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被仰望的人有祸了 你真的知道吗

331

许 晶

2008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随后,我过上了教会生活,在跟弟兄姊妹接触中,我看到大家彼此之间都能交心,互相帮助,我有不懂的地方或者做错什么,弟兄姊妹都凭爱心帮助我,从不斤斤计较。来到全能神教会,我仿佛进入了一个美好的世界,心里感到特别温暖、释放。看到弟兄姊妹的活出,我追求真理的心更大了,觉得信神真是太有福了!

后来,我看到比自己大两岁的表姐在教会里尽带领本分,虽然文化程度跟我差不多,但教会里不管有什么问题,她都能及时地解决,也能给弟兄姊妹指出实行的路途,常常赢得弟兄姊妹的夸奖与称赞;还有我们教会的带领,她已经五十多岁了,文化也不高,但弟兄姊妹有什么问题却能游刃有余地帮助解决,弟兄姊妹都很尊重她,我也打心眼儿里佩服她们,心想:“若有一天,我也能像她们一样,那该多好啊!”之后,我更加热心追求,常常祷告、读神的话语,积极参加教会生活。不久教会安排我尽上了浇灌本分,我暗自高兴,心想:“尽这个本分都是明白真理有根基的弟兄姊妹,而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尽上了这样的本分,看来我也是个追求真理的人啊!”此后,我尽本分的劲儿更大了,不管天气多么恶劣,路途有多遥远,我都从没有耽误过本分,有时听说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了,不用带领吩咐我都会主动地去扶持帮助。不管带领安排我作什么工作,我都不打折扣地完成。

花费,付代价,追求

2011年8月份,蒙神高抬,我被弟兄姊妹选为教会带领,心里特别激动:“看来这么多年,我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弟兄姊妹都赞成我,神也肯定认可我。我要继续努力,不能辜负弟兄姊妹对我的期待!”这时,教会正好有一项工作急需我们配合,我便主动找一起工作的李姊妹商量怎么落实。商定之后,我亲自去找相关的弟兄姊妹给他们聚会,了解工作中的各种问题、难处。晚上回到家后,针对弟兄姊妹工作中的问题、难处,我加班加点地找相关的神话语,第二天再去给弟兄姊妹交通解决,一点也不嫌累,不嫌烦。在我的积极配合下,这项工作也逐渐有了一些果效。不仅如此,对于教会的各项工作我都用心去做,还经常到小组聚会,了解新人的情形,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每当上层带领给我们聚会了解弟兄姊妹的情况时,我马上就能说出来,根本不需要再去了解,带领听后,赞赏地点点头。弟兄姊妹看到我会作工作,有什么问题都来找我解决。李姊妹给弟兄姊妹解决不了的问题也找我去交通,甚至有的弟兄姊妹还对我说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叫我来肯定能解决。每当听到这些话,我表面上谦虚地说:“不是我会解决问题,这都是依靠神得到解决的!”但心里却沾沾自喜,完全认可弟兄姊妹说的话:“是啊,我还是有些工作能力的。”

一段时间后,上层带领看到我有工作能力,就有意培养我,安排我先操练尽中层同工的本分,等待以后的选举,我听后更加兴奋不已:“看来在这几个带领中,我还是不错的,不然怎么会让我操练尽中层同工的本分呢?”之后的几年里,不管尽什么本分,我都积极配合,本分再苦再累从不消极喊难。因着我的努力,赢得了弟兄姊妹的高看,他们有什么事都问我,有时我有事没跟他们见面交通,过后他们也会写信来向我寻求。不仅如此,就连上层带领有时遇到了难题也会询问我,这让我更是飘飘然了,活在了自我陶醉的情形中,心想:“连上层带领都这么看重我,看来我真是教会不可多得的人才呀!”我越想越感觉自己就是最追求真理的人,那段时间走起路来都是昂首挺胸的,给弟兄姊妹交通时也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后来,我被安排负责几个教会的文字工作,弟兄姊妹都是刚开始操练,不知道该怎么配合,我也是如此。我就一个劲地祷告神,寻求神的心意,琢磨相关的原则,通过一段时间的操练,在神的带领下我慢慢对这个本分的原则掌握了一些,工作上有了一些果效。有一次,我和张姊妹给一个老姊妹代笔写文章,当时老姊妹不知道怎么配合,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文章的思路一点也不清晰,晚上我就熬夜把文章整理了出来。第二天吃完早饭,我连忙把文章拿给张姊妹看,她睁大了眼睛盯着我,又惊又喜地说:“我头绪都还没理清,你就把文章整理出来了,真是好快啊!”听了姊妹的话,我顿时心花怒放,自我欣赏起来:“看来我的确是有这方面的特长,适合尽这个本分啊!”但外表上却假装淡定地说:“只要心对,有负担,神会带领的!”

在这样的“夸赞声”中,渐渐地我变得越来越狂妄,觉得自己素质、能力都比别人强,开始凭着素质、恩赐作工,给弟兄姊妹交通时也开始夸夸其谈,再也不像以往那样祷告依靠神了。我丝毫意识不到自己已经走入歧途,神不忍心看我继续错下去,借着弟兄姊妹来提醒我。一次,上层带领跟我聚会时说:“姊妹,我最近跟几个教会带领聚会,看出他们都挺崇拜你,你这样很危险,应该好好反省自己啊!”猛一听带领这样说,我心里很纳闷。回家后,我就寻思这事,可也没反省到什么,就不了了之了。过后还是依然如故地这样实行。神为了让我醒悟,借着病痛来管教我。一天早上,我起床后感到胃隐隐作痛,开始也没太在意,可一天下来,胃越来越痛,到了第二天胃变得又胀又痛,没有食欲,根本不想吃饭,到了晚上胃胀痛得更厉害,整晚都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一会儿,又会被痛醒。剧烈的疼痛一直持续了三天,痛得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脸蜡黄蜡黄的,眼眶都陷下去了,浑身无力,走路都是拖着脚走的。期间,我不停地呼求神,向神祷告寻求:“神啊!我的胃从来没有这样痛过,不知是不是你的管教临到?但我不知道哪里悖逆你了,求你开启引导我,让我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的胃痛减轻了很多。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讲,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发现他本性里的什么东西了?我们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样一个人,有这些表现,他的本性是什么?用言语怎么概括?就这个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见表现,这与本性有什么关系呢?他的本性是什么?看不出来了吧?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从这些表现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这是自然流露,你不用特意学,你也不用特意让别人教你,‘你把这些人带到你的脚下’,你也不用特意学,不用特意那么去做,自然形成一种局势,让人都服你,都听你的,都崇拜你,都高举你,都见证你,都夸你,都顺服你,一切都听你的,出了你这个范围就不行,自然带出这种局面来。这种局面怎么形成的?就是狂决定的,人的狂决定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挡神的根源》)还有神在国度时代颁布的行政:“一、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神揭示审判的话语就像在面对面地审判我,让我感觉扎心难受,尤其是神的行政更是让我感到神的性情带着威严烈怒,不容触犯,我突然意识到这次病痛临到是我触犯了神的性情,心里不禁有些后怕。是啊,信神本该处处尊神为大,作为事奉神的人更应该高举神、见证神,把人带到神面前,这才是合神心意的事奉,可仔细想想我从来没有实行过这方面真理,相反很多时候都是夸夸其谈显露自己、见证自己。回想刚开始信神,我看到弟兄姊妹有问题都找带领帮助解决,就特别羡慕,很喜欢那种被人拥护、崇拜的感觉,所以也追求成为这样的人,想得到弟兄姊妹的仰望、高看。尽上本分后,我特别注重外表的作工受苦,跟姊妹一起落实工作时,就表现得很有负担;看到弟兄姊妹消极软弱,我也争取第一时间去交通扶持;我点灯熬油一个晚上把姊妹的文章整理出来……现在想想我这样受苦付代价存心并不是为了体贴神心意,将本分尽好,而是想让弟兄姊妹都说我好,心里有我的地位,是为了显露自己。当工作有果效后,弟兄姊妹说我好的时候,我嘴上说是神带领,要依靠神,内心深处却认可弟兄姊妹的说法,认为自己确实是有能力、有素质,窃取神的荣耀,把功劳都归到自己头上,还以此为资本夸夸其谈,在弟兄姊妹面前高举自己、见证自己,骗取弟兄姊妹的高看、崇拜,我真是太狂妄自大、不知羞耻了!其实从一开始我追求的存心就错了,神是要求信神的人都能敬拜神、见证神、心里尊神为大,可我却总追求让人高看、仰望,追求在人心里有我的地位,这不是跟神背道而驰吗?我这样的追求根本不合神心意,是被神定罪的。反省到这里,我感到恐惧战兢,看到我信神却不认识神,没有敬畏神的心,还处处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没有一点理智,这哪是在尽本分啊!实质就是在作恶抵挡神。今天病痛临到是神公义的审判,是神为了拯救我这个悖逆之子,没有神的审判刑罚,我不知道自己还会狂到什么地步,触犯神的性情自己还没有知觉。我从心里感谢神,向神祷告悔改,不愿再高举、见证自己,愿意规规矩矩地尽自己的本分,在凡事上学会高举神、见证神。

呼求神

之后,我就时时提醒自己,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千万不能再没有理智高举自己,得有意识地去高举神,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自己低调了一点,显露自己让人高看的心也小了一些。一次,我到教会和弟兄姊妹交流怎么写讲道稿,教会带领说:“这方面你比我们懂,你先交通吧!”边说边将弟兄姊妹写的讲道稿递给我。听了带领的话,我心里不由得暗暗高兴,心想:“姊妹让我先交通,说明还是我比别人好啊!”这时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又在享受弟兄姊妹的高看,想到这是触犯神的事,就在心里祷告咒诅自己的败坏性情,然后说道:“没有神的带领我也交通不出来,我们大家一起祷告神,让神带领我们,你们也可以先交通。”那天的聚会,我不再自己夸夸其谈,而是有意识地让弟兄姊妹都开口交通,看到神的带领,大家对修改讲道稿都有了一些路途,我心里感到很踏实、享受。偶然的机会,我又遇到了张姊妹,她一见我就说:“有一姊妹说你很会找神的话,能解决她的情形……”我一听,立马打住姊妹的话说:“姊妹,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能找神的话解决姊妹的情形,都是神的带领,没有神的带领我再怎么给她找神的话,也达不到果效,所以我们不能这样夸人,给人戴高帽,一切都是神作的。我们信神应该高举神、见证神。”姊妹连忙说:“是啊,如果不是你这样点出来,我还认识不到呀!”这样实行过后我心里很平安、踏实,感到自己总算是做了一件见证神的事。

2016年7月,我被选为中层带领,那一刻,我感到这个本分责任重大,也跟神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尽本分,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我原本以为信神这些年,自己追求让人高看的心有一些变化了,没想到,借着神摆设的环境,我再一次被显明得淋漓尽致。2017年7月份左右,有个小姊妹和一起尽本分的姊妹相处不来,我心想:“两个人在一起尽本分不能和谐配搭,直接影响工作果效呀!不行,我要赶紧给她们交通交通。”于是我就带着负担针对她们的情形找了一些神的话,去给她们交通,整整交通了一个下午,她们都说愿意扭转。过了几天,我忙完工作,顺路去看看她们的情形扭转了没有。到了那儿,我见小姊妹一脸憔悴,就关心地问姊妹是不是生病了。小姊妹声音很小地说:“是中暑了,好难受。”我说:“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中暑呢?”小姊妹无力地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停顿了一会儿,给姊妹交通说:“中暑是外表的病,我们是信神的人,临到病痛还应该退到灵里去反省,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最近听说你心中有人的地位,是谁呢?”小姊妹抬起头,迟疑了一下,说:“是你,我崇拜你。”我很惊讶地问:“啊?你崇拜我?我有哪些地方值得你崇拜的呢?”小姊妹摇摇头,说:“我也说不清楚,就是看到你在工作上有负担,对弟兄姊妹的生命有责任心,当我们有问题、难处时,你给我们交通了之后,还会来看我们,看到你会抓工作,交通也能解决问题。”听了小姊妹的话,我心里美滋滋地想:“看来我作工解决问题还是可以,弟兄姊妹对我还是挺赞成的。”但我没有抓住自己的流露,只顾着给姊妹交通让她不要崇拜人、仰望人,这是触犯神的性情!

一次跟小姊妹聚完会后,我和她探讨怎么写讲道稿。姊妹随口说:“你最近在做什么我都了解,十三号那天,你第一次到我们这儿,来找徐姊妹,进门的第一句话是……二十号,你又来找她,当时你谈到你的经历……”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很惊讶,心想:“我跟这个姊妹才接触了几次,她竟然把我的一言一行都记得清清楚楚,看来姊妹对我印象还是很好的。”想到这儿,我有些洋洋得意。接下来的几天,我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小姊妹对我说的话,还有对我仰望、崇拜的眼神,一想到这些,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享受,脸上就情不自禁露出笑容,甚至有时看着神的话也会想起这些,心也不能安静在神面前了。此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情形很危险,别人心中有我的地位,我还享受,这不是在触犯行政吗?这样下去肯定要遭神咒诅、惩罚了。我不禁浑身一颤,感到很害怕,立马跪在地上呼求神:“神啊!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形很危险,但我控制不住自己,不知该怎么办,愿你拯救我!”

迷茫中,和我一起尽本分的两个姊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已经把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了,你心里是不是还沾沾自喜呢?……”姊妹的一番话句句扎在我心里,让我顿时难受万分,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一样透不过气来。姊妹叫我吃早饭,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瘫软了,心里不停地琢磨:“小姊妹心中有我的地位,我不但不害怕反而还享受着小姊妹的高看,我也不想这么做,但身不由己活在这种情形中,我到底该怎么办呢?我现在也不像以往那样夸夸其谈地见证自己了,为什么小姊妹还会仰望我呢?两个姊妹对付我让我反省自己。神啊!我该怎么反省自己呢?要不我还是离开这儿到别的地方尽本分吧,这样就不会抵挡神了。但是每天临到的环境都是你主宰安排的,如果我离开,这不是背叛你、逃避你的审判刑罚吗?”此时,我心里左右为难,感到特别无助,突然感觉房间里特别沉闷、压抑,使我喘不过气来,就到阳台上透透气,我呆呆地望着天空,泪水不自觉地流下了来:“神啊!我感到好无助,我该怎么经历你的作工。神啊!我不想背叛你,求你帮助我、带领我。”

回到房间后,我看到神的话说:“还有一些人利用地位之便不断地见证自己、高举自己,与神争夺人,与神争夺地位,以各种方式、用各种手段让人崇拜,总想笼络人心控制人,甚至还有些人有意让人误会他是神,从而把他当神待。他从来不向人说他是败坏的人,他也有败坏、有狂妄,别崇拜他,无论他做得多好都是神的高抬,都是他应该做的。为什么他不这样说呢?因为他深怕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这样的人从来不高举神,也不见证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再回想当初你们所做的、所流露的,是否感觉恶心呢?是否认识到你们的卑鄙无耻呢?解剖这类人的性情与这类人的实质,能不能说他们是可咒可诅的地狱之子呢?能不能说凡是做这样事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呢?你们认识到这个性质的严重性了吗?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这样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当神,想让人把他当神来拜,想取缔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赶走在人中间作工的神,从而达到他控制人、吞吃人、占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潜意识里都有这样的欲望与野心,人人都活在这个撒但败坏的实质里,都活在与神敌对、背叛神、想成为神这样的撒但本性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神句句揭示责问的话语敲打着我麻木的心灵,我的心渐渐醒悟过来,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有了一些认识,也找到了姊妹崇拜我的根源。仔细回忆我跟小姊妹接触的一幕幕:看到小姊妹和组员不能和谐配搭,我只是一个劲儿跟小姊妹交通神的话语,让她和组员和谐配搭,但对与自己一起尽本分的姊妹没有和谐配搭,却只字不提,导致小姊妹觉得我有生命进入,能进入和谐配搭;当小姊妹说我会抓工作,对工作有负担,对弟兄姊妹生命有责任心时,我并没有跟她敞开解剖自己也有败坏流露,有不对的存心掺杂,导致姊妹光看见我外表的好行为,误认为我很有负担、有爱心而高看仰望我。在得知小姊妹崇拜我时,我嘴上给姊妹交通别崇拜、仰望人,但是心里却沾沾自喜以此为享受,陶醉其中不能自拔,甚至还幻想和小姊妹一起尽本分,让她继续仰望我。想想我尽带领本分以来,都是让人看到自己热心花费、劳苦作工的一面,向人显示自己的能力。经历了上次的刑罚审判,虽然我不再像以往那样夸夸其谈高举自己、见证自己,但是给弟兄姊妹交通时,我从不谈自己经历神作工中流露的败坏、消极软弱的一面,都是谈自己看到神作为的经历;结合神的话谈认识自己时,我也会避重就轻,将自己觉得能敞开的败坏谈出来,真正内心的丑陋就掩盖起来;当弟兄姊妹知道我有哪方面败坏时,为了保住脸面让大家看我会认识自己,我就比他们提前敞开亮相;当弟兄姊妹说我哪方面好时,我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好,但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也不主动跟他们敞开自己的败坏来高举神、见证神,导致弟兄姊妹都说我挺会经历的。我这不是假冒为善、欺骗人吗?更是在欺骗神呀!想想主耶稣斥责法利赛人:“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仔细解剖我这样做的存心,还是想树立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形象,让弟兄姊妹都觉得我好,能作工作,是追求真理的人,这不就是在变相地高举、见证自己吗?实质不就是迷惑人,想让人把自己当神一样崇拜吗?以往我对神揭示我们败坏人类都想充当神的败坏实质根本不认识,也根本不与自己对号,而是凭观念想象认为只有敌基督、邪灵才想当神、冒充神,就是给我天大的胆也不敢想当神啊,今天在神话语的揭示、审判下,我才心服口服,看到神话语揭示得一点不差呀!因着我假冒为善总是伪装自己,让人看到的都是自己好的一面,导致弟兄姊妹都仰望我,什么事都来寻问我,不注重寻求真理、寻求神的心意,心中完全没有了神的地位,我这哪里是带领弟兄姊妹追求真理走蒙拯救的路啊!分明是把人都带到了我的面前,把弟兄姊妹往地狱里带呀!这走的不就是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的道路吗?主耶稣斥责法利赛人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太23:15)法利赛人走遍洋海陆地传福音,让人入教后便迷惑他们,让人都听他们的,把人都控制在他们手中,人名义上信神,实际却成了跟随他们。当主耶稣来作工时,他们不但不带领人跟随主耶稣,甚至还拦阻信徒接受主耶稣的作工,明目张胆地与神为敌,遭到神的咒诅。今天我的所作所为和法利赛人不是一样的性质嘛!被仰望的人有祸了!我若还走这样的道路,那不是自己撞开了地狱的门吗?神是圣洁、公义的,神的性情不容触犯。神不看人外表行为有多好,神鉴察的是人的心中是否有神的地位,是不是按神的话去做。我伪装自己,做事做在人前,让弟兄姊妹高看、仰望,人看不透,但是却骗不了神,我作了这么大的恶把弟兄姊妹都带到自己面前,真是该受惩罚,我为自己所作的恶感到有些后怕,带着懊悔与自责来到神的面前祷告悔改,愿重新做人。

神话审判

过后,我就揣摩:“为什么我总喜欢在人面前显露自己、包装自己呢?为什么我明知让人仰望是触犯神性情的,还能身不由己地享受人的高看呢?这到底是什么本性支配的呢?”我看到神的话说:“人本身就是个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达到无所不能?能不能达到完美?能不能达到没有瑕疵?能不能达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不能,是吧?但是人里面有个弱处,一学一样技术,学一项业务,人就觉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是有身价的人,我是某某专业人士。不管有多大点能耐,还没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装起来,伪装成高大的人物,变得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装起来,在别人眼中变得高大,强悍,什么都能,没有任何不能的,没有做不到的事。……他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不想做凡人,总想做超人,甚至想做一个有特殊功能的人,做有异能的人,这就太麻烦了!凡是正常人性的弱点、缺点、无知、愚昧或者是不明白的,他都包着,裹着,不让别人看见,一个劲地装,伪装。”(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狂妄性情这是人败坏性情的病根,这个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无人,最严重的那就是目中无神哪,人不把神当神待,别看你跟随神。这是狂妄性情的实质、根源,是从撒但来的,所以说这个事得解决,这是根源。目中无人那是小事,关键是人的狂妄性情让人不顺服神,不想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么爱神、体贴神心意、满足神心意了,丝毫敬畏神的心都没有。人要想达到有敬畏神的心,那就得先解决狂妄性情,你的狂妄性情解决得越彻底,你就越有敬畏神的心,这才是真正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神的话语使我明白了,我喜欢在人面前显露自己,喜欢享受人的高看,甚至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也不惧怕神,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被撒但败坏后,本性狂妄自大,把自己看得特别好,特别高,目中无人、心中无神,没有敬畏神的心,根本没有把神当神对待;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受“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人活脸面,树活皮”“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等撒但毒素支配,在这个观点支配下,我把伪装自己,追求让人高看、崇拜当成了正面事物,认为能高居人上,让人崇拜,这样的人生才是光辉灿烂、有意义的。虽然道理上我知道这样的追求让神厌憎,但是内心深处并没有看透这样的追求有什么错误,也没有真实的恨恶,说话做事还能身不由己地凭着这些撒但毒素活着,为了得到别人的高看,我包装自己,伪装自己,并以这些为享受。这时我才有些醒悟,看到自己这些年一直都被撒但捉弄,把精力都浪费在了追求名誉地位上,却忽略了追求真理,导致信神多年撒但败坏性情没有多少变化。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临到才让我彻底看清了自己的撒但本性,我太需要神的审判刑罚了!我想到神的话说:“你们想想神的作工就在一个时间上是不是特别精密?一环紧扣一环,一点也不耽误,他不耽误为了什么?还是为了人,他不愿意牺牲一个灵魂,不愿意多流失一个灵魂,人自己并不在乎自己的命运,所以说世界上谁最爱你?你自己都不爱你自己,你自己的生命你都不知道珍惜,不知道宝贵。还是神最爱人,只有神最爱人,人可能还没有体察到,认为还是自己爱自己,其实人对自己是什么爱?神的爱才是真正的爱,真实的爱是什么你以后慢慢就体尝到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你认识神对人类的爱吗?》)读完神的话我泪如雨下,悔恨、自责、感恩一齐涌上心头,神语重心长的话语,使我深深地感受到神对人的爱与怜悯。我突然明白了,我不知道怎么是爱自己,只有神最爱我。这段时间我活在败坏性情中做了太多抵挡神、伤神心的事,但神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当我走错路迷失方向时,是神一次次借着人事物提醒我,审判刑罚、击打管教我,唤醒我麻木的心灵,制止我作恶抵挡神的脚步,引导我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看清自己走的错误道路,使我真正走上正确的信神道路,神的爱太真实了!

之后,我便寻求解决自己败坏性情方面的真理。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交通了关于神的权柄这方面的话题,你们还有没有欲望野心想冒充神、想模仿神呢?还有没有想当神的欲望呢?还有没有成神的欲望呢?神的权柄不是人能模仿得来的,神的身份与地位不是人能冒充得来的。你虽能模仿神的说话口气,但你模仿不了神的实质;你虽能站在神的地位上冒充神,但你永远做不了神要作的事,永远不可能主宰万物、掌管万物。在神的眼中,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无论你的能耐与本领有多大,无论你具备多少恩赐,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权下。……神的权柄与能力是神自己的实质,不是学来的,不是外界加给的,是神自己原有的实质。所以造物主与受造之物的关系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作为受造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真认识自己的本性到底是啥东西,多么丑陋,多么卑鄙,多么可怜,以后他就不那么自高了,也不那么狂妄了,也没有以往那样洋洋得意了,他觉着:‘我得脚踏实地的,得实行点神话了,要不咱这人真够不上人标准,也没有脸活在神面前了。’他把自己真看得渺小了,看自己真算不得什么了,这个时候他实行真理也是轻松的,看上去才有几分人模样。人真恨恶自己的时候才能背叛肉体,如果不恨恶自己他背叛不了肉体。”(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主要是认识人的本性》)“要解决人的作恶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问题,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你对神有认识了,你看见人的败坏了,认识了狂妄自大的卑鄙、丑陋了,你就感觉恶心肉麻,心里难受,你就能有意识地做点满足神的事,感觉心灵踏实,有意识地来见证见证神,感觉心里享受,有意识地来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丑相,觉得心里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的路途,想解决追求名誉地位的败坏性情,得认识神的地位、实质,看清自己的身份地位,站好自己的位置,老老实实地尽好自己的本分,在凡事上要高举神、见证神,按神的要求尽本分,才能满足神的心意。神是造物的主,神是那么至高、伟大,却从不站地位显露自己,而是默默无闻地作着拯救人类的工作。看到神太伟大,太圣洁;可我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在神的眼中就是一把尘土,被撒但败坏得满身污秽,又自私又卑鄙,有什么资格让人崇拜、仰望呢?而我却不认识自己的实质,还想让人把自己当神一样高看崇拜,不是对神的亵渎吗?对比神的伟大、圣洁,我感到无地自容。我应该时时警戒自己的脚步,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注重实行真理,多跟弟兄姊妹敞开亮相,揭露自己的悖逆败坏,用自己的经历高举神、见证神。之后,我便向神立下心志愿意按着神的要求去实行。

当我愿意实行真理满足神的时候,神再次摆设环境来检验我。一天,我到一处聚会点聚会,发现姊妹们尽本分没有和谐配搭。我心想:“姊妹们没有和谐配搭,我最近与一起配合工作的姊妹也没有和谐配搭,处处说配搭的不是,等下交通时我要不要敞开这些败坏呢?如果我敞开了,姊妹肯定会笑话说我还是个带领,怎么这样呢!”我犹豫着,甚至还后悔自己流露这些败坏,如果不流露这些败坏就不用谈出来了。这时我意识到自己还是想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想想弟兄姊妹崇拜我的根源就是因着我不在别人面前敞开解剖自己导致的,难道我还想继续步法利赛人的后尘,让弟兄姊妹崇拜,走敌基督的道路吗?此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一段神的话:“你得学会让别人看到你的心,学会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行,这是不是原则,是不是实行路?先从思想意识里出发,从这里着手。自己一要包装了,就得祷告:‘神哪!你看我又要伪装了,我真是魔鬼呀!真是让你厌憎啊!我自己现在都恶心我自己呀,我又要玩阴谋诡计了,求你管教我,责备我,惩罚我。’你得祷告,把你的态度拿出来。”(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你们说人难不难办?你们觉得这么活着累不累呀?(累。)那你们有没有想办法改变呢?怎么改变?先从哪儿突破?别说‘实行真理’‘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这是空话、大道理,你别说大框,别说轮廓,你先从一个小细节说起。(做诚实人。)这是一个具体的实行,再具体点,做敞开的人,不做掖着藏着的人,不做撒谎的人,不做说话委婉的人,做一个直接的人、有正义感的人,实话实说。”(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的捆绑》)想到神的话语,我有了实行真理背叛肉体的勇气,愿意按照神的话去实行,做一个坦坦荡荡的诚实人。于是,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愿你带领我实行真理,背叛虚荣脸面,不维护在人心中的地位,我愿把自己流露的败坏谈出来,愿你引导我。”虽然祷告了愿意去实行,但当轮到我交通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不时地留意着姊妹们的表情,会不会笑话我,一想到我的脸面会受到亏损,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但转念想到我已经跟神立心志了,就不能退缩,哪怕弟兄姊妹笑话我,我也要放下脸面实行真理,便在心里暗暗鼓劲:“豁出去了,实行真理最重要!”随后,我把自己当时流露的败坏全都敞开,有意识地高举神、见证神,谈神的心意,也交通了实行的路途,让弟兄姊妹多依靠神去经历神的作工。交通完后,我心里感到特别释放,听到一姊妹接着说:“本来我都不敢谈自己的败坏,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释放了一些,也不紧张了,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此时我心里感到暖烘烘的,看到只有实行真理才能获得神的祝福。之后,我继续有意识地跟弟兄姊妹敞开自己的败坏,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的争战和顾虑,很担心她们对我有不好的印象,在她们心里没了地位,但一想到受造之物都有败坏,我跟她们也是一样的,没什么好包着、裹着的。当我交通完后,有个姊妹直言道:“一直以来,我以为你的身量大,不管临到什么难处,你都会找神的话解决,以往见到你,我都有些受辖制,今天听你这样敞开亮相,看到我们都是一样的败坏,都需要神的拯救,我们再也不仰望你了。”还有的弟兄姊妹说:“你不这样敞开,我还觉得你很会实行真理,现在我知道,原来你跟我们是一样的。感谢神啊!你今天能敞开亮相自己,都是神话语达到的果效!”听了弟兄姊妹的话,我感到心中无比的轻松、快乐,也感受到实行真理的快慰。

回想信神这些年,我一直追求脸面、地位,追求让人高看、崇拜,不知不觉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是神严厉的审判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让我看到被仰望的人确实有祸了,使我对自己所走的错误道路有了分辨,对以后该怎么实行有了准确的方向与目标,追求名誉地位的撒但败坏性情逐步脱去了一些,这都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感谢神对我的爱与拯救,虽然我身上还有很多败坏性情没有脱去,但我愿意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忠心尽好本分满足神,还报神的大爱!将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阿们!

相关内容

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谬的人生追求
挣脱地位的枷锁
基督教会视频《神的拯救》基督徒如何摆脱名利地位的苦害...