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行真理不能凭情感

2023年4月30日

中国广西 佳明

2017年7月的一天,我收到带领的来信,说教会正在清理不信派一类的人,让我写一下我弟弟的表现。我感到有些惊讶,也有点紧张,“是不是要清除我弟弟了,不然怎么现在让我写他的表现呢?”想到我弟弟平时有空也不看神的话、不聚会,总是和朋友吃喝玩乐,随从世界潮流,对信神的事根本就不感兴趣,他还劝我别总是信神,让我和他一样追求世界。我给他交通神的话,他不但不听,还厌烦地说,“不要说了,老是说这些有什么用,我都听不进去!”然后就跑去睡觉了。弟兄姊妹针对他这些问题多次交通帮助,劝他多读神的话、参加聚会,但他丝毫不接受,还说信神很受约束,总得抽时间聚会,当初信神是迫不得已,是为了应付我妈才信的。这些都是他的一贯表现。这样看来,他确实属于不信派,如果教会要清除他,这也符合原则。可我们俩关系一直挺好,从小到大,他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留一些给我,谁给他钱他也会分一半给我;上学时,有一次我被老师处罚留堂,他还难受得哭。我们村很多兄弟姐妹的感情都没有我们俩好。想到这些,我就不忍心写他那些不好的表现,不想破坏这份感情。如果我如实写他的表现,到时候教会把他清除了,那他蒙拯救的希望不就没了吗?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太无情无义了?如果他知道我写了他不好的表现,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我还是稍微写得好一点吧,就写他平时也会看一些神的话,虽然不聚会了,但心里还是相信有神的,这样也能给他留点余地,到时候带领看到这些表现,可能还会再找他交通一下,或许他还有可能不被清除。但如果我不如实写,这就是说谎,隐瞒事实真相,还会误导弟兄姊妹,搅扰教会工作的正常进展。一边是教会的工作,一边是我弟弟,我该怎么办?我心里很难受,尽本分心也安静不下来。一想到要写我弟弟的表现,我就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下笔。我越想心里越乱,就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想公正地把我弟弟的表现写出来,可是我受情感辖制实行不出来,愿你带领引导我不凭情感对待这事,能按你的话去实行。”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那些把根本不信的儿女、亲属拉到教会里的人都是私心太大的人,都是献好心的人,这类人只讲爱心,不管他们信不信,也不管是否是神的心意,有的把妻子拉到神面前,或者把父母拉到神面前,不管圣灵是否同意,不管圣灵是否作工,他们一味地为神‘收养人才’。你对这些不信的人施好心有什么益处呢?这些没有圣灵同在的不信派即使是勉强跟随也不能像人想象的能蒙拯救,蒙拯救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得着的人。不经圣灵的作工与试炼也不经道成肉身的神的成全根本不能被作成,所以这些人从开始挂名跟随就没有圣灵的同在,因为根据他们的条件与实际情形根本就不能被作成,圣灵也就不打算在其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也不作任何开启与引导,只是任其跟随下去,到最终显明其结局就可以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我总想把我弟弟的表现写得好一点,让他能留在教会,有机会蒙拯救,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神的话很明确地告诉人,不真心跟随神的、挂名信的是不能蒙神拯救的,神拯救的是喜爱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获得圣灵的同在与作工,才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最终蒙神拯救剩存下来。而不信派的实质是厌烦真理,从来不接受真理,不管信多少年,他的看事观点、人生观、价值观都没有丝毫的改变,还是跟外邦人一样,这样的人神不承认,根本无法获得圣灵的开启带领,就是跟到最后也不可能有生命性情的变化,没法蒙神拯救。想想我弟弟的表现,他就是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平时跟外邦人一样注重吃喝玩乐,根本不看神的话,也不聚会,更不愿意尽本分,他还总说“信神没什么意思,信和不信都一样”,不管谁给他交通,他都听不进去,交通多了就反感抵触。从我弟弟的一贯表现看,他就是不信派,神根本不承认他,他也不可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达到明白真理,即使我把他的表现写得再好,把他留在了教会,他也不可能蒙拯救。现在,我已经确定了他是不信派,如果我还凭情感袒护、包庇他,想把他继续留在教会,这不是明显违背原则吗?要是我不根据事实公正地写我弟弟的表现,误导了弟兄姊妹,导致该清理的人不能被清理出去,这不是拦阻了教会工作吗?我意识到这样做的严重后果,我得放下情感,根据原则实行,把他的情况如实反映给教会,这样才合神的心意。于是,我就把他的表现写下来交给了带领,感觉心里踏实了许多。最后,教会按原则把我弟弟清除了,我也坦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幸亏神话语的引导带领,我才没凭情感袒护我弟弟,能客观公正地评价他,我心里很感谢神。

2021年7月份,教会带领又让我写我妈的评价。我想起前段时间,我妈不按原则传福音,导致弟兄姊妹差点被抓,弟兄姊妹指出她的问题,她不接受,还活在是非中纠缠不休,弟兄姊妹都不敢再给她指点问题了。其实,我妈这样胡搅蛮缠不是一次两次了。一次聚会,带领让一个姊妹读神的话,没让她读,她就散布说带领打压她,是假带领。一姊妹看到她在聚会时大吵大闹,就提醒她声音小点儿,注意环境,我妈竟然说姊妹是找她的碴儿,让姊妹下次不要来了。她经常为一点儿小事跟人争论不休,在聚会中胡搅蛮缠,对教会生活已经形成了打岔搅扰。弟兄姊妹多次交通帮助、修理对付,希望她能认识自己赶紧悔改,可谁说她都不服,她还歪曲事实,说她只是说错一句话,就被人抓住不放,一点儿都不接受真理。根据她这些表现,按原则应该隔离反省,以免她继续搅扰,影响弟兄姊妹正常聚会,我也应该尽快把她的表现反映给教会。可我又想到我妈脸面很重,脾气又比较暴躁,谁一说她的问题,她就抵触不搭理人,要是她知道我反映了她的问题,她能不能接受呢?看到连我都这么评价她,她会不会感觉没脸见人了?会不会消极,甚至退去不信了?我越想越难受,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她关心照顾我的一幕幕。记得我小时候半夜发高烧,她背着我跑到隔壁村的医生那里看病。当时,我烧得很厉害,医生不敢接,我妈就连夜背着我跑去镇上的医院。平时生活上的事,她也帮我处理得妥妥当当,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她是生我养我的母亲,还给我传福音让我来到神面前,她还支持我尽本分。她对我这么好,我要是揭露她,这不是太没有良心了吗?不是太伤她的心了吗?要是让别人知道是我亲自揭露她搅扰教会生活的表现,会不会指责我对自己的亲妈都能这样狠心,太冷血了?会不会说我是个六亲不认的逆子?虽然我知道我妈是个不接受真理的人,但我还是想到她对我的好,顾念她是我的亲妈,所以尽管带领一催再催,我还是迟迟不想写我妈的评价。回想以前我们一家人都信神,一起唱诗歌,一起祷告,一起读神的话,一起谈心,觉得挺幸福的,这些画面时不时地浮现在我脑海里。现在,我弟已经被清除了,我妈也面临被隔离反省,我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尽本分也没心思,弟兄姊妹有什么难处我也没负担去寻求真理解决,聚会就是应付糊弄走过程,心不在焉,也交通不出什么,每天浑浑噩噩的,感到特别痛苦。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就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引导我从消极情形中走出来,能不受情感的辖制。

过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涉及情感的问题有哪些?首先是对自己的家人怎么评价,对他们所做的事怎么对待。这个‘所做的事’当然就包括家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背后论断人,还有一些不信派的做法,等等。这些事你能不能公正地对待?需要你写评价的时候你能不能客观公正地评价他们,不带有情感?这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家人方面。另外,与你比较合得来的人或者曾经帮助过你的人,你对他有没有情感?对于他的行事为人,你能不能客观、公正、准确地看待?如果他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你发现后能不能及时地反映或者揭露?《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二)》比如,你的亲人或父母是信神的,因着作恶搅扰或者丝毫不接受真理现在被清除了,但你对他们没有分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被清除,心里非常痛苦,总埋怨神家没有爱心,对人不公平,你就应该向神祷告寻求真理,再根据神的话来衡量这些亲人到底是哪类人。如果你真明白真理,就能给他们一个准确的定位,你就能看见神作的都是对的,神就是公义的神,这样你就没有怨言了,你就能顺服神的安排了,也不会为亲人、为父母打抱不平了。这不是要撕裂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只是定性他们是属于哪类人,让你对他们有分辨,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被淘汰了。如果你心里真看清楚了,你的观点正确,合乎真理,你就能跟神站在一边了,你的看事观点就与神的话完全相合了。如果你不能接受真理,不能根据神的话看人,你还是站在肉体的关系上、角度上看人,你就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一层肉体关系,还会把他们当自己的亲人来对待,甚至比弟兄姊妹都亲,那你对待亲人的看事观点就跟神的话产生矛盾了,甚至相抵触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不可能站在神的一边,还会对神产生观念、误解。所以,人要达到与神相合,首先得在看事观点上合乎神的话,能根据神的话看人看事,能接受神的话是真理,能放弃人的传统观念,不管对待什么人、对待什么事,你的看法、观点都能保持与神一致,都能达到合乎真理,这样你的观点、你对待人的方式就不会跟神敌对了,你还能达到顺服神,达到与神相合,这样的人就不可能再抵挡神了,正是神要得着的人。《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神的话让我明白了,看人看事不能站在肉体情感的角度,应该根据神话真理来分辨,看清对方是什么本性实质、是哪类人,这样看人就准确,就不容易受情感辖制了。我总站在肉体情感的角度上衡量,觉得她是我妈,想的都是她怎么照顾我、疼爱我,就提不起笔来写她的评价。但神说看一个人要从本性实质上来分辨,真会分辨人的本性实质了,才能不凭情感按原则公正地对待人。那我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她虽然平时热心挺大,也很关心人生活上的事,这只能说明她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她把我照顾得挺好也只能说明她尽到了母亲的责任,但是她本性特别狂妄,一点儿也不接受真理,谁点出她的问题,谁修理对付她,她就对谁产生成见、抵触,就给谁摆脸色看,严重了还跟别人对着干,胡搅蛮缠,让人受辖制。根据她的一贯表现,如果她继续和弟兄姊妹一起聚会,肯定还会打岔搅扰教会生活,耽误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如果按原则及时安排她隔离反省,弟兄姊妹就能正常聚会。同时,借着这样的处理对她也是一次警告,要是她能好好反省认识自己,这对她的生命也有益处。但是如果她不服、不接受,甚至退去不信了,那对她就是显明,是淘汰了,这样也能让我更看清她的本性实质,是稗子还是麦子一目了然,没有什么可挽留的了。这时,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临到这事,神是希望我能长分辨,学会根据神的话分辨人的本性实质,能不凭肉体情感做事,按照原则来对待人。

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敌,你能对仇敌讲良心、讲爱,你是不是没有正义感?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明知道我妈信神多年不接受真理,弟兄姊妹对她指点帮助、修理对付,她都不能从神领受,还总纠缠是非对错,打岔搅扰教会生活,充当的就是撒但的差役,可我却不起来揭露她,一味地包庇、袒护她,还认为我不揭露她、不写她的评价是有良心的表现,其实这是对撒但讲爱、讲良心,丝毫不考虑教会工作,不考虑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会不会受亏损。我这是站在撒但一边为撒但说话,这不就是神揭示的在“故意抵挡”吗?我的爱里没有原则,是非不分,是糊涂爱,完全是在包庇我妈,纵容她继续搅扰教会生活,这是在她的恶上有份,这样做不是坑人又害己吗?我真是被情感蒙蔽了双眼、捆住了手脚,带领催促几次我都拿不起笔来揭露我妈,导致这事一直拖延,耽误了教会工作。想到这儿,我心里很受责备,同时也琢磨:为什么我一临到这样的环境总是身不由己地被情感辖制呢?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呢?我就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愿神开启带领我能认识自己的问题。

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自己又有了些认识。神的话说:“神的话里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这是人该持守的原则。神所喜爱的是追求真理的人,是能遵行神旨意的人,这也是人该喜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这是神所厌憎的人,我们也应该厌憎:这是神对人的要求。……如果一个人是否认神、抵挡神的人,是神所咒诅的,但这个人是你的父母或亲人,你看他外表也不像恶人,对你也不错,你对他就恨不起来,甚至还来往密切维持关系不变。当听到神说恨恶这类人时,你就难受,你就不能站在神一边,就不能狠下心来弃绝他,总受情感辖制,还能与他藕断丝连,这是因为什么?你情感太重了,已经拦阻你实行真理了。他对你好,你就恨不起来,除非他害你你才能恨起来,那你的恨符不符合真理原则呢?另外,你里面还有传统观念束缚着,你认为他是你的父母亲人,你如果恨恶他,会遭到社会的唾弃、舆论的谴责,会被人定罪为不孝、没良心、不是人,会遭天谴、受惩罚,就是你想恨他你的良心都过不去。这个良心作用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从小家庭遗传、父母教育与传统文化熏陶给你种下的一种思想,这种思想在你心里深深扎根,让你误认为孝顺父母是天经地义的,老祖宗的遗传永远都是好的,它在你心里先入为主了,给你信神接受真理就带来了极大的拦阻与搅扰,让你没法实行神的话,没法实行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其实,你心里明白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不是父母给的,你也知道你的父母不信神还抵挡神,神恨恶他们,你应该顺服神,站在神一边,但你想恨也恨不起来,心里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就狠不下心来,就是实行不出真理,根源在什么地方?撒但用这些传统文化、道德观念束缚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灵,让你没法接受神的话,你已经被撒但的这些东西占有了,神的话接受不进来。如果你想实行神的话,这些东西在你里面就会发作搅扰你,使你抵触真理、抵触神的要求,你想摆脱传统文化的枷锁也无能为力,你挣扎一段时间之后就妥协了,还认为传统的道德观念是正确的、是符合真理的,就把神的话排斥或者放弃了,就不把神的话当作真理来接受了,也不把蒙拯救当回事了,觉得毕竟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还得靠这些人生活才有出路。因为受不了社会舆论的谴责,所以你宁可选择放弃真理、放弃神的话去向传统道德观念投降、向撒但权势投降,宁可得罪神也不实行真理。你们说,人可不可怜?人是不是需要神的拯救?《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有真实转变》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要求我们爱神所爱、恨神所恨。主耶稣也说过:“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太12:48-50)神喜爱的是追求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这样的人才是弟兄姊妹,是我该爱的,应该凭爱心帮助,而那些厌烦真理、从不实行真理的人都是不信派,不是弟兄姊妹,即使是父母、亲人,也应该根据真理原则分辨揭露。这并不是说不能孝敬父母,以后不管他们,而是应该理性地、公正地对待他们,根据他们的本性实质来对待他们。可我受“是亲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些撒但毒素影响熏陶,对待人没有原则,总是站在肉体情感的角度上袒护、包庇家人。在写我弟弟的表现时,我明知他是已经显明出来的不信派,应该清除出教会,但我却因着情感不愿意把他的实底完全写出来,想隐瞒事实欺骗弟兄姊妹;带领让我写我妈的评价,我明知我妈已经打岔搅扰教会生活了,应该如实客观地写她的评价,协助带领揭露她、限制她,可我一想到她是我妈,她对我那么好,我要是把她这些表现都写出来,总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还担心别人指责我太狠心、太冷血,就顾虑、挣扎,迟迟不愿写评价。看到这些撒但毒素已经扎根在我心里,让我总是活在肉体情感中,对待人不讲原则,不维护教会工作,站在撒但一边悖逆神、抵挡神。其实,我弟弟和我妈都是不信派,揭露他们的表现本身是正义之举,是在维护教会工作,符合神的要求,正是神所说的“爱神所爱、恨神所恨”,是实行真理的见证。但我却把实行真理、揭露撒但看作是反面的,认为这是没有良心、没有情义,是大逆不道,我真是太糊涂了!我这不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吗?甚至我还被情感捆绑,自己也跟着消极,也没有心思尽本分了,要不是神及时的开启带领,我就因着情感跌倒了。看到我活在情感中差点把自己给断送了,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后来,我又反省,我不愿意写我妈的表现,还有一个错误的观点,就是觉得她对我有养育之恩,所以一揭露她我就总觉得自己良心不安。之后,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扭转了我的这个观点。神的话说:“神创造了这个人世间,将人这个带有神赐给生命的生命体带到了人间,转而人有了父母,有了亲人,不再孤独。从人看到这个物质的世界开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气将一个个生命体支撑着‘长大成人’。在这个过程之中,没有人觉得人是在神的看顾之中生存而‘长大’,反倒认为是父母的养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着人‘长大’,因为人都不晓得人的‘生命’是谁赐给的,是源于何处,更不晓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创造奇迹的。人只知道食物是人生命延续的根本,毅力是人生命存在的源头,人头脑的信念就是人生存的资本,神的恩泽与供应人丝毫都察觉不到,就这样将神赐的生命白白地消耗着……没有一个神日夜看顾着的人来主动朝拜神,神只是在没有任何指望的人身上作着计划中的工作,希望有一天,人能从梦中醒来,突然明白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意义,明白神所赐给人的一切所付的代价,明白神苦苦期待人能回转的急切心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头》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从外表看生我养我的是我妈,我的生活也是她在照料,但事实上,人生命的源头是神,我所享受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是神赐给了我生命,又给我安排了亲人与家庭,也是神的摆布安排使我能听到神的声音来到神的面前。我应该感谢神,应该在临到的事上实行真理满足神,还报神的爱,我不能站在肉体亲人一边,充当撒但的差役拦阻教会工作。认识到这儿,我完全醒悟过来了,我得来到神面前悔改,不能再凭情感对待我妈了。随后,我就如实揭露了我妈打岔搅扰教会生活的表现。

一个月后,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得知一些弟兄姊妹对我妈的表现还没有分辨,心想:“我得跟弟兄姊妹交通我妈打岔搅扰教会生活的表现,让弟兄姊妹长分辨,能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人。”可真要去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争战,“这一交通解剖,弟兄姊妹都对我妈有了分辨,会不会弃绝她?我妈会不会很难受?”我觉得开不了口。我意识到自己又活在情感里了,想到之前看到的神的话,应该爱神所爱、恨神所恨,我妈给教会生活带来了打岔搅扰,这是神恨恶的,我不应该再凭情感袒护她了,我有责任根据真理原则去揭露解剖,让弟兄姊妹长分辨。于是,我去交通解剖了我妈打岔搅扰教会生活的表现,弟兄姊妹也对她有了分辨,学到了一些功课。最后,多数弟兄姊妹都同意让我妈隔离反省。这样实行过后,我心里感到很踏实、平安。我从心里感谢神,多亏了神话语的开启带领,让我明白真理有了实行原则,知道了该怎么对待自己的亲人,不然我还会凭情感做出抵挡神的事来。经历过来我体会到,在教会对待人、处理事,一切都得根据真理原则,按照真理原则实行,这样才合神心意,心里也能得着释放,踏实平安。感谢神!

上一篇: 检举恶人的经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一次病痛的经历

中国吉林 忠心全能神说:“我的作为何其多,多过海滩上的沙粒,我的智慧何其高,胜过所有的‘所罗门的子孙’,但人仅仅信我是一个小小的医生,信我是一个无名的、教人的老师!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

病痛中体尝神恩浩大

美国 祈远 突如其来的疾病使我活在了痛苦中 读高中的时候,一次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后护士对我说:“哎呀,从检查报告上看,你得了‘大三阳’,赶紧上楼找医生看看吧!”听了护士的话,我的头“嗡”的一声,只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涌,心想:“完了,奶奶是得癌症死的,大伯也是得肝癌死的,他们…

我的信神带有欺骗性

喀麦隆 米歇尔(Michel)从小我家里比较贫穷,我一直梦想做一名银行高管,想要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这样,我们家经济上就不会那么拮据了。大学毕业后,我就开始找工作,给很多公司都投了简历,但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只能找到普通的、工资低的工作。201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狂妄得医

河南省 张一涛 “神啊,你的审判太实际,满了公义和圣洁,你揭示人类的败坏真相把我彻底显明。回想我多年花费跑路完全是为了得福,效法保罗劳苦作工为能出人头地。审判的话语使我看清自己自私卑鄙,我俯伏在地蒙羞惭愧无颜见你面。多少次我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是你看顾保守一步步引领到今天,看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