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信仰逼迫:中共摧残重 信神志更坚

22

潘成

北方的冬天,寒风就像刀子一样,刮在人的脸上令人感到生疼。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在刺骨寒风的催促下行色匆匆。一个瘦弱的男人步履蹒跚地往前走着,神情略显愁苦,匆匆过往的行人总会不自觉地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几秒。

他叫潘成,是一名基督徒。此时,他无心在乎周围人对他的目光,更无暇顾及身上细密伤口传来的剧痛,他的耳边不断回响着刚才老乡告诉他的话:“警察还在找你,你可千万别回家,回家就会再次被抓!……”老乡的话让潘成感到很愤恨。五年前,中共为了逼他放弃信神,惨无人道地用酷刑折磨得他奄奄一息,之后,中共警察又把他原本健康的妻子抓走,残害成痴傻。在中共恶魔的残酷迫害下,潘成原本幸福和睦的家支离破碎、家毁人伤。可中共仍不放过潘成,还在四处追捕他,导致五年来潘成有家不敢回,只能逃亡在外,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个日日夜夜煎熬着潘成的心,他本以为五年过去了中共不会再抓捕他,他终于可以回家照顾妻子,也可以和家乡的弟兄姊妹一起聚会读神的话了。没承想,中共始终没有放松对潘成的追捕,一直都在各处打听他的下落,妄想再次把他抓捕入狱。此时,潘成想要宣泄心中压抑已久的怒气与悲痛,但却没有合适的场地,只能化作誓死跟随神到底的决心……

五年前的一天。

“跟我们走一趟。”警察蛮横地对正在邻居家干木工活的潘成说道。

潘成抬头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警察,心里一惊:“不好,之前警察就不止一次地来盘问我信神的事,只是找不到证据,现在能直接让我跟他们走,难道……”潘成来不及多想就被警察戴上了手铐拽上警车。

潘成意识到这次中共警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他想到之前弟兄姊妹被中共抓捕后遭受酷刑折磨的惨状,心里不由得有些胆怯。潘成在心里不断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有些害怕,求你加给我信心与勇气。今天我落入中共警察手里,不知他们会怎样残害我,愿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站住见证羞辱撒但,宁死不做犹大!”祷告后,潘成想到一段神的话:“你可知道周围的环境都有我许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给你的环境里来满足我心。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话如黑夜中的一盏明灯,除去了潘成心中的恐惧,给了他信心和力量。潘成明白了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今天临到的环境也有神的许可,神的心意是让他在这样的环境中为神作见证。不管接下来潘成要面临什么样的环境,他知道自己都不是孤身一人,有神作他坚强的后盾,他没有什么可怕的。此时,潘成心里充满了力量,立志誓死不向撒但屈服。

到了派出所后,警察把潘成带到审讯室,将他的双手铐在了椅子上,几个警察围着他开始审问。

“你知道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吗?”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厉声问道。

“我没杀人放火,也没坑蒙拐骗偷,我没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潘成气愤地回答。

“不知道?看看这是什么。”说着,警察将一张照片和一份口供扔在了潘成面前。潘成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人,原来他们是从一个刚传进教会的新人那里知道了自己信神的事。

“你为什么要信神?谁给你传的?赶紧说!”警察继续吼道。

潘成气愤地说:“人是神造的,我们今天享受的一切也都是神赐给的,信神、敬拜神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我们信神的人按照神的要求做诚实人走人生正道,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样式,犯什么法了?国家宪法不也明文规定信仰自由吗?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信神的人?……”

还没等潘成说完,一个警察上前一把扯掉潘成戴的鸭舌帽,狠狠地在潘成的头上、脸上抽打起来,潘成双手被铐,无法用手遮脸,只能紧闭双眼任由恶警抽打。不一会儿,潘成被打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脸也火辣辣地疼。不知过了多久,警察打累了才住手。此时,潘成的整个脸早已被打得肿胀起来,失去了知觉。

中共警察逼迫基督徒

“你们一共有多少人信神?在哪儿聚会?快说!”警察喘着粗气质问道。

潘成低头不语,用仅有的意识告诉自己:“无论中共怎样刑讯逼供,我绝不能做犹大,不能让弟兄姊妹和我一样遭受恶警的酷刑折磨!”

恶警看潘成不说话便恼羞成怒,猛地朝潘成的腿弯处踢了一脚,使他重重摔倒在地。紧接着,几个警察一拥而上对潘成一阵拳打脚踢,打得潘成头晕目眩、口鼻流血,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恶警打累了,又让潘成蹲马步。几番折腾下来,潘成精疲力竭,浑身疼痛难忍。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来到潘成面前,露出“怜惜”的神态,假惺惺地说:“你是个聪明人,信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也是例行公事没有办法。只要你与我们配合,说出一个带领的信息,我们能跟上面交账就行了,说了我们保证马上送你回家,你这么大年龄了,何苦在这里受罪呢?”

警察突变的态度令头脑昏沉的潘成有些摸不着头脑,他默默向神祷告:“神啊!刚才他们还恶狠狠地对我拳打脚踢,怎么现在态度突然变了呢?他们是在耍什么花招呢?”祷告后,神的话突然浮现在潘成的脑海里:“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篇》)神话语及时的开启使潘成瞬间清醒了许多,他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诡计,恶警先是暴力殴打、折磨他的肉体,看他浑身疼痛难忍正想体贴肉体时,恶警又说些“体贴”的话来引诱他,企图让他当犹大背叛神,撒但真是用心险恶,硬招不行又来软招。想到这儿,潘成感到眼前的这帮恶警太阴险、卑鄙了。同时,潘成对神充满了感激,自己虽身陷虎穴,但有神陪伴在他身边,用话语及时带领引导着他,使他识破了撒但的诡计,潘成此刻心里暖暖的。

片刻,警察见潘成始终不说话,原形毕露,脸色突变,转身拿起审讯桌上约二十公分长的锥子,狠劲在潘成的腰部和腿部猛扎,每扎一下还咬牙切齿地说:“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们就折磨死你!”说着,鲜血顺着锥子尖流了出来,潘成疼得浑身冒汗在地上打滚,发出一阵阵凄惨的尖叫,瞬间鲜血染红了潘成的衣服,滴落到了地上。潘成仿佛置身于地狱中,身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他感到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此时,时间就像被拨慢了指针,每过一秒钟都显得那么漫长,潘成有些支撑不住了,心里有些软弱,意志开始动摇,但他立马想到若是说了,恶警就会顺藤摸瓜,穷追不舍,那将会给弟兄姊妹带来灾难。“不行,我不能说!可是,这种钻心的疼痛自己实在是难以承受……”这时,潘成意识到他的情形不对了,便赶紧在心里祷告神,求神加给他信心和力量,加给他受苦的心志,保守他不中撒但的诡计,能胜过中共的酷刑折磨。祷告后,潘成想起一段神的话:“我关心的仍是你们每一个的所作所为与所有表现,以此来定规你们的结局,不过我仍要声明的是: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公义威严的话语使潘成猛然一惊,潘成认识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神最恨恶犹大,恨恶背叛神、出卖教会利益的人,这样的人永远得不到神的宽容。自己若因宝爱、体贴肉体向恶警妥协,出卖弟兄姊妹,出卖教会,那就成了最可耻的犹大,将会被神厌憎、恨恶。主耶稣曾说:“凡要救自己生命(或作:灵魂。下同)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马可福音8:35)潘成知道自己的生命在神的手里,由神掌管,若没有神的许可,无论恶警使用什么毒招,怎样残酷地折磨,自己都不会死。潘成认识到现在恶警对他的肉体折磨不可怕,最重要的是在这次患难中,在灵界争战最激烈的时刻,自己该如何选择,是为神站住见证还是做可耻的犹大,神在等待着自己的回答。

想到这儿,潘成心里不由得哼唱起诗歌:“把爱与忠心献给神,完成使命荣耀神,坚决为神站住见证,绝不向撒但屈膝。啊!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魔鬼撒但。受苦受难神预定,忍屈受辱忠于神,不让神心再流泪,不让神心再担忧。”(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此时,潘成在诗歌的激励下心里升腾起一股巨大的力量,立志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伤神的心,头可断血可流,但自己决不能当犹大背叛神,誓死都要持守对神的忠心!当潘成有了豁出一切为神作见证的勇气时,奇妙的事发生了,他身上的疼痛竟然减轻了许多,他知道是神在体谅他的软弱,潘成默默地向神献上感谢赞美。

恶警担心再继续扎下去会出人命,便放下被血染红的锥子,拿起墙角五六公分宽的竹片,用力地抽打潘成。每打一下,潘成都感到身上像被刀割一样钻心地疼,疼得他在地上直打滚,并不时地发出惨叫。“说!你们的带领是谁?不说老子打死你!”警察边打边逼问道。

这时,所长走进审讯室,得知潘成始终不说,便恶狠狠地指着地上满身是血的潘成说:“政府有文件,打死信神的人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他不说你们就往死里打!看他骨头有多硬!”

恶警得到所长的指示,拿着竹片更疯狂地往潘成身上抽打,很快,四根竹片都被打断了,可抽打还在继续。潘成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在极度痛苦中他只能向神呼求:“神啊!我不愿当犹大背叛你,可我实在太痛苦难受,承受不了了。神啊!求你把我这口气息挪走……”祷告后,潘成的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一句神的话:“有些人痛苦到一个地步都想到死,这还不是真实爱神,这样的人是狗熊一个,没有毅力,是懦弱无能之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在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下,潘成意识到自己的祷告不合神的心意,他受不了痛苦而寻死,这样没法羞辱撒但,只能让神伤心失望。在这样的逼迫患难中,神不希望听到自己向神求死,而是希望看到自己在恶警的残害下,能忍受一切痛苦,依靠神与撒但争战,誓死不背叛神,为神作响亮的见证羞辱撒但,若自己求死不就中撒但的诡计了吗?那就谈不到什么见证,反而成了羞辱神的记号。这时潘成又想起一首神话语诗歌:“……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爱神》)神带有安慰、鼓励的话语温暖着潘成的心,也给了他继续与撒但争战的勇气。于是,潘成打消了想死的念头,在心里立下心志:“无论恶警怎么折磨自己,痛苦再大也不背叛神,只要自己一息尚存,都要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警察见什么也没逼问出来,便恶狠狠地朝潘成的胸部猛踢一脚,潘成晕死了过去。当潘成再次醒来时,他才知道恶警趁他不省人事时,拉着他的手在整理的资料上按了手印,强行给他扣上“扰乱社会秩序,反对共产党”的罪名实施拘留。

夜晚,一阵刺骨的寒风吹来,潘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睁开眼看到自己被恶警铐在椅子上,打碎的竹片被横七竖八地扔在地上。潘成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全身立刻感到钻心般的疼痛,他只好作罢。潘成沾满血迹的单薄秋衣根本抵御不住夜晚的寒风,他饥寒交迫,再加上全身一阵阵的剧痛,他感觉自己像是要垂死之人,不知道这帮恶魔接下来还会用什么手段来折磨他,他还能坚持多久,心里不免有些软弱。这时,潘成又想到自从被抓到现在,神一直都陪伴在他身边,当他被恶警酷刑折磨得生不如死,几次灰心失望甚至求死时,神都用话语开启带领他,加给他力量与信心,使他识破了撒但的诡计,胜过了撒但的试探与酷刑的折磨。若不是神的亲自带领引导,潘成根本没法胜过中共的酷刑折磨,到现在他还能活着,这都是神对他的看顾保守。潘成体会到神就是他真实的依靠,神的话的确是人生命的力量,有神的同在与带领,什么难关都能渡过。揣摩着这些,潘成的心被神的爱暖化了,他不再软弱害怕,而是刚强了起来,为神站住见证的信心更大了。

恶警迫害基督徒

潘成的儿子得知潘成被中共抓捕的消息后,从外地赶回家,第二天连同村干部几人到了派出所。当潘成的儿子看到潘成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处于半昏迷状态时,气愤地责问所长:“你们为什么把我爸打成这个样子,他犯什么法了?”

“你爸信神,在中国信神就是犯法!他信教,不仅要打,还要罚款坐牢!”所长大声叫嚣道。

潘成迷迷糊糊中听到所长说的话,想着他下半辈子是不是要在监狱里度过了,心里有些难受。潘成不住地跟神祷告,想到神的话说:“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潘成相信全能神主宰、掌管着一切,人的心思意念都在神的摆布之中,他会不会被判刑坐牢也都由神说了算。潘成知道无论临到什么样的环境,都有神的美意,不管结果如何,哪怕下半辈子真的要在监狱里度过,他也感谢神,顺服到底,坚决为神站住见证。当潘成完全将自己交在神手中顺服神的摆布时,没想到恶警怕他死在监狱里,就让他儿子交了罚款放了潘成。潘成知道这都是神的作为,神顾念他的软弱为他开辟了出路,逃离了这个人间地狱。

回到家,将近三十个小时滴水未沾、粒米未进的潘成,看着儿子买的香喷喷的饺子却无法下咽,只能勉强喝一口汤。潘成的衣服已被恶警打烂和血黏在了伤口上,根本脱不掉,稍一动伤口就钻心地疼。家人只好用药水一点点地把他的衣服浸湿,才慢慢脱下了上衣,胳膊和大腿上的衣服没法脱,只能把衣服剪成碎片,才慢慢揭掉。当亲人们看到潘成被恶警毒打得遍体鳞伤时,都失声痛哭,纷纷说中共警察太残忍了。事后,潘成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才能下床,从此留下了后遗症,只要天气稍凉一点,他身上细密的伤口就会钻心地痛,这对潘成来说是长久的折磨。

在潘成以及家人都以为中共早已对他们放手时,五个月后的一天下午,县公安局的朱局长和当地派出所所长等五人突然闯进潘成家,二话没说就像土匪一样到处乱翻,厨房的门都被恶警推倒了,瞬间屋内一片狼藉。潘成知道中共警察还是冲他来的,便趁警察没注意跑到附近的山上躲避。恶警在潘成家搜出了神话语书籍,还有将近一千元钱,但没有抓到潘成,一气之下把潘成的妻子抓去逼问情况。没想到几天后,潘成的儿子花了八千元钱赎回妻子时,健康的妻子已双耳失聪,大脑也神志不清。(后来听说警察因没有审讯出结果,害怕他们折磨人的恶行暴露,就给潘成的妻子吃了一种药,所以他妻子变得痴傻。)潘成的儿子看到母亲被中共警察折磨成这样,心中愤恨不已,但在中国权大于法,根本没有百姓说理的地方,只能默默忍受。潘成的儿子知道中共不抓住潘成是不会罢手的,也怕潘成被中共抓去遭此毒手,便流着泪劝潘成赶快到外地躲避。潘成含着泪看着痴傻的妻子,心痛万分,对中共恶魔产生了刻骨仇恨:“我们只是信神、敬拜神,按照神的话追求做诚实人,活出人样,不偷不抢,不嫖不赌,不做任何违法犯罪活动,中共却对我们下如此毒手,把我们好端端的家残害得支离破碎,不但用酷刑折磨自己不说,现在又将健康的妻子折磨得精神失常,中共真是太恶毒、残忍,无法无天!社会上真正危害百姓的坏人它们不抓,为什么唯独对基督徒这么凶残?”

潘成想到神的话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八》)借着神话语的开启潘成明白了,中共疯狂迫害基督徒完全是由它抵挡神的恶魔本性决定的。中共的创始人马克思是撒但教的忠实信徒,它的口号就是消灭一切宗教信仰,把世界建成无神区,中共特别崇尚暴力,鼓吹武装夺取政权,它的实质就是撒但的化身,它最仇恨正义,仇恨光明,仇恨一切宗教信仰团体,怎么可能让人信神、跟随神呢?潘成想到,自中共执政以来就没有停止对基督徒的迫害,宪法上明文规定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它却在背地里严厉打击宗教信仰,到处抓捕、镇压、迫害、残杀基督徒,没收、焚毁《圣经》无数,还大肆驱赶、抓捕外国传教士。信神敬拜神是正面事物,有良心、有理智的人都赞成,民主自由的国家都支持,但在中国就行不通,中共不许神来拯救人,更不允许人信神、跟随神。特别是当末后基督全能神在中国显现作工后,中共看到全能神发表的真理——《话在肉身显现》有权柄、有能力,吸引了各宗各界越来越多的人寻求考察,全能神的福音不仅在中国达到家喻户晓,还迅速向海外扩展,中共就特别恐慌,害怕人信神明白真理后,看透它的邪恶实质而弃绝它,它就彻底垮台了,中共就开始疯狂追捕、残酷迫害基督徒。它在全国各大乡村城镇的大街小巷安装无数的电子眼、摄像头监控基督徒,并实行“五户联防”,安排居委会、村委会及周围邻居盯梢、跟踪基督徒;还实行有奖举报,发动群众举报基督徒,把整个中国控制得严严实实的,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根本没有基督徒的安身之处,走到哪里随时都有被抓捕的危险。数以万计的弟兄姊妹被迫离家,与家人分离,隐姓埋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还有很多弟兄姊妹被监视、盯梢,没有一点儿人身自由,无法正常聚会、尽本分;有些弟兄姊妹遭到它的酷刑折磨,甚至致残致死。潘成遭到中共灭绝人性的毒打和妻子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仅仅是无数受害者中的一个。如今,中共恶魔还不放过潘成,千方百计地抓捕他,使他连妻子都不能照顾,还要远遁他乡,但中共还恬不知耻,颠倒黑白,造谣说是信神的人不要家,真是太卑鄙,太无耻邪恶了!认识到这些,潘成彻底看清了中共的实质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撒但恶魔,也看透了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反动本性。这更激起了潘成背叛撒但,跟随神走到底的决心。此时的潘成带着浑身的病痛,走上了前往他乡的路……

潘成记得有段神的话说:“神要借着一部分邪灵的作工来成全一部分人,让这些人来彻底识透恶魔的行为,让所有的人都真正认识其‘祖先’,这样人才能与其彻底决裂,不仅让其弃绝其子孙,更要让其弃绝其祖先。这是神要彻底打败大红龙的原意所在,让所有的人都认识大红龙的本来面目,将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来面目,这样作才是神要达到的,是神在地上作这么多工的最终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这叫调动万有为神效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一篇》)

揣摩着神的话语潘成明白了,神是借着中共恶魔的逼迫来为神选民效力,使人从中认识撒但的卑鄙、邪恶,看清它败坏人的实质真相,识破它的丑恶嘴脸,能真实恨恶它、弃绝它,另外,神也借着这样的环境成全人对神有真实的信心、爱心。若不亲身经历撒但的折磨、苦害,潘成永远看不透中共邪恶透顶、倒行逆施的实质,更不能从心里真正恨恶、弃绝它。经历中共的迫害,潘成也对神的全能主宰有了真实的认识,看到人的命都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许可,撒但再迫害也夺不去人的性命。潘成深深地体尝到神对人类的爱太大、太实在了,是神的爱与保守带领他胜过了中共的酷刑折磨!借着经历中共的迫害,潘成真正分清了善恶、美丑,更激起了他向往光明、渴慕真理的心志,不管以后的道路有多少艰难险阻,潘成都立志要彻底背叛撒但,坚决跟随神走人生正道。

“嘀——”一声汽车鸣笛声将潘成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吹在人脸上让人感到越发寒冷,潘成不由得紧了紧衣服,加快了前行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