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检举信的争战

2023年5月6日

中国河南 刘娜

一天,我收到一封检举信,有弟兄姊妹反映一处教会的带领陈默姊妹尽本分没负担,不解决弟兄姊妹的难处、问题,不作实际工作,是假带领。看完信后,我就急忙约见了这处教会的弟兄姊妹,了解大家对陈默的评价。可是事实并不像检举信里反映的那样,弟兄姊妹评价陈默尽本分比较有负担,对教会各项工作都能积极落实,弟兄姊妹尽本分遇到问题、难处,她也能及时交通解决,还是能作一些实际工作的。我心想:检举信里反映的情况也不属实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我了解到反映问题的是赵慧和刘英,她们检举陈默不作实际工作,主要是因为有一次,她们看到浇灌执事没有按时浇灌新人,就反映给了陈默,陈默通过了解得知浇灌执事那天正好有其他工作着急落实,耽误了浇灌新人的时间,但之后就没再耽误过了,陈默就没有责怪浇灌执事,可赵慧她们不看事情的背景,就抓住这件事论断陈默不解决问题,是官官相护,不作实际工作。之后,赵慧和刘英抓住这件事经常在聚会时论断陈默和教会执事,说他们官官相护,是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假工人。因着她们的搅扰,教会生活受到了影响,陈默也因此活在消极情形中,导致教会工作受到拦阻。听到赵慧和刘英的这些表现,我想到了几年前我还在这处教会做带领时,她俩就拉帮结伙,攻击带领工人,还为开除的敌基督打抱不平。因着她们的滋事搅扰,给教会生活带来了严重搅扰。那时,我刚做带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再加上自己信神时间短,就很受她们辖制,不敢站起来揭露、限制她们,导致教会生活混乱了半年多。直到上层带领来交通揭露她们作恶的表现、性质和后果,她们才不再闹事了。后来,看她们没再搅扰并说愿意悔改,就先留下来观察。没想到她们现在又开始滋事搅扰,攻击论断带领工人。赵慧和刘英经常抓把柄论断定罪带领工人,在教会制造混乱,到现在也没有悔改,根据她们一贯的表现来看,她们的本性实质就是恶人。这次我得好好揭露、限制她们,不能再让她们继续作恶搅扰了。可转念一想,她们好抓把柄滋事纠缠,万一我在处理的过程中说错了话或者做事有偏差,被她们抓住把柄怎么办?又想到以往我在处理一个敌基督时,就被那个敌基督检举过两次,这次如果赵慧和刘英再歪曲事实写信检举我,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啊?会不会说我三番五次被检举是不是人不对,是假带领啊?我要是因此被撤换了怎么办啊?我越想心里越打怵,不敢去面对她们,刚好当时还有其他工作要作,处理检举信的事就被我一拖再拖。

大概十多天后,上层带领来信询问我检举信的处理情况,得知我还没有找赵慧和刘英交通,就督促我抓紧时间处理。我意识到如果再不去处理解决,对教会工作就太不负责任了。于是,我就准备写信约见赵慧和刘英核实她们作恶的表现。谁知第二天我又收到了她们的检举信,还是检举陈默不作实际工作、不解决实际问题,信里所写的内容有些是歪曲事实,有些需要了解核实。看到她们这么恶,不依不饶地检举、陷害带领工人,我不由得又有些打怵,心想:“这次,我要面对面地揭露她俩,她们要是合起伙来攻击我怎么办?万一再抓住我作工中的把柄,颠倒黑白检举我怎么办?”我越想越害怕。无助中,我向神祷告:“神啊,面对恶人搅扰教会生活,我知道该站起来揭露她们,维护教会工作,但我心里总是胆怯、害怕,愿你带领我能实行真理,不受恶人的辖制。”我看到神的话说:“敌基督这类人性情太凶恶,你要是对付他或者揭露他,他恨上你那就像毒蛇一样咬住你了,你抖也抖不掉,甩也甩不开。碰到这样的敌基督,你们怕不怕?有些人就害怕,说:‘我可不敢对付他,他那么厉害,像毒蛇一样,缠住我我就完了。’这是什么人哪?这样的人身量太小,是窝囊废,不是基督的精兵,不能为神作见证。碰到这样的敌基督你们该怎么办?他要挟你,要取你的性命,你怕不怕?……人总怕敌基督抓把柄报复,难道就不怕得罪神遭到神的厌弃吗?你怕敌基督抓住把柄报复,你为什么不抓住敌基督的作恶证据检举、揭露敌基督呢?这样,一方面神选民会赞成你拥护你,最主要神还会纪念你的善行、正义之举,你何乐而不为呢?神选民应该牢记神的托付,清理恶人、敌基督就是与撒但争战最关键的战役,这一仗如果打胜了就是得胜者的见证。与撒但恶魔争战这是神选民该有的经历见证,是得胜者必须具备的真理实际。神赐给人这么多真理,神带领你这么长时间,供应你这么多,就是让你作见证的,让你维护教会工作的,结果在恶人、敌基督作恶搅扰教会工作时你胆小退缩了,抱脑袋逃了,那你就是个窝囊废,你不能得胜撒但,你没有见证,神厌憎你。在这个关键时候,你得站起来与撒但争战,揭露敌基督的恶行定罪他、咒诅他,让他无地自容,把他清理出教会,这才算得胜撒但,结束撒但的命运。你是神选民,是跟随神的人,你不能怕事,你得按真理原则办事,这才是得胜者。你如果怕事,因为害怕恶人、敌基督报复就妥协,那你就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神选民了,你是窝囊废,连效力者都不如。《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神的话句句扎在我心上,我不就是神所说的窝囊废吗?教会里有恶人搅扰教会生活,作为带领工人,我应该站起来揭露、限制她们,维护教会工作,可我却在关键时刻胆怯、退缩。看到赵慧和刘英好歪曲事实、抓人把柄,之前还攻击过我,我害怕得罪她们,怕她们再滋事纠缠,攻击报复我,为了保全自己,我就一直拖着不去处理,任由她们论断攻击带领工人,搅扰教会生活,我这哪有一点儿见证啊?这不是吃里爬外,做恶人的保护伞吗?太让神厌憎了!想到这儿,我心里特别地恨自己,我怎么这么自私呢?我不能再做窝囊废逃避退缩了,我得站起来维护教会工作。

第二天,我去见了赵慧和刘英。她们一看到我,就质问我:“你是作什么工作的?是来处理假带领的?还是带领工人让你来给我们交通的?”当听说我是来调查核实检举信的,她们又开始歪曲事实攻击论断陈默,说陈默平时不参加小组聚会,不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对新人也不管不问。她们还是抓住浇灌执事没有按时给新人聚会这事,说陈默不作实际工作。她们还诬蔑说,给陈默提缺少,陈默定罪打压她们。看到她们咄咄逼人、态度强势,我心里又开始犹豫了,“她们人性不好,好滋事纠缠,她们反映陈默的问题,带领执事也给她们交通过,可她们还是抓着不放,现在我要是当面揭露她们,万一她们恼羞成怒,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想到这些,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甚至后悔来处理这封检举信了。我心想,干脆给上层带领写信说一下情况,让上层带领来处理这个事,这样我就不用再面对她们了,也不用担惊受怕了。于是,我简单应付了一下她们就匆匆离开了。之后,我把核实检举信的情况以及赵慧、刘英的表现都写信反映给了带领。过了两天,带领来信说:“你只是反映了赵慧、刘英的问题,但没说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事,你把问题都抛给了我们,你的观点是什么呢?”当时看完信,我心里挺难受的。我已经确定赵慧和刘英的实质就是恶人,她们一贯抓把柄论断攻击人,搅扰教会生活,死不悔改,如果把她们继续留在教会,只会给教会工作带来更严重的打岔搅扰,按原则应该及时把她们清理出教会,可我为了保全自己,想推给上层带领去处理,我实在太诡诈了。

后来,我看到两段神的话,对自己这样做事的性质和后果有了一些认识。神的话说:“咱们常常交通解剖恶人、敌基督,讲分辨、讲认识,就是为了把真理交通明白,让人对恶人、敌基督有分辨,达到能揭露恶人、敌基督,这样神选民就能不再受敌基督的迷惑搅扰了,就能脱离撒但的权势、脱离撒但的捆绑。但有些人心里还有处世哲学,对待恶人、敌基督不讲分辨,还充当老好人,不与敌基督争战,不与敌基督划清界限,还和稀泥走中庸之道维护自己的利益,把恶人、敌基督这些魔鬼留在神家养鬼为患,让这些魔鬼肆意搅扰教会工作、搅扰弟兄姊妹尽本分,那这样的人充当了什么角色?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的保护伞,属于敌基督的帮凶。你虽然没做敌基督做的事,没有敌基督的这些恶行,但是你在敌基督的这些恶行上有份了,你是被定罪的。你纵容他、包庇他,他在你身边随意乱做你却没有任何的作为,不做任何事,你是不是在敌基督的恶上有份了?所以说有些假带领、有些老好人就是敌基督的帮凶。凡是看见敌基督搅扰教会工作而不揭露、不与之划清界限的都是敌基督的走狗、帮凶,他们对神没有顺服、没有忠心,在神与撒但争战的关键时刻他们站在撒但一边保护敌基督而背叛了神,这样的人都是神厌憎的人。《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每处教会中都有一些老好人存在,这些老好人对恶人操控扰乱选举没有分辨,即使有点分辨也置之不理,他对待教会选举中出现的任何问题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他认为谁当带领都一样,与他没什么关系,只要他每天乐乐呵呵地过好日子就行。这类人怎么样?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不是。)这是什么人?这就是老好人,也可以说是不信派。这些人不追求真理,只贪图过好日子,贪享肉体安逸,都是太自私、太圆滑的人。社会上这样的人多不多?无论什么政党掌权,无论什么人当官,他都吃得开,他都八面见光,活得很滋润,什么政治运动来了他也不会受到任何的牵连,这类人是什么人?这是最诡诈、最圆滑的人,这叫滑石蛋、老油条。他凭撒但哲学活着丝毫不讲原则,不管什么人掌权他都迎合奉承,歌功颂德,对顶头上司只有维护从来不得罪,无论顶头上司作多少恶他都不反对也不支持,他是深藏不露,谁掌权他都能吃得开,撒但魔王就喜欢这类人。为什么魔王喜欢这类人呢?就是他不会坏魔王的事,对魔王没有任何威胁。他做人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也没有人格尊严,只随从社会潮流对魔王俯首称臣、投其所好。教会中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人能不能做得胜者?是不是基督的精兵?是不是神的见证人?当恶人、敌基督出来搅扰教会工作的时候,这类人能不能站出来与之争战,揭露他们、分辨他们、弃绝他们,制止他们的恶行,为神作见证?绝对不能。这类滑石蛋不是神成全的对象,不是蒙拯救的对象,他们从来不为神作见证、不维护神家的利益,在神眼中这些人都不是跟随神顺服神的人,而是瞎起哄的人,是撒但一伙的人,正是神工作结束时淘汰的对象。神不稀罕这些贱货,他们没有真理、没有生命,是畜生、是魔鬼,他们不配神的拯救,不配享受神的爱,所以这样的人神顺手就丢弃淘汰了,教会就应该按不信派及时地清除。《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十九)》从神的话中看到,当敌基督、恶人搅扰教会生活和教会工作时,神要看人是选择维护教会利益,还是维护自己的利益。要是为了保全自己,任由敌基督、恶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在神那儿看,这样的人圆滑诡诈、自私卑鄙,不是神成全的对象,还会被神定罪、淘汰。揣摩着神的话,我感到扎心难受。我明明知道赵慧和刘英一直搅扰教会生活、攻击论断带领,导致带领没法正常尽本分,教会工作也受到拦阻,可我却凭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些撒但哲学活着,眼睁睁看着她们作恶搅扰,也不敢站起来揭露、限制她们,就怕得罪了她们,她们会抓把柄报复我、检举我,我就一直逃避、退缩,甚至还想把这事推给上层带领处理,这样既不得罪人,还能保全自己,我真是太自私、诡诈了!教会出现打岔搅扰的事,我作为教会带领,本应第一时间站出来揭露恶人,保护弟兄姊妹,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我却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更没有尽上忠心。这时,我才看到自己凭撒但毒素活着没有一点儿人样,连起码的良心理智都不具备。想到主耶稣说过:“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太12:30)在神与撒但的争战中,不是站在神一边,就是站在撒但一边,没有中间立场。但我在处理恶人的事上却耍小聪明,把这事推给上层带领处理,自己哪边都不站,选择中立,明哲保身,这不就是站在撒但一边背叛神吗?我还觉得自己不出头处理恶人是聪明之举,其实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虽然我没有像恶人那样作恶搅扰,但我眼睁睁看着恶人打岔搅扰却不及时处理,纵容恶人作恶,充当恶人的保护伞,这是在她们的恶上有份啊!我哪有一点儿良心、人性啊?真不配称为人!想到这儿,我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我这哪是在尽本分预备善行?就是在积攒恶行,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神厌弃、淘汰。

过后,我反省自己为什么总是害怕恶人。我看到两段神揭示敌基督的话:“他认为神家与社会一样,谁硬气、谁霸道谁就能站住脚,谁狠、谁凶、谁恶那就没人敢碰,接受对付修理的人那都是没能耐的人,都是窝囊废,有点本事的人没人敢碰,做错事也没人敢揭露,那才是铮铮铁骨的硬汉呢!《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神说过:‘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这话你能相信到什么程度?在与敌基督、恶人争战这事上就看出你的信心大小了。你对神有真实的信,那你就有真实的信心;你对神的信只有一点儿,只是渺茫空洞的,那你就没有真实的信心。你不相信神能主宰这一切,不相信撒但在神的权下,你还能惧怕敌基督、恶人,能纵容他在教会中作恶搅扰破坏教会工作,还能为了保全自己向撒但妥协告饶,不敢起来与他争战,你做了逃兵,充当老好人、充当旁观者,你对神就没有真实的信,你对神的信就是个问号,那你的信就太可怜了!《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看完神的话我明白了,神主宰、掌管一切,神家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教会中不管敌基督、恶人多么猖狂,怎么作恶搅扰,也只是为神成全神选民长分辨效力的,当他们的力效完后,都被神一一显明淘汰了。而我不认识神的主宰,不认识神的公义,总害怕得罪恶人,认为在社会上人越是霸道、凶恶越没人敢碰,走到哪儿都亨通,在神家也是这样,一旦得罪了恶人,就没有好果子吃,我把神家想得和社会一样,认为“冤家宜解不宜结”“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受这些言论影响,即使看见恶人搅扰教会生活也不敢出面解决,生怕恶人报复我,给我造谣,扣个假带领的帽子检举我,万一因此被撤换尽不上本分,那就没有好的结局归宿了。我把恶人看得太厉害了,完全否认了神主宰、掌管一切,也否认了神的公义。这时,我想到之前接触过的陈正心姊妹,她去一处教会处理混乱时,搅扰教会的恶人直接把她给轰出来了,还攻击她,不让她参加聚会。面对恶人,陈正心一点不害怕,依靠神揭露他们的恶行,最后恶人都被开除出了教会,而陈正心现在一直尽着本分,并没有被恶人攻击打倒。这让我切实体会到神家就是真理掌权,做正义的事蒙神称许,神也会保守、带领,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还想到,借着这次处理检举信,让我看到教会对每封检举信都会认真调查核实,按照真理原则公平公正地处理,赵慧和刘英歪曲事实抓带领工人的把柄写检举信,教会并没有单根据她们检举的内容就直接撤换教会带领,而是了解多数弟兄姊妹的评价,处理之前都会把检举和被检举之人的情况了解清楚,发现不属实的会纠正、平反,属实的会根据原则处理。之前,我被敌基督检举过两次,但经过调查了解,她们检举的都不属实,教会也没有因着她们的检举而调整我的本分。看到教会做事都是有真理原则的,不会听信一面之词随意处理人,既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恶人。想到这儿,我感到自己之前的观点太谬妄了,就是不信派的观点。同时我也明白了,临到这样的环境对我也是个检验,看我能不能面向正义和邪恶势力争战,为神站住见证。

后来,我想到神的话说:“在教会中站住我的见证,坚持真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要黑白混淆。对撒但就是要争战,就是要彻底打败它,使它不得翻身。对我的见证要豁出一切来维护,这是你们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喜欢的是诚实、有正义感的人,这样的人能实行真理、坚持原则,维护教会的利益,不怕得罪人,这样的人才是蒙神称许的人。想到这儿,我也有信心了,愿意站起来维护教会利益。想想之前我因受恶人的辖制,不敢站起来揭露、限制她们,导致教会混乱半年多,影响了教会生活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这是我留下的永远的遗憾。这次我一定得实行真理,不能再做懦夫保全自己,得尽快把恶人清理出去,同时也让弟兄姊妹对恶人有分辨,不再受恶人的迷惑、搅扰。过后,我去见了赵慧和刘英,根据她们的一贯表现,结合神的话揭露、解剖了她们的恶行。这样实行后,我心里感到特别平安踏实。后来,经弟兄姊妹表决通过,这两个恶人很快就被清除出了教会,教会的混乱平息了,弟兄姊妹也对恶人有了分辨。我从心里赞美神的公义。

借着这次的经历,我对自己自私、诡诈的本性有了些认识,也看到了神的圣洁、公义,真实体会到神家就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任何邪恶势力在神家都站不住脚。同时我也明白了,只有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利益才合神心意,心里才有踏实平安。感谢神!

上一篇: 糊涂爱太可怜
下一篇: 打压报复人之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日记——神爱带我走出争名夺利的痛苦日子

李 灿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多云转阴 我眼望窗外,呆呆地坐在那儿,心情特别的糟糕!神的作工真是太不合人观念了,今天选举上层带领,没想到竟然选上刚与我配搭不久的李姊妹,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呀!之前她是我的作工对象,都是我安排她做事,没多久她被选上教会带领成为我的搭档,可现在倒好…

给牧师传福音的经历

中国安徽 李智2021年4月的一天傍晚,带领突然找到我说,有个信主五十多年的老牧师愿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就是曹家村的曹牧师,让我去给他传福音。带领说曹牧师曾经去过好几个国家讲道,而且他以往因信主被中共抓捕坐监都没有背叛主,是个真心信主的人。听了这些情况,我想到自己以往传福音遇到的…

本分不分高低贵贱

中国河南 徐谨颜 2020年7月底,我在教会制作视频。一天,带领找到我,说想让我去其他教会教弟兄姊妹视频技术。我心想:“看来我的业务水平应该比其他人好一些,不然为什么选我去呢?现在视频工作很重要,如果弟兄姊妹的业务水平提不高,那就制作不出好的视频,我去教大家,肯定能得到弟兄姊妹的…

我为什么不敢敞开亮相

美国 细丹2021年5月中旬,带领陈兰让我写一下对辛澈姊妹的评价,她还说辛澈狂妄自是,随意论断带领工人,不是对的人。我听到带领对辛澈的评价和我看到的不一样,之前我和辛澈接触过,她不是那样的人。但我又怕我要是如实写,带领会说我糊涂没分辨,对我没好印象,以后有重要的工作就不让我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