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151

江苏省 陈辉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个军人,因从小受父亲的感染和熏陶,在我心里就认为军人以报效祖国、服从命令为天职,为党为人民无私奉献,并且立志将来要成为一名军人,遵循父亲的道路走下去。然而后来发生的事却一点点地改变了我的追求观点与人生道路。1983年,我听到了主耶稣福音,是圣灵特别的带领引导,使我这样一个从小就受无神论思想和红色教育毒害的人被主耶稣的爱深深地感动,从此踏上了信神之路,开始守礼拜、祷告、唱诗赞美主,这样的生活让我觉得心里特别踏实、平安。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借着不断地读神的话,与弟兄姊妹聚会交通,我明白了许多真理,也知道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感到神赋予我们每个人的责任与使命重大,便积极投入到了传福音的行列中。当我看见许多人来到神面前得到了神的祝福与拯救,我的信心就更大了。

然而,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却打破了我宁静幸福的生活。2002年8月,为了给几个以往认识的信主耶稣的同工传神的末世福音,我与丈夫去了西北。一天晚上,我正和两个刚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一起聚会,只听到“咣当”一声大门猛地被踹开,一下闯进来六七个手持警棍、凶神恶煞的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指着我恶狠狠地说:“把她铐起来!”两个警察立马气势汹汹地把我的双手铐了起来,勒令我们都站在墙边不许动,之后,他们如同土匪一样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把凡是他们认为能藏东西的地方都仔细翻了个遍,一会儿工夫就把整个家翻得一片狼藉。最后,一个警察从我的包里翻出了传福音资料和一本神话语书,就怒目圆睁地冲着我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找死呀!跑到这儿来传福音,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我没吱声。他气急败坏地说:“不说是吧?早晚得撬开你的嘴!走!有你说的地方!”说着就把我连推带拽押上了警车,这时,我才看见来的远远不止这六七个警察,在路的两边还站了许多持着枪的特警。见到这阵势,我心里害怕极了,不住地祷告神求神保守、带领我。一会儿,一段神的话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不要害怕,因有我的手托着你,我必保守你脱离一切恶者。你当谨守你的心,时刻在我里面,因你的生命是靠我的生命活着,你如果离开我立时就枯干。”(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八篇》)对!神是我的依靠,不管临到什么环境,有创造万物、主宰万有的神与我同在,只要我的心时刻安静在神面前,什么样的环境神都会带领我胜过去,因神是信实的,是神在主宰摆布着一切。想到这些,我的心平静了下来。

晚上十点多,我被带到了刑警队,警察给我照了相,之后把我带到了审讯室。谁知早有七八个目露凶光的彪形大汉站在屋里,见我进来,他们犹如一群恶狼一样将我围在中间,好像要把我活吞了似的,我特别紧张,在心里拼命地祷告神。祷告中,一句诗歌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魔鬼撒但。”(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顿时我心里产生了一股力量,我豁出去了,立定心志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决不背叛神当犹大。一开始,这帮恶警没对我动手,只是给我戴着马牙手铐喝令我站了三四个小时,站得我腿脚又麻又痛,整个人特别困乏。大约凌晨一两点钟,刑警大队长进来审我,我禁不住一阵紧张,身子有些发抖。他瞪着眼逼问我:“说!你是哪里人?你是哪儿的头儿?你们在哪儿聚会?你手下有多少人?”见我不说话,他气急败坏地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把我打趴在地后,又使劲踢我的头,顿时,我的耳朵“嗡嗡”直响,什么也听不到了,脑袋像要裂开似的一阵阵撕心裂肺地疼痛,我禁不住大声惨叫。一阵挣扎后,我躺在地上不能动了,恶队长又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拽起来,大声喊道:“兄弟们,上!”在屋里等候已久的七八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对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得我抱着头满地打滚。这些恶警下手特别狠,每一拳、每一脚都恨不得要我的命,边打边吼叫:“说不说?我叫你不说!快说,不说就打死你!”见我仍不说话,那恶队长又狠劲地踢我的脚踝骨,每踢一脚就像钉子扎进我的骨头里一样,使我痛不欲生。随后他们对我又是一阵乱踢乱踹,我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被踢碎了,内脏的剧烈震动让我痛得喘不过气来,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流下了痛苦的眼泪,心中向神呼求:“神啊!我活不了了,求你保守我,我怕熬不过今晚了。神啊!求你加给我力量……”不知被折磨了多长时间,我只感到天旋地转,浑身像散了架似的痛苦难忍,一绺一绺的头发连着头皮活生生地被撕扯下来掉在地上(至今我头顶一大片都没有头发),鲜血顺着耳边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使我的神经也麻木了。痛苦中,神的话在我里面开启引导:“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给了我强大的力量,我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着。是啊,今天神道成肉身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作工说话,给我们带来了真理、道路、生命,使我们的生活有了光明,人生有了方向。神如此花费心血代价就是为了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权势,让我们能得着真理作生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而今天撒但恶魔如此摧残我,它的险恶目的就是要让我放弃真道背叛神,从而使神拯救人的计划落空。我决不能向撒但屈膝让神失望,我要为真理而受苦,为得着真理而忍受更多的苦难,这样即使死了也值,也不枉称为人!这伙恶魔一直对我审讯到天亮,但因着神话语的激励,我挺过来了!

第二天上午,恶队长又来提审,见我还是不说话,又施诡计来引诱我。他指使一个警察走到我跟前,把我扶起来坐到沙发上,给我整整衣服,拍打着我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假装关心地说:“你看看这是何苦呢?还是说了吧,说了就让你回家了,何必在这里受罪?家里的孩子还等着你呢。看着你受这罪,你知道我多心疼吗?”听着他的鬼话,看着他那卑鄙无耻的嘴脸,我恨得咬牙切齿,心想:“你这个魔鬼别说这些好听的鬼话来骗我,你休想让我背叛神,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一点有关教会的情况!”那警察见我不为所动,就色迷迷地看着我并用手摸我,我下意识地直往后躲闪,这个流氓却用手揽着我,使我动弹不得,另一只手使劲抓我的胸,疼得我不由得大叫,其他恶警自始至终坐在一边看热闹,不时地发出一阵阵淫笑,还跟着一起说些低级下流的话。我满腔仇恨,气得浑身发抖,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两眼怒视着抓我的恶警,那一刻我真想和这伙畜生同归于尽!看到我的眼神,他吓得赶紧把手松开。我知道这是神体恤我的软弱,使这个魔鬼退缩了。借着亲身经历,我真实体验了中共政府的邪恶、凶残与反动,看到在它的体制下的“人民警察”就是一伙卑鄙无耻、丧尽天良的流氓、畜生!接下来,恶警们继续对我刑讯逼供,将我折磨得生不如死。因着一天一夜滴水未进,我的身体已严重虚脱,真不知自己能否再坚持下去,不由得感到一阵凄苦、绝望。这时,神开启我想起了一首教会诗歌:“壮志面对群魔吼 艰难跋涉心更坚 看见真光显现 我紧紧跟随……信神敬拜神 是天经地义撒 但残酷迫害 我更认定基督 魔王伎俩凶残恶毒真是卑鄙 我绝不屈膝撒但 苟且偷生受尽磨难苦 度过黑暗夜 作得胜见证 安慰神的心 得着神称许 我望见公义已露头 黎明前的黑夜 恶魔垂死挣扎 来为神效力 神作成一班得胜者 已得着荣耀 我看见神智慧 赞美神公义 我更要体贴神的心意 在神家中竭力报效神 用我爱神心 发出光和热 尽最后忠心 见证荣耀神”(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在黑暗压迫中奋起》)这一句句铿锵有力的歌词激励着我:今天恶魔如此迫害信神的人,它仇恨的是神,它的险恶目的就是为阻止我们信神、事奉神,以此搅扰破坏神的作工,断送人蒙拯救的机会。在这灵界争战的关键时刻,我不能倒下成为撒但的笑料,撒但越残害我,我越看清它的恶魔嘴脸,越要背叛它站在神一边。相信神是得胜的,撒但是注定败亡的,我不能灰心,我愿依靠神为神作刚强响亮的见证。到了晚上,恶队长酒足饭饱之后又来审讯我,我还是什么也不说,他上前扭着我的下巴,恶狠狠地说:“看来还得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就不信你不说!”说着他又拿出一个带电的像锤子一样的东西使劲砸我的前额,每砸一下都如抽骨髓一样使我浑身发麻,瘫软无力,身体也不停地抖动。见我痛苦的样子,恶警们得意地大笑起来,说要送我到极乐世界去……这时,我想起了神的话:“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神的话语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心里有了誓死满足神的心志:死何可惜,满足神第一!我死死地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恶警的招数使尽,无奈地说:“看你就是个家庭妇女,也没什么本事,你的神怎么就给你那么大的力量?”我知道这恶警不是服我这个人,而是服在了神的权柄之下。在事实面前,我亲身体会了神的话语就是真理、生命,能作人强大的生命力,按着神的话去实行就能超脱死亡的辖制,就能得胜撒但,我对神更有信心了。

恶警从我身上始终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最后放弃了对我的审讯,第二天傍晚将我押送到了看守所。此时的我早已被摧残得没有了人样,脸肿得很大,眼睛也睁不开,满嘴都是泡。看守所的人看我被打得快要死了,怕担责任,说什么也不肯接收。通过一番交涉,晚上七点多看守所的人才接收了我,把我架进了号房。

那天晚上,我吃了被抓以来的第一顿饭:一个又黑又硬的馒头,嚼在嘴里牙碜难咽,一碗漂着虫子的烂菜汤,碗底是一层泥土,就这样的饭我也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因我是信神的,在之后的日子里管教常常唆使犯人折磨我。有一次号长一发令,她的手下就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撞得我头晕目眩,并且晚上还不让我上床睡觉,只能睡在便池旁边冰冷的水泥地上。有时号长故意用馒头堵住厕所让我用手掏,我边掏边流泪,犯人们看不下眼,给我一个塑料袋让我套着手,可号长就是不让用。另外,背监规一旦背不出来或背错了,我也会被他们用牛皮带抽打。成天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与羞辱,我软弱了,觉得与其这样像猪狗一样地活着还不如一死了之。多少次当我想要一头撞死的时候,神的话语就在我里面引导:“当水淹没人的全身之时,我将人从死水之中救出,给人重得生命的机会;当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时,我将人从死亡的边缘中拉上来,给人生活的勇气,让人以我为生存之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四篇》)神慈母般的话语温暖着我的心,思想着神的话,我已泪流满面。想起我被恶警残酷毒打时,是神的爱一直眷顾我,用他的话语引导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在那样的酷刑折磨中顽强地活了下来。如今我被号长随意虐待、欺凌,被犯人折磨得精神几近崩溃,正想以死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时,神的话语再次将我从死亡之中救起,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使我重新站立起来。若不是神一直在我身边看顾,我早被这些恶鬼折磨死了。面对神的大爱与怜悯,我不能再这样消极对抗伤神的心,我要坚决站在神一边,用我的忠心还神一个爱。当我的心态扭转后,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号长折磨我不让我睡在床铺上,神兴起一个犯人为我打抱不平,与号长厮打,最后号长妥协了。感谢神,若不是神的怜悯,我这虚弱的身体长期睡在潮湿冰冷的水泥地板上不死也得半残。就这样,我在看守所里度过了煎熬的两个月。在这期间,恶警又先后提审了我两次,对我软硬兼施,但在神的保守下,我都识破了撒但的诡计,没有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最后,他们实在无计可施,在一次次审讯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强行给我判刑三年,并把我送到了女子第二监狱服刑。

从被送到监狱的第一天开始,我便开始了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一天必须织一件毛衣,或做三四十件衣服,或包两万双筷子,完不成任务就要延长刑期。白天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已经使人严重体力不支,晚上还有政治任务,强迫我们学习监规、法律,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雷锋精神,接受他们的精神摧残。每当听到狱警们讲的那些无神论的谬理,我就恶心得直想吐,从心里恨恶他们的卑鄙无耻。在这里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经常在半夜被狱警的哨声惊醒,他们要不就是无缘无故地让我们站在走廊里,要不就是半夜有劳动任务,让我们扛土豆、玉米、饲料,每袋都有一百多斤。冬天的夜里伴着刺骨的寒风,我们踉踉跄跄地、深一脚浅一脚地挪着步,有时直接被压趴在地上,我常常半夜两三点含着眼泪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监室,劳累、冷冻、气愤使我无法入睡。一想到在这里还要忍受漫长的三年刑期,我更是绝望,浑身瘫软无力。神深知我的痛苦,总是在我最无助时用他的话语激励我:“不要灰心,不要软弱,我会向你显明,国度路上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哪有那样便宜的事!轻而易举就想得福,不是吗?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试炼,否则你们爱我的心不会加强,对我不会有真正的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你得能慎重考虑对待自己的一生,当如何把自己献给神,当如何信神信得更有意义,你既爱神,当如何爱神爱得更纯洁、更美、更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使我痛苦忧伤的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今天这样的环境临到我,对我是一个实际的考验,看我在这个苦难环境中是否还能持守对神的忠心,是否对神有真实的爱。三年的刑期虽然很漫长,但我有神话语的带领,有神爱的陪伴,我要依靠神忍受这一切艰难痛苦,得胜撒但,决不能当狗熊,我得有心志、有勇气追求真理,为正义而站立,追求成为一个有真理有人性的人。

在中共统治下的监狱里处处可见它的黑暗邪恶。狱警让一个姊妹烧锅炉,锅炉漏水烫伤了姊妹的皮肤,姊妹让他们找人修一下,狱警居然恶毒地说“烫死你活该”,就不找人修理。这些“人民警察”灭绝人性,比魔鬼更狠毒,但爱我们的神却时时显明他的大能与权柄来保守、眷顾我们。那个狱警骂完姊妹后就嘴歪眼斜了,后来通过做手术才恢复,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辱骂姊妹了。我们真实地感受到了神的全能、神的可爱,多少次险境都是神亲自开辟出路使我们转危为安。还有一次狱警让我往五楼扛筷子,因楼梯上都结了冰,我背着沉重的一大包筷子走得很慢,狱警就在一边催促,我怕完不成任务又要被暴打,一着急从楼梯上滚下来把脚后跟的骨头给摔裂了。我躺在地上,腿不能动了,钻心的疼痛让我直冒冷汗,可狱警丝毫不管这些,还命令我站起来继续干活,而我根本站不起来,一起服刑的姊妹见状立马把我背到卫生室,狱医简单地给我包扎了一下,给了几片廉价药就完事了,狱警们怕误工拒绝给我治疗,我只能带伤干活,无论到哪儿干活都是姊妹背着我。因着神的爱把我们的心紧紧地联结在一起,姊妹一有机会就给我交通神的话鼓励我,使我在最艰难的时候得到极大的安慰。在那段时间里,不知有多少次我痛苦软弱得几乎爬不起来,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多少次深夜我躲在被子里哭着向神祷告,是神开启的两首诗歌一直在激励我:“今天能够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击打、熬炼,更能接受神的托付,这是神万世以前预定好的,所以说你受刑罚的时候也别太苦恼。在你们身上作的工、所赐的福无人能夺去,加在你们身上的一切谁也夺不去,宗教里的人不能和你们相比,虽然你们没有那么多圣经知识,没有那些宗教道理,但因着神在你们身上的作工,你们得着的东西比历代以来任何一个人都多,所以说这是你们最大的福气。”(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不能辜负神心意》)“国度路上坎坷纵多此起彼又伏 死去活来倍受煎熬流泪知多少 若没有神的带领保守谁能走到今 末世降生有幸跟随基督 是神主宰安排 神降卑成为人子忍受了天大屈辱 神受苦太多若不爱神怎配称为人……既踏上爱神路 跟随神见证神永不后悔 人虽有软弱消极流泪 我心仍爱神忍受痛苦将爱给神不让神心再忧伤 患难如同火炼金 为何不将心奉献 天路坎坷纵有流泪谷 爱神愈深更无悔”(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爱神无悔歌》)是神的开启、神的爱将我从绝望中救起,一次次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让我在这阴冷黑暗的人间地狱中体尝到了神爱的呵护与温暖,我立定心志一定要好好活着来还报神的爱,苦再大也要走下去,只要一息尚存就要对神忠心。在三年的牢狱生活中,最令我感动的是姊妹给了我几张手抄的神的话看,在这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魔鬼监狱里,我还能看到神的话,这是神对我极大的爱与怜悯,也正是这些神的话激励、带领我度过了那段艰难坎坷的日子。

2005年9月份,我刑满释放,终于结束了那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走出监狱大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内心真实地感谢神的爱,保守我活着走出了监狱。借着这次亲身经历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我才真正认识了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什么是美善、什么是丑陋,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知道了什么是我该放弃一切去追求的、什么是我该痛恨咒诅弃绝的。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真实认识到了神的话语就是神自己的生命,带着超凡的力量,确实能作人生活的动力,人只要凭神的话语活着就能超脱一切撒但势力,再艰难的环境也能胜过去。正如全能神所说:“我的话语是永不改变的真理,我是人生命的供应,是人类唯一的引路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当思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今后,不论遇到多大的艰难险阻,我都愿在神的话里竭力追求真理,追求达到真正凭神的话活着,活出有意义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