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话语使我觉醒

2019年1月12日

山东省 苗晓

以往,我总认为神话语说的“从白色大宝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是指那些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后又退去的人,在我认为,他们都是不愿接受审判刑罚之苦的人。因此,每当看到有的弟兄姊妹因某种原因退去时,我心中就对其充满了鄙视,心想:“又是一个从神白色大宝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就等着受神惩罚吧!”每当此时,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安分守己地接受神审判的人,而且离蒙神拯救已是八九不离十了。

一天灵修时,我看到《基督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这篇神的话说:“因为审判工作的实质其实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开的工作。这工作就是神作的审判工作。如果你并不看重这些真理,如果你总想回避这些真理,总想在这些真理以外寻找新的出路,那我说你是罪大恶极的人。你信神却不寻找真理,不寻求神的心意,不喜爱使你与神更相近的道,那我说你是逃避审判的人,你是从白色大宝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神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从他眼中逃走的叛逆者的,这样的人将会受到更重的惩罚。来到神面前接受审判的人,而且是得到洁净的人,将永远存活在神的国中……”(《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细揣摩神的话我才明白,原来从神白色大宝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不单单是指接受神末世作工又退去的人,更主要的是指跟随神却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的人,临到事不注重寻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凡是信神多年始终活在神话以外,从来不接受神的刑罚审判、修理对付的人,都是从白色大宝座前逃走的傀儡。

在神的开启、引导下,我开始反思:神今天就是发表话语审判人,借着苦难熬炼洁净人身上的撒但毒素,可每次临到神的刑罚审判、苦难熬炼时,我不是甘心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学功课,却总想逃避,盼望着神赶快把这环境挪走,我这不就是回避真理、拒绝神的审判刑罚吗?当神摆布的人事物不合乎我的观念,或者让我肉体受苦时,我就陷入消极情形中,即使弟兄姊妹的交通能消除我对神的误解,能解决我的问题,我也是抵触不愿听,这不就是神话说的不寻求真理、不喜爱与神更相近的道吗?当我尽本分应付糊弄临到对付修理时,总想找理由为自己辩解表白,推卸责任,其实质不就是不肯接受真理吗?在现实生活中,我常常维护肉体利益、贪享罪中之乐,看了神的话当时有点恨恶,心里受谴责,过后还是我行我素迁就自己,这不就是只接受审判却不追求被洁净吗?想到这里,我不禁对自己的流露感到恐惧战兢,虽然我没离开教会,也在读神的话、正常尽本分,但临到事我却总是拒绝接受真理,逃避神的审判,从不经历实行神的话,我不正是从神的审判台前逃走的傀儡、叛徒吗?而我还觉得自己离蒙拯救已是近在咫尺了,看到我对神话语的领受太片面、太肤浅了,对神的作工太不认识了。今天,只有老老实实地接受神的刑罚审判,性情得着变化的人才是真正蒙神拯救的人,而我却活在自己的观念想象中,对真理不渴慕,对自己的生命没有负担,也没有一点危机感、紧迫感,若我继续这样下去,不正是被神惩罚的对象吗?

感谢神话语的开启,使我从自己的观念想象中觉醒过来,认识到自己不是一个甘愿接受神刑罚审判的人,也看到了自己正处在危险的边缘。今后,我愿意把心完全交给神,服服帖帖地接受神的刑罚、审判,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早日达到被神洁净,被神作成。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看清了自己的真实身量

当人作工说话或个人灵修祷告时便对一个真理突然透亮了,其实,人所看见的只是圣灵的开启(当然这开启与人的配合也有关系),并非个人的真实身量,当人再经历一段,使人遇到许多实际难处,在这个情况下,人的真实身量才显明了……

穿过隧道 阳光很温暖(上)(有声读物)

在神的经营工作中,撒但步步尾随神的作工,神在前面作工拯救人,撒但就在后面搅扰、破坏,一直跟神在争夺人,尤其在神最后一步彻底拯救人的工作中,撒但更是想方设法利用各种人事物搅扰、拦阻我们接受、顺服神的作工,撒但这样作的卑鄙目的就是想让人远离神、否认神、背叛神,从而失去神的救恩。

基督徒日记:陷入试探 靠神得胜(有声读物)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撒但的哲学,在人类当中,在任何一个社会当中,这句话都很盛行,能说成是潮流,因为这句话灌输在每一个人的心里,装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人从一开始不接受到人听着习以为常,以至于当自己接触现实生活的时候,人逐渐默认了这句话,认可了这句话的存在,到最后自己同意了这句话的存在,这个过程是不是撒但败坏人的过程?《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五》

走出阴霾

神的话说:“你真有心志追求生命,生命还能回避你吗?你没有真理,并不是真理不搭理你,而是你远离真理;你不能为正义而站立,并不是正义出了差,而是你认为正义歪曲了事实;你追求多年没得着生命,不是生命对你不讲良心,而是你对生命不讲良心,是你驱逐生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