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

2016年11月8日

河北省 王成

全能神说:“神无时无刻不在人的心中,无时无刻不活在人的中间,他作了人生活的动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后天生存的丰富的矿藏。他使人转而复生,使人顽强地活在人的每一个角色中,靠着他的力量,靠着他永不熄灭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终如一地在人的中间支撑着,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价。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敌势力都是难以压倒他的生命力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辉,天地巨变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变,万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为神是万物生存的起源,是万物赖以生存的根本。”《话・卷一・话在肉身显现》以往读这段神话,我只是道理上明白,没有什么真实的认识和体会,后来,我经历了中共的抓捕迫害和酷刑折磨,神话语带领我在撒但的摧残中一次次绝处逢生,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感受到神话语的权柄高过一切,我对神有了些认识,跟随神的信心更大了。

记得那是2006年,当时我在教会里负责神话语书籍的印刷工作。在一次运书途中,几个负责押送书籍的弟兄姊妹和我们雇用的一个印刷厂的司机被中共警察抓捕,当时在车上装载着一万本《话在肉身显现》全部被没收。后来因为司机出卖,又有十几个弟兄姊妹相继被抓捕。这个案子轰动两个省,由中央直接负责督办。后来中共政府知道我是教会带领,不惜动用了武警部队来排查我工作所涉及的范围。当时他们把跟我们合作的印刷厂两辆小车、一辆货车全部没收,还从印刷厂掳去了人民币六万五千五百块钱,当时从负责押送书籍的弟兄姊妹身上还掳走了三千多块钱。警察又到我家抄家两次,每次去都是把门砸开,拿起东西摔的摔砸的砸,家里被翻得狼藉遍地。后来,中共没有抓到我,就把我的邻居还有沾亲带故的那些人都抓了起来,逼问他们说出我的下落。

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迫害,我不得不逃到千里之外的亲戚家去避难。但是我没承想,就在我来到亲戚家的第三天晚上,我老家的警察联合当地的武警、刑警,大概有上百人之多,把我亲戚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当时警察冲到屋子里去,有十多个警察拿着枪指着我的头大声地说:“你动一下就打死你!”然后他们七手八脚地给我拉背铐,把我的右手从肩膀上绕过去,左手从后往上使劲拉,铐不上就用脚踩着我的后背使劲儿往上拽,硬生生地把我两只手铐在了一起。当时疼得真是难以忍受。紧接着,他们从我身上掳走了六百五十块钱,又问我教会的钱在哪儿放着,全部都交出来。听着这样的话我特别地气愤:什么“人民警察”!我信神聚会读神话、尽本分,你们就兴师动众地千里迢迢地来抓我,还要掠夺、侵吞教会财产,真是不可理喻!警察看我没说话,过来狠狠地抽了我两巴掌,把我踹倒在地,像踢球一样踢了很长时间,给我疼得昏死过去。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开往老家的警车上。在警车上,警察用了一条粗大的铁链子,一头锁在我的脖子上,另一头锁在我的脚上,我只能脸朝下蜷缩着身子,然后靠前胸和头勉强支撑。警察看我的样子特别痛苦,他们就嘲笑我,说了很多羞辱我的话。我心里清楚,他们这样对待我,都是因为我信全能神的缘故,我想起了神在恩典时代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世人若恨你们,你们该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约翰福音15:18)他们越是这样羞辱我,我越看清了他们的丑恶嘴脸,看清他们仇恨神的撒但邪恶本性,我心里更加地恨恶他们。就在心里不断地向神呼求祷告,愿神保守我的心,不管接下来面临什么样的酷刑折磨,都能站住见证羞辱撒但。祷告过后,我想起了神的话:“安静我里面,因我是你的神,是你们唯一的救赎主。要时刻安静你们的心,住在我里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们的靠山。”《话・卷一・话在肉身显现》是啊,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掌握安排之中,人的生死也都由神说了算,全能神就是我的后盾,我有什么可惧怕的呢?想到这儿,我里面有了信心,愿意依靠神面对接下来的酷刑折磨。

在长达十八个小时的押解途中,我不知道疼得昏死过去多少次,我只是记得到了老家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我当时感觉浑身血液像凝固了一样,我的手脚肿胀到麻木无知觉,一点动弹不了,我就听到两个警察议论着说:“这个人是不是死了?”然后他们用手扯着我身上的铁链子猛地往下拽,我感觉手铐的齿子已经深深地嵌到我的肉里,后来我是硬生生地被他们从车上拽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我疼得昏死过去。紧接着警察用力地把我踢醒,粗暴地把我架到了死囚室。第二天,有十几个警察拿着枪把我从看守所提了出来,把我带到了郊区外的一个偏远的地方。这个地方是高墙大院,看起来戒备森严的样子,有武警在把守,门牌上写着“警犬训练基地”,我看到屋子里摆着各种各样的刑具,看了之后让我毛骨悚然。警察首先让我站到大院中间,让我不许动,他们打开了笼子,从里面放出了四条狼狗,警察指着我,对警犬下达了指令,说:“去,咬死他!”紧接着,这些警犬凶猛地朝我扑了过来,我当时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我头脑“嗡”的一下蒙了,我心里只有一个意念:神哪!救我!救我!我不住地在心里面呼求着神。过了一会儿,我突然觉察到这几条警犬只是在咬我的衣服,它们没有伤到我,还有一条狼狗是正趴到我的肩膀上,用鼻子闻了闻,用舌头舔了舔我的脸,也没有伤到我。我猛然想起了圣经当中记载的先知但以理,当时他因为敬拜神被扔到了狮子坑里,神与他同在,神差派使者封住了狮子的口,饥饿的狮子没有伤害到他。想到这儿,我心里面有了信心,我真实感受到一切都在神的手里,生和死也都是神说了算。我想:如果今天神让我因为信神的事殉道了,那也是荣耀的事,我没有怨言。当我不受死的辖制、愿意豁出性命为神站住见证的时候,我再次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我只听那几个警察大声喊着说:“咬死他!咬死他!……”但是这几条狼狗只是过来咬了咬我的衣服,然后闻了闻舔了舔,转头就跑了。警察拦着它们让它们回来继续咬我,但是这狗吓得惊慌四窜,结果就没咬成。警察也是纳闷,他们说:“真是奇怪,这警犬竟然不咬他!”听到这话,我想起神的话说:“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话・卷一・话在肉身显现》这次我能够在狼狗群当中安然无恙,是神在暗中保护了我,让我看到神的全能,看到神的奇妙作为,我对神更有信心了。

警察看没有达到目的,接下来又把我带到了刑讯室。他们把我悬空吊铐在墙上,顿时我感觉我的两个手腕钻心地疼,像是断了一样。但是他们没有罢休,又开始对我拳打脚踢,一个人打累了就换另外一个接着打,当时我遍体鳞伤,流了很多的血。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们依然没有把我放下来,只要我稍稍一闭眼睛,他们就拿电警棍来电击我。一个警察一边打一边说:“别人怎么给你打昏过去,我就怎么给你打醒过来!”听了他们这么说,我知道撒但是想用各种各样的酷刑来让我妥协,当把我折磨得精神崩溃、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好从我嘴里得知教会的信息,抓捕弟兄姊妹,霸占教会的钱财。我咬着牙忍着疼,我心里起誓:哪怕把我吊死,我也决不向撒但妥协!就这样一直折磨我到第二天的天亮,我感觉我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感到生不如死,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坚持下去了。我在心里面不断地向神呼求:“神啊!我的肉体太软弱,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趁我现在还有一口气在,趁我现在头脑意识还清醒,求你把我的灵魂接走吧,我不愿做犹大背叛你。”祷告完之后,我想起了神的话:“神这次作工是来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红龙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来在地上更是带着极大的危险,面临的是刀枪、棍棒,面临的是试探,面临的是满脸杀气的人群,随时都有被杀的危险。”《话・卷一・话在肉身显现》神是造物的主,神那么至高、那么尊贵,为了拯救人类,神两次道成肉身,忍受天大的屈辱发表真理来拯救人类,一直遭受着撒但的追捕、迫害,还有宗教界的定罪弃绝,被世代弃绝,神受的苦太大了。想到神的爱,我心里特别受感动,我立下心志:哪怕我剩下一口气,我也要站住见证,羞辱撒但!这些警察看到我长时间地不说话也不求饶,他怕把我打死之后没法交差,然后就不再继续打我,而是把我继续悬空吊铐在那里又过了两天两夜。

那个时候天气特别的冷,我穿得非常单薄,浑身都湿透了,加上几天没吃饭,我感到我快要撑不下去了。警察又施行了诡计,他找来了一个心理专家,让这个心理专家来做我的思想工作,给我洗脑,这个专家说:“你还年轻,上有老,下有小,你被抓之后跟你一块儿信的,包括你的带领,他们对你不管不顾,你在这里为他们死扛着,这不是犯傻吗?”听了他这个鬼话,我心里想:如果弟兄姊妹来看望我的话,那不是自投罗网吗?你是想用这个诡计来迷惑我、引诱我,挑拨我跟弟兄姊妹的关系,让我误解神、埋怨神、弃绝神,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感谢神的保守,我识破了撒但的诡计,没有上他的当。心理专家摇着头败下阵来,他说:“这个人已经是不可救药了,再怎么审也审不出什么了,他是顽固不化了。”说完这个话,他就摇摇头,灰溜溜地走了。

警察一看这个软招不行,马上原形毕露,又吊了我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冻得浑身发抖,两只手像要断了一样,钻心地疼,我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我感觉我真的是承受不下去了。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好多警察,这些警察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根不到一米长的棒子,朝着我的腿和脚的关节处一阵猛打,还有的警察拿手在我身上又拧又掐。我感到痛不欲生,这回我彻底崩溃了,我终于没能忍住,流下了眼泪。我也流露了背叛神的意念:要不然我就说一点自己信神的事吧,只要不牵连弟兄姊妹就行。警察看我哭了,就把我放到了地上,让我躺在那儿,给我灌了点水,休息一会儿,他们拿出来了之前准备好的笔和纸准备给我做记录。就在我一步一步陷入撒但试探快要背叛神的时候,我突然清晰地想起了神的话:“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话・卷一・话在肉身显现》神的话让我认识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任何一个背叛神的人永远也不能得到神的宽容。我突然清醒过来,想起了犹大为了三十块钱出卖了主耶稣,难道我也要为了一时的肉体安逸而背叛神吗?要不是神话及时开启带领我,我可能真的就成为背叛神的千古罪人了!我突然想起一句歌词:“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魔鬼撒但,……”《跟随羔羊唱新歌》我在心里轻轻地哼唱着,越唱越有信心,我的生死在神的手里,我应该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今天哪怕剩下最后一口气,我也应该站住见证,决不屈服于中共老恶魔!

警察看我一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们就继续诱劝我,一个警察说:“你受的这些苦值吗?我们给你一次立功的机会,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即使你不说,我们也都知道,我们有足够的人证、物证可以判你的刑、定你的罪。”看到警察千方百计地来引诱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我再也控制不住心里面的愤怒,我大声地对他们说:“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就不必问我,我什么都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警察气急败坏地说:“如果你今天不说就整死你,你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我回答他说:“既然今天我落在你们手里,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警察气得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当时我感觉我的肠子像断了一样疼。紧接着他们一拥而上,又对我拳打脚踢,我再一次疼得昏死过去……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又像之前那样被吊了起来,而且吊得更高了。我感觉浑身都肿了起来,我嘴没法说话,但是感谢神的保守,我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到了晚上的时候,剩下四个警察在这儿看守我,后来他们睡得东倒西歪,突然我的手铐自动打开了,我的身子轻轻落地,好像是被什么托着一样,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猛然想起彼得在监狱里的时候主的使者解救他的那一幕,当时手铐从彼得的手腕上自动脱落,监牢的门也是自动打开,我真不敢相信我能像彼得一样经历神的奇妙作为,我感到我蒙了神极大的高抬和恩待!我非常的激动,赶紧跪在神面前献上了感恩的祷告:“神啊!感谢你对我的怜悯和眷顾,多少次我被撒但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是你在暗中保护我,让我看到了你的全能,看到你的奇妙作为。”我祷告完之后心里特别的激动,也特别的温暖。当时我很想站起来走,但是我手脚动弹不了,我就没走了。后来就睡在了地上,直到第二天警察再一次地把我踢醒。后来,恶警又换了一个酷刑折磨我。他们把我换到另外一个房间,让我坐在一个通电的老虎凳上,他们把我的头和脖子用铁夹子卡住,把我的双手锁住,我丝毫动弹不了,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一个警察突然推上电闸,其他十多个警察赶紧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他们想看我被电击的样子。但是出乎预料的是,我没有任何反应。他们紧接着检查了一下电路,又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反应,一个警察说:“是不是老虎凳坏了,怎么没有电呢?”于是他下意识地用手碰了一下我,没想到“哇”的一声,电流瞬间把他击飞到一米远以外,躺在地上痛得嗷嗷直叫,其他十多个警察吓得赶紧跑出去,还有一个警察跑的时候摔了一跤。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两个警察哆哆嗦嗦地回来给我开锁,他们怕再次遭到电击。而在这个阶段,我足足地在老虎凳上坐了半个小时,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有电,就像是坐在一张普通的椅子上一样。这是又一次神的奇妙作为,我非常的激动,当时我就觉得我失去什么都行,失去生命都行,只要有神与我同在我就足够了。

后来,他们把我押回到了看守所。当时,我的浑身都是伤,手脚疼痛得不行,浑身瘫软,我坐不起来,也站不了,也吃不了东西,只能躺在那里浑身都虚脱了。跟我关在一起的死囚犯知道我没有出卖任何一个人,他特别的佩服,他说:“你们信神的人是真英雄啊!”我在心里向神献上了赞美的祷告。后来警察又挑唆犯人来打我、折磨我,可是这些犯人却出乎意料地站到我这一边为我抱打不平,他们说:“这个人信神又没做坏事,你们都快把他折磨死了。”警察听了怕出乱子就没敢再多说什么,灰溜溜地走了。

警察看一招不行又换了一招,又和看守所的狱警联起手来,他们故意地给我加了很多的劳动量,每天让我做两捆给死人烧的纸钱,每一捆纸钱是由锡纸和火纸各一千六百张组成的,我的劳动量足足比其他犯人多了一倍。当时我的手疼痛难忍,东西都拿不起来,就算是晚上不睡觉我也不可能完成任务,警察就借此为由变相地来体罚我,他们强迫我在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下冲冷水澡,要么就让我连夜赶工或者是长时间的站岗,当时我每一天的睡眠时间不足三个小时。就这样,我在看守所熬了一年零八个月。后来,中共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判处我有期徒刑三年。当我出狱之后,我仍然被当地的派出所严密监视,我不能随便走,必须得随叫随到,没有丝毫的人身自由,我不能聚会,也不能尽本分。当时我心里特别的痛苦,我想如果我一直受中共的监控,尽不了受造之物的本分,那么我活着跟死人有什么区别呢?后来,我离开了家乡去了外地,这才尽上了本分。

中共的残酷迫害让我刻骨铭心,我看透了中共恶魔抵挡神、残害人的丑恶嘴脸,心里对它恨之入骨;我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和全能主宰,是神的奇妙作为保守了我脱离了撒但的魔掌,让我绝处逢生。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之中,是神话语的带领、是神的生命力支撑着我顽强地活了下来,让我更有信心跟随神。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上一篇: 神的爱浩瀚无比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我体尝到神的救恩

“我也没告诉说你们没前途了,更没告诉要把你们灭了,要让你们沉沦,我这样公开宣布了吗?你说没希望了,这还不是你自己定规的吗?不是你的精神作用吗?你自己定规的能算数吗?”“你看不见神的公义性情,对神总是误解,扭曲神的意思,导致自己总是悲观失望,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在遭受酷刑折磨的日子里

借着这次亲身经历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我才真正认识了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什么是美善,什么是丑陋;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知道了什么是我该放弃一切去追求的,什么是我该痛恨咒诅弃绝的。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真实认识到了神的话语就是神自己的生命,带着超凡的力量,确实能作人生活的动力,人只要凭神的话语活着就能超脱一切,再艰难的环境也能胜过去。

神的话语使我觉醒

神的话说:“因为审判工作的实质其实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开的工作。这工作就是神作的审判工作。”

自身有进入才能供应别人

神的话说:“要靠神先解决自己里面的难处,除掉自己堕落的性情,能真正认识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有不明白的多多交通。人不认识自己不行,先治自己的病,借着多吃喝我的话,揣摩我的话,凭我话生活、行事,无论是在家或在任何场所,都能让神在里面掌权。……一个不会凭神话活着的人,生命能长大吗?不能!必须是每时每刻都能凭我话而活,生活之中有我话作行事准则,使你感到这样做是神所喜悦的,那样是神所恨恶的,慢慢就走上正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