给另一处教会的带领吴新散布对苏静的成见,还拉拢了福音执事李云说苏静是假工人。我有些惊讶,“李云怎么也牵扯进来了?她现在已经站在陈平一边了,看来这件事情不是小问题,我得及时处理,不然会给教会工作带来混乱。”但是我又担心,“陈平是我的上级,万一处理不好被她知道了,那我不得被打压整治吗?”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些害怕,就没敢向上反映。

几天后,负责清理工作的单纯姊妹给我一封亲启信,说到陈平也跟她散布对苏静的成见了,陈平说与苏静配搭不来,给苏静提什么工作建议她都不能接受,她还让单纯调查一下苏静的一贯表现。我很惊讶,本来我以为陈平只是对苏静有些成见,但通过这些情况我意识到这件事并不是简单的小矛盾,而是拉帮结伙搞混乱,是有目的的。当时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在各处教会中都时常出现随意定罪人、给人扣帽子、整人治人的现象。比如,有些人心里对某个带领工人有成见,为了报复就在背后议论这个带领工人,打着交通真理的旗号来揭露他、解剖他,这样做事的存心目的就错了。如果交通真理真是为了见证神,也是为了让人得着益处,应该交通自己的真实经历,借着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让别人得益处,这样实行效果更好,神选民也会赞成。如果是为了打击报复而揭露别人、攻击别人、贬低别人,这样做存心就不对了,名不正言不顺,让神厌憎,弟兄姊妹也得不到造就。如果有人存心是为了定罪人、整人治人,那就是恶人作恶了,神选民对恶人都应该有分辨。如果有人凭己意打击别人、揭露别人、贬低别人,对这样的人应该凭爱心给予帮助,交通解剖或修理对付,如果他不能接受真理,屡教不改,那就另当别论了。对于常常随意定罪人、给人扣帽子、整人治人的恶人就应该彻底揭露,让大家都会分辨,然后限制起来或开除出教会,这是有必要的。因为这种人是搅扰教会生活的,也是搅扰教会工作的,容易迷惑人,给教会带来混乱。……这些人的行为不但能导致教会生活受影响,而且会使教会里产生争斗,甚至能影响整个教会的工作及福音的扩展,所以带领工人必须对这类人提出警告并加以限制、处理。《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十五)》神的话说得很清楚,随意论断人、定罪人这是作恶,给教会工作带来的都是搅扰,对这样的人得赶紧限制。想想最近发生的一幕幕,我在心里揣摩:“苏静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但也能作点实际工作,为什么陈平就抓住她的缺点、问题不放呢?如果陈平发现苏静哪里做得不合适可以给她点出来或者向上反映,但她为什么对我说这些?她还把多年前对苏静的怨气发泄出来,这不是挑拨离间吗?这不是在拆苏静的台吗?而且她不光在我面前论断苏静,还拉拢另一处教会的带领和福音执事,甚至还在负责清理工作的姊妹面前散布。陈平这么做绝不是维护教会工作,也不是帮助苏静,而是在拉帮结伙搞混乱,目的就是为了让人都站在她一边论断苏静、孤立苏静,将苏静整垮。”想到这些,我心里就有些担心,“现在教会刚经历了中共的抓捕,很多弟兄姊妹都不能正常过教会生活,各项工作也还在恢复中,如果在这个时候再经历一场混乱,那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就太受亏损了”,我就想写反映信。可打算写时我又犹豫了:“陈平是我的上级,如果我写信被她知道了,她会不会打击排斥我?会不会给我穿小鞋呀?甚至还可能抓住我的问题整治我、开除我,那我蒙拯救的机会不就被断送了吗?”想到这儿,我心里感到害怕,“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陈平是我的上级,如果我得罪她被她整治了,谁能看见啊?谁又能来帮我呀?算了,我还是别掺和这事了,免得引火烧身。”就这样,我还是没有反映问题。但过后我心里总是受控告。

一天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多多问问自己,多多揣摩。《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人的脑袋还是比机器人的脑袋好使,知道变通,知道临到什么事怎样做对自己有利、怎样做对自己没利,手腕灵活,运用自如。所以临到事的时候,你对神那一丁点儿的信就站不住脚了。你跟神玩诡诈,跟神斗心眼儿、玩手段,你表现出来的就是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你觉得神信不过,神不一定能保守你,神也不一定能保护你的安全,神不一定不让你死,你觉得神靠不住,只有靠自己才有把握。最后怎么样?不管临到什么环境、什么事,你都凭着这些方式、方法、手段去做,都不能为神站住见证;不管临到什么环境,你都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带领工人,不能表现出一个管家该表现的、该做的,你不能尽上忠心,这就失去见证了。不管临到多少事,你都没有凭着你对神的信心尽到忠心、尽到责任,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你没有什么收获。《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九)》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平时没有临到难处困境时我嘴上也喊着神主宰一切,自己的命运掌握在神的手中,可发现陈平在背后拉帮结伙搞混乱时我知道得向上反映尽快处理解决,但我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里面满了顾虑担心,生怕反映问题被陈平知道后她会找机会报复整治我,甚至把我开除。为了保全自己,我一直没有反映陈平的问题。我信着神却不相信神的主宰,还认为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带领的手中,如果带领整治我,神也不一定能保守我,我这种观点和不信派有什么区别呀?我明明能看出问题的性质却不愿意反映,处处保全自己的利益,怕被带领排斥打压,丝毫不维护神家的利益,我实在太自私卑鄙了!过后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做事别总为自己,别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人的利益,别顾及自己的脸面、名誉、地位,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应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尽本分有没有掺杂、有没有尽上忠心、有没有尽上责任、有没有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教会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常考虑这些,能考虑清楚了,你就容易尽好本分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看了神的话我很蒙羞。神对人的要求不高,就是让人在临到事的时候能维护神家的利益,力所能及地尽上自己的本分,这样神就满意了。想想我已经确定陈平是在拆台搅扰搞混乱,也知道问题不及时解决将会给教会工作带来很大的拦阻,但因着我怕被整治就不愿向上反映,而是选择回避置之不理,我还哪有一点儿良心理智啊?我这样的态度就是在纵容撒但搅扰教会工作,是背叛神哪!现在我不能再保全自己了,我得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神是公义的,神家是真理掌权,我正当地反映问题陈平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即使临到了整治打压那也有我该学的功课。我又看到一些弟兄姊妹的经历见证,他们在面对敌基督、恶人时,有的刚开始也活在保全自己的情形中,担心自己被整治,后来借着依靠神去经历,把敌基督、恶人的恶行检举了出来,借着调查核实最终把敌基督、恶人清除了,教会工作恢复了正常。看后我心里很受鼓舞,心想:“现在我得依靠神把这个问题反映上去,让上层带领了解实情,能及时安排人过来尽快把这个混乱给解决,使教会工作能恢复正常的秩序,这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本分。”于是我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幕幕都写出来转走了。这样实行我心里感觉很踏实。

后来我也在心里反省,为什么临到这事我总是受辖制?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那你们不能处理、解决恶人的根源在哪儿?是不是人性里天生就窝囊,胆小怕事?这个不是根源,不是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实质是,人对神没有忠心,人就保全自己,保全自己的人身安全,保全自己的脸面、地位,保全自己的后路。没有忠心的表现就是处处保全自己,临到事就当缩头乌龟,等事情过去了才出头露面,不管临到什么事,总是前怕狼后怕虎,担心、忧虑、顾虑很多,就是不能站起来维护教会工作。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没有信心哪?你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你不相信神主宰一切,你不相信你的命、你的一切在神手中,你不相信神所说的‘没有神的许可,撒但连你的一根汗毛都不敢动’这话,你凭眼见判断事实,根据自己的小心眼儿来判断事物,处处保全自己。你不相信人的命运在神手中掌握,你惧怕撒但,惧怕邪恶势力,惧怕恶人,这是不是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是。)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是因为什么?是因为人经历太浅,看不透这些事,还是因为人明白真理太少?因为什么?这与人的败坏性情是不是有一定的关系?是不是因为人太诡诈?(是。)不管经历多少事,看见多少事实摆在眼前,都不相信这是神作的,都不相信人的命运是在神手中掌握,这是一方面原因。还有一方面致命的问题,就是人太爱惜自己了,不愿意为神、为神的工作、为神家的利益、为神的名与神的荣耀付出任何的代价,作出任何的牺牲,但凡有一点儿危险都不愿意做,人太爱惜自己了!因为怕死、怕受羞辱、怕被恶人陷害、怕落入任何的困境,就极力地保全自己的肉体,尽量让自己不处于任何的危险境地。人这样做一方面是人太诡诈,另一方面是人太爱惜自己,太自私。《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九)》从神话的揭示中我明白了,我之所以实行不出真理不能维护教会工作,主要是因为我的本性太自私、太诡诈了。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临到事的时候我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是否会受到损失、自己的人身安全能否得到保障,对自己有利的事我就愿意去做,如果能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危及到自己的安全,即使能维护教会工作我也绝对不会去做。就如我明知陈平是拉帮结伙搞混乱,如果不及时解决将会给教会工作带来极大的搅扰拦阻,可我却总是前怕狼后怕虎,担心反映问题后会被陈平打击报复甚至整治开除,我就迟迟不敢向上反映,而是做缩头乌龟。我对神没有一点儿真实的信,实在太窝囊了!想想自己信神多年,又蒙神高抬尽这么重要的本分,神的心意是让我在关键时刻能够维护神家利益,可是面对陈平搞混乱教会工作面临瘫痪时,我却处处考虑自己的利益和安危,我实在太自私诡诈了!我连明白的真理都不愿实行,这不是苟且偷生吗?如果一直不扭转,那肯定是被神厌弃淘汰的对象。尤其是现在教会刚刚经历了中共的抓捕,各项工作还没有恢复,如果再临到一场混乱,不仅教会工作受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也会更受亏损。想到这儿,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不能再让神失望了,我得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把这件事情尽快解决。

几天后,通过调查核实,发现在2012年时陈平就对苏静有成见。那个时候,苏静是带领,陈平跟她配搭,陈平地位心重想做带领,就联合其他人罢免苏静,但没有得逞。后来陈平被撤换了,但一直对苏静怀恨在心,抓苏静的把柄。陈平说苏静的其他问题多数也不属实。最后综合衡量,苏静不是不作实际工作,而是陈平处处抓苏静的把柄上纲上线,甚至拉拢更多的人排斥苏静,确定陈平属于敌基督性情严重把她给撤换了,也解剖了她这样做的性质和危害,并对她提出了警告。借着交通分辨,福音执事李云认识到自己被陈平利用了,也认识到自己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过后也写了悔过书,根据原则给李云一次悔改机会,继续留用。

经历这件事情我从心里感受到神家是真理掌权,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那些不实行真理、厌烦抵触真理的敌基督、恶人最终都会被神显明淘汰。我也看到明白真理有正义感很关键,如果对教会中的恶人、敌基督不及时揭发检举,不但会严重搅扰教会工作,也会拦阻弟兄姊妹的生命长进。借着这个实际的环境我也看到自己的败坏太深、缺少太多,太自私诡诈,同时也让我长了一些分辨,我从心里感谢神!

下一篇: 病痛中学到的功课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今天我才明白了顺服神的真意

尘 土 顺服,信神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把顺服神看得很简单,就认为只要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多受苦、付代价,多尽本分这不就是顺服神了吗?但借着实际地经历神审判刑罚的作工,才使我看清了顺服神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也明白了到底怎么实行才是真正的顺服神... 自从1996年我接受了主…

不作实际工作带来的后果

中国广东 小默我在教会负责福音工作。有次,弟兄姊妹反映组长心悦狂妄自是、独断专行,不听取组员的建议,没法跟人配搭,大家都受她辖制,福音工作也受到了影响。大家也指点帮助过她,她口头上承认、接受,可过后没有丝毫变化。后来,我们通过讨论,撤换了心悦组长的职务。在这件事上,我挺蒙羞的,因…

我传福音的曲折经历

缅甸 安心我来自缅甸。201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读神的话语我明白了,神末世作审判工作就是彻底拯救人脱离撒但权势,把人带入美好的归宿,我心里很感谢神的拯救,之后就一直在教会传福音。一次聚会时,我们读了一段神的话:“最后的工作我不但是为了惩罚人,也是为了安排人的归宿,…

被开除后的反省

中国辽宁 正良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我一直在教会传福音。后来我做了组长,负责四五处教会的福音工作。通过一段时间的配合,福音工作有了一些果效,我心里就挺美的,尤其是有些教会带领在福音工作上遇到难处都找我交通,弟兄姊妹也挺高看我,我心里就很高兴,看来还是我明白一些真理有点真理实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