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为儿女的婚事愁苦了

2024年4月22日

中国江苏 高亮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初中毕业我就外出打工了,后来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儿女。尽管我很努力挣钱,但日子过得还是很拮据。我妹夫知道我的情况后就叫我帮他开挖掘机,几年下来也挣了一些钱,家里盖了新房,生活条件也好了点。

2013年,我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我一边信神一边开挖机,想趁着年轻给儿子多挣点钱,以后好给他成家立业,这也是我做父亲该尽的责任。后来我在教会尽组长本分,2017年我又选上了浇灌执事。当时我心里不太情愿,觉得我做浇灌执事不像带小组那么轻松,要根据新人的时间聚会,那样会影响我开挖机挣钱。没有足够的积蓄,以后儿子怎么成家立业?想到这儿,我就拒绝了本分。可拒绝后心里又挺自责的。想到神为了拯救我们付出那么多,现在教会的工作需要我去配合,我却想多挣钱为儿子成家立业,不想尽本分,这不是伤神的心吗?认识到这儿,我就跪在地上向神祷告悔改,下次临到本分不能再推托了。到了2018年,弟兄姊妹选我做教会带领,我内心又开始争战了,“尽带领本分负责全盘工作,那得是全时间花费,以后就不能为儿子筹备结婚用的钱了,那我这当父亲的也没尽到责任哪!”但又想到自己以往推托过本分,良心又受责备,我就接受了。

做教会带领以后没时间开挖机了,家庭的开支靠妻子卖菜维持,儿子也毕业进厂上班了,给我们减轻了一点负担。但儿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我们没房没车、没存款,我该怎么跟儿子交代?就觉得亏欠儿子。有时儿子放假回来就多给他做点好吃的,关心关心他的生活来平衡内心的亏欠。2023年8月下旬,上层带领想提拔我到外地尽本分。回去我把这件事说给妻子听。妻子就问我怎么想的。我说:“我不想去,我这一走家里所有的事都落在你一个人肩上。闺女还小要照顾,儿子还没有成家,那我走了这个家怎么办哪?”妻子说:“有难处可以祷告神,现在本分临到了,要有一颗顺服的心,家里的事有我,你不用担心。”过了几天,上层带领又来信要我的评价,我也没让弟兄姊妹写,心想:“我是一家之主,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个家担起来,儿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我们到现在还没房没车,更不要说存款了。再看看左邻右舍跟我儿子一样大的家庭,谁家县城没有房没有车啊,要是儿子问我‘别人家父亲都能为儿女做些事,你为什么不做呢?你是个好父亲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子交代。而且女儿身体还有病,这一走就没法照顾女儿了。”一想到这些我就很难受,就不想出去尽本分了。但我心里也知道拒绝本分神不喜悦,可尽吧,家庭这些难处又胜不过去,我两头为难,心里很受煎熬啊!那几天,我心都不在本分上,连浇灌新人都给忘了。我意识到这种情形不对了,就在心里祷告神:“神哪!这段时间我活在黑暗里,心里很煎熬,愿你开启带领我明白真理,从这种情形里走出来。”

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还有一些人因为信神了,要过教会生活,要读神的话,还要尽本分,与不信的儿女、妻子(丈夫)、父母还有亲戚朋友没有时间正常来往,尤其是对自己不信的儿女不能有很好的照顾,也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他们所要求的事情,所以就担心他们的前途、未来。尤其是有些人的儿女长大了,他们就愁上了:儿女要不要上大学?上大学学什么专业啊?儿女不信神要上大学,自己作为信神的人是不是应该掏钱供他们读书啊?是不是应该照顾他们的生活、支持他们的学业啊?还有,对他们的婚姻嫁娶、他们的工作,甚至他们的家庭生活与子女,自己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应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哪些事情,对这些都不知道。这些事情一旦临到的时候,人一旦身在其中的时候,就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样做,也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些事,久而久之就产生了对这些事的愁苦、忧虑、担心:做了怕违背神的心意,怕神不喜悦,不做又怕没尽到父母的责任,怕儿女、家人埋怨;做了怕失去见证,不做又怕世人笑话,怕周围邻居嘲笑、挖苦或者论断,怕羞辱神,也怕自己的名声不好,没脸见人。这样一来二去,心里就产生了对这些事情的愁苦、忧虑与担心,愁的是不知怎么做,忧虑的是怎么做都不对、怎么做都不知道合不合适,担心的是这些事一个劲儿地出现,怕自己哪天承受不了,一旦崩溃了,那就更麻烦了。对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的人来说,这些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让他们产生了愁苦、忧虑与担心。产生这种负面情绪之后,他们就陷在这样的愁苦、忧虑与担心之中不能自拔,这么做也不对,那么做也不对,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又想让人满意,又怕神不喜悦,又想为人做事情让人说好,又不想羞辱神、不想让神厌憎,所以就常常陷在愁苦、忧虑、担心这样的情绪里。他的愁苦是为他人也为自己,忧虑的事情呢,为他人也为自己,担心的事情呢,也是为他人也为自己,就陷在两难之中不能自拔。这样的负面情绪不但影响他的日常生活,也影响他尽本分,当然从某种程度上也影响到了他追求真理。这是一种难处,就是涉及到婚姻、家庭生活、个人生活的一些难处。因为这些难处,人常常陷在了愁苦、忧虑与担心之中。陷在了这样的负面情绪中的时候,人是不是挺可怜啊?(是。)可怜吗?你们还说‘是’,还挺同情他们。人陷入一种负面情绪之中,不管产生这种负面情绪的背景是什么,产生这种负面情绪的缘由到底是什么?是因为环境、因为周边的人事物,还是因为神发表的真理对人形成干扰而产生了负面情绪?是环境影响了人,还是神的话干扰了人的生活?原因到底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说,不管是人的正常生活还是人的尽本分,人如果追求真理、愿意实行真理,这些难处存不存在?(不存在。)这些难处在客观事实上是存在的。你们说不存在,难道这些难处就被你们化解了?你们有那个能耐吗?这些难处化解不了,它在客观事实上是存在的。那这些难处在追求真理的人身上它会产生什么结果?在不追求真理的人身上会产生什么结果?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人如果追求真理,就不会被这些难处缠住而陷在愁苦、忧虑、担心这种负面情绪之中,相反,人如果不追求真理,这些难处同样也存在,同样存在的结果是什么?就会缠住你不放,你如果解决不掉,最后就变成一种负面情绪缠绕在你内心深处,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与尽本分,使你感觉压抑,不得释放,就这么个结果。《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三)》神的话把我的情形揭示出来了。儿子大了,我觉得自己是一家之主,应该多挣钱给儿子成家立业,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所以教会选我做浇灌执事我拒绝了。后来又选我做带领,我虽然尽了,可看着儿子大了,家里没有车子房子、没有钱,那儿子的婚事怎么办?儿子会不会说我不是一个好父亲?这种愁苦忧虑的情绪藏在我的心里时不时地搅扰我。现在教会安排我外出尽本分,我愁苦忧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觉得儿子还没有成家,我要是出去尽本分,那儿子今后肯定要恨我,左邻右舍也会指着我脊梁骨说三道四,但要是不出去,这是拒绝本分。我两头为难,不知怎么办好。想想自己信神多年不明白真理,一直活在家庭情感中,认为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应该担起家庭的重担,得多挣点钱为儿子成家立业作打算,导致我活在愁苦忧虑之中,不能全时间尽本分。我得尽快寻求真理解决这方面情形。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你愁苦、忧虑、担心为谁啊?你是为得真理吗?是为得着神吗?是为神的工作吗?是为神的荣耀吗?(不是。)那是为什么?全部都是为自己,为自己的儿女,为自己的家人,为自己的脸面,为自己的名誉,为自己的以后、未来,为自己的一切。他没有舍、没有放,没有背叛、没有撇弃,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对本分没有真正的忠心。他信神没有真实的花费,只是为得福,只是抱着得福的信念信神,对神、对神的作工、对神的应许充满了‘信心’,这种信心神不称许,神不纪念,反倒遭神厌憎。他对神所要求的处理任何一件事情的原则都不遵守、不实行,该放的不放,该舍的不舍,该撇弃的不撇弃,该献的忠心没有,所以他活该陷入愁苦、忧虑与担心这样的负面情绪里,他受多少苦都是为他自己,不是为了尽本分,也不是为了教会工作。所以,这一类人就是根本不追求真理的人,就是挂名信的一伙人,他们明知真道就是不实行,就是不遵守,他们的信可怜,得不到神称许,也不被纪念。《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三)》神的话把我的情形揭示了出来,我每天不是想着怎么追求真理尽好本分满足神,而是考虑儿子大了我不能为他准备足够的家当,怕儿子说我不是一个好父亲、左邻右舍说我不是一个好男人,那我今后还怎么有脸做人,就推托了本分,看到我的所思所想全是为儿女和自己的脸面。信神这么多年没得着真理我不忧愁,尽教会带领本分没有果效我不着急,临到本分我没有顺服、推托本分让神失望我不难受,可为了家庭、儿女和自己的脸面我却常常忧虑愁苦,我把这些看得比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都重要。今天我能尽上带领的本分这是神的高抬,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在尽本分过程中追求真理,达到性情变化能蒙神拯救。而我呢?只想做个好父亲把家庭儿女照顾好,有个好名声,明知教会工作需要人配合我却不愿顺服,明知尽本分是受造之物的天职我却不实行。为了挣钱做个好父亲,我推掉了浇灌执事的本分,也推掉了被提拔的机会。看到自己信神多年看事观点跟外邦人一样,对本分是一点儿忠心都没有,在神眼中就是不信派。想想神为了拯救我们,道成肉身来到这个视神如仇敌的大红龙国家,发表真理供应我们,为了我们得着真理,神以各种方式不厌其烦地浇灌牧养我们,而我为了儿女的前途却拒绝本分,真是没有良心理智!一想到这些,我很蒙羞,对外出尽本分心里不再抵触了。

后来我就继续反省自己,为什么每次临到本分我都没有顺服的心?到底是受哪方面撒但毒素支配?我找了相关神的话。我看到神的话:“这些传统文化的思想和男性的社会责任、社会定位给男性带来的压力甚至屈辱,还有对男性人性的扭曲,使许多男性在临到一些难处的时候感到烦躁、感到压抑,甚至常常面临崩溃。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男人,男人就应该挣钱养家,就应该担起男人应尽的责任,男人不应该哭泣、不应该难过,男人不应该失业,男人在社会上应该顶天立地,在家里也应该是顶梁柱,正像外邦人所说的‘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不应该有软弱,不应该有任何的缺欠。这些思想观点都是道德家们对男性错误的定位造成的,也是他们一再提升男性地位造成的。这些思想观点不但给男性带来了种种的困扰、烦恼、痛苦,也成了男性心里的枷锁,使男性在社会上的位置、处境与遭遇越来越尴尬。《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十一)》你要想摆脱这些束缚,就得寻求真理,看透这些思想的实质,在做事的时候不受这些传统文化思想的影响、控制,应该彻底抛弃它、背叛它,绝不能再根据传统文化的思想观点看人看事、做人做事,也不根据传统文化作出任何的判断与选择,而是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原则看人看事、做人做事,这样你所走的路就对了,你就是神所称许的真正的受造之物了,否则的话,你依然被撒但控制着,依然活在撒但的权下,不可能活在神的话语之中,事实就是这么回事。《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十一)》读了神的话我也明白了,男性的社会责任和社会定位其实就是撒但捆绑男性的枷锁,认为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撑起家庭的重担,这是男人的责任。就像我的父亲是教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对我言传身教,说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今后要顶起家里的一片天。从小父亲就带着我做家务,让我知道男人的一份责任。结婚后我就把男人的担当和责任放在首位,为了让家人能过上好日子,为了帮儿子成家立业,我起早贪黑打拼挣钱,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家里哪件大事都得经过我手,再苦再累、遇到再不顺心的事我都默默承受。受传统思想的影响,每当本分和家庭相冲突时,我考虑的都是照顾好家庭儿女,为了多挣钱给儿子结婚筹备就推托本分,即使做了教会带领也是一边尽本分一边照顾家庭,不能全身心投入本分中,后来临到被提拔的机会我心里也是抵触拒绝。这时我才体尝到撒但灌输给人的传统文化就是与神为敌的,是让人远离神、背叛神,最后跟撒但一同灭亡。认识到撒但用传统文化败坏人的后果,我愿意扭转按神的话去实行。

晚上灵修时,我又看到神的话:“作为信神要追求真理、追求蒙拯救的人来说,你余生的精力与光阴应该为你所尽的本分与神对你的托付而付出,而不是为子女花费任何的时间与光阴。你的生命不属于你的子女,不是为你子女的生活或者生存而消耗的,也不是为了满足你对子女的期望而消耗的,而是应该为神交给你的本分与托付,还有你这个受造之物应该完成的使命而付出,这就是你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所在。如果你为了满足自己对子女的期望,甘愿丧失尊严地当他们的奴隶,为他们担忧,为他们做任何的事,这都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不蒙纪念的。你如果一味地这么做,不放下这些想法与做法,那只能说明你这个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也说明你这个人很悖逆,你不珍惜神给你的生命,也不珍惜神给你的光阴。如果你的生命与光阴只为你的肉体、只为你的情感而付出,而不为神所交给你的本分付出,那你这个人活着就是多余的,没有价值,你不配活着,你不配享受神给你的生命,也不配享受神赐给你的一切。神赐给你子女,只是让你享受抚养子女的这个过程,从中得着作为父母抚养子女的一种人生经历与阅历,让你感受人生中一段特殊的、不寻常的经历,然后繁衍后代……当然也是让你在父母这个身份上尽到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责任。这就是神给你命定的对下一代该尽的责任,也是你作为父母对于下一代来说所充当的角色。一方面是经历抚养子女的这一段不寻常的过程,另一方面是扮演繁衍后代的一个角色。这个义务尽完了,子女长大成人了,他们或者是飞黄腾达,或者仅仅是一个平凡的、简单的、普通的人,都与你无关,因为他们的命运不是你决定的,也不是你选择的,更不是你给的,而是神命定好的。既然是神命定好的,那你就不应该干预或者是干涉他们的生活与生存。他们有怎样的生活习惯、生活规律、生活态度,他们有怎样的生存方式、有怎样的人生观,他们对世界的态度是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与你没有关系。你没有义务去矫正,或者是代替他们受任何的苦,保全他们每一天都快快乐乐的,你做这些都是多余的。……所以,父母在子女成年之后,最理性的态度就是放手,让他们自己去体验人生,让他们自己去独立地生活,独立地面对、处理、解决人生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如果他们有求于你,你有能力、有条件,当然也可以伸出援助之手给予必要的帮助,但是这个前提是,你无论给予他们任何的帮助,或是金钱上的,或是思想上的,也只能是暂时的,不可能改变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他们自己人生的路还要靠他们自己来走,你没有义务替他们承担任何的事情,也没有义务替他们承担任何的后果。这就是父母对于成年子女该有的态度。《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九)》神的话把父母对待儿女该有的态度交通出来了。儿女小的时候,父母有责任义务把儿女抚养成人,儿女一旦长大成人,做父母的就应该放手,把时间用来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要是一味地把时间精力花费在儿女、家庭上就失去了信神的意义,也不配活在神面前。神给了我家庭、儿女,是让我在抚养儿女的过程当中体尝人生经历和阅历,一方面尽到父母的责任,另一方面扮演繁衍后代的一个角色,把儿女抚养长大我的责任就尽到了。另外,儿女的命运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为儿女筹备多少物质的东西也改变不了他们的命运。有的父母把儿女抚养长大,但没有能力为儿女成家立业,最后儿女照样过得好好的;而有些父母为了给儿女成家立业一直拼命挣钱,结果怎么努力也没能达到自己的意愿。我想到了我自己,父辈什么家产也没留给我,我也照样结婚了。同样,我没有给儿子一个好的家境,但现在儿子也毕业上班了,也能独立挣钱养活自己了。女儿虽然体弱多病,但她的一生也掌握在神的手中,不是我能掌管了的。想到我现在尽带领本分责任重大,我缺少很多,要装备的真理原则也很多,我得把时间用在尽本分上,不明白的地方学会依靠神,寻求真理,同时跟配搭的弟兄多交通商量,把本分尽好。想想自己以往都是一边尽本分一边照顾家庭,家庭琐事很占时间,也占有我的心,现在我离家尽本分,负责的教会多了,接触的人事物也多了,这些都是我得真理的好机会,要是我不抓住这个机会得真理,错过就没有了。现在每天要作的工作有许多,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就祷告神、寻求交通,在这样的环境里跟神亲近的机会多了,心里平安踏实,也不再为儿女愁苦了。我感谢神给我这个尽本分的机会!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追逐名利的后果

中国四川 田敏 小时候,父亲常教导我:“做人要有理想、有抱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父亲的话深深地影响着我,我就想着长大后一定要事业有成、出人头地。毕业后,我成了一名医生。记得刚参加工作后不久,有一次,我和医院里的老医生们去野炊。一路上,有的村民一眼就认出了人群里的王医生,他…

经历这一次的撤换

中国浙江 冰淇 2022年,带领安排我浇灌一些素质比较好的新人,我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能被带领器重,能在这些浇灌人员中脱颖而出,看来我还是挺不错的。两个月后,组里新来一个姊妹陈丹,她素质挺好的,有悟性,在原则、业务上长进得很快,浇灌新人时交通真理比较透亮,语言表达能力也好,交通…

我对神的防备误解消除了

中国山东 重新 去年我在教会负责福音工作,后来因为没有工作能力胜任不了组长的工作被撤换了。我想:“虽然我还能传福音,但我素质一般,在组里也起不到关键作用,以后传福音要是再没果效随时都会有被淘汰的危险。”我就想多传福音多得人,在福音工作上献上自己的一份。 一次,配搭的姊妹李晓发现我…

追求真理不论年龄大小

中国山东 刘磊 这几年我血压偏高,身体还不好,一直在家养病,只能力所能及地尽点本分。去年7月份,浇灌工作的负责人得知以前我浇灌过新人,就安排我尽浇灌本分。能再次尽上这个本分,我心里很高兴,立下心志要把本分尽好。看到两个负责人都三十岁左右,素质好,对原则领受得快,还有辛欣姊妹,年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