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不说透,真是好朋友吗

2022年12月14日

美国 丁丽

我和项尚姊妹认识有两年了,我们之间挺有共同语言的,每次聊起来都感觉有说不完的话。之后,我们常常在一起交流彼此的经历和收获,她有什么情形会主动找我聊,我有什么难处也愿意跟她说,她总是耐心地给我交通。我很珍惜我们之间这种知近的关系,觉得身边有一个能互相帮助扶持的姊妹挺好的。

去年,我无意间听到项尚跟几个姊妹聊天,她说自己最近传福音果效挺好的,很多福音对象宗教观念多,后来她借着祷告依靠神,耐心地跟他们交通,读神的话,很快他们就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到姊妹们听完都对她投去羡慕的目光,围着项尚问长问短,寻求好的实行路途,我心里有点犯嘀咕:“传福音果效好这是好事,可项尚只说传福音果效怎么好,却不交通具体的路途,也不见证在这期间神是怎么带领引导她的,她这么说是不是在显露自己啊?”过了几天,一个姊妹给我说:“项尚的素质可真好,传福音没多久果效就这么好,听她说聚会时带领还点名让她交流经验呢。”听姊妹这么说,我心里咯噔一下:“项尚为什么要说这些呢?现在姊妹那么高看她,这对人也没有造就、益处啊。”想到这段时间项尚总在人面前显露自己尽本分果效好,我心里有点不安,“神交通过高举显露自己这是撒但性情的流露,项尚这样下去很危险啊!不行,我得找个机会给她指点一下”。可一想到要当面指点姊妹的问题,我就有些犹豫了。我想起几年前的两次经历。和我配搭的刘晓常常讲字句道理,站高位教训人,从来不解剖认识自己,我把看到的问题给她指出来,可她不但不接受,反而抓住我以往的失败、过犯来反驳我,之后也不愿再搭理我,这让我特别地尴尬、痛苦。还有一次,聚会时我听到陈姊妹交通跑题了,我就给她指出来,过后陈姊妹跟我敞开,说我给她指问题的时候,她当时脸面上过不去,心里也很抵触,觉得我是故意在跟她过不去,甚至以后聚会时都不愿再交通了。虽然姊妹后来经过寻求、反省,认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但听陈姊妹这么说,我心里还是很难受,之后再指点别人的问题,我变得顾虑重重。我心想:“我和姊妹的关系一直很好,如果我当面指出姊妹的问题,她会不会感到难堪下不来台呀?要是她接受不了,再对我产生成见,觉得我是在揭她的短,故意跟她过不去,以后不搭理我了怎么办?我们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得多难受啊!姊妹也不是一贯地显露自己,或许她借着看神话也能反省认识到呢,算了,我还是不说了吧。”

一天,项尚找到我说,有弟兄姊妹给她提建议,说她聚会交通爱显露自己,容易让人高看、崇拜,这让她挺难受的。听完,我心里也很纠结。其实,我也看出来这段时间她有显露自己的表现,因为怕影响和她之间的关系,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直没有给她提出来,现在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要不我把看到的问题一并说出来?可又想到姊妹已经很难受了,我再说,她会不会承受不了消极啊?我也意识到我得把看到的问题给姊妹指出来,可又怕姊妹觉得我很苛刻,以后跟我疏远,我就琢磨着该采用什么样的语气、用什么样的表达方式会比较委婉,不会让姊妹感到难堪呢?于是,我就列举了自己以往高举显露自己的表现,后来是怎么反省认识的,最后捎带着提了一下姊妹的问题。我怕她脸面过不去,又安慰了她几句,“人都有败坏性情,流露这些也正常,我也是一样,信神到现在还是特别狂妄自大,常常显露自己,你也别受辖制,得正确对待自己啊。”听我这么说,姊妹就没再说什么。可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

一次聚会时,项尚交通对神话的领受、认识,说着说着就谈起她最近传福音的经历。她说一个福音对象是信主几十年的老牧师,观念特别多,还听信了很多谣言,弟兄姊妹多次给他传福音他都没有接受,后来她去交通辩论了几次,找到相关神话把他的观念都给一一驳倒了,最终牧师逐渐放下观念,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项尚一说完,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她传福音的经历给吸引了,已经不在神话上了。当时,我心里有点意识:“这是不是跑题了?虽然姊妹交通的是她传福音的经历,但她说完后大家都开始仰望、高看她,这是不是在显露自己啊?”我想给她指出来并制止这个话题,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心想:“如果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断她,那她得多难堪哪?她传福音有果效这是事实,我这样说她,大家会不会觉得我是出于嫉妒,故意跟她过不去啊?或许她的存心是好的,并不是想显露自己呢。”于是,我就没有吱声,可心里已经无法安静下来揣摩神话,交通时也没有什么亮光,只是干干巴巴说了几句,聚会就这样结束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聚会时项尚说的那些显露自己的话,还有大家流露出对她高看的神情。姊妹交通的内容并没有让人更好地明白神话,反而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她传福音的事上,聚会没有达到好的果效。我怕伤了姊妹的脸面就没有吱声,不维护教会生活,我这不是做老好人没有正义感吗?我想起一段神的话:“好好省察自己是不是一个对的人。你的存心目的都是为了我吗?你的言语举动都是活在我面前吗?你的心思意念我都鉴察。你里面没有责备吗?……这次撒但夺去了吃喝,你认为下次能补偿吗?你也清楚看见了,这是能补偿的吗?这时间你能补偿回来吗?你们要多多省察自己,几个聚会没有吃喝原因在哪儿,在谁身上出的岔,要一一地交通明白,这样的人不严肃地制止,弟兄姊妹不认识还会发生这样的事。真是灵眼没开,瞎子太多!能看见的也是马马虎虎,没站起来说话,还是瞎子,看见了不说话的是个哑巴,残疾人太多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神的话让我很扎心,想到这次聚会项尚交通神话跑题,耽误大家的时间,也影响了聚会的果效,可我看到却不作声。我反复琢磨,我明明知道项尚交通内容跑题,可我为什么不维护教会生活,选择沉默做老好人呢?一方面,我对项尚的做法到底属不属于高举显露自己拿不准,觉得她传福音有经验这是事实,这些经历交通出来对弟兄姊妹也有些益处,那她这么交通到底属不属于显露自己呢?另外,我怕自己看得不准,说出来让姊妹受辖制,别人也会误认为我是出于嫉妒才这么说她。

第二天聚会时,我就把心里的困惑提出来跟几个姊妹寻求,我们一起看了神的话:“高举见证自己,炫耀自己,让别人高看自己,败坏人类都会这样做,这是人受撒但本性支配本能的反应,也是败坏人类的共性。通常人都怎么高举见证自己?怎么达到这个目的呢?见证自己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有多少花费、付多少代价,以讲资本的方式来高举自己,使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更高、更牢固、更稳定,从而达到让更多的人欣赏、高看、羡慕,甚至崇拜、仰望、追随。为了这个目的,人做了许多外表上是见证神,实质上是高举见证自己的事。这样做有没有理智?这就超出理性范围了,没有廉耻了,就是不知羞耻地见证自己为神做了什么、受了多少苦,甚至炫耀自己有什么样的恩赐、才干、特殊技能,有什么经验、处世的高招、玩弄人的手段,等等。高举见证自己的手段就是炫耀自己、贬低别人,还有伪装、包装自己,让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弱点、缺点与不足,让人看到的永远是自己光鲜亮丽的那一面,甚至消极了也不敢告诉别人,不敢跟人敞开交通,做错事了也是尽量地包裹、掩饰,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中给教会工作带来的损害从来不提,稍微作出一点贡献、有一点成绩就赶紧拿出来炫耀,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多么有才干,自己的素质有多高,自己多么与众不同、多么高于常人。这是不是高举见证自己的方式?”(《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通过神话的揭示我明白了,敌基督高举见证自己的一方面表现就是在人面前炫耀自己的恩赐、特长,自己作出的贡献、成绩,让别人看见他多么有素质、才干,达到让人都高看、仰望。传福音见证神本来是正面事物,项尚有传福音的特长,如果她能交通自己遇到难处是如何依靠神、经历神作工的,之后又有哪些收获、认识,总结出哪些好的实行路途,这些交通出来对人有造就。但项尚只说自己传福音得了多少人,怎么受苦、怎么付代价的,大家听完她的经历对神没有多少认识,对临到各种难处该怎么对待、怎么实行不清楚,反倒对她多了一些了解,知道她传福音有经验、有恩赐素质,她比弟兄姊妹都追求,大家对她是啧啧称赞、羡慕有加,深感自愧不如。看到显露自己和高举神、见证神达到的果效是不一样的。通过大家一起交通,我也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看法,确定项尚说的那些话多数都不是在见证神,而是高举显露自己,流露的是敌基督性情,是让神厌憎、恨恶的。姊妹们也提醒我,“现在项尚身上有这些败坏性情的流露,她自己也可能还没有意识到,我们既然看见了就应该凭爱心指点帮助,可不能为了维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老好人。”姊妹们的话让我感到很蒙羞,我决定尽快找项尚交通。

聚会结束后,我心里一直不能平静,想到之前就看到项尚的问题,却不敢给她指点,即使说也是蜻蜓点水地说一点儿,没有实际果效,导致姊妹对自己的问题始终没有真实的反省认识。想到这些,我心里很难受、自责,我不禁问自己:“平时我和项尚有说有笑,无话不谈,可为什么让我指点她的问题就这么难,怎么也开不了口呢?”寻求反省中,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都有文化,都讲究说话文雅、低调,而且讲究方式,语气委婉,不伤害任何人的尊严,也不伤害任何人的面子,说话做事给人留余地,尽量让人心里舒坦,不揭人的伤疤、短处,不让人难过、不让人难堪,这是一般人的处世原则。这个处世原则怎么样?(这是老好人,诡诈、圆滑。)弯曲、圆滑、奸诈、阴险,在人那张笑脸背后藏着很多恶毒、阴险、见不得人的东西。”(《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生命长进的六个指标》)“那些走中庸之道的人都是最阴险的,谁都不得罪,八面见光、八面玲珑、逢场作戏,谁都看不出破绽,那就是个活撒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的捆绑》)“处世哲学中有一条是‘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就是为了维护好朋友这一层关系,即使看透了对方的问题也不能说透,守住不打脸、不揭短的原则,互相欺骗、互相隐瞒、互相玩阴谋,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人也不明说,采取狡猾的方式维护这层关系。为什么要维护这层关系呢?就是不想在这个社会中、在人群中树立敌人,使自己常常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因为你不知道揭了别人的短处或者伤害到别人之后,他变成你的仇敌会对你有怎样的危害,你不想把自己置身于这样一种环境中,所以就采取一条这样的处世哲学——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从这一点来看,人与人之间如果是处在这样一种关系中,算不算真朋友啊?(不算。)不算真朋友,更够不上知心人了。那这层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是不是一种基本的社会关系?(是。)在这种社会关系下,人与人之间不能谈心,不能深交,不能无话不说,不能把自己的心里话、自己所看到的对方的问题、对对方有益处的话说出来,而是挑好听的说,不伤到对方,不想树敌,目的是让自己周遭的人都不对自己构成任何的威胁。当没有人威胁到自己的时候,自己活着是不是就相对自在、平安一些?人提倡‘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句话是不是就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是。)这很显然是一种带有防备人的弯曲诡诈的生存之道,目的就是为了自保。人这样活着没有任何的知心人,没有任何无话不谈的亲密朋友,人与人之间就是互相防备、互相利用、互相耍手段,各取所需。是不是这样?‘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的目的归根结底就是为了不得罪人、不树敌,以不伤害他人来保全自己,是为了自己不受到伤害所采取的手段、方式。从这几方面的实质来看,对人的德行提出的‘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一条要求算不算高尚、算不算正面啊?(不算。)那它对人的教导是什么?就是你不要得罪任何人,不要伤害任何人,否则的话,最后受伤害的是你自己;另外,也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一个你要好的朋友在你伤害了他之后,这种朋友关系就开始悄悄转变了,他就会从你熟悉的、要好的朋友变成你的陌路、你的仇敌。……那它教导人最后达到的后果是什么?是让人变得诚实了还是让人变得诡诈了?结果就是人变得诡诈了,心与心之间的隔阂变大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变大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复杂了,就等于人的社会关系复杂了,人开始没有交流,产生互相防备的心理,这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正常吗?社会风气会变好吗?(不会。)所以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很显然是错误的,这样教导人不能使人活出正常人性,更不能达到做人光明正大、心怀坦荡,绝对达不到正面果效。”(《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八)》)看了神的话,我看到自己就是凭着撒但的处世哲学和项尚相处,像“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一直以来,我把这些处世哲学当成与人相处的原则,觉得只有这样做才能维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才能不得罪人,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通过神话的揭示我才看到,这些哲学都是圆滑、诡诈、阴险的处世之道,使人与人之间互相防备,产生隔阂,不能坦诚相待,更没有彼此相爱。这样相处虽然不会得罪人,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也得不到真正的朋友,而且人只能越来越虚伪、诡诈。另外,我也明白了,与人相处时应该坦诚相待,看到对方身上的问题就应该凭爱心尽所能地帮助,即使对方一时接受不了会对自己产生误解,也应该坚持原则、摆对存心,正确对待。真正接受真理的人临到修理对付即使一时受脸面辖制接受不了,但过后会寻求真理反省自己,不但不会记恨人,过后还会感谢对方。回想我跟项尚相处时,我明明几次看到她在人面前显露自己,弟兄姊妹也都挺高看她,但我怕指出来会伤了她的脸面,以后不搭理我,为了维护和姊妹之间的一团和气,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流露败坏也不指点帮助,导致姊妹对自己的问题始终没有反省认识,过后还是老病重犯。看到我凭这些撒但哲学活着,只想维护跟姊妹的关系,让她说我善解人意,能体谅人,可我却不为姊妹的生命进入着想,要是我能早点把看到的问题给姊妹指出来,或许她对自己的败坏性情能有些认识,就不至于在聚会时说出那些没理智的话了。我为了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当老好人,实在是太坑人了!我又想到之前和一个姊妹相处时,看到她尽本分常常应付糊弄,弟兄姊妹指出她的问题她还讲理不接受,我就想交通帮助她反省自己,可又觉得姊妹的年纪比较大了,要是直接指出来会伤了她的脸面,让姊妹觉得我很苛刻,所以我对姊妹的问题始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外表上还跟姊妹有说有笑,特别的友好。直到后来,姊妹因为应付糊弄被调整了本分,我才后悔没有早点帮助她。姊妹离开时,我才把看到的问题跟她交通。姊妹虽然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但也责备我为什么没有早点给她指出来,那样或许她能早点扭转,也不至于被调整。想到这儿我才看到,凭这些处世哲学活着当老好人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好人,对人没有一点真心、爱心,特别的自私、诡诈,活出的都是撒但的性情,让神厌憎。想到项尚一直很真诚地对待我,可我却凭处世哲学对待她,不实行真理,只考虑自己怎么不得罪人,维护自己的好形象,看到姊妹流露败坏却不管不顾,我这算是什么好朋友啊?看到“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真是撒但的鬼话,太坑人了,我再也不愿意凭它活着了。

寻求反省中,我想到自己不敢给项尚指点问题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我里面有个错误的观点,我总觉得指点别人的问题就是揭人的短,会伤人的面子,很容易得罪人,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所以在项尚的事上,我总怕指出她的问题后得罪她,破坏我们的关系,就很难实行出真理。于是,我就向神寻求,求神带领我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寻求中,我看到神的话说:“神要求人说话得说真话、说心里话,别欺骗,别奚落,别迷惑,别讽刺,别挖苦,别辖制,别伤害,别揭短,别嘲笑。这是不是说话的原则?这里别揭短指什么说的?就是别抓把柄,别抓住人的过失或者短处论断、定罪。这是起码应该具备的。那在积极方面,说对人有造就的话有哪些表现?主要有鼓励、开导、引导、劝勉、体谅、安慰,另外,有时候需要直接对别人的缺欠、不足、毛病提出指点、指责,这样对人太有益处,这是不是真实的帮助啊?这是不是对人有造就的?……总之,说话的原则是什么呢?就是说心里话,说真实经历、真实看法的话,这才是对人最有益处的话,是能供应人、帮助人的话,是最积极正面的话。那些虚假的话,不能让人得益处、得造就的话坚决不说,防止对人造成伤害、把人绊倒,导致人落入消极产生一些负面作用。要说积极正面的话,争取达到最大限度地帮助人,使人得到益处、得着供应,对神产生真实的信心,让人通过你对神话的经历与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能够得到帮助,有大的收获,能明白经历神作工、进入真理实际的路途,使人有生命进入,生命得以长大,这就是说话有原则、对人有造就达到的果效。”(《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三)》)“你跟一个弟兄姊妹关系不错,对方让你指点他身上存在的问题,你该怎么实行?这就涉及到你用什么方式来对待这事了。……那根据真理原则该怎么对待这事?怎么做合乎真理?有几条原则?首先,起码达到不绊倒人,得先考虑到他的弱点是什么,采取哪种方式跟他说能不绊倒他,这是起码应该想到的。其次,如果你知道他是真心信神的人,能接受真理,发现人家有问题,就应该主动地帮助人家,如果置之不理,还看人笑话,这属于坑人害人,这样的人没有良心理智,对人没有爱心。但凡有点良心理智,也不能看弟兄姊妹的笑话,应该想方设法地帮助人解决问题,应该让他明白是怎么回事、错在哪里,能不能悔改那是他的事,咱们该尽的责任尽到了,即使他现在不悔改,早晚有一天他醒悟过来后也不会埋怨你、控告你。对待弟兄姊妹起码不能低于良心理智的标准,别亏欠人,能帮助多少就帮助多少,这是人应该做到的。对待弟兄姊妹能凭爱心、凭真理原则对待,这就是最好的人了,也是心地最善良的人。当然,真正的弟兄姊妹是指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的人,如果是只为吃饼得饱信神、只为得福信神却不接受真理的人,那就不是弟兄姊妹了。对待真正的弟兄姊妹得有真理原则,不管人怎样信神、走什么道路都能凭爱心帮助。起码该达到什么果效?第一,不绊倒他,不让他消极;第二,能帮助到他,使他从错误道路上回转过来;第三,使他明白真理,选择正确的道路。这三方面果效都得凭爱心帮助人才能达到。如果没有真实的爱心,那就没法达到三条果效了,能达到一条两条就不错了。这三方面的果效也是三条帮助人的原则,这三条原则你都知道了、掌握了,但是具体怎么做呢?你真了解他的难处吗?这是不是又是问题?你还得想:‘他这个难处的根源在哪儿?我能不能帮助到他?我要是身量太小解决不了他的问题,还随意乱说,就可能把他指到歪道上。另外,他这个人领受能力怎么样?素质怎么样?他是不是偏执的人?是不是通灵的人?是不是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如果看到我比他强,我还给他交通,他能不能产生嫉妒?能不能消极啊?’这些问题都得考虑,考虑透了以后再去跟他交通,针对他的问题读几段神的话,让他能从神话里明白真理找到实行的路,问题就解决了,他就从困境中走出来了。这事简单吗?这不是简单的事,不明白真理说多少话都没用,如果明白真理,几句话就能让人得开启,让人得益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解决对神的观念误解》)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揭短就是抓住别人的把柄就论断、定罪,存心是为了讽刺、挖苦、定人的罪,这是让神厌憎的;而看到别人的问题、缺少就指点出来,存心是为了帮助人,这是对人有造就的,是对人有爱心、对弟兄姊妹生命负责任的表现。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借着别人的指点帮助,他能反省自己,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生命进入上有长进;而有的人对待修理对付、指点帮助特别地抵触、反感,这也显明他们不接受真理、厌烦真理的性情。看到我之前所认为的指点人的问题就是揭人的短,是费力不讨好,这样的观点真是太错谬了。另外,我还明白了指点帮助人是有原则的,不是光凭着一颗好心、热心,不管看到谁身上有什么问题,直截了当地指出来就行了,有时候还得讲智慧,得根据真理原则,最重要的是得揣摩相关的真理,能够借着指点帮助让对方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有实行进入的路途,这才是真正的帮助人。这时我才意识到,以往我指点帮助人没有达到好的果效都是因为我不寻求真理原则导致的。就像陈姊妹虚荣脸面特别重,又没有经历过修理对付,我发现她聚会交通跑题,除了指出她的问题,过后还应该跟她交通聚会交通神话的原则,让她能找到实行的路途,这样也能避免她受辖制,以后聚会时能根据原则交通。明白了这方面的原则,我不再害怕指点项尚的问题了,我应该根据原则,凭爱心帮助姊妹,避免她走上错误的道路。我在心里向神祷告寻求,该怎么跟姊妹交通能够达到好的果效,既不给她带来辖制,还能让她明白这方面的真理,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

接下来,一有时间我就琢磨这个问题,并找到神揭示人高举显露自己的相关神话吃喝揣摩,找时间跟项尚敞开心交通,把这段时间自己看到的问题都说出来,并交通高举显露自己的性质与后果,以及神对待这类表现的态度。交通完之后,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省到都是受地位心支配,喜欢在人心中有地位,让人高看,这样的追求是让神厌憎的。之后,姊妹还在聚会上解剖亮相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让大家有分辨。看到姊妹能够反省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且能够恨恶自己,我心里很高兴,同时也很自责,后悔自己没有早点给姊妹交通、指点。姊妹并没有因为我这次指点揭露她的问题而对我产生成见,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因此而破裂,反而更近了。我体会到只有凭神话活着,根据真理原则与人相处,这样做人心里才踏实。

上一篇: 当地位心在作怪
下一篇: 盲目崇拜人的后果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神带领我冲出地位的埋伏圈

回想这几年神在我身上作的审判刑罚的工作,真是感慨万分,是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心灵得以醒悟过来,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体会到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是神话语的审判使我从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捆绑中走出来,开始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的变化,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

险境中的选择

中国江苏 李心默 有一年冬天,上层带领告诉我邻近教会的带领工人被警察抓捕,现在教会一些善后工作需要处理,弟兄姊妹没有人扶持,有的胆怯、消极软弱,过不上教会生活,她问我是否愿意负责那处教会。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有些争战:“那处教会刚有弟兄姊妹被抓,我要是负责那处教会,万一被警察抓去怎…

我不再把恩赐当宝贝了

借着一段时间的经历,我不再把恩赐当宝贝了,而是把真理看为宝贵,因我知道自己缺少太多,各方面真理都不是真正明白,只是停留在道理、字皮上。要想明白真理,只有脚踏实地追求真理,经历实行一点得着一点,这样收获的才是最实际的。

给牧师传福音的经历

中国安徽 李智 今年4月的一天傍晚,带领突然找到我说,有个信主五十多年的老牧师愿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就是曹家村的曹牧师,让我去给他谈见证。带领说曹牧师曾经去过好几个国家讲道,而且他以往还因信主被中共抓捕坐监都没有背叛主,是个真心信主的人。听了这些情况,我想到自己以往传福音遇到过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