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被恩情所困

2023年10月27日

中国陕西 郑丽

我九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母亲带着我们兄妹五人艰难地生活。婶婶看我们可怜,常常拿些吃的用的接济我们。每次接过这些东西时母亲总是带着我们对婶婶千恩万谢的,还教导我们一定不能忘了别人的好,要懂得知恩图报做个有良心的人,绝不能让人戳咱们的脊梁骨说咱忘恩负义。虽然日子过得很艰辛,但母亲为了报恩还是会把家里仅有的东西分些给婶婶。长大后,看到很多人常常会谈论:你看那谁谁在最困难的时候受人帮助,几年后发达了回来报恩;谁曾经得到别人的帮助,但没良心,不知感恩,是个白眼狼。渐渐地,我也凭这样的观点活着,觉得做人就得懂得知恩图报,否则就是没良心,会被人唾弃被人看不起。信神后,我虽然知道做人做事应该根据神的话,但这些代代相传的传统思想在我心里种得很深,以致我凭着这种思想观点活着,尽本分违背原则,给教会的工作带来打岔搅扰,留下了过犯。

那是2021年8月,清理教会的工作安排下发后教会重点交通分辨人方面的真理,我大姑姐方玲被定性为不信派。面对这样的结果,我一点儿都不意外。她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还常常打岔搅扰教会生活。每次聚会她都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个不停,一读神的话就瞌睡打盹,读完神的话什么都交通不出来。临到不合她观念的事从不寻求真理也不从神领受,总是钻人钻事讲理诡辩。聚会时,她听到带领交通一些打岔搅扰的人的表现,就把带领说的话告诉给那些人,导致他们对带领产生成见,认为是带领与他们过不去。带领就针对方玲挑拨离间、打岔搅扰教会生活的事给她交通解剖,可她却一点儿不认识自己,还嘟嘟囔囔讲一堆理,说自己是实话实说怎么就打岔搅扰教会生活了?一次聚会,交通分辨我大嫂属于被显明出来的不信派,人性也恶,应该赶紧清除出教会。结果刚聚完会,方玲就跑去给一个姊妹说我们把大嫂清除了,还说了一些消极话,导致姊妹情形受搅扰。我就赶紧找方玲交通,教会清除开除人是根据人的一贯表现,神家是真理掌权,不是哪个人说了算,大嫂能走到被清除这个地步都是因为她人性恶,还常常打岔搅扰教会生活,弟兄姊妹多次交通帮助都死不悔改导致的。我还揭露方玲这样做是在散布消极、散布死亡,是在否认教会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没想到方玲哭着说:“我知道教会是你说了算,你让开除谁就开除谁。”面对方玲的无理取闹我感到很无奈,从心里印证方玲丝毫不接受真理,就是个不信派。可要整理方玲的清除材料的时候,我犹豫了:“方玲和我一起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这么多年来我们一起聚会、一起传福音,而且她是个热心肠,只要我有什么事她都会尽力帮助我。特别是2013年我丈夫生病时,为了让我能安心尽本分,方玲常常帮我照顾丈夫、料理地里的庄稼,我家里的活儿她也常常帮我做。丈夫去世后,面对家庭的各种难处我活在了消极情形中,方玲就天天晚上来看望我,陪我读神的话,给我交通约伯的经历。因着方玲的陪伴和帮助,我的情形有些扭转。在我最艰难的日子里,方玲不仅在生活上帮助我,还给我读神的话安慰鼓励我,她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不回报她的恩情还要整理她的清除材料,这要让她知道了该怎么看我啊?会不会说我忘恩负义没有良心?这些年方玲为我做的这一切,哥哥、嫂子还有几个姐姐都是看在眼里的,就连周围的邻居都说方玲待我比亲姐妹还好。俗话说‘羔羊跪乳,乌鸦反哺’,连动物都知道知恩图报,而我对有恩于自己的人却不能网开一面,他们会不会骂我白眼狼弃绝我、孤立我?那我不就成了这个家族唾弃的对象了吗?”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特别焦躁不安,感到左右为难,一边是教会的利益,一边是对自己有恩的人,我难以取舍,活在煎熬中痛苦不堪。正当我感到很为难的时候,我看到上面的讲道交通中说:“什么人可以留下来效力?只要不是人性特别恶的人,有传福音这方面的特长,也愿意传福音,这样的人就应该留下来。”我灵机一动,“对啊,方玲只是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但她喜欢传福音,传福音也有些果效,现在正是福音扩展的关键时刻,如果我以方玲还能传福音为由把她留在教会,她不就不用被清除了吗?这样我既不得罪方玲,哥嫂、姐姐也不会说我没良心,我也就不用落得个忘恩负义的坏名声了。”就这样,整理方玲的清除材料的事就被搁置了。

没过多久,姊妹们跟我说有两个福音对象素质好,读神的话有领受能力,可方玲人性活出太差,这两个福音对象对她特别反感,都不愿听道了。还有弟兄姊妹说方玲搅扰教会生活,有的都不愿跟她一起传福音了。听弟兄姊妹这么说,我傻眼了,方玲搅扰福音工作,这一切和我脱不了干系啊!我就赶紧向神祷告悔改认罪。过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有的人对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态度太放肆了,他认为,‘上面是作工作安排的,我们是在教会中作工作的,有些话、有些事我们就可以灵活运用,具体怎么做就是我们的事了。因为上面只是说话作安排,我们是实际做事的人,只要把工作交给我们,我们就可以随便做,怎么做都可以,谁都无权干涉。’他办事的原则就是:他认为对的他就听,他认为不对的就不听,他的认为那就是真理、就是原则,不合他意的他就反抗,跟你势不两立。上面说的话不合他的意,他就给改动改动,经过他同意才能往下发,不经过他同意谁也不许发。别处都把上面的工作安排原样发下去了,他却把他改动后的工作安排发到他所负责的教会。他这种人总想把神摆在一边,恨不得让人都信他、都跟随他、都顺服他。在他的心目中,神有些地方还不如他,他应该也是神,人都应该信他,就是这个性质。……他纯属是撒但的差役,他作工作是魔鬼掌权,是破坏神经营计划、搅扰神工作的,就是地道的敌基督!《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把我不落实工作安排,做事凭己意的实质揭示了出来。工作安排明确要求,对已经显明出来的各类恶人、不信派、敌基督带领工人要及时清理出教会,作为带领工人应该无条件地顺服、照办,雷厉风行地落实,将敌基督、恶人、不信派清除出教会,保护好弟兄姊妹,不让他们受迷惑、受搅扰,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吃喝神的话、追求真理尽本分。可是我明明知道方玲就是个不信派,却因为她曾经帮助过我,怕清除她自己落得个忘恩负义的骂名就不按工作安排去落实,还冠冕堂皇地以方玲能传福音为由包庇袒护她。我反省自己:我为什么能凭情感包庇袒护她为她开脱罪责呢?就是知恩图报这个传统思想在里面支配我束缚着我。为了维护在人心中的好形象,为了不被人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丝毫不考虑教会的利益、不考虑把方玲留在教会是什么后果,公然违背工作安排,不但没有整理方玲的材料申请清除还安排她去传福音,她人性活出太差导致两个福音对象都不愿考察了,这一切都是因我包庇她造成的。我这样做的性质就是在违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是在拦阻教会的清理工作,我利用职权包庇袒护不信派在教会作恶,给恶人提供了作恶的条件,做了撒但的帮凶,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假带领啊!看到自己作了这么大的恶,我有些害怕,也很懊悔,赶紧让大家提供方玲的评价。收到大家的评价,我发现方玲不但影响了传福音的果效,还在教会中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散布消极,而且她爱占便宜,自己明明什么都不缺,但看到别人的东西就要占为己有……看着这一份份评价,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中,知道自己包庇方玲作恶了。我不能再凭情感做事了,就赶紧把方玲的清除资料整理出来。之后需要弟兄姊妹签字同意,我还是有点顾虑,“我哥嫂、姐姐看了资料会怎么想呢?大嫂刚清除不久,现在又要清除方玲,那哥嫂、姐姐会不会说我没良心,不搭理我呢?”

针对自己的情形,我向神祷告寻求,看到神的话说:“你做每件事的时候都得检查个人的存心对不对,如果能按神的要求做,跟神的关系就正常了,这是最低标准。借着你察看自己的存心,若有不对的存心出来的时候,你能背叛它而且能够按神的话去行,这样你在神面前就成为一个对的人,说明你和神的关系已经正常了,所做的一切都为了神,不是为自己。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心能摆对,行事公正,不随从情感、个人意思行事,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则。……就是说,人的心里能够有神,不为个人利益追求,不为个人前途着想(指为肉体着想),而对生命进入有负担,竭力追求真理,顺服神的作工,这样你追求的目标对了,跟神的关系就正常了。可以说和神摆对关系是人进入灵程的起步,虽然人的命运在神手里,是神预定的,个人改不了,但是你能不能被成全、被神得着都是根据你与神的关系是否正常来决定的。或许在你身上有软弱之处,有悖逆的地方,但只要你观点对、存心正,和神的关系摆对了、正常了,就有资格被神成全。你若跟神的关系不对了,或是为了肉体,或是为了家庭,那不管你怎么下苦功都白搭。你跟神的关系正常了一好百好,神不看别的,就看你信神的观点对不对,你信神到底信谁,给谁信,你为什么信,这些你如果能看透,能够摆对观点去实行,你的生命就能长进,保证也能够进入正轨。如果你跟神的关系不正常了,信神的观点偏了,那你就一了百了,信来信去什么也得不着。《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你与神的关系如何》读了神的话我明白了,要想与人有正常的关系首先得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所做所行都按神的话行,都能拿到神面前。凭着败坏性情,为了自己的名利地位、肉体利益而有意地去维护与人的关系,这是神不称许的。我总怕清除方玲她会埋怨我没有良心,家人会说我忘恩负义弃绝我、孤立我,为了维护在他们心中的好形象,我就不敢按原则办事。现在我明白了,我在人面前做得再好、人再怎么高捧我都没有用,因为神不称许。我是在拿教会的利益卖人情,是触犯神性情的。我是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该按神的话行事,凡事接受神的鉴察。我不能再为了维护和人的关系而违背工作安排做抵挡神的事,不管他们对我的态度怎么样,哪怕都弃绝我不搭理我,我也得实行真理揭露方玲。方玲是不信派,还常常搅扰教会生活,被清除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哥嫂、姐姐也是信神的人,我应该做的是给他们交通真理,按原则办事。之后,我把方玲的表现读给他们听,他们并没有埋怨我,还说这种人就应该清除出教会,留着只能羞辱神的名,哥嫂还提供了方玲的一些不信派的表现。看到这个结果,我在心里感谢神,同时也体会到了实行真理的喜乐平安。

不久,方玲的清除通告下来了。一想到要给方玲读,我又有些退缩了,“这些材料是我整理的,方玲听了会多恨我呀!那以后我们还怎么相处呢?方玲因着被清除已经够痛苦了,我再去给她读通告,这不是往她的伤口上撒盐吗?要不我不给她读了,避重就轻地把她的表现说说,让她知道自己已经被清除就行了,这样我们见面的时候也不至于太尴尬。”当我见到方玲的时候,她因为知道了自己被清除的事熬得瘦了一圈,整个人没精打采,我心里很酸楚,有些不忍,就硬着头皮给她读通告。我担心要是都给她读了她接受不了,于是我就把里面一些揭露她的话和定性的话都跳过去。事后每次见到方玲,我心里总有些别扭,感觉好像愧对于她。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知道方玲不追求真理、胡作非为,被清除是咎由自取,可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形呢?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知恩图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很典型的评判人德行好坏的一方面标准。衡量一个人人性好不好、德行怎么样,其中一条标准就是看他接受了人的恩惠、帮助之后有没有还报,是不是一个能知恩图报的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或者在人类的传统文化中,人都把知恩图报当成衡量人德行的一个重要标准。一个人如果不懂得知恩图报,是个忘恩负义的人,那这个人就被人看为是没有良心,不值得交往,应该被众人鄙视、唾弃或者弃绝的人;一个人如果懂得知恩图报,就是接受了别人的恩惠、帮助之后能不忘恩,还力所能及地用自己的方式去还报对方,那这个人就被看为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如果一个人接受了别人的好处、帮助之后,他不知道报恩,或者只说了一声‘谢谢’表示一点感激,之后就再没有什么表示了,施恩的那个人会怎么想?心里是不是会觉得不舒服?是不是会想,‘这个人不值得帮助,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给他那么多帮助,他居然是这样的反应,真是没良心、没人性,不值得交往’?那以后再碰到这类人他还会帮助吗?起码不想帮助了。《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七)》从古代到现代,有很多人都受知恩图报这种思想观点、道德准则的影响,即使施恩的人是恶人、坏人,让他们做的是恶行、是坏事,他们也要违背良心理智盲目地顺从,达到报恩的目的,导致了很多悲惨的后果。可以说,很多人就受知恩图报这个道德准则的影响、束缚,受它的辖制、捆绑,而一味地、错误地坚持一种报恩的观点,甚至能助纣为虐。现在,你们通过我这样交通就能够看清楚这些事了,能够定性这样做就是愚忠,这种行为属于做人没有底线,是不加分辨地、胡乱地报恩,没有意义、没有价值。因为怕受到舆论的谴责与人的定罪,就勉强用自己的一生去还报人的恩,甚至用生命去还报,这是错谬、愚蠢的做法。传统文化中知恩图报这种说法不单束缚了人类的思想,也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包袱,给人的家庭带来一些额外的痛苦、负担。有许多人为了做到知恩图报付出了许多代价,他把知恩图报当成社会责任、当成自己的本分,甚至用一生的时间还报人的恩情,他觉得这是天经地义、义不容辞的,这种观点、这种做法是不是愚蠢的、荒唐的?这完全显明了人的愚昧无知。不管怎么说,知恩图报这种德行的说法虽然符合人的观念,但不符合真理原则,与神的话是格格不入的,是一种错误的观点与做法。《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七)》神的话揭示得一点不差啊。从古到今,人们评判一个人的人性好孬很典型的标准就是根据这个人是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别人曾经帮助过你对你有恩,你就得去还报人家,你做到了就是个好人,否则就要被人弃绝,被人骂是没良心的白眼狼。受社会环境和学校教育灌输熏陶,人都不自觉地活在了知恩图报这种思想的捆绑束缚之下,只要别人曾经对自己有帮助就得去报答,也不去分辨自己报恩的对象是个什么人、他走的是不是正路、自己这么做合不合乎真理。有的人为了报恩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阴影下不得释放,有的人为了报恩甚至为别人去做一些坏事,成了被别人利用的工具,一生都活在痛苦的煎熬中。从小母亲就教育我们得懂得知恩图报,别人对我们有恩我们就得一辈子记得别人的好,不能让别人戳我们脊梁骨,周围的人也都根据这一条评判一个人的人性好坏。我也是凭着这些世代相传的思想观点活着,像“知恩图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别人对我有帮助的时候我就会铭记于心,找机会报恩,如果别人有恩于我却不能还报我就会常常自责、不安,觉得没法面对人家,总怕别人会说我是个忘恩负义之人。在方玲这件事上就是这样,就因为她曾经帮助过我,我明明分辨出她是不信派应该清除,但我怕按原则清除她会遭人骂,就包庇她、袒护她,以此来报答方玲的恩情;当要给哥嫂、姐姐看方玲的清除资料时,我怕他们说我是白眼狼就不敢去面对他们;给方玲读清除通告的时候,我一看见她憔悴的样子我的愧疚感就油然而生,就避重就轻地读了她的作恶表现;方玲被清除后,我都不敢面对她,明明是她自己不追求真理、不走正道被淘汰,可我却总觉得愧对于她,她曾经对我的帮助就像一个枷锁套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看到自己在知恩图报这种传统思想的束缚之下连是非对错都分辨不清,实行真理更是难上加难。为了自己能有个好名声,为了不被人控告,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我善恶不分地胡乱报恩,做事没有一点儿原则,没有底线,做出了悖逆神、抵挡神的事。我现在看清了,无论我的所做所行多么让人拥护夸赞竖大拇指,可我出卖的是教会的利益,给自己信神的生涯也留下了无法抹去的污点,这个后果太严重了!通过实际的经历体会我看清了,传统文化就是撒但迷惑人、败坏人的工具,在错误思想的束缚捆绑之下,我明知真理也实行不出来,成了悖逆神、抵挡神的人,我不愿再凭撒但哲学活着了。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对知恩图报这个传统文化的观点必须得加以分辨,知恩图报最主要是在这个‘恩’字上,怎么看待这个恩?这是哪方面的恩?是什么性质的恩?知恩图报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都得弄清楚,绝不能受知恩图报的辖制,这对于追求真理的人是完全有必要的。在人的观念中,什么是‘恩’?从小的方面说,就是在你有难处的时候有人给了你一些帮助,比如,在你吃不上饭饿得发慌的时候给了你一碗饭,在你快要渴死的时候给了你一瓶水,在你摔倒爬不起来的时候扶了你一把,这都属于一种恩情。大的恩情,就是涉及到你遇到大难,有人救了你,这属于救命之恩了。当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有人帮了你一把让你免于一死,等于是救了你一命。等等这些都是人心目中的‘恩’,这种恩情已经超出物质的小恩小惠了,已经属于大恩大德了,不是用金钱、物质的东西能衡量的了,只是说几句感谢的话已经无法表达人的感激之情了。那人类这么衡量到底准不准确呢?(不准确。)为什么说不准确呢?(人是根据传统文化来衡量这事的。)这样回答是道理、是理论,好像是对的,但与事情的实质是不符的。《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七)》咱们再看看人类中涉及所谓的恩情的这些事。比如,一个乞丐饿倒在雪地之中,一个好心人把他救回家,给他饭吃,给他衣服穿,还收留了他,然后这个乞丐就在他家生活,为他家干活。不管这个乞丐是自愿的也好,还是为了报恩也好,总的来说,人救助他这件事算不算一种恩情?(不算。)就连小动物都能做到互相帮助、互相救助,人能做到这些可以说就是举手之劳,是有人性的人都能达到、都能够得上的,也可以说是作为一个有人性的人应该尽到的一种社会责任与义务,人类把它当成是一种恩情,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这合适吗?比如,在饥荒年头很多人都吃不上饭,一个富户看谁家穷就给了一袋米,帮他家渡过了难关,这是不是人与人之间起码的道义上的互帮互助?他仅仅是给了点粮食,又不是把自己仅有的食物都给了别人,自己忍饥挨饿,这算得上是恩吗?(算不上。)人类能尽到的社会责任与义务,还有人的本能该达到的、该做的,对人有益处、有帮助的举手之劳的事,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恩,因为这仅仅是施以援助之手。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恰巧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这是很正常的一个现象,也是作为人类中的任何一员应该尽的责任,这仅仅是一种责任、一种义务,神造人时就给了人这种本能。这种本能指什么说的?就是人的良心、理智。《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七)》读了神的话,我对“知恩图报”中一直捆绑束缚我的“恩”有了新的认识。在人有困难的时候对人施以援手帮助人渡过难关,在自己能力范围里相互帮助,这是人该承担的社会责任,算不上是恩。就像方玲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照顾生病的丈夫、料理地里的庄稼,这本就是人之常情,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况且她是我的大姑姐,弟弟家里遇到难处了做姐姐的力所能及地帮助一下这很正常,算不上是有恩于我。丈夫去世后我活在了消极情形中,方玲给我交通帮助扶持我,这是作为弟兄姊妹应该做到的,这也算不上恩情。如果方玲家有难处我同样也会尽力帮助她的,她消极软弱的时候我也会给她读神的话交通扶持她,这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可我却把方玲为我做的这一切都归结到恩上,时时刻刻想的都是要报恩,好像没有方玲的帮助我就走不到今天,事实上是神话语的带领帮助才使我走到了今天。想想丈夫去世后,我因为不明白真理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在我最消极软弱的时候是神摆设各种人事物帮助我,是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使我从困境中走了出来,一路走到了现在。我到现在没有缺吃缺穿,和其他人一样正常地生活,吃喝神的话、尽本分,这都是神的爱啊!我要是真有良心,最应该报答的就是神。可我却凭着知恩图报这个错误的思想观点活着,总跟人讲情感、讲爱心,人对我一点点的帮助我念念不忘,而对供应我一切的神却悖逆抵挡,不惜违背原则、损害教会利益去报恩,我这才是真正的忘恩负义、没有人性。明白了这些,我感觉自己不明白真理真是太可怜了。

之后,我还看到神的话说:“如果一个人曾经帮助过你,给了你一些恩惠,对你的人生或者在重大的事上产生了一些影响,但是这个人的人性、所走的道路与你的追求、所走的道路都不相合,你与他没有共同语言,你心里不喜欢这个人,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个人与你的爱好、追求都不一样,人生道路还有世界观、人生观都不一样,完全就是两类人,那对于他之前曾经给予你的帮助,你怎么对待、怎么处理?这是不是现实情况?(是。)那这事怎么办?这种情况也好办,就是你力所能及地给予他一些物质上的还报之后,既然两个人所走的道路不相同,那就不相为谋,走不到一条道上,连朋友都不能做,接下来就没法交往了。没法交往怎么办哪?那就远离。虽然这个人曾经有恩于你,但他在社会上坑蒙拐骗,什么坏事都干,你不喜欢这样的人,你完全有理由选择远离他。有些人说:‘这样做不是没良心吗?’这不是没有良心,他如果生活真有困难了,你还可以帮助他,但是不能受他辖制,不能随从他作恶、做违背良心的事,也没必要因为他帮助过你或对你有过大恩你就一生为他做牛做马,你没有这个义务,他也不配。你有权利选择与你喜欢的人、对的人、能与你合得来的人相处、交往,甚至交朋友,可以对他尽责任、尽义务,这是你的权利。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与你不喜欢的人打交道、交朋友,不用为他们尽什么责任与义务,这也是你的权利。即便你选择弃绝这样的人,拒绝与他交往,拒绝对他尽任何的责任、任何的义务,这也不算错。做人必须得有底线,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对待法,对恶人就是不能与他同流合污,绝不能与恶人为伍,这是明智的选择,不能受任何恩情、情感或者社会舆论等等一些因素的影响,这就有立场、有原则了,这是你该做的。《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七)》神的话把怎样对待人的原则说得很清楚。对曾经对自己有重大帮助的人,我们得根据这个人的人性品质和他所走的道路来对待。如果他是一个对的人,他走的路对,我们就应该与他有正常的交往,在他有需要的时候力所能及地给予他帮助扶持;如果帮助过我们的人不走正道,还胡作非为,我们与他交往就应该慎重,要分辨他说话做事的性质,该弃绝就弃绝,该远离的时候也得远离,力所能及地给予他物质上的帮助就可以了;如果他是信神的人却不追求真理,对待本分应付糊弄、胡作非为,还打岔搅扰神家的工作,那我们就得根据真理原则对付修理,如果再不悔改那就要坚持原则,该警告警告,该清除就得根据原则清除,绝不能凭着撒但法则与其同流合污做违背原则的事。想想自己对待人没有原则,做了好多愚昧无知的事,被传统思想所捆绑不知不觉成了撒但的帮凶,给教会生活也带来了搅扰。看到人信神不凭真理活着随时都有可能抵挡神触犯神性情。虽然方玲现在还会和以往一样给我一些物质上的帮助,但我通过吃喝神的话能正确对待了,这不是方玲对我有多好,也不是方玲的恩情,而是神的爱,是神调动人事物帮助我,我应该感谢神,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

以往我一直认为做人就得知恩图报,做个懂得感恩的人,这样的人才是好人,在实际的经历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知恩图报这个传统思想来束缚人禁锢人的思想,让人混淆是非做事没有原则,不知不觉充当了撒但的工具。同时我也明白了,属撒但的东西在人看再好它也不是真理,只有神的话是真理,神的话能让人明辨是非活出正常人性,只有凭真理活着,按神的话、按真理原则对待人事物,才能行在神的心意上,才能活得有人格有尊严。感谢神的拯救!

下一篇: 解决说谎有路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解决狂妄有路途了

经历了事实的显明和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嫉妒人的败坏性情有了些转变,对神的公义性情也有了一点浅显的认识,同时我也体会到了神的话的确能洁净人、变化人、拯救人,神的话能作人的生命,能解决我们的一切难处和痛苦。我愿意更多地实行经历神的话,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早日被神洁净,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神缔造了生命的奇迹(有声读物)

当我真心把儿子交托在神手中时,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儿子的脸上有了一点红润,气色有了好转,哭声也不像以前那样微弱了。丈夫看到儿子的病情有所好转,就把儿子抱到医院去复查。经医生检查确定儿子的病已经恢复正常了,连医生都说:“这真是奇迹啊!”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儿子的病就这样奇迹般地好了,能与正常的孩子一样地成长了。我激动得热泪盈眶,高兴地对丈夫说:“感谢神!感谢神!神真是太奇妙了!”丈夫看着孩子,乐呵呵地点了点头。

不能放弃的责任

缅甸 安心 我是2019年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几个月后,我就开始传福音,能尽上本分,我心里很开心。后来,因为家里事情多,我对传福音也没有负担了,总觉得时间还长,可以慢慢来,就一边找工作一边传福音。刚上了二十多天班,瘟疫就来了,发展还很迅速,佤邦这边就开始封城,店面、公司都关了…

急功近利的背后

中国江苏 周一 我和张语姊妹一起负责教会的视频工作。带领看我有技术,又有美术基础,就安排我主抓业务,张语负责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上的问题和难处。一段时间后,带领说我们制作的视频果效挺好,弟兄姊妹也高看我,我感到脸上挺光彩的。后来,根据工作需要,我们分成了两个组,我负责一组,张语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